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世,他在宇宙之巅,却距离传闻中的仙半步之遥。

上一世,他在宇宙之巅,却距离传闻中的仙半步之遥。
第1章 重生归来

西陵市,城南,月光酒店。

“杨墨,你和我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凭现在的你,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追上我的脚步,所以,我们的婚约,作废!”

杨墨睁开眼睛,就听到这样一句话,同时一道倩影映入自己的双眼。

她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十分亮眼,无论是面孔还是身材都是无可挑剔的美女,甚至不比电视上那些化了妆的女明星差多少,只是此时这张美丽的面孔上,却是一片冰冷和嘲讽。

“婚约?”杨墨看着眼前的身影,凌厉深邃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疑惑。

身为宇宙五大至尊之一的雷霆天帝,想要给他暖床的倾世美人倒是不少,可他何曾与人有过婚约?

但很快,一股磅礴的信息从他的脑海里涌出来,他便明白了眼前的一切。

他本应该在宇宙生命禁区的深处,通天仙路的大门之前,只要跨过仙门,便可永生,可就在此时,他却被另外四大至尊联手围剿,打破了肉身。

最后关头他不惜燃烧真元,跨越轮回,方才躲过了四大至尊的死亡一击。

而跨越轮回之后,他竟然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时代,这里,正是自己起步的星球,地球。

“地球,那眼前的,就是王月了。”

短暂的失神之后,杨墨明白了眼前的一切。上一世的他,出身于一个商业家族,他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也正是因此,他的父母早早地就给他和另一个家族,王家,订下了一门婚约。

本来双方都是门当户对,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正在双方订婚前夕,杨墨父母的公司却突然破产了,身为富二代的他所有的光环瞬间一干二净。

他清楚的记得,当年杨家的地位远超王家,王家正是在他父母一手扶持之下才慢慢成长起来。可是,当杨家落魄之时,王家却丝毫不顾情面,非但没有拉一把,反而落井下石,强行毁除婚约不说,又对杨家百般打压,最终导致了他父亲终日酗酒,在一场意外中丧生,杨家彻底没落,母亲也郁郁而终。

此刻他跨越轮回重生归来,正是在王家人找上他退婚的这一天!

“怎么,你以为不说话就可以让我改变心意了吗?杨墨,我原本以为,你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也还不傻,但现在看来,你不仅没本事还真的傻。杨家已经没落了,没有了你的父母,你在我眼中和一个叫花子没什么区别,难道你觉得,我还会因为同情你而保留这桩婚约?”

见到杨墨不说话,王月眉头一皱,脸色更加冰冷起来。

“杨家以前也帮过王家不少,我王月不是不念旧恩的人,这卡里是十万块钱,现在的你,也够用好几年了,就算是我报答杨家的恩情了。从今往后,你我之间再无瓜葛。”

王月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了唐墨的身前,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正眼看过一眼杨墨。

“十万,就抵消了我杨家对你的所有恩情,这笔账,你很划算啊?”杨墨抬起头来,眼里一片冰冷。

上一世,杨家破产之后他终日消沉,让王家逍遥了一世,可这一世重来,他早已不是上一世的杨墨,王家欠下的债,必定亲手讨回!

“呵呵,杨墨,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公子哥吗?现在的你,在我眼中已经一文不值,说的不好听点,现在的杨家,算个什么东西!你不肯罢休,无非是觉得我给你的钱少了而已,现在的你,也只能凭此来巴结我多要点钱了。”

“说实话我很看不起你,也很同情你,你这一辈子,也只能靠别人而活了。十万不够,我再给你十万,这份解除婚约的书,你签了吧。”

王月又扔了一张卡在杨墨的面前,杨墨的话她已经预料到了,一个落魄的公子哥而已,能对十万块钱不理会?

在她看来,唐墨不拿只是嫌少了而已,凭他现在的身份,也只能如此来多要一点钱了,而这,却只能让她更看不起他。

“钱再多,我也不会签,王月,你的钱,买不了一切。”然而,在她信心满满以为唐墨要拿着钱离开的时候,唐墨却随意的拿起了两张卡,然后砰地一声,将其折断,仿佛二十万在他的心里,也根本一文不值。

“杨墨你!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改变心意了吗,我告诉你,这解约的书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你别以为不解约我就会承认你我之间的关系,你也不照照镜子,凭你,配得上我吗!”

王月恼羞成怒,她以为唐墨会拿了钱走人,但她没想到唐墨竟然会不要钱,那在她看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强行不解除婚约,然后想要她一辈子来养活他,当一辈子小白脸。

“你错了,我不要你的钱,只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王家的钱,太臭了!”

杨墨站起身来,无形中一股气势爆发,如剑锋出鞘,凌厉而厚重。

“我不签这份解约的合同,更不是想赖着你,而是你根本不配与我谈婚约。你自以为是天之骄女,但在我眼中,你和众生蝼蚁没有任何区别。你我之间的婚约,作废,但你记住,不是你王月与我解除婚约,而是我杨墨休了你,是你,没有资格与我杨家联姻!,是你,没有资格做我杨墨的女人!”

杨墨伸手拿起那份已经泛黄的婚约,在王月瞪大的眼睛中扬手撕成了粉碎,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嫌钱少?不,是你的钱太脏。

想当小白脸?不,是你根本配不上我!

王月难以置信,一向对自己各种讨好的杨墨,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你给我站住,杨墨,你以为你是谁,也敢对我这样说话?你,必须给我道歉!黑鹰,拿下他。”

呆了三秒钟,王月勃然大怒,如果杨墨乖乖地签了合同,如果他乖乖地拿了钱就走,那么一切都结束了,可是,他竟然敢说自己配不上他,他竟然敢说自己不够资格,这,绝对不行。

话落,门口处站着的一个黑衣男人抬起了头,眼里凶光闪烁,冷冽一笑,扬手便是一拳直奔杨墨过来。

“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得罪谁不好得罪王小姐,现在,你就跪着给我道歉吧。”

看着这一幕,王月愤怒的心里无比得意。黑鹰,乃是一名顶级雇佣兵,身手了得杀人不眨眼,她亲眼所见,被其打死的人都超过了一手之数,而杨墨一个落魄公子哥,向来手软,如何能挡得住他的攻击。

这一拳下去,杨墨能被打成脑震荡。想到杨墨以后可能会成为一个傻子,她心里就无比高兴,你竟然敢看不起我,那么从今往后,你连和我相比的资格都没有!

“你的确应该给我跪下,虽然那样我也不会原谅你。”

然而,就在他以为杨墨要被一拳打倒的时候,却见杨墨古井无波,抬手就是一拳迎着黑鹰的拳头砸了过去,下一刻,凶狠无比的黑鹰竟是倒飞而出,砰地一声砸在了墙上。

但这并没有结束,一拳轰出,杨墨一步上前,扫踢,咔嚓,黑鹰的一条腿立马扭曲变形,在一声惨叫声中单膝跪了下去。

“道歉?”杨墨眼里寒光闪烁,一道仿佛来自亘古洪荒的冰冷声音钻入王月的耳中,“本天帝纵横宇宙数百年,只会杀人,从不道歉!”

