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被逐出了家族,一次意外,他发现在自己被驱逐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一桩惊天大阴谋……

楚风被逐出了家族,一次意外,他发现在自己被驱逐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一桩惊天大阴谋……

第1章 豪门弃少

轰!

木质的地板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一名模样还算清秀的青年男子以一个狼狈的姿势狠狠砸在地上,那因为被多次击打的脸,已经变得稍微有些淤青。

“哈哈哈哈……你看他摔得那样子,像不像一条死狗。”

“还楚家的少爷呢,我呸,垃圾一个!”

“这种人怎么配做楚家的少爷,难怪被人给赶了出来,活该!”

青年狼狈的模样,不出意外的引起了现场的骚动,能够聚集在这间练功房的人,不说是什么名门望族的人,但至少都出自比较有财势的家庭。

看到这个以往都不会拿正眼看自己的豪门大少出糗的模样,病态的心理让这些人心中别提有多么解气。

“楚风,你还行不行,不行的话就算了。”在这些人的嘲笑之中,一名穿着练功服,相貌俊朗的青年缓步走来,居高临下的站在这名狼狈的青年面前,嘴角扯起了一抹讥讽的弧度。

“继续!”叫楚风的青年咬了咬牙,强忍着疼痛爬起身来,摆出了一副迎战的姿势。

“真是不知死活,都被打成这样了,居然还敢继续。”

“那是你不懂,他现在完全已经走投无路了,前阵子还有人见过他在垃圾堆捡东西吃呢。柳少可是说过的,陪练半个小时就给他一万块钱,不到半个小时就认输的话,一毛钱都拿不到,你说他能不拼命?”

“真可怜,以前他还是楚家少爷的时候,那排场,那气焰,现在居然要靠挨打来赚两千块钱,我看的都有些于心不忍了呢。”

“活该,谁让他禽兽不如,居然想要冒犯自己嫂子的,这种人被打死都不值得同情。”

轰!

在这些人满怀恶意的议论关头,楚风又一次被对方狠狠击飞了出去。

轰!轰!轰!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现场完全是一面倒的局面,楚风一次狠过一次的频繁落地,不过虽然伤势在不断加重,但他却没有丝毫退怯的意思,每一次倒下之后都以最快的速度站起来迎战,那种决然,甚至让人感到有些害怕。

“好了楚风。”见楚风还要爬起来再战,柳少感觉背脊微微有些发寒,暗想这家伙简直疯了,打起架来完全不要命,他可不想跟这种疯子继续打下去,万一把他打死了自己也要惹一身骚,连忙阻止道:“今天就到这里吧,老吴,给他钱。”

随着他的话,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上前,将一扎百元大钞扔在了楚风的脚边,就好像在施舍一名乞丐,脸上满是鄙夷和不屑。

“谢了。”楚风不以为意的捡起地上的钱,在全场众人鄙夷的目光下,转身一瘸一拐的走出了练功室的大门。

“真丢人!苏影,你的命也真是够苦了,居然摊上了这么一个极品。”此时,在这间练功室的一个角落的椅子上,正并排坐着两位姿色绝丽的女子,让整个练功室都增色了不少。

其中的那名叫苏影的女人,此时穿着一身严肃的工作装,一张脸如千年寒冰一样毫无表情,但即便是这样,仍然掩饰不住她那绝美的容颜,她就像画中走出的仙子,五官、身段都让人无可挑剔,堪称是造物者的杰作。

而刚才说话的那名女子,却分外妖娆,一身得体的旗袍配合着高跟鞋,将高挑、丰韵的身段衬托得淋漓尽致,美丽之中有着几分让人动心的妩媚。

望着迈步离开的楚风,高跟鞋女子满脸嫌恶的蹙眉道:“你说苏爷爷当年怎么狠的下心来的,居然要把你嫁给这种窝囊的男人,这世上的男人都死光了吗。”

听了她的话,苏影轻叹了一声道:“你不懂的,我家老爷子是个老古板,他当年和楚家老爷子定下了这桩婚约,就算这个楚风再怎么不堪,他也不会主动去退婚的。”

“怎么能这样嘛,这不是把你往火坑里推嘛!”高跟鞋女子不满道:“离你们结婚的日子,已经不到半年了,难道你真要嫁给这种连自己嫂子都不放过的禽兽?”

“我当然不会嫁给他的。”苏影淡淡的从身上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这里有五十万块钱,菲菲,麻烦你帮我把它交给那个人,让他主动放弃这段婚约,如果他嫌少的话,我还可以再加一点。”

“对呀。”高跟鞋女子一听眼睛也亮了,“他现在这么缺钱,肯定不会拒绝的。这样一来的话,他自己主动退的婚,苏爷爷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还是你聪明。我马上就去办!”

