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失踪,为了寻找姐姐,她缠上了霸道总裁简泽川

姐姐失踪,为了寻找姐姐,她缠上了霸道总裁简泽川
第1章 不敢相信

辛艾的咬着唇,眼睛闭着不敢睁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仿佛要将她撞散架,她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喉咙里溢出一串破碎的呻吟,将这个夜晚熏染的更加旖旎魅惑。

到现在辛艾都不敢相信,那样一个表面上看起来那般风光霁月,浑身透着矜贵禁欲气质的男人,怎么到了床上,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不,简直不是人,分明是个色中饿狼。

她不敢睁开眼,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因为简泽川不喜欢,因为他讨厌自己自己这个不择手段爬上他床的贱人。

所以他不想听到她的声音,不想看到她的眼睛。

可越是这样,身体感觉就越清晰,他的疯狂,让她根本承受不住。

突然,脖子被人掐住,用力的仿佛要拧断她的脖子。

辛艾的手抓住简泽川的手腕,张着口像离岸的鱼,努力的呼吸,想要活下去。

简泽川没有温度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你费尽心思爬上我的床,不就是想让我碰你,我成全你,你反倒摆出一脸痛苦的样子,装出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给谁看?”

他说着,可下面动作却愈发凶悍,辛艾努力想摇头,可是窒息感却越来越强烈。

就在辛艾以为自己大概要死在这张床上的时候,终于,简泽川停下来,脖子上的手也松开了,暴风雨停了。

辛艾捂着脖子,闭着眼睛咳嗽,大口大口呼吸着充斥着糜艳气息空气。

她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冷笑,随即身上一轻,辛艾心头也一轻,这意味着今晚结束了。

简泽川去了浴室,他没有关门,哗哗的水声响起,他大概是一秒也不愿意在床上跟她多呆,一刻忍受不住身上有她的气味。

……

浴室的水流声停止,简泽川出来,辛艾听到窸窸窣窣地穿衣声。

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缓缓将纽扣一粒粒扣上,灯光下映照下,那手仿若白玉一般,能透过光来。

最后一粒纽扣扣上,穿上衣服的简泽川,又变成了那个清雅矜贵,浑身透着禁欲气息的男人,精致的脸上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双眸漆黑,如黑洞一般可吞噬一切。

他冷眼看着床上的女人,发丝凌乱铺在枕头上,她半张脸埋在枕头里,一动不动似乎睡着了。

未着寸缕的身体上欢爱后的痕迹遍布,足可见方才那一场情事有多疯狂,

床单侃侃遮住腰腹,但却比不遮更诱人,玉体横陈,分外撩人。

简泽川将刚扣好的最后一粒纽扣又解开,眼中闪过危险的冷光。

他死死盯着辛艾,仿若是看毕生仇敌。

辛艾的身体紧绷,她能感觉到简泽川在看她,他的眼神带给她刺骨的寒冷。

良久过后,关门声终于响起,简泽川离开了,辛艾紧绷的身体放松,她缓缓睁开眼。

身体的疼痛,内心的煎熬,撕扯着她,想是要将她活活撕成两半。

桌头放着一张支票,面额是50万,这是她陪睡一次的钱。

是她撕碎了尊严,踩在脚底下,豁出去一切换来的,可她要的不是这些。

辛艾爬起来,脚刚落地便扑通跪在地上,双腿间疼的她想落泪,她咬牙站起来,翻出抽屉里的避孕药,抠出来一粒,连水都没喝直接塞进嘴里,苦涩在口中蔓延。

第2章 不想看见她

休息一会,辛艾拖着浑身是伤的身体来到浴室。

温热的水淹没身体,辛艾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半口气。

三天前,她豁出去一切正式成为了简泽川的女人,不,也许这只是她自己这样想的,对那个男人而言,她只是一个不知廉耻的贱人。

爬上简泽川的床是她走投无路之下的唯一能做的事,为了姐姐她不得不这样。

辛艾的姐姐辛欢去年签约东星传媒成为一名艺人,一个月前却无故失踪,报了警,至今也没有半点消息。

辛艾跑去找辛欢的经纪人陈铭,却被他反咬一口,对方有恃无恐还扬言若辛欢再不出现,她就必须替姐姐拿出500万违约金。

辛欢是辛艾唯一的亲人了,她还记得一个月前她们最后一次见面,辛欢高兴的对她说:小艾,公司这次给我安排了一个很好的电视剧角色,等我红了,就能挣好多钱,就可以让你过好日子了。