王月被他一眼看中,顿时遍体生寒,只觉眼前一片黑暗,冷汗顷刻打湿了衣服。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眼神?”她怔怔地看着杨墨离开的方向,又看看已经疼得昏死过去的而黑鹰,心中骇然。

她感觉今天的唐墨仿佛变了一个人,不再是那个吃喝玩乐的公子哥,更像是……一个来自地狱深处的恶魔!

第2章 只手足矣

杨墨大步流星走出酒店,漆黑的眸子里突然闪过一道银光,随即手里掐出一个奇怪的法诀。

下一刻,一股磅礴的能量从他的四周疯狂钻入他的身体。

上一世,他走到了宇宙巅峰,距离传说中的永生也不过半步之遥,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决定人命运的,只有实力。

而这个世界,也绝对不是普通人看到的那般简单,这个世界是存在真正的修炼者的,强者能一掌断江河,只手屠人城。

上一世,杨家破产之后,被王家打压,其实杨家本可以有机会东山再起,因为他的母亲所在的家族,便是整个华夏最强的家族之一,王都赵家。

但,因为他的母亲并非是赵家嫡系,且因为在赵家眼中,杨家根本不值一提,所以当杨家破产后,母亲带着他前往王都赵家得到的却是赵家所有人的冷眼。

他永远都记得,当日赵家那群人的嘴脸,在对他的母亲百般嘲讽之后,将两人轰出了大门外,而这,最终让自己的母亲郁郁而终,直到她离开人世的前一刻,都未曾再有半点开心!

而赵家之所以能成为整个华夏屈指可数的存在,也正是因为他们是传承数百年的武学世家,拥有高手无数,强者如云。

“上一世,你们欠我,欠我父母太多,可我觉醒太晚,终究来不及拯救一切,这一世,你们欠下的一切,我必亲手讨还!”

想到这里,杨墨拳头紧握,更加疯狂的吞噬着身边蜂拥而来的能量。

他清楚的记得,三个月之后,她的母亲就会带他前往王都寻求赵家的帮忙,而在这之前,他必须要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让整个赵家都仰视的地步。

疯狂的吞噬之后,杨墨整个人的气势都随之一变,谁也没有发现,就在他的脚下,一块地板竟是随着他的脚掌落下,悄无声息的碎成了一片。

接着就是第二块第三块,一直沿着他的脚掌蔓延出去。

与此同时,月光酒店之外,一辆顶级劳斯莱斯敞篷跑车里面,却是响起了一道浓郁的讥笑声。

“少爷,你说杨家那废物现在到底签了合同没有?”说话的是一个男子,坐在驾驶位上,很明显是一个司机。

而他的旁边,则是一个身穿西装领带,一身名牌的公子哥。

他名为吴照霄,乃是西陵市三大家族之一的吴家少爷,身份地位,无不超然。

“不签?他敢吗!”吴照霄一咧嘴,满脸嘲讽,“如果是杨家还没有破产,他还是杨家的公子哥,那也还好说,可现在他算个什么东西?他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废物啊!没有了杨家的光环,他在我眼里和一条狗没有区别。”

“我既然能让王月那女人心甘情愿的跟着我,也能让杨墨那个废物签下毁婚的合同,他要是乖乖的签了就好,要是不签,呵,有黑鹰在,打断了他的手,他也得签!”

他冷笑,更猖狂。杨家破产,王家毁婚,其实杨家人想不到的是,这两者的中间,正是因为吴家的存在,本来王家就是想毁婚也不会这么快,但,吴家却要和王家联合,所以破产的杨家,自然也就成了牺牲品。

“还是少爷想的周到,以前杨墨还是杨家少爷,向来眼高于顶,现在杨家破产了,看他还有什么勇气骄傲,这一次王家毁婚,只怕那废物以后也抬不起头来了。”司机立马附和吹捧。

吴照霄摆了摆手,装模作样的说到:“也别这么说嘛,他抬不起头来是肯定的了,可是,本少爷说不定心情好也能收他走一条狗,只要做的好,往后吃喝也是可以不愁的,你说是不是,哈哈哈……”

他猖狂的大笑着,一想到杨墨立马就会灰溜溜的出来,他就兴奋,因为等到那个时候,他一定会上前拦住唐墨,当场羞辱。

但,就在他笑的猖狂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司机的脸色似乎不太对劲,他急忙顺着司机的目光看向前面,却见一道充斥着冰冷杀机的身影站在车前,正冷冰冰的看着他。

那眼神无比冰冷,仿佛是从地狱深处钻出来的魔鬼一样,他根本没看到他从何处来,就像是幽灵一样突然出现在了车前,不由得,吓得他心里一颤。

“杨墨,是你这个废物,你他妈竟然敢挡老子的路,你信不信我撞死你。”一阵颤抖之后,吴照霄终于看清楚,车前悄无声息出现放人,正是他嘴里的废物,杨墨。

“是你,让王家前来退婚的?”然而,杨墨并未理会他的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他,寒声道。

吴照霄仰头大笑,满脸鄙夷的看着他,道:“既然你都听到了,那我就告诉你吧,不错,正是我让王月这么做的,不仅如此,杨家破产之后,一直针对杨家落井下石的事情,也是我暗中支持的。”

“怎么样,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很想动手?你若还是那个杨家的公子,我或许还让你三分,可现在,你他妈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啊,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就是本少爷站在这不动,你这样的废物,敢动我吗?”

他有恃无恐的盯着杨墨,笑的无比畅快。从前的杨墨,靠着父母的名头也算有名的公子哥,可他除了靠父母,并没有什么本事,所以他敢如此肆无忌惮,说句不好听的,没有了父母的杨墨,在他眼里,算个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但如你这样的蝼蚁,杀你,只手足矣!”

然而,面对吴照霄的挖苦,杨墨的脸色丝毫未变,他只是伸手,照着车盖按了下去。

“杀我,哈哈哈,我听到了什么,这废物竟然说要杀我,还只手足矣,你以为你是谁,你就是一个废物,杀我,你够格吗?”

吴照霄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的前俯后仰。

但就在这时,砰——

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他看到唐墨手掌落下的地方,他的顶级跑车车盖竟然轰的一声塌陷下去了一个坑。

接着,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从唐墨的手掌上爆发出来,如同雷霆临世一样,充斥着毁灭的气息。

“快跑!”

这是他心里的唯一念头,当唐墨的手掌离开车盖时,那股毁灭的气息浓郁到了极点,吴照霄刚刚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轰——”

下一刻,火光冲天而起,劳斯莱斯在冲天的火光之中化为火海,吴照霄直接被炸飞出去好几米砸落下来,身上的骨头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

怎么可能,一掌,让一辆顶级跑车直接爆炸,这怎么可能做到,难道他有超能力?

