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着富可敌国的财富不要却偏偏当个受尽白眼的上门女婿,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放着富可敌国的财富不要却偏偏当个受尽白眼的上门女婿,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第1章 没钱的苦恼

早上八点,京台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诊室等候区已经人满为患。

“58号,秦风之女请到三号专家诊室。”

广播里传来了叫号声,秦风立刻抱着怀中三个月大的婴儿直奔三号诊室。

“哎呀,你这个孩子已经发展成很严重的肺炎了啊,为什么早不带来看?”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放下手中的听诊器,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

“那……那医生,怎么办啊?”秦风心急火燎的问着。

“没办法了,只能住院了。”医生职业化的口吻说:“不过我们这边的普通病房已经满了,只能住特殊病房,去交钱吧。”

就在此时身穿职业装的王雨晴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她一见到襁褓之中不断咳嗽的婴儿就红了眼圈。

王雨晴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秦风,我没指望你大富大贵,可是你就连孩子都带不好,你还能做什么?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说完,王雨晴一把夺过了秦风怀里的孩子。

她不想对秦风发脾气,可是谁又能理解她的苦楚?

为了和秦风结婚她和家人闹掰,为了补贴家用她不要命的工作,孩子已经成为她的全部。

王雨晴的声音很大,惹得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秦风低着头,没去辩解。

“在这里待着,哪都别去,回头找你算账。”王雨晴抱着孩子急匆匆的朝着收费处跑去。

秦风看着王雨晴的背影,重重的叹了口气。

王雨晴是个美人,不管是身材还是脸蛋都算的上极品。曾经的校花,追求者无数。

可谁都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大美女居然会嫁给刚认识三个月的秦风。

和王雨晴结婚三年,今年生了一个孩子,可是这个孩子因为早产的缘故有先天性的肺炎。

为了给孩子治病,还在坐月子的王雨晴不得不去酒店上班。

秦风因为没力气干不了体力活,又没一技之长,所以只能找份要求不高的工作。

白天只能在家照顾孩子,晚上到夜玫瑰夜总会去当服务生。

可最近天气转凉,孩子的肺炎加重,早上还咳出了血丝。

王雨晴的爸妈都是做生意的,虽然算不得上大富大贵的家庭可好歹也是年入百万的老板。

在这样的家庭里秦风的地位可以说是非常低,不管是亲戚还是邻居都看不起这么一个废物女婿。

也正是因为和秦风结婚王雨晴和自己的爸妈闹掰了,即便是孩子看病也得不到任何的资助。

二老放出话来,想要自己出钱给孩子看病很简单,王雨晴必须要跟秦风离婚,而且孩子要跟王家的姓。

“住院费一天要两千块?”王雨晴看着手里的收费单心沉到了谷底。

“放心,你先带孩子去病房,我来交钱。”秦风走过去硬挤出一丝笑容。

而王雨晴也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抱着孩子上了电梯。

“你好,住院需要先交一万块的押金,请问刷卡还是现金?”收费处的小姑娘低着头机械式的问。

秦风掏出自己的银行卡递了过去。

“你跟我开玩笑呢?你这张卡没钱。”对方直接把卡给退了回来。

这时候收费处的小姑娘才抬头看了一眼秦风,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鄙夷之色。

这个人她见过好多次了,经常带着孩子来看病,每一次都交不上钱最后都是等着老婆来。

这样的窝囊废还真的是少见。

没钱吧还喜欢装,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垃圾。

“没钱了?”秦风这才想起上次给女儿拿药的时候已经花光了里面的存款。

“那个,你看能不能先让孩子住进去?我回头就把钱给交上。”秦风弯着腰,舔着脸说。

收费处的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钱住什么院,赶紧走,凑够钱再来。”

“我说你到底有完没完啊,我们还排着队呢,没钱回家等死去。”

排在秦风后面的一个男人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然后直接把秦风给扒拉到了一边。

“你!”秦风咬了咬牙却又压住了心中的怒火。

钱,都是钱,难道现在这个社会没钱真的就活该被人看不起吗?

秦风有些绝望。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二楼住院处。

王雨晴正抱着孩子坐在椅子上,当她看到秦风那张沮丧的脸一切都明白了。

王雨晴红着脸,近乎哀求的说:“秦风,我求求你了,你看在女儿的面子上能不能跟我离婚?我不想因为你害死我们的孩子。”

是啊,只要离婚就可以得到二老的资助,看病的钱就能解决了。

“雨晴,你等我,我去筹钱。”秦风攥紧了拳头,离婚?他不甘心啊。

“我就知道你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蛋,为了你所谓的面子可以牺牲自己的女儿吗?”王雨晴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夺眶而出。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王雨晴和怀中的女儿,他知道王雨晴最后的耐心就要失去了。

就在他准备出去筹钱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帅气的男子。

“这不是秦风嘛,这么着急是要去哪?”

秦风一看说话的男子脸立刻沉了下去。

“杨飒?你来干什么?”

来的这位是秦风的情敌,之前一直死缠烂打的追王雨晴,即便现在王雨晴是秦风的老婆也不例外。

更要命的是杨飒还是个富二代,父母都是大老板,有钱。

“是你让他来的?”秦风有些不解的看着王雨晴。

“是,我让他来的,刚才我问他借了两万块。”王雨晴眼神冰冷的看着他,随即便展开了笑脸对杨飒说:“谢谢你专门跑一趟。”

“说这话不就见外了嘛,咱们是什么关系。”杨飒满脸坏笑的看着王雨晴:“这样,钱你先拿着,明天有空我请你看电影。”

当着自己的面邀请自己的老婆去看电影,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莫大的耻辱。

秦风死死的攥着拳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我们不需要你的钱,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会想办法。”秦风丢下这句话就跑出了医院。

钱,又是钱。

没钱真的就生存不下去吗?