可是那却成了她们姐妹最后一次见面。

姐姐音讯全无,陈铭频频骚扰,辛欢终于在走投无路之下,选择了最危险的一条路,爬了简泽川的床。

因为东星传媒是简泽川集团名下的一个娱乐公司,而她姐姐失踪前去的云巅会所,背后老板也是简家。

所以,傍上简泽川是寻找辛欢的捷径。

她成功了,但是现在,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正确的。

此时的辛艾已经管不了那么许多,她必须想办法在简泽川身边留久一点,借助他的势力查清楚辛欢失踪的真相。

那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一定要找到,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些欺负过她姐姐的人,她早晚会一个个弄死他们。

……

简四站在电梯前,看到简泽川走来,上前两步:“三爷。”

简泽川径直走进电梯,“把那个女人给我丢远点,这两天我不想看见她。”

简四低下头:“是。”

他能闻到简泽川身上若有似无的馨香,那应该是那个女人身上的气息。

虽然那个女人三天前才跟了三爷,但每次三爷来找她,在她房间里停留的时间都很长。

简四以为,辛艾能在简泽川身边留的时间长一点,果然,他还是想错了。

没有人能看透三爷。

也没有哪个女人能左右三爷。

……

休息了一个白天,晚上辛艾便混进了云巅会所。

这里是明都最高档的私人会所,进的人必须持有会员卡,可这里的会员卡并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到。

权贵,金钱,美人,欲望,交织在一起,是明都当之无愧的销金窟,来的人只求醉生梦死,一掷千金。

警察告诉她,辛欢失踪前来过云巅,去的是风字三号包房,当初警察没有能进入云巅搜查,因为,他们抗不过简家的势力,在明都,简泽川是个可以只手遮天的存在。

她今天来,就是想混进那个包房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虽然,这个可能性极低。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辛艾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想起两个字——花瓶!

她不需要有学识,不需要有内涵,不需要有修养,因为勾引一个男人,只需要美就够了。

第3章 让任何男人俯首称臣

一张好看的脸,有时候可以扫平一切障碍。

辛艾抬起手摸着自己的脸:“有脸就足够了。”如果不是这张脸足够漂亮,怕是简泽川早就将她给弄死了,哪里还会碰她,以后她只能丢掉自尊,厚着脸皮用尽一切方法缠着简泽川,直到找到姐姐。

扯掉皮筋,黑直长发披在肩上,她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甜甜一笑,以前她这样笑的时候,姐姐总会说:只要我们小艾愿意,可以让任何男人俯首称臣!

走出洗手间,辛艾靠在墙上,冷眼看着偶尔路过的行人,直到前方走来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她眯起眼睛,就他了,今天,算他倒霉。

她缓缓走过去,待那那个男人接近时,伸出一只脚,男人当即被绊倒。

辛艾做出不安的样子,轻声道了一句:“对不起……”

“你他妈没长……”醉汉想要爬起来,抬头看到辛艾的脸,口中的脏话,瞬间消音。

走廊里灯光昏黄,辛艾一身蓝白相间连衣裙,娇娇怯怯亭亭玉立,像盛开夜间一朵青莲,风姿绰绰。

乌发红唇,连一根发丝都是美的,眼波流转间楚楚动人,只需一个眼神便能让人心猿意马。

醉汉的口水几乎是在看见辛艾的一瞬间就流下来,痴痴叫道:“小美人……”

辛艾吓得连连后退,醉汉紧追不舍。

“小美人,别跑啊……哥哥今晚好好疼你……”

故作惊慌的辛艾,一路跑上了楼,一路引着醉汉追她,然后刚巧闯入了她早就算好的包房中。

云巅的包房分四个等级,风花雪月,风字号的是最低等的,月字头最高,但只有一间。

被她买通的会所工作人员告诉他,风字三号包房就是这间。

辛艾装作误闯进房间的样子,满脸惊慌失措,一屋子的人,在她进来那一瞬间几乎全部噤声。

辛艾身子一颤,坏了,怎么这么多人,这让她怎么查,尤其是当她不经意看在坐在中央的那个男人,吓得双腿一软,差点没跪在地上。

糟糕,简泽川怎么会在这,他……他……

辛艾脸上一片惨白,娇小纤细的身体在颤抖,一双美目通红,贝齿咬着红唇,两只手紧紧攥着校服裙摆,两条纤细的小腿,白的发光,细的娇弱,轻轻一捏就能折断,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

她这还真不是装的,她是真的怕!

