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婚姻,乔唯一做梦也没有想到老公会背叛自己,当她亲眼看见那真实的一幕,她才知道自己的婚姻早已经糜烂不堪。

五年婚姻,乔唯一做梦也没有想到老公会背叛自己,当她亲眼看见那真实的一幕,她才知道自己的婚姻早已经糜烂不堪。

第1章

黑暗中暧昧的声音是那样的清晰,这次乔唯一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的确是老公林嘉诚的声音。

林嘉诚竟然带女人回家来在她眼皮下做这样的事情?

乔唯一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她赤着脚跌跌撞撞的直奔楼下。

暧昧的声音越来越清晰,竟然是从楼下的客房里传出来的。

客房里住着从外地回来的闺蜜孙晓晓,林嘉诚和孙晓晓?这怎么可能?

乔唯一脚步一缓,有些不可思议的停下脚步。

那种声音越发的大了,响雷似的在她耳边震响,乔唯一再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猛地冲向客房,重重一脚踢在了门上。

失去理智的乔唯一忘记了自己没有穿鞋,一脚踢在门上,脚底钻心的疼,

她痛叫一声,捂住脚蹲在了地上。

好疼!真的好疼啊!

眼泪从眼眶滑落,一只手从身后落在她的肩膀上,温和带着磁力的的声音响起:“唯一?你深更半夜不睡觉蹲在这里干什么?”

乔唯一猛地转过头,看见老公林嘉诚站在身后关切的看着她。

“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参加应酬回来啊?你不记得了?”林嘉诚看她的目光温柔如昔。目光落在她光裸的脚上,瞳孔一下子收缩了,“你的脚怎么流血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乔唯一目光落在林嘉诚身上,他穿戴整齐,还是晚上出门参加应酬时候的打扮。

这样的林嘉诚怎么也不可能分/身在客房里和闺蜜孙晓晓在一起啊?

乔唯一有些懵,难道刚刚她幻听了?

这当口孙晓晓打开了门,她揉着眼睛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唯一,嘉诚,可是有什么事情?”

林嘉诚伸手把乔唯一从地上抱起来,“唯一的脚受伤了,你赶快去拿药箱来。”

客厅里灯光明亮,乔唯一坐在沙发上面,林嘉诚半跪在地上给她受伤的脚上药。

一边上药一边埋怨她,“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把脚弄成这个样子了?”

脚上钻心的疼,可是乔唯一的思维却不再疼痛上面,她还在想刚刚的事情,她确定自己脑子正常,那些暧昧的声音她明明听得清清楚楚,可是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幻听?

她目光从给她擦药的林嘉诚身上转到孙晓晓身上孙晓晓穿着卡通睡衣,大概起床匆忙,胸前的睡衣的纽扣都没有扣好。

从乔唯一这个角度看过去,竟然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她胸前呼之欲出的白嫩。

孙晓晓竟然没有穿内衣!重要的不是她没有穿内衣,而是她白嫩的两团中间竟然种着几个新鲜的草莓。

第2章

那鲜红的草莓让乔唯一脑子里嗡的一声,她不是未经人事,很清楚那个草莓印是什么意思。

而现在,刚刚听过暧昧声音后孙晓晓的胸前竟然也有这样的痕迹,说明什么?

刚刚的事情的确是真实发生的!

林嘉诚的确背着她和孙晓晓搞在一起了!

只是为什么他会穿戴整齐的出现在自己身后?

难道他会分/身术?

不可能!孙晓晓是自己的闺蜜呀?两人无话不说,行同姐妹,而且她才刚刚谈了一个男朋友,今天晚上她还和他们一起吃了晚餐,她怎么可能和林嘉诚搞在一起?

她胸口的草莓印也许是她男朋友种下的,仅此而已!

乔唯一强迫自己稳定心神,林嘉诚已经帮她擦好了药膏,他目光半丝也不再孙晓晓身上,只是关注的看着乔唯一,眼睛里都是宠溺神情,“老婆,我抱你上去!”

