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他独留她一人成为笑柄,婚后对她无止境地折磨,终究耗尽她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爱意。

婚礼,他独留她一人成为笑柄,婚后对她无止境地折磨,终究耗尽她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爱意。
第1章 找上门

夕阳的光细细碎碎的照射下来,带着朦胧的光亮,一个女子独坐在庭院中的秋千上,手捧着一本泛黄的书,透过阳光似乎清晰可见她白皙皮肤下的青色的血管。

“放我进去,我要见宁晚!”

听到了身后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她微微蹙眉,随即合上了书,转头看了看来人,怔了怔,淡淡一笑,“林妈,这位小姐是谁?”

来的女人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小腹微微凸起,看起来是有五个月的身孕了,却还是浓妆艳抹,“宁晚,天佑又不爱你,你干嘛老霸着林太太的名头不放?况且我已经怀了天佑的孩子!”

林妈一听这话,可算是吓坏了,还没等坐着的女人开口,就骂道,“这位小姐,你可真是不要脸,勾引别人老公,还有脸跑家里来闹?你等着,我去叫人轰你出去!”

女人仍旧是一幅淡然的模样。

“宁晚,这江城谁不知道,你这林太太不过是个虚头,天佑天天在外花天酒地,从不回来,嫁进林家三年了,你连个蛋都没生下,你怎么好意思霸这位置不让的?”女人仗着自己怀有身孕越说越过分,而林妈叫人来,她却挺着肚子,冷哼道,“你们有胆子就来碰我,我怀的可是你们林家的孙子,有胆子的就来啊!”

下人都不敢动,毕竟都知道少爷在外面花天酒地,而报纸上也有登出来,这位女星和少爷确实有那么点关系。

万一她肚子里,怀的确然是少爷的孩子,那她要有个什么闪失,只怕他们都脱不了干系。

“少奶奶,这可怎么办?”林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不得已请示宁晚。

宁晚微微一笑,合上了书,起身,轻声道,“给我轰出去,不介意用什么办法!”

“宁晚,你敢碰我,我肚子里可是林家的孙子!”易潇潇一听这话,就有些急了。

“哦?那你能生下来再说吧!”宁晚淡漠一笑,看了看她的肚子,“易小姐,你知道每个月来我这里说怀了林天佑孩子的人,有多少吗?”

易潇潇愣住。

耳边下一刻传来女人极其冷淡的声音,“多得我都数不清了,可惜没有一个是能够顺利将孩子生下来的!”顿了顿,宁晚伸手拂挡在眉间的碎发,唇角一弯,“希望易小姐能顺利生下来,若是鉴定结果是林天佑的,我林家自然是不会不认,只是你觉得凭孩子就能进林家的门吗?”

“宁晚,你这话什么意思?”易潇潇一听,扬眉看着眼前这个优雅到极致的女人。

“易小姐觉得爷爷会让一个戏子进门吗?”宁晚转身就准备要走,声音也是极致的淡漠,听不出起伏,“即便没有我宁晚,你也不可能会进林家的门!”

易潇潇看着亦步亦趋远去的女人,恨得咬牙切齿,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啊?对了,我劝你还是赶紧躲起来吧,林天佑一向不喜欢自作主张的女人,我想大概他很快就会找到你,并亲自押你去医院做引产手术!”

说完,宁晚拿着书走进了房子里,还不忘吩咐下人,将易潇潇仍了出去。

第2章 你敢和我离婚吗?

也不知是下人没轻重,还是怎的,易潇潇竟然不慎从台阶上滚了下去,当场血就流了一地,宁晚不忍,所以让司机送她去了医院,可孩子终归是没有保住。

“少奶奶,易小姐的孩子没有保住!”林妈站在宁晚的身后,轻声道。

夜色浓重。

宁晚站在窗边,看着夜色,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没了就没了,跟我说了也无用!”顿了顿,她又道,“林天佑回来了吗?”

“少爷还没回来!”

“嗯!”

