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六月实在想不起来她十八年前到底欠了这个男人什么。

秦六月实在想不起来她十八年前到底欠了这个男人什么。

第1章 遇到一个帅疯子

秦六月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捂住自己嘴巴的男人。

尽管他英俊的一塌糊涂,却依然不能打消她对这个男人本能产生的恐惧感。

因为他此时的眼眸真的太过骇人了!

充血的眼眸、骇人的杀气,无一不在证明着此时这个男人的危险性!

“唔唔唔——”秦六月刚想挣扎,洗手间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嘈杂的声音:“他就在这附近,分头去找!”

下一秒,秦六月一下子被推进了女洗手间的小隔断里,不等她反抗,她的唇瞬间被就对方堵住了!

“唔唔唔——”秦六月本来是要怒吼出声的,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带着婉转的喘 息。

混蛋!

她只是来洗个手,为什么都会被人强吻!

这可是她的初吻!

秦六月抬手就要推开对方,不料手腕瞬间被控住,霸道的一下子压在了墙壁上,继续被对方强吻了下去。

这个时候,外面忽然有人冲进了洗手间,只是抬眼看了一眼正在洗手间热吻的两个人,忍不住呸了一声,确定其他隔断里没有人之后,转身离开了!

听到脚步声的离开,男人忽然就松开了秦六月,毫不留恋的转身便要走!

“等等,你太过分了!这是我的初吻!”秦六月觉得简直太荒谬了!她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来洗个手,都会被人夺走初吻!

男人并没有看秦六月,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支票簿,刷刷写了几笔,撕下来就甩到了秦六月的身上!

一个吻,五十万,便宜这个女人了!

秦六月眼睁睁的看着这张支票甩在了自己的身上,猛然抬头,怒气冲冲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倏然低头,鹰隼般的眼眸,杀气更盛:“拿着钱,滚!”

秦六月觉得这个世界简直太颠覆了!

这个男人有病吗?随随便便夺走别人的初吻,就想用钱打发?

谁稀罕!

秦六月捡起地上的支票,当着男人的面,刷刷刷撕碎,直接甩回了男人的身上:“还给你!”

男人舔了舔嘴唇,眼镜一眯,杀气瞬间四溢:“看来五十万还不够?女人,别挑战本少的耐心!”

那一瞬间,杀气犹如实质!

秦六月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本能的就想跟这个男人保持距离。

秦六月抬手推开这个男人,跟这么一个疯子在这这么逼仄的环境里呆久了,自己一定会疯掉的!

就在这个时候,男人鹰隼般的眸光,忽然落在了秦六月的手腕上。

在她的左手手腕处,一个牙齿咬出来的伤疤,清晰可见。

那个牙印疤痕,分明是——

男人猛然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秦六月的手腕,再次将她推到了墙壁上,挺拔修长的身躯将秦六月死死的控制在了墙壁上,眼底喷火的看着她。

该死!

为什么每次自己最狼狈的时刻,都会遇到这个女人!以前是,现在也是!

秦六月越发的莫名其妙,这个男人又要发什么疯?

这里可是公共区域!

“你是秦六月?”男人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秦六月瞬间愣住了:“你认识我?”

男人手指瞬间收紧,疼的秦六月的小脸瞬间白了一白。

呵呵,秦六月!

好久不见啊!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这一次,你逃不掉了!

第2章 可疑的怀孕单

大概是男人的眼神和全身的气势太过可怕,秦六月忽然不想跟他计较夺走初吻的事情了。

毕竟,初吻跟性命比起来,显然后者更重要。

秦六月挣扎了几下,却不料对方的控制稳如磐石。

秦六月挣不脱,只能开口说道:“好了好了,我不计较你夺走我初吻的事情了。你放开我!”

“放开?”男人低低的笑了起来,只是他眸底的冷意和杀意太过强烈,他的笑声更像是死神的催音符:“这辈子,你休想!”

就在这个时候,男人身上电话铃声响起。

男人掏出手机快速看了一眼,直接挂掉,对秦六月咬牙切齿的说道:“记住我的名字,宗铭皓!给本少等着!”

