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一年,黎晓曼与霍云烯的婚姻名存实亡,霍云烯更是为了让她净身出户而设计陷害。

结婚一年,黎晓曼与霍云烯的婚姻名存实亡,霍云烯更是为了让她净身出户而设计陷害。
第1章 霍氏,周年庆

K市。

一场由霍氏举办的盛大宴会正在帝华国际酒店大厅内举行。

无比璀璨的灯光下,来参加酒会的名媛贵妇们更是神采动人。

身穿米色单肩晚礼服的黎晓曼手持酒杯与贵妇们应酬,脸上带着标致礼貌的微笑,内心却充满了苦楚。

霍家周年庆冒出如此多的名媛贵妇,都是奔着她来的。

不知为何最近各种新闻都在谣传她与各种男人出轨,几乎所有人都是奔着来看霍家笑话来的,而她的丈夫霍云烯却偏偏没有来参加宴会,而且还迟迟联系不上。

虽然嫁入霍家之后,她与霍云烯并没有圆房,但是她对霍云烯依然有一丝期待。

她不能再让谣言诋毁她,更不能再让霍云烯被别人说戴了绿帽子,这影响到的不止是他的名誉,还有霍家的名誉。

“霍太太,听说你和当红小生陈晨在夏威夷成双成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霍太太,不知道你有没有看昨天的报纸,有人爆出你和AU集团的刘总从酒店一起出来,还有照片为证,不知道你怎么解释呢。”

明明没有做过的事情,却被莫名其妙的被人诬陷,黎晓曼内心很委屈,愤怒,同时也很疑惑,到底是谁在造谣诋毁她。

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她明白今天这个事情,她必须要解释清楚。好在她已经早有准备了。

她轻咬了下唇,便看着站在她身前的两名看她笑话的贵妇说道:“王太太、何太太,其实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解释并没有意义。明显是有人恶意攻击,若是解释起来,反而有一种掩饰的意思了。今天我真的很开心,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云烯他没有来,就是因为在忙着布置只属于我们两人的生日paty。”

一边说着,黎晓曼一边轻咬着下嘴唇,哪个女人不希望心爱的男人给自己庆祝生日,可是云烯对自己有多么的冷淡,这些事情只能是妄想了吧……

掩下心里的苦涩和痛楚,黎晓曼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更加自然,继续说:“不过,在和云烯一起庆祝生日之前,我也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吧。

王太太,您说我和陈晨在夏威夷成双成对是吗?那个新闻我看了,这好像是上个星期的事情,说的是我和他一起在沙滩上晒日光浴。

这个季节夏威夷的太阳可不是一般的猛烈,可是您看我的皮肤,可是和您的一样白皙呢,怎么可能会是在夏威夷里晒过日光浴呢?要真有这么好的防晒产品的话,那你们专做化妆品的王家不可能不知道吧,不如和大家说一说到底什么产品?”

王太太听完她这番话,一时哑口无言,再找不到话反驳。

黎晓曼看着她温婉一笑,看向了何太太,“何太太,你说的那条我和刘总一起出入酒店的新闻我也看见了,当然照片也看见了。照片上并没有拍到那个女人的脸对吧?看那个女人的身形确实跟我挺像的,不过不知道何小姐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女人的手上戴着天使之星。我记得天使之星前几天被刘总在珠宝展上拍下来,当场当着媒体的面戴在了他太太的手上,所以那个女人不是我,而是刘太太。何太太不止是珠宝爱好者,也是开珠宝设计公司的,应该不会不认识那颗由首席珠宝设计师Duo大师亲自设计的全钻戒指吧。”

何太太听她这样一说,也一时愣住了,再找不到话反驳。

黎晓曼见她愣住,便笑着继续说道:“最近像这种乱七八糟的假新闻还有很多,不过我们都是女人,今天有人污蔑我,明天也会有人污蔑你们。为了我们自己,让我们一起抵抗这种低俗的新闻媒体。我敬大家一杯,愿意和我一起喝酒的就是我的好姐妹。”

话落,她姿态优雅的举起了酒杯。

王太太和何太太见状,也朝她举起了酒杯。

第2章 房间,惊喜?

