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言,厉家四少是个冷酷男神,然而,事实却告诉慕星染,传言都是骗人的。

传言,厉家四少是个冷酷男神,然而,事实却告诉慕星染,传言都是骗人的。
第1章 谁让你站路中间的?

夜魅酒吧,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烁着,昏暗的角落里,慕星染捧着一杯威士忌大口大口喝着。

脑海浮现白天继母在耳边说的话:“厉家小少爷的确是傻子没错,可傻也不是没好处,你嫁过去不会被欺负,以后可以当家作主。厉家家大业大,厉尘非又是诸多继承人之一,以后你就是厉家少奶奶,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当时,慕星染就一句话怼了回去:“你稀罕你嫁啊!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慕晚晴这个好妹妹么?”

因为这话,她跟家里人发生很激烈的争吵,为此,她的亲生父亲还狠狠抽了她一耳光,说她不嫁也得嫁,否则就断了她母亲的医药费。

一次意外,慕星染的母亲成为了植物人,隔不到半个月,父亲就告诉她,他跟她母亲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离婚,接着便迫不及待,将小三迎娶进门。

离婚再迎娶,这一切看似无可厚非,可笑的是对方还带来一个只比她小一岁的同父异母妹妹。

这也就意味着,他父亲很久前就出轨了。

慕星染目光悲沉的盯着杯中的酒,漂亮的眸中,蒙上了一层晶亮的泪雾。

她觉得好恨。

可即便恨,她还是得嫁,就为了母亲。

那笔庞大的医药费,不是她这个大学刚毕业的人,能负担得起的。

更别提母亲长久沉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也许一年,也许两年,或者更久。

慕星染明知自己得认命,可骨子里的叛逆,却又让她仍旧心有不甘。

一想到她父亲为了利益,将她嫁给厉家傻子,她就气得忍不住想做些出格的事情来报复……

想到这,慕星染不由跌跌撞撞起身,刚走了几步,忽然撞到一个醉醺醺的男子。

男人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长得獐头鼠目,突然被撞,有些不爽道:“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

慕星染眼神有些飘忽道:“谁让你站路中间的?滚开,别妨碍本小姐找男人。”

“找男人?”

男人一听,多看了慕星染两眼。

待瞧见居然是个长相精致的小美女,两眼立马放光道:“嘿嘿,别找了,你眼前就有个现成的男人。走,哥带你去玩点刺激的,保准你整个晚上快活似神仙。”

“就你这长相,也敢出来撩妹,抱歉,我眼光很高,没那么重口味。”

慕星染虽醉,但还不至于断片,不屑的嘲讽了一句就要离开。

男人却一把攥住她的手,不怀好意道:“那可由不得你,老子今晚就看上你了,乖乖跟我走。”

慕星染觉得一阵恶心,连忙挣扎道:“放开我……”

可猥琐男力气很大,她怎么也挣脱不开,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被往外拖去。

慕星染心一沉,连忙大声呼救:“救命,救命啊……”

“救命还是留着待会儿床上叫吧。”

男人一脸猥琐的笑道。

不料,话音刚落,不知道从哪伸出来一条手臂,用力捏住他的手腕。

猥琐男惊呼一声,扭头看去。

不知何时,他身后竟站着一名男子。

年纪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一身纯黑色手工订制西装,身姿修长俊挺,五官如雕刻般精致,却极度缺乏表情,神情一片冷肃,看起来像屹立在天地间的王者,令人望而生畏。

第2章 少多管闲事

“你……你是谁?要干什么?”

猥琐男似乎被男人的气势惊到,说话显得有些结巴。

男人没应,只是淡淡的道:“这位小姐已经表明不愿跟你走了。”

“哟,怎么着,还想英雄救美?少多管闲事!”

猥琐男打量了一下男人,不怕死的说道,然后拖着慕星染又要出去。

男人面色一沉,凤目微眯,手中力道猛地加大,狠狠一掰。

‘咔嚓’一道骨头错位的声音响起,随后,猥琐男就发出一道杀猪般的惨叫。

直到这时,男人才轻启薄唇,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一招就被弄得手臂脱臼,猥琐男哪里敢叫嚣什么,当场吓得连滚带爬的逃走。

这边,慕星染总算摆脱控制,不由大大松了口气。

刚才她差点以为自己要完了,幸好有人救了她。

在她心目中,这人就是个英雄!

