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肆意的伤害她,不给她一点解释的机会,他对她的罪,她只能默默忍受。

他肆意的伤害她,不给她一点解释的机会,他对她的罪,她只能默默忍受。
第1章 别杀我……

医院,精神科。

披头散发的景天晴,看到走进病房来的顾曼青,本来茫然呆滞的眸子瞬间瞪大,扑过去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嘶吼道,“魔鬼,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天晴,你冷静点……”顾曼青手里的水果咕噜噜滚落,她却只是轻轻地按住景天晴的肩膀,任由她把自己的头发扯得生疼。

她没有阻止,没有反抗,只有心疼和愧疚。

“杀!杀!杀你……”景天晴一张素白的小脸此刻一片可怖的狰狞,竟揪掉了顾曼青的一把头发,扔到地上狠狠地踩,“魔鬼!我要杀了你!”

“天晴,你看清楚啊,我是曼青姐!”眼看景天晴的手又挥舞了过来,顾曼青抬手挡住了头部,心疼地看着魔怔的天晴,“我是曼青姐啊!”

“曼青?”景天晴突然安静下来,皱眉疑惑地嘟囔了一句,再看向顾曼青时,瞳孔骤然一缩,双手抱住了脑袋,瑟瑟缩缩地跑回去蹲在了墙角,“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与方才那个叫嚣着要杀人的“疯子”相比,此时的景天晴又变成了一个胆小畏惧的少女。

瞧着她害怕得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顾曼青顾不上整理自己凌乱的头发和衣服,轻轻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天晴,别怕,我是曼青姐,我怎么会杀你呢!”

顾曼青很想问她,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们俩只不过在KTV喝了点酒而已,等她酒醒的时候,天晴竟然被人轮奸了!

而监控录像显示,是她带着那群人进了天晴的房间!

之后,景天晴精神上出了问题,变得疯疯癫癫。

别说问了,就是近身也很难。

“不要杀我……”景天晴一把推开顾曼青,像害怕魔鬼一样把她往外推。

因为太过用力,俩人都分别向自己身后倒去。

顾曼青被她推倒撞到了床头,还没站起来,只听身后一阵急迫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她的身子被人用力一推,“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把晴晴害成这样还不甘心吗?”

一道熟悉的清冷的声音传来,顾曼青诧异地扭头看去。

一身杀气的景天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将她甩到了地上,之后跑过去抱住了景天晴,揉着她的脑袋柔声安慰,“晴晴不怕,哥哥来了,没人敢杀晴晴……”

看着天晴在天朗的安抚下渐渐安静下来,顾曼青的眼泪却忍不住滚落了下来。

心里,就像被人用密密麻麻的针扎了一样,疼得难以呼吸。

是她对不起天晴,没保护好她,把她害成了这样……

顾曼青正在内疚地自责,景天朗蓦地过来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拖了出去,“给我滚出这里!”

景天朗把顾曼青带到地下停车库,一把塞进车里,粗暴地扯去了她身上的衣服。

“天朗,别这样……”顾曼青不敢抵抗挣扎,只能低低地求饶。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死我母亲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又把晴晴害成了这样!”景天朗把顾曼青压在身下,双手在她赤裸的身子上肆意蹂躏,居高临下地冷冷睨着她,那幽深眼眸里的憎恶和仇恨显而易见!

顾曼青忍住了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慌乱地解释,“天朗,天晴确实是被我带出去的,但我真的没有让人轮奸她……我喝了酒,真的记不得了!如果真的是我害了她,我接受惩罚!但请你不要羞辱我,你杀了我都可以!”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不是你把晴晴带出去,她怎么会被轮奸,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景天朗恨得咬牙切齿,大手一扬,一把撕掉了她身上的裙子,“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没资格去死!只应该生不如死!”

“啊……”撕裂般的疼痛蔓延全身,顾曼青痛苦地唤了一声。

她的脸被压在玻璃上变了形,无助的眸子透过玻璃看着窗外的黑暗,绝望的眼泪无声滚落……

她没有!真的没有!

