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一穷二白的小伙子,最终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保镖。

一个一穷二白的小伙子,最终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保镖。
第1章 银行抢劫

南海的夏天,空气沉闷,天气炎热。

银行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聊的等待着办理业务。今天是周末,来银行取钱存钱的人特别多,一个两岁的男孩跟着妈妈来取钱,他大大的眼睛,疑惑的盯着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叔叔,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

“妈妈,那个叔叔是奥特曼。”小男孩不断扯着妈妈的裙子,嚷道。

“叔叔不是奥特曼。”妈妈微笑。

“不是奥特曼,那叔叔为什么会飞?”

闻言,妈妈一怔,看着站在不远处那个年轻人。没有啊,那个年轻人站在地上,哪里会飞了?再说了,人不可能会飞的。

听到那对母子说话,那个年轻人淡淡一笑。实际上,那个孩子没有说谎,这个年轻人的确“会飞”。别看他站着,实际上双脚距离地面有半厘米,凭空而立。如果有学武的人看见了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只有内力修炼到“内力聚脚,炉火纯青”才能够双脚离地,短暂悬空。

“八十一号,请到一号窗口。”

听到广播里的声音,那个年轻人双脚触地,拿着八十一号走向一号窗口办理业务。

可是,就在这时,砰!

一声枪响骤然响起,几个蒙面匪徒拿着枪忽然从外面冲了进来。

“抢劫,不准动!”

略微有些嘈杂的银行里,猛地寂静了下来。随即,一声尖叫声骤然响起,现场骚动,混乱不堪,有人想要趁着混乱逃走。

“他娘的,给老子蹲下!”

再次响起一声枪响,一个中年男人中枪倒在了地上鲜血流血。这下,杀鸡儆猴,其他人迅速蹲下不敢动弹。

那个年轻人皱眉,看着那些蒙面匪徒手指动了动,最终却放弃了。

很快,这群匪徒控制了所有人。他们明显做了充分准备,四个人控制人质,一个人去叫银行的工作人员装钱。

颇为奇怪的是,这群匪徒既然拿到钱了,应该趁着警察还没有到赶紧跑路。他们却没有逃走,反而好整以暇控制所有人,封锁银行。

“老大,条子来了。”一个匪徒对为首的绑匪说道。

“很好,我等待他们多时了。麻子,去选四个人质。”老大非常冷静,冷酷的说道。

“好勒。”

麻子握着手枪,手指朝人群中随意点去。被点到的人,在枪口的威胁下不敢反抗顺从的走出来。

点到第三个的时候,是个戴着墨镜留着长发的年轻女人。在她旁边,有两个极为高大的男人同样戴着墨镜。见有人敢用枪指着四爷,阿壮脸色一怒,就要动手,却被那个年轻女人用目光不着痕迹的按了回去。

即便看不到,阿壮也能够感受到四爷墨镜后不容置疑的目光。他不敢违背,只是看向那些恐怖分子的目光已经杀气弥漫。

这个头戴墨镜的年轻女人走了出来后,麻子目光一闪,嘴角勾起有些意味深长的微笑。随后,他视线一转,指着那个妈妈怀里的小男孩:“你,把那个孩子给我。”

“求求你,我的孩子还那么小。”妈妈大惊失色,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孩子,哀求道。

“少废话,把孩子给我。”麻子满脸凶恶,见那个妈妈竟敢不把孩子给他,他上前去抢,可是那个妈妈死死抱住孩子说什么也不愿意把孩子给他。呜呜,小男孩才两岁多,早已吓得失声大哭。

听着孩子的哭声,麻子有些心烦,眼神一凶,拿出手枪就要朝着那个小男孩的脑袋开枪。

“等一下!”


第2章 奇怪的年轻人

生死危机之际,一个突兀的声音骤然响起。麻子转头,一个穿着短袖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哟,今天倒是遇到了个不怕死的。老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英雄,既然你想死的话,那我成全你。”麻子狞笑,枪口一抬,已经对准了近在咫尺的年轻人。

年轻人不动声色,放在身侧的手指隐隐动了一下。

那个头戴墨镜的年轻女人见状,却是脸色一变,心里震撼道:“象击!”

