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眠失去了爱情,还被诬陷,失去了更多,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苏眠失去了爱情,还被诬陷,失去了更多,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第1章 从未那么恶心过一个人

外面暴雨倾盆,雷电交加。

苏眠卷缩在床上,全身发颤,闪电照进屋里,厉笙琛冰冷的面容映入她的眼底。

“琛哥哥。”苏眠哭着唤道,她扑过去抓住厉笙琛的手,“我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你放我出去吧!”

这里是疯人院,不过待了一天,苏眠被折磨得受不住了。

厉笙琛冷冷地看着她,“你把琳儿害成那样,要不是你妈帮你伪造精神鉴定的证明,我原本是要把你送到监狱去的。既然你有‘精神病’,那你就好好待在这里赎罪吧!”

听到厉笙琛的话,苏眠摇头,“琛哥哥,不是我,我没有害凌琳!”

她赶到的时候,凌琳已经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了。

厉笙琛没耐心听她的解释,他一把将她拽到地上,“不是你,又是谁!”

“那三个男人是你找来的,是你害她生不如死。”

厉笙琛脑海浮现凌琳血迹斑斑地躺在病床上的模样,她浑身上下都是伤,包括下体,脸被玻璃碎片扎得面目全非,连双眼也毁了。

这一切,都是他这个继妹——苏眠做的。

厉笙琛从没这么恶心一个人。

想到她不要脸地想贴上来,被他拒绝还不死心,用那么残忍的手段对付琳儿,他就想要她死!

“琛哥哥。”苏眠顾不得身上的痛,从地上爬起来,“我没有害她,你该清楚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厉笙琛突然扼住她的脖子。

“我当然清楚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他粗暴的把她拽起来,咬牙切齿。

看着苏眠越发苍白的面容,他恨不得掐死她,但他不想让她死的这么痛快。

他要狠狠的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

厉笙琛的手松开了些,苏眠以为他不忍伤害自己,连忙解释:“琛哥哥,你信我,我赶到的时候凌琳就……”

她一句话没有说完,厉笙琛突然抬起手,雪亮的刀尖朝着她的左眼刺过来。

他的动作又狠又快,一瞬间,刀子直接扎进苏眠的眼睛。

血,迅速地涌出来,流满她整张脸。

“啊!啊!”苏眠痛得捂住了脸。

厉笙琛拔出刀子,眸底深沉的恨意犹如刀落在她身上,“苏眠,这只是开始!你害琳儿那么惨,我会让你十倍奉还!”

“琛哥哥,不是我……”

她爱他,怎么会伤害他要娶的女人!

“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苏眠话没说完,声音慢慢地轻下去。

最后,双眼一黑,她昏了过去。

苏眠醒来的时候,左眼被纱布包着,世界一半漆黑,一半光明。

贴着冰凉的墙面,她内心充满了恐慌。

厉笙琛说,这只是开始!

之后,他还会怎么折磨她?

不等她想明白,房间的门被打开——

“厉先生说,要好好招待你。”

陌生的声音刚落下,一群疯子突然冲了进来,他们将她拽下床,又是咬又是打。

苏眠眼睛疼得不行,也反抗不了,只能忍着痛意把自己卷成一团,双手死死地护着肚子。

良久,这群疯子才离开。

第2章 我不是疯子

夜深人静的时候,苏眠蜷缩在床上,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再待在这里,她不是被打死,就是被逼疯。

她不想留在这里,她要离开。

苏眠跑到走廊上,顺着水管一点点地往下爬,倏而,一道灯光直直地照在她身上。

她被发现了。

疯人院院长立即给厉笙琛打了电话。

听到苏眠逃跑的事情,厉笙琛直接开车过来,他看着寒风中颤抖的苏眠,冷声说:“你欠琳琳的债还没还清,就想跑了?”

苏眠的身子颤得更厉害。

“琛哥哥,求你看在我们以前的情分上……”

“以前的情分?”厉笙琛冷嗤一声。

苏眠愣了愣,唇角闪过苦笑,她差点忘了,厉笙琛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

她深吸一口气,重复解释:“凌琳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没有伤害她!求你放我出去吧,再待在这里,我会疯掉的!”

“你是忘了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吗?”厉笙琛勾起唇角笑了,眸底却没有一丝笑意:“你是个疯子啊!”

“我不是疯子,我没有害凌琳……”

“给她注射镇定剂!”厉笙琛打断她, “一个月后,我要她变成真正的疯子!”

