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为她背叛了他,他在得知自己命不久矣后,拉着她一起下地狱……

只因为她背叛了他,他在得知自己命不久矣后,拉着她一起下地狱……

第1章 一年寿命

医院。

“冷先生,您胃上的肿瘤是……恶性的,如果现在开始化疗的话,或许身体……”

冷又廷抬手打断了医生的话,冷硬的面容上染着不耐,“说重点!还能活多久?”

李医生擦了擦鼻尖渗出的一层细密汗珠,“乐观的话,可能……还有一年的寿命!”

一年的时间。

男人冰冷的俊容上依旧没有任何情绪浮动,只是嗜血的气息却瞬间笼罩了整间病房。

李医生吓得赶紧低下了头。

良久,男人薄削的唇扯起凉凉弧度,“保密。”

“是!”

冷又廷起身,深不见底的眸中酝酿着暴风般的寒意。

很好!

是时候找个陪葬品了!

夜。

“啊……”

身体撕裂干涩的痛处让宋陌笙清醒了过来。

眼睛被布条蒙着,她什么也看不清,可身后的气息和温度她再熟悉不过!

是冷又廷!

“冷又廷,你这个王八蛋,放开我!”宋陌笙扭动着身体,激烈反抗。

挣扎间,布条滑落,房间里熟悉的一切映入眼帘。

她又回到了枫林苑这个再熟悉不过的房间!

“你这个禽兽!”她扭过头,恨恨地看向身后在她身体里横冲直撞的男人,“你竟然绑架我!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了,你再乱来我告你!”

“告我?”

冷又廷像是听到了全世界最讽刺的笑话一样,咬着牙一边继续着粗暴的动作,一边冷笑,“凭你?”

男人的声音不大,可那么平淡的口气中却生出一股杀伐决断。

宋陌笙的脑袋里‘嗡嗡’乱响,羞怒不堪,“冷又廷,我没什么不敢的!”

冷又廷轻蔑地勾了勾唇,“是我小看了你,你这个贱人连背叛我都敢!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

男人的话,一字一句,像毒箭一样刺入她的心脏。

他们认识十二年了啊!

为什么,他宁愿相信那些视频,也不愿意相信她!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段她和别的男人上 床的视频被公布……她根本不认识那男人,也没做过那种事!

但视频里的女人,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她百口莫辩。

宋陌笙心里发苦,脸上却笑得看不出丝毫破绽,“早就说好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怎么?堂堂冷大总裁发情了连一个女人都找不到,还要绑架我这个背叛者?”

她承认背叛他了?

冷又廷只觉得心海翻搅,怒意瞬间染红了双眸。

他恨不得杀了身下的女人!

“干了那些龌龊事,你就该想过会有今天!”言落,他身下的动作更加粗暴猛烈。

宋陌笙很快被撞得没了力气,闭上眼任由他肆虐。

良久,得到餍足的男人终于起身。

还不等宋陌笙松口气,冷又廷便将一沓资料扔到了她身上,“签了它!”

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让宋陌笙本能的反抗,看都没看直接拒绝,“干什么?”

“呵呵!”冷又廷带着恨意的轻笑,让人不寒而栗,“给我生个孩子!终生不嫁!”

宋陌笙一怔,满眸错愕地看向他,“什么意思?”

冷又廷抬手捏住她的下颌,嘴角勾起嗜血冷笑,“我会带走你的孩子,让你们一生不得相见!只有这样,才能折磨你一辈子!”

宋陌笙满眸震惊,抬手就向男人挥去,“你疯了!你这个变 态!我不签!”

“不签?”冷又廷捉住她的手腕,俯下 身靠近她的耳垂,暴戾骇人的冷嗤,“不签我就让你全家付出代价!”

第2章 不许死

女人脸上瞬间灰败一片,停止挣扎,眸中只剩下了绝望。

他居然这么恨她!

“好!我签!”

宋陌笙擦去眼泪,颤抖着手在协议上签下了名字。

宋陌笙签下协议后,一直被关在冷又廷的别墅里。

每天,医生都会来给她监测排卵情况。

一个星期的时间,她无数次尝试逃跑,都被保镖带了回来。

宋陌笙正在思忖,“吱呀”一声,门被拉开。

她腾地一声坐了起来,揪紧了手里的床单,强大的压迫感随着男人的出现在整个房间内蔓延。

“怎么?”冷又廷慢条斯理的抬起手腕,性感喉结下的第一颗衬衣扣子在他修长的手指间退过扣眼,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

宋陌笙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

今天医生检查后,说她处于排卵期,怕是在劫难逃。

欣长有力的手臂伸了过来,腰间瞬间被收紧,她已经贴在了男人胸前。

“还想逃?”