说完,一把松开秦六月,跌跌撞撞的冲出了洗手间。

看着这个男人狼狈的背影,秦六月认真的想了半天。

宗铭皓?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问题是,他告诉自己这个做什么?

难道要对自己负责?

不要!

自己完全不需要对方负责!自己是有男朋友的!

秦六月深呼吸一口气,这都叫什么事儿?!

自己是来给男朋友送家里钥匙的,只不过在这里洗个手,竟然就被莫名其妙的夺走了初吻!

简直晦气!

秦六月狠狠的洗把脸,这才恨恨的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宗铭皓冲出洗手间之后没多久,马上拨通一个电话:“马上给我安排一个房间,我被下药了……安排什么女人?混蛋!给我叫医生过来!“

挂掉电话,宗铭皓一下子靠在了墙壁上。

鹰隼的眼眸低垂,双拳紧握。

该死!

他刚回来,就敢对他下手。看来,是该给家里那些人立点规矩了!

子嗣,子嗣,就知道子嗣!

宗铭皓轻轻逼上眼睛,脑海里却莫名闪现了秦六月的容颜。

这个女人——

今天来不及调查她的底细了,只要她在这里就好办!

那个仇,早晚报了!

秦六月乘坐电梯很快就上了十三楼。

男朋友陈高现在在宗氏财团旗下的分公司任职部门经理,看着他工作越来越忙,生活上经常丢三落实,所以自己只能多多照顾他一下了。

这不,家里的钥匙又找不到了,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把寄存这里的备用钥匙带过去,不然今晚他就回不去家门了。

秦六月在电梯里深呼吸一口气,淡定淡定。

陈高答应过自己的,只要他的事业站住脚跟,就会跟自己结婚的!自己绝对不能因为这个半路上冒出来的混蛋,毁了自己的幸福快乐生活!

电梯门打开,秦六月拎着钥匙就去了陈高的办公室。

秦六月敲敲门,秦六月左顾右盼了一下,里面没人,决定将钥匙放下就走。

钥匙丢在了桌子上,秦六月刚要转身,忽然桌子上的一个报告单瞬间吸引了她的视线。

秦六月其实不想看的,可是上面三个醒目的大字,实在太过触目惊心了。

验孕单!

秦六月嘴角的微笑瞬间僵在了脸上,慢慢转身,拿起了桌子上的那张验孕单定睛一看:已怀孕七周。

怀孕?

谁怀孕了?

这张验孕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秦六月正在发蒙,桌子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秦六月鬼神使差的接通了电话。

第3章 姑姑被绑架

不等秦六月开口,电话那边以及噼里啪啦的讲了起来:“陈高,我的验孕单你已经收到了吧?你不是说,只要我怀孕就跟我 结婚的吗?现在已经七周了,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秦六月的大脑嗡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陈高?跟她?怀孕?结婚?

自己从大二那年就跟陈高确定恋爱关系了,他口口声声的说,会对自己负责一辈子!可如今,却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还要跟她结婚?

那自己算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自己哪里做错了?

秦六月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

电话那端噼里啪啦说完了之后,没听见动静,紧接着又说道:“陈高,你最好别跟我玩花样,你的全部财产可都在我的名下了!”

说完,电话啪的一声挂掉了。

秦六月如坠冰窟!

不,一定不是这样的!

这个电话一定是打错了!

陈高不会背叛自己的!

秦六月丢下了电话,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办公室,连门都忘记关就一头撞进了电梯之中。

在电梯门合拢的那一瞬间,泪水瞬间决堤。

不会的,陈高不会背叛自己的!

他说过的,会陪着自己白头到老的!

那个背叛的人,一定不是他!

秦六月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大楼,失魂落魄的踉跄着朝着路口就走了过去。

没走两步,她就被疯狂的汽车鸣笛声震在了原地。

原来已经是红灯了。

秦六月一下子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脑海里反复滚动着刚才那个电话的内容。

她知道她明明挺清楚了电话里的每个字,可是她的内心,就是不想听。

或许,真的只是误会呢?