她微醺着眸,朝那人看去…

直到此时,慕星染才看清他的模样。

一身价值不菲的西装,衬得他丰神俊逸,里面是一件规制的衬衣,扣子沿着紧实的线条一路向上,一直扣到了领口,把那副极具力量感的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他眉目深邃,鼻梁高挺,仿佛上帝最精妙的绝世之作,侵染了墨色的眸子,深不见底,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散发着无限魅力的男性荷尔蒙,在空气中发酵。

好帅的男人!

慕星染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

就是他了!

与其嫁给一个傻子,倒不如找个顺眼的男人,狠狠疯狂一把。

想着,慕星染借着酒精上脑,一头栽进了男人宽阔的怀里,笑嘻嘻的道:“帅哥,陪我睡一晚怎么样?”

“刚帮你赶跑了一个,还不受教训?”

男人冷峻的脸上浮出浓浓的不悦,浓眉皱得死紧。

一个小丫头,独自来酒吧喝得醉醺醺的,差点被不怀好意的男人带走,竟不知收敛,还主动对别人投怀送抱!

男人显然把慕星染当不自爱的那种女孩儿了,立马就想推开她。

可是慕星染却像八爪鱼一样挂在他身上,拼命往他怀里挤。

酒香味混合着女人身上的体香,形成了异样的催情剂,让男人的心里竟有了异样的感觉!

真是见鬼!

他明明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人。

“女人都主动约你了,你怕什么?”

慕星染仰着脑袋,挑衅般的娇笑,身体却极不安分的在男人怀里扭动,像一条蛇,不断挑战者男人的极限。

“你醉了。”

男人漆黑如墨的眸子瞥了一眼慕星染,拽着她那双正胡乱游动的小手,低声道:“而且,我对小丫头片子没兴趣。”

“咯咯,是没兴趣,还是你不行?”

慕星染语气轻佻的说,丝毫不知道自己说出了多么危险的话。

“不行?”

男人脸色平静,可漆黑的眸中却倏然跳上两朵火焰。

身为男人,最忌讳的事,大概就是别人说他不行,更别说他这种天之骄子般的存在。

男人绷着脸,伸出强壮有力的臂膀,搂上慕星染的纤腰,用力一扯,将她整个人禁锢在怀里,接着俯下身,霸道朝她的唇吻了过去。

第3章 后悔了?

这一吻来的猛烈,男人惩罚似的,吻得很用力。

慕星染本就涣散的意识,在他大肆的掠夺下,立马就消失殆尽。

热,好热!

慕星染浑身发烫,酒后口干舌燥,男人也被她的热情感染,手不由之主的在她腰间游动。

慕星染很青涩很笨拙的回应着,一双小手更是毫无章法。

摸着摸着,忽然摸到男人的皮带,下意识的就想继续。

可下一秒,被一双强有力的手制止了。

男人眼眸中闪烁危险的光芒,喉咙滚动间发出低沉嘶哑的声音:“你确定要在这里?”

“怂了?”

慕星染不怕死地道。

男人笑了,漆黑如墨的眸中闪着幽光。他承认低估了女人的疯狂,这已经是第二次被质疑,放在以往根本不可能发生。

在酒吧上演真人秀,他并没这个嗜好。

不过,既然她已经挑起了头,那他不好好满足,也实在说不过去,只是…得先换个地点。

男人抱起慕星染,疾步走出酒吧,来到马路对面的君悦酒店,直接乘电梯来到顶楼,用专属的黑色磁卡开启了房门。

刺啦一声,一进门,男人就将慕星染丢到大床上,并扯掉她身上的衣服。

曼妙的躯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没了遮身衣物,凉意袭来,让慕星染恢复了一点神智。少女的羞涩,让她有些不习惯如此坦诚相待,连忙用双手遮掩重要部位。

这犹抱琵芭半遮面的朦胧一幕,不知带来了多少魅惑,饶是男人强劲的自制力,也在此刻被刺得全面失控。

穿衣三分钟,脱衣三秒钟……

男人用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褪去,随后便欺身压了上去。

没有任何前奏,只有直截了当。

可就在他想要进一步的时候,慕星染却抵住了他的胸膛。

“怎么,后悔了?”