……

楚风拖着到处都疼的身体走出了这套私人别墅,脸上却全是苦涩的笑容,“没想到我楚风也会有被人暴揍的一天,行,这笔账我记住了!”

说起来,他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久前他记得自己还在闭关练功,突然门派翻天覆地,好似发生了一场地震,又好像有强敌使用了什么大神通毁灭了门派,一道堪比太阳的强光闪过之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附身到了这个悲剧的豪门大少身上。当时这个豪门大少正在被那位柳少暴打,很可能当时已经被对方打死了,自己才有机会附身到他身上。

目前他接收的记忆还不完全,只记得这位大少跟自己一样也叫做楚风,是华夏国顶级豪门楚家的一位大少,不过好像已经在一年多以前,因为试图冒犯自己的嫂子被抓了个现行,而被逐出家门了。

自从被赶出来之后,背后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左右着他的生活,他找的工作,没有一份能够超过三天的,为了生活,他万般无奈之下,明知道这位柳少是打算羞辱自己才出钱让自己去做陪练的,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只恨这家伙的身体太废了,否则就算我现在还没开始修炼,凭借着以前的那些战斗经验,也不会如此被动。”楚风无奈的摇了摇头。

“楚风,你站住!”正想到这里,一道冷漠的女声突然在后面响了起来。

楚风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扭头一看,顿时见到一个长相不错的女人带着满脸厌恶的朝自己走了过来。

在记忆中搜索了一下,他很快认出了这个女人正是自己那个名义上的未婚妻苏影的闺蜜顾菲菲,他记得这个女人一向看自己不顺眼,她来找自己干什么?

顾菲菲冷冷的走到楚风面前站定,“楚风,你希望你这种人有点自知之明,以后不要再死缠着苏影不放了,你这种人根本配不上她。这张卡里有五十万块钱,你拿去花吧,不过拿了这笔钱之后,我希望你主动放弃跟苏影的婚约,能做到吗?”

第2章 妹妹

楚风瞠目结舌,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是代替苏影花钱来让自己主动退婚的,稍稍迟疑了一下问道:“是苏影让你来找我的?”

“你不用问是谁让我来的,只说答不答应就是了。”顾菲菲不耐烦的说道。

“她也真值钱啊,只值五十万吗?”楚风呵呵一笑道:“你回去告诉她吧,我楚风虽然落魄,虽然缺钱,但还没有穷到这种连骨气都不要的程度。这笔钱你拿回去给她,至于我跟她的婚约,不用她说,我也会去退掉的。”

“你……”顾菲菲呆了呆,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他恐怕是嫌钱少了,皱眉道:“你想要多少才肯退婚,你自己开个价吧。不过我劝你不要狮子大开口,苏影的公司现在情况也不好,能够拿出的现金并不多。”

“好,五十万我退婚。”楚风见她不肯相信自己并不要钱,也懒得跟她啰嗦,接过卡之后,便转身朝前方走了过去。

拿着卡走到一个拐角的地方,楚风顺手就将卡扔进了前面的一个垃圾桶里,嘴角噙着淡淡的冷笑,简直一点诚意都没有嘛,给了自己卡,却不告诉密码,这跟没给又有什么区别。

算了,反正这五十万自己也是不会要的,对方是忘记了还是虚伪,他都不会去在乎。更何况,他心里早就装进了一个人,苏影长得再漂亮,他也没有任何想法,能够跟她撇清关系,楚风反而还有一种解脱感。

扔了银行卡之后,楚风就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这里并不是他所熟悉中的那个世界,相比起自己那个世界来说,这个世界无论是科技、文化还是武术都要弱一大截,两者简直没有可比性,以这个世界的科技和稀薄的灵气来看,自己无论是想靠科技,还是武术回到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至少在短时间内是没有可能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自己估计还得找个落脚的地方才行。在记忆中搜寻了一番,楚风很快找到了这具身体原主人住所的位置。

不过当他正要赶去住所的时候,手机铃声却忽然间响了起来。看了下来电显示,上面显示是一位叫做邓医生的人打过来的。

“楚先生,你妹妹的病情已经拖延不得了,请问你的钱已经凑齐了吗?如果凑齐的话,马上来医院将相关费用缴纳清楚吧。”一按通接听键,电话那边便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楚风愣了下,这才猛然想了起来,原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还有个妹妹,不过却不是亲生的。一年多以前,他在一处垃圾堆捡垃圾的时候,意外碰到了她,当时她被人无情的抛弃在垃圾堆里,一条腿患了严重的疾病,还发了高烧,浑身也到处是脓肿,要不是他及时将其背到医院治疗,恐怕这女孩早就已经没命了。