宁晚仍旧站在窗边,任由冷风拂面,那种凉,仿佛都要凉到骨子里了。

从嫁给林天佑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这场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是爷爷曾欠了林家一个人情,正好碰上林爷爷病重,所以他们便想出了冲喜的法子,一来是希望两家的关系更加亲密,二来是想要林天佑更快的稳定下来。

她望向窗外,夜色如墨,漆黑得看不见一丝光亮,犹如她的未来。

三年了,她和林天佑结婚已经三年了。

新婚之夜,他就说过,他不会碰她,还逼她签下了契约离婚协议书,等爷爷身子好些后,离婚协议自动生效。

到那时,她与他就是两个陌生人,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而听说,他已有相爱之人,如果不是她,他们已经结婚了,所以他才会这样恨毒了她。

可现在的情形,她不能和林天佑离婚,绝不可以。

如果离婚了,妈妈唯一的心血宁氏就保不住了。

宁晚微微扶额,唇角划过一抹淡淡的弧度,即便没有我,你和夏暖也走不到最后,你们之间的爱终究是太浅薄了。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响彻天际——

她微微转头,看着一身酒气的林天佑,怒气冲冲地朝她而来,伸手就给了宁晚一巴掌。

宁晚因为没有防备,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打了一巴掌,脸颊边立刻红肿起来,清晰的掌印在白皙的脸上显得格外的突兀。

“宁晚,你个贱人,竟然连孩子都不放过!”

“林天佑,就只是这样而已吗?”宁晚冷哼道,抬眸看着他,“即便你再不愿看见我,你又能怎么样呢?你敢和我离婚吗?你敢吗?”

林天佑一听这话,怒火更甚,伸手就去掐住了宁晚的脖子,戾气也越发重,所以手的力道自然更大,“宁晚,你知道为什么我宁愿找外面的女人,都不愿意找你吗?”

“因为看见你这张寡淡的脸,我连一点欲望都没有!”

宁晚涨红着一张脸,却仍旧笑着,“林天佑,有本事你就掐死我,否则你休想我同意离婚,爷爷的话,你难道忘了吗?”

林天佑猛地松手,将宁晚摔在了地上,“宁晚,你还真是下贱得可以!爷爷可以保你一时,能保你一世吗?”

“那也是我的事,林天佑,你还是好好的去安慰安慰夏暖吧,这一巴掌,你怕我从她身上讨要回来吗?”宁晚站起身来,看着林天佑怒不可遏的神情,却轻轻笑了,“终究,你爱权利胜过爱她,不是吗?”

“宁晚——”林天佑怒吼道。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宁晚歪着头,唇角带着血,“你如果真那么爱她,就放弃林家继承人的身份,去找她啊!”她伸手拭去唇边的血,“当年你选择和我结婚,就意味着是你自己放弃她,别把自己的懦弱无能,怪到我头上,我承受不起!”

第3章 我嫌你太脏

林天佑就那样站着,看着眼前的女人,一双眼猩红。

可女人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甚至连话都是淡淡的,无怒无悲,“林天佑,别说你看见我没欲望,即便你有,我也嫌你脏!”

说完,宁晚冷笑一声,从他身边向楼上走去,走了几步,却忽然停住了脚步,“林天佑,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保证不会太久,等处理好宁氏的事,我就会和你离婚,爷爷那里我自然会去说!”

“我凭什么相信你?”林天佑的话冰冷至极。

一听这话,宁晚却是笑了,夫妻三年,他们之间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还和当年新婚之夜一模一样,这算不算也是一种默契?

“哦?那就不离吧,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再说,这林太太的头衔也挺好的!”

林天佑看着女人的背影,手不自觉地握紧,忽然想起还躺在病床上的夏暖,眸色阴沉,“宁晚,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

宁晚听了这话,却只是微微一笑,大步向楼上走去。

翌日,报纸就刊登了名模易潇潇怀孕被林家少奶奶宁晚赶出家,却被推下楼导致小产的新闻,虽然这事儿是宁晚的不对,但一个插足别人家庭的小三大张旗鼓找上门,毕竟还是为人所不齿的。

这事虽然闹得比较厉害,却对宁晚一点儿也没影响。

只是老爷子那边不太好交代。

“爷爷!”宁晚坐在沙发上,耳边放着电话的听筒。

“晚儿,爷爷虽然疼爱你,希望你与天佑一起相伴到老,可你这事儿是不是做得过分了些?不管如何,那个小明星肚子里的孩子,始终还是我林家的种!”那头的声音苍老,却带着不容置疑的霸气。

