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说霍少权势滔天、高冷神秘,一转眼就把妻子宠成了公主。

大家都说霍少权势滔天、高冷神秘,一转眼就把妻子宠成了公主。
第1章 继妹陷害

帝豪酒吧,B市最豪华、最热闹的酒吧。

808号包房。

热……

江可心刚喝下继妹江若雪递给她的酒,她就觉得浑身发热,小脸滚烫,身上暗流涌动。

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袭上她的心头。

她想站起身,突然身子一软,就瘫软到了豪华的沙发上。

边上的江若雪突然朝她阴狠的一笑,“姐姐,这么快药效就发作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小弟,你就好好的享受吧。”

江可心不敢置信的盯着江若雪,瞳孔瞬间放大,“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给我下药?”

“因为奕辰哥真心爱的是我,要不是你以他未婚妻的身份挡在我们中间,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只有让你身败名裂,他才会真正的属于我。”江若雪阴冷的一笑。

过了今晚,帅气多金的陆奕辰就是她的了。

“你,原来你和陆奕辰早就暗渡陈仓,有一腿了。”江可心狠狠咬牙,满目憎恨的盯着江若雪。

没想到她最爱的未婚夫,竟然和她的继妹搞在一起。

江若雪朝外面打了一个响指。

顿时,一个长得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刀疤男色欲熏心的走了进来。

江若雪朝刀疤男使了个眼色,“好好伺候我姐姐,并且把照片和视频拍下来发给我。姐姐,你就好好享受吧,我回去和奕辰哥那个了……”

江若雪说完,一脸得意的离开了包房。

等江若雪走后,那刀疤男便猛地扯掉外套,朝江可心色眯眯的扑了过来,“小美人,春宵一刻值千金,和大爷好好的玩玩,大爷我还没玩过这么嫩的美人。”

在刀疤男扑过来的一瞬间,江可心不知道哪来的力气。

她突然抓起桌上的酒瓶,朝刀疤男的头猛地砸了下去。

只听“砰”的一声,刀疤男应声而倒。

江可心赶紧强撑着站起身,迷迷糊糊的朝门外跑去。

她在走廊外跑了很久,撞见了不少在门外拥抱接吻的男女。

她身上越来越热,脚步越来越软,药效发作得很厉害,如果她再不找一个男人解药,她恐怕会死在这里。

突然,她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相貌英俊、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进888号房间,她再也忍不住,迅速的跟了进去,并且砰的一声关上门。

“帮帮我,我被人下药了,我会付给你钱,买你一夜……”

这么帅的长相,这么完美的身材,肯定是酒吧的牛郎。

房间很黑,连灯都没有开,江可心一说完,便像八爪鱼一样扑到了男人身上,红唇贴上了他的唇,身子也火热的贴着他。

霍景琛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这个女人,是把他当成了牛郎?

而且,此刻,她正在亲吻他,他从不让女人碰的唇。

可是,该死的!

她的唇竟然是那么的香甜,身上也散发着属于娇美女人的芳香,被她青涩的吻技强吻着,他竟然有些心猿意马了。

这个女人身上的香气很好闻,像水蜜桃一般清香,让他有些难以自控。

人生第一次,霍大少发现他竟然控制不住自己。

突然,他一把抱起身上的女人,将她猛地压到了床上。

第2章 神秘男人

黑暗中,他看不清她的脸,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唇畔上邪气的扫过,“女人,是你先玩火的,你主动送上门,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江可心听到这话,意识有一瞬间的清醒。

男人身上的气息十分冷冽,有种强大的王者气息朝她铺天盖地的习卷而来,十分危险,令人沉醉,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臣服于他。

男人的声音也十分好听,像魅惑人心的天籁之音,富有磁性,让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可他真的开始解江可心的扣子时,江可心却浑身紧张了,“你,你要干什么?”

“怎么?你对我投怀送抱,挑起了我的火,不准备灭了?可惜,已经迟了!”