从医院出来后,女孩也没有落脚的地方,楚风便收留了她,从此以后兄妹俩相依为命,患难与共,不是亲兄妹,但更甚亲兄妹。从他残留的那些记忆不难看出,他对这个妹妹疼爱有加,不惜受到屈辱去陪练赚钱,就是为了替妹妹治疗腿疾,直至死去,心里唯一放心不下的,也只有这个妹妹。

“是叫宁小雨吗。”楚风从记忆中找到了这个女孩的信息,这是一个身世非常可怜,但又非常乐观的女孩,乖巧懂事,善解人意,只是命运对她实在是太不公了,“也罢,我既然占了你的躯壳,算是欠你一个人情。既然你这么在乎这个妹妹,我楚风答应你,会帮你将你妹妹的腿疾治好,安排好她接下来的人生,咱们就算扯平了吧。”

挂了电话,楚风快步来到路边拦了辆车,径直朝着妹妹宁小雨住院的楚天市楚河医院赶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楚风来到了楚河医院,循着记忆走进了邓医生的办公室。

“楚先生,你总算来了。”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招呼楚风坐下,一边说道:“你妹妹的病情持续恶化,经过专家组研究,决定将抗衰老针增加到每月一支,另外还要尽快安排手术,保守估计,需要十五万块钱……”

“邓医生。”楚风打断了他的话,“钱我暂时是拿不出来了,我想带我妹妹回去。”

“你说什么,你要带你妹妹回去?!”邓医生先是一愣,随即怒道:“你这是什么话!你难道不知道你妹妹的腿有多严重,如果放弃不治,时间一久,病情持续蔓延,甚至会威胁到她的生命,你究竟有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明白。”楚风漫不经心的说道。

看到他这幅没心没肺的样子,邓医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强 压下火气说道:“楚先生,我作为一个医生,本来跟你无亲无故,不该左右你的决定,但是你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我坚决不同意!如果你条件实在困难,我个人可以资助你一些,还会在一些允许的地方替你们稍微减免一些。”

楚风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他没想到这个医生居然这么的热心肠,本来他接妹妹回去,是不太相信这个世界的医学,与其让他们去医治,还不如自己动手,把握还要大一些。

但转念想到自己现在也是一贫如洗,想要治疗好妹妹的腿疾需要一些上等的药材,那可是需要一笔昂贵的价钱,这样说来的话,接下来自己需要出去赚钱,把妹妹一个人放在家里自己也不放心,暂时让她待在医院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听邓医生的。”楚风点头说道:“我尽量去筹钱,我妹妹那里就麻烦你多费心了。”

“我是她的主治医师,自然会好好照顾病人的。”听他已经回心转意,邓医生的语气也好了不少。

楚风点点头,也不再多说,推门便走出了门外。

此时,门外正站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俊逸飞凡,一身贵气,女的更是姿容不俗,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不过这时她一双大眼睛中却溢满了忧伤,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看来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第3章 生意上门了

看到楚风出来,这两人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推门走进了邓医生的办公室。

“邓叔叔。”

“是云溪啊。”邓医生本来余怒未消,这时看到走进来的这一男一女,顿时笑了起来,“来,云溪,小涛,进来坐吧。”

“邓叔叔,刚才那人怎么让你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叫云溪的女子问道:“你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

“你们都听到了?”邓医生无奈的轻叹一声道:“这位楚先生以前看着对他妹妹还挺不错的,今天突然要带她妹妹出院,这不是把他妹妹往火坑里推吗,不说了不说了,一说我就来气。对了,你爸那里怎么样了?”

“还是没有什么效果。”赵云溪神色落寞了下来:“这两年我们几乎找遍了整个世界,请了无数的名医,但都对我爸的病束手无策。甚至到现在连具体的病症都没有找出来。”

“你爸这种病,我从医这么多年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邓医生皱眉道:“我有几位中医界的朋友,这段时间我找他们探究过,不过暂时也没有答案。”

“让邓叔叔费心了。”赵云溪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我今天过来是替我爸买药的,顺便来看看邓叔叔,那我们就不打搅邓叔叔你工作了。”

“替我跟你爸问声好。”邓医生点点头,目送他们走出了办公室。

从邓医生的办公室离开后,楚风先把身上的那一万块钱交了,暂时维系妹妹的住院费,交完钱之后,便第一时间来到了妹妹宁小雨的病房。

病房内,一个文静秀气的女孩儿正斜躺在病床上看着一本书,表情十分认真,不时扯扯嘴角发出一声无声的笑容,忽然看到站在门口的楚风,她眼睛一亮,连忙放下书本坐起了身子,“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楚风走到病床前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怎么样,今天有没有好点?”