当着孙晓晓的面他抱起乔唯一上了楼,把乔唯一放在床上,温柔的给她盖上被子。

“老婆,今天晚上没有喝牛奶吧?我就知道我不在家你就不爱惜自己,你先躺一下,我去给你热杯牛奶。”

这两年来每天晚上林嘉诚都会亲自给她热一杯牛奶,风雨无阻,乔唯一看着他关切的眼神心里莫名的觉得自己想太多了,林嘉诚对她那么好,那么体贴,她怎么可以怀疑他对自己不忠?

喝了林嘉诚端上来的牛奶,乔唯一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看她睡着了林嘉诚轻轻的喊了两声,“老婆!老婆!”

乔唯一睡得很沉,一点反应都没有,林嘉诚又在床边站了一会这才起身离开了卧室。

他大步下楼,走到一楼客房门口推开门闪身走了进去,房间里孙晓晓正靠在床头拿着手机把玩,看见林嘉诚进来放下手机从床上跳起来就扑到了林嘉城的怀里,“可想死我了!”

林嘉诚一把推开她,“谁让你到这里来的?”

孙晓晓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质问自己,有些懵了,愣了一会才回答,“我想你了,就回来看看你……”

“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回来的吗?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啊?”

林嘉诚有些怒了,声音越发的严厉了几分,“你知不知道你擅自回来的后果有多严重?要是被她发现,我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孙晓晓被林嘉诚外调出去已经有两个多月了,从前呆在江城的时候她三天两头和林嘉城去酒店开房,俨然夫妻一样,可是调出去后就没可以这样方便了。

思念是一剂毒药,孙晓晓想林嘉诚都要疯了,打电话林嘉诚一直以很忙来应付,乔唯一又那么漂亮,她担心林嘉诚会变心所有才找借口回来看看。

她想过林嘉诚看见自己出现在他家里的惊讶,以为他会和从前一样对自己柔情蜜意,倒是没有想过他会不高兴。

心里一沉,她尖着嗓子,“发现就发现,反正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了,乔唯一对你也没有多大用处,而且她还不会生育,你留着她干什么?”

“糊涂,乔唯一后面可是站着乔政纲,乔家亿万家产,我和他比不过九牛一毛而已?”

“可是我看乔政纲这些年对乔唯一不理不睬,已经不把她当回事了,你这样小心恐怕也不会再有什么好处了,还不如直接捅破这层窗户纸,和她离婚,反正我们现在该拥有的都拥有了!”

这话让林嘉诚脸色突然一沉,“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在乔唯一面前做了什么了?”

第3章

“我……我哪有!”孙晓晓脸上带了一丝不自然的神色。

“在别人家做客不穿内衣,你当女主人是傻瓜?也只有唯一单纯,要换别人早就怀疑上了!”林嘉诚盯着孙晓晓果露的胸,声音带了一丝严厉。

“孙晓晓,我可告诉你,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可不要破坏我的好事情!”

这话让孙晓晓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女人的心是非常敏感的,乔唯一长得那么美,林嘉诚不会是日久生情移情别恋了吧?

“嘉诚,你什么意思?爱上乔唯一嫌弃我了?”

“怎么可能?你别胡说!”

“我胡说?我问你这段时间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信息?”

“我那不是忙吗?信息容易被发现,我为了安全也不敢回啊?”

“真是这样?”孙晓晓可不相信,“嘉诚,我可提醒你,你有今天虽然离不开乔唯一,但是如果不是我当初为你谋划,你是无论如何都走不到这一步的,你要是想过河拆桥,就不要怪我!”

“怎么会呢?晓晓,我爱的人是你,一直是你呀?放心,我不会背叛我们的爱情的!”林嘉城也觉得自己刚刚的态度太粗暴了,伸手把孙晓晓拉入怀里。

大手从她睡衣里伸了进去握住了两团丰盈,三下两下后孙晓晓的呼吸急促起来。

主动贴上了林嘉城,两人搂着狂吻了一阵,林嘉城很自然的把孙晓晓按倒在了床上。

正准备大干一场,孙晓晓突然喘着气推开了他:“嘉诚,不要!”

“为什么不要?我想!”林嘉城一开始只是为了安抚孙晓晓,可是几下撩拨后也控制不住了,乔唯一身体不好,一年他也做不了几次,孙晓晓不一样,身体好,在床上还特别的浪,他没有必要委屈自己。

“你不能碰我,我怕伤了孩子!”

