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青青正要将的喜讯告诉老公陈诺,却没想他竟然说厌倦了自己、要跟自己离婚!

沐青青正要将的喜讯告诉老公陈诺,却没想他竟然说厌倦了自己、要跟自己离婚!

第1章 秘密

“陈诺……别这么用力……好疼……”

粗重的吻落在脖间,那奋力的冲击似野兽啃噬,沐青青只能艰难的承受着。

以往陈诺总对她怜香惜玉,可今天却格外野蛮而霸道,好像要弄死她一般。

陈诺没有回应她的求饶,他红着眼、急喘着,一次又一次……

屋外,雨水滴滴答答的落下,沐青青尖锐的指甲在他厚实的背脊留下一条条划痕。

“陈诺……嗯……”一声声娇喘,随着狂风暴雨越发的高扬。

终于,一切结束了……

沐青青躺在床上,全身的骨头都像碎裂了般,欢爱的痕迹从她脖子延绵到了肩头。

陈诺默默的点了支烟,吐出袅袅青烟。

他那流线型的下颚,在沐青青看来,有种莫名的寂寥。

此时的她温顺的像只小猫,想贴在陈诺怀里,没想到陈诺却躲开她、跳下床去了浴室。

他以前事后都会抱着她温存一会儿,可今天……大概是太热了吧。

浴室的水声淋漓的传过来,她捏了捏枕头下B超单,脸上带着憧憬的浅笑。

自己刚查出怀孕,以后二人行变成三人行,陈诺一定会和她一样,期待着他们的宝宝出生。

进入浴室,陈诺脸上的柔情蜜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冷峻而冰冷的表情。

他掏出手机,手机上的日历用红笔圈出了一个日期,赫然就是今天。

父亲已经去世七周年,这个女人他也刚好玩厌了,游戏该结束了!

……

陈诺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沐青青满脸幸福的对他说:“老公,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这么巧,我也有个秘密想告诉你。”陈诺依靠在门边,表情带着一丝玩味。

“什么秘密?”

沐青青追问一声,心里暗忖,难道是自己生日?结婚纪念日?都不是啊?

难不成他知道自己怀孕了?不会吧,自己特意叮嘱医生不要联系家人了,因为想亲口告诉他。

“咱俩离婚吧。”陈诺低沉的嗓音云淡风轻的说出这几个字来,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平淡的好像是个陌生人。

沐青青伸手探向B超单的手瞬间僵滞住,脸上甜蜜的笑容还没有散去,一脸震惊望着他,追问:“离婚?老公你说什么?今天不是愚人节啊?”

说着,她的眼泪已经慌乱的流了下来。

沐青青不是傻子,陈诺今天的反常她心里也清楚,还以为他工作上有烦心事,没想到竟然要跟自己离婚……

“为……为什么?你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吗?”沐青青喉咙干涩,惊声问道。

明明,刚刚他才要过自己不是吗?怎么忽然就要跟自己离婚?

陈诺表情阴冷的说道:“为什么?因为你父亲是沐岳齐!”

“啊?”沐青青依旧是满头雾水,他的淡漠让她害怕:“这跟我爸有什么关系?”

沐青青慌乱的像个小孩,陈诺却冷笑起来、残忍的挑起她的下巴,一字一句说道:“沐青青,以你这点姿色,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沐岳齐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会娶你?”

第2章 离婚

“七年前,我父亲和你父亲曾是生意伙伴,秦鼎地产当时还不是秦鼎地产,你爸给我爸画了个饼,说有一个大工程,只要拿下,就能衣食无忧。”

沐青青再一次怔住了,这些事她闻所未闻。

“我父亲那时鬼迷心窍,信了你爸的鬼话,四处借钱贷款和你爸合作。”

“然……然后呢?”沐青青脸色煞白,茶色的眸子爬上了恐慌,一种不好的预感笼上心头。

“哼。”陈诺冷哼一声,带着嘲弄的说:“后来,你爸卷款潜逃,我爸却被债主逼上楼顶。”

念及往事,他咬了咬牙关,仇恨攥在手心里,咬牙道:“我那时就站在楼下,跪在地上求他们别再逼了。我爸对我笑,让我好好活下去,照顾好妈妈,然后……他跳下来,血染红了我白色的球鞋,没多久之后,我妈也伤心过度去世了。”

“轰——”

雷声轰隆隆砸过,仿佛把氧气都挤光了,让沐青青难以呼吸。

原来两家之间竟然世仇吗?陈诺那带着仇恨的眼睛,以及对自己不加掩饰的厌烦,都证明了这一年恩爱,全是欺骗!