“厉笙琛,你不能这样对我!你已经毁了我一只眼睛,你不能再把我变成疯子!”

“你本来就是个疯子。”厉笙琛的声音冷得像冰锥,深深刺入苏眠的心脏。

很快的,有人抓住了她,医生拿着针筒,走到她的面前。

苏眠看着闪过寒光的针尖,她闭上血泪混合的眼睛,半晌睁开,“厉笙琛,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怀孕了。”

怀孕?

听到这两个字,厉笙琛冷漠的脸终于有了变化,“谁的孩子?”

“你的!厉笙琛,我怀的是你的孩子。”苏眠一字一顿的说。

怀孕的事,她是在凌琳出事前几天知道的,她没打算说出来,本想着参加完他们的婚礼,她就离开这里重新生活。

可现在,她不能不说了。

她怕自己被厉笙琛逼疯,她更怕自己会失去孩子!

“你在胡说什么,我跟你没发生过关系!”厉笙琛紧攥着拳头,气得咬牙切齿。

他压根没碰过她,她居然把一个野种赖在他身上。

“我没胡说!我们……”尽管难以启齿,苏眠却不得不说:“我们发生过关系,是你车祸前的事情,只是你忘了!”

车祸?

三个月前,他的确出了车祸,忘记了一些事情。

尽管如此,厉笙琛还是不相信自己跟苏眠有什么关系。

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心里很清楚。

车祸前,他跟凌琳就确定了关系,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不可能碰凌琳以外的女人!

这个女人,不止恶毒,还谎话连篇!

“给我继续!”厉笙琛冷声说道。

话音刚落,苏眠大声地叫道,“不要”,她跟着拼命地挣扎起来,可是力气小的她还是被人用力地摁在地上。

细长的针头跟着扎进苏眠的手臂上,苏眠的心痛得被人撕裂开来,血混着眼泪模糊了双眼,她抬起双眼看着冷着面容的厉笙琛,说道,“厉笙琛,我没有说谎!”

第3章 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你爱过我……”

她的话没有说完,眼皮缓缓地合上,快晕过去前,又听到厉笙琛冷漠的声音传过来,“把她给我看牢了!”

再被关进房间里,苏眠整日整日地靠在墙角发愣,日子一天天地过去,除了她的肚子开始隆起,她剩下的那只眼睛里是越发地呆滞。

凌琳来的时候,苏眠正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门打开,她听到声响,身子反射性地颤了下。逃跑不成被抓回来后,倒是没人再进来打她,只是她变得更一惊一乍。

“眠眠。”

熟悉的声音传来,苏眠扭头看到被人推进来的凌琳。

她的双眼被纱布包着,半张脸都是疤痕。

凌琳让人出去,房间里剩下她和苏眠两个人。

“琳琳。”苏眠伸手抓住床边凌琳的手,“对不起。”

在收到凌琳求救的短信,她被事情耽搁着,迟了半个小时过去,赶到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凌琳满身是血地躺在那里。

“如果我准时赶到,你一定会没事的。”她要是知道凌琳出事,一定会马上报警的。

“嗯。”蒙着纱布的凌琳一笑,轻应着。

“不是我害你的。”

苏眠再解释道,她握紧凌琳的手。

“我知道。”凌琳微笑地说道。

听到凌琳的回答,苏眠的眼里燃起希望,凌琳相信她,那么就能够帮她作证,她就不用坐牢,更不用待在这个地方。

“眠眠,你为什么不肯离开琛哥哥?”

在苏眠高兴的时候,凌琳冷声说道,“他爱的人不是你,是我!”

苏眠看着凌琳淡下的脸色,她回道,“我知道。”

车祸后,厉笙琛不仅忘记她,而且他爱上了凌琳。

所以,她独自承受痛苦,决定带着肚子里的孩子离开这里,不去打扰他的生活。

“琳琳,我等着你们结婚……”苏眠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凌琳打断。

“呵呵!”凌琳冷笑,“苏眠,你少来了。”

“厉笙琛已经把你忘了,和我重新开始,你不要脸地缠着他,不就是想他把你记起来。”

“你既然要夺走我的幸福,也就别怪我心狠了!”