冷又廷咬牙低吼了一句,粗暴的撕开了她的衣服,直接将她攻破!

“啊……”疼痛席卷全身,宋陌笙疼得惊呼出声。

“这就受不了了,逃跑的勇气呢?”冷又廷讥诮又阴冷地笑,身下的动作更加用力,野兽一般。

“冷又廷,你根本不爱我,为什么要我给你生孩子?我们放过彼此吧……”宋陌笙痛得浑身颤抖,咬着牙问。

她曾无数次想过给他生几个孩子……但从未想过,会是以赎罪的方式。

“为什么?”

女人的泪水让冷又廷骤然生出一股怒火,“因为我恨你,背叛我的下场就是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宋陌笙,你该有这个觉悟!”

宋陌笙忍住心上撕裂的疼,颤声问,“那我生完孩子呢?我们是不是可以永远不用再见了……”

“呵呵!生完孩子?”冷又廷冷笑一声,嘴角扯出阴森可怖的冷笑,“你那么喜欢野男人,当然是把你送给各色男人享用!”

男人推开了宋陌笙,像丢开一块破布,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动作优雅的穿了起来。

宋陌笙胸口剧烈起伏,她以为自己早已练就一身钢筋铁骨,可冷又廷的话还是将她所有的铠甲击溃,全都熔成了烫伤自己的铁水。

她自嘲地笑了,“好啊!看来让你儿子的母亲成为人人唾弃的贱人,喊各种男人当爹,你很高兴!”

冷又廷正欲离开的脚步一滞,浓眸骤然一凛。

宋陌笙惨然一笑,继续道,“与其被你这样羞辱,还不如我现在就把命给你!”

眸中闪过一抹决然,她爬起来就向墙上撞去!

腰却被一双铁臂紧紧箍住,男人夹起她,直接扔到了床上。

“宋陌笙,你不配死!”

冷又廷用手指控制住她的下颌,脸几乎要贴在她的脸上,轻蔑冷笑,“生孩子之前你要是敢死,我让你们全家陪葬!”

第3章 原来如此

宋陌笙脸色发白,垂眸遮住眸底暗涌的恨意。

抬眸看向冷绝的男人,眼泪凄然滚落,“又廷,我生……”

孩子身上也将流着他的血,她就不信,他能狠到虐待自己的孩子!

“宋陌笙,你这个骚货!”

宋陌笙在睡梦中被吵醒,睁开眼,同父异母的妹妹宋筱筱凶神恶煞地拉开了她身上的薄被。

宋陌笙无所顾忌地躺着,笑的肆意,“骚货怎么了?你未婚夫宁愿和我这个骚货上 床,也不碰你!他还要我为他生个儿子好继承冷家的所有家产!哈哈……”

她就知道,宋筱筱很快就会发现她在这里。

虽然她没有证据,也完全不知道那个视频里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是怎么回事。

但是,她有很强烈的预感,是宋筱筱挑拨了她和冷又廷之间的关系。

否则,冷又廷不会在和她取消婚约之后,又答应娶宋筱筱。

宋陌笙身上的青紫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刺激的宋筱筱双眼发红。

“你!都是你勾 引又廷!”宋筱筱气的发抖,嗖嗖冲上 床抬起手就想往宋陌笙脸上招呼。

宋陌笙爬起来,伸手攥住宋筱筱的手臂,狠狠推了出去。

“我的好妹妹,你自己没本事抓住男人,怎么能说我这是勾 引呢!”

她施施然地站起身,随意的抓起一件冷又廷放在床头的衬衣披在了身上。

捡起地上自己被冷又廷撕破的睡衣,宋陌笙故意娇羞地笑,“哎呀,又廷也太粗鲁了,看,把我最喜欢的一件睡衣都给报废了。”

宋筱筱的指尖几乎要陷进了手心里,眼里的恨意再也无法掩饰。

“贱人,如果不是你勾 引又廷,你怎么会进了枫林苑,别忘了,当初你可是被禁令永不能出现在这里!”

“这个嘛!”宋陌笙抬手捂了捂一侧的秀发,“你要去问你的亲亲未婚夫哦,毕竟是他把我绑架到了这里,至于原因嘛!他连你都没说,怎么会告诉我呢?”

不等宋筱筱反应,宋陌笙眼波流转,带着几许风情,“难道是你床上功夫不好,冷又廷对你实在提不起兴趣?”