男人嗓音沙哑,眼底燃着两朵火花,额头青筋微微浮现。

事情发展到了最后一步,要是这丫头此时反悔,他真不能保证会不会一时失去理智的强来。

“我怕疼,你轻点儿……”

慕星染半咬着唇,模样羞涩的道。

她身边有两个损友,平日老听她们说女人的第一次多疼多疼,耳濡目染下,就记在了脑海里。

男人凤眸微眯,嘴角微微上扬,第一次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意。

这丫头,倒也有趣。难道她不知道这句话说出来,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强烈的刺激么?

他收起嘴边的笑意,动作继续……

那一瞬,慕星染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疼痛侵袭着她每一根神经,眼泪控制不住的哗哗而下。

男人在慕星染的尖叫下,也怔了一下。

他显然没料到她竟是第一次。

理智告诉他,要立刻放弃,可是身体却又让他忍不住想更进一步。

就这样僵持了半晌,慕星染疼痛减缓,哭兮兮的推搡男人:“好疼,我不要了。”

在她的挣扎下,男人不由倒抽了口气,理智彻底被击溃:“这时候才说不要,不觉得太晚了么?”

语毕,他开始继续……

一整晚,慕星染感觉自己都在云海里起伏,嘴里不断发出求饶声,可又有什么用呢。

一夜荒唐!

第4章 很甜美可口

翌日,慕星染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醉酒后的脑袋疼得要命。

她挪动了下身子,觉得整个人仿佛被卡车碾压了一万遍,全身骨头被拆过又重组。

盖在身上的蚕丝被滑下,露出她未着寸缕的身体,肌肤上,布满了无数吻痕,印在床单上的那抹殷红,更是刺激眼球。

慕星染懵了懵,脑海中零碎的记忆,走马灯似的,不断晃过。

她从中捕捉到几个片段……自己主动勾引了男人,还大胆的迎合,随后是男人的……

显然,昨晚她和一个男子,在这滚了一夜的床单。

她隐约还记得,那男人似乎缠着她,要了一次又一次,最后她被折腾得累到不行,直接昏睡了过去。

慕星染脸上带着些许惊慌。

她昨晚原本只是借酒消愁而已,没想到放纵过了头,竟直接跟陌生男人开了房。

她心中那个后悔啊,暗骂酒精果然不是好东西,一醉起来,什么傻事都敢干。

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给了一个陌生人,想想真是有些疯狂!

慕星染欲哭无泪的起身,想进浴室洗簌一翻。

结果脚刚着地,身下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双腿更是酸软的站不住,害她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

她差点没哭出来,在心里把昨晚的禽兽骂了一通。

这特么得是什么战斗力,才能把人给摧残成这样?

……

此时,厉氏集团集团,会客室内。

某个长相俊美的‘禽兽’正端坐在主位上,与一名外国客户相谈甚欢。

突然,他毫无预兆的打了个喷嚏。

站在身边的助理,以及身后一干相关部门经理,纷纷看向他……

“厉总这是感冒了?公事虽然重要,但身体更重要,可要注意点才行啊。”外国客户笑了笑,很是关心的说道。

厉司霆从容不迫道:“感谢史密斯先生的关心,打喷嚏未必是着凉,说不定是有人在思念我……我看我们今日就谈到这,很荣幸能与路易斯集团合作。”

开了个小玩笑,厉司霆便站起身,朝史密斯先生伸出手,一举一动尽显王者气势。

“能与国内第一集团合作,是我们荣幸才对,厉总,合作愉快!”

史密斯也连忙回握,亦是笑意盈盈,对于今天谈成的合作,彼此之间都很满意。

会议室内,各组项目负责人都松了一口气,皆大欢喜。

这一次的项目洽谈,已经持续了两天,双方各持己见,都不肯让步,今天总裁大人一出马,立刻就搞定了。

厉司霆很快就将史密斯送走,随后宣布散会,便回了办公室。

他走路步伐轻快,途中碰到一些员工打招呼,也不像以往那样冷着一张脸,而是报以微笑。

特助许御看着都有些不相信。

这还是他认识的总裁吗?就算上次谈了一笔上亿的单子,他都没这么开心过。

“总裁,今天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么?您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

“是么?”

厉司霆微微勾唇:“也许吧,刚谈完一笔大生意,难道不该高兴?”