看着凌琳变得狰狞的面容,苏眠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三个男人本来是要把你给强了。”

凌琳冷声说着,手抓紧苏眠的,“你为什么迟到?要不是你,我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想到那段可怕的经历,凌琳痛不欲生,她也要把苏眠毁了。

“不过你放心,我遭遇过什么,也要你尝试一遍。”

凌琳说着,她空出一只手去摸苏眠的脸颊。

“听人说,琛哥哥为了我把你的一只眼睛给戳瞎了。”

“不如这样,把你另外一只眼睛给我吧。”凌琳阴冷地笑着。

苏眠拿开凌琳的手,不可置信地打量着她。

“凌琳,我哪里对不起你!”

她把凌琳当作闺蜜,心里的秘密包括和厉笙琛偷偷在一起都告诉凌琳。

“你抢了我喜欢的东西。”凌琳冷嘲道。

苏眠一愣,“厉笙琛!”

“是的!”凌琳承认道,“苏眠,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第4章 给我闭嘴

她抿着嘴角再伸手抓住苏眠的手,“我要你的眼睛、要你的孩子、要你变成一个没人肯要的疯子!”

瞧着凌琳的笑容,苏眠心里一片寒意,“你个疯子,给我滚!”

“呵呵!”凌琳冷嘲地笑笑,她突地拽着苏眠的手推向自己,紧跟着她连着轮椅一并倒在地上。

苏眠疑惑地看着摔倒的凌琳,在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她顿时明白了。

“眠眠,你已经把我害得那么惨,现在还要我的命吗?”倒在地上的凌琳伤心地哭泣道。

厉笙琛进来,看到地上哭泣的凌琳,他的双目愤怒地瞪向床上的苏眠。

“苏眠,你找死!”

他说着,伸手扼住苏眠的脖子。

苏眠的双手使劲地想扯开厉笙琛的手,“琛哥哥,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拽着我的手……”

话没有说完,她的脖子被厉笙琛扼得更紧,顿时有种窒息的感觉。

“琛哥哥!”地上的凌琳见厉笙琛一进来注意力在苏眠的身上,她哭泣地唤道,“我好痛。”

厉笙琛狠狠地一把推开苏眠,他忙转身把凌琳扶起来,“琳琳,有我在,不用怕。”

“琛哥哥。”凌琳哭了出来,“眠眠是我的好朋友,她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因为你吗?”

“我现在反正已经是这个鬼样子,你如果对她有点喜欢,就和她在一起吧。”

“琳琳,你在胡说什么。”厉笙琛温声斥责道,他深情地看着凌琳,说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爱的都是你。”

他说着,抬起头看向苏眠,“至于她!”

“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因为厉笙琛的话,脸色涨红的苏眠心一阵抽痛,她看着厉笙琛呵护凌琳的样子,哭着说道,“琛哥哥,你当真一点都不记得我们的过去吗?”

“苏眠!”厉笙琛冷声喝道。

苏眠继续说道,“强暴凌琳的三个男人应该是她自己找来的,是我去迟了,他们才……”

“苏眠!”凌琳哭着接过苏眠的话,“你挑拨我和琛哥哥的关系,安的是什么心!”

“我为什么要找三个男人来强奸自己,你知不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脸、我的眼睛……”凌琳说着说着大声地哭了起来。

厉笙琛忙把她抱紧,他冷冷地看着苏眠,“苏眠,你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

“她为什么要把自己毁了!”

“知不知道因为你的罪行,凌琳变成什么样子?” 

“因为你之前爱的人是我。”苏眠再说道,因为他们两个曾经深深地爱着对方。

“闭嘴!”厉笙琛厉声喝道,“再让我听到这句话,我割了你的舌头!”

厉笙琛看着嘴角划出一抹讥讽笑意的苏眠,冷声嘲讽道,“看来,要了你一直眼睛是太轻了。”

“厉笙琛!”苏眠看到他眼里滚滚的恨意,轻了声音唤道。

她害怕起这样的厉笙琛,往着墙边挪去。

“琛哥哥,我的眼睛好痛。”厉笙琛怀里的凌琳突然说道,“琛哥哥,我不要变成一个瞎子,哪怕只有一只眼睛也好。”

“不会的。”厉笙琛看凌琳马上变了另外张温柔的脸,“医生说了,你的左眼没有伤中要害,移植右眼就可以了。”

“真的吗?”

凌琳抿着笑意问道,“那我什么时候能动眼睛移植的手术?”

第5章 就用她的

厉笙琛扭头也看向身子在发颤的苏眠,想到她的所作所为,他的眼里满是寒意,“现在就可以!”

