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绮彤惊愕地看着他,可他却连眼角的余光都不给一丝,就直接把离婚协议书扔了过来。

叶绮彤惊愕地看着他,可他却连眼角的余光都不给一丝,就直接把离婚协议书扔了过来。

第1章 挖走她的肾

“不!放开我!放开我!沈昊熙,我不同意手术,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医院的走廊里传来了凄厉的尖叫声,一个容颜精美的女子在两个肥胖护士的协持下,奋力地挣扎着。

冷冷的灯光倾泻下来,照在她尖瘦的小脸上,更显苍白。

此时,站在她面前的,是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刀削般的五官俊逸得让人惊叹,可全身散发的冷气,却足以让周围镀上寒霜。

男子走上前去,忽地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骨关节开始层层泛白:“事到如今,你还有脸反抗?一年前,害死了我妈妈和文文 ,如今又想致若珊于死地,叶绮彤,没想到你表面心存善良,实际上却如此蛇蝎心肠。”

叶绮彤被掐得脸色一片发紫,就连眼睛都开始翻白了,但她依旧执着地道:“不!我没有杀死你妈妈和文文,真的不是我,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

“相信你?你配吗?”沈昊熙猛得一甩,把她狠狠地撞击到旁边冰冷的墙壁上。

痛,瞬间袭遍了叶绮彤的全身,心像被人活活剜了出来似的,痛得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无视她的悲痛,沈昊熙对旁边的两名护士大声喝道:“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拉她进手术室。”

“是!”两名护士不敢怠慢,揪起那瘦小的身子就往手术室里拖去。

“放开我!放开我!”叶绮彤极力挣扎,却始终敌不过那两个人的钳制,最后,她愤怒道:“沈昊熙,你这个王八蛋,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放开我!放开我!”

话音未落,手术室的门已经关了起来。

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沈昊熙内心一阵烦躁。接着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从口袋里拿出香烟,开始一根一根地抽了起来。

平时很少抽烟,只有心情到了极为不佳的时候才会点上一两根,可是这次,他却一下子甩了满地的烟头。

手术室内,叶绮彤被人强行拉到了手术台旁,本以为会看到杜若珊躺上床上正在实施手术的样子,没想到她却一脸得意地坐了起来,高傲地对旁边的医生和护士道:“你们看,我猜得没错吧,我就知道昊熙一定会把她送进来救我的。”

“你……你们……”叶绮彤一下子傻眼了起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杜若珊,昊熙不是说你肾衰竭了吗?还要强行把我的肾移植给你,为什么现在你却全然没事?”

“哈哈哈哈!”杜若珊爽朗的笑声响了起来,接着跳下床铺一步一步向前走来:“如果我不这样说的话,他又怎么可能会紧张我?更不会因为紧张我而怨恨你!叶绮彤,你可别忘了,现在众人皆知是你故意把我推下楼的,所以才导致我肾严重受损而衰竭的。”

叶绮彤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了起来:“这么说,你一直都在骗我们!”

“没错!”杜若珊想也不想就一口答道,手术室的门是隔音的,即使说得再大声,外面的人也都不可能听得到。

叶绮彤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才稳住神情:“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第2章 变态的女人

“因为我喜欢啊!谁叫你这么让人讨厌霸着沈少奶奶的位置不放,既然我得不到这个宝座,当然也不会让你好过了。”

“所以你就诬蔑我推你下楼,然后让医生跟沈昊熙说我的肾跟你的匹配,所以抢走我的肾?”

“没错!”

叶绮彤气得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紧咬的牙齿发出了“咯咯”的响声:“你好卑鄙,我现在就要出去告诉昊熙!”

说完,她跌跌撞撞地往外走了几步。

然而杜若珊却道:“去啊,有本事你就把这一切告诉他,我倒想看看到时他是信我多下一点,还是信你多一点。”

此话一出,叶绮彤的脚步刹时间停了下来。

是啊,沈昊熙从来就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却对杜若珊的每一句深信不疑。如今,所有的医生护士都站在她的那边,恐怕到说了,只会让他觉得自己又往无辜的杜若珊身上泼脏水。

这个女人,太阴险了,自己是斗不过她的。

最后,她愤怒地转身道:“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把肾挖出来的!”说完,她急忙往外面跑去。

杜若珊一惊,马上大喝:“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一声令下,几个护士马上冲了过去,其中一个用脚向前一勾——

噗通!