“云烯还在等我一起过生日,我先失陪了。”黎晓曼着说完这话,便走向了霍老爷子霍业宏。

霍业宏——霍氏掌权人,霍云烯的亲爷爷,虽已年过七旬,但他红光满面,精神矍铄,威风不减当年。

她一般很少出席这样的宴会,今晚之所以会出席,是霍老爷子让她以霍家孙媳妇的身份来帮他应酬宾客。

为了不给霍云烯和给霍家丢脸,她一直很努力。

很少应酬宾客的她为了今天不会在宴会上,在宾客们面前出丑,她私底下是做了功夫的。

不过一番应酬下来,她有些累了,于是便向霍业宏找了个借口开溜。

今天的酒会,霍家为宾客们都订好了休息的房间。

她的房间也在楼上,进入电梯后,她的脸上的笑容尽失,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喻的哭诉、悲伤、落寞与委屈。

不光是她被莫名其妙的诋毁,关于霍氏总裁霍云烯的花边新闻也不少,不过最近诋毁她的那些新闻被爆出后,大家就将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至于霍云烯并不待见她,她嫁进霍家一年,霍云烯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并且她和霍云烯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结婚一年,霍云烯从来没有碰过她。

刚刚听到那些贵妇们的议论声时,她并不是一点都不在乎,一点都不心痛,一点都不悲伤失望。

她之所以去辩护,去反驳,一是因为今天是霍家举办的宴会,身为霍云烯名义上的妻子,她必须去维护霍家和霍云烯的声誉,二是因为她对霍云烯还抱有一丝的希望。

虽然时过一年,但她始终记得一年前霍云烯单膝跪地向她求婚时的一幕幕。

他当时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表情她都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他让她嫁给他的语气是那样的认真,表情是那样的真挚,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他们结婚后,他就突然变了。

她眼底闪过一抹浓浓的悲伤,眼眶在不知不觉中湿润了几分。

从电梯里出来后,她走到定好的房间门前,抬头看了眼房号,便刷卡推开门进去了。

关上房门后,她转身一抬眸,便惊住了。

她的丈夫霍云烯竟然正在她的房里,本该冰冷的房间里此刻却散发着浪漫温馨的气息。

明黄色的地板上散落着玫瑰花瓣,靠窗位置,铺着精美餐布的餐桌上放着一支绑着金边红缎带,且盛开的红玫瑰。

除此之外,还有生日蜡烛,名贵的红酒,两只晶莹剔透的红酒杯。

烛火摇曳,黎晓曼眸光微颤,愣站在了原地。

面容英俊,身姿俊朗的霍云烯见她站在原地,便抬步走进了她,并笑看着她说道:“曼曼,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听到这四个字,黎晓曼抬眸惊讶无比的看向了他。

她听错了吗?他竟然跟她说生日快乐。

她刚刚在大厅里说霍云烯在帮她布置生日Party,完全是胡说的,是为了应付那些贵妇们。

不过她怎么都没想到,霍云烯真的在房里布置,而且还在她的房里等她。

她眼眶湿润了几分,她是在做梦吗?

还是上天听到了她的祈祷,让她默默守候了一年的丈夫回心转意了?

霍云烯见她愣看着他不说话,便问道:“怎么了?在想什么?”

黎晓曼抬眸看向他,“你记得我的生日?”

霍云烯回道:“当然记得,下个月的今天就是你的二十二岁生日。”

“你知道是下个月,为什么今天……”

“我想提前给你过,我们先坐下来。”霍云烯说完这话,便朝着黎晓曼优雅的伸出了白皙的大手。

看着他伸过来的手,黎晓曼心神荡漾,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他已经很久没有对她这么温柔了,从她和霍云烯结婚后,霍云烯就对她一直很冷淡,很冷漠。

这一年来,他一直以冷傲的姿态来面对她。

霍云烯见她愣着,便一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拉着她走向了布置精美浪漫的餐台。

他先绅士的替黎晓曼拉开了座椅,待她坐下后,他才坐下来。

随即他便倒了两杯酒,并将其中一杯递给了黎晓曼,“曼曼,生日快乐,我们干一杯。”

听到这声曼曼,黎晓曼的眼眶又湿润了几分,他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叫她了,这声曼曼勾起了她和他之间的无数回忆。

有温馨的,悲伤的,痛苦的,也有委屈的……

想到这一年来所有的委屈,她紧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悲伤的哭出来。

她的丈夫回心转意了不是吗,没什么好哭的。

第3章 黎晓曼,你的噩梦开始了

霍云烯见她不端起酒杯,便声音低沉的说道:“这酒是我特意让人从法国皇室地窖带回来的,希望你赏脸。”

黎晓曼闻言,看着他犹豫了几秒后,才接过酒杯。

霍云烯好不容易才改变对她的态度,她实在不想扫他的兴。

待她喝完后,霍云烯便又替她倒了一杯。

之前在大厅里应酬宾客时,她就喝了不少葡萄酒,再喝下刚刚那杯酒,她开始有些晕乎乎的了。

于是她看着霍云烯微微蹙眉说道:“我刚刚已经喝了不少酒了,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