就在这时,麻子扣下扳机,下一刻却是一怔,嗯,子弹怎么没有射出来?莫非枪坏了。

轰!麻子额头,手上,脖子上青筋凸起疯狂的跳动。脑海里,只感觉响起核爆般的轰鸣声,耳朵中回荡着爆炸声嗡嗡震动,一道道鲜血从眼睛,嘴巴,鼻子,耳朵中缓缓流下。

“麻子,你怎么了?”为首的匪徒见麻子久未动静,不由问道。

噗通一声,麻子忽然对着年轻人双膝跪下,脑袋无力的垂下。

“喂,麻子,你傻了啊?”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匪徒他们不明所以,你干嘛给他跪下,我们才是匪徒,他是人质。不仅是匪徒,就连其他人也是一脸错愕。

匪徒老大又喊了几声,麻子却置若罔闻。老大神色一厉,走过去一拳打在麻子脑袋上,骂咧咧道:“蠢货,你给他跪着干嘛?给我站起来!”

哪知道这一打麻子,麻子的身体一歪朝着旁边倒在地上。再看麻子,双眼瞪大,七孔流血,脸上赫然凝固着痛苦仿佛在死前经历了酷刑一般。

“麻子,你怎么了?”匪徒老大吓了一大跳,手指放到麻子鼻子前,颤声道:“麻子死了!”

“什么!”

“发生了什么?”

麻子忽然诡异的暴毙,令匪徒们不敢相信之余,又有些害怕。

“是你,肯定是你!你究竟对麻子做了什么?”匪徒老大浑身一震,忽然想起麻子想要杀的那个年轻人。冲锋枪枪口一转,黑森森的枪口对准了旁边那个年轻人。

被枪口指着,那个年轻人面无表情。

“你说话啊,再不说话我杀了你。”被那个年轻人平静看着,匪徒老大没来由的浑身发抖似乎连枪都握不住了,这是恐惧!

我为什么会怕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人,匪徒老大心里恐惧的想道,令人窒息的压力下,他忍不住大吼一声,扣下扳机。

哒哒哒!

那只是错觉,没有哒哒哒的枪声。

轰!匪徒老大与麻子一样,脑海里轰然响起一声巨大的爆炸,脑浆脑髓脑骨被巨大的力量肆虐撕裂。他只感觉耳朵嗡嗡直响,一道道鲜血从口鼻眼睛耳朵中缓缓流下。

噗通一声,匪徒老大对着张城跪下,无力的垂下脑袋。

“老大!”

剩下的三个匪徒看见老大也朝着张城跪下了,吃了一惊,莫非老大也傻了吗?不过,有一个匪徒所站位置比较近,眼睛敏锐,隐约看见了那个年轻人抬起一根手指朝着老大身上戳了一下,然后,他们老大就跪下了。

顿时间,这个匪徒明白肯定是这个年轻人干的,他抬起枪口,就要朝着那个年轻人扣下扳机。

几乎同一刻,年轻人回过头,平静的目光,望向这个即将开枪的匪徒。

“喝!”

一个极为高大的身影好似坦克一样忽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气势如山,砰的一声闷响,那个即将开枪的匪徒如同被高速行驶的车子撞到,高高倒飞而起!