叶绮彤重重地摔了下来,磕得头部一阵生疼。还没回过神,就被几个护士七手八脚地按压在手术台上。

“放开我!放开我!”她大声咆哮起来,多希望声音能传到外面,然后有人能冲进来就自己。

可是,手术室里回荡着杜若珊魔鬼般的笑声和护士逼迫自己就范的声音,除此之外,一切苍白!

从未有过的绝望袭上心头。杜若珊这时大声喝道:“麻醉师,你还愣着干嘛?不快点给她打麻药!”

麻醉师慌张地道:“是!杜小姐!”说完,他从旁边拿出针筒,并快速地吸上药水。

死亡的气息直逼过来,叶绮彤两眼瞪大,愤怒地盯着杜若珊:“放开我!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啪!!

杜若珊即时扬起手,狠狠地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岂有此理,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永远都下不了手术台?”

信!怎么可能会不信?

如今这里全都是她的人,只是她一声令下,那么自己便会死于术中,而且还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人于无形。

见她不语,杜若珊冷冷笑道:“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的,因为我还要你睁大眼睛看着我是怎样嫁给昊熙的,又是怎样把你轰出沈家,到时看到你生不如死的样子可是比现在一刀杀了你好玩多了。”

“变态!”叶绮彤双眼发红,身子瑟瑟发抖。

“变态?是啊!我就是个变态?但那又怎么样?你还是一样乖乖地屈服在我这个变态的手里。”杜若珊说完,再次大声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动手!”

“是!”几人应声,最终把叶绮彤的手脚捆绑了起来,死死地定在手术台。

最后麻醉针刺穿她的皮肤,药水注入身体,叶绮彤的意识很快就模糊了起来。

第3章 给我抽她的血

不!我不能就这样任由他们摆布,一定要反抗!一定要反抗!

潜意识不停地在她脑海里回旋,耳边也充斥着杜若珊狰狞的笑声。模糊中,她看到医生举起了手术刀,从自己腹部划了下去。可是,她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

最后,还是两眼一闭,晕过去了。

……

手术室外,沈昊熙的心情变得越来越烦乱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烦什么,医生说杜若珊的移植手术很安全,不会有任何风险的,可是……

难道自己的不安是因为叶绮彤吗?

不!不可能!

那个死不足惜的女人,就算她真的死在手术台又怎么样,那都是她罪有应得的。

打开烟盒,里面已经一片空荡,一地的香头告诉他今天真的烦乱到了极点!

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突然冲出了一名护士大声叫道:“不好了,不好了!”

“发生什么事了?”他一下子就从坐位上弹跳了起来。

护士一脸紧张地道:“沈总,杜小姐在手术过程中血压突然下降,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什么?血压下降?”沈昊熙双眼一皱,全身的温度都冷却了下来:“之前不是说手术万无一失,现在怎么会血压下降?”

“因为……因为……”护士抬眸看了他一眼,半天没有把话说完。

见她话里有话的样子,沈昊熙道:“有话不访直说!”

“是这样的,叶小姐因为不肯捐肾,所以被我们拉进去的时候强力反抗,不小心打翻了杜小姐的血浆!所以血浆不够……”

又是那个该死的女人!!

沈昊熙眉头不由自主地紧皱了一下:“既然血浆没了,那为什么不尽快去血库里拿来。”

“因为血库里这种血型的血浆恰好用完了。”

“医院里没有了,难道你们不可以到别的医院调过来吗?”沈昊熙再也忍不住怒吼了起来。声音在走道里久久回荡,引来旁人一阵侧目。

护士被他这么一吼,吓得脸都苍白了,但还是道:“已经派人去拿了,但恐怕也来不及了,如果十分钟内不能的输血进去,那么杜小姐一定会有生命危险!”

十分钟?

距离这里最近的医院就算不堵车,来回也要半个小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上哪去找一样的血型?