没钱,就真的要被欺辱?

此时此刻的秦风内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站在医院门口思索了良久,他拿出手机打给了自己的好友地瓜。

第2章 去拿钱

“喂,地瓜,你手头还有闲钱吗?借我两万块我周转一下,一万块也行。”

“行,半个小时后我转你微信。”地瓜十分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秦风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女声:“转什么转啊,你很有钱吗?我让你给我买手机你说没钱,怎么借给这个窝囊废你就有钱了?我告诉你,你要是借给他老娘就跟你分手!”

“地瓜,算了,我再想办法吧,照顾好弟妹。”秦风说完挂断了电话。

地瓜对他不错,借给他好几次钱了,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人家。

从口袋里面摸出一包烟,秦风点了一根叼在嘴里。

看来老爹说的不错,没钱就连人都做不好,而有钱却可以为所欲为。

他深吸一口气,拨通了那个被他拉入黑名单的号码。

“哎呦,我的大少爷啊,你可想死我了,老奴这个手机号就专门为你留着的。”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欣喜的声音。

秦风无奈的挠了挠头:“那个……老李啊,最近手头有点紧,能不能给我弄个两万块?”

“少爷,你说这话就是在打我老李的脸啊,想要钱,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两个亿。”

老者虽然有些激动,可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补充道:“不过老爷可说了,如果你要是动用家里的钱和关系的话你就必须要接受秦家所有的产业,成为秦家的继承人。”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在哪我去找你。”秦风有些不耐烦的说。

“让少爷你来找我那我还想不想混下去了?我去接你。”老者有些心惊的说。

“别介,现在我还不想公开身份,你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过去。”说完,秦风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儿,秦风收到了短信,地址是夏商银行总部。

秦风抽完最后一口烟,用力的踩灭了烟头。

五年前秦风大学毕业,他本来可以名正言顺的回家继承财产,可身为顶级财团的继承人秦风骨子里就有一股子的傲气,想要凭着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片天地。

也就是在创业期间秦风结实了在自己店里打暑假工的王雨晴,并且彻底的爱上了这个女孩。

可这个社会没钱没人脉想要白手起家谈何容易?创业不到一年便以破产告终。

如果有人知道秦风是这样的想法估计能给气死。

秦氏财团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可以这么说,世界上百分之五十的娱乐场所全是他们家的。

有这样的家庭还创个屁的业,直接回家就是顶级富豪。

五年的时间,秦风尝尽了人间的冷暖,受尽了丈母娘的白眼和别人的冷嘲热讽。曾经的顶级富二代却成为了一个废物女婿。

他想安安静静的做个普通人,可老天爷总是把他往绝路上逼。

现在为了给女儿治病,他不得不低头。

娘希匹的,难道自己这个废物女婿的日子要结束了?真的要回去继承财产?

“哎……这年头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千亿财产,这上哪说理去。”秦风摇头叹息一声,骑上那辆小鸟电动车直奔夏商银行而去。

半个小时之后秦风出现在了夏商银行门口。

夏商银行作为本市最大的一家银行自然十分气派,不管是建筑宏伟,就连门前停着的也都是豪华商务车。

而秦风的那辆小鸟电动车夹杂在豪车之间显得很不起眼。

秦风信步朝着银行里面走去,丝毫不感觉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

“先生你好,请问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银行大厅里,一位穿着OL制服的女人正面带微笑的看着秦风。

微笑只是一种职业习惯,虽然脸上笑着可是眼中却露出一种掩饰不住的鄙夷。

吴梦晴上下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年,一身杂牌地摊货,二十出头,穿着拖鞋,头发乱七八糟,这不就是典型的社会穷屌丝的形象嘛。

像是这样的人来夏商银行能有什么正经事?

秦风看着眼前的这个招待员心说不愧是高级银行的接待员,这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真的是好看。

就这女人的气质绝对可以秒杀大多数的高级白领。

“哦,我不办业务,我找人。”秦风回过神来。

“找人?对不起,找人去派出所,我们这里只负责办理业务。”听到这话,吴梦晴的脸顿时就沉了下去。

如果不是因为银行有规定的话她都懒得跟这种穷屌丝多说一句话,她心中早已认定这穷屌丝是走错了地方。

所以在听到秦风只是找人的时候,她脸上那职业化的笑容也慢慢的收敛了起来。

“先生,如果没事的话请你马上离开,我们这里只接待年入百万的客人。”吴梦晴看着秦风不为所动最后直接下了逐客令。

正当二人说话的时候,打楼上走下来一个中年男子。

“小吴啊,怎么回事?楼上正招待VIP客户呢,怎么这么吵?”

陆大为有些不悦的皱着眉头。

能成为夏商银行的VIP那最起码都是年入上亿的,所以需要陆大伟这个客户经理亲自的招待。

“经理,你来的正好,这穷屌丝来这里闹事。”吴梦晴伸手指了指秦风。

听到这话秦风眉头不由得一皱。

陆大伟走过去指了指门外:“现在给我滚出去,否则的话我要叫保安了。”

“我说了,我是来找人的,让李宏图那个老家伙给我滚出来。”此时秦风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的怒火。

听到秦风的话陆大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愣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居然敢叫自己老板滚出来?

别人不知道李宏图是什么人他可以一清二楚,十大富豪之一,身价过百亿。

这样的人物又岂是眼前的这种穷屌丝能认识的?