第3章 神秘的四爷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其余两个匪徒一惊,想要开枪。然而,另一个同样高大的身影却同时动手,长腿如钢,刷刷,两记横扫就把匪徒打翻在地上,剧痛嚎叫,意识不清。

从他们两人动手不过是瞬间的事情,直到这时那个被撞飞的男人才从空中坠下,重重摔在地上昏迷过去。

当结束时,那些群众还如同处在梦中一般。直到其中一个高大男人捡起地上的武器,对大家说已经没事了,众人才欢呼一声,松了口气。

“四爷,已经搞定了。”两个高大男人来到那位头戴墨镜的年轻女人面前,恭敬的说道。

“嗯,干的不错。”年轻女人点点头,却转头看向那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只是看了眼他们,便转过头。

抢劫银行可是大案,数百警察已经在外面严阵以待。这时,警察高层还在商议是谈判呢?还是强攻呢?强攻的话,可能会出现伤亡的。

哪知道这个时候银行里的人纷纷走了出来,告诉他们里面的匪徒已经被控制起来了。警察们愕然,走进去果然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匪徒。幸运的是,这次事件有惊无险,只是有人受伤没有死亡。

做完笔录后,风流云散。

那个年轻人从银行里取到钱后,也离开了这里。可是拐个弯,却被那个头戴墨镜的年轻男人挡住了去路,在她身后,是那两个极为高大的男人。

“谢谢你救了大家。”她说道。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年轻人淡淡的说道,想要绕过她离开这里,她却横移一步挡住了去路。

“好吧,你不承认算了。嗯,能交个朋友吗?我请你吃饭。”见他一脸冷淡,她嫣然一笑,取下那张遮住大半面孔的墨镜,露出一张绝色倾城的妩媚面孔,不施粉黛,明眸皓齿,绝色尤物。

她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南海第一美女,不是白叫的。我主动请你吃饭,你还好意思拒绝?在南海,这可是无数人想用钱都买不到的。

“我没空。”哪知道年轻人一口回绝。

“他娘的,四爷请你吃饭那是看得起你,我看你是想挨揍了。”年轻女人的背后,阿壮怒道。

年轻人闻言,目光有些古怪的看了眼被叫做四爷的这个绝色女人,上下打量,玩味道:“四爷?果然,世界大了什么鸟都有,你下面有爷们儿?”

四爷微笑不变,背后的阿壮却已经勃然大怒,嘴里骂道他娘的,整个大南海也没人敢对四爷这么说,你这是找死。他要动手,却被另外一个男人按住了。年轻人对他们视若无睹,径直离去。

“哥,你拦着我干嘛,这家伙竟敢调戏四爷,我要把他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阿壮不甘心的看着他离去,吼道。

“阿壮,你冷静点,你不是他对手的。”阿智有些凝重的说道。

“不可能,就那种软蛋我一拳就可以把他屎尿打出来。”阿壮不屑的说道。

“阿智说得对,你不是他对手的。即便你们联手,也是有输无赢。这个人会象击,只此一招就可以瞬间要了你的性命。”四爷望着他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啥,香鸡,我最喜欢吃飘香鸡了。”阿壮是典型的吃货,一听到香鸡就想流口水了。


第4章 失传百年的绝技

“四爷不是在说吃的,而是古印度流传下来的无上神技!”阿智博览群书,娓娓道来:“传闻在古印度曾经有一种大象,叫做猛犸象,力大无穷,毁天灭地。有古印度的武功高手效仿猛犸象起居生活,以猛犸象为引子,创造出了一招可以聚力为点的恐怖功夫,神力惊人,故得象击美誉。”

“这一招恐怖武功,早已经失传一百多年了。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相信世界上真有这种功夫。”

“四爷,这个男人非常危险,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招惹的好。”阿智神色凝重,对四爷建议道。

“我明白。”四爷笑了,“不过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要把他收为我用。当初,你们也不是这般桀骜不驯吗。呵呵,他逃不出我手掌心的。”

“收服他干嘛,我看着那小子就不顺眼,长得白白的,一副拽拽的。”阿壮小声嘀咕,对于那个调戏四爷的年轻人非常不爽。

“这是你的名字?呵呵,真是好记。再过不久,我们还会见面的。”四爷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纸上写着两个字。这是从警方那里拿来的,是这个年轻人的名字。

张城!

