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三年,她就像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她的隐忍却只换来他的步步紧逼。

隐婚三年,她就像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她的隐忍却只换来他的步步紧逼。

第1章 父亲跳楼

窗外的月色很美好,但是在赵斐的眼里,此时无论是什么样的景色,都是黑白并且冰冷的。

她和盛锡霆隐婚三年,在这三年里,她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是盛锡霆的老婆,她就像是盛锡霆见不得光的情人,甚至,没有什么人权。

深秋的夜,有些凉。

赵斐缩了缩身体,正想着要不要扯张被子过来盖一下的时候,“吱——”的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熟悉的脚步声渐渐接近床边,赵斐的心慢慢揪了起来。

这三年,他对她的粗暴历历在目,就好像是前一刻刚发生的一样。

赵斐害怕,但是一想到赵家的情况,她还是鼓足了勇气,坐起身,看着眼前的男人。

“盛锡霆,你能不能放过我们赵家?”

这两年盛锡霆把曾今落魄的盛家重新带回巅峰后,就一直对他们赵家步步紧逼,大有赵家不破产不罢休的势头。

她身为赵家唯一的女儿,在这样的情况下简直里外不是人。

她也不止一次求过盛锡霆放了赵家,但每次的回应都是他对她越来越粗暴的动作。

她害怕,却又不得不去面对。

看着盛锡霆越发冰冷的眼神,赵斐被吓得往后缩了缩。

“放过你们赵家?赵斐,这话你是怎么说出口的?”盛锡霆的话语中有着愤怒,也有着嘲讽。

赵斐小心翼翼的靠近盛锡霆身边:“求求你了,放过赵家吧……”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赵家被她的老公毁掉,她不想做一个罪人。

盛锡霆周身的气场越发冰冷,他盯着赵斐没有动作,赵斐低着头不敢看他,无比煎熬的等着他的回答。

许久不见盛锡霆的回答,正疑惑时,她听到盛锡霆冷笑一声,一股大力将她压在了床上……

熟悉的气息蓦然靠近,一如既往,对她的请求视而不见,像是他面对的是一个人工娃娃一样,接下来的依旧是让她痛苦难受又不得不承受的床,事……

…….

赵斐宛若一具尸体,直挺挺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无神的双眼看着白色的天花板。

浑身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好像是被卡车碾过一样,她已经数不清楚是第几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了。

“叮——”的一声。

短信铃声唤回了赵斐的思绪。

拿过手机看到短信内容的那一刻,赵斐突然从床上坐起,眼泪控制不住的流出。

匆忙套了一件黑色连衣裙,赵斐就往短信里面的那个地方赶去了。

短信里面有个链接,链接的内容是一条新闻。

【赵氏破产,赵氏董事长因破产压力跳楼身亡】

“爸爸!”赵斐双手捂着脸,眼泪止也止不住,从指间流出,染湿了双手。

为什么会这样?….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现场内只有几个警察,还有醒目的一大摊血迹,一瞬间,巨大的无助与害怕淹没了赵斐。

“你好,我父亲呢!他在哪?”赵斐抓住一个警察,急切的问道。

警察看了赵斐几眼,认出她后,同情道:“送医院了,第一人民医院。”

赵斐哭着说了声谢谢,转身就往附近的第一人民医院跑去,赵斐在医院里面找到她父亲的时候,没想到会在病房里看到盛锡霆。

第2章 复仇的男人

赵斐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父亲,泣不成声。

“赵小姐,你父亲因为抢救及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站在一旁的医生温声安慰。

赵斐紧紧抓住父亲苍老的手,充满感激地看着医生。

医生有些不忍,但有些话还是得说:“赵小姐,很抱歉,你的母亲似乎因为刺激过大,已经神志不清,此刻正在隔壁房间。”

赵斐心里‘咯噔’一下,仇恨的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盛锡霆后,就急忙走向隔壁房间。

……

赵斐的母亲手上抱着一个布娃娃,嘴里在喃喃着些什么。

赵斐走近,终于才听清了她母亲喃喃自语的话。

“斐斐乖,不哭不闹,爸爸很快就下班啦。”

“乖乖哦。”

赵斐泪如雨下:“妈……”

赵斐的母亲抬头看了一眼赵斐,又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布娃娃,笑了笑,依旧对着娃娃嘟嘟囔囔。

赵斐走到母亲面前,抱住母亲的肩膀流泪满面:“妈,斐斐在这里呀!!”