“你是听不懂人话?让你滚出去你没听到吗?”此时,陆大伟的语气也不客气了起来。

大概是想要在自己领导面前表现一番,吴梦晴居然直接上去推了秦风一把。

秦风当时那叫一个气啊,心说这女人是来大姨妈了不成?怎么火气这么大。

最可气的是这还是他家族的企业,也就是他自己家开的银行。

在自己家里被自己养的狗给咬了,秦风当然不爽。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来找李宏图。”秦风的声音逐渐冷了下来。

陆大伟轻笑一声,有些鄙夷的看着秦风:“我说小伙子,你要是想闹事也分清楚地方,再不走的话,我可就叫保安了。”

第3章 被迫继承

这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对夫妇。

“我说陆经理啊,你们这夏商银行怎么也招待这种下贱人了?难道是档次降低了?真是什么人都能进的来。”那贵妇满脸鄙夷的看着秦风。

被自己的客户这么一说,陆大伟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如果要是因为这小子丢掉了大客户的话那可是个大损失。

“保安保安,赶紧来把这个人给我扔出去,再让这种人进来我就开了你。”陆大伟冲着门口的保安愤怒的吼道。

很快打门外进来两个保安,二话不说拉着秦风就往外面走。

秦风一边被往外面拖一边冲着里面喊道:“李宏图,你个王八蛋,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否则的话明天就给我睡大街去。”

吴梦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骂了句:“真不要脸,还耍起无赖来了。这样的人活该穷一辈子!”

就在这个时候,二楼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李宏图和秘书顾头不顾腚的朝着下面跑,到了楼梯口还差点摔一跤。

当他看到大厅里面的场景的时候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帮人真的是有眼无珠啊,居然要把自己的少东家给扔出去!

虽然自己名义上是这家银行的总裁可实际上也就是给秦家打工的,这要是得罪了秦风这个唯一继承人自己能有好吗?

“住手!”

一声暴呵传来,吓得那两个保安一哆嗦,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来人。

当他们看清楚那是总裁之后都愣住了。

“总裁,怎么还把你老人家给惊动了呢。”陆大伟一见到是老板来了,立刻就换上了一副笑脸跑了过去。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人给我丢出去,别脏了我们总裁的眼。”吴梦晴急于表现,就赶紧的催促了起来。

吴梦晴心说今天看来是自己时来运转了,别看自己在这里干了一年多,这还是第二次见到总裁。

然而让众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李宏图却突然抽了吴梦晴一巴掌。

“住口!”

打完吴梦晴之后李宏图赶紧小跑着来到了秦风的跟前,弯着腰恭恭敬敬的说:“少爷,你来了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啊,我好到门口去迎接你。”

少爷这两个字听得陆大伟脑瓜子嗡嗡的,而吴梦晴则是捂着脸还没回过神来。

这个人到底是谁啊?怎么能让李宏图对他如此的恭敬?难道说……

“你们两个收拾东西马上给我滚蛋,别让我再见到你们。”李宏图见到秦风没吭声就知道秦风心里有气,立刻开除了陆大伟和吴梦晴。

秦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社会啊,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真的是从来都不缺。

他也不想继续计较这件事,这样的小人开除就开除了,放在这里早晚是个祸害。

“少爷,你跟我来。”李宏图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陆大伟此时也反应了过来,能让李宏图如此恭敬的人身份绝对不简单,刚才自己居然要把他赶出去……

“少爷,少爷,你绕了我吧,我有眼无珠,我不是人,我……”陆大伟能做到经理也不是白给的,当时他就直接滚了下来,抓着秦风的裤脚哭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吴梦晴吓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身体止不住的打哆嗦。

秦风冷冷的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跟前的经理,淡淡的说了一句:“老李啊,这就是你招的人?”

秦风这一句话把李宏图吓出一身冷汗,他冲着保安摆了摆手:“把这两个人给我拖出去,快。”

不管躺在地上哭闹的陆大伟和吴梦晴,李宏图带着秦风上了二楼的办公室。

“少爷,你说这件事闹得,老奴有罪。”李宏图乖乖的站在一旁垂手而立满脸的愧疚。

秦风躺在真皮沙发上,伸手摸了摸。

“哎呦,老李啊,你这品味有待提高啊,别总是用鳄鱼皮的,整点梨花木啥的不好嘛。”

听着秦风的话,李宏图老脸一红,心说那玩意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嘛。

“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我来拿钱的,急用。”

想起还在医院等着住院的女儿,秦风不想多耽搁时间。

“少爷,钱我可以给你,不过你必须要在这份财产继承协议书上按个指纹。”说着,李宏图拿出了一份文件。

“不按。”秦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那这钱还真不能给你。”李宏图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

“真不给?”

“不给!”

秦风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李宏图的鼻子骂道:“我告诉你,老子就算是穷死也不继承秦家的财产!”

……

两分钟后,秦风擦了擦大拇指上的印泥。

“少爷,你跟我来,老爷给你留了一笔零花钱。”李宏图收起那份文件,把秦风引到了旁边的一面墙。

刘宏图伸手按下了一个机关,只见到摆放着书架的墙壁缓缓的朝着两边拉开。

“少爷,这里面的是金砖,一共有一百块,每一块都有一公斤重。还有这边,这是老爷放在这里的名表,最便宜的也都价值一百多万。还有这边是美钞,这边是英镑,这边是……”

秦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行了行了,我就要人民币,先给我随便拿个十万块吧。”住院押金需要一万,一天两千,十万块应该够用了。

“好的,请稍等。”李宏图点了点头,打开了另外一堵墙。

这里面放着的没别的就是钱,一面钱堆积成的墙壁!