嘴上是这么说,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今天之所以心情愉悦,完全是因为昨晚上尽情的鏖战了一晚。

一想到昨晚那丫头甜美可口的样子,厉大总裁心里就有些燥热。

第5章 蛇蝎心肠的女人

厉司霆连忙压抑内心的异样,恢复原本的样子,淡淡问:“今天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

许御看了一下日程表,连忙汇报:“下午两点,要跟分公司开一个远程视频会议,三点半,华城公司的王董约您打高尔夫。”

“其它照旧,华城的王董给我推迟,约在明天。”

“好的,总裁。”

许御点点头,旋即又道:“对了,总裁……这是今天老董事长那边送过来的婚礼宾客名单,这次尘非少爷订婚,外面很多人都盯着,所以他让您确认一下,看看有没有遗漏的重要客人。”

“你全权负责吧!这次订婚典礼,是厉氏集团盛事,外面很多媒体都关注着,事关厉家,你各方面都多盯着一点,万万不能出什么差错。至于慕家……”

他顿了顿,接着道:“……回头我会亲自过去一趟。尘非虽傻,但怎么说也是厉家少爷,我这个做小叔的,得去确认确认,那女人有没有那资格嫁入厉家!”

“据说那慕家小姐,长得肤白貌美,是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许御顺口说了一句。

厉司霆淡淡瞥了他一眼:“传言不可信,美不美看了才知道。更何况,厉家看的从来就不是皮囊,而是内在、为人!”

“总裁说的是!”

许御连忙附和,不敢再多言,匆匆退走。

此时的厉司霆,根本就不知道,在慕家等他的,是怎样的一个大惊喜!

……

跟陌生男人滚了一夜床单,慕星染心里还是有些慌的,所以在酒店洗完澡后,便匆匆回了家。

被折腾了一整晚,她觉得浑身筋疲力尽,只想好好躺在床上睡一觉。

可刚进家门,就看到坐在大厅沙发上,正翻看时尚杂志的继妹,慕晚晴。

慕星染皱了皱眉头。

这个点,慕晚晴不是应该陪她母亲去逛街么?

每天都是如此,今天怎么会待在家里?

心里虽然疑惑,不过她也懒得搭理,转身就要往楼上走。

慕晚晴却在这时喊住了她;“姐姐,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现在可是有未婚夫的人了,夜不归宿,可不太好哦!这要是传出去,可会被别人说闲话的。”

慕星染淡淡瞥了她一眼,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厌恶。

每次回这个家,她都有种奔赴刑场的感觉。

特别是在面对这些人的讨厌嘴脸时,心情更是烦躁不堪。

她懒得理会慕晚晴,继续往楼上走,直接把她当作空气。

慕晚晴自尊心受挫,声音提高了八度:“姐姐,爸爸等了你一整晚,你都没回来,他很生气呢,你是不是应该去解释一下?”

慕星染步伐一顿,若有所感的朝楼上看去。

果然下一秒,二楼出现了一对中年男女。

男人大概四十出头的样子,体态保养的很好,一身笔挺的西装,衬得他更精神奕奕。正是她的父亲,慕振国。

至于那女人,因为保养得宜,年纪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身穿紧身旗袍,脸上化着淡妆,看起来雍容华贵,端庄大气,可只有慕星染知道,在这华丽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蛇蝎般的心。

第6章 被父亲背叛了

“你还知道回来,知不知道厉家的人昨晚来家里商量你的婚事?”

慕振国居高临下看着慕星染,没过多关心,也没有任何询问,只有满满的不悦。

沈秋荷站在一侧,贤惠的拍拍他的后背,劝道:“振国,消消气,人这不是回来了么!”说完,又装起了慈母,对慕星染道:“染染啊,赶紧跟你爸道个歉,下次记得早点回家。”

“我以前也这样,怎么也没见你管我,我的好爸爸!”

慕星染嘲讽的勾起唇角,故意把‘好爸爸’三个字咬的很重。

她这好爸爸,眼里从来都只有慕晚晴一个女儿,什么时候也会关心她了?

