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家小小的镇卫生院工作,肖天觉得,这是上天赐予他的一个机会!是磨练意志,把祖传针法发扬光大的机会!

在这家小小的镇卫生院工作,肖天觉得,这是上天赐予他的一个机会!是磨练意志,把祖传针法发扬光大的机会!
第1章 知道我是谁?

问十乡卫生院,基层最差劲的一个卫生院,各科室共用的一个输液大厅之中,响起了男女悲痛欲绝的哭声。

“嘭。”的一声,输液大厅的门被推开,一男一女两人,并肩走了进来,男的是年过古稀的退休老医生钟坤堂,女的是漂亮性感的院长林美娜,乌黑的短发,修长的身材,配上一袭白大衣,十足的制服诱惑。

大厅中除了哭成一团的家属之外,就是站在床前的医生陈万民和护士王艳芳,床上躺着一个深昏迷的老头。

林美娜开口道:“钟老,这个病人身份特殊,是卫生局郭局长亲自交代下来的,市里面的急救车马上就到。”

钟坤堂走到床边,接过林美娜递来的听诊器,仔细检查了病人的心跳,呼吸,甚至查看了老人的瞳孔,脉搏。

钟坤堂皱着眉头道:“病人呼吸,心跳平稳,瞳孔反射也正常,脉搏亦没有什么病象,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林美娜虽然是这个小医院的院长,可也是正规院校毕业的,听到钟坤堂这么说,连忙道:“钟老,您看会不会是心因性疾病呢?”

“不像,即使心因性疾病,脉象也不应该正常,或许是过阴了。”

“啊,钟老还相信有过阴这回事?”

“嘭。”输液大厅的门再次被推开。

一名帅气的男生,穿着一件极不合身的白大衣,搞笑般的闯进大厅之中,一脸焦急道:“急诊病人呢?”

林美娜眉头一皱,心想市里面的急救科该不会派了这么一个医生吧?

“你是谁呀?”

“我叫肖天,是问十乡卫生院的一名医生,听外面护士说,这里有一个急诊病人,我就过来看看,现在怎么样?”

说话的当头,肖天将目光看向那张躺着老人的床。

“问十乡卫生院的医生?那你知道我是谁么?”

肖天看到老人昏迷的样子,快步走向床边,站在林美娜和钟坤堂之间,伸出右手,快速熟练的将三根手指搭在老人的寸口之上。

如同钟坤堂一样,眉头先是一皱,不过瞬间就恢复正常道:“老人今天是不是生气了?”

正在哭泣的一名家属,听到肖天的话,连忙道:“对,今天老爷子很生气,就是生气之后才突然犯病的。”

“怎么不早点说,如今病人情况很不好,恐怕再耽搁十分钟,病人就真的没有救了。”

病人家属看看肖天,又看看林美娜道:“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和林医生说过了。”

肖天的右手这才从老人寸口移开,起身看着林美娜道:“既然病人这么说了,你就应该想到是癔病的可能,怎么能够长期耽搁呢?哦,对了,刚才你问我你是谁来着?你是谁呀?”

“我是问十乡卫生院的院长,可是我很好奇,你又是谁?”

肖天盯着林美娜看了很久,开口道:“我今天是第一天来医院上班,还没有找院长报道,院长,你真漂亮,我先救人了。”

林美娜当众被肖天这么一说,双颊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再注意肖天的时候,只见肖天右手拈着一根银针,快速的刺入老人的头顶百汇穴。

见到老人没有反应之后,肖天再次取出一支银针,迅速的刺入老人的人中穴。

“呼……谁扎我?”

躺在床上的老头,一口浊气呼出,猛的坐了起来,开口就大怒着质问行凶者。

肖天看着坐起来的老头,毫不客气道:“这里是阴曹地府,你鬼吼个什么?你不是自己想死么?还怕扎你一针呀。”

说话的当口,肖天快速的将老人百汇和人中两穴的银针起下,丝毫不理会老头那吹胡子,瞪眼睛的表情,转身看着林美娜道:“林院长,今天我第一天来咱们问十乡卫生院上班,还请允许我冒昧一下,今晚一起吃个饭吧?”

