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穿越,重生异界! 她是帝都豪门的千金,再次睁眼,她却发现自己变成了王妃。

一朝穿越,重生异界! 她是帝都豪门的千金,再次睁眼,她却发现自己变成了王妃。

第1章 毒香

S国,帝都最繁华市中心,众多高楼大厦的某一栋之中。

天台的楼顶之上,站着三个女孩。

天边之上的弯月,撒下了冷寂的月光。

“雪婷,虽然我们不是亲姐妹,但是我一直把你当做亲生妹妹一样。”

风惊落看着天上那抹清冷的月光,漫不经心地说道。

皎洁的月色撒在了风惊落那张绝美的容颜之上,她望着脚下灯火阑珊的夜色,站在风雪婷的角度来看,她只露出了半张脸。

但是这半张脸,却足以令人惊艳不已。

她白皙的肤色如同凝玉一般,精致的五官如同上天完美的作品,那双柳眉不画而弯,高挺的鼻梁下,那张娇艳欲滴的红唇显得特别地诱人……

风雪婷的瞳孔猛然一缩,瞬间抬起了头看向了风惊落,难道,她是知道了什么了么?

风雪婷迟疑了下来,她扪心自问,风惊落这个堂姐,比她亲姐姐对她还要好。

而现在,为了另一个男人,而去害死对她那么好的姐姐,真的值得吗?

风雪落不知道,她的犹豫已经落入了与她一同前来的女人眼中。

她低下了头,唇角勾起了一抹阴毒的笑容,

既然风雪婷不肯动手,那么就让她来好了。

女人掏出了一个金色的瓶子,将其打开。

很快,一种淡淡的芳香便弥漫在了空气之中。

当风惊落闻到了空气之中的那抹馨香的时候,眸色猛然一变,可是却来不及了。

她感觉自己的力量,正在慢慢地流失。

她看向了风雪婷两人,那双星眸极其失望,“雪婷,你竟然对我用毒香!”

她本来就已经命不久矣了,可是她却没有想到,她最疼爱的堂妹,会给她这么致命地一击。

原本她就患了一种非常怪异的癌症,时间只剩下了几个月。

风雪婷的目光对上了风惊落的眼眸,她的眼中突然浮现出了一抹惊慌,她失声措道,“不,不是,姐姐,我没有对你下毒。”

她抓住了风惊落的手,两滴清泪从她的脸颊上滑落而下。

她后悔了!

随机,风雪婷也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在慢慢的流失着,她的手撑在了围栏边上,下面,是百米之上的高空。

风惊落想抽开她的手,但是却几乎腾不开力气。

她强忍着发软的身子道,“也许你并没有给我下毒,可是不代表,你带来的那个女人没有。”

风雪婷愕然,她看向了女人的方向,目光有些不可置信,“夏诗然,你怎么……怎么可以对我们下毒!”

而这时隐忍已久的夏诗然,终于抬起了头,但是她的目光却是看向了风惊落。

“风惊落,你知道我是谁么?”女人勾着邪魅的冷笑。

目光带着丝毫不掩的恨意。

风惊落眯起了眼眸,她盯着面前这个面相狰狞的女人,总觉得这张脸有些莫名地熟悉。

见风惊落不语,夏诗然便冷笑道,“虽然我知道,你现在不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了,但是我想,你应该还记得我吧,珍妮安。”

夏诗然走到了风惊落的身旁,朝着她的小腹狠狠地踢了一脚。

“珍妮安?呵呵……”风惊落冷笑了两声,她当然记得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她恐怕早就和冷骁结婚了吧。

“哈哈哈……风惊落……”夏诗然笑得有些癫狂,看着风惊落的目光,几乎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没想到吧,你会落到我的手上,当年就是因为你这个贱/女人,骁他不要我了,甚至后来,还让我家破产了,我爸妈也因此……跳楼了,今天,我就让你也尝尝,从高空跌落的滋味。”

“不要,诗然,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姐吧,我可以给你很多钱!”

风雪婷惊恐地看着夏诗然,祈求一般地说道。

“风雪婷,你给我滚开,她抢了你的男人,之前你不是恨不得她死吗?现在机会来了!你放心,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的。”

夏诗然疯狂的说道,她一步一步地走近了风惊落,抓起了她的衣服。

当她准备将她推下去的时候,风惊落也抓住了她的身后的衣服。

她先一步主动地向后倒去,而夏诗然的眼眸中浮起了惊慌,她害怕地想要向后退去,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

风惊落已经提起了全部的力气,抓着她与她一同坠落而下。

“不,姐,不要……”风雪婷眼睁睁地看着风惊落跌落下去,她伸出手,可是连风惊落的衣角都触碰不到。

……

听着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风惊落凑在了夏诗然的耳边道,“其实,就算你不动手,我也很快会死掉,但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迫不及待地来给我陪葬……”

说完,风惊落看着下面灯火通明的马路,缓缓地闭上了眼眸……

第2章 重生异界

幻灵大陆……

东陵国帝都之内。

王府。

“太医,王妃怎么样了?”