第2章 不堪入目的照片

景天朗在车上狠狠羞辱了顾曼青之后,开车把她带回了莱茵湾。

车子还未停稳,男人咬着牙一把把她从座位上拉下来,连拖带拽地带进别墅,拖至三楼。

景天朗把顾曼青甩进一个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冷冷地命令道,“跪下!”

“咚”一声,顾曼青的脑袋撞到了桌腿上,痛得她一阵眩晕。

蓦地一抬眸,看到的是景天朗母亲的黑白遗像。

顾曼青顾不上身体上的疼,忙爬起来,端端正正地跪在了遗像前。

这里是他母亲的灵堂,素来都是她的禁地。

今天,他居然把她带来了这里!

瞧着照片里那个慈眉善目的女人,顾曼青喃喃地小声道,“伯母,您在天有灵,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不是我妈妈害了您?还有……到底是谁害了天晴……”

她是他的妻子,却从来不让她改口叫他家里的任何人。

“住嘴!”顾曼青还没说完,身边的男人突然怒喝一声,一阵风地过来,俯身捏住了她的下巴,咬牙恨恨地道,“谁允许你和我母亲说话了?你这个杀人犯的女儿,有什么资格跟我母亲说话!”

下巴像是被捏碎了一般,疼得她浑身冒冷汗。

瞧着男人那近在咫尺的怒眸,顾曼青没有抵抗,只是不卑不亢地迎上他阴鸷的目光,“天朗,你要相信我……我妈妈是好人,绝对不是那种人!”

“相信你?”男人像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嘲讽地冷笑一声,松开她的同时用力将她一推,“我让你好好认识认识你那个贱人母亲!”

顾曼青被推倒在地,双手在冰凉的地板上蹭了一下,还未及起身,“啪”得一沓照片落到了眼前的地面上。

她诧异地捡起来,一张张看去,清澈的眸子一点点被震惊和难以置信填满。

这些照片,竟然都是妈妈和景天朗的父亲景浩民的床照!

每张照片,都是俩人裸着上身共盖一被,相互依偎在一起,睡姿很是亲密!

脑袋上仿佛有一记重锤狠狠落下,砸得顾曼青脑海里瞬间空白一片!

怎么可能啊……她和母亲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母亲生性善良软弱,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这,这照片一定有问题!”顾曼青犹疑地抬眸看向景天朗。

她不说话还好,一辩解,让本就怒不可遏的男人更加盛怒,一张清冷的俊脸阴沉得可怖,让人不敢直视!

“到了这个时候还在为你那个杀人犯母亲狡辩!”景天朗蹲下来,一把从她手里夺过照片,又狠狠地摔到了她的脸上,“若不是你妈勾 引我爸,我妈怎么可能郁结而终!你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起你妈,你不仅贱,更恶毒!你们母女俩加注在我母亲和晴晴身上的伤害,我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是景天朗第一次在她面前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只是每一句每一字都含着入骨的恨意,恨不得将她咬碎一般!

顾曼青还想说什么,景天朗却骤然起身,“跪到天亮!”

冷冷地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顾曼青浑身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颓然地跌坐在地上。

看着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她心里凌乱至极……这不是真的!肯定不是真的!

佣人推门进来,递给她一杯清水一颗粉红色的药片,“太太,先生吩咐了,让你立刻把避孕药吃了。”

顾曼青嘴角溢出一抹凄凉的弧度,拿起药片,乖顺地吃下。

佣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离开。

听到关门的声音,顾曼青腾地起身,大步走进旁边的洗手间,捂住嘴巴,竭力呕吐。

一阵撕心裂肺的干呕之后,那颗粉色药片终于被她吐了出来。

顾曼青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苦涩的笑来。

第3章 孩子是姐夫的

医院。

顾曼青从病房回到办公室,坐下来缓缓地揉着膝盖。

跪了整整一夜,膝盖快要断裂,上午站起来的时候,缓了很久,才迈出了步子。

她的职业是产科的护士,没有节假,她也不想休假。

因为母亲和天晴,都在这里,她每天来看看她们,心里也是安慰。

“顾曼青,你出来一下!”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顾曼青怔了一下,转眸看去。

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顾灵儿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正抬着下巴傲慢地看着她。

周围的同事都好奇地看了她一眼,顾曼青敛了敛眸,起身走了出去。

“找我?这是我工作时间,恕不谈家事。”顾曼青在她们面前站定,淡淡地道。

“我的好姐姐,我是来产检的,顺便来看看你!”顾灵儿抬手撩了下妩媚的大波浪卷发,笑得那叫个风情万种。

顾曼青诧异了一下,下意识看向她的小腹位置,“你怀孕了?”

