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兵王之王,在都市,我,就是王者。

我是兵王之王,在都市,我,就是王者。
第1章 这家伙脑子有病

夜幕下,江海市。

“江海市,我林枫终于回来了!”

一声兴奋的大喝声,出现在了江海市天隆飞机场的普通出口外,使得周围不少人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

“这家伙脑子有病么?喊那么大声做什么?”

“就是,就是!回来就回来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肯定是从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瞧那一身土了吧唧的衣服!”

“……”

此时,周围不断响起一声声不满的语言,全都是冲着不远处站在台阶上的一名迷彩服男子。

高高瘦瘦的体型,白皙的皮肤,棱角分明的五官,以及眉毛下方那双明亮的眸子,给人一种锐利且深邃的感觉。

只不过他的打扮倒是有些老气,一身洗的几乎发白的老旧迷彩服,再加上背后挎着的老土军用背包,使得原本男子帅气的样貌,此刻变的已然档次降低了不少。

感受着周围异样的目光,林枫并没有生气,而是咧开嘴一笑,大步朝着台阶下方而去。

“师傅,去玉林墓地多少钱?”

林枫此刻来到了一辆出租车面前,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

“你确定是去玉林墓地?那可是在郊区啊,挺远,一趟一百。”

出租车内的司机是一名胖胖的中年大叔,仔细打量了一下土了吧唧的林枫,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从他那皱起的眉头就不难看出,他是瞧不起坐进来的林枫,却又不好赶对方下车,只好摆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哦,一百啊!那还行,麻烦你带我过去。”

林枫连思考都没有,直接答应了下来。

“你确定你有钱坐车?”

中年大叔并没有发动车子,而是再次打量了一下林枫,漫不经心的说着,他可不认为面前这个穷鬼会有钱。

“钱?这个行么?”

林枫自然知道对方什么意思,于是从衣服内拿出一个沾满泥土的钱包,抽出一张纸币递了过去。

“美……美金!”中年大叔明显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相信,他可是认识美金的,对方手里的绝对货真价实。

“可以么?可以的话,快点开车吧,我赶时间。”

林枫眉头微微一皱,现在天都黑了,自己一会还有事情需要去办。

“哈哈!没问题没问题,小伙子你可坐好了,我这就出发!”

一看到是美金,中年大叔当即眉开眼笑,立马扔掉手中抽了半截的香烟发动出租车冲进了马路中央。

这回赚大发了啊!中年大叔心里开心的笑着。

马路上,出租车开的飞快,先后超过了不少好车。

而驾驶出租车的中年大叔,也因为美金立马对林枫的态度大变,想要和对方套套近乎,但发现后者显然没那个心情,因此他也只好乖乖闭嘴专心开车了。

一个小时后,出租车停靠了下来,林枫睁开眼,发现已经到了地方。

随后林枫和司机说了一声在这里等会,自己一会再出来,并且表示要加钱的时候,中年立马答应了下来。

天色已然黑了下来,墓地门口闪烁着灯光,在这安静的场合下显的有些诡异。

林枫没有多想,大步走了进去,接着在墓地中找了一下后,目光立马停留在了一处墓碑前。

上面写着:林常宣之墓。

突的,林枫鼻头一酸,快步走去“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爸,儿子不孝,儿子来看您了!”

此时,林枫双眼噙满着泪水,右手一遍遍抚摸着墓碑,声音哽咽了起来。

林枫记得,十四年前,自己还是十一岁的时候,因为救了自己邻居家的妹妹,意外捅伤了一名黑 道大哥,被迫逃亡。

第2章 这个仇一定会报

从国内辗转到越南,再从越南辗转到国外、东非,在尝遍了各种冷暖后在一次意wai遇到了老头子,并且将他带进部队。

后来林枫凭着惊人的学习能力,一举从普通士兵晋升为华夏国最顶尖部队,八人小队的队长,并带领队员执行过多次危险任务,属于华夏国最顶尖的精英部队。

没有番号,也不曾隶属于个人或组织,其小队成员更属于国家部队中权利顶尖的存在,可以这么说,凡是在任何地方出现危害国家利益的事情发生,他们可以直接越权调查,更是有着先斩后奏的权利。