“孩子?”林嘉城愣了一下,“你怀孕了?”

“对,我怀孕了,已经两个月了。这次回来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的。嘉诚,我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林嘉城既惊喜又意外,他是从农村考到城市的凤凰男,老家重男轻女的观念还特别重,乔唯身体不好,自从几年前流产后就没有怀孕过,他父母早已经在他面前说了乔唯一不少不好听的话,只是他有所图一直压着父母。

现在听说孙晓晓怀孕了,心情一下子高兴到极点,“这太好了!要是男孩就更好了!”

“嘉诚,放心吧,就算她不是男孩,我也一定会给你生一个男孩的!”

林嘉城抱着孙晓晓转了一圈,“晓晓,我要奖赏你!你想要什么?”

“我要回来,嘉诚,我要回来呆在你的身旁,我要和你日夜厮守!”

“这……就怕她会发现……”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我花钱找了一个男人伪装我男友,乔唯一那个傻瓜,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察觉,以后也不会察觉的!我保证!”

孙晓晓压低声音把自己的计划和林嘉城说了一遍,林嘉城不由得竖起大拇指,“好,还是晓晓你聪明!”

“那你是同意了?”

“我能不同意吗?你这个计划可以说是万无一失啊!”林嘉城手又开始不老实,“晓晓,我也想你了,今天晚上让我爽一下吧。”

“不是告诉你不能碰我的吗?会伤到孩子。”

“你可以用这个!”林嘉城伸手在她唇上点了一下,孙晓晓会意,马上蹲下/身,很快客房里响起林嘉城的喘/息声。

第4章

乔唯一做梦也想不到这样肮脏的一幕会在她家里上演,喝了那杯牛奶后她睡得非常沉,早上是林嘉城叫醒她的。

“老婆,起来吃早餐了!”

吃过早饭后林嘉城送乔唯一去的公司,每次林嘉城送乔唯一上班,公司里的小姑娘都会叽叽喳喳的议论一番,羡慕她找到这么帅气又有才华的好老公。

听着小姑娘们的议论,乔唯一心里甜蜜蜜的,唯一觉得她嫁给林嘉城是命运给她的眷顾,虽然林嘉城出身不好,可是他上进,这些年从一无所有变成了精英人士已经很了不起了。

最最要紧的是他对自己真的非常好,她不能生育,林嘉城一句不好听的话都没有说过。

他说不要孩子,只要她。

为了防止公公婆婆对乔唯一说不好听的话,他还去抱养了一个孩子回来。

现在他们抱养的孩子已经四岁了,长得非常漂亮健康,乔唯一给她取名叫妞妞。

孩子的到来缓和了公公婆婆对她的不满,他们很喜欢妞妞,妞妞经常被公公婆婆带回家住。

乔唯一对自己的生活非常满足,谁说富家千金嫁给凤凰男生活就会不圆满,她这不是一个活生生的圆满幸福例子吗?

乔唯一坐在办公室开始工作,一张图纸刚画了一半,高总的电话过来了,“唯一,你赶快准备一下,我们去见一个重要客户!”

在高总这边上班好几年,高总一直对乔唯一非常照顾,她大学时候学的设计,自小娇生惯养没有吃过半点苦,后来坚持要嫁给林嘉城这个凤凰男后又和父母决裂。

那时候的日子真的是一言难尽,为了和林嘉城继续爱情,她开始四处找工作,是高总收留了她。

她从什么都不会变成公司独当一面的人离不开高总的栽培,对高总这个老板乔唯一是非常非常的敬重的。

她收拾了一下跟着高总出了门,他们去的是市内的希尔顿大酒店。

高总在去的路上告诉乔唯一,今天见面的客户叫陆离,是个海归天才设计师。

也是陆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高总告诉乔唯一,陆离脾气古怪,他求见了许多次都被拒绝了,所以这次答应见面非常不容易,让乔唯一待会见面的时候注意一些。

乔唯一自然满口答应,她和高总到达酒店等了好一会都没有看到陆离人出现。

高总有些着急,“陆离为人非常守时,今天是怎么回事啊?”

乔唯一猜测道:“也许是故意拿乔,你不是说他不轻易答应见人吗?”