古色古香的精致房间,屋内轻纱幔帐,镂空的雕花窗打开着,窗外是一池清幽荷莲。

“回姑娘,王妃昨晚头部受到了重创,又不慎掉入了水中,老夫已经用固元丹给王妃稳住了元神,只是王妃的修为太低,又遭人暗算,什么时候醒来,怕是要看王妃的造化了。”

满头银发的老者摸了摸自己长长的胡须,叹了一声道。

他看着床上面色惨白,但面容却惊为天人的女子,心中不禁感叹,真是可惜了。

守在最床边的女人闻言,点了点头,看向了身后的四个奴婢道,“来人,送闻药师出去。”

……

待老者离开后不久,女子紧闭的眼眸悄然地睁开了。

风惊落抬起了手,摸了摸自己发疼的额头。

自己从那么高的空中坠落而下,怎么可能没死?

但是额头上清晰的痛楚却提醒着她,这并不是梦。

风惊落抬起了眼,环绕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却发现,映入眼帘的并不是医院白皙的病房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而是古色古香的房间。

这时候,一个穿着青山绿萝的女子,走了进来。

看见风惊落醒了,面色浮现出了一抹喜色。

“王妃,您醒了。”

风惊落看着面前的这个约莫二十多岁的女子,面色忽然升起了一抹疑色……

王妃?

她要是没有听错的话,这个女人是叫自己王妃?

但是还没等风惊落将疑惑问出声,瞬间,她便感觉到了,自己的脑子突然强行涌入了一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她感觉自己的脑子几乎如同要爆开一般地疼痛,那种感觉,甚至于比挨子弹的疼更加地痛!

风惊落紧咬着唇,死死地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额头上不断地冒出了冷汗。

如潮水般的记忆向着她的脑海中涌去。

片刻之后,那种窒息般的疼痛突然消失了。

风惊落闭上了眼眸,将那些记忆融入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当她再次睁眼的时候,目光带了几分幽深的凌厉……

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了。

呵……

风惊落扯了扯嘴角,似乎觉得有些讽刺,她现在不仅穿越了,还穿越到了这个光怪陆离的大陆!

这副身子的名字,与她的名字一模一样,只是风惊落却有些鄙视这个女主!

第3章 二皇子南宫凛夜

她现在在的这片大陆,叫幻灵大陆,而她所在的东陵国是幻灵大陆中的一个中等国家。

原主的身份,是将军府里面最受宠爱的女儿,因为将军府内,风惊落这一辈的,只有她一人是个女眷,并且还是嫡女,上面的哥哥几乎都把她捧在了手心里。

可是几个月前,风惊落却看上了东陵国的二皇子,向来心高气傲的她,竟然跑去了皇宫向皇上求旨让她嫁给二皇子。

而皇上念及风家世代忠勇,为了东陵国,牺牲了无数的血亲,所以也就同意将风惊落赐给了二皇子南宫凛夜。

但是众所周知,二皇子却钟情于丞相之女叶瑜瑶,所以坚决不同意这桩婚事,但好在叶瑜瑶是庶女,所以皇上索性就将叶瑜瑶以侧妃的名分许配给了二皇子,以此来安抚下了二皇子。

因为风惊落的主动求婚,让二皇子对此很是厌恶,再加上叶瑜瑶那似有若无的挑拨,大婚之夜直至现在,风惊落愣是连南宫凛夜的面都见不着。

更别提,洞房花烛夜了。

而今天,是她嫁给南宫凛夜的第十天。

“王妃,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荷幽给您叫药师?”

“没事。”风惊落抬眼看了一眼荷幽,轻轻地摇了摇头。

“帮我梳妆打扮吧。”

“王妃您刚醒,要不要再躺下休息一会儿?”

“不用了,荷幽,以后不要叫我王妃了,叫我小姐吧。”王妃么?

呵呵……

风惊落从原主的记忆中查探得知,这东陵国的二皇子南宫凛夜,竟是长得与冷骁一模一样。

没想到,这辈子,他们还是会遇见。

并且,他还是娶了她。

不过,他们在一起时,因为他的背叛,他们最后形同陌路分道扬镳了。

虽然最后的冷骁给她道歉认错了,但是她却没有原谅她。

而后来,她也听说,他的身边再也没有了别的女人。

既然上一辈子他们的缘分断了,那么这一辈子,她会让它断得更加地彻底。

荷幽有些愕然,难道小姐撞了一下头,让脑袋都开窍了?