“有我在,你怕什么?”霍云烯语气温柔的说完这话,便将手里的酒再次递给了黎晓曼。

看着难得神色温和,兴致勃勃的他,黎晓曼端起了酒杯。

这杯酒下肚,她的脸就红透了,同时,她的头也更晕了。

霍云烯见她脸红入血,垂着小脑袋像是快要醉了,他握住高脚杯的手一紧,犹豫了片刻后,便声音低沉魅惑的道:“曼曼,来,我们再喝一杯。”

……

杯子掉落,喝醉的黎晓曼趴在精美的餐桌上,眼角却还晶莹的泪滴。

她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否则,冷落了她一年的丈夫怎么会给她准备惊喜,还陪她喝酒。

她唇角挂着浅浅的笑,如果这真是梦,那么她不要醒过来,永远都不想要醒过来。

霍云烯看着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她,他好看的眉头再次蹙起,冷魅的眸子中闪过了一抹犹豫。

突地,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后,便接了。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云烯,怎么样,人灌醉了吗?”

霍云烯看了一眼黎晓曼,便回道:“已经醉了。”

“好,我马上过去,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你现在可以离开她的房间了。”

霍云烯闻言,则说道:“按我说的去做,别把事情搞砸了。”

“放心吧,我亲自出马,砸不了。”

……

挂断电话后,霍云烯凝视着黎晓曼看了一会,犹豫再三后,还是将醉的不省人事的黎晓曼扔在房间里,径直离开了。

而他离开后不久,另一个男人便走了进来。

他走到餐桌前,看着趴在餐桌上的黎晓曼,嘴角勾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黎晓曼,你的噩梦开始了。”

……

“热……好热……”黎晓曼醒来时,觉得体内像是被人放了一把火一样,热烫难受。

她扭动着纤细妙曼的身子,细白的小手撕扯着身上的礼服。

米白色的礼服经她这一扯,肩带滑了下来,露出了另一边白皙圆滑的肩头。

而原本能遮住脚裸的长礼服也因为她的扭动往上爬,露出了那双充满了诱惑力的修长纤腿。

因为头有些疼,她抬手轻捂额头,慢慢睁开了双眸。

映入她眼帘的是金碧辉煌的大吊灯,以及印有欧洲人物画的天花板。

这是怎么地方?

因为刚醒来,她有些弄不清状况。

这时,一道陌生的声音便传进了她的耳里。

“霍太太,你醒啦,那就陪我们好好玩玩吧。”

闻声,黎晓曼循声看去时,便看见三个笑的一脸猥琐的男人正色眯眯的盯着她。

她神色微变,“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问这话时,她看清了周围的一切。

金碧辉煌的墙壁,长长的走廊,她竟躺在铺着名贵波斯地毯的走廊上。

她微怔,她怎么会躺在酒店的走廊上?

她不是在和霍云烯喝酒吗?怎么会……

发什么事了?

眼底闪过一抹慌色与不解,她正要爬起来,纤细的手臂就被两只大手给捉住了。

见状,黎晓曼神色慌张的看向抓住她的两个猥琐男人,边挣扎,边喊道:“你们要做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霍太太,别乱动,陪我们好好玩玩呗。”其中一个猥琐男说完,便伸手去脱黎晓曼的礼服。

见状,黎晓曼惊慌的想要伸手去阻止,却因为被两个男人按住了双手,她挣扎的手腕红了也没挣扎开。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从没有过的惊慌、害怕,以及愤怒袭上她的心头,她拼了命的挣扎,躲避着猥琐男人的碰触,水眸中氤氲起晶莹的水雾,“你们这群流氓,你们如果敢碰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云烯,救我,云烯……”

听到她喊云烯,抓住她左手臂的猥琐男笑看着她说道:“霍太太,别喊霍云烯了,他才不会来救你,就是他花钱请我们来玩你的,霍总裁可真大方,连他老婆他都舍得让别的男人玩,哈哈……”

“你说什么?”听到猥琐男的话,黎晓曼突然停止了挣扎,染上泪雾的双眸不敢置信的看着猥琐男,耳边一直回响着猥琐男的话。

是霍云烯花钱请他们来玩她的,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另一个猥琐男则猥笑着说道:“我们说就是你的老公花钱请我们来玩你的,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你长的这么漂亮,他还舍得请我们来玩你。”

“就是,我们说在房里玩还不行,他还非要求我们跟你在走廊上玩,还说会给我们很大一笔钱……”

听他们说完,黎晓曼瞪大了含泪的双眸,不住的摇头,情绪有些激动的哭喊道:“不可能,不可能的,云烯他不会这样对我的。”

第4章 出现,俊美男人

霍云烯就算再厌恶她,再不待见她,也不会这样对她,因为她不信曾经对她保护有加的霍云烯会对她这么狠心。

就算他们婚后,他一直对她很冷淡,可他除了冷落她以外,并没有做过伤害她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突然这样对她?