秦风看了看,突然发现自己来的匆忙居然忘记带东西盛钱了。

这时候他看到了垃圾桶里面套着的垃圾袋,就随手的拽了出来。

“放这里吧。”

李宏图有些无语,这好歹也是十万块钱,搁在别人身上揣在怀里都怕丢了。这可倒好,少爷直接用垃圾袋装。

不过再想想秦风的身份和财富,这两万块放在平时估计也就是少爷一天的零花钱。

于是他就老老实实的把钱给装进了垃圾袋。

“好了,钱到位了我就走了,医院那边还等着用钱呢。”秦风拿起塑料袋朝着外面走去。

第4章 收购个夜总会

“少爷,别怪老奴多嘴,既然你现在已经按了手印就是秦家的继承人了,金钱,势力,女人,你要什么有什么,为什么还要待在王家当上门女婿受那份子的窝囊气呢。”李宏图壮着胆子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秦风叹了口气,停住了脚步:“我欠王雨晴的,要还。”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补充了一句:“对了,我身份这件事别给我捅出去了,低调。”

看着秦风离去的背影,李宏图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老爷,少爷已经同意了。”

“嗯,好,知道了,吩咐下去吧。”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还能听到女人的笑声。

“好的老爷,我这就去办。”李宏图挂断了电话。

从这一刻开始,秦风就是秦家的正式继承人,秦家所有的产业都属于他,所有的财富他可以随时享用。

秦家的生意涉及很广,不仅仅是娱乐场所,像是网络,房地产,旅游都有产业,可以说是一个庞大的财团。

……

拿上钱,秦风骑上自己的那辆小鸟电动车直奔医院而去。

半个小时之后秦风急匆匆的来到了住院部,只见到王雨晴正抱着孩子等待着。

“秦风,你去哪了?”

王雨晴冷冷的看着秦风,心里对他已经失望透顶。

自己的女儿现在急需住院他却为了自己那微不足道的面子不愿意答应自己向杨飒借钱,难道在他看来自己的面子比人命还重吗?

“秦风,是不是出去借钱了?你说你没钱就钱吧,还死要面子。来,我借给你五万块,不要利息。”杨飒说着从自己的包里面掏出一捆红票子。

“不好意思,钱我有的是,看不上你的臭钱,拿着你的钱,给老子滚。”秦风冷冷的看着杨飒,现在自己既然已经答应继承财产,钱对于他来说也就是个数字。

杨飒是有钱,可是跟自己比起来那就是微不足道的小钱。

“秦风,你说什么,快给杨飒道歉。”王雨晴都快急哭了,自己好不容易让杨飒送钱过来,可秦风呢?居然让人家滚。

“算了算了,小晴啊,电影票我买好了,明晚十点钟,这钱我留着了。”杨飒笑了笑,挑衅的看了秦风一眼。

“谢谢你杨公子。”

秦风紧紧地攥着拳头,他现在有一种想要揍人的冲动,而且已经压制不住了。

“啪……”

一声脆响,秦风甩了甩手。

“你……你居然敢打我!?”杨飒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秦风,就在刚才,这个窝囊废居然打了自己一巴掌。

“我打你怎么了?我老婆的小名是你叫的吗?还看电影,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做了那么长时间的窝囊废秦风早就受够了,从今天开始他不许王雨晴再受到任何的委屈,想要占便宜的人统统滚蛋。

王雨晴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秦风。

为什么感觉秦风像是变了个人?好像……多了一份安全感。

“我再说最后一遍,拿上你的钱滚蛋!否则老子直接把你打残。”秦风拿起杨飒放下的钱砸在了他的脸上。

“啪……”

五万块的分量可不轻,愣是把杨飒砸了一个踉跄。

“好,好好好,秦风,你装逼是吧,老子就看你怎么收场!”

杨飒从地上捡起钱气呼呼的朝着医院外面走去。

在他看来秦风就是在装逼,回头交不上住院费王雨晴还得来求自己,而到那个时候可就不是现在这么好说话的了。

“秦风!”王雨晴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自己为了孩子忍着恶心去跟杨飒借钱,秦风倒好,居然把人家赶走了。

王雨晴还没来得及发作秦风就直接把塑料袋里面的钱倒在了椅子上。

“雨晴,这里是十万块钱,你收起来,我拿两万给女儿看病。”

“你……你借来钱了?问谁借的?”王雨晴狐疑的看着秦风。

不管秦风多穷她都可以接受,可如果秦风为了钱走上歪路的话那这辈子都完了。

“问地瓜借的。”秦风随口编了一个谎言。

王雨晴长出一口气,她以为秦风去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借的就没事了,以后慢慢还。

“以后别去麻烦人家了,每次借钱刘璐都跟他闹别扭,要是为了咱们让人家分手那就不合适了。”

“嗯,我知道,这笔钱我很快就还给他。”秦风笑了笑。

这就是他喜欢王雨晴的地方,哪怕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都要为别人着想。

表面上王雨晴是个非常强势的女人,可实际上内心比谁都要柔软。

只是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废柴老公现在已经成为了有钱人,世界顶级富豪。

以秦家的势力即便是买下这座城市也是绰绰有余。

拿着钱办完住院手续过后,王雨晴看着放在保温箱里面的孩子失神的说:“秦风,咱们不能一直这样下去,这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总不能一直去借吧。”

秦风淡淡的说:“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看着秦风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王雨晴严肃的看着他:“秦风,我知道你为了面子不想去求我爸妈,可你能不能为了孩子想一想?难道你真想这样过一辈子?”