不怕被简泽川收拾,怕的是他会一脚踹开她,不再让她跟着他。

简泽川跟她说了,出来门就是陌生人,在外面看见他也别黏上去,她这会儿要装成不认识他。

房间里所有的男人,眼睛全部都黏在了她身上,突然出现的少女,惊艳了所有人的眼球。

辛艾恨不得马上抬腿就跑,可她今天给自己设定的人设是柔弱少女,她忍着恐惧,颤声道:“对不起……我……我……这就走……”

江潮一把推开怀里的女人,冲上去抓住了辛艾的左手腕:“小妹妹,走什么,既然来了那都是朋友,来陪哥哥们喝两杯。”

第4章 我要这个女人

江潮是明都出了名的花少,换女人比换内裤都勤,看见辛艾那一刻,眼珠子都直了,他当时只觉得,跟眼前这少女一比,自己以前玩过的女人,那都是庸脂俗粉。

辛艾被他碰到就觉得恶心,抬起脚就想踹,可是,不行,人设不能崩。

她惨白着一张小脸,道:“你放手,我不会喝酒,我只是……走错地方了。”

江潮哪里肯放手抓的更近,转头还问:“三爷,这是不是你们云巅新来的,你开个价,多少都行,我要这个女人。”

所有人都看向简泽川,有他在的地方,几乎没有其他人什么事,除他之外的人全都会沦为背景墙,他仿佛是被上帝加持了光环一般,任何时候都耀眼的让人没办法忽视。

简泽川没有看辛艾,他的身边两侧空空的,没有人敢坐过去,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端着一杯威士忌轻轻摇晃,薄唇微红,眼皮微微抬了一下扫过辛艾,“不是。”

辛艾知道,简泽川肯定是不会帮他的,他说了,只要下了床,他们就是陌生人,在外面碰见,她绝对不能上前跟他套近乎,多看一眼都不行,否则,直接滚蛋。

辛艾咬着唇,眼神无助惶恐,更加惹人想要占有,她用力摇头:“你听我了,我不是这里的服务生……真的不是,你放手……”

“不是?不是最好,跟了哥哥怎么样?”江潮看见辛艾就觉得自己春心萌动了,他解下手腕上30多万的名表,塞给辛艾,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塞给她:“跟了哥哥,保证让你锦衣玉食。”

包房里的女人羡慕嫉妒恨,咬牙,握紧拳头,恨恨看着辛艾。

辛艾将东西全都丢到地上,“我不要,你放开我……你抓疼我了……”

江潮的手去搂辛艾的腰,凑到她跟前用力嗅了一下她身上的气味:“很香……宝贝儿,别怕,疼就对了,哥哥会好好疼你的,等今晚过了之后,哥哥保证你会舍不得离开我。”

腰上的手让辛艾浑身都不舒服,江潮身上沾染了酒精和女人香水混合的气味,钻进辛艾鼻子里她感觉,胃里在翻滚。

辛艾实在受不了,用力推了一下江潮:“你……滚开……”

意外的是江潮竟然被她给推开了,他沉迷酒色多年,夜夜笙箫,身子早就被掏空了。

辛艾也有些惊讶,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转身就要跑,江潮脸上挂不住,恼羞成怒,“我他妈看你往哪儿跑?”

辛艾的手刚碰到门把,头发就被从头面扯住,一道猛力拽的她向后倒退,头皮好像要被揭下来一般,疼的辛艾眼眶瞬间就红了,“你放手……”

简泽川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聒噪,赶出去。”

简四点头,面无表情走到辛艾面前:“这位小姐,你吵到三爷了,请你马上出去。”

辛艾的头发被江潮抓在手里,今天来这里打探消息的事早就泡汤了,她巴不得赶紧从云巅离开,“好,好……我这就出去……”

第5章 我这就滚远远的

她的声音因为疼痛已经有些颤抖。

简四扫过江潮:“江少爷……”

江潮嘴角抽搐,他想拽辛艾出去,可今晚难得能跟简泽川见到,他们家这次资金周转有困难,想请简家帮忙,他只能留下,可他又不甘心,“三爷,这个女人我能不能……”

他对上简泽川扫过来的眼神,吓得后面的话再也不敢说出来,立刻闭上了嘴,弯腰道:“对……对不起三爷,吵到您了……”

辛艾被简四带出去,出了门,她才松口气,抬头看一眼简四:“三爷他……”

“我们会所对没有会员卡偷跑进来的人,你知道一向怎么处置吗?”