她嘶哑着声音,哭着喊道:“你们骗我,他不会这样对我的,他不会……”

她瞪大的双眸中盈满了泪水,虽然她不相信,可她的心却生生的揪痛了起来。

她的心似乎都快要冷掉了。

他是她的丈夫啊,他怎么会这样对她?

三猥琐男见她情绪激动,满脸的泪水,却仍然不信,便说道:“霍太太,我们没有必要骗你。你好好想想,你是霍家二少爷的妻子,霍老爷子的孙媳妇,没有霍总下这个命令,我们敢随便碰你吗?”

“还有,你想想你之前在哪,现在在哪,你昏迷之前见的最后一个人是不是霍云烯?”

听到这话,黎晓曼像是想明白了什么,瞬间停止了挣扎,瞪大了双眸,眼神仿若一潭死水,没有一丝波澜。

她就像是被突然抽走了灵魂一样。

三猥琐男见她突然不动了,像是活死人一样,便伸手推了推她。

“霍太太,听说你和霍总结婚后,霍总一直在冷落你,你一定很寂寞吧?没关系,我们三个今天一定会好好慰藉你,满足你。”

那三人说完,互相对视一眼,便笑容猥琐的扑向了黎晓曼。

突地,走廊上传来了一道急促且沉稳的脚步声,一个身形颀长挺拔,周身散发着慑人的气势的男人,面若阎罗,步伐极快的走了过来。

“放开她。”

冷冽慑人的声音突然响起,扑向黎晓曼的那三个猥琐男神色一惊,正准备转过头去,其中一个猥琐男就被一只结实有力的大手掐住后颈,一把提了起来,用力的摔了出去。

“啊……”猥琐男惨叫一声,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去。

将他摔出去的冷峻男人龙司昊周身似乎都隐隐散发着骇人的慑人气势,如同来自地狱的撒旦,周围空气中的温度似乎因为他的出现以火箭的速度下降。

他诱人的薄唇紧抿,溢出冷戾至极的声音,声音幽冷犹如从寒潭发出一般,“你们敢碰她,我让你下地狱。”

话落,他目光一寒,三两下就将趴在黎晓曼身上的男人抓起摔了出去。

被狠狠摔到地上的三个男人仰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了起来。

听到几个猥琐男的哀嚎声,黎晓曼这才回过了神,她看向那三个猥琐男时,便看见他们那鼻青脸肿,嘴角溢血,正在走廊上翻滚。

因为喝太多酒的关系,她胃里一阵翻滚,刚要伸手捂住嘴,便一个没忍住,全部吐了出来,正好吐到了一堵肉墙上。

那堵肉墙正是准备俯身去扶她的龙司昊。

他名贵的西服上印上了呕吐物,他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便将狼狈不已的黎晓曼扶了起来。

这时,一道尖锐的惊叫声传来,那惊讶的程度像是看见了冰河世纪的恐龙,又像是那被毁的不是一套名贵西服,而是古时的帝王龙袍。

“oh!No!总裁,你这套Giorgio Armani高级定制纯手工西服价值不菲,就这么被她一张嘴就给糟蹋了,实在是太令偶痛心了!”

第5章 缠上,俊美男人

发出尖锐叫声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他捻起兰花指指向了黎晓曼,“你你你……你谁啊你?我们总裁亲自出手救了你,你你你……你竟然弄脏了我们总裁的西服……你你你……你连这西服一颗扣子的三分之零点一都赔不起……你……”

他指着黎晓曼话还没说完,龙司昊凛冽的目光便扫向了他,“给我闭嘴。”

他的语调很轻,没有加重语气,但却无形的给人压迫之感,不怒而威之势展现的淋漓尽致。

捻起兰花指的男人洛瑞微微一怔,立即用手捂住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龙司昊垂眸目光深邃复杂的看了一眼被他扶着的黎晓曼,便将她拦腰抱起,通过走廊另一端的专属电梯,直达顶楼总统套房。

龙司昊带着黎晓曼离开不久,一个年轻男人便带着一群记者赶了过来。

带头的年轻男人正是之前给霍云烯打过电话的男人雷洋,他见走廊上空无一人,顿时脸上便露出了疑惑,不解,错愕,惊讶等表情。

“雷先生,你不是说看见霍太太和别的男人在走廊上背着霍总偷情吗?怎么没见人?”