吴照霄一口老血喷出,他想找到杨墨的身影,这样的爆炸,他距离劳斯莱斯那么近,肯定比自己更凄惨。然而,放眼看去,他却没看到杨墨的影子,如同他出现一样,悄无声息,来去无踪。

“这,这怎么可能!”他无比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脏狂跳,今天的杨墨,让他感觉根本不是杨墨,只手一掌,车毁人亡,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

第一次,他无比清楚感觉到了死神的威胁。

第3章 这个少年不简单

南山,山顶。

杨墨行走在人烟稀少的小道上,对吴照霄的事情分毫没有愧疚,身为宇宙天帝级别的人物,一路上去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尸山血海,他深知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地球上虽然灵气稀薄,但同样也有修炼者的存在,炼气、筑基、金丹、化神,只要我现在达到筑基境界,俗世界中便任我横行了,至于金丹大道,想来地球上除了最顶尖的修炼圣地昆仑道宫,也再找不出那等绝世强者了。”

“这地方灵气已经不多,不过我有混沌吞噬决,筑基也是信手拈来,便在此地,重新开始我的吞噬大道吧。”

杨墨走不多远,找到一个地方,此地灵气相对充足,便席地而坐,开始修炼。

混沌吞噬决,乃是他能够在数百年之内达到天帝级别的最强后盾,这门修炼功法起初是他在地球的一个上古遗迹中找到的,但只是残篇,可即便是残篇,也让他成功成为了地球最顶尖的存在。

后来到了宇宙之中,他又在另一个宇宙遗迹之中找到了混沌吞噬决的一部分,而这一部分,直接让他一路突破到了天帝级别,其威力绝对旷古烁今。

随着杨墨的吞噬,周围的灵气疯狂的涌入他的身体,一个多小时之后,他的体内响起一道脆响,他蓦地睁开双眼,伸手摘叶,凌空掷出,那一枚树叶带起凌厉的破风声,嗖的一下没入一棵半米粗的树干之中。

“筑基成功,这一世,谁也阻拦不了我!”感受到体内的力量,杨墨嘴角微微上扬。

便在此时,一道微带着戏谑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喂,你也是个练武的?”

杨墨回头看去,却见五六个人簇拥着一个老头和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向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老头年逾古稀,但精神矍铄,虎步龙行,颇有威严,他的旁边则是一个女孩,身材高挑,穿着紧身衣服,充满了青春活力,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貌,都比王月还要更胜一筹,刚才的话,正是她说的。

两人的身后,则是几个壮汉,目光冰冷,满脸警惕。

杨墨看了一眼,并未答话,转身就走。

“喂,我问你话呢你为什么不回答?”女孩见杨墨竟然转身就走,分明就是无视自己,想自己的身份,他怎么敢,心下便有些不快。

杨墨回头,淡然道:“你,有资格问我话吗?”

“你!”女孩被气的满脸通红,她名为凌梓萱,乃是西南凌家之人,想凌家是什么存在,便是整个西南片区,都是屈指可数,她自己更是西陵大学鼎鼎有名的校花,他竟然说自己没有资格问他的话!

“好了,萱萱,别动气。”这时,女孩旁边的老头开口了,冲凌梓萱摆了摆手,又看向杨墨,“小兄弟你好,我姓凌,你叫我一声凌老就好,这是我孙女凌梓萱,她并没与恶意,只是适才看到你打了一拳像是习武之人,才有此一问。但我看小兄弟的拳法简单粗糙,不如你打一套出来看看,说不定我能多少指点一下。”

指点?杨墨就笑了,身为雷霆天帝,拥有宇宙最顶级的修炼功法,竟然有人说要指点自己。

“指点就不必了,以你的水准,还不够格。”他淡然的说了一句,便不再停留。

而他身后,少女已经气得不行,自己的爷爷是什么存在,虽然年逾古稀,可寻常七八个特种兵也近不得身,想要得到他指点的人数不胜数,就是有人跪着求也未必能得到这份机缘,他竟然敢说自己爷爷不够指点他的资格。

“大胆,竟然敢对凌老不敬,给我留下!”两人身后,一道身影飞奔而出,举手就是凌厉的攻击直奔杨墨。

“阿雄,手下留情,别误伤了小兄弟性命!”凌老眼见飞奔而去的身影,心里苦笑,阿雄乃是跟了他多年的贴身保镖,一身横练功夫早已大成,一拳之下一头牛也能被打死,他出手,杨墨凶多吉少。

他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阿雄会手下留情,别误伤人命。

但,就在此时,杨墨出手了,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一拳,迎着阿雄的拳头砸了过去。

“砰——”

低沉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倒射而出,狼狈的砸在了地上。

凌老心中苦笑,他知道,阿雄这下力道没有控制好,杨墨不死,但也绝对要重伤,至少一只手臂是无法保住了。

“唉,可怜了这年轻人。”他摇头叹息,伤人不是他的本意,如今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想一下如何能补偿杨墨了,全国最好的医院,他也能给杨墨找到床位。

但,就在他回头一看时,一张老脸瞬间呆住了,眼珠子头要从眼眶里跳出来了。

他赫然看到,那飞出去倒在地上的人竟然根本不是杨墨,而是,阿雄!

“这,这怎么可能!”

不只是凌老,此时包括凌梓萱以及两人身后的几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的阿雄,一脸的不可思议。

阿雄什么人物他们清楚,那可是从特种部队挑出来的顶尖兵王,一拳之威,常人必死无疑,可现在怎么回事,他竟然被人一拳轰飞了,且,出手的还是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年!

“你,你是何人,在这等着有何目的?”地上的阿雄更是心惊胆战,他对自己的力量向来自信,可就在刚才,与杨墨对招时,他却感觉杨墨的力量如同汪洋大海,自己与之相比,竟不足九牛一毛。

这样的实力,别说他一个人了,就是身后的所有人加起来,也绝不是对手啊。

“我名杨墨,至于目的。”杨墨淡然的看了他一眼,脸色丝毫未变,“凭你们,也有资格让我在这等吗?”

阿雄傻眼了,凌梓萱也傻眼了,就是凌老自己,也傻眼了。

以他的身份,放在整个华夏西南,那也是呼风唤雨的存在,不知道多少豪门贵族排着长队想见一面,就这样能让他亲自接见的人,一年下来也不会超过一只手,可现在,竟然有人说他不够资格让自己等。

这哪里是不得了,这分明是要上天啊!

“哼,不就是力气大了一些吗,有什么了不起,明天我就找个真正的高手去教训他。”看着杨墨离大步流星离开,凌梓萱回过神来,气愤的皱了皱鼻子。

凌老摆了摆手,道:“不要小看他,此人,绝不简单。刚才他出手一拳,阿雄都不是对手,这样的实力,外家功夫里面已经少有人能够匹敌了,也是个可造之材,只是性子有点傲,若能拉过来,也未尝不好。”

凌梓萱不服气的哼了一声,道:“爷爷就是对人好,他再厉害也只是个会蛮力的家伙,等我内功大成,他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呵呵,你这丫头,你练得是内家功夫,大成之后摘叶伤人,威力自然不是外家功夫能比的,只是,想要内功大成,谈何容易,你呀还是先踏踏实实练吧。”凌老笑了笑,微微摇头。

便在此时,阿雄从地上爬起来了,目光一转落在旁边一棵树上,陡然眉头一皱:“凌老,有些不对,你看这树怎么回事。”

几人转头看去,却见对面一棵半米粗的大树上面赫然有一个扁平的缝隙,绕过去一看,树干的另一面,竟是伸出来半张树叶。

“这,这怎么可能,树叶也能打穿一棵树?”凌梓萱瞪大了眼睛。

凌老也是看的眼角一跳,急忙伸手压在树干上,想要看个究竟。

“咔嚓——”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凌老的手往树干上一按,便见到那树干竟突然一歪,缓缓倾斜了下来。

“不好,树要倒下!”

凌梓萱一声惊呼,众人慌忙退开,接着就看到那棵粗壮的大树倾斜程度越来也大,最后轰的一声倒塌下来,而那断裂之处,正是那片树叶所在的位置,且,断裂之处,光滑如镜!