或许,只是重名了呢?

或许,只是巧合打错了电话呢?

秦六月开始为自己找理由逃避现实。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秦六月机械的接通电话:“喂——”

“六月,救命啊!你快点拿钱来救我啊!唔唔唔——”姑姑秦玉凤凄厉的喊叫声骤然从电话里传了过来,但是电话很快就换了人:“秦六月?你的姑姑在我的手上,如果三天之内再还不上这笔高利贷,你就等着给你的姑姑收尸吧!”

电话瞬间断掉。

秦六月瞬间睁大了眼睛!

什么?姑姑又借高利贷了?

一百万?

自己上哪里找这么多钱?

自己的工资卡——对了,自己的工资卡还在陈高的手里!他说,为了攒钱买房子结婚,所以把自己的工资卡都给要过去了!

秦六月顾不得纠结那张怀孕单的事情,马上拨通了陈高的电话:“陈高,我的工资卡可以还给我吗?我有急用——”

不等秦六月的话说完,陈高马上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要攒钱的吗?我们未来还要结婚的,不攒钱怎么付首付?Q市的房价你不是不知道,一平方就得好几万,你这么乱花钱,以后还怎么过日子?”

秦六月强忍着焦躁说道:“不是的,我姑姑现在出事了,你能不能先把工资卡还我?等我——”

“我没钱!”陈高一口拒绝:“你卡里只有一千块,你要的话就给你!”

一千块?怎么可能?

自己每个月的薪水都有八千,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两年,陈高每个月只给自己五百块的零花钱,攒了两年,怎么也有十几万了啊!

秦六月只能好言说道:“刚刚去你办公室,你不在,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吧。”

“我……我现在在外面,不方便,回头再说吧。”陈高支支吾吾的回答说道。

秦六月一个转身,眼前的一幕,让她瞬间睁大了眼睛。

第4章 遭遇背叛

陈高此时正一脸春风得意的搂着一个女人,腻腻歪歪的上了车。

秦六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电话里传来了陈高不耐烦的声音:“好了好了,我还有事,我先挂了。”

电话那边瞬间一片死寂。

秦六月眼睁睁的看着陈高掏出了自己的工资卡,大方的交给那个女人,让她随便买买买。

“爷说了,只要你怀孕,爷的一切都是你的!”陈高用力的亲了一口那个女人的脸颊:“这卡你拿着,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爷的儿子值得花这个钱!”

那个女人顿时心花怒放,接过了银行卡,开开心心装进了自己的包里。

陈高很快开车离开,只留下秦六月一个人站在原地,如同秋霜下的落叶,泛着绝望的颜色。

他竟然把自己的工资卡给别的女人花?

还口口声声的对自己说没钱?

秦六月全身都在颤抖,手指几乎握不住电话了。

不,不能这么让那个女人花掉自己辛辛苦苦攒的钱!

自己必须要回这笔钱!

秦六月猛然转身,冲到路边拼命的招停出租车。

跳上出租车,秦六月马上对出租车师傅说道:“追上那辆车!”

司机师傅看秦六月的脸色不对劲,忍不住问道:“姑娘,那辆车上是你什么人?”

“我男朋友,不,是前男友!”秦六月咬牙切齿的回答。

司机师傅瞬间明白了,掉头就追了上去。

看着姑娘的脸色,估计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司机师傅本来是想劝劝她的,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尽职尽责的追了上去。

陈高带着那个女人进了一个高档的小区,这个小区的公寓都是很贵的。

陈高口口声声的对自己说要攒钱买房子,却舍得在这么高档豪华的地方给这个女人租房子!

秦六月的拳头攥的越来越紧,眼圈也越来越红。

一到目的地,秦六月刷了微信付了车费就冲了出去,车门都顾不得关就冲了进去。

不等陈高跟那个女人进门,秦六月疯了似的冲了上去:“陈高!”

陈高一回头,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住了!

秦六月?

她怎么会在这里!