秦风没说话,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让自己低头?那是不可能的。

王雨晴有些失望的看了看秦风,一提到这件事秦风就沉默,她都快疯了。

狠狠的跺了跺脚王雨晴离开了医院回去继续上班。

因为新生儿病房是不许家长陪同,到了晚上八点钟秦风骑着电动车去夜店上班。

半道上秦风的电话响了。

拿出来一看,是夜店经理王大山。

电话一接通王大山的咆哮声就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

“我曹你吗的秦风,你想不想干了?三天两头迟到,快给老子滚回来,把工资拿了,走人!”

王大山此时是气的不行,这个秦风十天有五天都是迟到的,而且还死要面子,上次让他陪一个富婆喝酒死活不肯。

这种废物要他干啥,不如早点给辞退算了。

“姓王的,别跟老子喊,我告诉你,老子不干了,你给老子炒了!”

电话那头的王大山一愣,给秦风的吼声吓了一跳。

“秦风,你他娘……”

王大山的话还没骂完,那边的秦风已经挂断了电话。

姥姥的,真的是孰可忍孰不可忍,他不知道受了王大山多少的窝囊气,每次最脏最累的话都是自己的,工资拿的是最少的。

这货居然还逼着自己陪那些又肥又丑的富婆喝酒,真以为自己是去卖的?

以前为了过日子自己忍了,可是现在既然已经继承了家族的财富还有必要继续的忍受吗?

挂断了王大山的电话秦风立刻打给了李宏图:“老李,帮我办件事,有一家叫做夜明珠的夜总会知道不?帮我买下来。”

李宏图道:“少爷,那家夜店一个月也就赚个几十万,你买它做什么?”

“别问那么多,十分钟之后我要成为这家夜店的老板。”

五分钟过后,秦风收到了李宏图的短信:“少爷,事情办成了,你现在就是夜明珠的老板。”

秦风收起手机骑上小鸟电动车直奔夜明珠夜总会而去。

行,王大山你不是爱欺负老子嘛,给我等着,马上要你好看!

这家夜玫瑰夜总会算是本市数一数二的娱乐会所,其中涵盖了大部分的娱乐项目,一个月的净利润在三十万到四十万,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可是这在秦风看来只是小钱,他之所以让老李收购这家夜总会还是有自己的打算。

正如王雨晴所说,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必须找点正经事做才行。

开局一家夜总会,应该够折腾一阵子了。

此时,夜玫瑰夜总会里,王大山正暴跳如雷。

就在刚才,这个窝囊废秦风居然敢挂自己电话,还说炒了自己?

这要是换做别人就罢了,一想起来自己被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给骂了王大山心里就有气。

所有工作人员排成队静静地站着,谁也不敢说话生怕触了王大山的霉头。

就在这时打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人。

“老板,你怎么来了?”王大山见到来人立刻换上一副笑脸。

来的这位是夜玫瑰的老板,卢佳增。

“把这里收拾收拾,所有人集合,准备迎接新老板吧。”卢佳增脸上挂着笑。

一听到这话下面的员工可就炸开了锅,心说这好端端的怎么还换了东家?

“老板,你不是开玩笑吧?这好端端的怎么……”王大山也是一脸懵逼。

“刚才有人出五千万买下了夜玫瑰,现在我已经不是老板了,赶紧准备迎接新老板吧。”卢佳增摆了摆手。

自己这家夜总会顶多也就值个三千万,那个大人物居然出五千万买,要是不卖那就是傻子。

所有员工不敢怠慢,都跟着卢佳增在门口排好队等着迎接新老板。

“大家都给我精神点啊,待会新老板来了,咱们可要好好表现表现。”王大山冲着大家伙大声的喊道。

下面的人嘀嘀咕咕的嘟囔了两句,无非就是说王大山溜须拍马不是什么好东西之类的话。

要说这个王大山也是个人才,以前就是一做鸭的,因为会拍马屁这才坐到了现在的位置。

为人尖酸刻薄,对手下的员工就跟对待自己仇人似的,所以不怎么招人待见。

这时,一辆迈巴赫缓缓的停在了夜总会的门前,打车里走下来一位老者。

而秦风也骑着自己的小鸟电动车到了,停车的时候差点没撞到迈巴赫。

王大山一看是迈巴赫就知道一定是新老板来了,再看到秦风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

他急于在新老板面前好好的表现一番,于是就冲着秦风喊道:“秦风,你眼睛瞎了?赶紧给老子滚开,别挡着新老板的路。”

第5章 狗眼看人低

王大山见到秦风直接把电动车停在了那辆迈巴赫跟前当时气得恨不得过去一脚踹开秦风,这家伙是在找死啊。

“说你呢,快过去,别挡着新老板的道。”

“就是,自己不想干了可别连累我们。”

其余的人开始纷纷不满了起来,对秦风这个窝囊废他们一向没有什么好感。

秦风回头瞥了一眼停在自己电动车后面的迈巴赫,淡淡的一笑,权当是没听到王大山的话,迈开了步子朝着里面走去。

王大山一把抓住了秦风恶狠狠的说:“秦风,你现在已经被开除了,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给老子滚出夜总会。”

本来王大山就打算开除秦风的,现在秦风又挡住了新老板的车,不开除他开除谁?这万一新老板怪罪到自己头上来自己可吃不消。

“沙比!”秦风鄙夷的看了一眼王大山丝毫没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

“卧槽,你小子敢骂我?信不信老子弄死你?”王大山当时就怒了。

秦风依旧是冷冷的看着王大山,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智障。

“现在给老子滚出去,你被开除了!立刻,马上!”