赵母用力甩开了赵斐的手,将她反手推倒在地:“你胡说,我家斐斐在我怀里呢。”

说完,就小心翼翼的抱着布娃娃跑到了床边,满脸戒备的看着赵斐。

赵斐承受不住这双重打击,险些晕倒。

盛锡霆不知何时走进来,顺势扶了她一把。

赵斐抬头看去,眼中充满愤怒和仇恨:“盛锡霆,你为什么要把赵家弄成这样子,害得我爸重病躺在床上,害得我妈变成现在这样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盛锡霆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满意的笑了笑:“当初你们家逼死我父母的时候,又是为了什么呢?”

赵斐呆在了原地,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盛锡霆讽刺的看了一眼赵斐:“真正的折磨才开始,你可得撑住了。”

话落,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赵斐无力的跌坐在地上,眼中的泪水不断流下。

埋藏在她记忆深处的阀门被强行打开,二十年前,她的父母生意场上的‘朋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自杀身亡,有些人说是自己的父母背叛了他们,她那个时候还很小,只记得他们只留下了一个年仅六岁的小男孩。

如果没猜错,盛锡霆应该就是当年那个小男孩。

这个猜测让她全身发冷,所以这一切,包括娶她都只是为了向她,向他们赵家复仇是吗?赵斐一瞬间觉得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走了。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她无力的接起来,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对方就急切又愤怒的吼了出来。

“赵斐!你在哪里?!”

“医院。”赵斐有气无力的回答让对方更为恼火。

“你出大事了,你自己上网看吧,公司这次恐怕保不住你了!”

“嘟——嘟——嘟——”

赵斐还没来得及再问,电话就被挂断了,赵斐打开手机中的新闻头条,映入眼帘的头条刺得赵斐眼睛有些疼。

【娱乐圈玉女变,欲,女,又一明星人设崩塌!】

点进头条内容页面,赵斐瞳孔放大,手机都差点拿不稳。

里面有一个很露骨的视频。

视频里,是她和盛锡霆在床-上,翻云覆雨。

盛锡霆被马赛克糊住,看不清楚面容和身材,但是她的面容和身材确是一清二楚。

‘真正的折磨才开始,你可得撑住了。’盛锡霆刚才的话好像魔音绕耳,在她耳边久久挥之不去。

赵斐知道,刚才经纪人给她电话,说公司这次保不住她了,是真的。

她在娱乐圈的形象就是玉女,甚至饰演的角色也都是清纯类型玉女类型的居多。

这个视频能放出来,一定是盛锡霆动的手。

现在盛锡霆如日中天,她父亲重病在床,母亲发疯,公司也不愿意保她。

她的星途,怕是要走到尽头了。

赵斐心里很难受,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她不能倒下,她还有爸妈要照顾,只要没有死,她就能想方设法让赵家重整旗鼓。

赵家,就只有她了。

网络上面铺天盖地的言论,都是在骂赵斐卖人设,欺骗粉丝,赵斐看着那些越来越恶毒的评论,如坠冰窖。

与此同时,另一边。

从医院离开的盛锡霆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被赵斐的闺蜜——于菲菲挽着手臂,亲密的走上了一个电影节的红毯。

红毯周围的记者手中的摄像机不断闪着光。

于菲菲贴着盛锡霆,和他亲密无间的模样,被媒体们悉数拍了下来,盛锡霆不仅没有拒绝,反而将于菲菲揽在了怀中。

第3章 丈夫的新女友

荧屏上光鲜亮丽的二人正向台上走去,于菲菲穿着一身高级定制的黑色礼服,挽着盛锡霆的胳膊。

她扬起头,仿佛是一个胜利者,得意的向周身那些一闪一闪的镁光灯挥着手。

赵斐看到这一幕,突然怔了下来,她不自觉的抓紧了手中的玻璃杯,紧紧盯着电脑屏幕。

视频中,盛锡霆绅士的挽着于菲菲缓缓走上红毯,盛锡霆以往不苟言笑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而于菲菲的脸上则笑靥如花。

紧接着,一群记者举着话筒向他们凑过去。

“盛先生,请问您跟于小姐当前是什么关系?”

有的记者则不拐弯抹角,直接的问道:“于小姐是盛先生新的女朋友吗?”