“这,这究竟是什么人做的,人力怎么可能有如此威力!”阿雄死死地看着眼前断裂的大树,嘴里都能塞进一个鸡蛋了。

“刚才,好像这里除了我们之外,只有那个杨墨了。”凌梓萱幽幽说道。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这个少年,绝不简单,都听好了,以后见到他,可以结交,但,就算是死,也决不能为敌!”凌老老脸一颤,看着那光滑的断裂面,声音都有一丝颤抖。

第4章 不错的建议

外家功夫,能一拳打败阿雄那样的存在,但,能摘叶伤人,能仅凭一片树叶就切开一棵树吗?

绝无可能!

如此实力,如此修为,绝对是个内家功夫的高手啊,而且,摘叶伤人必须是内功大成的人才能做到,可摘叶切断一棵树,那得是何等凌厉的锋芒才能做到。

想到自己之前竟然说要指点杨墨一二,凌老便觉得搞笑,这样的实力,如何能是他所能比的,也无怪乎唐墨说他不够资格了,这哪里是不够资格,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啊。

“如果真的是他,那这也,也太吓人了吧,爷爷,这个世界上,真的能有这样的存在?”凌梓萱呆呆的看着眼前断裂的大树,惊恐的眼神仍然没有回过神来。

凌老深吸一口气,道:“能!只是这样的存在,整个华夏也不多了,除了那些超然俗世界之外的存在,百万人中难有一个,我所见过的人里面,除了他之外也仅有一个能有这样的能耐。”

“凌老,您所说的,莫非是西南那位,兵中之神?”阿雄不无骇然问到。

凌老点头,道:“不错,正是他。”

阿雄的脸色瞬间惊惧起来,兵中之神,代号死神,那可是整个华夏的神话级人物啊,在整个华夏军中,都是神一般的存在,俗世界中,无人可超越,无人可匹敌!

而此时凌老竟然说杨墨堪比死神,毫无疑问,在他的心里,杨墨到底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而以凌老几十年看人的眼光,却从不会走眼,这也就意味着,杨墨的确有这样的实力。

想到之前自己竟然敢与其对拳,阿雄忍不住一头冷汗,满心惊恐,如果杨墨真的用全力,此时的他,还能站在这里说话?

不经意间,他已经与死神擦肩而过!

…………

一天后。

西陵大学,乃是整个华夏西南片区最顶尖的贵族学府之一,高昂的学费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但凡是能够在这里上学的人,无一不是有身份地位的。

杨墨淡然走进学校大门,他,是杨家的独子,也同样是西陵大学的大二学生。

“杨墨哥哥,你回来了啊,我等了你好久了呢,说好的今天陪我过生日的,你怎么忘了。”

进门不远,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钻入他的耳中。

听到声音,杨墨身形陡然一颤,抬头看去,却见一道倩影正往他走过来。

她一袭白裙,宛如盛开的荷花,出淤泥不染,三千青丝随意束在脑后,却不显得凌乱,反而让她多了几分天然的质朴。

白皙的肌肤,清澈透亮的双眼,那一笑之间,弯成了月牙儿,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一瞬间因为她的笑容而灿烂了起来。

“霜,霜儿,是你,真的是你霜儿?”见到眼前的女子,杨墨蓦地双眼一红,紧紧地抓住她的肩膀,声音都是一片颤抖。

“怎么了杨墨哥哥,你今天好像有些不对。”柳霜儿微微一笑,玉手伸出轻轻在杨墨的眼角揉了一下。

杨墨心脏狠狠的颤抖着,这一张面孔,已经多少年没见了,一百年?两百年?

上一世,杨家落魄,父母离世,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对他冷眼相待,所有人都对他百般嘲讽,但,唯独有一个人,却自始至终对他不离不弃。

“杨墨哥哥,早饭做好了,你记得吃。”

“杨墨哥哥,就算全天下的人都离开你,我也不会。”

“杨墨哥哥,霜儿一直都在啊……”

上一世,他落魄的身无分文,是她,宁愿与家族决裂也要陪他一世!是她,在万千人嘲讽自己的时候,默默的在背后为自己付出一切!也是她,宁愿为了自己,不顾性命!

还是她,明明拥有惊人的修炼天赋,却为了保护自己不踏入昆仑道宫半步!也是她,在全天下的人都视自己为敌的时候,站了出来,用自己的身躯,挡下了那万千强者的一击,换了自己的性命。

“杨墨哥哥,这一世,我不能陪你到最后,但愿来生,我还有幸识你。”

“杨墨哥哥,霜儿不求你只爱我一个,我只希望,你一生一世,不要忘记我……”

那一日,他血染山河,也是那一日,她香消玉殒。

可恨,自己走到宇宙之巅,却也无法挽回她的性命,可叹,直到她离开自己的一刻,他才终于知道自己心里有多在乎她。

上一世,他不愧天不愧地,但,他负了她,负了值得他一生珍惜的人。

再见面时,已然隔世!

一幕幕的往事涌上心头,纵使身为雷霆天帝,杨墨也是鼻子一酸,紧紧地将柳霜儿拥在了怀里。

“霜儿,上一世我负了你,这一世,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杨墨哥哥,霜儿就在这啊,你别难过。”柳霜儿不知道杨墨为何突然这样,但她分明感觉到了杨墨眼里那一股难以严明的厚重沧桑,更重要的是,他这这份难过,是为了她啊。

她从来没有被杨墨如此拥抱,此时的她,心里早已经小鹿乱撞。

她又那里明白,对她而言不过一天没见,可对杨墨而言,却早已是数百年匆匆而过。

“呵呵,什么时候,废物也能够出现在西陵大学了,杨墨,你这张脸,可很够厚的啊。”就在两人温存时,却是一道极其嘲讽的声音,打断了两人。

杨墨回头看去,只见一道吊儿郎当的身影走了过来,眼里一片嘲讽和杀气。

“李乾,你别乱说,杨墨哥哥本来就是西陵大学的学生,凭什么不能来这里?”柳霜儿皱着眉头看着过来的人,十分不悦。

“呵呵,霜儿,西陵大学是什么样的学校你清楚,能有资格在这里的人,谁不是背景雄厚。可你旁边这位,有什么背景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杨家没破产之前,他就只知道花天酒地,杨家破产之后,试问,他不是个废物又是什么?”

“而且,根据最新消息我还知道,就在前天,王月已经找了你旁边这位杨公子,当面退婚了,这也就意味着,现在的他不仅身无分文,还是一个连自己的未婚妻都看不上眼的人。哦对了,现在王月已经不是他的未婚妻了,我怎么给忘了哈哈哈……”

李乾猖狂大笑着,有意把声音提高了八度,看着杨墨的眼神更是狂妄嘲讽至极。

周围的人一听,也都纷纷对杨墨报之以讥笑的目光,等着看一出好戏。

“你!不管别人怎么看杨墨哥哥,他都是我喜欢的人。”柳霜儿心中气愤,但李乾说的却也是事实,她不敢多说此事,毕竟自从杨家破产之后,杨墨就一直很消沉。

“你喜欢的人?哈哈哈,柳霜儿,我对你的心意你知道吧,我追了你这么久你都没答应我,如果你喜欢的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我李乾认了,可是,你喜欢的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这我他妈就忍不了啊!”