“就是,这走廊上一个人都没,哪有霍太太?”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

听到周围记者的质疑声,雷洋收起疑惑不解的表情后,便冲进了黎晓曼之前说定的房间,但却依然什么都没发现。

“雷先生,你是不是在耍我们?”

面对记者的疑问,雷洋没时间跟他们解释,他慌忙出了黎晓曼的房间。

……

顶层总统套房。

体内越来越燥热的黎晓曼抬头难受不已的看向了将她平放在床上的陌生男人。

男人有着令人窒息的俊美容貌,泼墨的双眉似剑,蕴藏着霸气,完美的轮廓,充满了魅惑,墨黑的双眸如幽潭般深不见底,深邃的仿佛能吸走人的灵魂,菲薄的双唇紧抿,性感而迷离的色彩,像是两片樱花一般充满了诱惑力,让人不由自主的会将目光落在他的诱人唇瓣上,隐约间,像是有一种魔力,令人移不开视线。

俊挺的鼻梁,傲人的身高,修身的黑色西服衬托的他更加的魅惑迷人。

表情不怒而威,周身散发着王者般的高贵气势,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感。

他俊美的像是一副看不透的画,不是一分钟,两分钟能欣赏全面的,越是看下去,越是容易令人沉迷其中。

黎晓曼本就醉的晕晕乎乎,再加上现在体内的药性开始发作,越来越意识不清,越是盯紧了眼前俊美的男人,她越是口干舌燥,难受不已。

在她的印象中,她是第一次见眼前的高贵男人,但不知为何,眼前的男人却给她一种非常特别的安全感。

而她脑海中仅存的那一丝意识和理智,也被男人带给她的安全感给冲没了。

“热……我……好热……难受……”

她不安分的扭动着身子,原本遮盖着她身子的被子从圆滑白皙的肩头滑下,诱人的风景落入了冷俊男人龙司昊深邃的墨眸中。

他目光一沉,如墨的瞳眸紧收几分,深邃的目光带着几分灼热。

黎晓曼无意识的扭动着身子,拉扯衣裙的举动看在龙司昊的眼里,像是邀请他享用一般。

黎晓曼坐起身,纤细的玉手像是一条水蛇一般攀上他的脖子,她不安分的蹭着他健硕的胸膛,仿佛这样能减轻她体内的燥热。

龙司昊垂眸深锁怀里的女人,身子不受控制的僵了僵,象征着男性魅力的性感喉结处上下滚动了两下。

他突觉脖子上的领带系的有些紧,忍不住动手拉扯了下灰色的条纹领带,动作魅惑带着几分暧昧。

他的领带一松,黎晓曼迷离的目光便落在了他的脖子上,在药性的驱使下,她红的滴血的双唇无意识的贴向了他的性感的喉结,嘴里溢出低喃,“好热……你这里好凉……好凉……”

她的红唇一下接一下的触碰着他的喉结。

龙司昊则微微暗了下眸,眸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愫,倾下颀长俊挺的身子。

他深邃的敏锐目光落在了她滴血的脸上,见她脸红的不正常,他剑眉轻蹙,声音低沉而又魅惑,“你被下药了?”

“嗯?”黎晓曼像是没听懂抬起头来看向了他,她迷离的目光落在了他的唇上。

那性感的薄唇像是带着一股磁力,在吸引着她前进。

她搂紧他的脖子,红润的双唇一点点的靠近他的薄唇。

随着她的靠近,两人的气息纠缠,似乎连彼此的呼吸都变得滚烫灼热几分。

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龙司昊的呼吸急促,就在两人的唇瓣近在咫尺时,他深邃的墨色眸子微沉,紧抿的薄唇勾出柔美的弧度,声音低沉清润,“知道我是谁吗,你就乱亲。”

黎晓曼愣看着他摇了摇头,正要贴上他的唇,站在龙司昊身后的洛瑞便看着她说道:“有没有搞错,小姐,有没有人告诉你,打啵之前要先漱口。你刚吐了耶,你嘴里很……”

说到这,他挑眉看向了神色冷魅的龙司昊,眯眼笑着说道:“总裁,不好意思,我没忍住,我马上滚出去,我马上圆润的滚出去。那个……那位小姐刚刚吐了耶,你不觉得有点那什么吗?”

