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到极致的惩罚就是失去,当深深体味到这一句话时,她与他的路,已经走到了拐点。

恨到极致的惩罚就是失去,当深深体味到这一句话时,她与他的路,已经走到了拐点。
第1章 搂在怀里

蓝色短T,鱼尾半身裙,白梦梦推着行李走进了安检台。

手机才扔进安检的小篮子里,就被一个保安拦住了,“你要干什么?”

“要干什么?呵呵,白梦梦,你还是想想你对安安做了什么吧,做完了想逃,不可以。”身后,赫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是慕时夜。

她的丈夫。

白梦梦这才看到慕时夜身旁戴着口罩娇娇弱弱站在那里的白安安。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白安安了,怎么可能对白安安做什么呢,“报歉,我想不起来。”

慕时夜眸色一冷,突然间揪住白梦梦的衣领,揪着她就往出口走去。

“时夜,也许是弄错了,我和梦梦是亲姐妹,不可能是她吧。”白安安跟了上来,小声的劝着慕时夜。

慕时夜不为所动,大力一拽,白梦梦顿时重心不稳的摔倒了,他干脆就拖着她的身体往前走。

才擦过的大理石地板上,滑过一道人体的痕迹,周遭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白梦梦的身上,就从要哭了的白安安的眼睛里,所有人都认定了她是小三。

可她不是,她才是慕时夜的妻子。

身体被重重的丢进了机场正门外的一辆移动医用车里。

白梦梦才想挣扎着坐起,就被早就等在里面的两个医生摁住了,“慕先生,就是要她的脸吗?”

“是,马上检查,倘若匹配,车一到了医院就进行手术。”

“手术?什……什么意思?”白梦梦完全的懵住了,她是真的不明白慕时夜为什么要给她做手术。

慕时夜长指点在扶手上,冷冷的看着她,“自己做过什么忘记了?白梦梦,演戏这个活计不适合你,你毁安安脸的时候,就该想到你的下场,给她检查。”

“白安安的脸怎么了?我没有弄她的脸。”白梦梦是真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安安,给她看看,让她死心。”正好白安安拉开车门上了车,慕时夜长臂宠溺的一搂,就把白安安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坐定。

白梦梦心口一恸,她还是慕时夜的妻子,可是,他居然当着别人的面亲自搂着小三在她面前张扬,他太过份了。

“慕时夜,我不管白安安的脸怎么回事,倒是你现在应该向我这个正牌的妻子解释清楚,你跟白安安是什么关系?她是你的小三?情妇?”

“时夜,梦梦姐这是在生我的气了,都是我不好。”白安安眼泪汪汪的摘下了面上的口罩,然后,可怜梦梦的仰着小脸求助的看着慕时夜,一付,她被白梦梦的话伤到了的感觉。

白梦梦这才发现白安安半边脸毁了,她正吃惊的看着时,慕时夜唇轻落,就在白安安毁了的脸上亲了一下。

“她是个妒妇,不关你的事,既然她敢这么说你,那我慕时夜就给你做主,今天就把她的脸换给你,还有,以后你才是我慕时夜的正牌妻子。”

说完,慕时夜一挥手。

两个医生顿时就把白梦梦固定在了检查台上。

抽血。

注射。

然后就是卡尺冰冷的卡在白梦梦的脸上,每一个部位都做着最精细的记录,那一下下只让白梦梦觉得屈辱,“住手,你们住手……”

第2章 换脸

“脸部尺寸刚刚好,皮肤的质地也不错,还有血型和各项指标全都匹配,慕先生,可以实施手术。”

才被卡尺一寸一寸量过脸的白梦梦只觉得屈辱极了,她就有种正在被人随意宰割的感觉,“慕时夜,我没有动白安安的脸,你不能把我的脸换给她,这不公平。”

“监控录像显示,就是你把琉酸泼在安安的脸上的,白梦梦,你就这么担心我知道那件事的真相吗?”慕景御的唇又在白安安的额头亲吻了一下,随即嘲讽的说到。

“哪件事的真相?”白梦梦完全听不懂。

“你不是说当年是你救了我吗?为此你还怀了孕生了一个孩子,只是很不幸的才一生下来就夭折了,没想到你说的全都是谎言,真正救我的是安安,是安安为我生下了孩子。”

白梦梦美眸瞠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慕时夜,“不可能的,我真的生了的。”只是她才一生下孩子,医生就通知她说孩子夭折了。