李乾一步走到两人身前,凶狠的等着杨墨,一口一个废物,更是说的无比张狂。

“你……”柳霜儿气的满脸通红,但不等她说完,杨墨已经摇头止住了她,淡然道:“好了霜儿,我们走吧。”

说完,他拉着柳霜儿的手绕过李乾就离开了。

“我靠,走?老子让你走了吗,你他妈竟然敢无视我,杨墨,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残了你。”李乾面色一变,上前又拦住两人。

“无视?”杨墨斜眼看他一眼,脸色丝毫不变,“你有资格让我无视吗?我不理你,只是因为我从来不喜欢和蝼蚁说话。”

“蝼蚁?哈哈哈,真是笑话,整个西陵大学谁不知道你杨墨是个废物,你竟然敢说我是蝼蚁,很好,那我今天就让你看看,蝼蚁如何将你这样的废物打残。”

李乾心中冷笑,突然弓腰,弯弓如满月,一拳就照着杨墨的脸砸了过去。

“这下有好戏看了,李乾可是从小练武的,李家更是拥有一个武馆,这一拳杨墨怕是得毁容啊。”

“毁容?呵呵,怕是你不知道李乾的厉害,这一拳,杨墨能被打成傻子。”

“那能怪谁呢,谁让他一个破产的废物,竟然还敢喜欢三大校花之一的柳霜儿呢,这就是自己找死。”

周围的人见状,并没有一个上前阻止的,相反,他们都面带笑意,看着杨墨的眼神极尽嘲讽。

李乾心里更是得意,如果是杨家没破产,他断然不敢动杨墨,可现在杨家早已不复存在,那他就算是打残了杨墨,又能如何?想到他在自己身前苟且求饶的画面,他心里忍不住的兴奋。

“打残吗,不错的建议,我也正是这么想的。”

然而,就在下一刻,杨墨动了,他伸手一探,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简单的伸了出去。

但下一秒,李乾便感觉脖子一紧,自己的拳头都还没有打出去,整个人已经被凌空提了起来,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笼罩在他心头。

第5章 打残

“砰!”

下一秒,沉重的砸击声响起,李乾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楚怎么回事,已经感觉自己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五脏六腑都是一阵颤抖。

“什么,李乾竟然……输了?”

“我靠怎么回事,刚刚李乾的拳头不是要打到了吗,怎么会突然……”

眼前的一幕让周围原本想着看热闹的人群瞬间一片震惊,看着砸在地上狼狈不堪翻滚的李乾,又看看仍旧完好无损,甚至连一颗灰尘都没有染上的杨墨,心脏狂跳不止。

谁都知道李乾家里是开武馆的,他更是从小习武,在整个西陵大学也是一个小霸王,他出手,非死即伤,而现在,竟然被杨墨一招给撂倒了。

而且,从始至终,杨墨只用了一只手,就将李乾的脖子抓住,然后竟然凭借单手的力量将他起了起来,再砸到了地上。

什么样的臂力,才能有如此惊人的力量?

“不可能,绝不可能,你就是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打败我。”

李乾也彻底抓狂了,曾经的杨墨,他一清二楚,除了花天酒地什么都不会,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也不为过,而他却是实实在在的练武之人,杨墨这样的他根本不看在眼里。

可就在刚才,杨墨竟然一招将他给撂倒了,这真的还是那个杨墨?

杨墨并没有理会任何人,只是缓缓向李乾走了过去,目光冷冽,不带丝毫情感。

“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大堂哥也在西陵大学,他可是整个西陵市的搏击冠军,你敢动我,他绝对不会放过你。”

看到杨墨这般动作,李乾终于有些害怕了。

而他的话,则是在周围的人群中引起了一阵热议。

“李乾的堂哥,那不就是李桐了嘛,听说去年他已经是西陵市的青少年搏击冠军了,真正的高手啊。”

“李桐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他要是出手,只怕杨墨要吃大亏啊。”

“嘿嘿,那样不正好吗,这废物本来就已经一无是处了,却还偏偏要跑出来装逼,李桐出手,将他彻底打成废物也好,这样柳家不可能还看上他这个废物,柳霜儿自然也就不可能跟他好了。”

听到李桐这个名字,许多人心里都暗自高兴。

西陵大学中,对李桐的传闻不少,其中最广的一个,就是他曾经以一当十,在人数绝对的劣势之下,竟然凭借一个人打残了对方十几个人,从那以后,整个西陵大学都少有人敢招惹他了。

可以说,这个名字,就是煞星的代表。

自然,知道这些事情的众人,也都对杨墨抱有了极大地同情和嘲讽,你能在李乾面前嚣张,还能在李桐面前动手吗?

识相的,马上认输求饶,还可以活命。

“你堂哥?不认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杨墨会低头认错的时候,他却微微摇头,一句话让他们脸上的嘲讽戛然而止。

“呵呵,我似乎听到,有人说不认识我李桐,不知道是何方高人,站出来给我长长见识。”

便在这时,人群的外面,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随即人群中分开一条路来,一道壮硕的身影走了过来。

他一身鼓鼓囊囊的肌肉,短发,棱角分明,脸上天然带着一股狠厉,正是众人口中的李桐。

“堂哥救我,给我报仇啊!”

见到李桐的出现,李乾立马精神大好,他的实力虽然不错,但要和李桐这个搏击冠军相比,却相差了不知道多少倍,李桐出手,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杨墨跪地求饶的场面。

李桐并没有急着理会李乾,而是目光一凝,眯着眼睛看着杨墨,微微一笑,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杨墨啊,我记得你家里刚刚破产不久吧,听说王家已经退婚了,这个时候的你,不应该去找个地洞钻进去好好苟且偷生吗,怎么还有脸来西陵大学的?”

李桐的声音并不大,但却足够让周围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加上他脸上那阴阳怪气的表情,更是让周围的人都哄堂大笑,看向杨墨的目光,格外的同情。

“哈哈哈,杨墨你这个废物,你刚刚不是说要打废我吗,现在就怂了?废物就他妈是个废物,你一辈子也只能是个废物了,哈哈哈……”

看到这一幕,李乾立马忘了之前的一败涂地,他知道,只要李桐在这里,杨墨就不会有那个胆量敢动他。

毕竟以以前的杨墨,就是十个他,也根本不是一个李桐的对手。

“打废?”李桐眉头一挑,看着杨墨的眼神格外的嘲讽,“我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谁给了你这样的勇气说出这样的话的。我给你一个机会,自断一只手,从今往后再不踏入西陵大学半步,我放你一条生路,这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如何?”

霸道,猖狂。

自断一只手,再不踏入西陵大学半步,若是其他人说出这样的话,必定被人嘲讽,可从李桐的嘴里说出来,分量却完全不一样了。

周围的一群人目光都变得炙热而惊喜起来,在他们眼中,杨墨只是一个破产的一无是处的公子哥而已,面对强横的李桐,他除了认错,还能干什么?

李桐抱着膀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墨,和其他人一样,他并不觉得杨墨还会有第二个选择,更不会觉得他会拒绝自己的条件,毕竟,自己留了他一条活路,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啊。

“是吗,那我也给你两个选择吧,一,现在就滚出我的视线之外,二,我一块儿打残了你,再滚,你选哪一个?”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等待着杨墨跪地求饶的时候,他却缓缓抬头,一语石破天惊。

诧异,不可置信,各种脸色瞬间布满了周围一群人的面孔上。

没听错吧,两个选择,他竟然反给了李桐两个选择,还扬言打残了再滚,他以为他面对的是谁?这是李桐,是整个西陵市的搏击冠军啊!