“好多了。”

“我看看你的腿。”楚风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伸手将她患病的那条右腿放在自己腿上,然后慢慢卷起裤腿,很快,一张苍老得好像树皮一样的腿暴露在他眼里,这条腿好像被抽干了生气,正在慢慢枯萎一样,让人看了心里都有些发寒。

“居然是这种怪病。”楚风只是看了一眼心里就有数了,没有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涉猎颇广,不但在武术方面是青年一辈的佼佼者,而且在医学方面,炼丹方面都有不俗的成就。

毕竟,一名武者受伤是经常之事,学一些医术有备无患。所以说但凡是那些厉害的高手,或多或少都懂得一些医术。

至于宁小雨的这个怪病,很不巧楚风正好在一本医书上看到过,只是治疗的手段颇为繁琐,不但需要用灵气来温养,而且还需要一些比较珍贵的药材熬制汤药浸泡。如果在以前那个世界,这些对楚风来说完全不是个事,但是来到这个世界不但一身灵气没有了,而且还是个标准的穷光蛋,想要治好这种怪病,着实不太容易。

“哥,没事的。”看到楚风一直盯着自己的腿神色恍惚,宁小雨还以为他是在替自己难过,反过来安慰道:“小雨这辈子能有你这个哥哥已经很知足了,这是上天对小雨最大的眷顾。这条腿能治好咱就治,治不好那也是天意,相信哥哥也不会嫌弃少了一条腿的小雨对不对?”

楚风本来是为了报恩才打算帮助这个身世可怜的女孩,但是看到她如此的善解人意,如此的乖巧,心里也不禁满是感触,真正的把这个女孩儿当成自己妹妹来看了,“傻瓜,哥哥当然不会嫌弃你。你不管你怎样,在哥哥眼里,你永远都是最漂亮的。不过你别瞎想,我刚才问过邓医生了,他们从国外引进了一种新的技术,你的腿完全有机会治愈的。接下来你好好配合他们治疗,不要胡思乱想。”

“真的吗?”宁小雨眼睛一亮,哪个女孩不爱美,如果可以的话她当然也不希望失去一条腿,不过她很快又皱起了眉头,“可是哥……那可是国外引进的技术……需要花不少钱吧?我们哪有那么多钱……”

“钱的问题你不用操心。”楚风打断了她的话:“哥有门路赚钱,而且赚的是干净钱。我不在这里的时候,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我会的,哥你也要多注意身体。”

从病房走出来,楚风倚靠在墙边平息了一下内心复杂的情绪,以前在那个世界他孑然一身,无牵无挂,现在突然多出了一个妹妹,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责任感。作为她唯一的亲人,唯一的依靠,自己无论如何也要照顾好她才行。

稍稍顿了顿,楚风随即马不停蹄的走出了医院,刚才交了那一万块钱之后,他身上只剩下了几百块钱,当务之急必须马上想办法赚点钱,否则的话,不但医药费成问题,连饭都快吃不上了。

楚风涉猎广泛,对科技、文化等等方面也有一些研究,赚钱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只是现在时间不等人,要赚快钱的话去公司上班这无疑是太慢了,他左思右想,决定去大街上替人看相算命,毕竟现在也只有这个不需要灵气辅助。

当然他看相不同于一般的江湖骗子,他曾经专门研究过玄学和阴阳学,在此道上有极高的造诣,虽然现在一身灵气全无,但并不会影响太多。

另外就是算命来钱快,对那些顶级的算命先生来说,算一次命收费几万块,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打定了主意后,楚风用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一些算命的必备工具,然后找了个天桥,戴上墨镜等候生意上门,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尽量老成一点,他还特地给自己黏了假胡须。

算命这个行当一般是越老越吃香,顾客大多只相信那些年纪大的算命先生,楚风要是不伪装一下,以他二十出头的年纪,根本不会有人来找他算命。

不过即便是这样,还是没有人来找他算命,倒是他旁边的那个看起来一副仙风道骨的老算命先生还有不少人排队在等他算命,让楚风相当的无奈,眼看着天色已经逐渐黑了下来,还是没有任何一个顾客光临,楚风准备收摊明天再来,却在这时隐隐听到从后方传来一男一女的交谈声。

“云溪,伯父不会有事的,你别太担心了。我已经托人从意大利请了最好的内科大夫,这位安吉洛医生据说是意大利最有名的内科大夫,我想他一定有办法治好伯父的。时间太晚了,咱们先回去再说吧。”男的说。

“刘涛,很感谢你替我爸费心。你自己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这怎么行,天快黑了,你一个单身女人在外面,我怎么能放心得下,我还是陪着你吧。”

楚风一听,暗自摇了摇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来是这女人的爸爸是出了什么事,心情不好出来散心的吧。

收好摊位准备走人,不曾想,那女人却突然在后面叫道:“这位先生,能不能麻烦你稍微等一下,我想算一算命。”