……

台上的盛锡霆面对这一系列问题,他一言未发,正对着摄像头,那一双深谙的眼眸,像是要穿过屏幕一般,赵斐只觉得他的恶意要透过屏幕传给她。

那些娱乐记者看到盛锡霆不搭话,于是转向于菲菲问道:“于小姐,您跟盛先生什么时候认识的?”

于菲菲春 光满面的答道:“我和锡霆是去年认识的。”

“那么方便透露一下你们现在的关系吗?”又一个记者问道。

于菲菲脸上的笑容淡了些,这个问题像是把她问住了,她看向一旁的盛锡霆。

此时,盛锡霆抬头看了一下摄像,很自然的答道:“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

话音一落,全场惊讶,围在他们身边的记者更为激动了起来。

电脑前的赵斐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的?

盛锡霆旁边的于菲菲笑意渐深,她又离盛锡霆靠近了些,头往他的肩膀靠上去。

“请问盛先生这次有结婚的打算吗?”

在娱乐圈,盛锡霆的绯闻对象有无数个,前女友也有不少,但最后都分手了。

盛锡霆揽过于菲菲的肩膀,一脸风轻云淡的说:“我和菲菲,这次有结婚的打算。”

于菲菲听了,故作害羞的低起头,妩媚的笑着。

紧接着,是两人接着答记者问各种秀恩爱,于菲菲看似乐在其中的样子。

赵斐彻底看不下去了,她眉头紧皱着,心中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她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会是于菲菲!当初有意接近她,只是为了勾搭上盛锡霆吧!

一个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一个是她最好的闺蜜。可他们现在当众秀恩爱,而且还说结婚的计划!

盛锡霆啊,盛锡霆,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呢?

赵斐让自己静了下来,既然他们要结婚,那盛锡霆必然是要跟她离婚的。

但如果是因为盛锡霆出轨其他女人而离婚,那么相对应的,她在这场婚姻中也就能获得更大的权益,再不济,也能要到一笔精神损失费。

她必须要挽回赵家的损失,也要保护住她要保护的人!

赵斐将目光转向屏幕上的盛锡霆和于菲菲二人,二话不说,拿起了电话。

有些事,该做个了解了……

第4章 离婚协议书

赵斐迅速联系了律师,拟定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门开的声音传来,赵斐立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盛锡霆回来了。

门被推开,盛锡霆走进去,先是不耐烦的脱去西装外套。

随后他察觉到似乎有些不太对劲,走到客厅,只见赵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像是特意等他回来一样。

“你回来了?”赵斐转过头看向盛锡霆。

盛锡霆走了过去了,瞥见桌上那一纸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

他眸色暗沉下来,只听一边的赵斐说道:“今天你在红毯上说的我都听到了。”

“所以你要离婚?”盛锡霆沉声问道。

赵斐没有回答,她平淡的指着桌上的离婚协议继续说道:“离婚协议我已经拟好了,你签个字就行。”

他们的婚姻也就是这一纸证书,再无其他,只要盛锡霆签了字,她也就彻底解脱了。

盛锡霆拿着那一纸离婚协议看了看,其中一条提到:赵斐离婚后,有权分到一半财产和一套别墅。

其中这一半财产包括盛氏百分之十的股份,以及盛锡霆一半的身家,最后,男方因出轨,有错在先,理应再加上一套房产。

盛锡霆深吸一口气,赵氏破产之前被收购的股份加起来正好是盛氏的百分之十。

赵斐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真是可笑,他又怎么会让她如愿以偿。

在一片沉默中,赵斐抬起头,见盛锡霆久久不出声,便沉吟道:“看完了就签个字吧!别浪费你我的时间。”

“哼!”盛锡霆不屑的冷笑着,紧接着将那一纸离婚协议撕毁。

“赵斐,你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分钱!”

赵斐看着哗啦哗啦掉下来的碎纸片,连忙站起来喊道:“你怎么能撕掉它?!”