“应该不是吧?”高总给陆离打电话,却无法接通,两人一直在酒店等到中午,陆离人不见电话也没有一个。

高总下午还有事情,看陆离放了他们几个小时的鸽子没有出现,猜测陆离今天不会出现了,不过也不敢保证,于是让乔唯一留下等候陆离,他先行离开了。

已经到中午了,乔唯一去了酒店的西餐厅吃午餐。

她今天胃口不是太好,一份牛排只吃了一半就放下了。

离开西餐厅,乔唯一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坐下来,继续等候陆离。

因为无聊她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看,刚翻了两页,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小心!”

乔唯一条件发生般的抬头看过去,见自己的老公林嘉城扶着闺蜜孙晓晓的腰出现在酒店大厅。

看见林嘉城和孙晓晓乔唯一愣了一下,心想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了孙晓晓是在林嘉城的分公司上班,两人来这里一定是有公事吧?

乔唯一所坐的位置摆放了一个屏风,从她这个角度可以看见林嘉城和孙晓晓,但是从孙晓晓和林嘉城的角度却看不到她。

她马上站起来,刚准备出声招呼他们,就见被林嘉城扶着的孙晓晓踮起脚尖,在林嘉城脸上亲了一口。

第5章

乔唯一如电击般呆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林嘉城扶孙晓晓的腰她可以理解为担心孙晓晓滑倒,可是孙晓晓在林嘉城脸上亲是什么道理?

乔唯一一时间又惊又怒了,脑子乱糟糟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孙晓晓和林嘉城亲密的进入了电梯。

她在原地站了好一会才缓过神了,急匆匆的直奔前台。

前台小姐看见乔唯一过来礼貌的笑了一下,“能帮您什么?”

“我想查一下这里有这位先生的入住信息吗?”乔唯一报出林嘉城的身份证号码。

在问前台小姐的时候乔唯一还抱了一丝幻想,认为自己多想了,一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可是前台小姐的回答打碎了她的幻想,“这位先生的确是这里的客人,不过出于对客人的保密,我不能告诉您他的房间号,请谅解!”

林嘉城在这里有家,可是他却在酒店开房,而且还带着自己的好闺蜜孙晓晓一起过来,两人还这么亲密。

昨天晚上听见的叫声事情再一次从脑海里划过。

孙晓晓和林嘉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这个结论让她痛苦到极致,前台看她的目光带着审视,乔唯一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笑话。

她没有勇气再留在前台面对前台小姐的目光,跌跌撞撞的出了酒店,再酒店门口她给朋友张萌萌打了电话。

半小时后张萌萌风风火火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看见乔唯一就问:“怎么回事?你不上班叫我来这里干什么?”

乔唯一苦笑一下,“萌萌,我刚刚看见了孙晓晓和林嘉城,他们俩很亲密的出现再这里,我去问了前台,他们再这里开了房间。”

“这……我们去车上说。”张萌萌没有像往常一样破口大骂,也没有露出惊讶的样子,拉着乔唯一上了她的车,“唯一,其实这件事我闷再心里很长时间了,一直想告诉你,可是每次都被你打断了。”

这话让乔唯一看向她,“你什么时候和我说过这个?”

“我让你防一下孙晓晓,你是怎么回答我的?”张萌萌反问。

乔唯一愣了一下,印象里张萌萌的确和自己说过让自己防着孙晓晓,说她看林嘉城的目光不正常,那时候她满不在乎,完全不相信,一直以为张萌萌是太小心了,而现在。

乔唯一苦笑揉揉头,“我现在脑子很乱,完全记不清楚从前发生的事情了。”

“唯一,其实孙晓晓和林嘉城的事情我早就看出不对了。他们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据我的观察四年前就应该在一起了!当时我提醒过你,你一点也不在意,我也很着急。”

“他们四年前就在一起了?这怎么可能?”乔唯一完全不敢相信。

张萌萌又叹口气,“这是真的,唯一,我和你是最好的朋友,看你单纯的相信林嘉城,又发现他和孙晓晓不正常,我担心你被这两个狗男女骗,于是找了人跟踪他们,得到了一些东西。”

张萌萌打开随身带着的包,拿出一叠资料,“这些东西我放在包里很长时间,一直不敢给你看,现在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瞒着你了。你自己看看吧!”