就连李桐自己,也是一阵大笑:“打残?看来,你还真的是有些胆量了啊杨墨,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三招之内,你若能还站着,今天我留你一个全尸!”

李桐踏出一步,陡然一掌劈出,劲风呼啸。

杨墨闪身,李桐一掌落在了旁边手腕粗的铁栏杆上,砰地一声,那栏杆竟是被他一掌给打变了形。

“好恐怖的力量,这要是打在人的身上,骨头都得给打断啊,杨墨这次死定了!”

见识到李桐如此恐怖的力量,周围的人眼睛都瞪大了,齐刷刷的等待着杨墨被打的满地找牙的场面。

“啪!”

下一秒,陡然一道响亮的巴掌声响起,一道身影突然凌空飞了出去,划出一条弧线。

接着一道身影无比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旁边,一只手闪电般探出,捏住他的肩膀,咔嚓,那被捏住的肩膀瞬间粉碎下去!

“呵呵,没有本事还敢装逼,这废物就是自己找死啊,我要是他,还不如直接磕头……”

周围的人群一片嘲讽,在他们看来毫无悬念,那飞出去的人就是杨墨。

但,磕头之后的认错两个字还没在众人的心里蹦出来,却已经硬生生断裂,随即几十张面孔瞬间凝固了下来。

他们清楚的看到,那躺在地上惨叫连天的人,竟然是……李桐!

第6章 挑战

鲜血淋漓!

骨头破碎,刺破皮肤,此时的李桐哪里还有之前的半分嚣张,他的左肩上,已经是一片鲜血,血肉模糊之中,还能看到染血的白骨从中露出来,触目惊心!

一掌,竟是捏碎了他的骨骼,让血肉骨骼都瞬间粉碎了,这需要多么巨大的力量?

没有人知道,所有人只感觉心里一凉,仿佛那一掌是捏在他们的肩膀上一样,下意识的就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肩膀,随即慌忙退了好几步。

三招?不好意思,一招,你已经完败了!

李桐面如死灰,他的力量有多强大他知道,即便是出拳的速度,也绝对是一流的,可是在刚才,他竟然根本没有看清楚杨墨的到底是什么出手的,而且一掌就捏碎了他的血肉骨骼,这就是世界上最顶级的拳手,也做不到的啊。

这样的力量,除了恐怖,他已经想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

“杨墨,你别过来,我可是李家的人,现在杨家已经破产了,你要是敢动我,李家必定不会放过杨家。”

一招败北,李桐心里已经怕了,但,无论如何他也是李家的人,李家在西陵市虽然排不上一流家族,但在二流之中却也是佼佼者了,加上李家武馆在格斗界的人脉,寻常一流家族也绝对不敢动他。

现在败了,但他并不甘心,只要能安全离开,他就能还有机会打败杨墨。

所以他需要李家的名头来压住杨墨,他就不信以如今的杨墨,还敢无视整个李家。

“今天老子大意了,下一次老子一定要你命!”李桐心中,如此想到。

“李家,是个什么东西,能吃吗?”

然而,就在他以为杨墨肯定会就此罢手,而他也能够安然离开,然后再寻机会报仇的时候,杨墨却是淡然一笑,满脸惊奇的看着他,仿佛真的是在问他一个极其正经的问题一样。

随后,他一步一步走向李桐,脸上的笑容愈加的灿烂,可笑容里的冰冷,却也愈加的冰寒。

李桐彻底怕了,他从没有见过这种眼神,那根本不是人,而是从地狱里来的恶鬼啊!

“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李家武馆可是西陵市最大的武馆之一,人脉众多,你要是敢动我,整个西陵市的武术界都会与你为敌,到时候你想认错都不会有机会……”

“啊——”

不等李桐说完,惨叫声已经再一次从他的喉咙深处冲上了云霄。

众人心里一沉,赫然看到,杨墨的手掌印已经落在了他的另一只肩膀上,而此时他的肩膀,已经破碎,血肉模糊。

两掌,两只肩膀骨骼碎裂,这就是医好了也绝对是个残废啊!

捏碎李桐肩膀,杨墨再一次转身朝李乾走了过去。

见识了李桐的惨状,李乾哪里还有半点勇气,连滚带爬就要逃离,可却为时已晚。

“咔嚓——咔嚓——”

同样的骨骼碎裂声音和惨叫声冲破云霄,和李桐一样,李乾的两只肩膀都碎了下去。

“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唯一的优点就是说到做到,既然说了要打残,就肯定要打残的。”

捏碎两人的肩膀,唐墨站起了身来,看着已经快要疼的晕死过去的两个人,一本正经的说到。

周围的人心脏都是一阵颤抖,此时想起杨墨之前的话,已经是一身冷汗。

说打残就打残了,相对于李桐的三招不败留全尸的废话,似乎这一幕更加震撼啊。

这不是一个人,分明就是一个煞星啊!

“你,杨墨你有种就杀了我,今日你不杀我,总有一天我李家武馆,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李桐已经无法动弹了,但极度的疼痛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

他心里万般仇恨,他要杨墨死,就是动用整个李家武馆,也一定要干掉他。

杨墨看他一眼,面对他的危言,却只是呵呵一笑:“不杀你,不是因为忌惮你李家,只是因为你不够资格让我杀。至于李家,既然你说了,那我便做吧,给你们一天准备的时间,明天,我会亲自上门挑战整个李家武馆。”

说完,杨墨头也不回的拉着柳霜儿的手走了出去,云淡风轻,留下一众人心脏一阵猛缩。

“我没听错吧,他,他竟然要挑战整个李家武馆?”

“李桐虽然厉害,但在李家武馆里面也不是最顶尖的,他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竟然要挑战整个李家武馆。”

“而且,李家武馆虽然不是西陵市最大的武馆,但西陵市的所有武馆都是互有来往的,十分团结,得罪一个就相当于得罪整个武术界,他这是自己找死啊!”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一片震惊,敢放言一个人挑战整个李家武馆,除了他杨墨之外,还有谁敢?

但,震惊之后,便是深深的嘲讽和同情。

你能赢得了一个两个,你还能赢得了整个李家武馆,能赢得了整个西陵市武术界?

这不是装逼了,这是在作死啊!

“挑战我李家武馆,好,很好,那我就让你再多活一天,明天,我看你怎么死!”

李桐咬牙看着杨墨离开,眼里一片通红。

杨墨给他的打击太大了,但,他竟然敢放言挑战李家武馆,那可是自己找死了啊。

此时,杨墨已经拉着柳霜儿的手离开,走在林荫道上,如沐春风。

数百年恍然隔世,可当他再一次回到最初的起点时,仍旧感觉那么的亲切熟悉。

“杨墨哥哥,我感觉你今天突然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柳霜儿依偎在杨墨的怀里,笑的如同四月春风。

杨墨道:“哪里不一样了?”