心口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连气都喘不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护士忽然提议道:“沈总,我有个提议不知道该不该讲?”

“什么该不该讲的?有话快说!”

“就是……如今跟杜小姐血型一样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叶小姐。”

叶绮彤?

听到这个名字,沈昊熙的眉头皱得更深起来,护士的意思是输她的血来救若珊?

见他不语,护士急忙改口道:“不过叶小姐现在的情况也是不适合输血的,所以,还是算了吧!”说完,她故意转过身,朝手术室里走去。

这时,沈昊熙突然道:“慢着!”

闻声,护士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沈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沈昊熙沉默了一会,最后把心一横道:“抽!给我抽叶绮彤的血给若珊!”

第4章 救的是小三

“可是这么做,我们并不敢保证得了叶小姐的安危。”

“不必管她的死活,我只在乎的是若珊能活下来。”

护士忙道:“好,既然这样,我们就按沈先生您的吩咐去做。不过在实施手术前,请你在协议书上签字。”说完,她把早早准备好的纸和笔递到了沈昊熙的面前。

看着上面的字体,沈昊熙的心像被千万重物压了下来似的,握笔之际,竟然有些犹豫了。但最后还是刷刷刷地把名字写了上去。

这一切都是叶绮彤造成的,她罪有应得。所以,她要为若珊的生命负责。

签完后,护士迅速转身走了进去,并把厚重的门关上。

沈昊熙继续在外面等候,时间也继续流逝,心情也继续烦躁。

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有两个护士经过,她们一边走一边聊天:“矣,你知不知道,我刚听小南说一号手术室里的病人啊,刚才出现了抽畜的现象。”

她们两个显然不知道外面站着的,就是一号手术室的家属,小声地议论着。

另一护士好奇道:“是吗?怎么会这样?”

“估计是抽血抽多了吧,本来她被摘掉一个肾就够虚了,没想到她的丈夫还要在她身上抽血救小三。也真够可怜的。”

“呵呵,这样的家属也有,那女人要是死了还好,至少得到解脱了。如果不死,也不知道继续面对这样的男人会有什么后果!”

“算了,别说那么多了,小心被人家家属听到。走吧走吧。”

两人说完,加快了脚步,匆匆离去了。

看着她们的背影,沈昊熙全身的温度变得冰凉起来。

叶绮彤真的出现抽畜现象吗?那她会有生命危险吗?

护士所说的话不停地在他脑海里回荡起来。忽然间,他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此时此刻心里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她能活下来!

一定要活下来!

……

三天后。

叶绮彤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惨白。此时的她,嘴唇像被大雨狠狠冲洗过一样,白得跟纸似的。

房间里一片安静,除了仪器的嘟嘟声外,四周一片死寂!

吱!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了,门外走进一抹纤细的身影,是杜若珊!

虽然她身上穿着一样的病服,却丝毫没有病态,阳光酒在她的脸上,折射出夺目的光芒,身后还跟着一条小狗。

“哟,终于舍得醒来了?我还以为你会长睡不起了呢?”

叶绮彤挣扎着坐起来,愤怒的眸子里跳动着火苗,却极力保持着平静:“杜若珊,你来这里干什么?该得到的你都已经得到了,难道还不肯放过我吗?”

“放过你?你都还没有死呢?我又怎么舍得放过你?”

“你……”叶绮彤身子一颤,紧握被子的手关节都泛白起来。

见她不语,杜若珊忽然从口袋里掏了个瓶子出来,得意地在她面前晃了晃道:“你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叶绮彤两眼紧紧盯着瓶子,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那是你的肾!”

什么?!

她身子猛然瑟缩了一下,脸色更加惨白起来。

第5章 拿肾去喂狗

肾?里面竟然装着自己的肾!这个疯女人,她到底想要怎么样?挖掉自己的肾不够,还要用它来刺激自己!

“怎么样?很伤心吧!活生生地被挖出来,结果却被我用福尔马林泡着,可怜啊!”杜若珊一边说,一边不停地晃动瓶子,里面传来的声音刺激着叶绮彤的每一条神筋,仿佛要把她给撕碎似的。

最后她扒掉手上的针头伸手就想把那瓶子抢过来:“王八蛋,你把它还给我!”