乔唯一拿起张萌萌递过来的资料扫了一眼,就看不下去了。

第6章

那资料上面密密麻麻记着的都是林嘉城和孙晓晓在酒店的开房记录。

她傻乎乎的在家做贤妻良母,可是她的老公和闺蜜却天天在一起鬼混。

乔唯一愤怒到极致,“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他一直说爱我的,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男人哄女人的话你也相信?”张萌萌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乔唯一,“唯一,你让我怎么说你,说你傻吧,你在工作上又那么聪明,说你精明你却连一句善意的谎言都看不穿。”

“我以为他和别人不一样!他对我那么好……”乔唯一想起林嘉城对自己的好,实在是无法相信他的背叛。

“没有什么不一样,男人这种生物都是靠下ban身考虑事情的,林嘉城又不是圣人,孙晓晓每天打扮得像个妖精,他不上钩才怪!”

张萌萌的话让乔唯一闭了闭眼睛,“我当初因为他老实可靠,不顾父母的反对坚决要嫁给他,为了他和父母决裂,现在他这样对我,太让我寒心了,还有孙晓晓……”

孙晓晓和林嘉城一样家庭环境不好,上大学时候她没有少帮衬她,就连毕业后她的工作也是乔唯一托人帮她找的。

她母亲尿毒症,要换肾,乔唯一二话不说就为她垫了钱,她这样掏心掏肺的对她,她是怎么对自己的?

gou引恩人的丈夫,这就是她对自己报答!

乔唯一紧紧的咬住了牙关,她好恨,绝不能这样放过他们!

看乔唯一的样子,张萌萌有些担心,乔唯一的性格她可是很了解,“唯一你别胡来,这事情闹大对你没有好处!”

乔唯一自然不会乱来,富家千金嫁给穷小子,最后穷小子摇身一变成了首席,然后包/养情/妇,还是她最好的闺蜜。

这样的新闻要是闹出来她脸上肯定是一点光彩都没有的,更别说她还有父母。

当初坚决反对她和林嘉城在一起的父母看见这个一定会非常非常心痛吧?

她不能让父母知道自己过得不好,不过也不能便宜这两个贱人,得想办法,一定要想办法!

张萌萌知道乔唯一现在心里不好过,她试着安慰乔唯一,“唯一,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你得想办法,不能被这两个贱人牵着鼻子走。”

“我知道要想办法,可是我现在脑子非常乱,简直是一团糟,除了恨我想不出任何办法来。”

看她这样张萌萌也很心疼,乔唯一平时上班可不是这副样子,她一直雷厉风行,做事果断,她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她这副无助可怜的样子。

张萌萌忍不住骂起来, “都说男人有钱就学坏,林嘉城这个贱人,从前还看不出来他是这种人,现在有钱后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唯一,我怀疑他当初追你就有目的。”

“有目的?什么目的?”乔唯一反问。

“林嘉城当初那么穷,可你却不一样,你是赫赫有名的富家千金,林嘉城追你要是一点私心都没有,打死我也不信。”

“不可能。”乔唯一下意识的反驳,“当初我为了和林嘉城结婚可是和父母断绝关系的,林嘉城取得现在的地位和我父母没有半点的关系。”

“真的没有半点关系吗?”张萌萌反问,“你可别忘记,林嘉城当初的开公司的启动资金是你偷偷问你母亲拿的。”

“那是我心甘情愿,和林嘉城没有半点的关系。”乔唯一反驳,当初林嘉城为了开公司四处借钱,可是到处碰壁。

她看他那么辛苦可怜,于是厚着脸皮去找了自己的母亲,虽然名义上断绝了关系,担心母亲怎么可能会不疼他,于是偷偷的给了她钱,她则把这笔钱给林嘉城做了启动资金。

“你还真是。”张萌萌无奈地看乔唯一一眼,“以你和林嘉城的关系,你在知道他把房子抵押出去后会悔袖手旁观吗?”

张萌萌的问题让乔唯一一下子愣住了,是啊,她在知道林嘉城如此捉襟见肘能袖手旁观吗?她喃喃的,“我只是不相信他会这么坏!”

