五年后,她带着他的结晶回来,所有人却告诉她,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

五年后,她带着他的结晶回来,所有人却告诉她,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

第1章 帮哥哥一次

“哥哥,求你了,别这样对我。”

一辆疾驰的宝马副驾驶上,夏彤浑身无力的半躺着,她只能动一动脖子,扭头用眼神哀求着一旁的夏俊辰。

“彤彤,从小到大哥哥什么都顺着你,这次你就当帮哥哥一回,你放心,只要你有了孩子,哥哥一定会把他当成亲生的来照顾。夏家不能没有后啊……”

夏俊辰满脸都是痛苦的泪水,眼睛却红的可怕,写满了疯狂。

“哥哥……”

夏彤虚弱的喊了一声,她现在浑身就好像千万只蚂蚁在爬,皮肤烫的自己都感觉到疼痛,她不仅没有说话的力气,连睁眼的力气都没了。

夏彤闭上了眼睛,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哥哥把她抱了起来,然后一直在她耳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原谅哥哥这一次,哥哥不会让恶心的男人碰你,是你最喜欢的琪轩哥哥在等你……”

他走的很急,夏彤被颠簸的厉害,几乎要吐出来。

又颠簸了好一会儿之后,夏彤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她被放到了柔软的床上。

“邱琪轩马上就来了,你等一下。”说完,夏俊辰就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漆黑,夏彤睁不开眼睛,也睡不着,她捂着胸口想从床上下来,她只觉得空虚无比,急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

就在她掉下床的那一刻,房门被打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哥哥……”夏彤呢.喃一声,朝着门口的人伸出了手:“求求你……”

门口的人大步朝她走来,漆黑的房间里,他蹲下身,看着夏彤:“你怎么在这里?”

“哥哥送我来的。”夏彤又委屈又难受,眼泪从眼角滑下来。

这时,男人冰冷的指尖触摸到了她的脸,抹去了那一滴泪。

这种冰冷缓解了夏彤的燥热,药效冲破了理智:“琪轩哥哥,你帮我好吗?”

沉默半响,“嗯。”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性感,一把将夏彤从地上抱了起来。

他的怀抱充满了成熟男人的气息,让夏彤全身发麻,忍不住拼命往他怀里靠。

一夜,男人强势的像一头野兽。

第二天一早,夏彤从床上醒来,偌大的床上只剩下她一个人,全身的青紫提醒她昨夜发生了什么。

虽然早就幻想过能和邱琪轩在一起,却没想到是以这样一种立场,夏彤心痛的不能呼吸。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邱琪轩在洗澡,害怕再看见他那双温柔的眼睛,夏彤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哥哥在一楼的大厅等着她。

“彤彤。”

夏彤没有理他,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了酒店大门,她想打个车,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只好坐上了夏俊辰的车。

夏俊辰讨好地说:“彤彤,哥哥答应你,只要你有了孩子,我一定会把他当成亲生的来照顾,我所有的财产也都会留给他。”

夏彤没有出声,一路上夏俊辰说了许多的好听的话,夏彤一言不发,一直到了家楼下,夏俊辰有些生气了。

“你不是为了我一个人在牺牲,你是为了整个夏家!现在媒体把我生不出孩子的事情报道出去,公司有危险。”

夏彤原本已经走了几步,听了这话转过脸,眼泪簌簌落下:“因为你生不出孩子,你就要让自己的亲妹妹怀上孩子?而且你明明知道我一直暗恋着邱琪轩!拜你所赐,我一辈子也无颜再见他了!我马上就去吃避孕药!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你敢!”

夏俊辰冲了过来,高高的扬起了巴掌。

夏彤仰着脸,没有退缩。她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泪水,眼底暗淡无光,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活泼可爱。

夏俊辰的心一疼,把手放了下来,轻声说:“彤彤,哥哥真的没有办法,我不能去领养,我做试管也做不出来,我必须要有一个夏家的血脉,只有你能为哥哥生一个属于夏家的孩子。”

“你休想!”

夏彤咬牙说完,立刻转身向着小区外跑去。

第2章 怀上野种

她脚步虚浮,迷药在她体内的药效还没有完全褪去,没跑几步,就被身后追上来的夏俊辰给抓住了。

“彤彤,你不要把哥哥给逼急了。”夏俊辰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看着夏彤的目光也变得可怕。

“你想怎么样?”