为此,她伤心了好久。

直到后来走进慕时夜的世界,才渐渐的从那个阴影中走出来。

慕时夜轻勾了勾唇角,转而打开手机,再打开了一组照片递到了白梦梦的面前,“瞧瞧,这是安安为我生的儿子,根本就是我的再版,我慕时夜四年前只碰过一个女人。

如果是安安,那就不可能是你。”

白梦梦呆呆的看着慕时夜手机里孩子的照片,如果她的孩子还活着的话,现在也这么大了,也会这样漂亮可爱的。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那个晚上,真的是她救了慕时夜。

可是白安安的这个孩子……

一时间,白梦梦迷惑了。

“看到安安的孩子,你没话说了吧?这就是那晚不是你的铁证,我慕时夜生平最恨欺骗我的人,我宠你三年完全是瞎了眼。”慕时夜刷的合上了手机,长身优雅的靠在椅背上,然后低头看了一下腕表,“通知医院手术室,到了马上开始手术。”

白梦梦闭了闭眼,此时就觉得瞎了眼的是自己。

可白安安的这个孩子让她也无从辩驳。

车停了。

医护人员架着白梦梦下了车,直接就往手术室走去。

白梦梦想喊,可嘴被护士捂住了。

白梦梦想逃,可是架着她的护士根本不给她逃的机会。

很快的,白梦梦被摁在了冰冷的手术台上,慕时夜跟了进来,认真的交待道:“一定要小心些,千万不要弄坏了她这张脸,揭下来马上为安安换上,嗯,有问题没有?”

“没有。”

“慕时夜,你有没有给那个孩子做亲子鉴定,那孩子绝对不是你的,不是的。”既然慕时夜说四年前只碰过一个女人,那就只能是她,那白安安怀上的绝对不能是慕时夜的孩子。

慕时夜移步到了手术台前,居高临下的睨着白梦梦,眼神里的嘲讽更浓,“就是因为我做过了亲子鉴定,我才更觉得愧对安安,明明孩子那么象我,我还不信她的去做亲子鉴定,白梦梦,我实在是没想到,你居然是个骗子。”

说完,他一挥手,就示意医生开始手术。

手术刀落了下去。

冰凉的刀刃划过肌肤的那一瞬间,白梦梦疼的牙齿打颤,“慕时夜,为什么不给我打麻药?”

“打了麻药的脸会失去质地的,那样安安用起来就没那么自然了,你可以动,不过医生的手术刀一点也不介意捅到你的脑子里。”慕时夜冷冷的,此时就觉得被白梦梦骗了三年很不甘。

白梦梦还想说什么,医生已经将她的上唇和下唇粘在了一起,这样子不动,正好适合揭脸。

左半边脸从肌肉到皮肤全都要揭下来换给白安安,所以,半点也马虎不得。

白梦梦死死的握着把手,目光则是死死的盯着慕时夜,以眼神再向慕时夜抗议,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

半个小时后,白梦梦昏死在了手术台上,一边脸娇俏若花,一边脸已经血肉模糊……

第3章 她死了吗

疼。

白梦梦是被疼醒的。

缓缓睁开了眼睛,白梦梦出现了幻觉。

难道是她死了吗?

所以,灵魂就看到了自己?

眼前是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一眼看过去,她下意识的就以为那是自己的肉身。

就在白梦梦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白安安拿过了一面镜子落在白梦梦的面前,淡笑的扫过了她的脸,“白梦梦,来,快看看你现在有多美。”

镜子里的白梦梦面容已毁,一边是娇花一边是恶梦,她成了一个丑得再也不能丑的女人了。

“你……白安安,你的脸怎么好的这么快?”白梦梦顾不得脸上的疼,也顾不得自己的脸怎么样了,此时就想知道白安安的脸怎么才手术完就好了。

白安安的脸此时完整的就象是从来也没有毁过似的。

就算是拿了她的脸做了整容恢复手术,白安安这脸也不可能好得这样快吧。

现在的医术再发达,也到不了才手术完一天,就完全愈合吧。

白安安放下了镜子,得意的望着白梦梦,“我的脸从来也没有毁过呀,哈哈,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你不知道吗?”