“呸,沙比。”秦风真心不想跟这种智障多说一句废话。

“哎呦我去,我说你小子……”

王大山是没想到平时懦弱的秦风这个时候居然敢骂自己,当时就怒了。

“大山,搞什么呢,先不要管那小子,关键时刻别给我掉链子。”卢佳增一看到王大山要动手就一把拽住了他的手。

这新老板来了,交接还没完成的,只要是钱不拿到手心里到底是不踏实。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岔子的话可就不好了。

为了一个废物搅黄了自己的买卖,卢佳增感觉不值得。

就在这个时候,迈巴赫的车门打开,司机快步走到后面的车门跟前弯腰开了车门。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从车里走了出来。

夜总会的工作人员见到出来的是个老头子就释然了,也就是这种高深莫测的老家伙能有那么多的钱收购,否则换做年轻人谁能拿得出来那么多钱?

而卢佳增一见到出来的李宏图当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他万万没想到收购自己夜总会的人居然是赫赫有名的富翁李宏图啊。

像是李宏图这样的人收购他一个小小的夜总会根本不需要自己亲自出马,可为何今天他老人家亲自到场了?

一边想着卢佳增快步上前,中间还差点摔一跤。

“哎呀,原来是李老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卢佳增满脸笑意的伸出手。

李宏图看都没看卢佳增一眼,只是拿眼睛在扫着站在对面的夜总会员工。

其实他根本不想到这种地方来,也就是几千万的事情还不值当他亲自到场。

之所以来就是为了少爷,自己身为秦家的家奴,有些事情是需要自己给少爷处理处理的。

“大家欢迎新老板。”王大山一看自己老板的那殷勤样就知道新老板身份非同寻常,当即就指挥了起来。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手下的员工都急于在新老板的跟前好好的表现表现,就卖力的吆喝了起来。

哪知道这个时候李宏图却摆了摆手:“我不是你们的新老板,你们不需要欢迎我。”

众人一听到这话当时就傻眼了,他不是新老板,那到底谁才是?

“李老先生,你这话的意思……”卢佳增小心翼翼的问着。

李宏图却权当是没看到这些人,径直的走到了秦风的跟前,然后弯腰恭恭敬敬的说:“少爷,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办完了,你看还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

“嗯,没事了。”秦风淡淡的摆了摆手。

众人一看到这场面当时就懵了。

什么情况这是?

这老头莫非是神经了?怎么对秦风这个废物鞠躬?还……还叫少爷?

“卢老板,这是收购你们夜总会的老板,我只是个跑腿的,剩下的事情,你们谈。”李宏图对着自己身边的秘书点了点头:“等到正式更名了之后,把剩下的钱打给卢老板。”

说完之后李宏图转身上了迈巴赫。

静……现场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看着秦风。

秦风……居然收购了夜总会?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别人可能不信,可是卢佳增此时却明白过味来了。

刚才来的那是谁?那是只手遮天的大人物,自己这几千万的身家在那位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他没必要跟自己开这种玩笑。

“卢老板,抽空把手续办一下,待会儿会有人来找你。”说着,秦风就朝着门外走去。

“秦风,你这哪里花钱请来的演员?这租一辆迈巴赫不少钱吧?”王大山满脸阴笑的看着秦风。

他宁可相信公鸡下蛋都不愿意相信秦风能收购夜总会。

卢佳增是恨不得过去抽王大山一巴掌啊,这家伙脑袋可能真的被驴给踢了,这都还没明白过来。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秦风缓缓的收起了手。

王大山捂着脸都给打蒙了。

刚才打自己一巴掌的人,居然是秦风!?

“我特马弄死你……”王大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直接跳了起来。

“啪……”又是一声脆响,王大山另外一边的脸也肿了。

这一巴掌倒不是秦风打的,而是卢佳增。

王大山更蒙了。

“都给我听着,从今天开始秦风就是你们的新老板,谁要是不想干了,现在可以给我滚蛋。”

“王大山,你被开除了。”

在没有正式更名之前卢佳增还是老板,开除王大山的权利他还是有的。

这个王大山真的是有眼无珠,居然说李宏图是秦风请来的演员,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同时卢佳增也看出来了,这秦风的身份绝对不简单,要是能巴结好他的话那以后可就发达了。

纵使王大山再傻逼此时也明白过味来了。

他想都没想噗通一声跪在了秦风的跟前,抱着秦风的大腿苦苦的哀求道:“秦风,不不,秦老板,秦爷爷,都是我的错,我不是人,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把我当个屁放了吧。让我到门口去看门也成啊,千万别开除我啊。”

秦风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王大山,嘴角浮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第6章 酒店偶遇

看着秦风脸上挂着的那淡淡的笑,王大山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定会被开除。

王大山知道自己对秦风做的那些事情秦风不可能会原谅自己。

“我求求你了秦老板,我以前那是狗眼看人低,你就别跟我计较了。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孩童,全家都指望我呢。”王大山死死的抱着秦风的腿就是不撒手。

“好了,我也不是绝情的人,你在夜总会这么长时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不是?”秦风拍了拍王大山的大脑袋:“既然你说了你是狗眼看人低,那么你就应该去做门童,狗,放在门口才能发挥作用嘛。”

这么明显的羞辱让王大山抬不起头,不过好在是秦风没把自己给开除。

现在这个社会想找一份工作那真的是比登天还难,如果自己被开除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谢谢秦老板,谢谢……”王大山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权利,这就是权利的滋味。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下面的员工见到秦风把王大山给弄去当门童了心里也都是暗爽,因为这个王大山平时对大家都不怎么好,人缘差的很。