只不过后来林枫在执行最后的任务,并得到那枚“龙勋”后,最终决定退役。

但却没想到,林枫在退役前却得到了自己父亲的噩耗。

自从被迫逃亡之后,这十四年的时间,林枫无时无刻不挂念着自己的父亲,但却因为自己身份的原因,既不能和外界任何人沟通,同样也不能回家乡。

因此,这十四年间的所有事情,林枫一概不知。

也是直到一个星期前,林枫完成了最后一个任务,才从老头子那里得知了自己父亲十四年前,因为自己的事情,被黑 道大哥活活打死的噩耗,顿时悲痛交加。

于是,林枫在向老头子辞别后,毅然的回到了江海市,其中的目的之一便是为自己的父亲在家乡守灵三年。

至于另外的两个目的,一个是林枫要为死去的父亲报仇,毕竟林枫自小没了母亲,是父亲一把屎一把尿把自己带大的。

所谓生养之恩大过天,所以林枫无论如何都要报这个仇。

至于最后一个目的,也是自己回来之前老头子嘱咐过的,进入江海市秦氏集团当保镖,具体细节没说,只是说到时候会有专人来联系自己并且交代后面的事情。

尽管林枫不知道老头子为什么这么做,但他还是接受了,不为别的,就为了老头子当年救自己一命。

想起了当年往事,林枫内心犹如针扎一样的疼痛。

看着墓碑上的刻字,林枫满脸泪水,随后从背包中拿出一瓶白酒,轻声道:“爸,儿子回来了,暂时不走了,就在家乡陪着您,来,我敬你一杯!”

说着,林枫拧开瓶盖,一瓶上好的白酒喷洒在了墓碑的面前,恩情万千。

默默的陪着墓碑半个小时的时间,在父亲的墓碑前诉说了当年一件件的事情后,林枫这才感觉到心里舒畅了许多。

看着天色不早了,林枫这才站起来,冲着墓碑深深的鞠了一躬:“爸,您放心,这个仇,我林枫一定会为您报的!不会让您白受这么多年的委屈!”

说完,林枫一把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转身大步离开了墓地。

出了墓地后,林枫的脸色恢复如常,坐上了等在外面的出租车后,便靠在椅子上一句话也没说。

而中年大叔也识趣的没有说话,直接发动出租车开出了墓地。

回到市区后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原本应该时间能早的,但是林枫心里挂念着自己邻居家的妹妹,因此按照当年的记忆让出租车司机带自己过去了一趟。

但是很遗憾,十多年的时光,整个江海市变化很大,原本林枫记忆中邻居家妹妹住的地方,此刻早已变成了一栋栋大楼。

找寻无果,林枫只好让出租车带去了昌国路那里,因为那里,自己还有一套房子。

至于这套房子,是自己回来前,老头子交给自己的,虽然是一栋很普通的别墅。

但是林枫知道,老头子的能量非常大,这种看似普通的别墅实际上是别有洞天,而且还是限量版的,在整个全国来说,都没有多少套。

第3章 这个男人有味道

别墅内的各种设施都很齐全,而且,冰箱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满了各种各样的肉类、鱼类、以及菜品。

林枫也懒的做那么复杂的东西,于是简单了做了一口饭吃。

匆匆吃过饭后,林枫冲了个凉水澡,这才穿上自己的破旧迷彩服出了别墅。

在别墅外面的马路上打了一个出租车后,林枫来到了位于江海市西街的月亮湾酒吧门口。

林枫知道,想要找到当年自己捅伤的那个黑 道大哥,首选的地方就是酒吧了。

要知道,酒吧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自然小道消息比较灵通,也是打听人或者打听物的最好地方。

当然,林枫其实也可以通过gong安系统去查,只不过一来麻烦,二来也不想暴露自己。

否则,那些家伙们要是知道自己来到了江海市,还不得全都跑过来,到时候自己可就真的头疼了!

想着,林枫大踏步走进了这家月亮湾酒吧。

刚一进去,顿时震耳欲聋的声音传遍整个空间,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酒吧内的人数倒是不少。

从染着黄毛绿毛的混混到高贵的女白领男富帅什么的都会在这个时间段去酒吧寻求刺激,当然,里面也会充斥着一些黑暗交易,比如K粉、摇头丸之类的,俗称溜冰。

林枫扫视了一下舞池上疯狂扭动身体的男男nv女,随后快步走向了不远处的吧台处。

“嗨,帅哥,想要点什么?”

吧台处,一名兔女郎摇晃着手里的酒罐,妩媚的看向坐下的林枫。

“一杯加冰威士忌。”林枫坐了下来,冲兔女郎笑笑。

“好的,帅哥。”兔女郎冲林枫抛了个媚眼,给林枫倒了一杯加冰的威士忌。

接过威士忌,林枫并没有喝,而是淡淡笑道:“你们酒吧算是江海市比较大型的酒吧了吧?”

“对呀!这酒吧可都是三爷罩着呢,虽然江海市的酒吧很多,但像我们这种大型的酒吧也就这么几个哦!”

兔女郎一边摇晃着手中的杯子给其他客人调酒,一边冲着林枫笑道。

林枫点点头,随后掏出一叠钱扔在了吧台上:“向你打听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这是两万,事成之后,在多给你两万,如何?”