夏彤的手指微微的颤抖,她知道眼前的哥哥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万事宠着自己的哥哥了。

“我们先回家。“

夏俊辰抓住了夏彤的胳膊,拖着她往前走。

电梯里遇上了小区的邻居,想跟他们打招呼,都被夏俊辰的脸色给吓回去了。

进了家门,夏彤发现客厅里坐着三个人,每个人的神色都非常的复杂。

夏彤一瞬间脱了力,几乎站不稳。

她本以为这件事是哥哥一手策划,却没想到夏家人每个人都参与其中!这幅神色,分明是在等她回来!

“爸,妈,嫂子……“夏彤的声音颤抖,每叫一个人,那个人就有些不忍心的别过头去。

嫂子程丽萨朝着她走了过来,刚要碰她,就被她一把甩开。

“嫂子,你甘心养一个别人的孩子吗?”

程丽萨的脸色微变,还是说道:“彤彤,现在外面的杂志乱写一通,把你哥哥不能生育的事情大肆报道,每个人都说夏家的集团无人继承,公司股价暴跌,许多合作商也趁火打劫,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必须对外宣布我怀孕了。”

“所以呢?“夏彤死死的盯着程丽萨,她却没有退缩,反而和夏彤对视着:“你哥哥有无精症,他没办法让我怀上一个夏家的孩子,你身上流着夏家的血,就要承担起责任。”

夏彤觉得好笑,一个外人口口声声教育她要承担夏家的责任。

“爸妈,你们也觉得我应该被送到男人的床上,怀上一个孩子?”

“彤彤……“

“夏彤,木已成舟,无论你对家里人有多大的怨言,但是我们始终是一家人,现在你回房间好好休息。”

父亲夏淮江打断母亲姚芬的哭哭啼啼,直接把这件事盖章完结。

夏彤的人生在他们眼里比不上夏家的财产,夏彤的价值只是要承担责任,替不能生育的哥哥怀上一个孩子。

夏彤被强制送回房间,实则是软禁,一直到确认她怀上孩子的那天,如果没有,可能昨晚的事情就要重来。

夏彤流干了眼泪,拿出手机打给了一个人。

“江辰,你还喜欢我吗?”

江辰是夏彤公司的总经理,也是一直在追求夏彤的人。

电话那头的呼吸粗重一分,传来江辰低沉的嗓音:“彤彤,你喝酒了?”

夏彤苦笑一声,到希望这只是自己喝多了做的一场噩梦。

“救我出去,我就和你在一起。”

半个小时后,一群警察冲进了夏家,把夏彤从房间里带了出来。

“我们怀疑夏小姐和昨晚的一起蓄意伤人案有关,请和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夏俊辰变了脸色:“怎么可能?彤彤昨晚一直在酒店房间里,我的朋友可以替我作证。”说完,夏俊辰立刻打电话给了邱琪轩,那边说了两句话,夏俊辰的脸上震惊和不可置信交替出现。

他挂了电话,质问夏彤:“昨晚,你到底做了什么?”

夏彤知道眼前的警察只是江辰派来演戏的,因此配合着说道:“我做了什么,你心知肚明。”

“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一切都清楚了。”

警察动作强硬,把夏彤带了出去。

程丽萨拉住了夏俊辰,问道:“邱琪轩说了什么?”

“他说,昨晚在酒店根本没有见到夏彤。”

第3章 丢了个孩子

五年后。

机场通道,一个高大而英俊的男人正缓缓走出,他戴着黑色墨镜,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是个不好亲近的面相。

旁边有女生看到,都不由自主的偷偷议论。

“那是明星吗?”

“才不是呢,那是骆氏集团的总裁骆利川啊,黄金单身汉。”

“要是能做他女朋友,死也愿意了。”

骆利川走出通道,没看到人来接,墨镜下的面容已经乌云密布,正要打电话之时,一瓶儿童酸奶,咕噜咕噜的滚到他脚边。

瓶盖被打开,白色酸奶溅到了骆利川黑色的皮鞋上。

有点刺眼。

骆利川瞳孔一紧,摘下墨镜往前看去,和面前一个奶呼呼的小男孩四目相对。兴许是被他冷厉的眼神吓到,小男孩对他弯腰:“叔叔对不起,我给你擦干净。”

他说着,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了一块白色手帕,手帕上绣着一只小猪,有点丑。

“不用了。”

虽然嫌弃,但是骆利川还不至于和一个孩子斤斤计较,何况他看起来还不到五岁。

正在这时,向晨终于姗姗来迟。

“骆总,抱歉我迟到了,路上堵车。”

骆利川戴上墨镜,点了点头就要走,向晨正要跟上他的步伐,突然看到了腿边有个不明物体,低头一看,是个洋娃娃一样的小男孩。

小男孩四处看了一眼,似乎有些茫然,最后把视线落在了骆利川的背影上。

向晨迫不及待的喊道:“骆总,儿子不要啦?”