送上门的猎物,岂有不要之理。

说完,他已经强势又霸道的堵住她的唇,在她唇上肆意的啃咬、掠夺。

江可心只觉得身子越来越炽热,她环紧他的脖子,将身子与他贴得更紧,她迷乱的闭上眼睛,急促的迎接着他的吻。

突然,一股直达深处的剧痛像要将她撕裂一般,她身子已经软成了水,任由身上的男人欲取欲夺。

房间里,火爆而热烈。

-

凌晨五点,天刚蒙蒙亮。

江可心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身上像被火车辗压过那样难受。

她往四周一扫,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地上散乱着她和男人的衣服。

她身上一丝未着,她一抬眼,就看到背对着她的那个健硕男人。

她的双眼蓦地睁大,猛地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她被江若雪在酒里下了药,江若雪安排了一个混混要进来强X她,她拿酒瓶把混混打晕了,跑出包房。

然后,看到一个大帅哥走进这间房,她迅速跟了进来,说要拿钱买他一夜。

然后,她就被这个牛郎强了,而且还不止一次,是各种姿势的好几次!

想到这里,江可心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江可心决定迅速闪离。

但这个男人是牛郎,他救了她,她承诺了他要付费的……

由于房间里很暗,江可心看不清男人的样子,不过光是一个朦胧的背影,她就知道这是一个极品美男子。

这种男人,价格应该不便宜吧?

她赶紧穿上衣服,往兜里找了找,发现身上只有一百块钱。

她赶紧把这一百块放到床头,还拿起桌上的纸笔,借着窗外朦胧的微光,在纸上写了一行大字:“身材不错,但器大活烂,就值一百块!”

谁叫他昨晚把她折腾得个半死,而且没有前戏,直接粗暴的对待她,害她连走路都吃力。

放好纸条和这一百块,江可心蹑手蹑脚的逃离了这间房。

-

天光大亮的时候,当霍景琛看到床头的纸条和一百块钱时,脸色变得越来越黑。

“身材不错,但器大活烂,就值一百块!”

该死的,这个女人,他帮了她,她居然还嫌弃他,还把他当牛郎。

他霍景琛,B市的一把手,掌权人,整个B市无人敢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竟然就只值一百块钱?

登时,他强势的捏紧了拳头,脸上瞬间风云变幻,沉如阎王,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前奏!

敢嫌弃他,要让他抓到她,一定让她好看。

就在这时,他往床上一扫,竟然发现了一抹梅花大小的血迹。

该死的,这个女人竟然还是第一次?

第3章 五年之后

等江可心一脸悲愤的跑回爷爷为她和陆奕辰准备的婚房时。

她一进门,就听到一阵淫靡的声音。

“奕辰哥,你昨晚好厉害,把人家弄得又酸又疼哦!”

“你喜欢就好。江可心呢,她怎么样?那个混混有没有发视频来?”

“还没有,不过肯定马上就会发来。昨晚她被我下了药,估计还在和那混混颠鸾倒凤。爷爷那么宠她,等爷爷看到这些视频,一定会取消你和她的婚约,更会把继承人的位置给我。”

“你就那么有把握,能夺得继承人的位置?”陆奕辰看着江若雪,眼里折射出一道精光。

江若雪满眼阴狠的说,“爷爷最讨厌作风不良的人,看到江可心与这丑八怪鬼混,一定会对她失望,江家就我和她两个女儿,到时候继承人的位置肯定是我的。”

陆奕辰精明的一笑,“好,只要你能夺得继承人的位置,我陆家的少奶奶就一定是你的。”

听到这对狗男女的话,江可心愤怒的推开门,“你们,你们太过分了,陆奕辰,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一看到江可心,陆奕辰指尖的烟轻抖了一下。

当他看到她脖子上一片一片的吻痕时,眼里顿时闪过无数嫌弃,“江可心,你都脏了,有什么资格进我陆家的门?我们分手吧,我爱的是若雪。”

“是你们设局陷害我,给我下药,你们毁了我的清白!”江可心愤怒的大喊着。

这对狗男女,让她失去清白,还想图谋江家继承人的位置。

她的第一次,竟然给了一个牛郎,她连那个牛郎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她当初真是眼瞎,怎么会爱上陆奕辰这种男人,怎么会对江若雪贴心贴肺的好?

换来的却是一对白眼狼的背叛。

江若雪把身子贴在陆奕辰身上,像一条妖娆的美女毒蛇,“姐姐,奕辰哥是我的,江家也是我的,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昨晚上那个丑八怪,一定把你伺侯得很爽吧?要让爷爷知道,他一定会被气死的!”

等下,她就能拿到照片和视频了。

到时候,江可心一定会跌入万丈深渊!