陈高下意识的将身边的女人,一下子拉到了身后。

陈高的这个动作,再次刺伤了秦六月的心。

秦六月就那么死死的瞪着陈高,眼泪刷的冲出了眼眶,一字一顿的问道:“陈高,你难道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

陈高一开始慌乱了一下,可是转念一想,他怕什么?反正他跟秦六月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现在连儿子都有了,这个秦六月早晚都是要解决掉的!

既然她已经发现了,那就干脆处理干净吧!

陈高马上换上一副你看着办的表情说道:“既然你都已经发现了,那么,这事儿就这么说开吧。秦六月,我们分手了!”

秦六月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陈高。

他竟然这么轻松的就说出了分手两个字?

他竟然一点忏悔都没有?

好好好,好一个陈高!好一个中山狼!

秦六月伸手说道:“分手?当然可以!我的工资卡还给我!”

陈高的眼底再次闪过一团慌乱,吱吱呜呜的说道:“工资卡是可以还给你,不过,里面没多少钱了。”

“先还我!”秦六月咬牙切齿的说道。

陈高这才不情愿的看向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顿时不高兴了,从包里掏出了秦六月的工资卡直接甩到了地上,转身就走了。

陈高略带尴尬的从地上捡起了银行卡递给秦六月。

秦六月一把接了过来,问道:“里面还有多少钱?”

“大概只有一千块。”陈高闪闪烁烁的说道:“你也知道,我刚刚升职,需要花销的地方很多。这钱算我借你的,将来一定会还你。”

第5章 秦家逼婚

还?

拿什么还?

他还的起吗?

从大二到现在,整整五年了!

五年的感情,说背叛就背叛了。

五年。

就算养只狗都有很深的感情了,何况是人?

自己在他的心底,连只狗都不如吗?

秦六月强忍泪意,她现在没办法跟陈高发泄自己的情绪,因为她需要钱!

姑姑秦玉凤还在高利贷的手中,生死未卜!

秦六月全身在微微哆嗦着,轻轻开口说道:“我现在真的急需要用钱。你能先把我的钱还给我吗?”

陈高眉头一皱,眼底的厌恶怎么都遮掩不住,毫不客气的说道:“秦六月!你不要太过分!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现在竟然还敢跟我要钱?你有脸要吗?这点钱,就当是你赔偿给我的青春损失费了!”

什么?

秦六月的眼睛瞬间睁大!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青春损失费?

他怎么说得出口?

“你也不想想!我找你是干嘛的?当然是为了给我们陈家传宗接代的!当初要不是看你脸蛋长的好看,又是个好生养的,你以为我会跟你在一起?可是五年了!我连亲你一口的机会你都不给,五年了,我只摸过你的手!你不跟我睡,怎么给我生孩子?”陈高的嘴脸终于彻底的暴露了出来:“跟你要五年的青春损失费,已经很便宜你了!耽误我陈家高贵的血脉,你赔得起吗?拿着你的工资卡滚!”

“反正我们又没有结婚!就算是分手,也没有财产纠纷。这些钱就当是这些年我养你的费用了!你就算去告,也没有证据!”陈高伸手狠狠推了秦六月一把:“你以后再敢出现在这里,惊扰了我老婆,我打断你的腿!滚!”

丢下最后一个字,陈高转身就往小区里走了过去。

不知道陈高跟物业的保安说了什么,秦六月刚要追过去,就被保安给拦住了。

“这位小姐,这里是高档小区,非本小区人员一律不能入内。”保安好言相劝:“你还是回去吧。”

回去?

自己拿什么回去?

没有这笔钱,姑姑怎么办?

那群亡命之徒,一定会对姑姑动手的!

姑姑将自己抚养长大,自己怎么可以坐视不管?

秦六月绝望极了。

秦六月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

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叔叔秦国民和堂妹秦六月的面前了。

“你说什么?”秦六月精神一阵恍惚,反问秦国民。

秦国民眉头一皱,眼底闪过一丝不满:“我跟你说话,你都当耳旁风了是不是?我让你嫁给宗家,这是你的福气,你还想做总裁夫人不成?”

“嫁给宗家?”秦六月一阵错愕:“跟宗家有婚约的,不是秦佳人吗?”

