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夺去出国留学的机会,还在机场招惹上不该招惹的男人

她被夺去出国留学的机会,还在机场招惹上不该招惹的男人
第1章 脱贫致富

阳光明媚,空气清新,黎诺迎着风骑着脚踏车。

她仰着脸,轻闭着双眼,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微风轻轻的拂过她的面颊,向母亲的手一样温暖而轻柔,她感觉舒服极了。十分钟前她收到了美国休斯顿大学的入取通知书,所以心情格外好,用她那一开口就跑掉的嗓音哼着最炫民族风。

她以本市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美国休斯顿大学,因为成绩突出,学校给了她一笔可观的奖学金还免除了三年的学费。

到了美国,她再打工赚钱,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脱贫致富了!哦耶,她的苦日子终于熬出头了,她甚至看到小康生活在冲她招手。

自行车转了个弯儿,便进入破旧的小区。

黎诺一眼就看到了她的养母陈玉珠和养父黎国峰站在小区大门口处,陈玉珠捂着鼻子,眼里面尽是嫌恶神情。

黎国峰,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插兜,两道剑眉,眉头紧锁,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这两个人身着华丽服饰,一眼看去与这个平凡的小区极不搭调。

已经有五年的时间对她不闻不问的养父母,突然间出现在她的面前,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黎诺的好心情在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顿时消失的无影踪,她佯装看不到两个人,骑着自行车直接越过陈玉珠和黎国峰。

她在心里面希望这两个人也看不到她。

可惜,天不从人愿,身后传来陈玉珠不悦的声音,“黎诺,你这个狠毒的丫头,我好歹曾经是你的养母,含辛茹苦的养育你十年,你怎么能装看不到我呢?”

黎诺冷笑,单脚支地,停住住自行车,转过头一张清秀的脸上挂着浓烈的嘲讽,几近鄙夷的看着陈玉珠,“含辛茹苦的养育我十年?

我五岁到黎家,穿得都是黎暖剩下的衣服,吃的是你们剩下的食物,干着佣人们干的活,自从我到了黎家,你们家的佣人都减少了,狗都少养了,理由是,我可以干佣人们的活计,可以代替狗吃掉你们剩下的食物!

你可真是含辛茹苦呀!”

陈玉珠听到黎诺这些话,脸色唰的红了一大片,垂下眼眸看着地面。

看到陈玉珠面红耳赤的样子,黎诺脸上嘲讽的笑容更加的浓烈了,陈玉珠,你也有抬不起头的时候?

黎诺将车子支住,几步走到陈玉珠面前,抬手抚摸着陈玉珠颈间的钻石项链,这条项链真好看!

陈玉珠抬起头扯出一个无比虚伪的笑容看着黎诺,“喜欢的话送给你!”

黎诺冷笑,“嫌我多余的时候,想要将我赶出家门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的时候,你们污蔑我偷了你价值百万元的钻石项链,直接送我进劳教所。这个就是你们当时污蔑我偷的那条项链吧?”

陈玉珠脸上的虚伪笑容顿时僵住,原本难看的脸色煞白一片,一张小嘴张了又张,始终没能说出话来,只好面带委屈的看着身边的黎国峰。

自己的妻子被养女这么说,黎国峰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声对黎诺道,“够了,过去的事情还提起来做什么?”

黎诺斜了黎国峰一眼,冷声质问,“来这里有事?”

黎国峰将剩下的半根烟丢在地面上,“听说你考了本市第一名,拿到了美国休斯顿大学的珠宝设计系?”是问句也是肯定句。

黎诺不由抬起眼眸看着黎国峰和陈玉珠,消息够灵通的,她这边才刚刚拿到通知书,那边黎国峰就知道了。

只是,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是。”

陈玉珠的双手挽着黎国峰的胳膊,眼眸里面露出极其兴奋的神色来,那兴奋神色里面夹杂着不怀好意。

黎诺心中的警铃顿时响起,这两个人又打什么坏主意了?

第2章 美国留学

黎国峰还以陈玉珠一个好看的微笑,大手轻轻的拍了拍陈玉珠的双手,转而看着黎诺,命令道,“暖暖很想去那所学校就读,可惜,她只考了第二名,那所学校不收自费生和重读生。”

唯有第一名放弃留学,她才能去美国留学。”

黎诺一怔,下意识的握紧了双肩书包带,脱口道,“所以呢?”