“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江可心绝望的瞪着床上的狗男女,气得浑身颤抖,“我恨你们,我真是错信了你们!”

说完,她悲愤的跑出了门。

她被江若雪和陆奕辰背叛,还被害成这样,她连看都不想再看到这对狗男女。

如果有一天她强大了,她一定会替自己报仇。

-

五年后,机场。

Z国B市的机场大厅内,一群女粉丝正拿着荧光牌,正在等她们倾慕的大明星,刚拿了五十亿票房的影帝——霍屿森。

霍屿森的航班还没到。

就在这时,几名女粉丝突然望着机场的出口处尖叫了起来。

“哇!你们快看,那里有一对长得好漂亮的萌宝宝,好像是龙凤胎呢!”

“她们的妈妈也长得好漂亮,那他们的爹地也一定很帅吧?”

“她们是不是大明星啊,我们追过去看看。”

就这样,这一群原本等霍屿森的女粉丝,突然朝前面的一母两子追了过去。

第4章 一对萌宝宝

江可心正推着大大的行李车,江小白和江小雪两个宝宝正坐在车上,她一看到有人追过来,赶紧用身子护住自己的孩子。

车上的江小白叹了一口气,帅气的挑起脸上的墨镜,“哎,走到哪里都被偷拍,都怪我长得太帅了。”

江小雪仰起圆溜溜的头,瞪着乌黑的大眼睛,是一脸的天真无辜,“哥哥,你胡说,人家明明是偷拍我,我可比你长得好看多了。”

江小白淡定的眯起眼睛,“笨蛋小雪,我们俩不是长得一样的吗?”

样子都一样,肯定是一样的好看,还用分谁更好看?

江可心看了眼自己的一对萌宝宝,两个宝宝长得很漂亮。

别说别人,就连她这个每天看到的人,都看不够,更何况路人。

五年前,她在和那个牛郎有过一夜,又被未婚夫和妹妹背叛之后,就伤心绝望的出国了。

她在国外念书,两个月后,竟然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

她当时万念俱灰,痛苦万分,她没想过她竟然会怀上一个牛郎的孩子。

她本来想打掉孩子,结果医生说她怀了一对稀有的龙凤胎,再加上她的体质不好,如果打掉很难再怀孕。

所以她咬了咬牙,就把孩子生下来了。

结果生出这么一对高智商,又容貌惊人的萌宝宝,也算弥补了她的伤痛。

她想,那个牛郎肯定长得很帅,不然她们的孩子也不会这么的绝色。

就在这时,粉丝们已经朝她们围拢了过来。

粉丝们凑近一看。

哇,这两个宝宝长得比模特还漂亮。

哥哥身上穿着一套帅气的格纹小西装,他皮肤雪白,唇红齿白,眉目如画,眼睛又黑又亮,那眼睫毛又卷又翘,像一排水晶刷子似的,那小鼻子又立又挺,红唇绯薄晶莹,像樱花绽放,简直帅得惊为天人。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像见惯了大场面似的,一点也不怯场,样子十分淡定。他戴着那黑色的墨镜,气场显得十分强大,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的孩子。

他的爹地,应该也很不一般。

而妹妹,那皮肤更是白得吹弹可破,她有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卷发,是妈咪给她特意卷过的,长发整齐的铺在背后,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似的。

她有一双澄亮澄亮的大眼睛,像宝石一样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头上戴着一条宝蓝色的束发带,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公主裙,那裙子上的水钻闪闪发光,把她衬得像个下凡的小仙女。

而她们的妈妈,雪白的皮肤,黑色的长裙,细腰,绯红的唇,倾国倾城,一看就是个极品大美人。

“哇,好可爱的小萌宝,我也好想生一对这样的龙凤胎。”

“想生,你得有人家的基因啊,你看人家的妈咪多漂亮,她该不会是哪个大明星吧?”

“应该不是,我没在网上见过她,不过从今天开始,她们要火了。”

这样的小萌宝,一传到网上去,绝对一天就能够火遍全国。

看到这群女粉丝挡在前面,江小白忍不住上前,仰起小脸,对她们甜甜的一笑,“漂亮姐姐们,麻烦你们让一让,我们要走了。”

天哪!

好会说话的小暖男!

这话听得少女们心花怒放,十分高兴。

第5章 他的私生子?