楚风愣了一下,左右看了看,发现之前在自己附近摆摊的那个仙风道骨的老算命先生早已经收摊离开了,他终于确定这个女人是在叫自己,心里也有些高兴,暗想终于有生意上门了。

第4章 活神仙

自己身上的钱买道具已经花光了,要是再不接一单生意,恐怕明天就得饿肚子了。

“这位小姐要算命?”楚风扭过头来,发现眼前的女子身材高挑,气质高贵,是一个非常养眼的大美女,而且她身上的那种气质看起来让人非常舒服。

楚风很快认出了这个女人就是自己之前在邓医生办公室门口碰到的那个女人,没想到会在这里再度遇到她,不过此刻楚风戴着墨镜,又贴着胡须,这对男女并没有认出他来。

“等等。”刘涛脸色不善的盯着楚风:“你不是会算命吗,那你先说说,我们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事,说不出来,就早点滚蛋吧。”

“刘涛。”赵云溪不悦的皱皱眉头:“算命哪有这样的,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可以了。”

“云溪,你要相信科学,这些算命的都是骗子,只有那些相信迷信的人才会去算命。”李涛劝解道:“伯父的病,意大利那边的专家肯定有办法的,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你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居然找一个江湖骗子来算命。”

“两位到底是算还是不算,不算的话,我就收摊回家了。”楚风听他一口一个骗子,心里也是有点不爽。

“不算不算。”刘涛不耐烦的摆摆手:“快点滚吧,要不然我报警来抓你。”

“等一下,先生,麻烦你帮我算一算。”见楚风准备收摊,赵云溪连忙阻止道。

楚风虽然对这个刘涛十分看不惯,但赵云溪却并没有像他那样对自己恶语相向,点点头说:“行,不知道小姐想算哪方面?”

“我想测个字,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没问题。”楚风拿出纸笔给她:“麻烦小姐随便写一个字。”

赵云溪接过笔,犹豫了片刻,然后在白纸上写下了一个大大的“一”字。

看到这个“一”字,站在一旁的刘涛立马咧嘴笑了起来,一般测字都是需要拆解的,但是这个“一”字只有一划,根本无从拆解,可以说是测字中非常难测的一个字。

似乎看到了楚风出洋相的那一幕,刘涛有些幸灾乐祸的抱着双臂斜睨着他的表情,试图从他脸上看到一丝慌乱的表情。

但是结果却让刘涛有些意外,楚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为难的意思。

装!继续装!刘涛笃定楚风肯定是在故作镇定。

“先生,这个字能测吗?”赵云溪迟疑着问道,她写出这个字,倒也没有为难楚风的意思,而是她爸爸的名字叫做赵同一,这个“一”字,便是取自她爸爸名字的最后一个字。

“字能测,不过……这可不是一个好字啊。”楚风面色微微有些凝重。

“行了行了,别在那里瞎放屁。”刘涛满脸的厌烦,一只手指几乎贴向了楚风的鼻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些江湖骗子,明明是出来骗钱的,还弄得自己跟神仙似的,云溪,我们走,别理会这个江湖骗子。”

“刘涛,你有完没完!”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搅,哪怕赵云溪性子再好,这会也怒了,“你要走就自己一个人走,要是不回去的话,就拜托你站在一边不要说话,好不好?”

“这……云溪,我都是为你着想啊……”刘涛脸色有些难看。

“我谢谢你了,刘涛,你真的不用每天都跟着我的,你去忙你自己的事吧。我爸的事我自己会想办法,我很谢谢你的好意,但以后真的不用了。”

刘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拳头也是拽了起来,“云溪,我对你的感情,你是知道的……好吧好吧,我不说了,我站在旁边当透明人,这样总行了吧?”

赵云溪轻叹一声,也没再去理会他,一双美目看向楚风说:“先生,真是对不起,因为我们私人的事,耽误你的时间了。”

“没事。”楚风本来心里也是被那个刘涛撩拨了一肚子的火气,但是看赵云溪这么诚恳的向自己道歉,怒气也熄了一大半。

“对了,先生,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个字不是好字呢?”

楚风指着那个“一”字说:“小姐,这么晚了,我也不是说瞎话,你看看这个‘一’字,它首先是‘生’的最后一笔,同样也是‘死’的第一笔,所以我猜测,你是打算替人测健康的吧?细看小姐精神虽然不佳,但皮肤红润,眼神清澈,声音圆润饱满,应该是非常健康的,因此你想要测字的人,应该是你的亲人吧?”