黎国峰沉默了一小会儿,“所以,将留学的名额,让给黎暖吧。”

黎诺眼里面含着泪花看着黎国峰,“凭什么?”

她好不容易考上休斯顿大学的,她将那里当成她人生的转折点,他们凭什么抢走她的成果?

陈玉珠放开黎国峰的胳膊,双手环胸,脸上布满了得意的笑容,轻启朱唇,“凭你欠了我们黎家的养育之恩。”

黎诺眼眶里面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脸颊,抬起眼眸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养父母,这两个人对她这个养女,甚至不如黎暖的同学好呢,吃狗食,干佣人们的活计。

可是,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也养育了她十年,养育之恩大于天,除了妥协,她还能怎么样?

她抬起胳膊,将眼眶里面的泪水擦掉,从书包里面拿出录取通知书,紧紧的攥在手中,撕掉就可以还清欠你们的养育之恩了?”

陈玉珠伸长脖子看了看,确定黎诺手中是录取通知书时,点了点头,“恩。”

黎诺双手握了握拳头,随后一个用力,将录取通知书撕成碎片,而后用力的抛半空中。

雪白的纸片,像是雪花一样,零零落落的掉在地面上,黎诺的双眸直直的盯着黎国峰和陈玉珠,“记住了,从今以后,我黎诺不欠你们黎家任何东西。

语毕,她转身向破旧的公寓走去,在她转身之际,眼眶里面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脸颊。

陈玉珠看着黎诺玲珑有致的背影,略带惋惜的开口道,“五年不见,黎诺居然出落的这么漂亮,就这样和她撇清关系,有点亏了,以她的才华和美貌,嫁给一个富二代的话,我们还能捞一笔彩礼钱。”

n市国际机场。黎氏企业和黎家的亲人,将黎国峰一家三口团团围住,鲜花,祝贺声连绵不断。陈玉珠双手拽着女儿的手腕儿,眼里面含着不舍的泪花,嘱咐着黎暖,“暖暖啊,到了美国,别舍不得花钱啊!多给爸妈来电话。”

黎诺刚刚进入机场大厅便看到身前不远处一家三口道别的情景,她讥讽一笑,多么温馨画面啊!从她的手中抢走去美国留学的机会,还能笑得这么开心,这一家三口可谓极品中人了!

黎暖很眼尖的看到了刚刚进入机场的黎诺,她好看的嘴角向上翘了翘,几步到黎诺的身前,伸出芊芊玉手,“东西呢?”

黎诺暗自咬了咬牙,此时的她恨不得将黎暖那张绝美的脸颊撕碎!

昨天晚上黎暖给她打电话,告诉她去美国的机票已经售空,要她将事先预定的机票送到机场。

其实以黎家的实力,弄一张去美国的机票太轻而易举了。

可黎暖偏偏要她来机场送机票,无非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嘲讽和炫耀她一番!不过,她不会给黎暖这个机会的!她从背包里面拿出机票递到黎暖的身前。

黎暖嘴角边的笑意更加的浓烈一些,伸出手接过机票之时不忘讥讽黎诺几句,“黎诺就算你考了本市第一名又能怎么样?到头来,去美国留学的还不是我?”

其实,她已经买到机票了,她之所以让黎诺来,无非是想告诉黎诺,只要她想,凡是属于黎诺的都将属于她黎暖!就连一张机票也不例外!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黎诺吃瘪的样子,她心里面就无比的兴奋。

第3章 趁火打劫吗

然而当黎暖的手才刚刚碰触到机票时,黎诺猛然间将机票收了回来,让黎暖的手扑了个空,她面上挂着好看的微笑回看着黎暖,缓缓地开口道,“五万块。”

从昨天开始,她已经和黎家没有一分钱的关系了,那么她凭什么将机票白白的让给黎暖呢?

黎暖的手扑了个空,听到黎诺冲她要五万块,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怎么都想不到一向懦弱的黎诺竟然敢反抗她!

她一脸恼怒的瞪着黎诺,“五万块?黎诺你想趁火打劫吗?

从这里到美国的机票,最贵的机票才两万块,你冲我要五万?”

黎诺冷哼一笑,“五万块都便宜你了,要不是缺钱,我会将机票卖给你?”