荷幽将风惊落给扶了起来,将一些颜色朴素的衣衫放在了她的面前,因为叶瑜瑶喜欢穿淡雅一些的衣服,南宫凛夜爱屋及乌,自然也是喜欢府上的女子穿着素雅。

而之前的风惊落为了迎合南宫凛夜,一直都以素色穿着打扮。

但现在,此风惊落非彼风惊落,她向来喜欢精致的穿着。

所以当她看见这些衣服的时候,那双柳眉微撅了起来,“今日我不想穿这些太过素雅的衣服了,你去给我找几件精致的衣服来,最好是红色的。”

众多颜色之中,风惊落唯独很是偏爱红色。

并且,她觉得,红色的古装,恰是好看。

“是。”对于风惊落的要求,荷幽也不奇怪,只当是风惊落想开了。

因为原本的风惊落,本就爱艳丽的穿着打扮。

找了一会儿之后,荷幽拿过来了几套衣服。

风惊落选了一台橘红色的宫装,上面秀着精致的红梅……

风惊落换上了一身精致的橘红色宫装之后,荷幽再帮她将发丝挽了起来。

风惊落看着桐木镜中的自己,那模样,与前世的她有几分相似。

但是这副身子,却比前世的她,来得更美。

第4章 三系灵者夙王

那双柳眉不画而弯,灵动的星眸带着如同点缀的繁星般……

虽然她精致的鹅蛋脸有些苍白,但是这却并不妨碍她撑起那身橘红色的宫装。

风惊落站了起来,荷幽扶着她走到了荷亭之中。

望着这一池荷莲,风惊落的眼眸划过一抹流光,“荷幽,去给我找几本关于这幻灵大陆的书籍来。”

“是。”

……

很快,荷幽便拿了几本关于幻灵大陆的书过来了。

风惊落拿了其中一本书翻了起来。

幻灵大陆,是一个充满了灵气的世界。

几乎每一个人,都会修炼。

据说,当修炼达到最顶峰的时候,便能羽化成仙。

而修炼的阶级是一阶到十阶,十阶之上自然还有排名,但是自古以来,能修炼到十阶之人,都是翻天覆地的存在,少之又少。

而每个阶级,都有一星到九星之分。

每进一星,灵力都会大增。

而对于修炼灵者之人,都有着天赋灵根,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

紫色,是最为出众的存在。

但此灵根,却万年难得一遇。

在风惊落的测试之中,她也只不过是青灵根而已。

但青灵根,在帝都之中,她就被冠上了百年一遇的天才,今年十六岁的她,已经是四阶一星的灵者了。

在这东陵国之中,十六岁的四阶灵者,几乎是没有的。

就连她看上的南宫凛夜,现在也仅仅是三阶五星的灵者而已。

但是为了保护风惊落,将军府将她的天赋隐藏了起来,并且还给她带了一个玉镯以掩饰她的灵阶,所以此刻的她看起来,就是一个三阶的灵者。

但是哪怕是三阶灵者,在她的同龄之中,也是耀眼的存在。

所以一直以来,风惊落都是活得特别的骄傲。

除了没有得到南宫凛夜的爱之外,从来没有什么事,是她得不到的。

而除了灵阶之分与灵根天赋之外,此外还有灵系之分,分别是,风、木、水、火、土、冰、雷、光、暗系,共有九系。

在这幻灵大陆之中,普通人只能拥有一系,而拥有两系的,几乎都是拥有高贵血统的灵者。

拥有三系的,至今在东陵国都没有第二个人。

“荷幽,拥有三系的灵者,你可知是谁?”

三系灵者……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接受了原主的记忆,有些东西还没有理清,风惊落总觉得,这三系灵者,她好像听见别人说过一回,但是原主似乎并没有太过放于心上。

“小姐,这拥有三系灵者的人便是当今最受圣上宠爱的夙王。”

“夙王?”风惊落有些疑惑的开口道,她怎么觉得,这夙王的名字有些熟悉呢?

可是却又想不起来。

“是的,小姐,夙王虽是异姓王,但是陛下对其宠爱的程度却是连几位皇子都比不了的。”荷幽小声地在风惊落的耳边说道。

毕竟这话虽然天下皆知,但是也难免有人听了之后心生祸端。

第5章 出府

异姓王?

那就不是皇帝的亲生儿子了?