时隔多年,没有想到的是刚一回到南海就遇到劫匪这种破事。既然遇到了,张城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啊,张城打了个哈欠,想找个去睡觉的地方。昨晚上,一晚上没有睡怪困的。只是现在不行,因为还有同学会等着他。

张城原本不想去的,可是他是班长,班上的同学知道他回来了,在群里硬是要把他拉去。没办法了,只好去了。

离开南海几年了,张城也有些想念这些同学了。

“紫涵,我终于回到北海了。等我参加了同学会就去找你的妹妹。你放心好了,我答应过你,会好好保护你妹妹的。”

站在公园门口,张城等待着同学。在群里,他与几个同学约好在这里见面的。然后,一起去参加同学会。

夏天,烈日当空,越来越炎热了。

二十几分钟后,几个同学陆续到了。几年不见,张城再次看到熟悉的同学,有些感慨。是啊,自从我离开北海,转眼间已经过去四年了。四年时间,大多数同学已经成家立业。

“嘿,班长。”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张城背后传来一个女声,笑着说道。

“是宋佳啊。”张城回头一看,是一个身材修长,穿着时尚短袖短裤露出肚脐周围大片雪白肌肤的漂亮女人。性感妖娆,给人以浮想联翩想入非非。她唇红齿白,尤其是那双黑丝袜长腿长得令人口干舌燥,一双耀眼的水晶鞋更是衬托出了那双长腿的修长诱惑。

“几年不见,有没有想我这个同桌。”宋佳哈哈笑道,性格依旧活泼开朗。

“当然想你了。宋大美女,几年不见,你倒是越来越性感美丽了。”张城上下打量着她,由衷道。

“切,还是老样子,就知道拍马屁。”宋佳白了眼他。

“我说真的。”

“谁信你啊。对了,这几年你去哪里了?我听说你跑到国外去了,却怎么样也联系不上你,给你微信留言也不回。上次同学会邀请了你,你却没有来。”宋佳忽然想起,问道。

“在国外打工。”张城淡淡的回答。

打工?宋佳眼神一黯,惋惜道:“太可惜了,你可是我们班上的第一名,考上了重点大学南海理工大学。要不是因为杨冰冰,你也不会从南海理工大学辍学了。”

“算了,一切都过去了。”张城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第5章 赵家人

“什么过去了,都是杨冰冰把你害成这样的。不然,你至于沦落到国外去打工吗?”宋佳气愤的说道,张城没学历,没关系,没文化,在国外打工也只能够去干那些肮脏的体力活儿,赚的是辛苦钱。当初,要是从南海理工大学毕业,怎么也可以找到白领的工作。

“算了,感情是不能勉强的。”张城淡淡一笑,对于这件陈年往日已经淡忘了。随后话锋一转,笑着说道:“倒是宋大美女,听说你现在成为模特了,都出好几次写真集了,真了不起。”

“还行吧。”宋佳笑道,隐隐有些骄傲。

张城看着她充满了青春与火热的笑容,有些恍然。说起来两人可不是同桌那么简单,当初在杨冰冰之前,他可是追过宋佳的,却被宋佳婉拒了。

“宋佳,你来的还真快。”旁边,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

一辆崭新的奥迪a6停在路边,驾驶座里是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看着宋佳那双长的让人口干舌燥的双腿,目光炽热。

“原来是赵子鹏。”宋佳转过身,看着那辆崭新的奥迪a6l有些异样。

“哇塞,赵哥,你发财啦。”一个同学羡慕的说道。

“开了个公司赚了点钱,本来想买一百多万的路虎,可是觉得太高调了,便买了奥迪a6l。”赵子鹏脸上的得意之色毫不掩饰。

“这才毕业一年,你就开公司了,也太厉害了。”

“赵哥,以后我跟着你混好了。”他们明显是在拉拢讨好赵子鹏,这令赵子鹏心里非常满足与爽快。要知道,这些人考上的都是本科大学,而他念的不过是专科大学。

这时,赵子鹏注意到张城也来了,目光有些阴沉,脸上却笑着说道:“唷,这不是班长?你咋来了,听说你跑到国外去了,是不是发财了,现在干什么?”