黎暖双眼一眯。

想要气她?黎诺还嫩得很!切!黎暖不怒反笑,她从包包里面拿出一张机票来,在黎诺的眼前晃了晃,“其实机票,我有。之所以给你打电话,不过试探你一下罢了。

果然,现在的你和五年的你一样,都像我的宠物狗诺诺似的那么的听话,呼之则来。

没错,她故意给小狗取名诺诺的,目的就是羞辱黎诺!

竟然将她和小狗诺诺相比较?

黎诺心中愤怒无比,不过她很快将愤怒的情绪压住,晃了晃手中的机票,面上挂着嘲讽的微笑回看着黎暖,“你错了,我来这里不是给你送机票的,而是特地到这里来告诉你,这段时间之所以被你欺负,不是因为我好欺负,而是我觉得自己欠你们黎家的,心甘情愿被你欺负的。

现在不同了,从昨天起,我已经还清欠你们黎的养育之恩了。

从此以后,我们之间没有一分钱关系,我不会任你欺负的了,更加不会让你从我的手里面抢走任何属于我的东西,包括机票在内!”

说着,她的手一松将机票丢在地面上,极其嘲讽的瞥了黎暖一眼,转过身潇洒的离开。

黎暖蹲下了身子将地面上的机票捡起来一看,竟然是一张废旧的机票,也就是说,黎诺根本不是来送机票的!她竟然被黎诺耍了?

黎暖的脸色因为气愤而变得通红一片。原本她想讥讽和嘲笑黎诺一番的,却反被黎诺捉弄了!

她一只手将机票攥成一个团儿用力的丢在地面上,转而一脸愤怒的看着黎诺离开的背影,咬牙切齿的道,“黎、诺!”

一直向前走的黎诺,忍不住笑了,虽然看不到黎暖的表情,可她能够想象出此时黎暖的脸色应该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她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被黎暖欺负了十年,终于反抗一回,心里面无比的畅快无比,爽极了!与此同时。

一辆红色保时捷停在机场门口附近,身穿黑色品牌西装的年轻男人,匆忙的下了车,匆忙之急,甚至忘记关车门拔车钥匙。

他快速的跑进机场大厅,一眼便看到身前不远处的程爱佳拉着行李箱踩着红色高跟鞋,缓步走向检票口。

今日的程爱佳身穿白色低胸小衫,紧及臀、部的黑色短裙,修长的美腿令人看上一眼便舍不得移开视线。

他几步跑到程爱佳的身后,伸出手拽着她的胳膊,一个用力将程爱佳拽进自己的怀里面,紧紧的抱着她玲珑有致的娇躯,性感的薄唇贴在程爱佳的耳边,轻声的道,“爱佳,求你,不要离开我,留下来我们结婚。”

闻到独属于冷傲风的味道时,程爱佳幸福一笑,冷傲风身为冷氏总裁,高高在上,在s市可称得上呼风唤雨的人物。

从不开口求任何人,这一次,却破天荒的抛开颜面,开口求她留下来,可见,冷傲风是多么的爱她!

她轻轻地离开冷傲风的怀抱,仰着头深深地看着这个帅气又迷人的男人。

芊芊玉手轻轻地抚着他超帅的脸颊,柔声道,“风,我爱你,深入骨髓,可是我也热爱我的职业。

第4章 高傲的自尊心

三年,给我三年的时间,三年以后,我会从美国回来,到时候,我们立马结婚好吗?”

他抛开颜面,在大庭广众之下乞求她留下来,可她居然执意离开?

冷傲风感觉到自己的颜面和高傲的自尊心被程爱佳残忍的践踏了。

他庞大的身形微微一震,原本好看的脸色立即变得难看至极,紧紧抱着程爱佳的双手垂了下来,他径自后退一步,和程爱佳保持一定的距离。

冷声的道,“爱佳,这是我第一次求你,但也是最后一次,留下来,还是离开,你自己选择!”

程爱佳感觉到冷傲风的怒气了,但是她不在乎。

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冷傲风心中的位置,不管冷傲风此时有多么的生气,他心里面最爱的始终是她!她淡淡一笑,踮起脚在冷傲风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风,三年时间很快过去,等我回来。”

丢下这句话,她优雅的转过身向检票口走去。

冷傲风的脸上瞬间蒙上一层寒冰,一双大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他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程爱佳竟然转身而去?