“一年了,你知道和你在一起,我有多恨自己吗?我一次次梦到我妈流着血泪问我,为什么要娶仇人的女儿,为什么不杀了你给爸爸报仇……那一切真的是太痛苦了!幸好,今天都结束了!”

“今天是我爸去世七周年,而你,我也已经玩厌了,你身上哪里有痣,哪里有疤,哪儿最敏感,我都知道,说实话,我在床上玩你都已经玩够了!”

沐青青心如刀割,痛的几乎快要昏厥过去。

陈诺见她脸色煞白,反而更来了兴致,狞笑着说:“本来我是想将你囚在身边任我玩弄,等几年之后你人老珠黄,我再随便找个借口把你扔进疯人院、看你在疯人院里痛苦死去岂不更痛快!只可惜,伊人她不想再等下去了!”

“伊人?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沐青青惊住了,林伊人是陈诺自小认的妹妹,两人一直如亲兄妹一般,可毕竟不是亲妹妹啊!陈诺爸爸的死,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怎么会牵扯进这件事里?

“怎么会没关系呢?”陈诺拔高尾音,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伊人希望光明正大的和我在一起生活、成为我的妻子,否则,我根本不会这么早放过你!”

什么?

沐青青整个人像是被雷狠狠劈了一道,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脑袋木然的想起他们相处的画面,结婚那晚,他没有和她圆房反倒去酒吧接了醉酒的林伊人,他说她就像他亲妹妹一样。

因为知道他看重林伊人,同为HR阴性血的沐青青还亲自到医院给酒精中毒的林伊人输血!

林伊人平时对自己一口一口的嫂子叫着,自己也体贴的请她搬进来,相互有个照应,现在看来,自己竟然是引狼入室!

没想到,自己竟做了一个睁眼瞎,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勾搭了一年!

“呵呵——”

沐青青缓缓的松开手,缓缓的接受这个残忍的现实,曾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嫁给最爱她的男人,现在想来都是一个笑话!

“我懂了。”她垂下眼,晶莹在长睫闪动着,声音低哑而平静:“我都懂了。”

第3章 代 孕

沐青青明白,陈诺欺骗自己、玩弄自己是为了报仇,可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只因为他是沐岳齐的女儿?可出生不是她能选择的啊!

她没有伤害过陈诺,为什么要将她拖入复仇的深渊?为了陈诺,她失去了学业、贞洁、前途、爱情、家庭……

现在的自己,只剩下一颗残破不堪的心灵,破烂肮脏的身躯,还有肚子里那个不知道能不能留下的孩子……

她想哈哈大笑,眼泪却止不住流了下来。

“嫂子!”怯生生的声音隔着门传了过来,沐青青回头,正对上林伊人的双眼。

那双眼清澈透亮,水光漉漉,挂在女人带着不正常白皙的脸上,看的有些渗人,却是最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此时,她一副粉饰太平,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模样,反倒让沐青青觉得恶心,张口闭口就是嫂子,谁是她嫂子?

“呵呵,我可当不得你一声嫂子!”

沐青青从来都是倔强的,她懒得理会林伊人,转身动作迅速的回到房间拉出皮箱,将一件件常穿的衣服都拿出来,胡乱的塞进行李箱里。

林伊人也跟了进来,关上房门,对沐青青说:“嫂子,你其实不用走的。”

说着,林伊人慢慢的靠过去,伸手抓住沐青青的手,一张清纯的面容病态的苍白,带着别样的固执。

“不要这么叫我!”沐青青徒然拔高了音调吼回去,眼眶布满了血丝,怒道:“林伊人,你放心,我马上给你让位!”