顿时,四面八方的视线都集中过来,这么英俊的男人,和一个漂亮的男孩,真是赏心悦目。

骆利川冷冰冰吐出一句:“不认识。”

“哦。”向晨有些失望,太可惜了,居然不是老板的私生子,还以为他在国外五年,终于想通了,带了个儿子回来呢。

骆利川正要走,突然感觉到衣服的下摆被人拽了拽,低头,小男孩一脸委屈的看着他:“叔叔,我妈咪不见了,你别让我被坏人抓走……呜呜呜……”

说着说着,直接就要哭了。

骆利川:“……”

向晨在一旁,有点幸灾乐祸?

十五分钟后,骆利川和向晨一起坐在了机场的失物招领处,一旁的小男孩拿着一盒儿童酸奶喝,一只手还死死的抓着骆利川的衣服下摆。

掰都掰不开。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夏嘉宁。”

夏嘉宁抬起脸,对着骆利川露出了一个热情洋溢的笑容。

骆利川从来对这种弱小的生物没有兴趣,甚至是敬而远之,但是眼前这个却不让他讨厌,反而让他有种心生怜爱的错觉。

骆利川移开了视线,听到广播播报了夏嘉宁走丢的消息,不一会儿,一个身穿火辣连衣裙的女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宁宁!你怎么到处跑啊?差点吓死妈咪了你!”

夏彤抱着夏嘉宁,哭的妆都花了,好半天才想起面前还有别人,她一抬头,前面站着一个男人,正直勾勾的盯着她。

那深邃的眼眸,有种深情款款的错觉……

夏彤站起身,对着眼前的男人说:“我儿子是你帮忙带过来的吗?太感谢你了!”

骆利川的目光像钉在夏彤身上一样,一言不发,他的气场过于冷冽,眉眼再深情,也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夏彤被他看得头皮发麻,点了点头就带着夏嘉宁往外走。

刚走出门口,听到身后男人那磁性的嗓音:“夏彤?”

第4章 欠下巨债

“抱歉,你认识我?”

长得再好看,对夏彤来说也是个陌生的雄性生物,她搜刮了脑海里所有的记忆,确实是不认识这个男人。

男人的眼睛微微眯起,似乎是有些玩味。

夏彤甚至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些笑意。

大概自己是太久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有些疯了。

“妈咪,叔叔人很好,还给我买了酸奶。”夏嘉宁举着手里的酸奶,邀功似得晃了晃。

夏彤意识到可能是这个不争气的儿子透露了自己的名字,松了一口气,再次对着骆利川点点头:“真是麻烦了,酸奶多少钱,我把钱给你吧。”

她说着,就从包里把钱掏出来,五十块的钱刚掏出来一半,听到骆利川说:“十万。”

“……”

夏彤抬起头看向骆利川,咬牙切齿的把五十块零钱塞回了钱包里。

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没想到是个趁火打劫的骗子。

“先生,虽然我很感激你,但是我不代表我就是个傻子。”

骆利川看向夏嘉宁,眼中的玩味更甚,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尖:“皮鞋,十万。”

上面还有一块显眼的白色酸奶,好像已经凝结了。

夏彤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黑,变来变去的。

真是有趣。

向晨在一旁看着,知道骆利川说的价格不假,但是还是对骆利川的行径不能苟同,这明显是借着酸奶调戏夏彤!

“那个……我给你擦干净可以吗?”

“不可以,脏了的东西,我从来不会再用。”

骆利川扫了一眼向晨,向晨内心翻了个白眼,还是跟着附和道:“夏小姐,这是意大利限量的手工皮鞋,不能洗不能擦,弄上了酸奶,可以说完全废了。”

万恶的资本主义!