“你……你……”白梦梦唇颤了颤,“那我的脸……”

白安安眨了眨眼,俯首凑近了白梦梦的耳朵,一字一顿的道:“我丢进马桶里随着屎尿冲进了下水道,哈哈。”

白梦梦气得另外半张脸煞白一片,“白安安,亏我从小到大那么宠你,处处护着你,你怎么这么无耻,居然连亲姐姐都要陷害。”她实在是想不通白安安为什么这么对自己。

就算白安安不回报她对她的疼爱,至少也不至于这样算计她吧。

被自己曾经最爱的亲妹妹毁了容勾引了丈夫,白梦梦实在是不明白白安安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倘若不是白安安亲口说了她做了什么,她都不相信这是那个看起来娇娇弱弱的白安安做的。

也难怪慕时夜会相信白安安,白安安手上的那个象慕时夜的儿子,还有她们亲姐妹的关系,任谁都会以为倘若不是真的,白安安不可能诬陷白梦梦吧。

毕竟,整个T市的人全都知道她们两姐妹感情要好,她没嫁给慕时夜的时候,她们睡在一起吃在一起,形影不离。

“哼,谁让你那么优秀,优秀的不管谁人的眼里都只有你没有我,白梦梦,你就是故意的,故意的要以你的锋芒压制我的一切,你太坏了。”

白梦梦闭上了眼,实在是不想看眼前这个面具狰狞的恨不得撕了她的亲妹妹。

她学习好那是她自己的努力。

白安安学习不好是因为她不爱写作业,也不爱学习,一放了学就偷偷打游戏。

这能怪她吗?

是她瞎了眼,要是她早发现白安安扭曲的心,也许自己的脸也不会被毁了,“白安安,我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吧。”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这个妹妹了。

白安安就是她以后人生的恶梦,她现在这毁了的脸,以后根本没办法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哼,你以为我想来看你吗?不过是觉得我谋划了三年多了,你是该让出慕太太的位置了,我的梦梦姐,你签字吧。”

第4章 姐姐好可怜

白安安说着,一张离婚协议就丢到了白梦梦的身上,“这可是时夜亲自拟的协议,他要你净身出户呢,哈哈哈。”

白梦梦真不懂了,明明她们都姓白,白安安为什么这么喜欢抢她的所有呢。

读初中的时候就喜欢抢她的奖状和成绩单,到了高中因为她们两个长的一样,所以经常是她以白安安的名义答卷,而白安安用她的名义答卷。

结果总是她考倒数第几,而白安安从来都是名列前茅的‘学霸’。

她想着白安安是妹妹,她是姐姐让着妹妹也没什么,没想到,白安安抢她的抢上了瘾。

现在不止是抢了她的脸,还要抢她的丈夫。

缓缓拿起白安安丢下来的离婚协议,慕时夜果然是把她净身出户了。

目光掠过慕时夜亲手签下的龙飞风舞的名字,她指尖轻轻落上去,那上面仿佛还有那个男人的温度似的。

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

她从来没有欺骗过他。

“不,我不签。”她不签,明明是她救了慕时夜,她不能签,签了离婚协议就证明她承认了当初不是她救的慕时夜。

就是承认了自己是个骗子。

“好呀,你不签也没关系,我再让时夜揭下你另外半边脸。”白安安冷笑着说到。

白梦梦心口一颤,白安安是何其的歹毒呢。

她实在是不明白白安安是怎么弄到慕时夜的孩子的。

心思一转,她轻声道:“要我签字可以,不过,要在一个月后,否则,就算你毁了我另外半边脸,我也不会答应你。”就给她一个月的时间,让她查一查白安安是怎么生出慕时夜的儿子的,她总觉得这件事透着古怪。

白安安面色一沉,“你信不信我……”

可白安安才开口就被推门而入的慕时夜打断了,“安安,白梦梦这样的骗子,你没必要来看她,我们走,我可是答应小睿要带他去游乐场了。”

白安安随手戴上了口罩,一付她的脸没有恢复原样不能见人的样子,“时夜,可姐姐一个人在这里很孤单,还有,你还是不要跟姐姐离婚了,我就把小睿送给你和姐姐好了,姐姐会跟我一样喜欢小睿的。”

白梦梦望着白安安梨花带雨的样子,从不知道这个妹妹居然这么会演戏,手紧紧的攥着床单,她没说话,她就看慕时夜要怎么回应白安安。

反正,她是不会做戏的,她也不屑做戏。

慕时夜温柔的搂过白安安,让她靠在了他的身上,这才柔声道:“就凭她?她不配,你才是小睿的亲生母亲,只有亲生的母亲才会真心实意的对自己的孩子的,这个,我不答应。”

“时夜……”白安安微侧过头,一双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慕时夜,“可是姐姐好可怜,她的脸……”

慕时夜冷冷一笑,“那是她咎由自取,她活该。”

白梦梦眸色黯然的掠过慕时夜和白安安,她还是无法相信那个宠了她三年爱了她三年的男人,现在要与她离婚,“时夜,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吗?”