宁晚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林天佑的孩子,所有找上门的,都不是林天佑的种,他做这些,不过是想保护他藏起来的夏暖。

当年夏暖听到他们的婚讯,就离开了,可不知怎么回事,婚礼当天她却给林天佑打了电话,林天佑当晚也就去找她了。

三年了,他们一直都在一起,而且听说,夏暖最近怀孕了。

所以林天佑才弄出那么多幺蛾子,只是为了保护夏暖。

至于为什么爷爷为什么不喜欢夏暖,这中间的缘由谁都不清楚,大致不过是夏暖出身不好罢。

“好了,晚儿,这事儿爷爷就不责怪你了,你也真是的,和天佑结婚三年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要不改天我让人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宁晚却是微微一笑,检查什么?难道要去检查出,她林家少奶奶结婚三年,还是处.女吗?

“爷爷,不用了!”

“什么不用,你也知道,我林家只有天佑一个孙子,你身为他的妻子,三年都无所出,爷爷怎么能不担心!”那边的声音极度的威严,“你必须去!”

宁晚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就已经挂断了,耳边只剩冗长的嘟嘟声,她就那样坐了许久,直到手机再次响起,她才回过神,接通了电话。

“晚儿,你晚上回来一趟,我有事要同你说!”

第4章 不会用一条不忠心的狗

傍晚,奢华的别墅内。

宁晚翘着二郎腿,看着坐在自己眼前的这些人,眸色晦暗,其实这次他们叫她回来,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她心里很明白,只是她不明白的是,这事儿已经说了那么多遍,他们竟也不嫌累。

“晚儿,宁氏你一个人怎么管得过来,况且我当初嫁给你爸爸的时候,你爸爸就说了,会让乐乐进宁氏。”坐在她右边的美妇人开口道。

“凭什么?”宁晚犀利的眼神瞥向坐在一旁的宁向毅,“即便他娶了你,孙乐乐毕竟不是我宁家的人,想进宁氏,想都别想!”

宁向毅看了看宁晚的眼神,却忽然低了头,完全没有刚刚打电话给她的那种气势。

“晚儿,我既然已经嫁进宁家了,乐乐自然也就是你的妹妹,自家人用起来,总比外人强呀,你如果不放心乐乐,你先给她一个经理的职位,让她——”容丽华看了看宁向毅,想了想,低声说道。

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她的话都没说完,就被宁晚制止了,她说,“我妈妈只生了我一个,并没有给我生过什么妹妹!”

“宁晚,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妈妈说话!”在一旁的孙乐乐看不下去自己妈妈这样委曲求全,宁晚却还是这样咄咄逼人。

“乐乐,闭嘴!”容丽华呵斥道。

宁晚见她这样,站了起来,“容女士教育出来的孩子,还真是和您一模一样。”说完,她看向自己的父亲,“这也是你答应她们的?”

宁向毅见宁晚这样问自己,微微叹息道,“晚儿,这是爸爸答应你容姨她们的,你让乐乐进公司,做副总,她能力很不错的!”

“哦?是么?可你觉得,我会用一条不忠心的狗吗?”宁晚忽然收敛起眸中的淡然,声音森冷,“宁氏是我妈妈留给我唯一的东西,除了我,谁都不要妄想打它的注意,否则我不介意送她去陪妈妈!”

这样的话,带着威胁,不由得吓得孙乐乐一身冷汗。

却也不想输了气势,拍桌而起,冲着宁晚就喊,“宁晚,你敢!”

“那我们试试?”宁晚轻声一笑,却带着一股子的寒意,说完,她拿着包,转身就要走,却在经过宁向毅的身边,停了下来,“如果下次是这样的事,就不必再给我打电话了,我没空听这些!”

孙乐乐看着宁晚离去的背影,气得直跳脚,怒气冲冲的回了房间。

“好了,乐乐别气,妈妈一定会想办法让你成为宁氏执行总裁的!”容丽华和宁向毅吵了一架,就上楼安慰自己的女儿了。

“要多久?”

“放心吧,要不了多久的!”