夏彤看了看夏嘉宁,悄悄的对骆利川打眼色:“先生,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好吗?”

这里还是保安室,旁边还有一个兴致勃勃听八卦的工作人员。

骆利川抬脚往外走,夏彤把儿子推给向晨,自己赶紧跟上。

走到门外一个僻静处,夏彤把自己的姿态低到尘埃里,特别没有骨气:“先生,除了赔钱,还有别的解决办法吗?我上有老下有小,日子过得很艰难。”

“有啊。”

骆利川的声音平淡,没有丝毫的起伏,却听得夏彤心里七上八下的。

“什么办法?”

“今晚,刺桐里大酒店,来找我。”

骆利川丢下这句话,直接就走了,根本不给夏彤骂人的机会。

走之前,还让向晨转达了一句:“你可以去查查我们骆总的身份,要是就这么跑路,就算找到天涯海角,也会把你给抓回来。”

夏彤简直要被夏嘉宁这个熊孩子给玩死了,回国第一天就欠下了十万块的巨债!也不知道现在卖孩子还来不来得及。

车上,骆利川正在和向晨说话。

“骆总,你是说,这个夏小姐就是五年前你让我找的那个夏小姐?”

“恩。”

虽然她的脸出落得越发妩媚,但是她的声音和她锁骨上的那一颗小痣,骆利川可记得清清楚楚。

那一晚的销魂蚀骨,他一辈子都记得。

第5章 谁的孩子?

夏彤垂头丧气,刚回国的激动让这件事给打击的彻底,她不过就是转了个身,夏嘉宁就能跑出去闯下这么大的祸。

真是个冤家。

可是面对这么可爱的儿子,夏彤舍不得责怪,听夏嘉宁说饿,立刻带他去餐厅里吃饭,却没想到,又碰到个冤家。

“请问……彤彤!真的是你!”

邱真真捂住了嘴巴,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邱真真是邱琪轩的妹妹,以前夏家和邱家是邻居,家里也交好,四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夏彤直接被江辰送出国,谁也没有告诉。

这些年,不只是夏家人一直在找夏彤,邱家两兄妹也不遗余力的在找人。

邱真真看见夏彤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眼花认错人,才想着走上前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是夏彤。

“真真,坐吧。”

相对于邱真真的激动,夏彤的反应就要淡然许多。

这次回国,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A市就那么大,难免会碰到几个熟人,她也没有打算要隐姓埋名的过一辈子。

邱真真喝了口热茶,稳定了情绪,才看见夏彤身边一直坐着一个小男孩,初次见面,她也被夏嘉宁的样貌给震惊。

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好看的小男孩,不同于孩子的天真,他的眼神冷冰冰的,模样又精致,给人一种养尊处优的小王子的感觉。

“彤彤,这个是你朋友的孩子吗?”

“他是我儿子,夏嘉宁。宁宁,这是真真阿姨,给阿姨问好。”夏彤很淡定的说完,教夏嘉宁问好。

夏嘉宁从小跟着夏彤,国语说的很好,只是说的慢,带了点外国口音:“真真阿姨好,我叫夏嘉宁。”

邱真真已经变了脸色:“彤彤,你结婚了吗?”

夏彤摇头:“我没有,当年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这个孩子,是琪轩哥哥的。”

邱真真脸上的血色褪尽,呢.喃一声:“不可能。”

夏彤一愣:“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我是在国外随便找了个男人生的,回来骗你们吗?”

夏彤有种被羞辱的感觉,那晚上的事情,是她此生最大的伤口,也是她此生唯一一次,在那之后,她也没有再和任何男人亲近过。

邱真真赶紧摇头:“彤彤,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当初夏俊辰找夏彤借种的事情,邱琪轩也牵扯其中,邱真真也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但是,那晚上,邱琪轩到了指定的房间,并没有见到夏彤。

“那天晚上,你确定见到的人是我哥哥吗?”

邱真真这话,彻底的惹恼了夏彤。

她腾地一下站起来,拉着夏嘉宁就走。

邱真真赶紧跟了出来,到了大街上,夏彤回头看她,眼睛已经红了:“我这次回国,不是要别人来负责的,我的儿子我自己养,嘉宁不是任何人的,他是我一个人的孩子。”

邱真真也跟着急了:“彤彤,你走之后我和哥哥大吵了一架,但是他说,那晚他在酒店根本没有见到你!”