林美娜和其他人一样,正在震惊于老人就这么被肖天给救了过来的时候,突然被扭头盯着自己的肖天开口请客,心里怦怦直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或是回答肖天的话,呆滞的站在原地。

钟坤堂却开口道:“年轻人,你学的中医么?刚才我也把过这位老人的脉象,好像很正常的样子,不知道……”

肖天不等老头将话说完,打断道:“老头,把脉就像下象棋一样,同样的局面到了不同的人手里,得到的结果也是不同的,而且这个并不一定是倚老卖老就会高人一筹滴。”

第2章 行医资格

钟坤堂没有想到这个毛头小子,竟然当着病人家属和林院长的面,数落自己,双眉一挑道:“哼,年轻人,不要以为自己看好一个病人,就有了狂妄的资本,要知道尊敬长辈,天外有天的道理。”

“谢谢老人家的教诲了,我爷爷常教我的,学到手的医术就是自己的本事,而且自己的本事要保密,不能让别人学了去,尤其是免费学了去,刚才老人家问我病人的脉象问题,所以肖天有些冒失了。”

听到肖天前面的话,钟坤堂还以为他要向自己道歉,可是听到后面竟然是挖苦自己,双眼狠狠的看了一眼肖天,气冲冲的离开了输液大厅。

林美娜看到钟坤堂被肖天气走,开口道:“钟老是咱们问十乡最有名的医生,甚至几十里外的病人,都慕名而来,你竟然那么说他,难怪钟老生气了。”

“美丽的院长,国家的名医有九成是包装出来的,一个如此简单的癔病都看不出来,一个脉象明显带着一股僵硬的革脉都把不出,还算什么名医。”

肖天一脸理直气壮的数落钟坤堂的不是之时,王艳芳突然来到肖天身边道:“你叫肖天吧,你穿的谁的白大衣?”

肖天听到王艳芳对自己说话,这才看出来,身体凸凹有致的王艳芳,绝对堪称另一种类型的丰满美女,连忙道:“在办公室找了好几件,这个是最宽的了,可惜我穿着,还是有些不伦不类的,好像女人的衣服一样,真不知道那个女人会有这么大的胸。”

肖天说话的时候,还故意看看王艳芳那高挺的资本,王艳芳原本就是看到肖天身上的衣服像自己的,才会过来问的,没有想到这个肖天竟然当众这么说自己,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到王艳芳那种尴尬的表情,肖天重新看向林美娜道:“林院长,我先去你的办公室等你好了,对了,记住给我找套白大衣哟。”

…………

“肖天,如今你的九字针法已经领悟了七七八八,爷爷希望你能够去基层好好实践实践,那样你才能够更好的掌握九字针法。”

“爷爷,什么是基层呀?”

“基层就是国家最小,最普通,最差的小医院。”

肖天坐在院长办公室里面,回想自己因为爷爷的话,直接找到了卫生厅,让人专门给自己办了一个行医资格证书,也从国家这么多医院里面,挑选了认为最差劲的问十乡卫生院。

“嘭!”就在肖天回忆这些的时候,院长办公室的房门被打开了,肖天连忙站起来,当看到院长两手空空进来之后,双眼盯着林美娜身上的白大衣,上下仔细的瞄来看去。

“你看什么?”

听懂啊林美娜的话,肖天连忙站好道:“回院长的话,我在看院长你的美丽,当然也顺便看看你身上的衣服,是不是合适我穿。”

“肖天同事,我想你说话最好严肃点,这里是医院,还有,你来我们这里上班的文书呢?还有你的医师资格证书,都给我拿出来看看?”

肖天听到林美娜的话,连忙将自己身上的那件不搭调的白大衣脱下来,然后从自己休闲上衣里面,取出一个小红本递给院长道:“我只有这个,别的什么都没有?其实,我已经很严肃了,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没有给我带套白大衣过来呢?”

林美娜接过肖天递来的小红本,打开一看道:“啊,行医资格证书,你这么年轻,应该有医师证才对呀,这些行医资格证书,是那些老医生们才会有的东西呀。”

“那你也可以把我当做老医生,这个证只要是真的,我就有行医资格,后面可是有章的。”

林美娜忽然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道:“肖天同事,这个即使证明你有行医资格,并不能证明你要来我们问十乡卫生院上班吧?如果你是来找我应聘的话,对不起,我们医院不要你这样的医生。”

“切,如果不是上面安排,我才懒得来你们医院呢?林院长是觉得你们医院比其他乡镇卫生院好么?”