说着,他做了一个反胃的动作。

“滚。”

很简单冰冷的一个单音,洛瑞下一秒就长腿一迈,奔出了房间。

他们总裁今天是怎么了,他们总裁可是有洁癖的,他竟然不怕脏,竟然不觉得恶心,这太不可思议了,那女人是谁啊?她是谁啊?

龙司昊则在他的助理洛瑞出去后,便将缠上他的黎晓曼拦腰抱起,跨步走进了这间豪华套房的浴室。

他将黎晓曼塞进放满水的浴缸后,才将他自己身上脏了的西服和皓白的真丝衬衫脱下来。

就在他准备走到莲蓬下冲洗一下时,突地,他身子一僵,没有一丝多余赘肉的腰上多了一双细白如玉的藕臂。

他双眸微眯,如墨的眸子越发深沉的如同墨色深渊,看不出任何的思绪。

缠在龙司昊腰间的纤细手臂,自然是意识消退的黎晓曼的,在浴缸里喝了几口水的她已经从浴缸里出来了,并从背后抱住了他。

她滚烫滴血的脸在他白皙光洁的背上蹭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她的难受。

龙司昊的后背僵了僵,绷紧了身子,深邃的墨眸危险的眯起,性感的薄唇里溢出听不出喜怒的低沉声音,一样轻轻的语调,却带着霸气,“放开,否则,你会后悔。”

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好,可是在她面前却一点点瓦解。

黎晓曼只知道她抱着他会比较好受些。

她小孩子般负气的摇头,“不……我不放……让我抱,抱着你我就不难受。”

她说完将他越抱越紧,贴在他背上的粉嫩双唇在他的背际滑下,纤细的小手则在他健硕性感的胸膛上游走起来。

第6章 不放,不会后悔

龙司昊倒抽一口气,热血沸腾起来,那深邃如墨的双眸微敛,清冷的目光中散发着一丝危险的气息,语调轻如薄翼,却依旧不减其中的霸气与威胁性,“我再说一次,放开,别惹我,否则,你会后悔,我不想你后悔。”

他抱她来浴室,是想让她洗洗,她却这样抱着他……

“不……不放……放开你我才会后悔,我不放。”黎晓曼低喃着不放,粉嫩炽热的双唇在龙司昊的背上下意识的允吻。

听到她的话,龙司昊神色微动,深邃的狭眸中再次染上了一抹复杂的情愫,那令人读不懂的浓浓情感填满了他那隽黑的瞳仁。

“你真不会后悔吗?”说完,他转过身,垂眸紧盯着意识不清的她问:“你真不会后悔吗?”

黎晓曼对上他炙热而又隐含着几分痛楚的目光,微微动了下唇,便闭上双眸直接吻上了他。

她的动作很笨拙,胡乱的吻着他那性感的薄唇。

然而就是因为她的动作笨拙,才更要命。

因为是她,因为是她黎晓曼,向来定力极好的龙司昊体内的火被点燃,他深邃的眸中染上暧昧的色彩,声音有些沙哑,气息灼热,“别这样,别这样……”

他在努力克制,因为是她,他克制不住,因为是她,他必须克制。

黎晓曼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她现在只知道他是她的救命草,她不能放开他,必须紧紧抓住她。

她搂紧了他的脖子,吻着他的薄唇,无意识的想要探入进去。

她越是这样,龙司昊越是克制不住。

他紧盯着想要闯进他领域的她,说道:“这是你自找的。”

话落,他利用自身身体的优势,将黎晓曼抵到了浴室冰冷的墙上,低下头,带着惩罚性的攫住她的双唇。

品尝到她清甜的味道,龙司昊不受控制的想要获取更多,允吸,纠缠,动作霸道而狂野。

黎晓曼的背抵靠在了墙上,那冰冷的温度刺激着她滚烫的身子,因为药性的关系,一湍一湍的热流涌遍全身,她似乎连脚趾头都酥麻了,却莫名的舒适。

黎晓曼完全没有了意识,身体的渴望令口干舌燥的她生疏的回应起龙司昊的吻来。

两人的身子紧紧相贴,滚烫的肌肤似乎能擦出火。

察觉到她的回应,龙司昊呼吸渐渐急促,墨眸染上情~欲之色,越发不受控制的吻着她。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令他这么不能自已,她是第一个,也正因为是她,他才会情不自禁。

他白皙的大手暧~昧的没入她散下的柔发,修长的五指轻轻扣住她的后脑勺,令她微仰起头,更加深切承受他狂热的吻。

黎晓曼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凭着本能毫无意识的回应他。

漂亮的水眸染上了雾霭,目光迷离的睨着龙司昊,她好难受,好热,快要死掉了。

她不知道她在渴望什么,只知道这样的吻并不能解救她。

她因为身体燥~热难受不已,声音带着一丝哭腔,“难受……好难受……救……救我……”