就在这时,那机场的出口处,正走出来一个身材颖长,扮扮时尚帅气,戴着一只墨镜的大帅哥。

霍屿森虽然戴着墨镜,不过走路还是躲躲藏藏的,生怕被热情的粉丝们扑在地上。

只是平时,他还没出机场,就被一堆女粉丝盯住了。

而今天,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接机,真是奇怪。

突然,他看到一群手上扬着“霍屿森”牌子的女孩子,正拿着手机对着一对萌宝狂拍。

嘴里还喊着“萌化了,好可爱,好漂亮”之类的话。

他顿时石化在那里。

他堂堂一个大明星,魅力竟然还没有一对萌宝大?

他倒要看看,这是一对什么样的宝宝。

他迅速摘下墨镜,眯起眼睛,定睛一看!

天哪!

这两个萌宝宝怎么长得跟他大哥一模一样?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尤其是那个男宝宝,那举手投足间尽是大哥的风范,要说他不是大哥的孩子,都没人信。

等等。

这两个萌宝也有点像他,这让他的心突然雀跃起来,要是这两个孩子是他的就好了。

他赶紧看向萌宝身边的那个女人。

他顿时一脸失望的摇了摇头,这个女人十分的陌生,他不记得他有交过这样的女朋友。

所以,这两个萌宝有可能是大哥的吗?

他赶紧拨通了大哥的电话,握着手机一脸神秘的说:“大哥,你说,你在外面是不是有私生子?”

霍景琛听到这话,眉锋顿时冷冷的狞了起来,“霍屿森,你找死?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可没有胡说,我在机场看到有一对龙凤胎,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你什么时候背着我们在外面乱搞了?”霍屿森是一脸的无辜。

那两个孩子真的和大哥很像,他真的没胡说。

手机那头传来霍景琛冷如阎王的声音,“我不可能有私生子,你弄错了。”

“不可能吗?也许是长得像吧,毕竟这个世界长得像的人太多了。”霍屿森说着,又道,“等等,我拍个照片给你看,你们真的长得很像。”

等霍屿森打开相机,准备给那对萌宝拍照片时.

突然发现,他们已经上车离开了。

他想上前追她们,却被一群粉丝拦住。

粉丝们一看到他,顿时激动的朝他一拥而上,他再想追那辆车,却是有心无力,只得眼睁睁的看车开走。

-

霍景琛懒得搭理霍屿森,冷冷的挂掉了电话。

这几年来,他连一个女人都没碰过,哪来的私生子?

还是龙凤胎。

突然,他的眉心不可抑止的跳动了起来,心脏也跟着跳动。

他的确在五年前碰过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不是叫江若雪吗?

当时包房太黑,他看不清她的样子。

后面他派人查时,有人说,他亲眼看到808号包房的一个女人,闯进了他的888号房。

他查过,当晚在808订房的人,就是江若雪。

后面他找了这个女人,一看到江若雪的气质,他就不喜欢,觉得她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还好江若雪不知道那个“牛郎”是他,不然他一定会被她纠缠。

但看在她当初是第一次的份上,他在暗中把她捧成了娱乐圈一姐的位置,也算对她的补偿。

所以,他绝不相信那一对萌宝是他的孩子,因为江若雪就没怀过孕。

第6章 好霸气的大楼

出租车上,江可心看着自己的一对萌宝,恍若在做梦似的。

五年了。

她从来没想过,会带着这一对萌宝回国。

要不是爷爷病重,她也不会回来。

在这个城市,她唯一的牵挂和顾念,也只有爷爷。

但她现在,不能带孩子们去看爷爷,因为她怕两个孩子让江若雪和继母汪美云看见,怕继母和继妹会伤害他们。

因为按现在的情况来说,江若雪没有孩子,她的一对萌宝,很有可能是江家的继承人。

这样的话,孩子肯定会成为江若雪的眼中钉。

“妈咪,我们今晚是住干妈家么?”江小白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问江可心。

江可心宠爱的摸了摸他的头,“是的,等下到了干妈家,你们要听话哦。”

“放心吧妈咪,我们会乖乖的。”江小白的智商很高,人又腹黑,是个鬼精灵,根本不需要担心他在礼仪方面的问题。

就在这时,江可心怀里的江小雪突然望着一栋摩天大楼惊呼起来,“妈咪,你看,这栋大楼好高哦,好霸气,这栋楼很值钱吧?”