是她瞎了眼,是她为虎作伥,是她,没有看穿他们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那你侬我侬的肮脏把戏!

“耍我好玩吗?看着我被你们玩的团团转,有意思吗?为了让你活下去,这一年以来,我一次次心疼你、去给你输血,可是,你却抢了我的老公!我他妈吃了一年的猪肝补血,就为了做你的供血库,是不是很可笑啊?”

“不是这样的。”林伊人被她喝得怔住,对视了两秒后低下了头,说:“对不起,我和陈诺很早就认识了,我不想伤害你,可是,你也知道,感情是情不自禁的……”

“呵——”沐青青冷笑着说:“那你们就赶紧结婚吧,放过我,别让我再看到你们这种恶心的嘴脸了!”

“不行,我不行……”林伊人刷的一下脸色惨白,像被沐青青的话刺到了一般,说道:“我身体不好,不能怀孕的,就算怀孕了,生下来也可能我就死了,陈诺……他舍不得……”

“所以呢?”沐青青怒极反笑,她能不能生关她屁事。

“所以你能不能给我帮个忙。”林伊人忽然抓住了她,像是抓着一根漂浮的稻草:“能不能替我代 孕,生下我和陈诺的孩子?”

什么?这应该是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了吧!小三步步为营鸠占鹊巢就算了,现在还想让原配代 孕?

谁给她这样的自信,让她以为自己会答应这么荒唐的事情?

沐青青怒极反笑:“林伊人,你是在痴人说梦吧?我他妈送老公、送房子,现在还要送子宫?!是不是我看起来长了一张好欺负的脸?”

“不是的,嫂子,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也知道你深爱陈诺,你难道不想让陈诺有个孩子吗?而且,只要你帮我为陈诺生下孩子,我保证给你一大笔钱,让你后半生衣食无忧!”

第4章 捐心

“给我一笔钱?我会稀罕你的钱?!”

沐青青笑了起来,嘴角带着自嘲。

她盯着林伊人,冷冷道?“你想的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既然花的起钱代 孕,找谁不行偏要找我?你明知道陈诺恨我入骨,还想让我代 孕?要是孩子到时候有任何三长两短,陈诺一定会杀了我!就算孩子没事,到时候生下来,你也能捡现成的便宜!呵呵,我也是RH阴型血,等孩子长大了又能成为你移动的血库!”

“啧啧,这注意真棒!你这破烂的身体,要不是靠我给你输血吊着,哪里能活到今天?如果我走了,万一医院没了RH阴性血,你就嗝屁了!哪里有随身携带一个移动血库的方便!”

“林伊人,你不仅不知廉耻,没有底线,甚至连孩子也可以利用,简直是个猪狗不如的垃圾!”

“我不是垃圾!”林伊人被她一句垃圾刺激到了,脑中回旋着父母哀怨的眼神,以及姐姐仇恨的指责。

姐姐当初那句话,至今还回响在她的耳边:“林伊人这种垃圾早就该扔掉了,要不是她这个药罐子,我们家怎么可能穷成这样!”

“我不是垃圾,我不是垃圾!嫂子,我知道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嫂子,你就帮我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滚开!”沐青青像是躲瘟疫般将她推开,没想到林伊人却一屁股跌坐在地,忽然大口大口的喘起来。

“嫂子,我要不行了,药,快,快给我药。”

“什……什么药?”沐青青懵了,她不过就是推了她一把而已,装什么装?难道还想碰瓷吗?

“快,给我药……药。”

谁想,林伊人居然抽搐起来,就像羊癫疯发作一样。

沐青青摇着头不知所措,直到一个身影飞奔而入,猛力推开她,抱起林伊人来。

她被推得站不稳脚,扶着桌沿,迎来的是陈诺宛如刀子般的眼神:“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

陈诺面如寒冰,抱着林伊人脚下如风,冷冷威胁道:“沐青青,伊人要是有三长两短,我要你的命!”