岂料杜若珊轻轻一闪,她便扑了个空,整个人摔在了地板上。

“还给你?你觉得现在还给你还有用吗?难不成你还想把它装回身子里去?哈哈哈!”

叶绮彤不语,紧咬着嘴唇全身抖得更加厉害起来。

接着,杜若珊转身对身后的小狗招了招手道:“来来来来,旺财,饿了没有,给你一道美味的佳肴。”说完,她把瓶子打开,将里面的肾脏倒了出来。

小狗一看到有肉,马上扑了上去,一把叼到嘴里,狠狠地撕咬着。

“乖,好好吃,慢慢吃,吃完了好补补身子。”

叶绮彤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白,漆黑的瞳孔仿佛无法聚焦一样,里面一片死灰。

最后她终于忍无可忍地爬了起来一把扑了上去:“杜若珊,我要杀了你!”

然而杜若珊却随手一推,将她狠狠地推倒在床边:“哼!都是个半死不活的人了,结果还这么嚣张,看来不给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厉害了。”说完,她伸出两手,一步一步朝前走来。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叶绮彤不安地往后挪了一步。

“想怎么样?当然是想你死啊,因为只有你死了,沈家少奶奶的位置才会是我的。”

叶绮彤冷笑一声:“哼!你做梦,这个位置我哪怕是坐穿坐烂,也不会把让给你。再说了,你以为昊熙对你好是因为喜欢你吗?那只不过是因为你心里装着文文的心脏而已,哦!不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文文的心脏根本就没有移植到你身上,正如我的肾一样,也没有移给你,你只不过利用沈昊熙对文文的爱,所以才想到利用那颗心脏来博取他的同情和疼惜。”

杜若珊的脸色不由自主地微变了一下,最后冷冷一笑:“看来你也不是那么笨嘛,没错!叶文文当初跟我抢昊熙,她就该死,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结果竟然让你当上了沈家少奶奶。看来我之前太小看你了。”

叶绮彤双眼一点一点泛红:“真是个有失心疯的女人,就算你骗过了沈昊熙,那也永远不可能得到他的心。因为你只不过是个代替品而已。”

啪!

一个耳光狠狠地甩了过去,被说中了痛处的杜若珊愤怒的五官几近扭屈起来:“真是个不知死活的贱货,敢诅咒我是不是?信不信我杀了你!”

说完,她一把上前,双手狠狠地掐住了叶绮彤的脖子。

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叶绮彤整个人都无法回过神来。死神再一次向自己走来,她甚至感到血液快要冲向脑袋,整个人都窒息了。

挣扎之余,她右手不小心碰到了一个花瓶,接着随手拿起,“嘭”得一声,狠狠地砸在了杜若珊的头上。

第6章 离婚?你作梦

“啊!”

尖锐的叫声传出了外面,杜若珊额头处流出了一片殷红的血液,刹时间,她马上大叫起来:“啊……血……来人啊……救命啊,叶绮彤要杀人啦!”

凄厉的尖叫声引起外面的注意,正好这个时候,房门“咚”得一声被推开了,一抹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沈昊熙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阴鹭的眼眸使得这里的一切变得更加寒冷。

“昊熙!”杜若珊二话不说,一把扑进了他的怀里,哭得梨花带泪:“叶绮彤要杀我,她要杀我!”

沈昊熙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双手轻轻搭在杜若珊的肩膀上,轻声安慰道:“乖,别哭!”

看着沈昊熙把杜若珊捧在手心关怀备至的样子,叶绮彤的心都拧了起来。

明明自己才是他的妻子,可他的柔情却全都给了另外一个女人。在他的眼里,自己真的这么不堪吗?

这时沈昊熙转过身来一声怒喝:“叶绮彤,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伤害若珊。”

叶绮彤苦笑一声:“沈昊熙,你能看到我对她的伤害,却始终没有发现她在我面前作威作福的样子。难道你就是这样当丈夫的吗?”

“丈夫?”沈昊熙冷冷一笑:“倘若不是因为文文,我又怎么可能会是你的丈夫?你当真以为拥有了沈少奶奶的头衔,我就会把你当成妻子看待吗?别作梦了!”