江可心忍不住点了点江小雪的小鼻子,“你这个小财迷。”

说完,她看了一眼那摩天大楼,只见这大楼外形像一只玉米,高耸入云,装修得金碧辉煌,它应该是B市最高的大楼,在大楼边上,还有几幢副楼,副楼烘托着主楼,衬得这幢大楼宏伟壮观,独树一帜,它霸气的俯视着众人,仿佛是一幢王者建筑,豪气奢华,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

这时,江小雪又指着挂在大楼上面的一幅美女广告牌道:“妈咪,你看那个姐姐,长得好漂亮,她是不是大明星?”

江可心抬眼一看。

在看到巨型横幅上面正拿着一瓶香水闻的美人时,心中血液沸腾,怒气上涌,恨意横生。

竟然是江若雪。

其实她在国外时就知道,江若雪现在已经是国内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她现在很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拥有一大票忠实粉丝。

才短短的五年,她就从一个三流学校的学生,变成了炙手可热的大明星。

听说,江若雪得来的这一切,都与背后捧她的那个超强金主有关。

也只有具备绝对实力的男人,才能把演技渣渣,作风不良的江若雪捧成这样。

那个男人,应该不是陆奕辰吧?

-

下午的时候,江可心带着两个萌宝到了好友叶仙蕙的公寓。

叶仙蕙是她以前最好的朋友,现在是一名明星的私人助理。

江可心按门铃的时候,叶仙蕙正系着围裙,在厨房做菜。

一听到门铃响,她就激动的扔下锅盖,飞奔过去开门,由于她跑得太激动,导致她的一只拖鞋都飞到了沙发上。

“哇,可心,还有我的两个小宝贝,我想死你们了,你们终于到了,来,让干妈抱抱。”叶仙蕙说完,激动的蹲下了身子,把两个小宝贝抱在了怀中。

江小白朝叶仙蕙嘿嘿一笑,样子聪明又懂事,“干妈好,我们也想你了。”

江小雪见状,赶紧挡到江小白面前,朝叶仙蕙甜甜的一笑,“干妈,我饿了,我想吃你做的披萨。”

第7章 不要试管我要爹地

叶仙蕙宠溺的摸了摸江小雪的头,“没问题,干妈早就做好了,就等你们来开动。以后你们想吃什么,干妈就帮你们做什么。”

叶仙蕙这几年经常借着和明星出差的机会,去M国看望江可心和一对干儿女,所以和孩子们感情很好。

江可心看到她这么宠孩子,不由得摇了摇头,“仙蕙,你别太宠她们了,把她们都宠坏了。”

“孩子爱吃东西,这有什么关系,只要我有时间,我都愿意为她们做,毕竟她们长得太可爱了。况且,你一个人带她们很辛苦,她们的爹地也不在……”

说到这里,叶仙蕙迅速的停了下来。

她知道江可心不喜欢提到那个男人,为了不让可心伤心难过,她赶紧去帮她放皮箱,假装没说过这句话。

两个孩子平时最思念自已的爹地,但妈咪总不让他们提,现在干妈一提出来,他俩像有默契似的,围到江可心身边,嘟起小嘴,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江小白瘪着小嘴巴,一脸委屈的说,“妈咪,我们的爹地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好想爹地。”

“就是,萌萌她们都有爹地疼,她们的爹地宠她们,爱她们,为什么就我们没有爹地?平时在幼儿园,人家都嘲笑我们是没有爹地的野孩子,呜呜,妈咪,我们的爹地到底在哪里,他忍心看我们受苦吗……”江小雪揉着眼眶,眼泪啪嗒啪嗒的流了下来。

萌萌是她在幼稚园的好朋友,有爹地妈咪疼,可幸福了。

她本来是装哭,可是一想到人家都有爹地疼,就她们没有,她就难过得真的哭了。

看到两个小宝贝可怜的模样,江可心也是十分的难受,她心疼得厉害。

叶仙蕙也赶紧抱住江小雪,“傻孩子,你妈咪不是说过,你们是她买别人的精子,用试管生出来的吗?所以你们没有爹地很正常。就算没有爹地,也有妈咪和干妈疼你们呀。”