而宁晚不知道,这一天竟然来得这样快。

这日,她盛装出席闺中密友楚静知的婚礼,她一袭白色的长裙,长发随意挽起,即便这样,她的容貌也是一等一的出挑。

楚静知看着宁晚,不由得打趣道,“晚晚,你怎么穿白纱裙了,害我这新娘的风头全被你抢光了!”

第5章 被人算计

宁晚淡笑,“哪有,静知你是最美的!”

楚静知看着她笑了笑,眼神却瞥向另一处,看见的却是林天佑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带着夏暖出现在这样的公众场合,微微蹙眉,“晚晚,他那样对你,你为什么不离婚?原来他还顾忌一下,可现在他倒是一点儿都不顾忌了!”

宁晚朝着楚静知看的方向看去,看见的是林天佑挽着夏暖朝这边走来,细心呵护的模样,仿佛夏暖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那样的小心翼翼。

不由得微微冷笑,却没有半点儿的在意。

“现在还不能离!”眸光却眺向远方,“在这段三角恋中,终归是我插足了他们之间!”

“晚晚,你才是林天佑的妻子,是名正言顺的林夫人!”楚静知有些生气的说道。

“可他不爱我,我也不爱他,如果不是爷爷逼迫,他不会娶我,而我亦不会嫁他。”宁晚叹息道。

就在这时,楚静知的丈夫皇甫凌走了过来,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男人,看那打扮,应该是今天的伴郎。

这是宁晚与陆景承第一次见面,俊美无双,内敛却又深不可测,这样的男人比林天佑,甚至比皇甫凌还要优秀,可她却也知道,这样的男人招惹不起。

“静知,你们在聊什么?”皇甫凌走了过来,揽过楚静知的腰。

楚静知看出宁晚的窘迫,随即摇了摇头,转移话题,看着陆景承,“晚晚,我给你介绍个人,他是皇甫的同学,可厉害了!”

宁晚却看了看陆景承,对着他礼貌性地笑了笑,“静知,你去准备吧,我头疼,我去天台休息一会儿,观礼的时候再出来!”

楚静知点了点头。

陆景承看着宁晚离去的背影,不得不承认,确实很漂亮。

宁晚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跟在她身后,她走到天台觉得不对,随后又转变了方向,向新娘化妆的房间走去,正当她准备关门时,一个服务生端着一杯果汁站在她面前,说是楚静知给她的,她也没多想,端起果汁喝了一口,就进了房间。

而婚礼场上,皇甫凌招呼着来的宾客,而楚静知站在他身边,在人群中,她看见自己的姐姐楚静染和她使了个眼色,她笑了笑,随后将一杯酒端给了陆景承。

“陆少,今儿多谢你的帮忙了,这杯酒,我敬你!”

陆景承接过酒,“祝你们新婚快乐!”随后想也没想就喝了下去,可才喝下去不久,就觉得身体异常的燥热,他眸看向楚静知,阴鸷得可怕,却没发作,只是和皇甫凌说了一声,就转身向楼上去——

宁晚躺在楚静知化妆的房间里,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越来越热,她猛然想起那杯果汁,才知道,自己大概是被下药了,于是,她撑着身子起身,想离开这里,可才一开门,就被高大结实的体魄给压制住了——

黑暗当中一双鹰隼般的利眸散发着冷芒,因药物的作用心火翻腾,一只大手覆在宁晚的脸颊一侧,沉重的呼吸随后落了下来。

“你滚开……”宁晚嘶吼道,可她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而男人霸道的在她的口中攻城略地。

她惶恐地向后退了几步,直到身体撞向了冰冷的墙壁,退无可退,刺骨的寒冷,让她恢复了片刻的清明,可下一刻,男人如凶猛的野兽般,将她扑到在地——

第6章 陆景承,你去死

他的身体炙热,沉重的身躯将她压在身下,伴随着衣衫碎裂的声响。

宁晚在想要挣脱,可她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因为她也被下药了,有些事不过是凭着自己的本能去做,直到身体的疼痛,让她忽然生出一丝绝望,泪水无声的落下。