空气像灌满了玻璃渣子,连呼吸一下都觉得疼痛!

叶绮彤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可是,沈昊熙却无视她的痛苦,甚至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想给她,接着无情地道:“本来看在你救了若珊的份上,我打算迟点再跟你商量离事宜的,不过现在,已经不必等了,待会我会让下人把离婚协议书拿给你。”

离婚?他才刚刚挖走自己肾,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轰出沈家,是因为自己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吗?

叶绮彤再也忍不住咆哮起来:“你做梦,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

“你以为你不同意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沈昊熙的眼神透着浓浓的厌恶,看着她就像看着一堆发臭恶心的垃圾一样:“沈少奶奶的位置本来就不是你的。”

是啊!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叶文文的遗言,如今自己又怎么能阴差阳错的当上了少奶奶?

真是可悲又可笑!

见她不语,沈昊熙转头看向了杜若珊,原本扭屈的五官一下子变得温柔起来:“若珊,我们走吧,我带你去包扎一下伤口。”

杜若珊肩膀一耸一耸得,哭得更加我见犹怜起来。

就在他们走门口的时候,叶绮彤突然一声吼道:“沈昊熙,你他妈的王八蛋,被杜若珊当猴子一样玩弄于掌心却还把她当宝,告诉你,文文的心脏根本就没有移植到她的身上,你对她再好,文文也不可能感受得到。”

听了这话,沈昊熙脸色骤然大变,英挺的眉毛也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他这样子是因为相信自己所说的说,所以在震惊吗?

第7章 送进精神院

就在叶绮彤万分期待的情况下,沈昊熙却深吸一口气道:“叶绮彤,我看你是神筋错乱了吧,竟然在这里胡言乱语。”

“我没有胡言乱语,刚才杜若珊亲口跟我承认了的。”

这时杜若珊忙道:“叶绮彤,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如果文文的心脏没有移植到我身上,我保密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是啊,她这么说,无非就是挖个陷阱等着自己跳下去!是自己太傻了,竟然轻易地中了她的计。在杜若珊和自己之间,沈昊熙又怎么可能会选择相信自己呢?

果不其然!

沈昊熙两眼定定地看着她,忽然上前一步:“叶绮彤,我原本以为你只是卑鄙无耻而已,没想到造谣这样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看来是时候好好把你调教一下了。”

调教?

叶绮彤身子不由自主地踉跄了一下,倒退了两步:“你……你想干什么?”

沈昊熙没有回答,接着转头对着守在外面的两个保镖道:“来人,把她送去精神病院里去了。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可让她出来。”

“沈昊熙,你疯了!”叶绮彤整个人都惊呆了起来,一股深不见底的害怕袭上心头。

门外的人已经走了进来,一人一边把她给协持住。

一旁的杜若珊,嘴角勾起冷冷的笑意,却不忘假装同情道:“昊熙,这样不好吧,要知道她身上的伤还没好。”

“精神病院里一样可以养伤。”

“可这样对她是不是太残忍了?”

残忍?

沈昊熙眉毛紧紧地皱了一下:“这是她该受到的处罚,怨不得任何人!”

杜若珊这时轻轻一笑,把头轻轻贴在了他的胸膛上,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样:“昊熙,你对我真好!”

看着他们你侬我侬的样子,叶绮彤的心早已撕成碎片!

“放开我!放开我!”她奋力挣扎起来,伤口开始撕裂,不停地渗出血迹,但最疼的地方不是这里,而是那个叫心的位置。

这就是自己深爱的男人,这就是自己不惜一切代价去爱的男人,如今,他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亲手把自己送进精神病院。

可不管她怎么挣扎,最后还是被人强行拖了出去,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

青山医院的铁门锈迹斑斑,由此可见,已经成立好些年份了。

“咚!”

叶绮彤被人推进房间里面,身子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磕得一片生疼。

爬了起来,她跌跌撞撞地拍打着门板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可是,外面的人渐行渐远,仿佛没人听到她说的话一样。

寒冷的风从窗口籁籁灌了进来,冷得人直打哆嗦,绝望和无助袭上心头。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一个护士走了过来,肥胖的面容写满了厌恶与不耐烦:“叫叫叫,叫什么叫,都是个半死活的人了,还叫得这么大声。”

无视那样的眼神,叶绮彤激动得一把抓住她的手道:“护士小姐,请你放我出去,我根本就没有精神病!”