“这……”

林美娜发现这个肖天从出现,说话就一直很狂,可是说的话似乎又都有些歪理,就在林美娜想着怎么措辞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打开一看,是卫生局医政科主任的电话,连忙接通道:“喂,你好,我是林美娜。”

第3章 二十二岁更年期

电话那头传出声音道:“美娜,今天有一个叫做肖天的医生,要去你们医院上班,你安排一下吧,是咱们卫生局批准的,对了,他虽然年轻,不过却没有什么医师证,还好有个行医资格,在你们医院行医也算是够资格了。”

“石科长,好的,我会安排好的。”

挂断电话,林美娜看着坐在对面的肖天道:“肖天医生,在安排你工作之前,我想听听你对刚才那个病人的见解。”

肖天耸耸肩膀道:“这是我自己的医术,是不传外人的,除非是我老婆或者未过门的媳妇。”

林美娜听到肖天这么说,眉头瞬间皱成川字,三道黑线爬上前额,虽然没有开口说话,可是肖天看到林美娜这样,连忙改变话题道:“林院长,你身上的痼疾就是因为容易生气造成的,今年不过二十二岁,就能够坐上院长之位,也算是不容易了,可是二十二岁,就出现更年期的症状,月经开始不规则,甚至出现即将停经的现象,这可不是个小问题呀。”

“你,你怎么知道的?”

“答应做我未来媳妇,我自然会告诉你了,呵呵呵……”

“你,肖天同事,请你严肃点。”说完林美娜起身,走到办公室的一个柜子前面,打开柜子,从里面取出一件白大衣道:“这个是你的,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出去了。”

肖天接过白大衣,开口道:“二十二岁的花季年华,应该比这个白大衣更白的肤色,却因为提前赶来的更年期,导致肤色发黄,甚至呈现病态,如果不当紧治疗的话,恐怕下次月经来的话,会更加痛苦的。”

“你能治好?”林美娜几乎条件反射般的开口问道。

“治当然能治好了,不过治疗的时候,需要咱们的林大美女院长配合才好。”

“如果还是你刚才的条件,那就算了,我可没有喜欢毛头小子的嗜好。”

“切,我肖天已经二十岁了,虽然喜欢看看妹子,可是却也没有犯下什么滔天大罪,对于你这样的大龄剩女,兴趣也就刚刚过半而已,走吧,请我吃个饭,我就给你好好看看。”

“请你吃饭,如果这是你为我看病的条件,那我会同意的。”

“呵呵呵,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再有二到二十八天,你就该来月经了吧?”

林美娜再次皱起眉头道:“每月一共三十天,你这样猜算什么本事,干脆说再有一到三十天好了。”

“不一样,因为你这个东东实在太不规则,所以猜出的时间就是这样的,如果今晚经过我的治疗,那三天后,就会来大姨妈了,保证你以后,再也不会出现那种难言的疼痛。”

“你,你说真的。”

肖天起身道:“走吧,我有点饿了。”

当肖天被林美娜领到医院餐厅就餐的时候,才明白被这个林美娜给耍了,心里憋着一股火,快速的进食之后,就独自回到医生办公室。

林美娜随后就跟了进来道:“肖医生,今晚吃的还好么?”

“恩,很好,不过我想过会加顿夜宵,那样肯定会更好的。”

“哦,夜宵,咱们医院怕是晚上没有夜宵,咱们周围也没有什么夜晚的饭店,怕肖医生要失望了。”

肖天一脸自信的道:“此夜宵,非彼夜宵,会有的,而且还很不错。”

“是吗?那就太好了,如果真有,我倒是也想借借肖医生的福气,也好好品尝一下呢?”

“噗嗤!好,好的,既然我要吃夜宵,自然少不了林院长的份。”

林美娜看这个肖天就是不提为自己看病的事情,连忙道:“肖医生,现在是不是可以为我治疗一下了呢?”

“啊,治疗什么?”

“就是你吃饭前说的那个呀?”