坐在旁边的秦佳人哼了一声,说道:“你不是很缺钱吗?我的堂姐?我把这么好的赚钱机会让给你,你还不知足?”

秦佳人比秦六月只小了三个月,却一直都是秦家的掌声明珠。

而秦六月,只是寄人篱下的外来者。

秦六月看着秦佳人:“这个婚约是你的。”

“不不不,这个婚约是你的。”秦佳人一脸的得意洋洋:“当时,秦家跟宗家约定的是秦家的女儿要嫁进去,可没说一定是我。毕竟你也姓秦!当时我爸跟宗家定婚约的时候,就没打算让我嫁过去!一个傻子,怎么会配得上我呢?我要嫁,也是嫁给宗铭皓,而不是宗铭泽!并且我跟你年岁相当,所以当时我爸,跟宗家报的是你的生辰八字!秦六月,听说秦玉凤又欠了高利贷,如果三天之内筹不到钱的话,秦玉凤估计就少只胳膊少条腿了。这样好了,只要你乖乖嫁过去,这钱,我替你出了!”

第6章 要嫁给一个智障?

秦六月的眼睛越睁越大。

什么?

自己的亲叔叔,把自己卖了,换了秦家的一世繁华?

秦佳人看到秦六月一脸难以置信的苍白表情,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真有趣!秦六月,你不会以为我们家把你跟秦玉凤从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接到家里来,真的是为了所谓的血缘亲情吧?简直是可笑!我爸接你来,当然是要把你卖给宗家的那个痴傻儿!说来也是有趣!我爸拿了你的生辰八字送到宗家,宗家马上就点头同意了,说你的八字,很适合宗家的那个白痴!”

秦佳人说到这里,忽然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个事情,她憋了十八年,今天终于说出来了,简直好开心啊!

“秦六月,像你这样的,也就只能配宗家那个白痴了!”秦佳人捂着嘴偷笑着说道:“我的好姐姐,秦家以后就要全靠你了!你可以拒绝的,不过,你凑够了高利贷的那一百万了吗?”

秦六月忽然福临心至,抬头死死的看着秦佳人:“你怎么知道姑姑欠了高利贷一百万?”

秦佳人又开心的笑了起来:“秦玉凤那个白痴,只要稍微一挑拨,她马上就会上当。我只是跟她显摆了一下,我刚刚得手的一条手链,她马上就忍不住了。呵呵呵呵——”

秦六月瞬间明白了一切!

她当然知道姑姑有什么缺点!

姑姑秦玉凤今年四十二岁,至今未婚,最大的愿望就是嫁入豪门。

所以从小时候就记得,姑姑宁肯天天吃泡面也要一身奢侈品。

以至于害的自己经常饿肚子,为了吃饱,自己小小年纪就跑出去捡矿泉水瓶子卖钱!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秦国民一找过来,说要带着自己跟姑姑回到他的家,姑姑毫不迟疑的就答应了!

哪里知道,这一切竟然都只是秦国民的阴谋呢?

现如今,姑姑再次借了高利贷那么多钱,也是秦佳人与秦国民一手导演的!

其目的,无非就是要逼着自己嫁给宗家那个痴傻儿!

秦六月转头看着秦国民:“叔叔,我们好歹是一家人,您真的打算见死不救吗?”

秦国民不耐烦的挥挥手,说道:“一家人?当年你们才是一家人!我不过是个外面的女人生的,你们什么时候当我是一家人了?秦六月,秦家已经败了!现在的秦家,是我的!你要想让秦玉凤活着回来,你就必须嫁过去!”

丢下这句话,秦国民转身就走了。

秦佳人也转身跟着离开,走了两步,脚步一顿,回头看着秦六月:“我的堂姐,友情提示你一下,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啊不,两天半!两天半之后,你就等着给秦玉凤收尸吧!哼!”

说完,秦佳人踩着三寸高跟鞋,快速离开了。

秦六月整个人都呆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一天之内,先是遭遇了爱情的背叛,紧接着就是亲情的撕裂。

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姑姑一个人了。

可是,自己真的要嫁给那个痴傻儿吗?