风惊落轻恩了一声,便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了。

于此同时……

帝都某王府内……

书房……

虽然是白天,但是里面的门窗都紧闭着,屋内有些许昏暗。

书房内还弥漫着一股森寒的气息……

书房左边的边上,有一张床榻,男人穿着金镶边的袍子,倚靠在上面……

窗边的光线正好照射在了男人的衣衫上,而男人的脸,却有些模糊不清,但细细来看,却可以隐约看出男人的轮廓,一定是俊逸非凡。

他的手里虽然拿着一本书,但是目光却不在那本书之上。

男人那双如墨般的黑眸,看着地上半跪着的两个男人。

良久,他才低沉着声音缓缓地开口,“灵镯和拥有灵脉之人,有什么消息了么?”

半跪在地上的两个男人额上冒出了一丝冷汗,左边的男人咬了咬牙道,“回帝尊,暂时还没有。”

“恩,下去吧。”男人挥了挥手,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般。

下一刻,两人的身影一闪,立刻就消失在了原地……

待两人走了之后,男人一运力,手中的书便化为了灰烬。

……

荷亭边上,一个穿着橘红色宫装的女人,姿态优雅地拿着书本在不停地翻阅着,女子略微地低着头,但她认真的模样却更加的引人。

她的头上带着精致的金步摇,额下的那双黛眉细如柳叶不画而弯,鼻梁下精致的小嘴粉如花瓣,精致的面上不施一丝粉黛,白皙的皮肤如同上好的白玉般。

但最令人惊艳的却不是她的面孔,而是那双灵动的眼眸。

“荷幽,随我出府去走走。”风惊落放下了手中的书本,视线移到了荷池之中。

已经看了好几本关于这个大陆的书籍,虽然她拥有了原本的记忆,但是原来的风惊落,对于东陵国以外的事,根本毫不在意,也没有去了解过。

“可是,小姐,你才刚醒不久,现在就要出去的话……”荷幽那张小脸有些纠结了起来。

“无事,只不过是出去走走罢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比你清楚。”

说来也奇怪,她都有些怀疑这副身子是不是有什么特意功能了。

她记得,这身子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按道理来说,没有十天半个月应该不可能好的,可是自从她醒来感觉身子有些虚弱和记忆融入时头部的疼痛之外,她竟然没有感觉哪里有太过不适。

“是。”荷幽恭敬地将风惊落扶了起来。

这回出去,风惊落没有带多少人,只有荷幽一人陪着她。

她一边观赏,一变从容地走着,这王府也是大,她走了大概一刻钟,才走出大门。

当风惊落走出大门的那一刻,周围的目光,几乎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小姐,您今天的打扮是在是太令人惊艳了,您看这些人,都朝着您看呢!”

虽然不是在看她,但荷幽能感觉得到,这些人羡慕嫉妒恨以及惊艳的目光。

风惊落勾了一下唇,目光中闪过颇为满意的光芒,“那是,本小姐什么时候不好看!”

第6章 欠她一个人情

风惊落环视着街上热闹的人群,四处都有小贩在摆摊吆喝着。

这里没有现代的车水马龙,也没有城市中市中心的繁华。

但是风惊落竟然没有丝毫地不适应。

荷幽望了望自家的小姐,道,“小姐,您想先去哪里逛逛呢?”

“去御品楼吃饭吧。”风惊落知道,这是东陵帝都最好吃也是最昂贵的一家酒楼。

“是。”

作为将军府唯一的嫡女,她可是这里的常客。

两人很快便走到了御品楼。

“哟,风小姐……二王妃,您来了!快请进。”小二一见风惊落,便急忙上前迎接了起来。

“行了,还是以前的包房。”荷幽走到了前面,对着小二说道。

“这……”小二的面上有些为难了起来。

荷幽一见,眉头便皱了起来,脸色沉了下来,“怎么,这包房可是一直都被我们定下来的。”

面对荷幽的威压,小二的额头上流出了几滴冷汗,他惊恐地说道,“真是抱歉,二王妃,因为之前所有的包房都有客人了,只剩下您这间了,而您已经一个多月都没有来了,今天恰好就来了一位大人物……所以……”

“呵,我倒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大人物,竟然能让你们破例。虽然我一个月没来了,但是包下包房的定金,我可没有少付给你们。”

一直进门没有开口的风惊落终于说话了。

这御品楼一向是很守规矩的,但是今天却格外破例了,她倒是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敢抢了她的包间。

“是……是夙王。”

“夙王?呵!”风惊落眉眼一挑,冷呵了一声。

“既然如此,那么本小姐就卖他一个面子,这个包间,就让他一回了,待会你去告诉这个夙王,既然他占用了我风惊落的位置,就欠我一个人情。”既然欠了一个人情,就总得还是不是?