“那个是哪个呀?我这个人有些失忆症,尤其是吃到不可口的饭菜,就会失忆,你说来听听。”

听到肖天这么说,林美娜总算明白了,这个肖天分明就是在嫌弃自己带他去食堂吃饭,只能开口提醒道:“就是治疗我更年期提前那个病。”

“哦,我想起来了,月经不调就月经不调,还说那么高雅,什么更年期的,走吧,去你休息的地方才好治疗。”

看到林美娜脸上写满了为什么的表情,肖天干脆道:“如果你不配合,我还真没有办法给你治病了。”

第4章 怎么不早点说清楚

林美娜虽然不情愿,不过为了治疗自己的痼疾,还是开口道:“随我来吧。”

院长办公室隔壁的一个房间,是林美娜在医院休息的房间,肖天随着林美娜进入里面之后,一股芬芳的气息,钻入鼻翼之间,肖天贪婪的深吸几口气:“难怪林院长身上有股芳香,原来这卧室里面,也是如此的温馨。”

“肖医生,不知道还需要我这个医生怎么配合呢?”

“把衣服脱了。”

林美娜听到肖天的话,感觉自己被耍了,开口道:“卑鄙无耻下流。”

“虽然你认为我肖天是老太太靠墙喝稀粥,可是我却有我自己的医德医风,请你用一个医生的眼光来看这件事情,妇产科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赤果果的躺在男医生面前,难道他们都是老太太靠墙喝稀粥么?”

“那当然不一样。”

“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不一样的是你这个林院长没有让自己当做一个病人,更没有将我当做医生角色,如此这般,你这病还是另请高明吧。”

林美娜听肖天说的也很有道理,开口道:“你确定能够帮我治好?”

“治不好我包赔你的损失就是了。”

“你怎么赔我的损失?”

“切,这么简单都不知道,我不就是让你脱个衣服么?回头我脱光了让你看看,不就行了么?”

“你,你……”

“好了,林院长,你就算是骂我老太太靠墙喝稀粥,你的病也不会好,来吧,我可不想耽误时间。”

林美娜尽量让自己放松道:“好,我答应你,如果你敢乱来,我保证让你好看。”

肖天一边点头,一边欣赏面前美女院长慢慢脱着自己的衣服。

刚将白大衣脱去的林美娜,连忙停止手上的动作,吃人般的目光道:“你转过身去。”

肖天嘴角一笑道:“呵呵呵,过会你脱完了,不是还要被我看么?好,好,我转过去就是了。”

肖天转身之后,意念一动,印堂一亮,瞬间将房间里面的一切,收入识海之中,林美娜一个纽扣一个纽扣的开始解开束缚,肖天看的是一阵激动不已。

林美娜刚刚将衣服全部褪去,肖天就连忙转身,双眼火辣辣的看着林美娜,虽然目光很清澈,可是表情却显得很轻浮。

林美娜尽量把自己当做一个病人,开口道:“我还没有让你转身,你怎么就……”

“你不是已经脱好了么?”

说完这句话,肖天再次开口说出了一句话,让林美娜无地自容的话。

“林院长还有这种嗜好,我只是让你脱去上衣,好接受治疗而已,你这么脱光干什么?”

“啊,你个混蛋,怎么不早点说清楚?”

林美娜连忙去抓床上的衣服,肖天也不去阻止,一边欣赏一边道:“慢慢来,别急,反正该看不该看的都看过了,话说你的资本也不算小了,不过比起那个王艳芳来,还是稍落下风一点。”

“你怎么知道王艳芳的比我大?”

“切,我是医生,有真材实料的医生,一看就知道了。”

看到林美娜已经穿好一部分衣物后,肖天再次开口道:“林院长,你现在躺在床上,我开始给你扎针,随着我的银针,会有一股气进入你体内,慢慢的通过你的经络,顺着十二正经运行,当把你阻滞的经络疏通之后,你的痼疾就会完全康复了。”

林美娜听到还要自己躺床上,虽然有些芥蒂,不过想想衣服都脱了,而且肖天说的也有板有眼的,就没有说什么,躺下去之后,睁着眼睛,警惕的看着肖天,好像怕他对自己做出其他过分举动一样。

肖天右手拈着一根银针之后,双眼之中的轻浮尽去,一脸严肃的表情,让林美娜放心不少。

肖天右手一闪,快速精准的刺中林美娜的颤中穴,左转三圈,右转三圈,然后快速的起出银针,再次闪电般的刺入巨阙,同样的手法之后,再斜刺如关元穴,手法的娴熟,林美娜丝毫感觉不到疼痛,甚至有种享受,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一刻钟之后,肖天将银针收起,双眼盯着林美娜,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伸出了自己的禄山之爪……

第5章 不戒老人

“啊……”

差点进入深度睡眠的林美娜,感受到遭到攻击,连忙大叫一声坐起来,当看到肖天的双手放的位置时,一个重重的耳光甩向肖天。

肖天像是早有防备一样,抓过林美娜的右手,身体向前一压,将林美娜压在了身下。

“你要干什么?我要叫人了?”