沐青青目送着他奔出房间的背影,忘了呼吸……

医院的走廊里,安静得可怕。

陈诺就坐在冰冷长椅上,脑袋埋得很低,细碎的发遮掩眉睫,显得失落。

“陈先生,林伊人小姐是先天性心脏病……”

医生的话沐青青也听得一清二楚,怎么也想不到,林伊人除了血液经常出问题之外,居然还有心脏病。

“签了它。”

一份心脏捐赠表格至他手中递到沐青青的面前,他的表情不带丝毫感情。

此刻,沐青青已经彻底对他放弃了,对他来说林伊人是人,而她沐青青,甚至还不如狗!

“别做梦了,我不可能签的!”

陈诺冷冷道:“这本来就是你欠伊人的,如果不是伊人,你现在已经呆在疯人院里等死了,你连命都是她的,何况一颗心脏!

“那就是让我去死啊!你口口声声说我爸逼死了你爸,所以我欠你的,我告诉你陈诺,除去我是沐岳齐女儿的身份之外,我沐青青从来就不欠你!”

说到这里,沐青青愤怒的叫喊道:“更何况,我现在怀了你的孩子!”

第5章 怀孕

“怀孕?”陈诺听到这话,薄唇捻起一抹冷笑:“这种破理由你也敢说出口?”

沐青青注视着他一双沉凉的眼深吸了口气,轻笑道:“如果不信的话,那就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吧!”

她轻笑,像是凤凰涅槃最后的火光,带着孤注一掷的哀怨,绝望!

他像是被她的话震撼到,心底空洞洞的,似乎有什么抓不到,可听到这话,那颗漂浮的心又沉了下来。

果然,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讨厌啊!

他起身拿着捐赠表格,拉起她的手、塞在她手中,道:“当年债务纠纷,你为我挡了一刀还记得?那一刀伤了子宫,医生说你这辈子几乎没有生育的可能!不然你以为,让我家破人亡的罪孽,我能这么轻易就饶过你?”

沐青青倒吸了口凉气,还没消化得了他的话,他冷厉的声音扬起了八度:“签了!”

原来如果不是自己伤了子宫,他怕是要让自己生不如死、甚至让自己去陪葬的吧?正因为自己曾经为他受过伤,他才只是玩弄了自己的感情、伤了自己的心……

哈哈,这就是她用命来爱的男人啊!多么可悲,多么荒唐!

“那我也告诉你,绝不可能!”

沐青青鼻酸,心头泛着绝望!怒吼道:“我不但不会给她捐心,我也不会跟你离婚、不会离开属于我的家!我不会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的!如果你想要我的心脏,就找人弄死我,从我的尸体里拿!”

陈诺被沐青青愤怒的样子惊呆了,认识这么久,他还从来没见过沐青青这么疯狂的样子。

这时,沐青青咬着牙说:“十月怀胎,陈诺你等我十个月,我一定会把亲子鉴定书砸在你脸上、让你吞下去!”

病房外,林伊人消瘦的身影听着两人的争吵,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她怀孕了?怎么可能?她就算怀孕也只能怀自己和陈诺的孩子!

而且,自己的身体……已经快熬不住了,沐青青的心脏她要定了!

……

回到家中,沐青青已经决定要与这对狗男女死磕到底。

她照常从奶粉罐里,舀了三勺配方奶粉喝了躺下,给胎儿补充一些营养,却没想到突然肚子一阵绞痛,似有人用刀子在腹中翻搅。

“啊——”

她强忍着,跪在地上攥紧床单,身下一阵暖流洋倘。

“宝宝……”

她手捂着裤子,手心刺目的红。

怎么可能会这样?明明是她锁了门的房间,是她惯用的奶粉,只有陈诺一个人能进来……

再想到佣人送她来医院时,小声议论少爷看着奶粉罐发呆,心一下子沉入海底。

是他做的吧?因为想要自己把心脏换给林伊人,所以他下手了!