“打工。”张城神色淡然。

“班长,我说你是怎么搞的,好歹也是我们班上的第一名却跑去打工,也太丢人了,要不,来我公司好了。”赵子鹏看似好心,实则耻笑,看张城那身地摊货也知道混的不咋地。

“不用了。”张城回绝。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算了,希望你以后找个好工作。不过现在社会找工作是需要文凭的,没有读完大学想要找个好工作可是很难的。半路辍学,人家也只会认为你是犯了错被开除了。”赵子鹏嘿嘿一笑,似有所指的说道。

张城面无表情。

“宋佳,上我的车,我们去希尔顿酒店,已经有不少人到了。这一届同学们可是来了很多人。”赵子鹏没兴趣理会这穷小子,重新看向宋佳,越看心里越痒痒,宋佳,那双腿是越来越漂亮性感了。嘿嘿,今晚上想点办法。

“那我们赶紧去吧。”

他们有两辆车,一辆是赵子鹏的,另外一辆是十多万的大众。那辆大众已经坐满了人,赵子鹏的奥迪也只剩下一个位置了。还好,只剩下张城一个人没有上车了。

“不好意思,班长,没有位置了,只好请你坐出租车了。放心,出租车的钱我给你报销。”赵子鹏却对站在路边的张城,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们先走吧,我待会儿就到。”张城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其他人见状,没有说话。赵子鹏与张城之间的恩怨他们是知道的,两人打从进学校就打了一架,后来一起追求杨冰冰,赵子鹏输给了张城,关系更是恶化到了极点。


第6章 五星级酒店

这个时候帮张城说话就是得罪赵子鹏,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令他们感慨的是,想当初张城可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赵子鹏不过是班上成绩垫底的,打架斗殴,惹是生非,考了个三流专科大学,没有想到如今混的最好的却是赵子鹏,而张城却沦为了打工的。

“对了,我忽然间想起点事情,你们先走吧。待会儿,我与张城坐出租车过来。”车子即将启动,宋佳望着张城孤零零站在路边,迟疑了一下,打开车门从奥迪上下来。

赵子鹏恼火,有种被人打脸的感觉,宋佳,你个臭婊子,宁愿与张城坐出租车也不愿意坐我的奥迪,迟早有一天我要你乖乖上我的床。

“你干嘛下来,这不是得罪赵子鹏?他可是对你一直有意思的。”张城目送着赵子鹏的车子扬长而去,开口说道。

“还不是为了你。”宋佳没好气道。

张城有些动容,几年不见,这个同桌倒是对他不错。说起来,两人关系一直颇好,似朋友,似哥们,只是没有走到恋人那一步。

“没看见赵子鹏怎么对待你的吗?哎,当初在学校,你可是比他强得多。而现在呢,人家都开始开豪车了,你呢?却在外面打工,你看看你,皮肤都晒黑了。”

“我看你还是别去打工了,我们公司最近正在招人,我介绍你去当司机,一个月好歹也有五六千,保险公积金什么都有。”宋佳说道。

“我技术不好,会出车祸的。我看还是算了。”张城婉拒,我被晒黑了些很正常的,几年来走遍世界,天天在外面跑,要是跟以前那样白才怪了。

被张城拒绝了,宋佳有些生气,都混成这样了还放不下男人的面子。宋佳不甘心,再次劝说,却还是被张城找理由拒绝了。算了,不管你了。你这样下去,只能一辈子被赵子鹏压着屈辱。

这时出租车来了,宋佳招手,把出租车拦了下来。两人乘坐出租车前往希尔顿酒店,此次同学会就在那里举行。

希尔顿酒店,是国际上有名的五星级连锁酒店。建筑宏伟,造价昂贵,金碧辉煌,占地接近一万平方,平时多有住客来来往往,今天却没有一个客人。因为今天希尔顿酒店被人整个包了下来开同学会。