秦六月失魂落魄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半天没有透过气来。

她只觉得胸口憋闷的,简直要疯掉了。

此时此刻,宗家那媲美旧时王侯般的府邸之中,宗老夫人看了一眼远处的痴傻的孙子,叹息一声,对自己的儿媳妇梁红玟说道:“铭泽的婚事,该办了。秦家那个姑娘的八字很好,是旺夫相。娶进来,或许铭泽会好一点。”

宗夫人梁红玟转头看了一眼小儿子,忍不住皱皱眉头。

如果不是儿子是现在这个状况,哪里轮到小门小户的女儿嫁进来?

第7章 宗铭皓要替娶

宗夫人梁红玟是Z国开国大将的女儿,祖父,父亲,兄长,侄子都是世代从军。

算是将门虎女。

因此梁红玟很是果决干脆,做事从不拖泥带水。

自从嫁进宗家之后,第二年就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原本这是天大的好事,可是谁能想到,十八年前有人绑架了这两个孩子,宗铭泽因为受到了刺激和伤害,整个人的智力都停留在了八岁的阶段,成了宗家最大的遗憾。

当年有人主动找到宗家,主动表示愿意把自己家的孩子嫁给宗铭泽为妻,以求得宗家的庇佑和扶持。

宗家要了女孩子的生辰八字,找了个高僧一合,竟然发现两个人的八字是天作之合。

宗家这才应下了这门亲事,就等宗铭泽年满二十六岁之后就给他们结婚!

现如今,宗铭泽也已经二十六岁了,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

梁红玟听到婆婆这么说,顿时说道:“是,母亲,我这就着手安排铭泽的婚事。那个秦家得了这么多年的好处,是该让他们把闺女送过来了。”

宗老夫人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梁红玟等宗老夫人离开之后,转身对管家说道:“去把要嫁进来的那个姑娘的全部资料送到我的书房。”

管家马上躬身回答:“是,夫人。”

梁红玟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她目前还暂时顾不上这些事情。

因为她的大儿子从国外回来了!

小儿子不省心,大儿子更不省心!

因为那次绑架,两个孩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一个损伤了智力,而另一个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扒光了!

而且这个过程还被一个摄像头给全程录了下来,摄像头的主人竟然还上传到了网络上!等宗家反应过来处理这个事情,已经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

整个上层圈子,都知道了宗家大少被女孩子给扒光了!

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大儿子因为被人取笑而恼羞成怒,一气之下就出国了,不管家里怎么催都不肯回来!

甚至连家族都不想回来继承!

这可急坏了宗家上上下下所有人!

要知道,宗家的第四代就只能靠他了!可是这么多年,他一直不近女色,这怎么绵延子嗣?

不得已之下,梁红玟这才默许了家里那些人对自己的大儿子下药,目的就是一定要先生下继承人。

只是,这事儿搞砸了!

一会儿大儿子回来,一定又是一场战争!

所以,梁红玟必须先去解决掉这个麻烦!

不然的话,大儿子又出国不肯回来继承家业了怎么办?

梁红玟很快就去处理事情了,却不知道,宗铭皓已经悄然回到了家中。

宗铭皓敲敲梁红玟的书房,房门虚掩,里面却没有人,宗铭皓决定在里面等自己的母亲。

他要好好的跟母亲谈谈这次下药的事情!

他在书桌前坐下,眼神随意一瞟,忽然,瞬间就凝住了!

那是一份档案,档案的第一页,赫然正是秦六月的单人照片!

宗铭皓鹰隼的眼眸瞬间一怔,随即拿起了这份资料翻了起来。

当他看到秦六月竟然就是自己弟弟要娶进门的女人时,无声的笑了起来。

好,很好。

秦六月,你的地狱,已经对你敞开了大门!

十八年前的那个仇,是该清算一下了!

宗铭皓不等梁红玟回来,直接带着秦六月的资料就找到了宗老夫人:“奶奶,这个女人,我娶了!”

秦六月实在想不起来她十八年前到底欠了这个男人什么。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348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