第5章 精子与卵子

白梦梦不相信。

不相信慕时夜会对她这样的无情。

三年了,他们那样的恩爱,她怎么也不相信,他就因为白安安的谎言而否决了他们在一起的三年。

“白梦梦,你最好立刻签字,否则……”慕时夜先是扫过她手里的那张离婚协议书,然后落在她另外半边脸上。

“否则,你就毁了我另外半边脸,对不对?”白安安说这些的时候,她还不怎么相信,但现在看慕时夜的反应,她相信了。

慕时夜果然把她当成是骗子了。

“就你这样的骗子,骗了我三年的感情,毁了你的脸是轻的,我就觉得应该挖下你的子宫,让压根就没生过我孩子的你为你的欺骗行为买单。”慕时夜淡淡的道。

听到挖子宫,白梦梦身子一颤,“慕时夜,我要怎么说你才能信我呢?四年前的那一晚,真的是我,是我和你。”而不是白安安。

“呵,你怎么说我也不会相信的,我只认我的儿子小睿,说吧,什么时候签字?”

白梦梦闭了闭眼,随即睁开,“只要你再陪我一个月,我就跟你签字离婚。”

慕时夜看着她晦黯的眼神,一时间只觉得心口一恸,白梦梦是他曾经守护了三年的女子。

可很快就收回了心神,他是不会再与一个女骗子做夫妻的,“好,我陪你一个月,然后你必须签字,否则,我慕时夜说到做到,就挖你的子宫。”

白梦梦茫然的点了点头,眼看着慕时夜搂着白安安走出她的病房,她却全然的无能为力。

一个小时后,“叮”,她的手机响了。

白梦梦拿过手机,打开。

是白安安发给她的照片。

有慕时夜的,还有那个叫小睿的男孩的,最多的是白安安与慕时夜和小睿的合影,‘一家三口’的照片看起来那般的和谐美好。

白梦梦的指尖落在了小睿的小脸上,如果她的孩子出生的时候没有夭折的话,如今也有这样大了。

真想为慕时夜生一个孩子,一个就好,那么哪怕是她离开了他,也无悔了。

她还有一个月的机会,她一定要争取怀上他的孩子。

可,她与慕时夜已经结婚三年了,她用了三年的时间都没有怀上慕时夜的孩子,怎么可能一个月就怀上呢?

想起她与慕时夜第一次在一起,一次就命中的怀了身孕,她就觉得自己这三年一直没怀上孩子有些古怪。

突然间,一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白梦梦吃力的坐了起来,洗漱了一下就离开了医院。

她只是脸毁了。

可是四肢还是健全的。

纱巾蒙住了脸,这样就不会惊吓到别人了。

打车回到别墅,一开门才发现别墅里再也不是她那天离开时的样子了。

到处都摆着白安安的东西。

她认得的。

鞋架上的拖鞋是白安安最喜欢的牌子,白安安特意的买了两双情侣款,并排摆在一起,只是拖鞋,也秀着她和慕时夜的恩爱。

看来,她还没与慕时夜离婚,白安安就迫不及待的要占据她的位置了。

白梦梦冲上了二楼,进了卧室打开了抽屉,找到了她一直在吃的白安安帮她在日本代购的能促进怀孕的药,转身就离开了别墅。

两个小时后,当白梦梦看着医院检验科发给她的检验报告时,整个人差一点昏倒了。

怪不得她三年都没有怀上慕时夜的孩子,白安安给她的药根本不是促进怀孕的药,而是促进精子游离卵子的药。

精子与卵子不能结合,又如何怀上孩子呢?

第6章 你真让我恶心

白梦梦真没想到,白安安从三年前开始,就算计起了她的肚子。

拍了一张报告单,白梦梦发给了白安安,“是不是你?”

“姐姐,我看不懂你发的是什么,我不明白。”那边,白安安很快就发了一条讯息给白梦梦,也许是慕时夜在她身边,所以,她死不承认。

白梦梦深呼吸再深呼吸,才强压下心底里的恼意。

此时的她已经稍稍的理解了慕时夜。

慕时夜以为她期骗了他时,一定是极为愤怒的。

一如此时的她对白安安也是相当的愤怒的。

可是愤怒又能怎么样?