“够了!我这次回国根本没有打算要琪轩哥负责任,你们不用急着推脱,儿子我自己会好好抚养长大,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夏彤说完,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车子疾驰而去。

邱真真在原地急的跳脚,赶紧打给了邱琪轩:“哥,我刚刚碰到了彤彤了……哪个彤彤,还能是哪个彤彤,就是你找了五年的那个彤彤,但是我把她气走了……呜呜呜,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她了。”

第6章 壮士断腕

坐在出租车上,想起当年的事情,夏彤难免伤神,眼中泛起了泪光。

“妈咪,你别哭,我会赶快长大保护你的。”夏嘉宁比同龄的孩子更加乖巧懂事,这让夏彤也感到了欣慰。

车子停在一座环境优美的小区外,这是夏彤提前委托江辰为她租好的公寓,两室一厅的房子,住两个人搓搓有余,家具齐全,只是还缺一些必需品,夏彤带着夏嘉宁去了一趟超市,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了。

正当她开始做饭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刺桐里,0808。”

夏彤一看见刺桐里三个人,脑子还懵了一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头发都炸了。

那个冷冰冰的骆总!到底是谁?

夏彤赶紧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姓骆的,关于骆利川的新闻立刻跳了出来。

A市最成功的企业家,年仅30岁却身家过百亿,目前任昌盛集团总裁兼亚洲投资协会会长。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非常不得了的男人。

夏彤差点摔了手机,忍不住看向夏嘉宁:“臭小子!”

夏嘉宁茫然的抬起头:“怎么了妈咪?”

夏彤悲痛的摇头:“你知不知道,你可能要变成孤儿了……”

骆利川约她去酒店,很可能是要让她去夜店当坐台小姐偿还债务,那她宁愿去死。

夏彤把夏嘉宁委托给了江辰,自己穿上了一身长衣长裤,带着壮士断腕的心情,来到了刺桐里。

夏彤计划好了,要是骆利川强迫她卖身,那她就当场撞死在酒店的柱子上,死也要死个轰轰烈烈,至于儿子……就留着继续祸害江辰吧。

到了房间门口,夏彤硬着头皮敲门,门内却没有丝毫的动静,她拧了一下门把手,发现房门没锁。

门被打开一条缝,夏彤刚刚把头伸过去,一只手猛地从门内伸出来,抓住了夏彤把她拽了进去。

夏彤被拽的一个踉跄,猛地被抵在了坚硬的墙壁上。

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把她包围,夏彤瞪大了眼睛,看向面前的骆利川。

他只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露出大半结实的胸肌,发尾还有水滴顺着脖颈往下,色.情又性感。

夏彤的心跳慢了一拍,紧接着就像打鼓一样,疯狂的跳动起来。

“骆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你说呢?”

骆利川眉目微挑,薄唇轻抿,就连眼角下的红痣都点缀出一丝妖冶的冰冷。夏彤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整个人打横抱起,扔在了豪华大床上。

夏彤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骆利川已经朝她压下来,他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野蛮霸道的侵占她,堵住了她所有的话语。

一开始的惶恐过后,熟悉的感觉在她脑中闪过,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也是被人这样野蛮的侵占,那个人是邱琪轩。

就在夏彤愣神的功夫,骆利川停了下来,他撑在上方,打量着她的衣服,眼中似乎有些嫌弃。

夏彤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刚刚特意选了一件最丑的长袖,果然起到了作用。

可是,骆利川轻声笑了一下,用一种性感而低沉的嗓音说了一句:“有趣。”

他的手往下探去,千钧一发之际,夏彤抓住了他的手,眼中已经有了泪光:“骆先生,请你立刻放开我,你这是强干。”

骆利川原本并不打算停下来,可是触碰到夏彤时,才发现夏彤在抖,抖得很厉害,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

他双眉皱起,紧紧的盯着夏彤的双眼:“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从下午的初次见面到现在,夏彤都用一种完全陌生的眼神看着他,骆利川以为她是在欲擒故纵,可是现在看来,夏彤是真的不认识他。

那当初的那一晚,她又为何会出现在他房里?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夏彤没有办法思考,趁着骆利川停下来的空当,她推开他拔腿就跑。

这样的地方,再待下去可能会被吃的骨头渣都不剩。

第7章 挫败感

夏彤上了出租车,才敢放肆的哭出来,出租车司机听到哭声,回头看她狼狈的模样,忍不住关心道:“姑娘,你是不是受欺负了?要不要报警?”