“你变得自信了,也变得开朗了很多,这段时间你一直很消沉,但今天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希望。”柳霜儿举起粉拳说到。

杨墨一笑,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道:“对不起霜儿,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从今天起,我绝不会再消沉,这一世,我保你百年无忧。不管我怎么办,都是你的杨墨哥哥。”

“嗯!”柳霜儿紧紧地抱住杨墨的手臂,重重的点头。

“可是杨墨哥哥,明天,你真的要一个人去挑战李家武馆吗?”温暖之后,柳霜儿难免又有些担心。

杨墨点头,道:“当然,我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李家武馆,我一定要去。相信我霜儿,他们,任何人都伤不到我。”

杨墨语气十分认真,眼神之中也蔓延着一股杀气。

他之所以要挑战整个李家武馆,并非只是因为李桐和李乾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还有另一个让他重生一世也无法忘却的原因。

第7章 嘲讽

上一世,杨家破产之后受尽了白眼,杨墨父母都离世了,他消沉了好几年都没有振作起来,最后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在一个上古遗迹之中得到了混沌吞噬决才踏入了修炼一途,可那时候纵然他崛起了,却也无法挽回曾经的一切。

而在杨家破产之后,众多人的落井下石中,除了王家和吴家之外,就是李家了。

李家急于踏上西陵市一流家族的位置,所以在杨家破产之后立马勾结王家,将杨家所剩下的一些财产都搜刮一空了。

他永远记得当时的场景,他父亲祈求着他们,放杨家一条生路,可那么多的人,谁也没有同情过杨家任何人!

“呵呵,杨老哥啊,也不是我们非要将你们赶尽杀绝,实在是杨家已经没了,你再支撑也支撑不住啊。与其浪费了你手里的资源,不如让我们去发展,等日后杨老哥死了,说不定我们还能为你寻一个墓地,也好过你暴尸荒野啊是不是,哈哈哈……”

想到当初李家家主李成德嘲讽的笑容和不屑的话,数百年的时光,恍然还在耳边。

本来杨家破产还不至于让他父亲就此消沉,但正是那一天李家和王家找上门去将杨家搜刮一空才让他父亲心灰意冷,开车出去结果出了车祸。

可以说他父亲的死,虽然不是李家直接造成的,但却是间接地杀人凶手,所以,李家,他必定要亲手颠覆!

“我相信你杨墨哥哥,杨家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柳霜儿重重的点头,对于杨墨,她无条件的信任。

“好了丫头,今天你过生日,不说这些,我带你去买生日礼物吧。”

杨墨摸了摸她的脑袋,露出温暖的笑容,两人身形越走越远。

凌风酒楼,柳霜儿挽着杨墨的手臂径直上楼去了。

“霜儿你怎么才来啊,我们都到齐了,这么多人你也好意思让我们等。”

刚上楼,就有一道声音叫住了两人,随即一道倩影出现在两人身前。

她身材高挑,身材凹凸有致,下面是迷你小短裤,上面穿着露脐装,烟熏妆,胸口上隐隐露出一抹黑丝,平添几分诱惑。

“不好意思周芸,路上遇到了点事情耽搁了。”柳霜儿歉意一笑,还没等她来得及介绍杨墨,已经被周芸给拉走了,跟在她旁边的杨墨,在周芸的眼里仿佛跟空气一样。

杨墨眉头微皱,但并没有发作,只是跟着走过去了。

包间里一张桌子,已经有十来个人,有西陵大学的学生也有些杨墨并不认识。周芸拉着柳霜儿走到众人面前,笑逐颜开:“主角到了,霜儿,还把赶快打个招呼。”

柳霜儿甜甜一笑,虽然今天是她的生日,但实则为她举办生日的并非是她自己,而是周芸,所以这里的人也并非都是她认识的,介绍是免不了的。

“大家好,我是柳霜儿,还有这位,他是我男朋友,杨墨。”柳霜儿简单介绍了一下,随即转过身去挽住了杨墨的手。

“我是杨墨,你们好。”杨墨微微点头,古井无波。

原本气氛很融洽,可当杨墨的话出口之后,热闹的气氛却瞬间凝固了下来。

周芸眉头微皱,上下扫了杨墨几眼,眼里的不愉快十分明显,就连桌子周围的其他人,脸色也都是一片嘲讽。

“杨墨?呵呵,哪个杨墨啊?”桌子旁边,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男子冷冷的笑了笑,不无嘲讽的说到。

周芸立马接过话茬,十分不悦的看着杨墨,道:“王少,你怎么会不知道他呢,他就是那个破产的杨家的杨墨啊,以前是个少爷呢,现在嘛,呵呵……”

周芸故意把破产两个字说的特别重,这里的人可都是有身份地位的,尤其是这位王公子,来头不小,她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请过来的,至于目的,就在柳霜儿的身上,此时杨墨出现,她心里已经很不如意。

“杨家?呵呵,这么说的话,就是被我堂妹退婚的那个杨家杨墨了?你好杨墨,我叫王子冷,王家大少爷,给你退婚的王月,就是我堂妹。听说退婚那天,我堂妹给了你二十万的分手费,真没想到啊,杨少的本事这么大,竟然这么快又攀上了柳家的高枝。”

王子冷不冷不热,短短几句话却将杨家破产,王家退婚的是全都说了一遍,甚至还说杨墨攀上柳家的高枝,完全是说他别的本事没有了,只能当一个废物小白脸儿了啊。

“呵呵,王少真是大度,杨少这两个字,就凭现在的他,担得起吗?也不是我说你霜儿,凌风酒楼这种地方消费可是很贵的,虽然今天是你生日,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往这里带的啊,你看看这里的人,谁不是有背景的,你带一个破产的废物过来,不是煞风景吗。”

周芸咯咯一笑,更是嘲讽。

柳霜儿有些生气了,皱眉道:“周芸,你别这么说,杨墨是我男朋友,就算杨家破产了,他还是杨墨。”

“霜儿,我也是为了你好啊,他的确还是杨墨,可谁不知道杨墨是个什么样啊?以前花天酒地什么本事没有,现在杨家破产了,他能不能养活自己都是个事儿,你跟着他,别说我了,就是你父母,能答应吗?这里的公子,哪一个不比他强,你可别走错了路。”

周芸变本加厉,说起话来肆无忌惮,全然没把杨墨放在眼里。

杨墨没有说话,只是心里微微低沉,这个周芸,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呵呵,算了周芸,既然来了就来了吧,今天是霜儿的生日,和气为贵。来霜儿,我敬你一杯酒,先干为敬。”

王子冷笑着止住了几人,然后倒了两杯浓酒,二话不说直接就一口干掉了一杯,将另一杯推到了柳霜儿的面前。

柳霜儿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她根本不会喝酒,而王子冷给她倒的,却是这里最烈的酒。

“对不起,我不喝酒。”柳霜儿急忙摇头,歉意拒绝。

“什么,不喝?霜儿你让我说你点什么好 ,王公子可是王家的少爷,将来要继承整个王家的,好多人想要敬他的酒都没有机会呢,他现在敬你的酒那是你的荣幸,你怎么能拒绝呢?”