她又能拿白安安怎么样?

呆呆的看着白安安发给她的这一句,白梦梦恨不得此时白安安就在她的面前,她要找白安安拼命。

姐妹情,从昨天白安安任由慕时夜揭下她的半边脸开始,已经彻底的断了。

再也没有了。

手机,突兀了响了起来。

那铃声惊的白梦梦吓了一跳,眸光扫过去,是慕时夜打过来的。

白梦梦静静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曾经,只要这个号码闪现在手机屏幕上,她一定是兴奋的,开心的接起来。

可此刻,哪怕还没有接起,她都能感觉到那边传来的冷冷寒意。

可她还是下意识的点开了接听键,“时夜,是你吗?”

“白梦梦,你就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吗?难怪我们结婚三年,你的肚子一直不见动静,原来是用了药,现在为了让我离开安安回到你身边,你居然陷害安安说是她给你提供的那种药,白梦梦,你真让我恶心。”吼完,慕时夜就挂断了,仿佛再也不想听见她的声音似的。

白梦梦站不住了,虚软的扶着墙壁,否则,她真的要倒下了。

她被人算计了,可是慕时夜不止是不站在她这一边,还全都怪到了她的头上。

白梦梦出院了。

她不想住在医院里了。

她不想看医生和护士嘲讽的眼神,明明白安安是第三者,但是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只认慕时夜,慕时夜的风向转向谁,这些人就偏着谁。

夜深了,慕时夜还没有回来。

白梦梦洗了个澡就躺下了。

脸上很疼。

可是疼也没用,她从前漂亮的脸再也回不来了。

除非她也找一个人换了脸。

可她不想那样做。

自己没了脸已经够难过了,她不想别人与现在的她一样难过。

那一晚,慕时夜没有回家。

他答应她的一月期限,就这样的在她的独守空房中度过了。

这一夜,她一直迷迷糊糊的处于半睡半醒间,她想打个电话给慕时夜,可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打过去又如何,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哪怕她打一百一千次,他也不会回来的。

白梦梦再没有出门,吃穿用度全都是网上订购的,她只要注意接收就好。

她现在的脸,让她全然不想出门了。

而关于慕时夜的消息,她现在只能从白安安那里接收到。

白安安只要有机会,自然是从来都不忘记向她秀恩爱的。

夜又深了。

白梦梦不想再看白安安发过来的慕时夜与她搂抱在一起的照片,那样的画面,她除了疼还是疼。

白梦梦睡着了。

又或者,她只是假装在睡觉。

再不睡,几天没怎么睡的她真的要吃不消了。

身上骤然的一沉,一股酒气扑面而来,惹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推,“时夜,你好沉。”

第7章 她和他的爱情

她娇软的声音带着几分调皮,此时半梦半醒间的她就把这一刻当成了从前,还以为慕时夜的心里只有她呢。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打在了白梦梦的脸上,也瞬间就打醒了白梦梦,“白梦梦,别叫得那么肉麻,你真让我恶心,你这样的女人,我上你不过是想要玩弄你,你也只配被男人玩弄,根本不配再拥有真爱,不配。”

慕时夜冷冷的说着时,米色墙壁上已经倒映起了两个人一起的影子,他的在上,她的在下,人影浮动间,仿佛一切还是从前,从来也没有变过。

可白梦梦分明听到了心口的哀恸,他从前每次要她的时候,都会不停的亲吻着她。

那代表他爱她,他怜惜她,可现在,除了占有就是占有,没有人任何的温柔可言。

慕时夜,他是真的不爱她了。

“安安,乖,我会好好待你和小睿的。”一声低吼过后,慕时夜便覆在了白梦梦的身上不动了。

听到他下意识的在她这个正妻的身上喊出小三的名字,哪怕那个小三是她的亲妹妹,白梦梦都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她与慕时夜,就真的要走到尽头了吗?

她是真的不甘心。

也许是喝了酒的关系,慕时夜睡着了。

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白梦梦轻轻一推身上的男人,等到他睡到了自己的身边,她立刻拿过了一个枕头垫在自己的臀下,让自己更容易怀上孩子。

她已经有几天没有吃白安安给她的那种阻止jing子与卵子结合的药了,她要珍惜每一次与慕时夜在一起的机会。

三年前她生下的孩子夭折了,三年后,她一定要生一个象小睿那样健康阳光的小男孩。

想到小睿,哪怕小睿不是自己的孩子,白梦梦的眼底还是泛起了温柔,那孩子真可爱。

她虽然不喜欢白安安了,可是孩子是无辜的。

白梦梦满足的睡着了。

这也是自从半边脸被毁了后她第一次睡得香沉。

仿佛,又重新拥有了慕时夜似的。

醒来,是因为吃痛的缘故。

她掉在了冰凉的地板上,是慕时夜把她踢下了床,此时的慕时夜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白梦梦,谁让你睡在我床上的?”