江小雪一听,顿时激动的大哭起来,那一双乌黑的眼睛扑闪扑闪的,“我才不要试管当我的爹地,我要有血有肉,高大帅气的男人当我的爹地,萌萌的爹地就很帅,他还给萌萌买了一辆拉风的卡丁车。而我,奢望爹地给我买一个披萨都不行,为什么我们的命那么苦。”

江可心原本正沉浸在悲伤之中,突然听到披萨二字,嘴角忍不住勾了勾。

这个宝贝女儿,说这种话都还惦记着吃,真是个小吃货。

可看到两个宝贝好奇的样子,她突然觉得,孩子们长大了,有自己的思维了,她不能再拿那套试管的理由欺骗他们。

况且,一个活生生的爹地,会让她们有所期待,总比以为是冰冷的试管,毫无期待的强。

当年她没有告诉他们真相,只是觉得那男人的身份让她羞于启齿。

她总不能告诉孩子们,他们的爹地是个牛郎吧,这样会让孩子觉得丢脸,会损害孩子的自信。

想到这里,她轻咳了一声,正色道:“好,我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不是试管生出来的。你们有爹地,只是,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第8章 爹地是英雄

“什么?”三人同时震惊的望着江可心。

叶仙蕙:“她们真不是试管婴儿?居然真的有男人存在,可心,你居然连我都骗,你讨厌啦。”

她一直以为,这两个娃是江可心用试管做出来的,而且是购买的最优质的好精子,才能生出这么完美的宝贝来。

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男人的。

江可心窘着一张脸点头,“五年前,在帝豪酒吧,我妹妹给我下药,想让混混毁我的清白,结果我打晕了那个混混,稀里湖涂的跑进了一个房间。当时我被下了药,浑身难受,是……是那个房间的一个男人救了我,但是天还没亮我就走了,所以我不知道他是谁。”

“救了你?”叶仙蕙发现自己的脑容量有些不够。

江可心赶紧点头,“嗯,是他救了我,他解了我的毒,所以我才和他有了两个宝贝。只是,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当时房间里太黑,我们又没开灯,后面我走得急,也没看清他……”

越解释,江可心的头埋得越低。

天哪,要她怎么和孩子们解释那牛郎“救”她的事?

这太少儿不宜了。

她当年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没开灯,第二天她更是不敢看他,还留下一百块就跑了。

这下,叶仙蕙的眼睛猛地一眨,她算是懂这个救的意思了。

江小白一听,双眼顿时燃着激动的火花,“妈咪,爹地救了你,这么说,他不是试管,而是英雄?他比萌萌的爹地还要厉害。”

江小雪也附和着点头,“我就知道我们的爹地不一般,他是superman,是超级英雄,他救了我们的妈咪。”

江小白赶紧点头,他捏了捏拳头,小小的手充满了力量。

他一定要找到自己的英雄爹地,让妈咪过上幸福的生活。

看到宝贝们如此欢呼雀跃,江可心额头冒起了三条黑线。

牛郎居然变成了他们口中的救人英雄,这样也好,让他们有一个英雄爹地的期待,有助于他们竖立健康的世界观,总比知道自己爹地是牛郎好。

江可心心里一口一个牛郎的,却不知道。

在这时候,霍氏总部大厦88层的一间豪华总裁室里,某个正在看资料的男人,突然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今天怎么回事,有人在咒他吗?

怎么老是打喷嚏?

-

第二天一早,江可心把孩子托给叶仙蕙照顾后,就直奔江家而去,去看爷爷了。

爷爷病重的消息还是父亲江华打电话告诉她的。

父亲说,爷爷不喜欢医院的环境,他们就把他接回家,派看护专门在家里照顾他。

所以一大早,江可心就到了江家老宅,城南的一栋别墅区。

一改往日对她的冷漠,这一次,江华和汪美云居然假惺惺的迎接江可心进去,还给她端来一杯茶。

“可心,欢迎你回来,五年不见,你长得越来越漂亮了。”看到模样大变的江可心,汪美云眼里射出一道浓浓的嫉妒。

和江可心那白得发光的皮肤比起来,她的女儿因为抽烟喝酒、熬夜乱搞等,把皮肤搞得一团糟,她怎么能不嫉妒。

“爸爸,阿姨,爷爷呢?”江可心没和虚伪的汪美云废话,往楼上看了看。

 
大家都说霍少权势滔天、高冷神秘,一转眼就把妻子宠成了公主。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294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