“林美娜,你是母狼呀,我刚给你治好更年期的顽疾,你就以怨报德。”

“哼,还不是你趁机想……”

“想什么?”

“想非礼我。”

“非礼你个头呀,就是非礼,我肖天才二十岁,也不会非礼你这样的大龄剩女呀,十八九的姑娘一朵花,二十岁的姑娘豆腐渣,你都二十二了,我才没有兴趣呢。”

“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没有兴趣,你乱摸什么?”

“我肖天这样有真材实料的医生,给你检查一下,你竟然说这是乱摸,我摸的那么没有规则么?林美娜,你不懂中医的话,就别乱说,我只是看你应该是没有发育好,如果使用中医的按摩丰胸之法,能够再次发育,原想将你变成更加美丽动人的妖精,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肖天从林美娜身上起来之后道:“如果三天之内,你不动气的话,估计那个大姨妈就会规律正常了,我先走了。”

走到门口,肖天连忙转身道:“对了,林院长,我住哪里?”

林美娜开口道:“啊,我还没有让人给你准备房间呢?”

肖天眉头一皱,突然看到林美娜身下,再次走过来道:“既然这样,我就将就着躺这里吧,对了,晚上不准打呼噜呀,我最讨厌打呼噜的女人了。”

“鬼才和你睡觉呢?”

林美娜快速的起身穿衣,之后将房间的钥匙丢给肖天道:“你今晚就先睡这里吧,我找地方睡去,今晚的事情,希望你能够守口如瓶,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嘭。”房间的门,被离开的林美娜关上了。

躺在床上的肖天,一脸笑意的起身,盘膝坐在床上,双手快速的变幻手印,一道道能量随着肖天的手印被吸收进入肖天体内。

肖天识海之中,一个模糊的老头盘膝坐在肖天识海之中,当肖天手印之中的能量进入识海之后,老头猛的睁开了双眸,可怕的目光像是能够洞悉一切一样。

“老头,你醒了。”

“小子,怎么样?离家出走了么?这里环境很差呀。”

“恩,我爷爷让我出来历练,九字针法我如今也就差最后一针了,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速成?”

“你那个九字针法我也研究了一下,前面八字都很简单,而最后一层却内藏玄机,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前面八字针法不过是一个入门,而第九字才是开始,如果彻底悟透你的九字针法,怕会拥有可怕的实力。”

“老头,能够让你夸奖一句,可真不容易呀,现在你认为,我还有必要拜你为师么?”

“当然了,小子,你的九字针法就是再厉害,最多也是一套修真的功法而已,可是老头我是谁?你应该还记得吧?”

“你不是说自己是什么修真界第一高手不戒老人么?”

“不错,我不戒就是整个修真界第一高手,可惜最后却因为自己的不戒,被陷害来到了你们凡人界,还倒霉透顶的封印在你小子的上丹田之中。”

“老头,你就别怨天忧人了,如果不是我这小子,你怕现在还在昏迷吧,如果不是我抽空唤醒你,怕你还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吧?”

“小子,最可恶的就是你那个狗屁的九字针法,竟然阴差阳错的将我灵魂奴役,如果不是这样,我还有重回修真界的一天,可是现在,却只能一辈子跟着你小子了,还要受你的命令,甚至还要帮你开启天眼,真是污了我不戒老人的两世名声。”

“好了,好了,你就别装了,不就是今天看美女没有让你看么?这个林美娜不错,我可不能让你看,等下次看老一点的,再让你看好了,我要修炼九字真经了,你自己玩吧。”

“九字针法就九字针法,还九字真经,真是会自抬身价。”

老头的话,肖天并没有听到,因为他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意念,开始修炼起自己家传的九字真经也就是九字针法。

第6章 流言

阴阳,表里,补泻,定向,为八字针法,加上一个心字,即为九字针法,前面八字,实属中医之精华,只要将阴阳,表里,补泻,定向掌握住,绝对不愧当世中医达人称号,而最后一个心字,却内藏乾坤,肖天修炼最后一个心字,足足三年,却仍然没有丝毫进展。

“整整修炼了三年,除了发现我上丹田里面的不戒老人之外,没有任何进展,爷爷让我来基层历练,这心字真经到底和基层有什么关系呢?”