白梦梦抬头看慕时夜,“时夜,三年了,我一直都睡这张床。”

她轻轻的声音,带着几许的娇弱与委屈,让慕时夜烦躁的揉了揉眉心,“从今天开始,你搬到客房去睡,二十五天后,就是我们商定的离婚的日子了。”

白梦梦轻‘呵’了一声,实在是没想到不止是她记得这样清楚,连慕时夜也记得这样清楚。

只是可惜两个人的期待是完全相反的,她是不想时间走到二十五天后,她还想做慕时夜的妻子,做一辈子。

可慕时夜却恨不得现在就到了二十五天之后,他们一起办了离婚手续,从此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

慕时夜离开了。

熟悉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一如她和他的爱情,也渐行渐远了。

第8章 一辈子的情份

白梦梦忙碌了起来。

白天,她就跑医院和诊所,她要把这座城市所有的医院和诊所都跑遍,她要查到当初白安安是在哪里生下的小睿。

晚上,天一黑她就煮好了饭菜等着慕时夜回家回别墅。

可从那一天他醉酒了回来一次外,他再没有回来了。

白梦梦坐在餐桌前,看着自己才煮好的饭菜,心头一悸,又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们的一月期限已经过去一半了,再这样下去,她怎么能怀上慕时夜的孩子呢?

“慕时夜,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你陪我一个月,我签字与你离婚,既然你现在做不到,那就别怪一个月后我不签字。”

白梦梦发完了这条短信就坐在餐椅上发呆,完全的没有胃口,她吃不下。

玻璃门骤然开了,慕时夜颀长的身形走了进来,伸手解了解领口上的领带,白梦梦欣喜的迎了上去,“时夜,我来。”

这是他从前每次回来时,白梦梦必做的事情,她喜欢等他回家的过程,更喜欢他回家时她迎上去接过他的衣服再挂起来的感觉,那样才象是夫妻。

就有种相濡以沫的感觉。

那是一辈子都不分开的情份。

可此刻,她才一伸手,就被慕时夜拍下了她的手,“滚。”

白梦梦咬了咬唇,身子晃了晃,悄然的退后,再退后,目光则是静静的审视着慕时夜,等到他自己脱下了外衣挂在衣架上,她才轻声语,“好歹,我们还没离婚。”

“那又如何?你在我心里就是一堆狗屎,让我看着就恶心。”冷声说过,慕时夜便冷漠的越过白梦梦到了餐桌前,开了一天的会,接到她的短信时,他才想起他很久没回这个家了。

不等她回应,他继续道:“别以为我是为你回来的,我是为了安安,为了我跟你的离婚不节外生枝,然后我好娶安安,我才回来的。”慕时夜淡淡的说过时,不知道是在说服自己,还是要说服白梦梦,总之,他是回家了。

总以为回到这里会有反胃的感觉,可看着餐桌上他最喜欢吃的菜色时,竟突然间的有了胃口了。

许久了,他都没有好好的吃一顿他习惯的饭菜了。

白安安喜欢吃肉,于是,每一餐摆到桌子的上除了肉就是肉,各种方式做的肉菜,他吃着特别的腻。

还是白梦梦这样荤素搭配的饭菜更合他的胃口,可惜,她是个骗子,他们就要离婚了。

安安静静的一餐晚饭,白梦梦又是尤其的满足。

他去书房了。

她进了厨房,洗过了两个人用过的餐具,时光仿佛倒回到了从前,还是那样的美好。

书房的灯还在亮着,白梦梦换上了慕时夜最喜欢她穿的那件吊带睡衣,亲手磨了两杯咖啡,一杯是他的,一杯是她的。

推门而入时,浓香的咖啡唤醒了疲惫的慕时夜,他抬头看她,却有种恍惚的感觉,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视线从白梦梦雪白的脖颈一直到她的两条白皙小腿,“白梦梦,你穿成这个样子,是在勾引我吗?”

 
恨到极致的惩罚就是失去,当深深体味到这一句话时,她与他的路,已经走到了拐点。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7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