一听柳霜儿竟然不喝,周芸的脸色立马就拉了下来,十分不悦。

“周芸,今天是我生日,我不想喝酒,难道这也要你管?还有,你们还是叫我的名字吧,霜儿我听不习惯。”柳霜儿也有些生气了,她原以为周芸今天是真心为她庆祝,可现在一看,她根本不是这个心思。

“呵呵,看来霜儿小姐的面子很大啊,我王子冷竟然连一杯酒都请不动,这可是头一次啊。”王子冷的脸色也阴冷了下来,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上,“既然霜儿小姐不会喝酒,那找个人代替一杯总是可以的吧。”

说着,他又拿出了两瓶烈酒,直接将桌子最中间的一个超大号杯子拿了过来,哗啦啦将两瓶酒全部倒进了杯子里面,然后满脸挑衅的看向杨墨。

周芸等人的脸色立马精彩起来,王子冷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既然你不喝,那就让你男朋友喝吧,可敬酒你不喝,罚酒可就不是这点分量了。

“不知道杨少,还喝得习惯这种高档酒吗?”王子冷冷然笑道。

第8章 骨头都碎了

还喝的习惯这种高档酒吗?

赤裸裸的嘲讽,周围的人也都听得哄堂大笑。

如果是没有破产之前的杨墨,他自然常喝,可如今的他,的确是喝不起了,王子冷的话,无疑就是对他最大的嘲讽。

“呵呵,王少真是会说笑话,现在的他,说的好听一点是个破产的公子哥,说的不好听一点,也就是废物一个,还有资格喝的起这种高档酒吗?看他现在还有个人样,就怕再过几天,连个人样都没有了。”

“不错,趁现在还有这个机会,王少看得起他赏他一杯酒,能喝是他的荣幸。”

“我说杨墨,没听到王少的话吗,是耳聋了还是眼瞎了啊,杯子就在桌上你看不见?赶紧的喝啊!”

周芸为首,一群人都是一片冷嘲热讽,将一个曾经的公子哥踩在脚下,似乎是一件让他们十分爽快的事情。

“你们都够了!周芸,我今天是来过生日的,不是让你们来嘲笑杨墨的。不管杨家怎么样,他都是我男朋友,轮不到你们来管。”柳霜儿彻底生气了,她今天带杨墨过来,就是为了介绍给所有人,也让那些一直对她有心思的人打住,可她没想到的是,周芸竟然搞出了这样的一幕。

“呵,嘲笑?霜儿,你未免也太把你这个废物男朋友当回事了吧,凭他,也有资格让我们嘲笑吗?”周芸一咧嘴,尖声尖气,刻薄至极。

“你现在觉得我说的难听,可我也是为了你好,杨墨本来就是个废物,这是整个西陵大学的人都知道的事情,你以前喜欢他我不拦着你,毕竟他还有杨家,可现在杨家都没了,你还跟着他,能有前途吗?”

“王少是王家继承人,以后随便一句话都值钱,哪一点不比这个废物好上百倍?王少看得上你那是你的荣幸,你还敢拒绝,就怕以后你爸妈都没办法给你买单这笔账。王家,是你惹得起的吗?”

“够了周芸,以后我们不要再联系了,杨墨我们走。”柳霜儿再也忍不住了,周芸的话,已经让她彻底心寒。

“不着急霜儿,今天是你生日,犯不着和几条狗计较。”但是,杨墨拉住了柳霜儿,仍旧坐在椅子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仍旧古井无波。

似乎周围的一片嘲讽对他而言,都只是过往云烟一样。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上一世数百年,他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种嘲讽,他根本不在意。但是,今天是柳霜儿的生日,是他一世都不能放弃的人,所以,怎么能让她受这种气呢。

“杨墨,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分寸,我王子冷的忍耐是有限的,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女人我要定了,你要是识相,乖乖的拱手让给我玩几次,我让你活命,你要是不识相,可就别怪以后西陵市没有杨家这两个字了!”

王子冷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这已经是他最后的限度了,柳霜儿的美貌,是他志在必得的,杨墨一个破产的废物,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如果不是因为想给柳霜儿留下一个好一点的印象,此时的他,早已经暴走,毕竟,他可是从小习武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凭杨墨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他的怒火。

“是吗,你这么厉害?我就在这,你杀了我啊。”

杨墨平静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波动,那是一抹笑容。

如果此时有纵横宇宙级别的人物看到的话,肯定会肝胆具寒,这样的笑容,上一世许多人都在杨墨的脸上见过,可见过的人,无一例外,都死了。

雷霆天帝之名,震慑宇宙,谁都知道他并不常笑,一旦笑了,那就是,死亡之笑!

“哈哈哈,我没听错吧,他竟然在求王少杀了他,难道他不知道王少从小习武吗,难道他不知道王少的老师就是顶尖退役特种兵吗?”

“见过胆大的没见过这么胆大的,原以为他只是废物,没想到他不仅废物竟然还是他妈个傻子。”

“真想看看他被打断了骨头跪地求饶是个什么样,嚣张,有那个资本吗?”

然而,这里的人,并没有谁知道雷霆天帝这四个字,在他们看来,杨墨就是在装.逼,见过求命的见过求食的,还真没见过求死的。

就连王子冷心里都是一阵嘲讽,杀人,他不是第一次干了,以王家在西陵市的地位,杀一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大事,王家兜得住。

旁人知道他有一个特种兵老师,但不知道的是,与他对练的人很多都是地下黑拳手,他打死过的人已经超过了一只手的数量。

一个唐墨,杀他,易如反掌!

“很好,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你记住了,杀你的人是我王子冷!”

“给我死来!”

王子冷一步踏出,举腿一个下劈,骤然爆发。

杨墨面色不变,只是微微往后退了一点,那一脚落在桌上,砰地一声,木制的桌子竟然被他一脚拦腰劈成了两半。

“好强的力量,这一脚,骨头都能被踢碎啊!”周芸等人心中一紧,看向杨墨的眼神,却是更加的嘲讽和期待。

一脚未中,王子冷立马欺身压近,拳头如毒蛇吐信,闪电般逼向杨墨的脑袋。

这一拳,简单干练,但却将他一身的爆发力全部都发挥了出来。

看似简单,实则杀机毕露,是他真正的杀招。

王子冷脸上的笑容中逐渐扩大,他完全相信,这一拳,杨墨必死无疑,西陵市的黑拳手都扛不住他这一拳,更别说一向花天酒地的杨墨了。

此时的杨墨,只怕已经被自己的气势给吓傻了,连动都无法动弹。

但,就在王子冷的拳头将要落下时,杨墨的眼神陡然凌厉,摊开手掌,迎着他的拳头就拍了上去。

“咔嚓——”

细微的碎裂声响起,不大,但在陡然安静下来的包间里,却能让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了吗,你男朋友的骨头都被打碎了,下半辈子,能活着也是个一级残废了。”周芸满脸兴奋,冲旁边的柳霜儿无比嘲讽的说到。

其他人也都是一样,毫无意外,甚至觉得毫无乐趣,这本身就是一场差距悬殊的较量,唯一能让他们觉得有趣的,就是看着待会儿杨墨如何跪地求饶,生不如死。

但,就在所有人的笑容都没来得及扩大的时候,却又齐刷刷的在一瞬间凝固了下来,看着杨墨与王子冷交手的地方,震惊,恐怖!

只见,上一秒还一脸残忍的王子冷,此时却已经一片苍白,冷汗如雨。

他的拳头,已经变形,被硬生生的往上翻折了九十度,鲜血淋漓,森森白骨可见。

而众人以为必死的杨墨,却古井无波,稳如泰山!

 
上一世,他在宇宙之巅,却距离传闻中的仙半步之遥。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4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