夏彤抱紧了手臂,摇了摇头。

报了警能怎么说,她还欠着人家十万块,也是她自己跑来酒店见他的,没有证据只会被当做敲诈而已。

夏彤回到小区后,打了个电话给江辰,让夏嘉宁先在他那里住一晚,明天再去接回来,她也庆幸没有让儿子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

夏彤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和骆利川这样的男人有瓜葛,却没想到夏嘉宁发高烧送去医院的时候,她再次碰见了骆利川。

两个人在走廊里相遇,没办法躲。

骆利川让向晨先去处理骆母住院的手续,自己挡在了夏彤的面前。

“怎么了?”

夏彤还记得那一晚他的禽兽举动,看到他整个人就慌得不行,垂着眉眼想绕开他,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说话!”

他冷冰冰的语调有了起伏,是生气了。

夏彤抬起头,情绪也上来了:“骆先生,麻烦你不要在医院里动手动脚,否则我叫人了。”

骆利川松开手,露出个无奈的眼神。

他很少在女人身上感觉到挫败,夏彤却两次拒绝了他。

明明五年前的那一晚,是她哭着求他帮忙的。

“来医院做什么?”

“我儿子病了,来看病。”夏彤不想被他纠缠,说完这句话就大步走开了,好像骆利川随时会追上来一样。

骆利川看着她的背影,眼中的冰冷多了一分。

他与夏彤这样的女人,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过是五年前一夜春.宵,他找过她一段时间,可是现在看来,她不过是被人下了药。

双方本就不该再有交集。

夏彤回到病房的时候,夏嘉宁正在和隔壁床的一个小朋友聊天,那是个卷发的小女孩,因为心脏问题,长期都在医院里住着。

两个小家伙说说笑笑,让夏彤心里的阴霾驱散了许多,也把骆利川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就在夏彤逗着小朋友玩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进了病房,他穿着西装,却掩盖不住一身的颓败之气。

夏嘉宁最先注意到这个男人,被男人脸上的热切给吓到,夏嘉宁小声的叫了一声:“妈咪,那个叔叔一直盯着你……”

夏彤一回头,看见了夏俊辰。

夏俊辰看见真的是夏彤,激动地差点落泪:“彤彤,真的是你,那天真真给我打电话说在外面见到了你,我还以为她在骗我,这些年,你到底去哪儿了?!”

夏俊辰说着就冲上来,紧紧的抱住了夏彤。

面对夏俊辰,夏彤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她想拥抱他,却又为当年的事情怨恨他,一时间百感交集。

害怕影响到孩子,夏彤把夏俊辰带出了病房。

两个人站在花园里,夏彤总算是镇定下来,对夏俊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俊辰也冷静了许多,只是看到小公主一样的妹妹长成了大人,他眼中还是有热泪:“爸得了脑血栓,住院一段时间了。”

“什么?!”

这些年,她与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夏家在这几年里已经经过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夏俊辰轻轻摇了摇头。

看着夏俊辰下巴上的胡茬,夏彤忍不住说道:“这些年,家里怎么样?”

“你走之后,公司的股票大跌,你嫂子勾搭了别的男人,把公司给收购了。这些年,家里过得很不好,我们到处找你,爸就是前两年太操劳了了,才得了这个病……”

听着夏俊辰的话,夏彤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

夏俊辰继续说:“彤彤,当初的事情是哥哥做的不对,我也得到了惩罚,你现在回来了,原谅我好不好?你去看看爸爸妈妈,他们真的很想你。”

想到年迈的父母,夏彤软下了心肠:“好,我这两天有空就去见他们。”

夏俊辰立刻道:“你现在没空吗?”

夏彤摇头:“我儿子生病了,我要陪他。”

“儿子?是刚刚那个小男孩吗?他是……”夏俊辰的表情有些微妙,和邱真真的表情如出一辙,这让夏彤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邱琪轩到底跟你们说了什么?这个孩子确实是那一晚怀上的,我还会在国外随便生个孩子来骗你们不成?!”

不远处的门后,向晨手里拿着一大堆小孩子爱吃的零食和玩具,把这段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他没有上前打扰,而是转身走向了病房。

五年后,她带着他的结晶回来,所有人却告诉她,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202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