兔女郎听到林枫要打听人,又看了一眼吧台上的钱,随即将钱收起来笑眯眯道:“这位帅哥,想要打听什么人呢?”

说道这里,兔女郎弯下腰,使得那双雪白的物体差点就要撑破衣服裸露出来。

“小帅哥,告诉你哦,在整个月亮湾酒吧,打听人可是我的专长哦!不过呢,这两万我就收下了,如果小帅哥肯陪我一晚,那么后续的两万我也是可以不要的哦!”

说完,兔女郎嗤嗤的笑了起来,随着胸前的物体晃荡,显得格外的迷人。

林枫轻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对方的话。

掏出一张纸条,林枫轻轻放在了吧台上笑道:“那就麻烦你了,这上面有对方的信息和我的电话,如果有什么线索可以打我的电话。”

说完,林枫将杯子里的威士忌一饮而尽,转身潇洒的离开。

“小帅哥,记住哦,人家叫小龙女!”

兔女郎一看到林枫离开,冲着对方的背影喊道,同时,她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弧线:“这男人还真的很有味道呢……”

办完了事,林枫也就没有打算继续呆在这里的想法了,而是穿过人群准备离开。

也在这时,林枫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等等!”

林枫叫住了正要上楼的几名黄毛混混。

第4章 先废哪只手

他终于想起来,那个熟悉的身影是谁了,不是自己小时候的邻居发小周雨还能有谁?

而且,从之前几人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林枫便已经发现周雨的脸色有些不太对。

从面相来看,周雨不仅仅是喝酒喝的非常多,关键还是,刚从他身边经过时,林枫敏锐的嗅觉赫然闻到了周雨身上残留下来的一丝迷药味。

尽管味道非常微弱,但是对于林枫来说还是察觉到了。

顿时,林枫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如果不是碰巧在这里遇到,他还真的不敢想象当年一个那么可爱的小女孩,今天会被别人给侮辱!

“呦呵,哪来的野小子,也敢来英雄救美?”

此时,带头的一名黄头发,耳朵鼻子打着耳钉的男子斜着眼一脸不屑的看向林枫。

对于黄毛男子的挑衅,林枫直接无视,强 压着心头的怒火,冷冷道:“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要么放手,要么被我打断双手,自己选吧!”

“我草!小子挺牛逼啊?在这里你还真当自己是盘菜了?”

黄毛男子松开周雨,一脸嚣张的走下楼梯,指着林枫的鼻子冷笑着:“小子,今天就让你爷爷我来收拾收……啊!”

还没等黄毛说完,林枫一巴掌甩了出去。

黄毛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当即被这一巴掌甩的原地转了几圈,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瞬间,其他几名染色的混混愣在了那里。

我草,这家伙是来找茬的么?

“哎呦!疼死老子了!你们吗的,都给老子上!捅死这小子!出了事老子负责!哎呦,卧槽……”

此时躺在地上的黄毛男子恢复了神志,却发现自己的一颗牙齿被打了出来,顿时气急败坏的冲着自己的手下怒吼着。

与此同时,因为这一个小小的冲突,整个酒吧的音乐停了下来,那些原本欢跳的青年男女纷纷停下来,看着眼前的一幕。

见到老大发话,剩下的几名混混哪能明白不过来?

当即放下手中昏迷不醒的周雨,纷纷掏出腰间的匕首杀气腾腾的冲向了林枫。

看到对方恶狠狠的样子,林枫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是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想到这里,林枫也就没有客气,风一般掠过,犹如猛虎下山一样,林枫双手闪电出击。

“咔嚓咔嚓!”

伴随着一声声清脆的声响,前面的两名混混当即给林枫扭断了胳膊!

同时一脚踢出,将其踹到了不远处的酒吧墙壁上,顿然昏死过去。

林枫没有停顿,身体不退反进,那双铁拳一般的双手就像是炮弹一样砸向了另外一名混混的胸口。

“啊!”

那名混混惨叫一声,身体倒飞了出去,同时林枫迅速转身,一脚踢出,将最后一名混混也一脚踹飞了出去。

整个打斗仅仅持续了一分钟,在林枫的暴力碾压之下,所有混混都被解决,不是断胳膊就是肋骨条被撞碎的。

见到这么恐怖的身手,躺在地上的黄毛男子顿时脸色大变,豆大的汗水话落脸庞。

相反,林枫则是优雅的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尘,一脸轻松的朝着后者走去。

“你,你,你要做什么?别,别过来,不然,我,我喊人了……”

黄毛混混一脸的惊恐,完全没有了之前嚣张的气焰。

“哦?你要喊人?喊吧,我听着呢!”