…………

林美娜经过昨晚肖天的折腾,一宿也没有睡好,早上刚刚赶到医院,就听到两名护士正在小声议论什么?

“你知道么?听说咱们医院新来的那个肖天,昨晚不但和院长一起进餐,晚上还一起睡在办公室,院长到现在都还没有起床呢?”

“是呀,我早上也看到那个肖天在院长休息室进出,还带了一份早餐进去呢?”

“你说,他们会不会以前就是老相好呢?”

“嘘嘘……”

两名护士发现林美娜之后,连忙停止了交谈道:“院长早。”

林美娜板着脸道:“我刚从市里面开车回来的,让肖天去我办公室一趟。”

“哦,好的,院长。”

林美娜取出备用钥匙,打开自己休息室的门,看到桌子上面的两根油条和一碗豆浆,额头爬上黑线,快步走过去,右臂一挥,将早餐打落在地,呼吸急促起来,可见火气不小。

肖天并没有敲门,直接推开走了进去,当看到地上的早餐之后,肖天眼珠一转道:“林美娜,你这是什么意思?”

“肖天,你昨晚欺负我也就算了,今天还弄得满城皆语,连两个小护士都知道我们睡在一起,谁要你给我买早餐了?你把钥匙放下,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你给我滚,滚,滚……”

肖天听到林美娜的话,走到桌子前面,将一串钥匙放在上面,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再次扭头看看地上的早餐道:“你最好三天不要动怒,不然那个病未必会断根,我先走了。”

肖天没有走进医生办公室,而是来到了护士办,刚才议论的两名护士正好都在,肖天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们一眼道:“王艳芳,你的咽炎好多年了吧,还有这位护士,你的慢性鼻炎如果再不有效的治疗,就该形成慢性鼻窦炎了,到时候再想彻底治愈,怕会很麻烦。”

王艳芳仗着和肖天有过一面之缘,连忙上前道:“肖医生,你有办法治愈么?”

“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让林美娜消气,我就给你治愈。”

丢下这句话之后,肖天从护办室出来,向医生办公室走去。

来到医生办公室之后,肖天看到四张桌椅,正好坐了四名医生,好像并没有自己的位置,肖天眉头一皱,尴尬道:“四位都有病在身,我最健康,站着就好了。”

四人听到肖天的话,都是额头爬上黑线,陈万民身为内科的主任,不得不开口道:“肖天,你说话注意点,身为新来的医生,就应该抱着学习的态度,尊敬长辈,而不是傲慢无礼。”

“请问你是哪位?”

另一名医生连忙开口道:“年轻人,这位就是咱们内科办的陈万民主任,如今已经是主治医师了。”

“哦,原来是陈主任,想来陈主任一定工作很忙,日理万机,才会导致肾阳匮乏,腰膝胀疼,真是我辈之楷模呀。”

陈万民眉头一皱,可惜另外三名医生听到肖天最后一句的赞扬之后,都纷纷开口肯定陈主任的功劳。

“呵呵呵,咱们的伟人曾经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如果连自己的身体都保护不好,又何来革命呢,何况我们还是一名医者,我想陈主任应该治疗好自己的肾阳匮乏之症,再来为其他病人搞革命吧。”

“叮铃铃……”

肖天话音刚落,办公室里面的电话响了起来,肖天距离电话是最近的,连忙抓起电话道:“喂,你好,问十……”

“快,快点,我们要急救车,曹庄第一个路口。”

“请问是什么病?喂…喂喂……”

确定电话那头已经挂断之后,肖天开口道:“陈主任,曹庄第一个路口有急诊。”

陈万民不紧不慢的开口道:“我还是将自己的病治好,再来为其他人治病吧,就麻烦肖医生跑一趟吧,司机应该知道路的。”

第7章 宫外孕的新治疗

肖天没有和陈万民多说一个字,他认为没有必要,这样的一个医生,严格上说,就不配叫一个医生,肖天直接叫上司机,开始向曹庄第一个路口赶去。

“肖医生,是什么病人?”