风惊落眼眸一闪而过的精光,她嘴角擒着一抹笑意,走到了某个角落坐了下来。

其实,就算这个店小二不说,她相信,这个夙王其实早就听到了。

越是实力高深的灵者,听力的范围就越大,当然,大多数灵者都是选择用灵力屏障间隔起来,如果不是当面说,太远的,外人用灵力根本就听不到。

但是风惊落可没有掩饰起来,她就是要让这个夙王知道,她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

别人怕他,风惊落可不怕。

而楼上的包间内……

“哈哈哈,夙,我二哥的王妃,可真是有趣,她竟然不怕你!”

雅致的房间内,响起了男子爽朗的笑声。

男人啧啧了两声,看向了自己前面的男子,他的面上有些意味深长的神色。

男子手上拿着一把紫色的扇子,穿着浅蓝色的衣衫,那张俊逸的面上尽是愉悦的笑意,“连我二哥见了你都要礼让三分,我这个二嫂,可真是有趣,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欠了人家一个人情了!”

帝流夙拿起了面前的一个茶杯,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茶,眼底竟有些深思……

第7章 初次相见

这个女人,的确引起了他的注意。

只是……正如他对面这个男子所说的,连南宫凛夜都要惧他三分,这个女人,却竟然不怕他。

如果这个女人是喜欢他,就更不可能了。

他之前也听闻,风家的嫡女爱慕南宫凛夜,不顾身份对他示爱。

因此,一时间,帝流夙竟然猜不出,这个风惊落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去把二王妃请上来喝杯茶。”帝流夙手拿着茶杯,衣袖一甩,房门瞬间就打开了。

他将茶杯放到了坐上,竟没有丝毫滴茶水飞溅而出。

只听门口传来了女子柔柔的一声是,便响起了走路的轻声。

……

差不多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风惊落就坐在原桌上,荷幽见她迟迟不点菜,不禁有些好奇了起来。

“小姐,你怎么不点菜?”

风惊落缓缓一笑,那双眼眸闪过狐狸般的精光,“急什么,这顿饭,待会儿会有人请,你尽量往贵的点。”

她的目光望向了正在朝着她缓缓走来的一名女眷。

女人走到了风惊落的面前,对着她欠了欠身,“二王妃,王爷邀您到楼上去喝杯茶水。”

而风惊落却如同预料到了一般,她用慵懒的坐在位子上,轻轻地撇了一眼看似对她恭敬不已的女子。

“既是你家王爷请我,他怎么不亲自来,这样,也太没有诚意了,不过既然他一番盛情,我且就随你去吧。”

风惊落站了起来,迈着优雅的步伐向着楼上走去。

只是走了几步,她便回头看了一眼面上惊呆不已的荷幽,清冷地说道,“荷幽,你还愣着干什么!”

“是,荷幽这就来。”荷幽一愣,被风惊落一叫,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只是她还是有些呆愣呆愣的,她可以确定,小姐还是以前的小姐,可是她觉得,现在的小姐好像变了不少。

“王爷,二王妃到了。”女子站在门口边上,对着里面恭敬地说。

“进来吧。”雅间内,传出一道浑厚却异常好听的嗓音。

风惊落嗤笑了一声,这明明是她的雅间,但是现在,却搞得她像个外人一样。

风惊落直径走了进去。

这个她非常熟悉的雅间。

当她迈进门之后,门便关了起来,响起了啪的一声。

风惊落朝着左边拐了两步,便看到了一袭帘珠,隐约透着两人的身影。

风惊落手一挥,帘珠便对着掀开分成了两边。

当她的眼眸望向了两人时,目光瞬间被穿着黑色金边色衣衫色男子给吸引住了。

男子的面上拖着一股冷冽,他知道风惊落进来了,但是眼眸却没有看向她分毫。

他的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身上自是散发着一股令人生惧的气息。

绕是风惊落见过那么多的美男,也不由得也被面前这个男人给惊艳到了。

这哪是男人,分明就是妖孽嘛!

与他相比,倒是显得坐在他对面的南宫煜轩相貌一般了,虽然南宫煜轩的样貌也生得甚是俊美,但是与帝流夙一比,却黯然失色了许多。

审视完了之后的风惊落收回了视线,在心中暗暗地说道。

而在风惊落移开目光的时候,帝流夙的目光却意外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一朝穿越,重生异界! 她是帝都豪门的千金,再次睁眼,她却发现自己变成了王妃。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