辛艾做出伤心难过的模样捂着心肝道:“我……这不都是为了找三爷吗?”

“那些人,现在……”

辛艾抬起手:“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别每次说话都跟我不在一个频道上,下次……下次,我不乱闯就是了。”

她没想到这次会遇到简泽川,计划一下子全泡汤了,她若是想要找到线索,首先要的必须是可以自由出入会所,她要想办法从简泽川手里弄一张会员卡才行。

辛艾转而小声抱怨道:“说来,这不是怪三爷他抠门吗?他要是能给我一张会员卡,我不就不用偷偷过来了,我好歹也是他的女人不是吗?他每次去了,爽完提上裤子走了,我一个人在那想他想的……”简四冰坨的脸上终于挂不住:“你够了,你以为这次三爷会饶你。”

辛艾捧着脸,可怜巴巴看着他:“拜托四哥,跟三爷说几句好话。”

简四脸上肌肉抽动,他什么风浪没见过,却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招来两个保安:“拖走拖走……”

保安每天都要轰走不少人,以为辛艾也一样,粗鲁的拽住她,就要往外拖,简四没忍住说了一句:“注意分寸。”

两个保安一愣,辛艾立刻转身满脸凄凄:“四哥,你不能这样对我啊?你怎么这么无情?”

简四整个人都懵逼了,这个女人,她……她要害死他吗?

保安顿时明白了,这个女人跟四哥有猫腻儿?

辛艾吸吸鼻子,“四哥,我们两个好歹……”

“好歹什么?”

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脚步声由远到近,辛艾和简四的脸当时都白了。

简四心道:他真要被辛艾给害死了。

“三爷……”

简泽川唇角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走到辛艾面前,“说啊。”

他的眼睛扫过辛艾的左手腕,她的肌肤有多嫩,简泽川是知道的,轻戳一下都能留个印子,被江潮抓过,那儿留可一圈刺眼的痕迹,到现在也没消,等明天估计会紫了。

简泽川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闪过一抹冷光。

保安已经识时务的放开了辛艾的手,她唯唯诺诺小声说:“好……好歹,也……也算认识一场,所……所……”

简泽川的眼神实在太冷,辛艾到底没忍住,只想先逃命,“我……真不好意思,今天我……对不起,我这就滚,滚远远的。”

辛艾腰肢纤细,奔跑的时候,扭动起来,说不出的撩人,简泽川神色冷下来:“简四。”

第6章 你不要我了吗

辛艾是被丢进车里的,头撞到车门,砰地一声,疼的她“哎呦“一声。

捂着被撞疼的脑袋,辛艾赶紧爬了起来。

简泽川弯腰进来,原本宽敞的后座,顿时感觉狭窄逼仄起来,空气中全都是他身上混合着酒精的清冷气息,熏的辛艾心脏砰砰跳。

简泽川不说话,辛艾心里没谱,她知道今天这事儿他生气了,要查辛欢的下落,她就必须得傍着简泽川不能松,所以得让他消消气。

辛艾小心翼翼挪挪屁股一点点往简泽川身边凑,见他没阻止,她胆子大了一些,伸出手攀上他胸口,小手轻轻挠着。

“三爷,我今天会去云巅,是因为我想着,您昨天走了之后,连个电话都没有,我……这心里怕怕的,所以……就想来碰碰运气啊,没想到,我运气还真好……我跟三爷您真的有缘呢?您说是不是?”

简泽川用两根手指将辛艾的爪子推开,凉凉地看她一眼:“怕?”