谁料护士想也不想就一把将她推开:“你说没有就没有啊,你证据证明你没病吗?”

“证……证据?”叶绮彤一听,马上傻眼了起来,自己本来就没病,为什么还要出示证据?

见她说不出话来,护士接着道:“来这里的人都说自己是没有病的,不想死的话你就给我乖乖的吃下这些药,别妨碍我工作,我还有很多病人要服侍呢。”说完,她把几颗白色的药丸摆放在前面,旁边还有一杯白开水。

叶绮彤全身的温度都冷却了下来,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这是什么药?”

第8章 强灌吃药

“还用说吗?当然是精神病的强效药啦!杜大小姐说了,你是精神病的重号患者,所以必须要吃强效药。”

岂有此理,这个女人真的要将自己赶尽杀绝才会满意。

叶绮彤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不!我不会吃的。”

护士眼中的鄙视更加浓烈起来:“真是个病得不轻的疯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既然你不肯乖乖听话,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说完,她一声喝下,外面马上走进了两名更加粗壮的护士。

她们两个向前冲了过来,一人一边钳住叶绮彤,强行把她按在床铺上。

“不要!放开我!放开我!” 叶绮彤刚一张嘴,就被护士强行把药塞进了嘴巴,最后捏着鼻子把水倒了进去。

“哇!”

好不容易终于可以呼吸了,可药片却全都吞了进去。

据说这种药有精神病的人吃了会变好,但没精神病的人吃了可就会精神分裂!

我不要变成疯子!我不要变成疯子!

叶绮彤愤力地挣扎着,伸手去扪喉咙想把药片吐出来,可扪了半天,除了水之外,她一个药丸都没吐出。

见状,三个护士满意地笑了起来,最后迈着高傲的步伐离去。

看着她们的背影,泪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叶绮彤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全身没力地倒在了地上,最后两眼一闭,晕过去了。

……

叶绮彤后来是被冷醒的!醒来的时候,还趴在地上。可刚醒来没多久又被护士灌了大把的药丸进肚里。

对于不听话的病人,她们多得办法喂药,久而久之,叶绮彤也就不再反抗了,因为她知道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顺从。

只是这么多的药吃进肚子里后,开始出现自言自语的现象,她知道这是吃药所致的结果。用不了多久,自己便会变成彻头彻尾的疯子。

日子一晃,大半个月过去了。

这天,院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睡睡睡!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睡得下去?”苏紫云打扮极为妖艳,保养得珠圆玉润的双手涂了鲜红的指甲油,大红大紫的衣服搭配着那夸张的妆容,显得极为风骚。

看到她,叶绮彤缓缓抬眸,有气无力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这里当然是看你死了没有啊?”苏紫云抿了抿朱红的嘴唇,尖锐的眼神比那些护士的还要恶厌三分。

叶绮彤心头微凉,把头转到了别处去。

见状,苏紫云即时叫了起来:“哎哟哟,我说错你了是吗?竟然敢摆出这样的脸色给我看?像你这样的贱骨头就是该死,当初若不是文文他爸执意把你从孤儿院领养回来跟文文作伴,你以为你现在能当上沈家少奶奶吗?结果你在沈家呆了那么久,一分钱都没拿回来向我报恩,如今还被人关在精神病院,真是个废物,当初还不如直接养条狗!”

无情的话语像把尖刀一样,一下一下地刺进叶绮彤的心脏,抬起头,她强忍着心中的痛意:“如果你来这里是为了羞辱我的话,那你就可以走了。”

“哎呀呀,你这是什么态度啊?赶我走是不是?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啊?你把自己当成女主人了?还是精神病发作了,以为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沈少奶奶?我呸!说到底也只不过是只丧家犬罢了,在我面前还拽什么拽?”

叶绮彤惊愕地看着他,可他却连眼角的余光都不给一丝,就直接把离婚协议书扔了过来。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9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