龙司昊听到她的话,染上情~欲的墨眸锁紧她难受的动人模样,目光炙热的足以将她化为灰烬,她那带着渴望的眼神竟是该死的勾~人。

“确定要我救你?”龙司昊的声音极尽的沙哑,充满了诱~惑力,漆黑如墨的双眸闪动着复杂的情绪。

黎晓曼目光迷离的睨着他,无意识的点了下头,柔软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

龙司昊只觉下fu一紧,全身的血液再次沸腾起来,他结实修长的双臂揽住黎晓曼的纤腰,将她压倒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

翌日

黎晓曼醒来,习惯性的翻了个身,被子从她妙曼的身子上滑落,感觉到凉意,她打了个喷嚏,伸手去拉被子,却发现她竟然一丝不挂,并且周身酸痛,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她的心头。

她垂眸一看,见她白皙细腻的肌肤上上满是大小不一的吻痕,如同樱花一般正绚丽的绽放。

第7章 总裁,你找什么?

昨晚的一幕幕像是放电影一般在她脑海里回放。

昨天霍氏一年一度的周年庆,她作为霍家孙媳妇出席宴会,因为累了,她便回了定好的房间,却在房间里见到了霍云烯。

随后霍云烯让人喝了很多酒。

她喝醉了,然后醒过来就见到三个猥琐男想要强占她。

是一个陌生男人救了她,而她因为药性的关系,好像是她主动缠上了他,他们在浴室……

“阿嚏……”

黎晓曼打了个喷嚏,后面的一幕幕有些模糊,她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她脸色煞白,漂亮的水眸氤氲起水雾,泪滴顺着清丽白皙的脸滑落,心中悲痛不已。

她失身了,她竟然和一个陌生发生了1夜情。

身边早已没有龙司昊的身影,她揪紧了被子,紧咬着下唇,无声的哭泣,清白之身被一个陌生男人占有了,她恨不得立即去死掉。

随即她想到了昨晚那三个猥琐男说的话,想到他们说是霍云烯花钱请他们来玩她的,她既心痛而有愤怒。

她盈满泪水的双眸红的吓人,语带恨意,哭着喊道:“霍云烯,你不是人,你不是人……”想到自己的清白之身因为霍云烯而没了,黎晓曼就恨死了霍云烯。

他是她的丈夫啊,他怎么可以如此对她?

他的所作所为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霍云烯,我恨你。”

她抱着双膝,在床上伤心痛苦的哭了一会,才忍着身体的不适下床,并捡起地上的裙子穿上,然后冲进了浴室。

她一直不敢抬头看她自己,洗完脸出了浴室,便拿起她自己的包包逃似的离开了。

巧的是她刚离开,一袭墨色纯手工名贵西服的龙司昊便走了进来,当他见到大床上没有黎晓曼的身影时,他俊眉微蹙,当即大跨步进入了浴室,动作有些急切。

随他进来的身着蓝色西服的男人见状,眉头有些疑惑的蹙起,总裁这么急着找什么?难道是昨晚那个女人?

只一会,龙司昊跨步从浴室里出来,那俊美的令人窒息的脸像是覆盖了一层冰霜,正散发着渗人的寒气,刀削的薄唇紧抿,线条冷硬,令人不寒而栗。

“总裁,你刚找什么?不会是找昨晚那个吐了你一身,还强占了你一整晚的女人吧?她能把有禁欲系男神之称的您给扑倒,还强占了一晚上,实在是太勇猛太霸气了。”说话的正是洛瑞,龙司昊的特别助理。

龙司昊深邃如墨的双眸覆上一层薄冰,目光锐利的似一把开了封的利剑,声音冷硬,“查清那三个男人的身份没有?”

洛瑞微微颔首,说道:“查清了,他们是……”

…………

黎晓曼离开酒店后,便像一个破碎娃娃一般走在大街上。

想到清白之身没了,想到是深爱的丈夫陷害的自己,她的心就痛的无法忍受。

她失魂落魄的走着,有车子向她驶来,她不避。有行人向她走来,她不让。

别人撞到了她,向她道歉,她像是没听到。

而她撞到了别人,别人骂她,她也像是没听见。

因为她不让人不让车,在她的身后传来了刺耳的喇叭声,她也像是没听见,没有任何的反应。

走了一路,哭了一路,伤心了一路,心痛了一路,她眼眶红的吓人,泪水却干了。

她像快要凋零的花儿一样,十分脆弱,走了许久,她才回到翠园。

一进入霍家别墅大门,她就遇到了神情凝重的帮佣林嫂。

林嫂见她很是狼狈,便慌忙迎了过来,“二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黎晓曼没有回她,径自往前走。

林嫂见状,则一把拉住了她,并神情复杂的说道:“少奶奶,你……你先不要回去,二少爷他,他……”

一听到霍云烯,黎晓曼便想到了那三个猥琐男说的话,她捏紧了双手,红肿的双眸带着恨意和怒意的看着林嫂问:“他回来了?”