刚说完,又淡漠地笑了下,“恭喜你!不过很遗憾,这里是住院部,产检请去门诊!”

言落,她转身就要进办公室,身后却传来顾灵儿得意的声音,“你都不想知道,我怀的是谁的孩子吗?”

说着,她上前一步,在顾曼青耳边挑衅地低声道,“孩子,是我姐夫景天朗的!”

闻言,顾曼青浑身一僵,停下来拧眉难以置信地看向她,“你胡说八道什么!”

顾灵儿看到顾曼青脸上的震惊,甚是满意,拉着她往旁边的走廊处走了几步,抱起手臂,冷笑一声,“顾曼青,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天朗一直喜欢的人是我,只因为你那个贱人母亲害死了他妈妈,所以他把你娶回去,就是为了折磨你……只不过,玩你玩了这么久,他觉得不好玩了……再加上你,恶毒地找人轮奸了天晴,景家再也容不下你了,所以打算和你离婚,娶我进景家!”

顾曼青满心的震惊,抄在工作服口袋里的手早已紧紧攥成了拳头,但面上她却只是淡然一笑,“顾灵儿,你不去当编剧真可惜!既然你这么想嫁给景天朗,那我明确地告诉你:我死也不会离婚!”

说完,她莞尔一笑,转身向办公室走去。

转身的一瞬间,那维持在嘴角的笑意僵住,眼圈瞬间通红。

天朗……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娶她的目的只是为了折磨她?

不!她不相信!

午饭时间,顾曼青来到ICU区,进了母亲的病房。

看着病床上带着呼吸机一动不动的母亲,顾曼青颤抖着手握住了母亲干枯的手,“妈妈,您快醒来……您快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天朗如此恨我?那些照片,不是真的对不对……妈妈,我知道,您不会干那种事的,可究竟……”

顾曼青还没说完,病房门突然被粗暴地推开,一脸怒意的父亲顾英才气势汹汹地走进来,不由分说地推开了她,“你还有脸来这里!给老子滚!”

第4章 离婚协议

顾曼青猝不及防地被这么一推,直接从凳子上狼狈地滚落下去,她爬起来蹙眉不解地看着满脸盛怒的父亲,“爸,我难道连看妈妈的资格也没了吗?”

妈妈在这躺了一千多天了,每天都是她来照顾,怎么现在连这个权利也没了?

顾英才鄙夷地冷笑一声,“哼!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老子以为你嫁给景天朗可以帮助我们家渡过难关!结果呢,这么久了,你给家里带回来一分钱没?”

原来如此。

“呵呵。”顾曼青涩然地笑了,“爸,在您心里,我就应该和商品一样吗?”

“啪……”

顾曼青的话音刚落,顾英才扬手便狠狠打了一巴掌过去,“不孝女!敢用这种语气跟老子说话!”

顾英才手上力道极重,打得顾曼青的脑袋直接偏到了一边,耳朵里嗡嗡嗡直响,脸上更是一片火辣辣的疼。

嘴里蔓延开一股腥甜的血腥味,顾曼青直起身子,淡漠地勾了勾唇,看向父亲的时候,苍白的脸上已然一片决绝,“谢谢你这一巴掌,彻底断了我们的关系!”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

委屈的眼泪,却忍不住悄然滑落。

自从母亲成为植物人后,顾灵儿母女俩光明正大地进了顾家,父亲对她们母女和对自己这个长女的态度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所以,当景天朗突然向她求婚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毕竟,他也是她从小就喜欢着的男人。

殊不知……她跳出火坑,又掉进了魔窟。

顾曼青一路心酸地回忆着,拐弯处突然撞进一个人的怀里。

熟悉的冷冽气息在鼻翼间萦绕着,她愣了一下,错愕地抬眸看去。

景天朗依旧一副尊贵清冷的模样,俊脸阴沉,眯着眸子看向她,“过来签字。”

男人说完,转身进了旁边主任办公室。

签字?