宋筱筱咬牙切齿,“不知廉耻的贱货,睡了那么多男人才有的功夫,也有脸拿出来说。”

想起所谓的偷 情视频,宋陌笙眸色冷了冷,又忽而捂嘴笑了起来,“可怎么办呀,男人就喜欢我这样的女人呢!冷又廷可是说了,你这样的假圣女,他在床上看着就会倒胃口!”

嘭——

门被人用力推开,冷又廷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宋筱筱连忙上前攥住了他的胳膊,哭得梨花带雨,“又廷,我们都要结婚了,你为什么还放任宋陌笙出现在这里,难道你真的打算让她给你生个儿子?你赶紧把她赶出去,难道你忘记了她是怎么背叛……”

“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冷又廷一个冷眸扫过去,推开了宋筱筱。

宋筱筱被打了脸,一双怨毒的眸子里快要喷出火来,愤恨地看向宋陌笙,“贱人,都是你害的,给我滚!滚出枫林苑,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

“好啊!我走!”宋陌笙顺从地点头,作势就要离开。

她一番挑衅,要的不过也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够了!”冷又廷一把攥住就要离开的宋陌笙手腕,用力将一甩,跌坐到了地上。

第4章 奉子成婚

言落,又转身冷冷地看向宋筱筱,“回去等着做你的冷太太!生孩子这种事,用不着你辛苦!”

冷太太?

这么说,又廷还是要娶她的?

他让宋陌笙生孩子,只是因为怕她辛苦?

宋筱筱满眸的又惊又喜,愤恨地瞪了一眼宋陌笙,离开了房间。

“原来如此……”趴在地上的宋陌笙,脸上的挑衅消失殆尽。

他要娶的人是宋筱筱,让她生孩子,不过是舍不得宋筱筱受罪……

呵呵。

“砰!”宋陌笙抛物线一般被扔在了床上。

“你干什么?”宋陌笙忍着尾椎骨传来的痛疼,恼着看向冷又廷。

“干你!”冷又廷薄唇斜斜勾起,“要给我生孩子继承家产可是你说的?”

“我,唔唔……”

反驳的话还没说出口,宋陌笙的唇已经被男人攻城略地……

冷又廷翻转过女人的身体,带着薄茧的大手狠狠箍住腰身,挺身攻破了她。

“贱人,为了钱孩子都可以生!说,那些男人多少钱上你一次?恩?”

他的话,像针一样细细密密的往左胸扎,一点点深入,疼痛感愈加清晰,蔓延至四肢百骸。

“对,我这么贱,谁给钱我都可以张开双腿!”宋陌笙眼里汇聚起晶晶亮亮的液体,她狠狠憋了回去,只能靠怒吼来掩饰自己的心碎。

冷又廷双眸瞬间猩红,他忍住喉间的腥甜,愈加野蛮地冲撞起来。

他冷又廷何时被女人背叛过?

竟敢还如此大言不惭!

就该下地狱!

身下的女人再也承受不住,直接晕了过去……

呕——

冷又廷一口鲜红的血吐在地板上,触目心惊。

他却只是擦了擦嘴角残留的一丝血迹,咬牙离开了房间。

整整三个月,宋陌笙没有踏出枫林苑一步。

除了生理期,医生每天准时来检测她的排卵情况。

一旦确定最佳受孕时间,冷又廷就会出现,如一头野兽一般在她身体里冲撞。

“冷先生,宋小姐已经怀孕6周了!宝宝很健康。”医生笑着向冷又廷汇报。

冷又廷冷声吩咐对医生挥了挥手,淡淡地看向助理,“对外公布,取消和宋筱筱的婚礼,奉子成婚娶宋陌笙!”

“是!”

……

“开门,宋陌笙!”门外传来剧烈的敲门声。

是父亲宋秋山和继母李秀兰的声音。

宋陌笙打开门,两张气急败坏的脸出现在眼前。

“啪!”

宋秋山抬手狠狠一耳光就甩在了宋陌笙的脸上!

宋陌笙一个不支,趔趄间就倒在门上,耳朵里嗡嗡乱叫。

宋秋山指着她破口大骂,“你这个贱人!你到底使了什么诡计,居然敢怀上冷又廷的孩子?你知道不知道,筱筱因为被退婚自杀了!”

宋陌笙怔住,冷又廷要和她结婚?

怎么可能!

不等她反应,李秀兰扯住了她的头发咬着牙嘶吼,“你还我女儿!筱筱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放过你!”