同时他们的心里也在担忧着自己的处境,毕竟自己以前可没少给秦风脸色看。

“大家不要担心,我不会第一天当上老板就把自己所有的员工都给辞退了。以后夜总会的生意还要依仗你们的帮助。”

秦风伸手指了指站在人群之中的一个女人。

“梅姐,以后经理的位置你来做,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韩梅,夜总会小姐的领班,人长得不错,就是太过风骚,可以说是八面玲珑,做事滴水不漏。

在夜总会里面上班的这些时间,几乎每个人都欺负过秦风,唯独韩梅没那么做。

韩梅听到秦风的话那妩媚的脸上立刻挂上了笑容,踩着高跟鞋来到了秦风的跟前,故意把低胸装拉低了一些。

“多谢老板抬爱,我一定不会辜负老板的期望。”

韩梅是个八面玲珑的女人,在夜总会这种地方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可不是白给的。

能够收购这家夜总会最起码也是身价过亿了,要知道这家夜总会还是挺赚钱的。

想不到自己的身边居然有一个隐形富豪。

安排好了之后秦风直接离开了夜总会。

门外,李宏图的车还在等着。

上了车,李宏图笑着说:“少爷,老爷刚才有吩咐。”

“说。”

“老爷说这家夜总会交给你来经营,希望你能够在三年的时间之内做出一番成绩出来。你也知道家族的那些老顽固,是需要看到真正的实力才承认继承人的身份。”

秦风冷笑一声,这是老爷子在考验自己吗?

之前大学毕业自己出来创业的时候之所以失败除了自己没有经验之外,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资金。

可如果让自己经营这家夜总会的话那结局可就不一定了。

“好,我知道了。”秦风淡淡的点了点头。

“还有就是老爷最近打算在本市投资一个房地产的项目,希望你可以去和老板谈谈合作的事宜。”李宏图继续说。

秦风那叫一个头大,就知道当继承人会有很多的麻烦事。

可没办法,为了女儿自己只好低头了。

“知道了,到时候打电话给我。”秦风也全盘答应了下来。

“那就没问题了,少爷,我带你去吃饭。”李宏图对自己说了一个地址,车子直奔宴江南大酒店而去。

到了地方,李宏图给秦风打开车门,秦风刚下车就见到王雨晴正站在酒店的门口。

“秦风?你……你怎么会来这里?”王雨晴一见到是秦风当时就愣住了。

这可是本市排的上号的豪华酒店,出入的无一不是有钱人。秦风一个夜总会端盘子的能到这里来吃饭?

王雨晴今天是特意到这里来谈生意的,却不料在这里碰到了秦风。这让她感觉有些奇怪。

秦风还不想自己的身份过早的让王雨晴知道,于是就一个劲的冲着李宏图打眼色。

这李老也是人老成精,立刻明白了秦风的意思,赶紧说:“哎呀,小伙子啊,你可真是个好人啊,要不是你刚才及时把我推开估计我已经被车撞死了。”

“本来打算请你吃个饭的,但是刚才接到了电话让我回去开会,不好意思,下次再请你吧。”李宏图说的是声情并茂,看得秦风一愣一愣的。

秦风心说这老家伙的演技真的是越来越LOW了。

就连扶老头过马路这样的借口也说的出来。

“不客气,你慢走。”秦风硬挤出一丝笑容敷衍到。

得到了少爷的允许,李宏图这才敢上车离开。

看着李宏图的车子缓缓驶离了宴江南大酒店,王雨晴擦了擦脸上的冷汗。

刚才的那个人是谁?那可是富豪排行榜上前十名的人物,而秦风居然能跟这样的大人物坐一辆车?

“秦风,你赶紧走吧,今天我要在这里谈一笔大买卖别给我添乱。”王雨晴收回了目光急忙催促秦风离开。

虽然这样做有些伤人心可王雨晴宁愿秦风埋怨自己也不想他被别人说闲话。

秦风倒是没往心里去,因为这些年来他早已经习惯了。

王雨晴交代了两句就转身朝着酒店里面走去,这次可是个大生意,如果可以谈成那女儿治病的钱就有着落了。

秦风倒是没着急离开,他想看看王雨晴是怎么谈生意的,说不定自己还能帮一帮。

毕竟以前自己亏欠了王雨晴太多太多。

想到这里,秦风抬脚走进了酒店。

哪知道刚走到大厅,就跟一个女人撞在了一起,秦风躲闪不及重重的踩了那女人一脚。

“啊……”那个女人条件反射一般的尖叫了一声,当她看到踩自己脚的是谁之后,不由得勃然大怒。

“秦风?这里也是你能来的地?瞧你那穷酸样,不知道我们王家怎么会招你当上门女婿,真是瞎了眼。”

说话的这位叫王若曦,是王雨晴的堂姐,平时家族聚会没少刁难秦风,还三番两次的找王雨晴的茬。

秦风不想跟这种尖酸刻薄的女人多计较,就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朝着里面走去。

“喂,窝囊废,我让你走了嘛?你刚才踩到我的鞋了,过来给我擦干净。”王若曦伸手拦住了秦风的去路。

第7章 羞辱

听到这话秦风心中一阵火大,这个王若曦平时没少欺负自己媳妇,现在居然还来欺负自己了?