他沉着脸看着程爱佳离开的背影,紧握成拳头的双手关节咯咯作响。

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很清晰的对程爱佳的背影道,“程爱佳,你若是离开这里一步,我立即娶别人为妻!”

程爱佳向前走的脚步略微顿了一下,冷傲风竟然威胁她?

看来她真的将冷傲风逼急了。

她半转过身冲冷傲风妩媚一笑,“风,三年后的今天,就是我们结婚的日子。”

冷傲风双眼一眯,程爱佳居然敢无视他的话?

他怒了,额头上的青筋暴起,那双犹如星辰般好看的眼眸划过一丝冷意,程爱佳惹恼他了。

此时,一个身穿黑色宽松的体恤搭配一条牛仔裤,脚踩布鞋的女孩,低着头在女孩与他擦肩而过之时,他伸出手拽着女孩的胳膊,将女孩拉近他的怀里面,低下头,性感的薄唇准确无误的印在女孩的唇瓣上。

黎诺垂着头向前走,虽然气坏了黎暖,可她没能去美国留学,心里面有着深深的遗憾。

正当她抬起头想要看前方的时候,她的胳膊被人拽住,她下意识的转过头看着拽着她胳膊的人,只看到一张放大的帅气的男人的脸颊已经到了她的眼前,她怔了一下,她不认识这个男人啊!

在她愣神之际,她的唇瓣,已经被对方狠狠地吻住。

一股屈辱感瞬间传遍她全身,她想都不想的推开对方,同时冷声命令道,“放……呜呜呜。”

她一开口,男人的舌便趁机会滑进她的口中,用力的允吸着她口中的芳香,舌肆意的纠缠的她的丁香小舌。

同时,一只大手扣着她的头,另一只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儿,令她无法动弹。黎诺拼尽全力想要挣脱对方,可是她的力气太小了,根本动惮不得,只能任由对方吻着她。

冷傲风吻着黎诺的时候,一股淡淡的独属于女人天然体香的味道传进他的鼻子里面,尽管女人身上的这股味道很好闻。

可是他有严重的洁癖,不管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多么好闻,他都想将怀里面的女人推开。

他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深深的吻着怀里面女孩,眼里面一抹厌恶的神色一闪而逝。

他眼角的余光却直直的盯着程爱佳看,这是他留下程爱佳的最后一个方法了。

程爱佳向前走的脚步停住,半转过身定睛一看,她最深爱的冷傲风居然吻其他女人?

那一刻,她的心脏突然间停止了跳动,原本好看的脸色变得煞白一片,手一松,包包险些掉在地面上。

第5章 这股味道很好闻

她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包包,转过身,准备跑到冷傲风的身边将他怀里面的女人推开,冷傲风是她的男人,她不允许冷傲风碰触别的女人。

可是,当她刚刚转过身抬起脚的那一刻,她很清晰的看到了冷傲风眼底深处那一抹浓烈的厌恶的神色。

她忍不住一笑,已经抬起的脚缓缓地放在地面上,她刚刚太过于急躁激动了,甚至忘记冷傲风有洁癖了,冷傲风是个非常爱干净的男人。

他只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其他女人他根本不屑碰触,就像现在,他深深地吻着那个女孩,看似他对那个女孩很感兴趣,实则对那个女孩厌恶至极。

她敢保证,三十秒以后,冷傲风就会推开那个女孩!她知道冷傲风这是在演戏给她看呢,他想要用这种方式逼她留下来。

她的心里面一阵阵温暖,冷傲风真的真的很爱她!

黎诺见对方不肯放开她,情急之下张开嘴狠狠地咬着对方的唇瓣,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传进她的口中,被她吞进肚子里面。

那股血腥味,令她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冷傲风的唇瓣吃痛,随后用力的推开怀里面的黎诺。

黎诺的身子刚刚得到自由,想都不想的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甩向对方的脸颊。

靠之,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占她的便宜,不将他打成半身不遂,她就不叫黎诺!

然而她的手才扬到一半儿就被对方死死的握住,她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却怎么都挣脱不开对方的挟持!

情急之下,她张开嘴咬向对方的胳膊,浓烈的血腥味再一次传进她的口中。冷傲风丝毫不在乎手腕处传来的疼痛,他挺直身板,极具挑衅的看着程爱佳。

那眼神在告诉程爱佳,假如你敢丢下我去美国,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娶身边的女孩为妻!