宋陌笙疼的浑身冒冷汗,想着肚子里的孩子,用力推开了她,“放开我!宋筱筱是死是活,和我无关!你们有本事去找冷又廷!”

宋秋山扶住妻子李秀兰,怒目瞪向宋陌笙,“你的心到底是怎么长得,你就是这么诅咒你妹妹?从今天开始,我宋秋山和你断绝父女关系!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宋陌笙倏然抬眸看向他,父亲眼里的狠绝森冷灼伤了她的眼。

这就是她留在这牢笼一般的房子里,也要护下的亲人?

宋陌笙惨然一笑,映衬着她嘴角的血丝更显凄楚。

只要有宋筱筱在,父亲从未相信过她。

亲人……呵呵,从此以后,她的亲人只剩下肚子里的孩子……

嘭——

门突然被一脚踢开。

第5章 孽种

“冷又廷,你回来了!”宋秋山诧异道。

三人齐齐看向门口俊容阴沉的男人。

“又廷,你知不知道,筱筱为了你都自杀了……你怎么能和她悔婚呢?你知不知道她有多爱你……”

李秀兰冲过去,揪住了冷又廷的衣领质问。

冷又廷扯开李秀兰的手,寒潭般幽暗的眸子里染满了厌恶,他弹了弹衣领,像是有什么病菌附着了一般。

“这就要问你们的乖女儿了!”冷又廷勾唇扯出冷冷笑意,“可都是宋陌笙勾 引的我,她嫉妒筱筱要嫁给我,就爬上了我的床,携子逼婚。我的孩子怎么也不能成为私生子,只能选择结婚了!”

瞧着男人眸中的鄙夷,宋陌笙只觉心口一股腥甜。

冷又廷,她当真要让她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么……

听到冷又廷把锅扔给了宋陌笙,宋氏两口子的怒火瞬间烧得更旺。

李秀兰冲到宋陌笙身边,‘啪啪’两巴掌,“你这个贱人,跟你那个骚货老妈一样心狠手辣,亏我们把你养大,你就是这样害你妹妹的!”

宋秋山直接冲宋陌笙一顿拳打脚踢,“筱筱那点对不起你了?你要报复她,你是姐姐,从小就没让过她,现在居然坏到要跟她抢男人,你还有没有一点廉耻!”

宋陌笙根本无力还手,蜷缩在地上,双手紧紧护住肚子。

尽管疼得眉头紧蹙,她仍笑得凄然冷艳,“把我养大?难道不是把我从小打到大?我没让过宋筱筱,只不过是因为宋筱筱根本不需要我让,什么好的都没让我沾过手,谈何说让……”

“还敢顶嘴!”宋秋山抬手又要冲她打去。

像个局外人一般冷冷旁观的冷又廷,眼角余光看到捧着肚子的宋陌笙,浓眸骤然一凛,紧走两步,挡住了宋秋山的拳头。

宋陌笙马上意识到了冷又廷的意图,他不在乎她被打,但他在乎孩子。

心中发苦,她脸上却笑的得意猖狂,“你们打呀!最好是往我肚子里上打,把冷家这个孽种打死!哈哈哈……”

宋陌笙故意挺起肚子,送到了宋秋山和李秀兰的眼前。

“那我就把你们母子都打死!”宋秋山打红了眼,恨恨地道,“你们都死了,筱筱就能和又廷结婚了!”

说着,伸手就准备打过去。

“滚!”冷又廷冷喝一声,提起宋秋山的肩膀狠狠甩了出去。

宋秋山一屁股坐到地上,疼的龇牙咧嘴,惧于冷又廷的狠厉却不敢叫出声。

“宋陌笙,别给我耍花样,你敢害我孩子流产,我就继续草你,草到你生出孩子为止!”冷又廷捏住宋陌笙的下颌,几乎是从牙缝里吐出话来。

他浑身弥漫出一股肃杀之气!异常恐怖!

宋陌笙红着眼睛挑衅地看着他,“现在,你满意了?看着我被我的亲生父亲打,你的心理上有没有好过一些?”

她骤然抬手指向地上的宋秋山,撕心裂肺地吼道,“我告诉你,我没有感觉!因为我早就适应了他们对我的虐待!你永远不懂那种感受!那个人是生我的人,却不爱我,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连别的女人欺负我,他也只是看着!甚至帮着!那种感受,你永远体会不到!”

宋秋山心虚的大叫,“你瞎说什么!那都是因为你从小不听话!”