本来他打算给王若曦一点教训看看的,可哪知道这个时候他却看到王雨晴和几个男人朝着二楼的包厢走去。

“给老子让开,别给自己找不自在。”秦风不想继续跟王若曦纠缠下去只想着赶过去找王雨晴。

“哎呦,这窝囊废也有脾气了啊,我今天就不让你过去你能怎么样?”王若曦满脸讥讽的看着秦风,她还真不信这个窝囊废能把自己怎么着,因为他不敢。

就在秦风和王若曦纠缠的时候一个帅气的男子走了过来,一把搂住王若曦的小蛮腰。

“若曦啊,这人谁啊?怎么也不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你说他啊?他就是我那废物堂妹夫,介绍给你认识我怕丢人。”王若曦故意把废物两个字说的很重。

王若曦是一直瞧不起自己的这个废物堂妹夫,如果不是秦风的话王雨晴肯定能找个富二代,到时候王家还不发达?这都是一家人,王雨晴发达了自己也能讨到好处,可现在呢?全给这废物耽误了。

“哈哈哈,原来这个就是你一直跟我说的那个废物妹夫啊,还别说,真的挺废物的。”那男人伸手在王若曦的屁股上拍了拍:“跟这种废物就别废话了,走吧宝贝,带你去体验一下冰火两重天。”

秦风当时就火了,心说自己怎么说也是王雨晴的老公,即便看不起自己也不能联合外人来羞辱自己不是?

这王若曦做的未免也太过分了些。

“废物妹夫,姐姐我先走了,别说你是王家的女婿啊,我丢不起这人。”王若曦娇笑着和那个男人走出了酒店。

秦风紧紧地攥着拳头但是一会儿又松开了。

王若曦到底是王雨晴的堂姐,他也不好发火。

不知道王若曦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会是怎么样的一种表情。

她不是喜欢富二代吗?而自己就是富二代这种的顶级富二代!

不论是做人还是做事最好不要太过,否则将来打脸会很疼的。

摆脱了王若曦之后秦风就直奔二楼而去,刚走到一间包厢的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声音。

“哈哈,王小姐,来,陪我喝两杯,只要你能把我给喝趴下了,合作的事情好说。”

“王小姐,你这皮肤可是真的白啊,瞧这小手,啧啧……”

秦风站在门外,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咚咚咚……”秦风走上前去敲了敲包厢的门。

不过里面的人根本没搭理秦风,秦风忍无可忍直接一脚踹开了包厢的门。

结果门一开,秦风就看到一个肥胖的男人正满脸淫笑的拉着自己媳妇的手。

“你谁啊?谁让你进来的?还有没有规矩了?”

包厢里面坐着三个男人,一见到突然出现的秦风当时就怒了。

王雨晴一看到秦风来了脸色当时就是一变。

“我是王雨晴的……”

“哦,他是我朋友,找我有事,我先出去解决一下。”王雨晴不等秦风说出自己的身份就走过去把秦风拽到了外面。

“秦风,你搞什么,知不知道我正在谈生意?”王雨晴沉着脸。

她心里有气,气的是秦风居然不相信自己,暗中跟踪?

自己要是真的有心背叛的话不知道多少男人排成队,这个秦风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

秦风呵呵的笑了笑,指了指里面的那几个男人:“谈生意?有你这么谈生意的?谈生意需要这样吗?”

王雨晴冷哼一声,双手环抱在胸前,有些嘲讽的说:“不然呢?不然我能怎么做?秦风,你还有脸来质问我?如果不是因为你没用的话我至于这么辛苦的拉客户?你要是有钱的话,我至于在坐月子还出来上班?我要是不努力女儿怎么办?指望你?我能指望上你吗?”

想到自己受的委屈,王雨晴的泪水忍不住的要流出来,她转过脸,偷偷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自己苦点累点都无所谓,可是她接受不了秦风怀疑自己出轨。

看着王雨晴那微红的双眼,秦风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王雨晴是个要强的女人,即便心里憋屈也不会说出来。

秦风倒不是怀疑王雨晴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如果要做早就做了,甚至和自己离婚都不为过。

他只是受不了自己的女人为了钱委曲求全。

“你可以指望我!”秦风满脸认真的说。

“指望你?指望你在夜店里面端盘子的那点钱?能养活我们娘俩吗?秦风,你还真看得起自己。”王雨晴不以为然的说着。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里面传来了一道不耐烦的声音:“喂,王小姐,你好了没有啊,我们的生意还谈不谈?不谈我们可走了啊。”

王雨晴一听对方要走当时就急了,这次的生意是王雨晴求着家族的人才给她一次机会,要是谈不成的话那以后自己在家族里更抬不起头了。

“待会再找你算账,我先进去了。”王雨晴说着就要走进包厢。

秦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把她拽了回来。

“别去了,那三个家伙没安好心,不就是卖酒嘛,我可以给你联系一个大客户。”秦风十分诚恳的说。

“你帮我联系大客户?呵呵,你可知道我们在谈的是五百万的大生意……”王雨晴笑了笑,像是听到了个笑话。

她没指望秦风能帮到自己什么,只求他不要给自己添乱。

“我可以帮你……”

“够了秦风,你管好自己的事再来管我吧。”王雨晴说完,深吸一口气,返回了包厢。

看着王雨晴的背影,秦风无奈的叹了口气。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甭说是给王雨晴一个五百万的单子了,即便是买下王家的王氏酒庄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今天对方根本就不是来谈合作的,而是趁着合作来占王雨晴的便宜。

想到这里,秦风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李宏图的电话……

“喂,老李啊。你帮我查一下我媳妇家族的王氏酒庄最近是不是有笔五百万的生意。有个家伙想要利用合作的机会占我媳妇的便宜,该怎么做,不用我多说了吧?”

电话那头的李宏图一听到这话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敢占王雨晴的便宜?这怕是在找死啊。

“好的少爷我知道了,这件事我立刻去办,十分钟之内我会让那家公司的老总亲自给王小姐道歉。”

 
放着富可敌国的财富不要却偏偏当个受尽白眼的上门女婿,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4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