“你怎么知道是亲人,不是朋友?”刘涛忍不住鄙夷的插嘴道。

楚风持笔在白纸上写下一个“亲”:“这个亲字,上面是个‘立’,下面是个‘木’,人立在木上,说明是危险之局。”

赵云溪脸色微微一变,紧张的问道:“那,那会怎么样?求先生指点。”

“恐怕凶多吉少。”楚风轻叹道。

听到这话,赵云溪脸色瞬间惨白,整个人摇摇欲坠,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了下来。

“云溪,你哭什么,别听这个江湖骗子胡说八道!”刘涛怒视着楚风,“他说的都是些糊弄人的鬼话,伯父绝对会没事的。”

赵云溪没有去理他,反而是抓住救命稻草般的看向了楚风:“先生,你既然能看出来,那么,那么肯定有办法解救的是不是?请先生教我。”

“难,难啊。”

“求求你了,先生,只要能治好我爸爸,花再多的钱我也愿意的。”赵云溪近乎哀求道。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问你,你爸爸这个病,怕是找了不少医生都治不好吧?”楚风为难的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赵云溪瞪大着眼睛,仿佛看到了活神仙:“的确是这样的,我们几乎找遍了世界上所有的名医,但还是束手无策。”

“你看这个‘一’字,一为起始,代表着无穷无尽,初始的意思。而九为至尊,为终点。但你看这个‘九’字,‘一’字未出头,说明你爸爸,起始未尽,终点未到。”楚风解释道:“但是‘九’字,永远都不会有‘一’字出头的一天,说明你爸爸终究有一天会离开世间。”

“那,那有什么办法补救呢?”赵云溪紧咬着红唇。

“‘九’字出头为‘尢’,‘尢’又同‘尤’。”楚风继续展现着自己在玄学上的知识:“这个‘尤’,在字面上有好几种解释,其中有一种怨恨的意思,所以根据你写的这个字来看,你爸爸得的也许并不是病。”

赵云溪被楚风的推论吓了一大跳,惊呆的问:“不是病,那是什么?”

“或许令尊是受人怨恨,被人给诅咒了,只要化解了这个诅咒,相信令尊就会重新好起来的。这不是什么病,所以你吃再多的药,打再多的针也没什么用。同样,这不是什么病,所以你找的那些名医看不出来也很正常。”

第5章 鬼话连篇

“鬼话连篇!简直是在放屁!”刘涛在一旁嚎叫道:“云溪,这家伙明显是在鬼扯。刚才我们在那边的谈话,估计被他听到了,他才瞎蒙猜到伯父出了事,这种骗子的鬼话绝对不能信!”

“既然两位不信的话,那请到别家好了。我有事要先走一步了。”楚风也被这个家伙彻底撩拨得火起了,飞快的收好东西,大步朝一边离去。

“大师,大师,对不起,他的话不是我的意思,我其实跟他不怎么熟的,请你不要生气好吗。”见他真的要走了,赵云溪急得眼泪差点都要流出来,连忙追了上去。

“抱歉,小姐,我今天没有心情了。”楚风继续往前面走去,泥菩萨都有三分火气,被这个叫刘涛的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挑衅,他早就已经没有心情再继续下去了。

再说,他虽然知道了赵云溪父亲的情况,但现在他还没有修炼出灵气,想要化解诅咒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妹妹的病还没有治好,他可不想分心到别人身上,这个钱不赚也罢。

“云溪,让他滚就是了,理他做什么。”刘涛有些不屑的在一旁说道:“我看他是自知行骗被我拆穿,灰溜溜的逃跑了。”

“你给我闭嘴!”赵云溪情绪激动,看着楚风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一个拐角处,顿时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云溪,为了伯父的事,你不是没有找过道士和尚,看相算命的次数更是不计其数了,哪回有效果了?这些骗子纯属是骗人的,他们要真有能耐,哪还会坐在大街上算命。”刘涛不屑的说道:“你放心吧,等意大利那边的专家来了,伯父的病绝对会迎刃而解。”

“刘涛,我求求你了,我的事你能不能少管?我不需要你来管我家的事,你明白吗?”赵云溪气苦的看着对方,脸上梨花带雨:“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走到哪你跟到哪,你能不能离我远点。”

刘涛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云溪,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伯父和你。我们两个早就订了亲的,你是我未来的妻子,我当然要好好照顾你。”

“我拜托你!订婚只是老一辈的闹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兴娃娃亲?刘涛,我对你真的没有任何兴趣,比我好的女生那么多,你去找别人去吧。”赵云溪近乎崩溃。

刘涛的脸色阴晴不定,良久后才陪着笑说:“好了,云溪,刚才的事我道歉,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一切都依着你,这样总可以了吧?”