宋陌笙的眼泪绝望而凄绝,“我希望他帮我一次,可他从来没有。曾经我以为你会永远帮我,因为你是唯一对我好的人,可原来也是我的妄想,我不再妄想,我很平静的接受一切,平静不代表不会痛,只是无力反抗的绝望,你懂么?开心了么?”

对上女人那明明透彻却装满了绝望的眸子,冷又廷冰冷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怔忡。

突然,她的双腿之间,猩红的血液蜿蜒而出……

第6章 婚礼

地面上的鲜血映进他的眼里,眸中一片猩红!

冷又廷眸光一凛,连忙蹲下 身,拦腰抱起了宋陌笙。

他的手紧了紧,明明怀里的女人那么轻,好像一片随时会飞走的羽毛。

可又那么重,重到他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

“又廷,孩子没了,筱筱可以给你生的,你不是最讨厌陌笙的吗?孩子没了,你也可以不用娶她了!”李秀兰大着胆子拉住了冷又廷。

冷又廷转过脸瞥向李秀兰,嗜血的面容上是罗刹般可怖的气息,“滚!我现在没空找你们算账,我儿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会连本带利的找你们要回来!”

李秀兰吓得赶紧松开了手。

冷又廷抱着宋陌笙冲进了车里,车子飚了出去。

医院。

宋陌笙被放在推床上,医护人员推着床往抢救室方向奔跑,冷又廷看着宋陌笙灰败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心里莫名的烦躁。

“宋陌笙,给我清醒一点,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死,就算死也给我把孩子生下来!”冷又廷咬着牙,在她耳边低声命令。

宋陌笙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冷又廷墨眸中的冷绝恨意让她心凉。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被送进了手术室。

只是眼眶里的泪水越积越多,眼泪像放开了闸的洪水,奔泻而出,胸腔里的五脏裂开了一般的疼。

他之所以那么紧张地送她来医院,也只不过是为了孩子……

手术室外的冷又廷烦躁不堪。

他明明恨不得宋陌笙死的!

可为什么她这副样子了,他却烦不胜烦!

自己当真在乎那个孩子?

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

“冷先生,孩子保住了,但是孕妇失血过多,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医生向他汇报。

冷又廷握紧的手终于松开……

一个月后。

婚礼化妆室。

宋陌笙端坐在镜子前,神色恍惚地看着身着婚纱的自己。

“宋小姐,您真美,怪不得冷先生那么爱您,迫不及待要把您娶回家!”化妆师看着镜子里的宋陌笙,眼里都是惊艳。

“呵呵。”宋陌笙自嘲地笑了。

冷又廷怎么可能爱她,之所以娶她,也只不过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为了用孩子,折磨她一辈子!

“当然是爱您了,您看,今天的婚礼多隆重,全城的名流巨星都来了,婚礼的任何细节都安排的无可挑剔,这可是我做化妆师这么多年以来见过的最高大上的婚礼了。”

宋陌笙心中凄然。

冷又廷要让她成为全世界人的敌人……他做到了。

礼堂里,《梦想中的婚礼》温馨浪漫,众人投来羡慕的眼神。

红毯那端的男人一身白色礼服,平日里阴郁的气质消散了不少,看着竟有了几丝柔和气息。

他缓缓朝她走来,一如曾经她无数次幻想中的情景。

恍惚之间,宋陌笙仿佛觉得冷又廷或许还是是爱自己的。

她的眼睛,像溪流汇聚的清潭,慢慢的凝聚起了水雾,在灯光的映衬下,柔美而宁静。

冷又廷终于走到了她的身前,俯下 身亲吻她。

就在她闭上眼睛,准备催眠自己把这一切当真的时候 ,男人冰冷讽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当真了?”

“是啊!”宋陌笙蓦地睁开眼睛,勾唇一笑,“不管怎么样,我嫁给了你,为了孩子,我会试着成为一个好妻子,好母亲。”

为了孩子,即使冷又廷只是被迫娶她,她也想放下所有的一切,好好过下去。

冷又廷深眸一凛,眸底似有龙卷风肆虐。

眼前的宋陌笙和记忆里那个有着倔强而坚定眼神的少女重叠,仿佛一切都还似从前。

心脏狂跳,心头一口鲜血直涌喉间,他用力咽下,大力推开宋陌笙,快步往男休息室走。

噗——

刚一进门,猩红的血液奔涌而出。

冷又廷看着那一滩刺目的鲜血,愣怔良久……

只因为她背叛了他,他在得知自己命不久矣后,拉着她一起下地狱……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2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