肖天耸耸肩膀道:“不知道?”

“啊,那万一是妇产科和外科的病人怎么办?”

“凉拌。”

说完之后,肖天又接着道:“放心了,小张,什么样的病号,咱都能够搞定。”

看着肖天那一脸的自信,司机张斌心想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反正和他这个司机没有什么关系,也就不再说什么?

急救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当肖天提着急救箱下车之后,发现只有一个妇女在等待,并没有看到病人,连忙问道:“病人呢?”

妇女看着年纪轻轻的肖天道:“医生呢?”

肖天听到妇女的话,虽然有些不满,不过还是耐心解释道:“大婶,我是医院新来的医生,病人在哪里呢?我先去看看,别耽误了病情。”

听到肖天的提醒,妇女也顾不上怀疑肖天的医术,焦急道:“快随我来,我闺女快不行了。”

看到妇女焦急起来,肖天连忙跟着妇女穿过两条小胡同,进入一户人家,终于看到了病人。

原本就很小的房间里面,挤了四五个人,都一脸焦急的看着床上的女病人,肖天看到女病人那苍白的脸色,连忙道:“你们都先出去。”

几人出去之后,肖天连忙抓过女子的右手脉腕,肖天脸色慢慢变化起来,三分钟之后,松开了患者的手腕,翻开病人的眼皮,仔细查看了一下瞳孔和巩膜,起身走出房间。

“医生,我闺女怎么样?”

“大婶,病人情况很不好,随时有生命危险,如果你允许我动手治疗的话,我现在就要开始进行治疗,当然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病情恶化,也有治愈的机会。”

“啊,医生,先将我闺女接到医院吧?”

“大婶,病人现在失血过多,怕是拉不到医院就会出危险了,现在时间很紧急,我必须立即进行治疗,希望你能够配合在这里签个字,当然了,在我治疗的同时,你们也可以请上级医院急救科前来,这样都不耽误。”

“医生,我闺女是什么病?你有几成把握治好呢?”

“大婶,你还没有搞明白,你闺女病情很严重,是宫外孕,我有六成把握能够治愈,如果你再耽误时间,恐怕就只有四成了。”

妇女听肖天说的很严重,顿时六神无主,也没有听明白宫外孕的病,连忙在肖天指定的地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准备两斤红糖水,病人过会要喝。”

肖天接过妇女签字后的急救单,命令家属准备红糖水,然后就钻入房间之中,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快速的在女病人身上连续扎了八针,每一根针都是按照严格的阴阳,补泻,表里,定向的规则扎的,同时强行施展心针,开启天眼看向妇女宫外凝聚的一团黑血。

八根银针都留在女子身上,肖天两只手快速的循环在八根银针上面反复行针,一道道九字真气顺着银针进入女子体内,通过经络刺激,慢慢的促使黑血流入宫腔之中,慢慢流了出来。

………

几分钟之后,肖天全部起出银针,然后对病人家属道:“喂她服下红糖水。”

“医生,我闺女昏迷着,怎么喂呢?”

“她马上就会醒起来的,我现在给你们开付中药。”

肖天出来开药的时候,女子果然如同肖天说的一样,悠悠醒转过来,顺利的服下了母亲端来的红糖水。

肖天拿着自己开好的中药方走了进来,当看到女子睁着眼之后,开口对大婶道:“大婶,你去诊所给抓一副中药,回来就给熬上。”

“哦,好,谢谢医生。”

看到大婶离开之后,肖天开口道:“你知道自己是什么病么?”

女子没有说话,肖天继续道:“你怀孕了,是宫外孕,这件事情可小可大,你能保住性命也是奇迹,你应该让那个男人知道。”

女子听肖天这么说,连忙道:“医生,求求你了,不要告诉我妈,千万不能让我妈知道我是什么病?”

肖天点头道:“为病人保密,是我们做医生的义务,按时服药,逐日一剂,每剂熬服两次,可以活血祛瘀,消肿止疼。”

“医生大哥,谢谢你,我已经不疼了,可以不喝这个么?我最怕苦了。”

第8章 院长发飙

肖天听到女孩的话,嘴角挂上坏笑道:“妹子,这么和你说吧,我的针灸之术,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如果不喝这些中药,怕过几天就该再疼了,说不好将来还会影响生育呢?”