随后赵斐语气软了下来,补充道:“如果……如果你觉得不妥,那套房产我可以不要,但是赵氏的股份,我必须要。”

“原来你就是想要赵氏的股份。”盛锡霆面无表情的说道。

被识破了目的,赵斐没有再说话。

如今她爸爸还躺在病床上,需要一大笔钱治疗,这个时候她的确很需要钱。

盛锡霆看了赵斐一眼,眼神中透露着一种鄙视,此刻他不愿意再看到眼前这个女人添堵,打算直接转身走人。

赵斐看到盛锡霆要走,立马上前拦住他,卑微的祈求道:“我爸现在生死未卜,我妈精神也失常了,你应该满意了吧?盛锡霆,我不求别的,只要你把钱和赵氏的股份给我,我们一笔勾销好不好?”

一笔勾销,想的可真简单?该偿还的还没偿还够呢!

盛锡霆冷着脸,一把将赵斐甩开。

“盛锡霆……”赵斐从地上爬起来,正要追上去。

这时,门突然来了,只见一群保镖提着大箱小箱的行李走了进来。

行李被放好后,一只红色高跟鞋缓缓踏了进来。

第5章 明目张胆的小三

“锡霆,我可在楼下等的太久了。”于菲菲娇嗔道。

一进房间,她便立马跑过去扑进了盛锡霆怀里。

盛锡霆顺手抱过于菲菲,柔声安慰道:“因为一点事情耽误了,你乖一点!”

赵斐看到这一幕,愣了愣,她从来没有看到盛锡霆这个样子,心中觉得荒唐又无措。

“锡霆~”于菲菲整个人靠在他的怀里,小女生一样的撒着娇不仅是嚣张,还矫情。

随后,盛锡霆抬起狭长的凤眸看着赵斐,吩咐她:“还不赶紧过去帮忙搬?”

赵斐有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把其他女人带回家,却还要她帮忙搬行李?

盛锡霆见赵斐一直楞在原地,又加重了语气道:“你不愿意?你不想要钱了吗?”

赵斐暗暗咬牙,考虑到赵家问题,只能咬牙不情愿的走了过去,面无表情的道:“搬到哪儿!”

“主卧。”盛锡霆不冷不热的答道。

赵斐一听,一脸惊讶的看着他,问道:“你让她睡主卧?那我呢?!”

盛锡霆垂眸想了想,道:“我这房子没有多余的房间,你把阁楼收拾一下搬过去吧!”

此时,于菲菲像是得了什么好处似的,在盛锡霆怀里蹭来蹭去去,看得赵斐心里一阵鸡皮疙瘩。

“凭什么?!”

赵斐转过目光,尽量不让自己看到于菲菲那张妆容精致的脸。

“就凭我说了算!”

盛锡霆不耐烦的扔下一句话,便搂着于菲菲上楼去了。

赵斐咬着嘴唇,看着两人搂搂抱抱的走远。

两人走后,赵斐将手中的行李箱一扔,气冲冲的跑回主卧,将自己的东西整成一堆干净利落的搬了出去。

翌日,赵斐下楼时,正要去厨房,便看到盛锡霆和于菲菲两人在餐桌前恩爱的吃着早餐。

赵斐过去拿了一杯牛奶,装作没看到两人,想要回到自己房间去。

而她无视的样子却被盛锡霆注意到了。

“等一下!”身后传来盛锡霆命令式的语气。

赵斐止步,转过身满脸疑惑。

盛锡霆又要做什么?

“坐下来一起吃。”盛锡霆用一种强硬的语气说道。

赵斐深吸一口气,转过身道:“不用了,免得我扰了你们的雅兴。”

说完,赵斐便要走。

“过来!”

盛锡霆又补充道:“你要是听我的,兴许我可以考虑借你钱的事情。”

一听到借钱,赵斐立马端着牛奶坐了过去,她现在的确很需要钱。

于菲菲低下头偷笑着,看到盛锡霆嘴角沾了些牛奶,便用袖子轻轻帮他擦拭。

盛锡霆对着赵斐轻蔑一笑,又将于菲菲抱坐在身上,亲自喂于菲菲吃土司。

赵斐强忍着恶心面无表情的咬着面包。

要不是盛锡霆答应借钱,她实在受不了这对狗男女在她面前卿卿我我的恶心人。

第6章 打发

一顿不甚愉快的早餐结束。

赵斐走过去站在盛锡霆面前,伸出手来,说道:“我吃完了,你不是说答应借钱的吗?”

盛锡霆正忘我的跟于菲菲调着情,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赵斐的存在。

赵斐紧皱着眉头,心中五味杂陈,她只想拿了钱尽快走,眼不见为净。

见盛锡霆毫无反应,赵斐又大声喊道:“盛锡霆!”