来到酒店门口,宋佳主动掏钱想把车费给了。张城却抢先一步,把车费给了。在张城看来,坐车子让女人给钱不好,却被宋佳又腹诽了一番,大男人主义,就知道爱面子,没钱还逞能,我给车费还不是为了给你节约。

给了车费,两人朝着里面走去。门口站着两名年轻漂亮的女人,她们躬身行礼,微微一笑,轻声道:“欢迎光临。”

不愧是国际上著名的五星级连锁酒店,服务水准就是不一样。

宋佳有些激动,这么多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来希尔顿酒店。要不是这次同学会有人请客,她还来不成。这种地方,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够消费得起的。张城倒是大大咧咧,随随便便。

前台,不远处,赵子鹏他们正在与人寒暄。

“宋佳!”

“班长!”

有人看见了张城与宋佳走过来,热情的打招呼。打从毕业后,各奔四方,一年过去,许多人连电话都没有联系。

“刘艳,我好想你。”宋佳与一个女人高兴的抱在一起,看的出来两人当初在学校关系很好。

“我也好想你。”

“那你怎么不找我?”


第7章 同学会上的名利

“没办法啊,我去外地工作了,哪里像你,如今已经成为职业模特了。以后当了明星,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

“班长,好久不见。”几个男人与张城说话,好几年没有见到他们了,变化挺大的,有些人已经结婚,有些人不仅结婚了还生了孩子。

“这位先生,请你把你的请柬给我。”一个西装革履的男服务员朝着张城走了过去,礼貌的说道。

“什么请柬?”张城皱眉,参加同学会还需要请柬?

“就是杨冰冰寄给大家的请柬,每一个同学都有收到的。”旁边,一个同学说道,说完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闭上嘴巴。

“杨冰冰?请柬?”张城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默然不语。

“班长,难道你不知道这一届同学会是杨冰冰举办的?要是我们,哪里舍得花钱在希尔顿酒店包场。”见张城似乎不知道,有人好心的说明。

张城脸色微沉,他是真不知道这一次同学会是杨冰冰举办的。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来了。

“哟,班长,不会吧,你连请柬都没有收到就跑来了。没有请柬,可是连门都不准进去的。”赵子鹏当然不会错过这种好机会,似笑非笑道。

赵子鹏的狐朋狗党也跟着帮衬,尖酸道:“唉哟,这不是不请自来?”

“班长呐,不是我说你。你与杨冰冰可是那种关系,她哪里会请你来?”

“今天杨冰冰的男朋友也会来的。我可是听说了,杨冰冰的男朋友脾气有些不好,你要是在这,小心挨打哦!”

开口冷嘲热讽的,都是赵子鹏他们那一群人,其他人默不作声。

“我不知道。早知道的话,我就不来了。”张城目光冰冷一闪而逝,嘴里却淡淡的说道。

“那我劝你还是赶紧走吧。等杨冰冰男朋友来了,你就走不了了。”赵志鹏嘿嘿笑道,当年与张城一起追求杨冰冰,却输给了张城,赵志鹏心里那是非常痛恨。要是输给别人了他还能接受,张城那种穷小子有什么好的。

“赵子鹏,有你们那样说话的吗?没有请柬怎么了。大家都是同学,一起聚一聚吃一顿饭也没什么。”宋佳在旁边看不下去了,有些气愤的说道。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今天是杨小姐举办的同学会。只有收到请柬的才能进去,没有请柬的话,那我们就只有请你出去了。”那个男服务员礼貌依旧,轻声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回去好了。嗯,宋佳,你们慢慢玩。”张城与宋佳他们告别后,朝着门口走去。