从这个女人的口中,永远都别想听到一句实话。

方才她闯进去之后,看到他的第一眼,是惊恐时下意识的想躲避,似是唯恐他看见,这可跟她说的特地来找截然相反。

辛艾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您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这心里怕极了,见到您,我才能安心啊……”

简泽川似笑非笑看着她,并不说话,那漆黑深邃的双眼似乎在说:编,继续编,看你能编出什么花来。

辛艾轻轻摇晃简泽川的胳膊,眼巴巴看着他,“三爷……”

没用,人家根本不接招,辛艾咬牙,拖着尾音,娇滴滴的喊一声:“叔叔,你就别生气了……”

简四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一下。

简泽川的嘴角抽动了两下,呵,叔叔……

下一秒,辛艾听见头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简四,丢出去。”

辛艾吓得赶紧圈住简泽川胳膊,着急忙慌道:“三爷,三爷,今天是我不对,我不该自己偷偷跑来找您,我跟您道歉,对不起,但是……您不知道您魅力多大,我是真的忍不住所以才跑来找您的……”

简泽川抓住辛艾的手腕,一点点将她的手扯开,对她的话,他是一个字都不会信。

辛艾有点慌,张口就说:“叔叔你不知道,就像一本书,一看……我就想睡,我也是没办法,实在是情难自控啊。”

简泽川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下一秒车子戛然停下。

车门打开,辛艾像是沙袋一样被粗鲁的丢了下来,膝盖磕在坚硬的地面上,蹭破了皮,疼的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车内简泽川居高临下看着她,像看一只流浪猫,他凉薄的唇张开,说出的话更凉薄:“明天我会让简四把钱给你送去。”

辛艾的脸色瞬间白了,她捂着受伤的膝盖,艰难站起来:“三爷……您这是……不……不要我了吗?”

她站在那,纤细如初春刚抽条的嫩柳,轻风一吹便跟着摇曳,红了眼眶,眼底氤氲出一层水汽,楚楚可怜,娇弱动人。

简泽川的冷漠的眼睛扫过辛艾流血的膝盖,“从现在开始,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第7章 我不会对你死心的

辛艾跳着脚扒住车门:“简叔叔你不能这样啊,您要打要罚都可以,千万别不要我啊……我什么都会的,下次任何姿势我都配合您好不好?”

简四真想捂住耳朵,他没脸听了。

简泽川黑着脸,一根根掰开辛艾的手,砰地关上车门,声音冷的能掉冰渣:“开车。”

车子开动,辛艾一瘸一拐追了两米,扯着嗓子喊道:“三爷,你等着,我不会死心的,我能爬上你的床一次,就能爬第二次……你等着我啊!”

简四没有关窗户,辛艾的声音飘进来,他只觉得自己三观受到了冲击,小心看一眼后视镜里的简泽川,他已经闭上了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简四觉得他好像弄不清楚三爷了,给辛艾送钱,还需要他明天特地过去吗?

今天随便开张支票甩给辛艾就好了?何必多此一举?

简四犹豫之后小声说:“三爷,这大晚上,辛小姐一个人在街上,是不是……”

后面的人没动静,简四想了想,还是算了,别自找麻烦了。

简四的手机响起,他看一眼来电,道:“三爷,江潮的电话,估计还是请您出资帮忙。”

简泽川闭着眼,“江家资金链为什么会断?”

“两年前江家出高价拍下了城南那块地准备建高档小区,可是资金没跟上小区没有如期建成,现在银行催着还款,业主催着交房,江家现在缺钱的厉害,您要不要帮他们。”

“帮啊,自然要帮的。”

简四纳闷,三爷这么好?

很快,他心里的疑惑就没了,他听到简泽川淡淡道:“帮江家尽快破产吧。”

简泽川声音清冷,仿佛入了秋的夜里,缓缓侵入身体的凉意,等感觉到冷时,却已经透骨了。

“咳,好的……”简四心中暗暗腹诽,他就说,三爷绝不会那般好心肠。

……

简泽川的车走远了消失在黑夜里,辛艾脸上的落寞与绝望一点点蔓延到眼底。

她把事情办砸了,赌上所有的自尊和骄傲费尽心思才攀上了简泽川,可现在一切都泡汤了。

辛欢还没找到,简泽川又一脚将她踹开,辛艾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前方的路一片漆黑,仿佛看不到头,这正是辛艾要面临的局面,不知前路,不知未来,可她仍要咬着牙,摸黑往前走。

如果连她都放弃了,还有谁能帮到她姐姐?