盛锡霆仍旧像是没听到一般,他怀里的于菲菲却戳了戳他。

“她在叫你呢!锡霆~”

盛锡霆这才反应过来一样,刚才的笑容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深邃的寒眸。

盛锡霆站起来走近赵斐,赵斐微微颔首,心中颇为不安。紧接着,盛锡霆轻蔑的一笑,抓起赵斐的手,将一张钱塞到她手中。

“这是一百块钱,你走吧!”

赵斐看了看手中的一百块钱,一把挣脱开盛锡霆的手。

“一百?”

“一百块钱就不是钱吗?”

盛锡霆垂眸,一副她爱要不要的样子,冷冷的反驳道,赵斐顿时觉得有些不可理喻,他也就会这样来侮辱她罢了!

不过她不想把脸撕破,想起今天剧组还有戏份要拍,一句话也没说,便收拾东西出门工作,先赚钱要紧。

赵斐匆匆忙忙的赶去片场,却发现所有人早已经开工了,而她原来的角色也早已被其他人接替。

她本想要找导演问清楚,这时候电话响了,是经纪人打来的。

“喂!林姐,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

“赵斐,你之前签好所有的戏还有代言已经全部都被下了,现在几十个投资方要求我们赔偿违约金。”

“什么?”

赵斐屏住呼吸,也就是说她现在不仅分文没有,还负债累累。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赵斐有些手足无措。

她叹了叹气,沉重的回道:“林姐,把能偿还的违约金,尽量还了吧!”

说到这里,赵斐顿了顿,低声道:“剩下的,我再想想办法。”

……

大半个上午,她去找了以前那些跟父亲交好的朋友,皆被拒之门外。

她实在别无他法了,整个人只得如同失了魂一般漫无目的的走着。

她在娱乐圈好几年,好不容易才爬到一线,资源自然是不缺的,就连许多大牌导演都曾找过她接戏。而当下能够让她一夜之间失去一切的人,也只有盛锡霆了。

一定是他!想让自己走投无路!好任由他摆布!

不行,她绝不能让盛锡霆那个混蛋得逞!

想到这里,赵斐似乎重新燃起了斗志。

她又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问道:“林姐,实不相瞒,我现在真的很需要钱,你帮我找找,有没有什么来钱快的法子……”

“来钱快的法子?”

那边犹豫了一下,紧接着问道:“你真愿意去做?”

“是!”赵斐心中暗自咬了咬牙。

第7章 陪酒

“倒是有一个,就是陪那些商业大佬喝酒,如果他们高兴了,兴许一次能赚一整部戏的片酬,只是……”

“我可以的!”赵斐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口应了下来。

这个时候,无论有再大的风险,她都得尝试着去做。

当晚,赵斐按照平日里的玉女形象,穿了一条白色的露肩小短裙,既带了些性感,也不失清纯,完美的衬托出了她姣好的身材。

当赵斐推开包厢的门时,第一眼竟然看到了盛锡霆。

她哑然的看着盛锡霆,席中的盛锡霆同时也注意到了她。

赵斐只好低着头,装作没看见,默默走了进去。

陪那些大佬喝酒期间,一些人便开始占起了她的便宜。

在她陪酒时,总有几只咸猪手往她身上伸过去,赵斐只好强忍耐着一一躲避。

一道冷冽的寒光映射过来,赵斐只觉身上传来一股凉意,恍若置身冰川一般的寒冷。

她始终忍住不抬头去看那双深邃如潭的眼睛。

这时,一个肥头大耳还有着啤酒肚的中年老板端酒走过来,露骨的盯着赵斐,朝她招手说道:“小赵啊!来,过来陪我喝几杯。”

赵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倒了一杯茶端过去说道:“叶总,我只是来陪酒的,不会喝酒,不如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如何?”

中年老板全然不领情,抓过赵斐手中的茶杯,往旁边一扔。

赵斐一下子愣住了。

中年老板脸色有些不悦,不耐烦的喊道:“今天这酒你要是不喝,那就是不给我叶某人面子!”