慕振国脸上有片刻的恼意,想开口训斥,慕晚晴倒是抢先一步站出来,语带谴责的说:“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爸爸?昨晚你整晚没回,他可是一直很担心呢。”

慕星染听了,不禁有些想笑。

“是吗?那我还真是谢谢爸爸的‘担心’呢!不过,我现在有些累了,想回房休息一下,就不陪你们在这上演所谓的温情戏码了。”

话落,慕星染也不等他们反应,提步就要上楼。

她现在很累,实在没精力在这应付他们三个。

可是,她刚往台阶上走了两步,慕晚晴却跑过来拽住她的衣服:“姐姐,你这样说太过分了,爸爸他心里一直很关心你……”

话未说完,她忽然瞪大眼睛,惊呼了一声:“天呐,姐姐!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慕星染身上到处都是恩爱后留下的痕迹,特别是脖子上,她进来时已经尽量用衣服遮掩,没想到慕晚晴如此眼尖,还是看到了。

“胡说八道什么?”

她眸中不由出现些许的慌乱,连忙扯回衣服想要遮掩。

可已经来不及了,慕振国已经看到了,脸色当场巨变。

昨晚,慕振国已经和厉家谈好了婚事,接下去就等着举办订婚宴了,他真没料到,慕星染彻夜未归,居然跑到外面去野。

这要是被厉家人知道,那还得了?

气急之下,慕振国蹬蹬蹬的下了楼,狠狠的甩了慕星染一巴掌:“你这不知检点的东西,明知道已跟厉家订了婚事,你还出去鬼混?”

慕星染被打得猝不及防,脑袋侧到一边,脸颊肿得半天高,一阵火辣辣的疼。

可她强忍着没哭,反而笑着看慕振国,道:“我就是出去鬼混怎么了?婚是你一厢情愿帮我订的,难道我还不能给自己找点乐子?”

“你还有脸了?要是被厉家知道你水性杨花,还是别人穿过的破鞋,他们还会要你吗?”

慕振国怒不可遏,对于慕星染眼中的受伤,恍若未见。

他只想着这事儿要是被厉家得知,婚事就要泡汤,他抱不上大腿,公司也没办法得到大力发展。

越想越气,他看慕星染的眼神,不禁也越来越失望。

慕星染将一切看在眼中,更觉可笑。

这就是她的爸爸呀……

对她从来没有关心,没有爱护,有的只是一颗把她当作廉价物品卖出去的心!

第7章 无法反抗

“爸,您消消气,姐姐应该也是一时糊涂。这件事,咱们就当作没发生,隐瞒过去。等婚宴过后,一切尘埃落定,到时候即便厉家人知道了,也没那脸去取消婚事。”

震惊过后,慕晚晴倒是反应极快,连忙上前劝慰慕振国。

实际她心里也在骂慕星染。

这贱人,还真不安生!

为了让她嫁给厉家傻子,她跟母亲费了好大劲,结果没想到,她为了反抗,竟来这么一出。

但那又如何?

她再怎么反抗,也改变不了要嫁过去厉家的事实!

沈秋荷显然也是这么想的,立刻上来劝说:“是呀,振国,你想想,厉家孙少爷是个傻子,咱们染染是不是清白之身,那傻子肯定不懂。只要咱们不说,谁会知道呢?”

“对,一定要把事情瞒住,不能让外界知道,特别是那些媒体,跟厉家的婚期已经商定,这段时间不能出任何差错。”

慕振国刚才只是怒急攻心,经慕晚晴和沈秋荷在旁边提点,立马恢复理智,然后对慕星染下了死命令:“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出慕家大门一步,直到婚宴当天为止。”

“怎么,想禁足吗?”

慕星染冷笑,为了让她嫁到厉家,他们也真是挖空了心思。

“染染,这事儿已成定局,你就别再挣扎了。”

“是啊姐姐,嫁去厉家,没什么不好,以后你就是豪门少奶奶,妹妹我还要你靠你罩呢。”

慕晚晴也好声好气的劝说,可眼里却是满满的幸灾乐祸。

慕星染也不恼:“定局?那可未必,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说不定厉家人已经知道了呢?又或者……万一我不高兴,说漏嘴了呢?”

“染染,这事儿牵扯甚广,可开不得玩笑!”

沈秋荷脸色变了变,语气严厉。

慕星染和厉家的婚事,是她一手促成的,绝对容不得失败。

慕振国听完也是来气,手高高扬起,又要教训慕星染:“孽女,你是纯心不让我好过是不是?”