前方的黑暗中不知隐藏了多少危险,可她仍要义无反顾。

因为她没有退路,她也没有别的办法。

辛艾抓紧手里的包,虽然她已经明确接下来要怎么做,可眼下最要紧的是怎么回去,这个点,这条路,根本拦不到车。

辛艾踩着高跟鞋走的脚后跟都打泡了,也没有看见一辆出租车,反倒有好几辆车停下来问她多少钱,她越走越害怕,身后有一辆车已经尾随了她有好一会儿了,她可不想姐姐还没找到,自己就出事了。

就在后面的正要加速的时候,忽然一辆出租车如同天降从后面快速冲出,停在了她身旁,模样憨厚的女司机问:“妹子,要坐车吗?”

辛艾二话不说立刻爬上车,终于摆脱了身后的车,她松口气,看来,运气也没这么差。

第8章 不要再纠缠三爷

第二天,简四拿着一张银行卡找到了辛艾。

“这里面有200万,是三爷给你的,以后,不要再纠缠了。”

“休想,我是那么好打发的人吗?我看上的可不是钱,我看上的是三爷的人,别把我当成那么肤浅的人。”辛艾说着从简四手里抽走银行卡:“密码多少?”

简四嘴角抽了一下,嘴里的话和身体的动作能更不统一点吗?

“6个6,该说的我都说了,辛小姐做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比较好,我先走了。”

辛艾叫住他,笑吟吟道:“四哥,别急啊,聊聊嘛。”

简四本能的后退一步,辛艾这样笑的时候,眼睛弯成两道月牙,无辜的脸,清纯又美艳,可他知道,她这样笑的时候,肯定想着要算计人呢。

简四防备道:“你想说什么?”

辛艾拍拍简四:“四哥哥,跟我说说三爷最近的行程呗?”

简四断然拒绝:“不可能,我绝不背叛三爷。”

“确定不说?”

“确定。”

“绝对不说?”

“绝对!”

辛艾叹息:“那……你就别怪我了。”

她忽然眼神变得凌厉起来,猛地靠近简四,指着他道:“我们好歹认识一场,你要是不跟我说三爷他近期的行程,我就找到你们公司门口拉横幅,说你背着三爷跟我有一腿……”

简四吓得立刻后退一步,一脸震惊:“你,你……”

辛艾眼神微凉,威胁道:“你信不信,就算三爷他不要我了,可我好歹做了他几天女人,而你睡了他的女人,他会饶你吗?”

“你……你……”

简四你了好一会,也说不出来一个字,他本就嘴笨,不善言辞,这下更说不出来,最后被吓得转身就跑。

辛艾在简四身后喊:“四哥,别忘了哟,我今天就去定制横幅,你可要速度快啊……我等不及想跟三叔叔再续前缘了。”

焦急的等了两天,辛艾早上起来,发现有人从门缝里塞进来了一封慈善酒会的请柬。

辛艾收好请柬,笑容灿烂。

……

周末晚上9点钟,辛艾穿了一条租借的礼裙,出现在万都酒店的大门口。

她拿出请柬,保安立刻让她进去。

这场酒会来的人可谓是名流云集,一进门光一线男女明星,就看见了好几个,还有明都各大财阀的掌门,衣着华贵的名媛贵妇,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一张堪比完美的假面。

辛艾扫过人群,简泽川还没有来,也是,他那样级别的大佬,当然不会来太早。

辛艾红唇勾起一抹冷笑,这些所谓的上流人士,一个个都能去拿小金人。

她的出现引起一阵不少的骚动,因为她的确是格外的夺人眼球,一袭抹胸黑天鹅礼服,露出一双完美的锁骨,肌肤如雪,在黑裙的映衬下白的发光。

小烟熏妆,复古红唇,高贵中透着清冷,偏又魅惑无限,矛盾神秘,惹人着迷。

刚进门没多久,就有两个娱乐圈知名的经纪人来找她搭讪,递名片。

辛艾接了名片,礼貌的道谢,说考虑一下,如果想入行会联系他们。

等将人送走后,一道突兀的声音,让辛艾的脸色瞬间变了。

“哟,这不是辛艾吗?这是发达了,竟然能来这样的场合?看来,那500万的违约金,你能帮你姐姐拿出来了。”

 
姐姐失踪,为了寻找姐姐,她缠上了霸道总裁简泽川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8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