林嫂犹豫了下,才看着她点头说道:“回是回来了,不过……”

黎晓曼没等林嫂说完,便转身带着心里的恨意,怒意,以及悲痛快步向别墅大厅的方向走去。

林嫂见状,慌忙喊道:“少奶奶,你别去。”

黎晓曼就像是没有听到林嫂的话,快步往前走。

“嗯……嗯……啊……啊……云烯,用力点,唔……”

大厅里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声音,刚走到大厅外的黎晓曼就像是被雷劈中一样,猛的顿住了脚步,同时,一股刺骨的寒意从她的脚底袭入,直逼近她的心扉,在逼上的她的头部。

“唔……云烯,你好棒……”

女人销魂的娇喘声伴随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从客厅里传了出来。

这令人作恶的声音刺痛了黎晓曼的耳膜,刺痛了她的心扉,更像是一颗炸弹将她炸的粉身碎骨。

悲痛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黎晓曼不敢相信竟然背叛了她。

在他那么残忍的设计完和伤害她以后,他竟然还背叛了她。

第8章 撞见,丈夫有别人

带着满腔的愤怒、恨意、痛苦,她冲进了大厅内。

然后大厅里沙发上上演的一幕再一次的刺痛了她的眼,她的心。

地上散落着两人的衣物,领带,衬衫,短裙,丝袜,鞋……

而那沙发床上,她的丈夫霍云烯正和别的女人做着夫妻间最亲密的事情。

她的身体一阵发寒,发颤,红肿不堪的双眸不敢相信的瞪着沙发上的两人,心瞬间跌进了地狱,豆大的眼珠不受控制的一滴接一滴的砸落了下来。

她的突然闯入,惊动了沙发上的两个人。

霍云烯和他身下的女人同时抬起了头,当看到闯进来的是黎晓曼时,两人都很震惊。

“姐姐……”说话的是霍云烯的女人夏琳。

见霍云烯身下的女人竟然是夏琳,黎晓曼的心扉再一次像是被利刃给刺中,痛的她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他竟然和夏琳搞到了一起。

霍云烯的眼中和脸上都染上了震惊之色,在看到黎晓曼的那一瞬,他眼中让过了一丝的慌色,但很快,那抹一闪而过的慌张就被震惊给替代了。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他的语气有些冷,夹杂着不悦。

黎晓曼捏紧了双手,眼神悲痛而又愤怒的看着霍云烯,任凭泪水滑落,声音冰冷的怒道:“你很不希望我回来吗?”

她怎么都没想到霍云烯有一天会背叛她。

虽然他也有很多绯闻,今天和这个女星拥吻,明天和那个富家千金出双入对,她一直默默忍受,甚至还抱着不相信的态度,因为从来没有带女人回来过。

而她心里虽然难过失望,但她对他还抱着一丝的希望。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不愿相信霍云烯会背叛她。

而昨晚的她分明是被下了药,而向她下药,害她没了清白之身的男人竟然是她的老公。

这个男人是有多恨她,多厌恶她,才想如此毁了她。

她的眼中的失望,悲痛,愤怒,恨意直击霍云烯的心扉。

他看着她,眉头微微蹙了下。

他身下的夏林见他似乎有些动容,便勾住他的脖子说道:“云烯,你能不能……能不能让姐姐出去,她站在这里,我好难为情哦!”

霍云烯闻言,回过神来后看了一眼身下的夏琳,便抬起头看向黎晓曼说道:“出去。”

听到这话,黎晓曼看着出了轨,脸上却被没有一丝慌乱的霍云烯,勾唇冷笑了下,就像是没听见一样,没有出去。

夏琳见她不出去,声音妩媚的唤了一声,“云烯……”

霍云烯垂眸看了眼夏琳,便抬头目光冰冷几分的看着黎晓曼冷道:“我再说一次,滚出去。”

黎晓曼依旧没动,霍云烯的眼中则浮出了怒气。

 
结婚一年,黎晓曼与霍云烯的婚姻名存实亡,霍云烯更是为了让她净身出户而设计陷害。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9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