程爱佳心疼的看着冷傲风,一个高高在上的总裁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她感动的想哭,她知道冷傲风深爱着她,她也深爱着冷傲风,可她也爱她的工作。

她冲冷傲风露出一个绝美的微笑来,缓缓的转过身,一步一步的走向检票口。

她相信冷傲风不会娶那个女孩,更加坚信他们的爱情禁得起三年的考验。

眼见程爱佳转过身走进检票口,冷傲风的心渐渐变凉,他一双大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力道之大,关节处咯咯作响。

程爱佳,是你先抛弃我的!

从今以后,我也会抛弃你!你别后悔!

这边,黎诺极其用力的咬着对方的胳膊,以此来报复刚刚这个男人对她的侵犯!她锋利的牙齿刺破了男子的胳膊上的肉,上下齿几乎快合上了,血腥味传进她的口中,令她恶心的想要吐。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只看到男子身形僵直的站在原地,清澈似泉水般好看的双眸直直的盯着眼前某一处看。

好像胳膊上被他咬过的地方一点也不疼似的。她垂下眼眸一看,被她咬过的地方血肉模糊,可男子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用力的甩开男子的胳膊,抬起脚狠狠的踹了对方的小腿一下,神经病!

“这次就这么放过你了,下一次,再敢轻薄我,非让你当李莲英不可!”

哼!黎诺不解气的狠狠的瞪了男子一眼,转身,向机场大门口走去。

冷傲风的双眸直直的盯着检票口处,直到检票口处,空无一人时,才回过神儿来。

他缓缓的收回视线,压住心口处传来的一阵阵闷疼,转过身,向飞机场的高层管理处走去。

平白无故被人夺去了初吻,黎诺的心里面郁闷极了,回到家,立即洗漱,刷了无数次呀,用完牙膏,用盐水。

而后,将自己丢在床上,睡了一大觉,直到下午才懒懒的起床。

第6章 清楚男子的容貌

吃了点饭,便拎着包包出了公寓,刚刚走出公寓门口,便看到一两个澳际红色跑车停在小区的院内,一个身穿宝石蓝的男子,双手环胸倚靠着跑车,她们小区何时出现过这么昂贵的跑车了?

因为好奇,黎诺多看了男子一眼,待她看清楚男子的容貌时,一怔,竟然是他!

那个帅气的男人不是上午强吻了她的男人还会是谁?

想起自己的初吻被一个那个陌生的男人夺走了,黎诺心中的怒气腾地窜上脑门,她冷冷的瞪了男人一眼,便背着包包向小区大门口走去。

只是,才走出几步远,她的胳膊被人拽住,一个如沐春风办好听的男人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面,“小姐,我们谈一下。”

黎诺顿住脚步,转过头一看,居然是夺了她初吻的男人!

“谈?有毛好谈的?”

她用力的甩开男人拽着她胳膊的手,继续向前走,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给冷傲风,“我跟神经病没什么好谈的!”

被黎诺甩开的冷傲风站在原地愣了一下,要知道他可是天之骄子,不论身价,单凭他帅气的外表,就有无数的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可是,这个女孩居然毫不犹豫的甩开他?

他不怒反笑,举步上前,和黎诺保持一步的距离向前走,“黎诺,我喜欢上你了,我要娶你!”

上午强吻了她,下午就要娶她?

黎诺心中的怒气更加浓烈了,她向前走的脚步顿住,待男子到了她身边的时候,冷眼睨着男子,“男人,缺女人的话,去帝豪夜总会,那里五十起价。

别再缠着我,否则,对你不客气了!”

语毕,她迈步向前走。

居然让他去夜总会找女人?

冷傲风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一个好看的弧度,这个黎诺,太有趣了!

走出几步远,黎诺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她顿住脚步,转过头一脸警惕的看着男人,“喂,你怎么知道我叫黎诺的?”

现在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这个女孩儿,有点后知后觉,蛮可爱的!

冷傲风嘴角边的笑容更加浓了一些,从衣兜里面掏出一张名片递到黎诺身前,单手插兜,自信满满的看着黎诺,柔声道,“黎诺,在机场见到你那一刻,我就被你深深的吸引了,才会情不自禁的吻你,希望你能接受我。”

黎诺接过男子手中的名片看了一眼,冷氏集团总裁-冷傲风?