“啊,这么严重,好吧,好吧,我吃就是了,千万记住不能告诉我妈哟。”

“恩,知道了,我现在就走,让你妈连见我的机会都没有,这样可以吧?那个中药吃上三天就可以了。”

“谢谢你,医生,我叫梁翠萍,等我好了去医院感谢你。”

肖天笑笑道:“好呀,到时候我请你吃饭,走了。”

肖天刚离开不久,梁翠萍的母亲和市医院的急救车前后赶到,当市医院的急诊医生看过之后,坚持要让梁翠萍去市医院进行全面的检查,梁翠萍拗不过母亲,只能和母亲一起,上了市医院的急救车,连肖天交代的中药都忘记吃了。

…………

林美娜将肖天骂出去之后,自己听到肖天离开时候的提醒,心里多少也担心自己的月经失调,慢慢的深呼吸几次,调整一下心态,坐在了椅子上。

“嘭嘭……”

听到叩门声响起,看看地上的早餐,林美娜自然以为是肖天,不耐烦道:“进来吧。”

王艳芳和另外一名护士小心翼翼的推门走了进去,林美娜看到两人后,惊讶道:“艳芳,你们有什么事情么?”

王艳芳犹豫一下开口道:“院长,对不起,都怪我们两个乱嚼舌根,早上我们说的话,您别往心里去,那都是我们胡说的。”

“算了,以后做好自己本职的工作就可以了,你们去上班吧。”

另一名护士听到这话,正准备转身的时候,王艳芳拉住她的衣袖,再次对着林美娜道:“院长,也请您不要怪新来的肖天医生了,这件事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今天我们看他很不高兴的样子,他刚才对我们说……”

林美娜听到肖天竟然去找两个护士,心里咯噔一声,该不会把昨晚的事情和两个护士说了吧,连忙道:“他说了什么?你们别听他乱说。”

“院长,肖医生没有乱说,他帮我们两个看了一下病,说的都很对,还说,如果不能把院长哄开心了,他就不给我们治病。”

林美娜听完王艳芳的话,开口道:“我知道了,你们去让肖医生来我办公室一趟,我保证他帮你们治疗疾病就是了。”

两人脸色一喜,王艳芳开口道:“谢谢院长,肖医生好像出车了,等他回来,我就让他来找你。”

“什么?出车,去哪里出车了?”

“好像是去曹庄,有一个急诊,具体是什么病,也不清楚。”

林美娜从座位上,猛的站起来道:“没有确定什么病?他怎么就能够出车呢?万一是个妇产科的病人,是个外伤的病人呢?真是胡闹,就是他新来的医生不懂,难道陈主任也不懂么?你们出去吧。”

…………

“老陈,我听说肖天出车了,是怎么回事呀?怎么能让他一个新来的医生急诊出车呢?万一出什么事情怎么办?”

正在办公室大吹特吹的陈万民,接到院长的电话之后,连忙解释道:“林院长,今天肖医生上班就说我肾不好,需要休息,非要去接诊,我也不好说什么?”

“老陈,你是主任还是他是主任?如果他说的算,那你就把主任也交给他好了。”

挂断电话之后,林美娜还是不放心,连忙从休息室里面出来,径直向内科医生办走去。

陈万民听到院长发脾气,心里也是不高兴,可是林美娜在市里面有人,这也是年纪轻轻坐上院长的原因,他虽然在问十乡卫生院时间长,资格老,还是要听林美娜调度。

正一脸郁闷的陈万民,突然看到林美娜过来,连忙站起来解释道:“林院长,我……”

“什么都不用说了,你跟我一起去曹庄看看,最好别出什么事情。”

陈万民听到院长这么说,哪敢耽搁,连忙跟着林美娜上了她的轿车,林美娜启动车子的同时开口道:“给张斌打电话,问问现在情况。”

陈万民拨通司机张斌的电话,了解情况之后,脸色越发难看道:“院长,张斌说肖天竟然跟着病人家属离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到现在都没有回到急救车上面,我怕真的出事了。”

 
在这家小小的镇卫生院工作,肖天觉得,这是上天赐予他的一个机会!是磨练意志,把祖传针法发扬光大的机会!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876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