顾曼青皱了皱眉,诧异地跟了过去。

景天朗把手里的文件拍在桌上,云淡风轻地说,“下周我和灵儿去西雅图定制婚纱,回来之后,不想在莱茵湾再看到你!”

尽管他的语气轻淡,但那一字一句像是一根根淬了毒的针一样,扎进了顾曼青的心里。

如此说来,顾灵儿说的都是真的……

顾曼青垂眸看去,桌上的资料,白纸黑字赫然几个醒目的大字:离婚协议。

她忍住五脏六腑传递上来的蚀骨疼痛,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稳再平稳,“理由。”

“理由?”景天朗讽刺地勾了勾唇,走过去在她耳边轻声道,“当然是变着花样折磨你了!离婚后,你会进入景氏,成为我专属的……奴隶!”

最后两个字,景天朗一字一顿,带着十足的挑衅,却听得顾曼青浑身颤栗。

所有的羞辱和伤痛在胸腔内徘徊纠结,最终却化为顾曼青嘴角的一丝漠然的笑意,她后退一步,笑着看向他,“景天朗,你就不怕我妈妈和你父亲的事,还有天晴的事,都是有人故意陷害的么?我要是你,就拿出十足的证据来!等我妈妈醒来,等抓到那些强 奸犯……”

“够了!”景天朗厉声打断她的话,抬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恶狠狠地咬牙道,“轮不到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来教我怎么做!”

零距离看着男人那近在咫尺的俊脸,顾曼青的心裂成了一瓣一瓣……

这张脸,她爱了这么多年,如今怎么变得这样可怖!

顾曼青没有挣扎,任由他的大手钳制着自己的脖颈,一点点夺去她所有的呼吸……

第5章 怀孕

就在顾曼青以为自己就会这样被景天朗掐死的时候,男人幽深的眸子却骤然一凛,松开了手,“把字签了!我会让助理来拿!”

说完,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身摔门而去。

“咳……”

顾曼青咳了良久,才缓过一口气来。

整个人颓然地坐下去,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滚落。

奴隶……

呵呵!太讽刺!

小心翼翼偷偷摸摸爱他的这些年,她何尝不是卑微地像个奴隶。

顾曼青起身把离婚协议直接塞进了旁边的碎纸机,眸光坚定。

就算是离婚,也要在她搞清楚一切真相之后!她不可以这么不清不白地嫁给他,再不清不白地被离婚!

她必须弄清楚,害死景天朗母亲的人到底是谁!

也要弄清楚,把天晴害成这样的人又是谁!

她不可以让她爱的男人,如此不清不楚地恨她!

……

精神科。

顾曼青怕景天晴看到自己情绪激动,没再换便装,穿着护士服走了进来。

她只想看看她,看看昔日这个和自己亲如姐妹的小妹妹,说不定可以在她平静的时候,问出一些蛛丝马迹。

景天晴正坐在病床上,抱着玩偶嘻嘻笑着,看起来心情还算稳定。

曼青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来,把一盘洗好的车厘子给她递过去,“晴晴,这是你最喜欢的水果。”

“谢谢!”景天晴天真的眸子落在车厘子上,弯眸一笑,扔掉玩偶,抓起车厘子大口吃了起来。

顾曼青松了一口气,她没认出自己。

“好吃吗?”她问。

“嗯嗯!好吃!”景天晴连连点头,下意识看了她一眼,正要收回目光继续吃车厘子,却突然顿住。

方才还好好的景天晴,突然满眸惊恐,嘴里和手里的车厘子都滚落了下去,像见了恶猫的小老鼠一样,突然抱住脑袋滚下床,爬到了角落里。

“灵儿姐姐,灵儿姐姐,不要打我,不要杀我……我会乖乖的,再也不和你作对了……求你了……”瑟缩在墙角的景天晴,嘴里念念有词。

顾曼青心下一惊,连忙跑过去轻轻抚摸她的后背,“晴晴,别怕,我是护士姐姐……”