“刘涛,我到底有哪点好,你为什么一定要死缠着我不放呢?”见他还不肯放弃,赵云溪真是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她对这个刘涛半点兴趣都没有,但是自从此人从意大利留学回来之后,就像牛皮糖一样黏在自己身边,怎么赶也赶不走,简直让她烦不胜烦。

“你哪里都好,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深深喜欢上了你。云溪,别拒绝我,我会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男人。”刘涛满脸深情的看着对方,“等你嫁给我之后,我会让你做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赵云溪无奈的跺跺脚,看看楚风消失的地方,只得轻叹一声,转身朝另外一边走去。她打算明天找个机会单独来这里看看,说不定那位大师还会在这里摆摊。

而从天桥离开之后,楚风直接回到了家里,他的家在城市边缘的一片棚户区之中,而且这里还是他租的地方,只不过租金比较便宜,一个月只要三百块钱。住在这里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有着各种困难的穷人。

棚户区的房子阴暗简陋,环境十分恶劣,不过对于楚风这样的武者来说,住山洞,甚至露宿郊野都是时常之事,对住的地方倒没有特别的讲究。

回到家里烧了点饭吃了,楚风就直接坐到了简陋的床铺上,准备开始练功。

这个世界的灵气虽然稀薄,但毕竟还是有的,而且他发现这个楚风的身体虽然比较虚弱,但居然具备修炼所必须的灵根,这一发现让他犹如发现了宝藏,着实是兴奋了很久。

要知道,灵根不是什么人都有的,可以这么说,普通人中一万个人也未必能找出一个拥有灵根的。而灵根又是修炼所必须具备的条件,如果没有灵根的话,一辈子就算再如何修炼,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而且修炼的速度也会极其缓慢。

一夜的时间在修炼中很快就流逝了过去,果然跟楚风猜想的一样,因为灵气太过稀薄的缘故,进展并不大。不过这一夜也不是没有任何收获,至少让他的身体稍微改善了一些,不再那么弱不禁风。

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想要加快修炼速度的话,恐怕只能熬制一些具备灵气的汤药进行修炼,或者是直接找到一些能够增加灵气的宝物来提高修为了。

但这两个办法不论是哪个都需要大量的金钱支撑,所以不管怎样,现如今都需要想办法尽可能多的赚到一些钱才行。

一夜的修炼,因为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楚风的精神还算不错,他一跃从床上爬起,将昨晚剩下的冷饭炒了点吃了,然后带着昨天买的那些算命的行头走出了棚户区,昨天那处天桥有那个仙风道骨的老算命先生在,恐怕自己难以招揽到生意,所以今天他打算另外找一个地方摆摊碰碰运气。

不久之后,楚风来到了城南的一个天桥下。

找了个合适的地点,插好幡旗,铺好地摊,楚风便坐在一张小板凳上耐心的等候客人上门。

第6章 第一单生意

赵云溪一大早就赶到了天桥底下,打算单独找楚风问一问治疗父亲的方法,只是让她没有预料到的是,楚风今天却并没有来摆摊。

赵云溪虽然非常失望,但还是打算等等看晚点楚风会不会过来,在附近一家茶馆二楼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一边喝茶一边观察下面天桥的情况。

一直等到了天黑,楚风还是没有来,赵云溪知道他今天恐怕不会来了,失望的叹了口气,决定明天再来看看。

现在自己父亲的病,或许只有他才有一线机会治好,母亲去世的早,是爸爸一手将自己拉扯大的,赵云溪知道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机会自己都不能错过,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找到他!一天等不到自己就等两天,两天等不到就等一个月!

……

日头一落,楚风也开始收摊了,今天等候了一天,其间也有几个客人来问过算命的价钱,但是一听要上万块,全都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一般的算命先生,算一次命不过就几百块钱,多的上千块而已,这人要一万块,简直想钱想疯了!

不过哪怕没有接到一单生意,楚风也并没有因此想要降低算命的价钱,以自己算命的本事,一万块钱一次算是相当公道了,只是这些人不识货而已。再说,如果一次几百块钱,自己想要筹集妹妹的医药费和自己修炼的费用,那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行。

中午没有吃饭,这个时候楚风早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收了摊便火速赶回家里做了饭吃了。

舀米的时候,他发现米缸里的米已经见了底,最多只能坚持四五天时间,看来在这几天之内,自己必须要赚到钱才行,否则还真要饿肚子了。

接下来的几天,楚风晚上修炼,白天去天桥底下算命,可因为他那离谱的价格,始终没有接到任何一单生意,不过倒是因为这特立独行的价格,让他在这条街上小有名气。甚至还有一些人慕名前来,想要看看这个算一次命要一万块钱的算命先生到底长什么样。

这一天的中午,楚风的摊位前围了不少指指点点,嘻嘻哈哈的打趣他的人,不知何时,一名穿着夹克,相貌富态的中年男子一脸愁容的从外围挤了进来,他上下打量了楚风几眼之后,狐疑的问道:“这位先生算一次命要一万块钱,不知道你算命跟别人有什么不同,居然要这么高的价格?”