“就用她的!”

左眼被厉笙琛的时候,很痛很痛,苏眠想他把自己忘了,如果这只眼睛能够让他不那么生自己的气,也好的。

现在,厉笙琛还要她另外一只。

“厉……笙琛!”苏眠颤着声音唤道,瞬间的事情,她仿佛掉入冰窖里,浑身冰冷冰冷的。

“不要那么对我!”她张口哭了出来。

没有眼睛,她在这里该怎么活下去,又怎么照顾好肚子里的孩子!

“厉笙琛,没有双眼在这个地方我会疯的。”

苏眠满脸是泪地说完,得到的是厉笙琛一句:你不是疯子吗?

她怔怔地看着他,没有再哀求。

厉笙琛把她忘了,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琛哥哥。”凌琳温柔地看着厉笙琛,“不要那么对眠眠。”

“眠眠虽然把我害成这样,但是她知道错了。”

“她不愿意把眼睛偿还给我,那就算了。”

“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一辈子看不见都没事。”

听着她的话,再想到恶毒的苏眠刚才还要伤害琳琳,厉笙琛握住凌琳的手,柔声说道,“这是她欠你的。”

“苏眠!”厉笙琛看着缩成一团的苏眠,心猛地一痛,他很快地恢复正常,“把眼睛给琳琳,我许你留下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什么孩子?”听到厉笙琛的话,凌琳激动起来,她的目光马上去搜索苏眠所在的位置。

苏眠这个贱人竟然怀上厉笙琛的孩子!

“是温尚的吗?”凌琳的声音跟着变得温和。

苏眠听到凌琳提到温尚的名字,身子颤得更厉害。

温尚是厉笙琛的朋友,也喜欢着苏眠。凌琳故意提起温尚,是要激化她和厉笙琛的矛盾,偏偏她说什么,厉笙琛都不行。

“好!”没等厉笙琛回答,苏眠说道,“我同意把眼睛移植给凌琳,但是,厉笙琛,你得答应我,不许再给我注射精神方面的药物,更不许碰我的孩子。”

“如果他有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苏眠微微地一笑,含着眼泪看着厉笙琛说道。

厉笙琛听完苏眠的话握紧了拳头,苏眠果真是个说谎精,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温尚的,为了这个孩子,她同意移植眼睛。

既然,她愿意了,他有什么好拒绝的。

“好!”厉笙琛应道。

在他怀里的凌琳听到苏眠愿意把眼睛给自己,她微微地笑起来,等着她恢复光明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拿掉苏眠肚子里的孩子。

很快的,厉笙琛找医生过来安排手术,医生知道她怀孕,劝道,“最好是等孩子生下来再做移植手术。”

不等厉笙琛的回答,苏眠决定了,“不用了。”

凌琳现在要她的眼睛,她求厉笙琛也没有用,跟着,她在同意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再醒来的时候,苏眠的世界是一片黑暗,她想哭,发现自己的眼眶空空的,根本掉不出一颗眼泪。

不会哭,这样也好,她起码不用为了厉笙琛再心痛难受。

第6章 他把我忘了

接下来的日子,厉笙琛履行他的诺言,没有让疯子来打她,也没有给她注射精神药物,就让她一个人在黑暗的世界里等着花开花落。

“眠眠。”

熟悉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苏眠正坐在窗口听着外面的风声。

她扭过头,唤道,“温尚。”

温尚对她很好,他是最早知道她喜欢厉笙琛的人,也是帮她和厉笙琛在一起的人。

他的心思,苏眠是一清二楚,可是她的心里只有厉笙琛。

“看着你幸福就够了。”温尚出国留学前对她说的话。

“眠眠,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温尚看着没有双眼的苏眠,眼眶瞬间红透,泪水掉了出来。

在国外的他最近才知道苏眠的事情,他连忙赶回来,打通关系进疯人院看她。

他不信她会害人,更不信她疯了。

“我还好。”苏眠微微地笑着,比刚进来的时候,比厉笙琛戳瞎一只眼睛的时候都要好。她学会坦然面对这一切。

“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温尚伸手连着摸苏眠的双眼都不敢。

她那么漂亮的姑娘竟然被人毁了双眼,一辈子只能活在黑暗里。

“厉笙琛那?他是怎么保护你的。”温尚气愤地问道。

听到厉笙琛的名字,苏眠的心又撕裂开地痛起来,她张口不知道该怎么说。

“还有,我看到新闻说他要和凌琳结婚?”