而伏在她身上的男人,浓重的呼吸,与她交缠在一起。

他就像一个不知餍足的兽掠夺着她的一切。

直到最后,宁晚因承受初经人事的痛楚。

陆景承看着头疼的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跳起,脑海中闪过的都是刚才的疯狂,占有,还有眼前女人,想起楚静知端过来的那一杯酒,如果她不是皇甫凌的老婆,他断然是不可能放过她。

可如今,该怎么办?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狠狠的一巴掌就已经扇在他脸上,陆景承黑着脸,冷哼一声,语气冰冷骇人,“这一巴掌就当做是赔给你的,如果有下次,宁晚,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宁晚死死咬住嘴唇,血顺着她的唇流下来了。

这件事不能让人知道,谁都不可以。

如果被知道了,宁氏会面临巨大的危机,而她作为宁氏掌权人也会被人质疑,被那对母女有机可趁。

“我不希望传出任何的风声,若是让我听到什么有的没的,宁晚后果你承受不起!”陆景承站起来,穿好衣服,随手掏出支票,签好名丢给了宁晚,“你自己填个数,今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传出去,对你也不好吧,听说你已经结婚了!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林家少夫人居然还是处女?!”理了理衣服,陆景承看向宁晚,眸色微沉,顿了顿,“别想着和我较劲儿,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你自个儿!”

宁晚愤恨的扬起手,掌还没有落到陆景承的脸颊上,就被他抓住了,“宁晚,找死是不是?”

随后,陆景承一把推开她,冷冷的起身。

“陆景承,你去死!”宁晚将那张支票撕得粉碎,丢在了地上,指甲嵌入掌心,血从她的手心滑落,染红了雪白的被子。

她就那样看着那个夺了她第一次的男人潇洒转身离去,而她不知道的是,他们之间的纠缠才刚刚开始,怎么都逃不掉。

后来,她想打电话给楚静知,可自尊心却不准许,有些事,她只能独自一人承受。

宁晚抱着自己的双腿,坐在床上,就那样坐了许久,直到手机响起,她才回过神,接通了电话。

“晚晚,我是爷爷,晚上你与天佑回来一趟吧!”

宁晚顿了顿,声音有些沙哑,“爷爷有事吗?”

“你盛爷爷从欧洲回来了,给你和天佑带了礼物!”

“好!”

宁晚挂了电话,站起身来,看着满身的痕迹,她可以想象得到昨晚她和陆景承到底有多么的疯狂,她以为今夜的事,就这样就完结了,她和陆景承以后,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可后来她才明白,她和陆景承的纠缠才不过刚刚开始。

第7章 出轨丑闻

傅氏总裁办公室内。

皇甫凌将手中的文件交给他,有些窘迫,“景承,对不起,这件事是静知的错,她以为这样是为静染好!”

“皇甫,回去告诉你老婆,若再有下次,别怪我不留情面!”

“我知道了,我已经训过她了!”皇甫凌笑嘻嘻地说道,可想到宁晚,却又不得想看起好戏来,“那晚晚那边,你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莫不是你以为,我会因为上了她,就要对她负责吧?”

“不然呢?”

只见着陆景承闲适的靠在椅子上,优雅的点燃了一支烟,烟气萦绕,他过分英俊的脸庞若隐若现,透着几分危险的气息。

“那需要我陆景承负责的人不要太多了,只怕静苑都住不下了!”他不冷不热的回了句,“况且你别忘了,皇甫,她已经结婚了!”

“景承,这件事我不管你怎么处理,但别用你的手段去处理晚晚,她也是受害者!”皇甫凌轻声说道,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是真如楚静知的愿和楚静染睡了,也比和宁晚。

“我给了她钱,可她不要!”

“晚晚她性子倔,她不会要你的钱,她要的只是希望这件事淡化!”皇甫凌站起身来,长长的叹息,随后就要离开,却走到门口处,又停了下来,“景承,晚晚是个好女人,她承受得太多,答应我,别伤害她。”

“如果这件事就此掩埋,我就给你这个面子,可这件事传出去了,那对不起,皇甫,她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身后突然传来陆景承的淡淡的声音,深邃的眸子越发阴沉,“这件事我不想她知道!”

“可景承你也该知道,你和她这辈子都没可能,只要伯父伯母在,她就永远不可能和你结婚!”