楚风扫了他一眼,说道:“一万块钱只是最基本的价格,根据情况不同,价格还会有浮动。至于我为什么要这么高的价格,那是因为值这个价。”

“一万块钱还只是最基本的价格,这家伙,简直疯了!”

“我看他是故弄玄虚,特地用这种极端的方法来吸引大家的好奇心,以此来骗钱的吧。”

中年男子似乎没有听到这些议论声,反而是在摊位前蹲下了身子,“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你就替我算一次,如果算得准的话,一万块钱算什么。”

“可以。”楚风点点头道:“请你在这张纸上写一个字,随便什么字都行。”

中年男子也不啰嗦,想了一会,提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宝’字:“就麻烦你给我测一测这个宝字吧。”

楚风微微颔首,拿着这张纸端详了片刻,然后说道:“你写下这个字,想必是有感而发吧。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应该是丢失了一件珍贵的东西。”

中年男子面色一动,不过很快收敛了起来,“先生从何猜出我丢失了东西?”

“宝下有玉,说明与钱有关,宝字不封口,说明这件东西你藏不住,不是丢了是什么。”楚风含笑道。

中年男子一张脸很快严肃起来,看向楚风的眼神已经带上了几分重视,“不错,我的确是丢了一件东西。而且这件东西对我非常重要,如果不能及时找到,我这几十年的努力恐怕都会化为泡影。”

“什么,还真让他给蒙对了!”一听这话,旁边不少等着看楚风笑话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两个人会不会是演双簧,哄我们大家上当呢?”

“不可能,那个中年男人我认识,他叫徐明宇,是辉煌珠宝公司的老板,有名的大富豪。他怎么可能跟别人演这种戏。”

“先生。”徐明宇深吸了一口气,满脸期待的看着楚风道:“既然你能算出我丢了东西,那能不能算出这件东西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

“算是可以算,不过价钱方面就不一样了。”楚风说道:“如果只是找东西的话,收费两万块,没有问题的话我可以马上给你算。”

徐明宇压抑住内心的激动,连道:“钱完全不是问题。”如果能找到那件东西,别说是两万,就算是二十万,两百万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给!

“那就好。”楚风点了点头,“根据你写的这个宝字……宝字上方有顶,可以肯定东西是在室内丢失无疑的。顶下之玉又属寒性,寒乃阴之邪,说明这丢失东西的人是个女人。”

徐明宇呼吸急促,他很确定自己从来不认识这个人,可这个人算出来的东西就跟亲眼看到的一样,那件东西是他女儿在一次珠宝展览会中被人盗走的,这跟楚风算的简直不谋而合。

楚风继续说道:“另外你看,这个宝字的繁体,下面乃是一个贝字。”

说着,他提笔在白纸上写下一个繁体的贝字,接着道:“贝,‘内’中之‘人’往下移,说明这内人已经移位,简而言之就是离异了。它又是贼的偏旁,从此看来这盗走东西的窃贼,极有可能就是你已经离异的内人了。”

“你说什么,是那个贱人做的!”徐明宇情不自禁的怒吼了一声,但很快又见鬼般的看向了楚风,心中对此人已经惊为了天人,区区的一个字,他好似能从中看穿一切,居然连自己有个离异的妻子他也算到了,真是神人啊!

徐明宇半辈子也没有佩服过什么人,今天真是被这位他以前不太看的上眼的算命先生给彻底征服了,原本心中还存在的一些怀疑,已经尽数散去。

“怪不得那天那贱人会专程来参加展览会,原来是为了那件东西来的!”徐明宇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脸色猛然大变,“不好,这贱人马上就要出国了,如果被她逃到国外,想找到她就不容易了。”

“放心吧,她现在应该还在国内。”楚风说道。

“怎么说?”徐明宇神色动容。

楚风指着那繁体的宝字说道:“你看这贝字的头顶,缶上是一个午字,午下又可见山,这说明什么呢,说明这个窃贼目前很有可能正在一座带有‘午’字的山下隐藏。”

“带‘午’字的山?难道是隆午山!”听完了楚风的解释,现场的众人齐声呼道。

“隆午山,竟然是隆午山!”徐明宇激动地浑身都有些颤抖,本来以为要抓到那贱人希望渺茫,毕竟等她到了国外,想要找她无疑是大海捞针,没想到这位先生居然神奇的算出了她的藏身地点,让徐明宇既惊又喜。

本来他这次只是出来散散心,顺带安静的想想退路,找楚风算命完全是临时起意,不曾想自己以前不怎么相信的算命居然会如此神奇,完全超脱了他的认知!

楚风被逐出了家族,一次意外,他发现在自己被驱逐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一桩惊天大阴谋……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