她挑起眼眸上上下下打量了身前的男子一眼,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单单一块手表就要二百万左右,这个男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本市身价最高的高富帅-冷傲风了。

看着冷傲风脸上自信的样子,黎诺暗自一笑,冷傲风以为有钱,她就会喜欢他,接受他的爱了?真是好笑!

她摊开手掌,手中的名片掉在地面上,而后抬起眼眸看着冷傲风,“冷傲风,我对你没感觉,请你以后离我远一点,我不管你是谁,总之,你若再敢缠着我不放,就让你好看!”

话刚落音,她便举步向前走。冷傲风正美美的等待黎诺答应他的追求呢,他笃定像他这样帅气又多金的男人,黎诺一定不会拒绝的!

可是,黎诺居然拒绝他了?

冷傲风脸上自信满满的神色顿时僵住,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看着黎诺纤瘦的背影,“你……拒绝我的追求?”

黎诺没理会冷傲风继续向前走。

冷傲风见黎诺不理会他,脸色一沉。

他冷傲风是谁?

本市身价最高的单身汉,放下了身段追求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子,却遭到拒绝?

冷傲风感觉到自己的自尊和颜面再一次被践踏了!

第7章 你居然拒绝我

他怒了,几步上前追上黎诺,伸出手用力的拽住黎诺的左胳膊,冷声质问,“女人,你居然拒绝我?”

黎诺被迫停住脚步,她垂下眼眸不悦的看了一眼被冷傲风捏的有些疼痛的左胳膊,右手放在冷傲风的大手腕处,用力抓住,转过身,将冷傲风的胳膊扛在肩膀上,一个用力,给冷傲风来个过肩摔。

冷傲风只感觉到眼前一花,自己健硕的身子,腾空而起,随后砰的一声身子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疼痛随之传遍他全身,他蜷着身子,略带诧异的看着黎诺,这个女孩还会功夫?

黎诺双手掐腰,垂着眼眸看着冷傲风,“冷傲风别以为你有点钱,长得帅点,是女人就都喜欢你!

告诉你,我不喜欢你!别再缠着我,否则见你一次k你一次!”

捞下狠话,又抬起脚用力的踹了冷傲风腹部一脚,黎诺才离开公寓。

冷傲风捂着疼痛的腹部,狼狈的从地上站起身,阴冷的看着黎诺离开的背影,从小到大没有人敢动他一根毫毛,可是这个女人却将他摔倒在地地面上,害得他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面。

他怒了,“黎诺,本少一定会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的!”

黎诺转过头挑衅的看了冷傲风一眼,冷笑,是吗?尽管放马过来。

居然敢无视他的话,还挑衅的看着他?

冷傲风原本难看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好,很好,黎诺,本少会让你知道,冷少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离开公寓,黎诺便上了公交,坐到市中心,下了车,沿着繁华的街道向前走,她要早开学之前找一份工作,而后供自己上大学。

没多久,就找到一份卖手机的工作,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见黎诺容貌清秀,口齿伶俐,而她从十五岁开始出来工作,有工作经验,便决定雇佣黎诺。留下黎诺的手机号码,并且要她第二天就开始上班。

出了手机卖场,黎诺开心的笑了,第一次应聘就成功了,看来她倒霉的日子走到头了,以后的日子会一片光明。她买了一根冰激凌一边吃一边等公交车。

冷傲风坐在跑车里面,慵懒的倚靠着车座,看着黎诺的一举一动,小小的嘴,一口一口的允吸着冰激凌,还时不时吃着蛋卷,那样子蛮可爱的。

吃完冰激凌,她便站在街边等待公交,嘴角边还挂着淡淡的微笑。冷傲风暗自冷笑,黎诺,趁现在笑个够吧,一会,有你哭的!

待黎诺上车以后,他才拿出手机,给秘书打了个电话,命令道,“立即给xx大街手机卖场的老板打电话,只要他解雇刚刚招聘的女孩儿黎诺,明年只收他半年的房租。

反之,明年的房租涨一倍!”

刚坐在座位上,屁股还没坐热,就接到手机卖场老板的电话,“黎小姐吗?

不好意思,我们大厅经理已经在你之前招聘了一名员工,所以。”

“啊?”她才被应聘就被解雇了?