这下,原本喧闹的包间顿时变得寂静无比。

全场人都在注视着赵斐。

盛锡霆也放下手中的酒杯,他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仿佛像是随时要射出去的箭。

赵斐低着头,在心中思量着。

饭局上全是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是她得罪不起的。

赵斐无奈,深吸一口气,二话不说,拿起桌上的酒杯,硬着头皮一杯一杯的喝了起来。

几杯酒酒下咽,赵斐已经醉的有些不太清醒了。

盛锡霆不悦的深吸一口气,离席而去。

赵斐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昏昏沉沉的跑去了洗手间,将刚才喝的酒全部吐了出来。

在镜中匆忙的整理好仪容,赵斐正要出去,却被一个人挡住了。

还没等赵斐反应过来,她就感觉自己的下颚被人紧紧篡住,疼得像是要碎了。

“没想到你为了钱,还真是什么都肯做啊!”耳边传来盛锡霆凛冽而嘲讽的语气。

“放开我!”赵斐奋力挣扎起来

但盛锡霆不仅没有放开她,反而整个人离她越来越近。赵斐感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息。

“盛锡霆,你想干什么?!”

“你放开我!放开!”

赵斐更用力地挣脱他的钳制,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她只好高声大喊着“救命”,可怎么喊都没有人响应她。

下一秒,她就被盛锡霆粗暴的堵住了嘴唇,发不出声。

赵斐拼命的捶打着他的胸口,却丝毫作用也没有。

…………

第8章 荒凉的人生

赵斐整个人靠在墙上,她的衣服凌乱,像个被玩坏的破败娃娃一样,一动不动。

盛锡霆扳过她的脸,她脸上泪痕未干,新的泪珠又流落了下来。

“赵斐,我告诉你,别想摆脱我的控制,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

赵斐只是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盛锡霆,如果可以,她恨不得把这个男人撕成碎片,让他永远消失。

盛锡霆看着她那带有杀气的眼神,突然嘴角扬起,讽刺的笑起来。

“你不就是想要钱吗?我给你!”

说着,盛锡霆从口袋中掏出很厚的一摞钞票,劈头盖脸的砸在赵斐脸上,一瞬间,哗啦啦的钞票从赵斐脸上飘落而下,等她反应过来时,盛锡霆早已扬长而去。

赵斐就这样靠在卫生间的墙上一动不动,眼泪慢慢划过眼角,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赵斐接起电话,是医院那边打来的,护士通知她爸爸的住院费已经拖欠了一个星期了。

赵斐挂上电话,生生的把嘴唇咬出了血,擦掉眼泪,慌忙将地上的钱捡起来,匆匆赶到医院缴费。

她刚把父亲的住院费缴清,又一个电话打来。

“赵女士,您母亲的医药费一共是八万块,请您尽快缴纳,否则我们将停止一切药物和治疗。”

“好的,我知道了。”

赵斐平静的挂了电话,此刻,她感到一阵绝望和无助。

滚烫的泪水情不自禁的再次往外涌出,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个人蹲在走廊上抽噎起来。

医院里人来人往,赵斐也不敢放声大哭。她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只得将眼泪抹干,坐在长椅上低头沉思着。

……

这时候已经到了深夜,医院走廊的灯一闪一闪,凉嗖嗖的风不断吹进来。

阴森森的气氛让赵斐感到害怕。

她一人跑到楼下,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的公交车已经没了。

赵斐本想搭一辆的士回去,但她在车站坐了半个小时,一辆的士也没看到。

夜里的风越刮越大,赵斐身上又只穿着一条短裙。

她感到一种刺骨的冷,顿时又无比荒凉。

赵斐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让管家过来接一下,电话终于通了,可传来的却是盛锡霆那毫无温度的声音。

“什么事?”

“我,我现在回不去了,你让管家……”赵斐话还没说完。

那边的盛锡霆反问道:“你自己没有脚吗?!”

“有!”赵斐低声答道。

“那就给我走回来!!!”

“你……”

赵斐还试图说些什么,盛锡霆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紧接着,她又打了好几个电话过去,都无人接听。

赵斐强打精神,一人失魂落魄的走在街道上。

突然,一阵电闪雷鸣,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便下起了倾盆大雨。

此刻这雨,像极了她现在的心情。

赵斐踉踉跄跄的走着,她全身已淋湿了,可周围一个避雨的地方也没有。

她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也不想去避雨了,只觉得这一场大雨痛快极了,便一直不停的向前走下去……

隐婚三年,她就像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她的隐忍却只换来他的步步紧逼。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18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