“他都背着你出轨了,你还觉得他不坏,你的脑子到底装的什么东西?”张萌萌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这话让乔唯一一下子没有了声音,不管她再怎么为林嘉城开脱,林嘉城背着她出轨孙晓晓的确是不争的事实。

第7章

见乔唯一不说话,张萌萌又接着说,“这些年来你为这个家做的事情可不只是这一件!唯一,要不是因为你,林嘉城的公司一定不能够这么顺理的经营。”

乔唯一自然知道张萌萌的意思,当初林嘉城开公司可真不容易,他是有点本事,可是这个社会可不只是有点本事就能赚钱的。

为了能够让林嘉城的公司顺理发展,她私底下去求了好多人,那些人都是她父亲的朋友,正是因为有了这么多人脉,林嘉城才能够再众多创业者中脱颖而出。

只是虽然知道张萌萌说的是事实,可是内心里乔唯一无法承认林嘉城和自己在一起是另有目的的。

这得花费多少功夫,这人心思得有多深沉啊?毕竟不是一天两天,是好几年的谋划啊?

乔唯一不愿意把林嘉城想得这么坏,“萌萌,你是不是想多了?如果他真的另有目的,就应该再事业成功后离我而去,就应该在知道我不会生育后和我分手,可是他没有,为了和我在一起,他忍受了许多家庭的压力。”

“你还真是天直!”张萌萌见乔唯一不开窍急了,“你自己想想自己的身份,你是乔氏唯一的千金小姐,虽然和父母决裂,可是你是你爸妈唯一的女儿,林嘉城他敢对你不好吗?我告诉你,只要他敢对你不好,你爸就能让他一无所有的滚回老家去!”

乔唯一知道张萌萌说的也许是事实,可是她就是没有办法接受,林嘉城和她说的那些情话历历在目,他对自己的好也历历在目,只是他和孙晓晓的事情也是真的。

乔唯一心乱如麻,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张萌萌也知道这件事太突然,林嘉城又太会伪装,乔唯一现在在两难中,她放缓语气,“唯一,乔唯一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对谁无条件的好,夫妻也亦然,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要你多一个心眼,不要到时候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林嘉城会把我卖了吗?不!他不会,他说过要对我一辈子好,他说过一辈子不让我流泪,可是他为什么要出轨?”乔唯一喃喃自语。

张萌萌见乔唯一还是一脑子不开窍,叹气,“唯一,这个世界上不是爱情至上,你出身幸福,自然不知道钱的重要性,可是我懂,俗话说得好啊,有钱能使鬼推磨,唯一,对于有些人来说,钱才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没有钱很痛苦,可是他曾经对我那么好啊?我们已经过了最艰难的时候,为什么他还要这样对我?我真的想不明白啊!”

“也许是为了孩子吧?毕竟他是凤凰男,你也知道他父母对传宗接代的看中。”

“真的是这样吗?”

“我猜的,唯一,如果林嘉城真的是因为你不会生育才这样,你得留心了,他要是和孙晓晓有了孩子一切就不一样了,你必须掌握好家里的经济大权,不要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张萌萌的话让乔唯一一愣,她在高总的公司做高管有足够花的钱。

而且乔唯一这个人天生大条,对林嘉城除了生意上面照顾外,并未关注过他赚多少钱,所以林嘉城现在有多少钱乔唯一的确一无所知。

“我就知道。”张萌萌看她的样子无奈地笑,“唯一,做老婆做到你这份上我真替你难过,恐怕林嘉城现在有多少钱孙晓晓都比你清楚吧,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当心失财又失人。”

要是从前乔唯一一定会认为张萌萌有些小题大做了,可是现在她再也不敢这样想,“萌萌,你的意思是林嘉城背着我转移财产了?”

张萌萌瞪她,“难道你一点也没有往这方面怀疑吗?以孙晓晓的薪资,买车买房再买名牌包包首饰衣服,你不觉得奇怪吗?你该不会相信她的话以为那是她男朋友买的吧?你真是傻帽一个。”

五年婚姻,乔唯一做梦也没有想到老公会背叛自己,当她亲眼看见那真实的一幕,她才知道自己的婚姻早已经糜烂不堪。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