黎诺怔了一下。

这时,公交车的后门缓缓的关上。

好听的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下一站……”

黎诺立即回过神儿来,她霍的从椅子上站起身,跑到公交车后门,佯装焦急的样子,眼里面含着泪花,乞求着中年司机,“司机大叔,我的钱包落在手机卖场了,麻烦你打开后门。”

司机不悦的瞪了黎诺一眼,“年纪轻轻,就落东西!”

话是这么说,司机还是打开了后门。

黎诺一个纵身,跳下车,临下车之前,还不忘向司机道谢,“谢谢你,司机大叔。”

挂断电话以后,冷傲风从车子的抽屉里面拿出一根烟,点燃,用力的吸了一口,吐出厚厚的烟圈,没多久,就见到黎诺匆忙的下了公交车,他嘴角边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来。

第8章 身材玲珑有致

黎诺,本少娶你,势在必行,看你怎么逃得出本少的手掌心。

下了车,黎诺本想冲进卖场问一下老板为毛要解雇她?

可是转念一想,问了又能怎么样?人家是老板,解雇一个还没上班的员工,不需要任何理由。

她微叹了口气,原本以为霉运结束了呢,想不到……还在继续。她垂着头向前走了一小段距离,抬起头,看到一家精品服装店招聘员工。

她深吸了一口气,暗自给自己打气,黎诺,你行的!而后挺直腰板,进入精品店。精品店的老板是个中年女人,见到黎诺身材玲珑有致,容貌端正,有工作经验,便决定雇佣黎诺。

出了精品店,黎诺又笑了,幸运之神还是站在她这边的。

岂知,她才下了台阶,精品店老板就叫住她,黎诺。

黎诺转过身冲老板一笑,礼貌的叫着,阿姨。

精品店老板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但是她很快恢复正常,还冲黎诺笑了笑,有些愧疚的道,黎诺,你是个好女孩,可惜,我们店员已经满了,不需要员工了,我才从外面回来,不知道这个情况,所以。

前脚才刚刚招聘她,这么一小会儿就辞退她了?

黎诺的好心情再次跌进谷底,可面上却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没关系,我再找找其他的工作。

阿姨,再见。语毕,她头也不回的向前走,继续找工作。精品店老板一直看着黎诺离开的背影,说心里话,她很喜欢这个小姑娘,只是……她不能和钱过不去,不是吗?

直到看不见黎诺的背影,她才回到精品店。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黎诺找到###第十份工作,在饭店做服务员,老板很喜欢她,都没考虑一下就决定聘用她了。

可是,她迁就才离开,就接到老板的电话,黎诺,你身高不够!你长得有些难看,明天……身高不够你妹啊,不够!饭店服务员身高要求165厘米,她168厘米,不够?

她长得难看?她虽不是什么大美女,可也算得上清秀了,她难看?

老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黎诺截断,她没好气的道,想要告诉我明天不用来上班,就直接明说,何必找那么多理由?

你不累吗?你不累,我还累呢!说完,黎诺便将电话挂断。她深呼出一口气,下了饭店的台阶,沿着喧闹的大街缓步向前走。

整个下午,她一共找了十份工作,每一次,老板都说好雇佣她,可她前脚才离开,就接到老板的电话,以各种理由解雇她。一次两次可以说是巧合,可是整整十次了,那就不是巧合了。

她在脑海里面搜寻着,最近得罪谁了,害得她屡次失去工作。可是想了好久,她发现,最近她没有得罪任何人!她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有得罪任何人又被各个老板看中又解雇,看来,最近她不是一般的倒霉啊!

倒霉归倒霉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她抬起头刚好看见一个复印社招聘员工。

若是平时她怎么都不会在复印社工作的,工资低,活又累,可是,今时不同以往了,她已经被辞退十次了,哪里会嫌弃工作累不累呀,只要有人雇佣她就好。她缓步进入复印社。

刚好复印社这个时候,关门,门玻璃有反光,透过门玻璃,黎诺见到一辆高级的红色跑车停在大街的对面,黎诺眨了眨眼睛,那辆跑车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蓦地,她想起来了,那辆跑车是冷傲风的!她猛然间明白了,一直在她背后捣鬼的是冷傲风!

卑鄙小人,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报复她!

 
她被夺去出国留学的机会,还在机场招惹上不该招惹的男人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9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