“不行,我要去找他算账。”温尚的脾气上来,站起身子要出去找厉笙琛,苏眠伸手拉着他的手,“温尚哥哥,陪我聊聊天。”

“好久没有人和我说话了。”

除了医生查房和送饭来的时候叫她的名字,没有和她说话,她就一个人待着。

“我怕自己会疯了。”苏眠苦涩地笑着,她伸手摸着自己大起来的肚子。

“眠眠。”温尚哽咽着声音,心痛万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厉笙琛怎么了?你又是为什么变成这样!”

“他把我忘记了。”苏眠轻轻地说道。

“忘记了?”温尚怔住,再看苏眠苍白瘦弱的小脸,“你放心,我帮你把他抓到你床前,让他记起来你,让他想法子救你出去。”

“不用了。”苏眠拒绝,厉笙琛这辈子都想不起她这个人,所以他是不会放走她的。

“温尚哥哥,你能帮我件事情吗?”苏眠跳过厉笙琛这个人和相关的事情,说道。

“好。”

“把我在这里的情况告诉我妈妈,求她救救我。”

她被送进来后,这里成了厉笙琛的地盘,妈妈应该不知道她的情况。她现在寄希望妈妈,能够出手救她。

“你和她说,只要把我带出去,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回到厉家,更不会和厉笙琛有任何瓜葛。”

温尚听完苏眠的话,心里不知道有多难受。

他很清楚厉笙琛和苏眠的感情,厉家最重视颜面,厉家长子和继女在一起那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事情。他们两个争过双方的父母,争过厉家,最后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嗯。”温尚握紧苏眠的手,“就算你妈妈不帮你,我也会把你带出去。”

这里哪里是人待的地方,如果不把苏眠带出去,她真的有天会疯了。

第7章 这是她的报应

“谢谢。”苏眠笑着回道,她的手继续在隆起的肚子上轻轻地摸着。

“你有了身孕?”进来的时候,温尚就注意到苏眠的肚子。

“厉笙琛的?”

“嗯!”苏眠点头,“这是我最后的念想,也是我和他最后的那点联系。”

所以,牺牲一只眼睛,她也要护着它。

厉氏办公室

厉笙琛接到疯人院那边的电话,说一个叫温尚的男人去见了苏眠。

“好的!”厉笙琛冷沉着声音回完,将着手机直接扔在桌上。

温尚竟然为了苏眠这个恶毒的女人专门从国外回来了,他们果然有一腿,一想到苏眠肚子里的孩子是温尚的,厉笙琛烦躁地扯开领带。

“厉笙琛。”门外传来温尚愤怒的声音,厉笙琛正好是一肚子的火,两个人一见面就动手打起来。

温尚和厉笙琛小学就是同学,两个人做了二十年的朋友,这是第一次打架。

“厉笙琛,你个畜生!”温尚用尽全力地挥拳,朝着厉笙琛的脸上打过去。

厉笙琛想到苏眠的孩子是他,打得也很狠。

“你是怎么答应我的?说会好好爱她的,厉笙琛,你就是人渣。”

对温尚说的话,厉笙琛没有印象,他打了一拳还给温尚,“我爱的人是凌琳,对她没有半点的兴趣!”

“我怎么不能这么对她!她找人强暴凌琳,害得凌琳毁了双眼毁了容,我把她送到疯人院要她一双眼睛,怎么了!”

“这是她的报应!”

“什么!”温尚身子一怔,由着被厉笙琛又打了一拳。

他震惊地看着厉笙琛,“眠眠的双眼是你给毁掉的!”

温尚说完,眼眶红起来,“厉笙琛,你他妈的,王八蛋!”

他愤怒地扑过去,更狠地打厉笙琛,厉笙琛被他打得连连后退。

“怪不得我问她被谁害的,她不肯说!”温尚上前紧紧地揪住厉笙琛的衣领,“厉笙琛,你是疯了,竟然这么对她!”

“你就算失去记忆,也不该那么地狠!”

“她是苏眠,是眠眠!”