沐青青只觉得手脚冰凉,千头万绪在脑子里瞬间明晰,瞬间心如刀绞,比小腹疼痛更盛。

“救救我的宝宝,宝宝……”

……

不知是怎么昏死的,也不知怎么到的医院,沐青青睁开眼时,人已躺在了病床上。

“醒了?”笔直的身影站在床头,逆着光,棱角深刻的脸看不清表情,却能真切的听出语气似寒冬的风,凛冽到叫人心寒。

“陈诺……”

沐青青下意识的往腹间探去,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惊呼道:“我的孩子呢?孩子!”

她慌乱的神情陈诺一览无余,勾起的唇角满是讥讽的说:“你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沐青青猛地一怔,陈诺已经将一份病历本已经劈头盖脸的摔在了她脸上,怒吼道:“自己看看,你是宫外孕大出血,你根本就没有真正怀孕!”

第6章 捐心手术

“宫外孕?”

沐青青瞧着滑落在枕头的病历本,翻开的一页恰好写着那么一行字:

病人沐青青,已婚,宫外孕,出血量900ml……

不可能!

上次自己做检查的时候,胎儿是已经成功在子宫内着床了的!

“好了,这是捐献表格,明天我要看到你签上的字。”

陈诺放下文件在床边,侧身的刹那,沐青青看清了他的脸。清清冷冷的,不带任何情绪,就像是和一个不相干的人谈一笔交易。

脚步声渐渐远去,沐青青忽而笑了。

笑容苦楚无奈,瞧着那份文件,心如死灰。

为了让她给林伊人互换心脏,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什么宫外孕不过就是他拿来搪塞她的借口!

孩子?孩子对他来说,大概不如一条狗,想杀就杀!

手术室的探照灯亮得扎眼,她却眼也不眨,死死的盯着,盯着……

似乎透过那片涣散的白能看到过往,能看到陈诺那张绝情的脸,能看到她孩变便成一滩血……

“沐小姐,准备好了吗?”

“嗯。”

沐青青视死如归般点了点头,不就是心脏么?她给林伊人,就当是替爸爸还债,将来自己跟陈诺两不相欠了!

麻醉剂注入,渐渐的,她闭上了眼,再也看不到陈诺的模样,陷入一片混沌中。

沐青青想过,如果她死在手术台上会如何?陈诺会不会心疼,会不会哭?

肯定不会吧,他恨不得她下地狱!

手术很成功,而她呆在病房中,无人问津,连个佣人也不见。

“林伊人呢?”趁着护士来量体温,她问了一句。

“林伊人小姐在VIP病房,沐小姐你放心,林伊人小姐这次做了心脏修护,只要安心静养身体就能渐渐好起来。有陈先生陪着,应该会康复得很快。”

果然,陈诺在她那!

掀开被子,胸口一阵撕裂的疼,疼到几乎不能呼吸。

她咬着唇角,死命忍着,在床边摸索着穿上了鞋。

“沐小姐,你干嘛?你身体还没康复,不能随便动的。”

护士忙不迭上前搀扶,却被沐青青一把推开,“我要出院,现在!”

此时此刻,她只想逃,逃得越远越好,留在这里,对她来说比剜心还要痛。一想到那对奸夫淫妇在同一栋医院里兮兮相惜,她炸楼的心都有了!

……

机场。

看着LED屏上的航班信息,沐青青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去哪。

耳边全是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早有预谋的婚姻,受伤而难受孕的子宫,做过手术的心脏,还有……失去的孩子。

她已经一无所有了!

闭上眼,人来人往,而她仿佛被世界抛弃,置身崩溃的边沿。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来到她的面前,问她:“你是沐青青?”

沐青青点了点头,紧接着,这个男人突然冲出来,反扭着她的手,另一个穿着警服的人站在她跟前,出示了警察证件,神色肃穆的说:“沐青青,有人控诉你蓄意谋杀,请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在事件调查清楚前,你不能畏罪潜逃。”

“畏罪潜逃?”

自己不过想要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怎么算的上畏罪潜逃?

还有“蓄意谋杀”!

这是多大的罪啊,自己现在拖着这幅残破的身躯,还能杀人?连个小孩也能将自己推倒吧?

沐青青正要将的喜讯告诉老公陈诺,却没想他竟然说厌倦了自己、要跟自己离婚!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