“你不是!你不是!你是灵儿姐姐,你是坏女人!”景天晴根本不敢看她一眼,浑身颤抖得厉害。

顾曼青愣住,犹疑地皱了皱眉。

天晴把自己当成了顾灵儿?她怎么会这么怕顾灵儿?

或者说……顾灵儿对天晴做过什么?

……

莱茵湾。

洗手间里,看着两条杠的验孕棒,顾曼青愣住了。

前几个月,她例假推迟,以为是怀孕,便买了几支验孕棒回来。刚才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看到没用完的验孕棒,想到这个月例假又晚了几天,她便不抱任何希望地测了一下。

竟然,怀孕了?!

看来,前几次偷偷吐掉的避孕药都没在身体里留下残骸……

顾曼青心里一阵惊喜,平复心情,走出洗手间。

可刚出来,迎面就撞上了不知何时站在这里的顾灵儿。

懒得理她,顾曼青下意识把手里的验孕棒往身后藏去,却被眼尖手快的顾灵儿一把夺了过来,“给我看看,什么东西!”

顾曼青皱了皱眉,伸出手去,“还给我!”

顾灵儿在看到手里的东西时,小脸蓦地一白,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你怀孕了?”

第6章 滚下楼

顾曼青收回手,端庄又疏离地笑道,“对啊!你是不是很害怕?”

顾灵儿被顾曼青脸上挑衅的笑激怒,耸耸肩,“搞笑!我为什么要害怕?反正你都要被天朗赶出这里了,你怀的孩子他自然也不会要的!”

顾曼青从顾灵儿手里夺回验孕棒,在她眼前晃了下,“孩子是我的,要不要我说了算!”

说着,她上前一步,在顾灵儿耳边道,“倒是你肚子里的,名不正言不顺,说好听点是私生子,难听点就是野种!”

说到最后,她敛去了面上的笑,嘴角勾起一抹冷意。

这个孩子,来得太及时了!终于让她有了一种扳回一局的胜利感!

顾灵儿被气得不轻,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五颜六色变着色,眼看就要扬手冲顾曼青打去,她却突然收回手,“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双手拉住顾曼青的手,楚楚可怜柔声道,“姐姐,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天朗的!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就饶过我和孩子吧……”

顾曼青犹疑地皱了皱眉,她这又想做什么?

疑惑间,顾曼青余光里突然看到楼下推门进来的景天朗,瞬间明白了过来。

顾灵儿怕是刚就看到了他,这是想演戏?

“起来!别演了!”顾曼青无语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可下一秒,只见顾灵儿拉着她的手,跪在地上后退几步,大吼一声,“姐姐,不要,不要杀我的孩子……”

顾曼青心下一紧,眼看顾灵儿身后就是楼梯,她忙俯身去拉她,却见顾灵儿冲她阴毒一笑,整个身子已然朝身后的楼梯滚去。

“顾灵儿!”顾曼青错愕地喊了一声,伸出去的手却空空地横在了空中。

顾灵儿惨叫着从楼梯上咕噜噜滚了下去……

这一幕恰好被刚进门的景天朗看到,拔腿就冲了过去,“灵儿!”

顾曼青整个头皮都在发麻……顾灵儿疯了!

景天朗抱起滚到楼下的顾灵儿,转身正要出门,停下来冷冷地看向顾曼青,“你整个恶毒的女人!如果灵儿和孩子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一定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顾曼青从未见过如此紧张的景天朗,满脑子只剩下了一片空白……在景天朗抱着顾灵儿离开的地板上,赫然一路的鲜血!

愣了良久,顾曼青才缓过来,颓然地在楼梯上坐了下来。

她以为景天朗是最狠的人,未曾想过,顾灵儿更狠!