厉笙琛一把将温尚推开,他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轻屑道,“我当然知道她是苏眠。”

“温尚,看在你我相交这么多年的份上,今天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

“她肚子里的孩子出来后,我会把孩子交给你,但是她这辈子都得在疯人院里为琳琳赎罪。”

“哈哈!”温尚听完厉笙琛的话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不知道是该为苏眠在哭还是为厉笙琛。

“厉笙琛,你给我听着。”温尚含着眼泪说道,“她叫苏眠,是你的继妹,也是你捧在心口爱着的女人,你说要娶她为妻一生一世。”

“她不会害人,也不会背叛你。”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厉笙琛的。”

“闭嘴!”厉笙琛恼声说道,对温尚说的没有印象,也不会相信,“温尚,真没想到你为了个女人,跟着她一起说谎骗我。”

“放心,不管你们怎么编排精彩的故事出来,我厉笙琛绝对不会饶过这个恶毒的女人。”厉笙琛说完,让秘书进来把温尚轰出来。

保安进来,温尚看着冷着脸色的厉笙琛,再看到办公桌的烟灰缸,快速地拿起来朝着厉笙琛的头上砸过去。

“厉笙琛,你这么对眠眠,会有报应的。”

“哈哈哈……”温尚大笑着被保安抓着带出去。

第8章 爱的人到底是谁

温尚走了,厉笙琛站在原地,莫名地还能听到温尚的叫声,他的心猛然间收缩剧痛。  

凌琳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身体恢复得很好,包括那双眼睛,不过两只眼睛不太一样,右眼比左眼要明亮许多。

现在的她是人生赢家,就等着厉声琛娶自己。

“琛哥哥,你这两天怎么回事?心不在焉的。”

厉笙琛来医院看凌琳,除了他进来关心她几句,后面他就站在窗边抽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能让厉笙琛这样的,只有苏眠。

凌琳想到苏眠肚子里的孩子,眼神冷沉下去,指甲用狠地掐进掌肉。

“没什么。”厉笙琛淡声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最近老是想起苏眠说的话。

她说,他们相爱过。

温尚也这么说。

“琳琳,说说我们以前在一块的事情吧。”厉笙琛对凌琳说道。

凌琳一怔,果然厉笙琛被苏眠搅乱了心思。

还好,苏眠和厉笙琛过去的事情,她件件都清楚,凌琳笑笑,走到厉笙琛身边,和他说着以前的那些事情。

“我们在一起后,因为我的家世不好,厉叔叔他不同意,你就带着我私奔。”凌琳说着,靠在厉笙琛的怀里。

“厉叔叔派人来抓你回去,你开车甩掉他们的时候,途中发生车祸。”

“琛哥哥。”凌琳含着眼泪看着厉笙琛,“你当时想都没有想,直接扑过来护着我。”

“你受了重伤,而我安然无恙。”凌琳接着说道,“后面,你醒来,叔叔见我们爱得那么深,就同意我们两个在一起。”

“哦。”厉笙琛应了声。

凌琳说的,他有印象,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少了什么。

“琛哥哥,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们两个私奔的事情,还有一个人知道。”

“苏眠。”厉笙琛皱着眉头说道。

“是的。”凌琳点点头,“是她因爱生妒,把我们两个离开的事情,告诉叔叔,也是她间接害得我们发生车祸。”

听到是苏眠告密的,厉笙琛寒了眸子,竟然又是她!

“不过,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以后会好好地在一起,对不对?”

厉笙琛看着温柔凝视着自己的凌琳,他爱的人一直是凌琳,怎么会去相信苏眠和温尚的话,他微笑,点头应道,“好!”

厉笙琛离开医院后,直接回厉家去,他打算和厉父谈谈自己和凌琳的婚期。

到厉家,路过花园看到一个贵妇人在修剪花木,他往里走的时候,又想到苏眠哭求的样子,转过身子对着贵妇人唤道,“苏阿姨。”

贵妇人看到厉笙琛,放下手里的活,高兴地过来和他说话。

“苏阿姨,我想问你一个事情。”

“我爱的人到底是谁?”

问完,贵妇人脸上的笑容僵住。

厉笙琛看着贵妇人,这是苏眠的妈妈,她的话最可信。所以谁在说谎,马上就能知道。

温尚回来后,时常地来陪苏眠。

有了温尚的陪伴,苏眠的精神比之前好很多。

“眠眠,我给你买了些补品,都是瓶装的,你打开就能吃。”

温尚原本想把这家疯人院收购了,可是厉笙琛比他先一步,成了这里的幕后老板。

 
苏眠失去了爱情,还被诬陷,失去了更多,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670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