宋佳动了动嘴,想要叫住张城,却叹了口气。即便她有心帮助张城,也无能为力。

“哈哈,走,我们去楼上打牌。”赵子鹏看见张城灰溜溜的走了,只感觉心里说不出的舒畅与痛快,与周围那群狐朋狗党三五成群的去楼上打牌。

只是张城还没有走出门口,就被一个高大的黑衣人拦住了。

“你有什么事情?”张城看着他,皱眉问道。

“张先生,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黑衣人说道。

张城若有所思,这个高大的男人他认识,是那个不久前遇到的被叫做四爷的手下。身手不错,在银行里只是两脚就解决了两个持枪匪徒。

当时,警察录口供的时候,张城听到了,他叫赵智。

黑衣人对张城说完后,朝着前台的工作人员走去。

他掏出一张卡,递上前,前台后的工作人员看见那张卡,神色一动,轻声道:“先生,你稍等片刻。”


第8章 金钱与美女

没多久,一名主管匆匆跑了过来。他看见黑衣人,神色一凛,顿时诚惶诚恐。

黑衣人对那名主管低声说了几句。主管连连点头,随后走向张城,满脸笑容道:“张先生,不好意思,刚才我们酒店有所怠慢。有哪里得罪了你的,还请你见谅。今天,你尽管在这里与你的同学玩,所有开销我们酒店全部免费。如果你有什么要求,随时可以提出来。”

赵子鹏他们走了,宋佳他们几个女人还在这里,目睹这一幕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以为耳朵听错了。

宋佳愕然,那个黑衣人是谁?张城与那个黑衣人又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帮张城?

她看得出来,希尔顿酒店的主管之所以对张城恭敬有佳,是因为这个黑衣人。张城只是个打工的,竟然认识这种级别的人,令宋佳十分惊讶。

张城客气的与那名酒店主管说了几句,随后转头看向黑衣人,问道:“你找我不会仅仅是这个吧?”

“这里不方便,去外面说。”

张城跟着他来到酒店外面。

到了外面,黑衣人说道:“我叫赵智,是四爷的手下。我来这里,是奉四爷的命令请你去吃午饭。”

“我对你们四爷不感兴趣。”张城毫无兴致,“不过,刚才你帮了我,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嗯,替我感谢你们四爷。以后,若是遇到了,我会还她这个人情的。”

张城转身,朝着酒店里面走去。

“就凭刚才你应该也看得出来了,我们四爷不是普通人。只要我们四爷一句话,你想要什么都有。难道你就对地位金钱一点兴趣也没有?”赵智对着他的后背说道。

“很遗憾,我不感兴趣。”张城头也不回,淡淡的回答。

“美女呢?”赵智还不死心。

“也不感兴趣。”张城仍旧回答。

“权利呢?”

“也一样。”话完,张城已经走进了酒店。

赵智苦笑一声,真是柴米油盐不进的家伙。他的话简单直接,却非常有诱惑力。男人的几大弱点,美色,地位,权利,金钱都说了,那家伙却毫不犹豫拒绝了。

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这么久以来,赵智还是头次遇到这样的男人。

“喂,四爷,我已经找到了那家伙。”赵智拿出手机,拨通了四爷的电话:“可是,这家伙有些难以对付。”

“额,这么说,他怎么也不来吃我为他准备的午饭了。”电话那头,四爷声音平静,语气里却并未有放弃的意思。

“是的。”赵智回答。

手机里,传出阿壮愤怒的吼声:“太可恶了,那个混蛋竟敢两次拒绝四爷,不识抬举的东西,看我过去把他揍一顿直接抓过来。”

“好了,阿壮,你安静点。”一句话,暴躁的阿壮顿时安静了下来,四爷对手机说道:“既然他不肯来,那我亲自去请他好了。”

赵智一惊:“四爷,你要过来?”

“对。”四爷点头,对旁边愤愤不平的阿壮说道:“准备车队,我要出去一趟。”

“四爷,不必了吧。你是何等身份,何必为了他自降身份?”张城是有本事,但充其量只是一个武夫,赵智觉得以四爷的身份亲自来请张城,张城还配不上。

“我只是一时间来了兴趣,游戏而已。”四爷笑笑。挂了电话,四爷脑海里想起张城拒绝自己的场景。她看得出来,张城那不是装的,而是真的毫不心动。


一个一穷二白的小伙子,最终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保镖。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909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