慕星染挡下他煽过来的手,面色冰冷,眼中盛满恨意,道:“没错,我就是想告诉你,女儿不是那么好卖的。想坐享其成的在家数钱,就得付出点代价。我是人,不是你随意可以摆弄的物品,既然你不顾情义,我又为何要在乎你的感受?”

慕星染的心已经冷了。

以前,她以为父亲是爱她的,只是被沈秋荷这对母女迷惑,可现在看来,都是她一厢情愿,她在慕振国的眼里只是联姻的工具。

她并不后悔失了身,只要能达到报复,就足够了。

“你你你……”慕振国气得手指发抖,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慕星染却欢快的勾起一抹笑意:“爸爸何必那么生气,厉家只是给傻子娶媳妇儿,想必也不在意是姐姐还是妹妹。爸爸又不是只有一个女儿,没了我,不是还有慕晚晴吗?你何不把慕晚晴嫁过去?厉家家大业大,嫁过去,还能当豪门少奶奶,不是吗?”

第8章 她宁愿去死

将刚才慕晚晴说的话,如数奉还后,慕星染头也不回的要走。

这个家,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呆着也只会受到伤害。

她感觉很累,身累,心也累。

“慕星染,你给我站住!”

慕振国怒声呵斥,慕星染却加快了脚步。

慕晚晴一下慌了,立马缠着沈秋荷的手,哭兮兮的说道:“妈,我才不要嫁去厉家,我不嫁,我不嫁!”

如果真要让她嫁给那傻子,她宁愿去死!

“乖,妈妈怎么舍得把你嫁给那傻子呢?你放心,慕星染翻不了天的,我一定让她乖乖嫁去厉家。”

沈秋荷轻声安慰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看着慕星染离去的背影,眸中闪烁着恶毒。

……

从慕家出来后,慕星染直接去医院探望母亲。

在那个家,她呆着太艰难,只有在母亲的身边,她才能像自己。

然而没想到,她刚走到病房门口,就看见一群医生护士围在母亲的身边,不知道在干什么。

她不由一惊,连忙冲过去,推了医生一把:“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动我妈?”

医生也没料到会被人推,一下没站稳,当场踉跄了几下,差点摔倒。

“张医生,你没事儿吧?”

旁边几名护士顿时一阵惊呼,连忙扶住医生。

医生站稳后,摇了摇头,看着慕星染,不由苦笑道:“慕小姐,你先别激动,我不是要动你母亲,我只是在为你母亲例行检查,你不用紧张。”

慕星染愣了愣,仔细打量了下他,这才发现他手上拿着医疗器械,顿时满脸尴尬:“原来是这样,对不起,我刚才冲动了…真的很抱歉,我为我刚才的行为道歉。”

“没关系,你紧张你母亲的心情,我也是能理解的。”

医生倒是很大度的原谅了慕星染,接着又正色道:“你来得倒是巧,我正想跟你聊聊你母亲的情况。”

慕星染神情一下又紧张了起来:“医生,是不是我妈她病情又恶化了?”

医生笑着安抚她:“不是,是好消息。刚才检查你母亲的情况,发现她恢复状况良好,照这样下去,极有可能会有苏醒的机会。”

慕星染表情先是一片呆滞,接着是难以置信,最后是大喜,狂喜!

“医生,你这话可是真的?我妈妈真的能醒过来吗?”

慕星染激动的一把抓着医生的手,声音有些微的颤抖。

医生被抓着一阵吃痛,但还是耐着性子,安抚的拍拍她的手,道:“我只是说有机会醒过来,至于最后能不能醒,还得看你母亲的意志力。不过……我觉的你母亲的求生力很强,应该是蛮有机会的。”

“有机会就好,最起码比什么希望都没有的好。”

慕星染喜极而泣,双眸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开心到不能自己。

这大概是这几天以来,她听过最美妙的话语了。

她的妈妈,有醒过来的机会了!

“虽然你母亲有机会醒过来,但需要大笔的医药费,所以,你得事先准备好。”

医生连忙又交代了一句。

慕星染连连点头:“放心,我一定会准备好的,只要我妈能醒过来……”

只要她能醒过来……即便要她嫁给厉家傻子都没关系!

慕星染下定了决心,打算回去跟父亲好好谈谈。

只要他能保证母亲的医药费不断,她愿意嫁!

 
传言,厉家四少是个冷酷男神,然而,事实却告诉慕星染,传言都是骗人的。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08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