为了陷害她,可以连腹中胎儿都不顾吗?

顾曼青迅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莱茵湾。

在医院宿舍放下行李后,她去了急诊。

去关心顾灵儿?

她还没那么圣母!

她只是要去告诉景天朗,让他亲自给顾灵儿颁发一座奥斯卡的小金人!

顾曼青刚到急诊门口,一把被等在那里的景天朗攥住了手腕。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是不是要把我全家人都害死才满意!”景天朗猩红的怒目瞪着她,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恐怖气息。

像一头暴怒的猛兽!

顾曼青平缓了下心情,正要开口,急诊抢救室的门被人推开,护士走出来着急地说,“景先生,顾小姐流产了,孩子没保住!伤势严重,伤到了子宫,本应该摘掉子宫,但顾小姐坚持要留下子宫,耽误了治疗,现在不仅子宫没了,还大出血了……”

第7章 输血!要多少抽多少!

顾曼青脑子蓦地一懵。

这么严重?

景天朗剑眉骤然一紧,“还不快抢救!”

护士战战兢兢地说,“顾小姐是0型血,我们血库的O型血全部调过来了,恐怕不够……”

景天朗俊脸一沉,眯着眸子看向旁边的顾曼青,嘴角冷冷地勾起,“如果我没记错,你也是O型血吧……”

被男人这么一看,顾曼青的心狂跳起来。

他的眼神,像是猛兽在看被自己压在爪下的猎物一般,贪婪,阴鸷,势在必得……

果然,景天朗突然抬手攥住了她的手腕,阴狠地吩咐旁边的护士,“带她去给灵儿输血,要多少就抽多少!”

最后几个字,景天朗一字一顿,字字淬了毒般,狠厉至极!

顾曼青面色一白,下意识挣脱开他的手,狠狠摇头,“不!我不能给她输血!”

她肚子里怀着孩子,不可以随便给人输血……更何况,他说的是要多少抽多少!

“呵!”景天朗冷笑一声,上前轻而易举地钳制住她的手腕,眯着眸子咬牙道,“顾曼青,你的恶毒真的毫无下限!你推灵儿下楼,害她没了孩子,难道不应该救她?”

“没有!她是自己滚下去的!景天朗,你怎么这么愚蠢!”顾曼青用力去挣扎,辩解。

无论如何,为了孩子,她不能给顾灵儿输血!

景天朗瞬间气得双眸赤红,抬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做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再不赎罪的话,会死得更难看!”

“我没有,不是我……”顾曼青脖子被掐得快要窒息,仍然努力辩解着。

没做过,打死她也不会承认!

女人的脸憋得通红,但那双琉璃般的黑眸,却依旧不卑不亢地看着他,毫不畏惧!

那两汪澄澈的眸子让景天朗眼神一闪,手一点点松开,“带走!输血给灵儿!”

“咳……”顾曼青大口喘气咳嗽,猩红的眸子看了一眼景天朗,勾唇凄然一笑,“好!景天朗,我希望你永远被仇恨蒙蔽双眼,永远不要知道真相!因为当你知道真相的时候,就是你最痛苦的时候!”

说完,她大步进了抢救室!

景天朗瞧着那抹倔强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成拳头。

……

顾曼青看着鲜血汩汩地从自己的血管里流出去,脸上已经没了一丝恐慌和担忧。

除了绝望,只剩下淡然。

哀莫大于心死,莫过于此。

血越抽越多,顾曼青只觉脑袋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最后闭上眼睛,晕倒了过去。

急救室外。

医生走到在窗前负手而立的男人身后,“景先生,顾灵儿小姐没有生命危险了!顾曼青小姐抽血晕倒,我们在给她做检查的时候,发现她怀孕了。”

怀孕?

男人的眉心一跳,俊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诧异,转眸问,“多久了?”

“五周。”

闻言,男人负在身后的手一点点攥成拳头,深眸冷冷一凛,“知道了。”

该死的女人!竟敢瞒着他不吃避孕药!

 
他肆意的伤害她,不给她一点解释的机会,他对她的罪,她只能默默忍受。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7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