“够了,皇甫,你的话太多了!”他的话里已经有了一丝怒气。

皇甫凌摇了摇头,想他陆景承何曾怕过谁,居然也有不想面对的问题,“好了,事情出了终归是要解决,但景承,只要没有人知道这事,晚晚是绝不会和别人说,你放心好了!”

他推门出去之后,陆景承点燃烟,一屋子的烟雾缭绕。

没想到的是,这件事会在第二天早上悄无声息的上了各大新闻的头版头条,标题是林氏少夫人与陆氏总裁在皇甫总裁的婚礼上共度良宵。

此报道一出,所有的媒体都大肆宣传,一时间舆论哗然。

大致不过说,宁晚作为林夫人还水性杨花出轨,连累导致宁氏的股票下跌。

这件事对宁氏已经形成打击,而她出了这样的丑闻,自然给了宁向毅一个机会,扇动董事将她从董事长的位置赶下来,所以她没时间去理会这段丑闻,只想去林家,向爷爷解释。

可她去了,爷爷不肯见她,只是让管家说了一句,说爷爷对太失望了。

宁晚却还是不肯走,执意站在大铁门外面,看着管家说,“林伯,求你跟爷爷说说,我真的有事求他,我是被人冤枉的!”

第8章 你们俩真是般配极了

“宁小姐,你还是先回去吧,老爷子如今正在气头上,你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的!”

宁晚仍旧站在铁门外,任由冷风拂面,那种凉,仿佛都要凉到骨子里了。

“那劳烦林伯告诉爷爷,我在这里等他,等爷爷气消,肯听我解释为止。”

从和林天佑订婚那天,她就知道,这场婚姻不过一场交易,是爷爷曾欠了林家一个人情,正好碰上林爷爷病重,所以他们便想出了冲喜的法子,一来是希望两家的关系更加亲密,二来是想要林天佑更快的稳定下来。

结婚之后,林天佑就表明了他已经有心爱之人,绝不会和她结婚,等爷爷病情好些,他们就离婚。

可现在的情形,她不能和林天佑离婚,绝不可以。

如果离婚了,妈妈唯一的心血宁氏就保不住了。

宁晚微微扶额,微微苦笑。

就在这时,一声刹车声响彻天际——

她微微转头,看着林天佑揽着一身嫩粉色裙子的夏暖走了过来,夏暖很是得意,而林天佑则伸手就给了宁晚一巴掌。

宁晚因为没有防备,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打了一巴掌,脸颊边立刻红肿起来,清晰的掌印在白皙的脸上显得格外的突兀。

“宁晚,这一巴掌是你欠我们林家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林家就不会被人耻笑!”

“林天佑,就只是这样而已吗?”宁晚冷哼道,抬眸看着他,“那晚的事到底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我知道你厌弃我,想要和我离婚,但你用这样肮脏的手段对付我,这笔账,我记下了!”而她转头看向一旁的夏暖,“夏暖,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宁晚记下了,他日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宁小姐在说什么,我不太清楚,我只想和天佑在一起,其他的,我什么都不想!”夏暖笑着,而后抚上自己的肚子,倚靠在林天佑的怀里,“爷爷一定会成全我和天佑的,我已经有了天佑的孩子,爷爷看在重孙的份上,也会接纳我的!”

宁晚一听,却忽而笑了,即便脸上有红印,却笑得让所有人都失了颜色,“哦?是么?你以为毁了我,再怀上林家的孩子,你就能进林家的门了吗?你太天真了,即便没有我,爷爷他也不会让你进林家的门,以前没可能,你觉得今天就可能了吗?你知道这三年来,去找我,说怀了他林天佑孩子的女人有多少吗?而又被林天佑押着去堕胎堕了多少吗?”

林天佑一听这话,怒火更甚,伸手就去掐住了宁晚的脖子,戾气也越发重,所以手的力道自然更大,“宁晚,你给我闭嘴,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说暖暖?你还是想想自己的名声,想想宁氏吧!”

“多谢林先生关心了,那也是我宁晚的事,与林先生没有多大的干系了!”宁晚笑了笑,随后看着眼前的两人,“你们俩到着实挺配,表子配狗,正好啊!”

 
婚礼,他独留她一人成为笑柄,婚后对她无止境地折磨,终究耗尽她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爱意。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