林枫走到对方面前蹲了下来,一脸邪恶笑容的望着对方,那样子仿佛就像是一头噬血的恶魔。

“我……我……”

黄毛被林枫的眼神盯的浑身发毛,双手也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林枫轻叹了口气说道:“唉,之前我可是给了你选择,可你呢?就是不听,非要让我亲自动手,既然这样,那好吧!你说,我是先废你左手呢,还是先废你右手呢?又或者两只手一起废呢?”

第5章 他们是狗腿子

说着,林枫的脸上再次勾勒出一抹笑容,那是一抹让对方胆颤心惊的笑容。

“我不,你,别,我,不要……”

此时的黄毛被吓的完全语无伦次了,脸庞因为惊恐的原因有些变形,身体不断剧烈颤抖着,向后倒退而去,生怕自己的胳膊一不小心就断了。

“哦,这样吧!咱们先来试试左胳膊怎么样?”

林枫笑眯眯的看着对方,随后,就要出手扭断黄毛的胳膊。

“住手!”

也就在林枫就要出手的一瞬间,一声大喝传了过来,所有人都纷纷将目光投射了过去,林枫也不例外。

只见不远处的楼梯上,一名身穿西装、头发锃亮的年轻男子正朝着楼下而来,在他的身后,则是站着两名西装墨镜的男子,一看就是他的保镖。

林枫看了对方一眼后,没有打理对方,扭头,右手瞬间疾出。

“咔嚓!”

“啊!”

一声惨叫混合着清脆的声音,那名黄毛混混的左胳膊瞬间被林枫给打断了。

他乃乃的,你打之前好歹说一声啊!

黄毛混混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那剧烈的疼痛几乎都快要让他晕厥过去了。

看到自己的手下被打,西装男子脸色阴沉了下来,将要开口说话,突的,又是一声惨叫传来,黄毛男子的右胳膊也被林枫给打断,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晕死了过去。

解决掉麻烦后,林枫这才站起身来,冲着西装男子淡淡道:“行了,事情办完了,该说说你的事情了。”

“哼!”

见到林枫这么无赖,西装男子冷哼一声,脸色非常的难看,心里却是把这几个混混给骂遍了祖宗十八代。

要知道,他可是让这些混混给自己找个妞儿泄泄火,谁知道却惹出了这档子事!

“小子,你打了我的人,这笔账该怎么算?”

压下心中的怒火,西装男子指了指昏死过去的混混说道。

林枫听到对方这么一说,脸上再次露出笑容:“你的人?哦,原来他们是你的狗腿子啊?啧啧,果然是有什么样的狗就有什么样的腿啊……”

“你……”

听到林枫这么说,西装男子差点气的要吐血,脸色一黑,冲着身边的保镖喝到:“阿三,给我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是!”

得到命令后,左边的一位壮汉立马站了出来,对着林枫喝到:“小子,得罪了我们家少爷,我看你有几条命担着!”

说完,阿三一阵风冲了上来,冲着林枫的脸就打了过去。

“哼,雕虫小技!”

看到对方的拳头犹如炮弹般的砸来,林枫冷笑一声,没有躲闪,同样是抬手一拳轰了出去。

“小子,找死!”

阿三见对方没躲,怒喝一声,拳头“砰”的一声砸了过去。

壮汉的这一拳头势如猛虎,而林枫的拳头却是没有任何的力量,让周围不少的年轻女生吓得立马捂住了双眼。

至于有的年轻男子,则是心里清楚,这个家伙死定了!敢和马少爷手下的保镖打,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在所有人都认为林枫要被打残的时候,结果却是戏剧化的一面突然出现!

那名壮汉的拳头砸在林枫拳头的瞬间,立马感觉到一阵坚硬无比的触感,就像是砸在钢铁上一样,霎那间被反冲的力量震断了胳膊。

“啊!”的一声惨叫,壮汉双脚连连倒退了数步,捂着自己的右手脸色变的异常的痛苦。

很显然,他右手已然骨折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啊!这家伙的拳头该是有多大的力量啊!

第6章 送句话给你爸

同时,那名西装男子的脸色也是变得更加难看了,冲着地上的壮汉喝道:“废物!”

紧接着,男子指了指林枫再次道:“阿四,我要这小子的两条胳膊!”

“没问题!”

阿四脸色也是非常难看,想不到自己的兄弟给人打残了,心中的怒火更加旺盛。

说话间,阿四冲上来,一记劈挂腿踢出,看样子是下狠手了。

林枫脸色一冷,依旧没有躲闪,同样是一记劈挂腿踢出。

“砰!”

又是一声闷响,没有华丽的打斗,阿四被林枫一脚劈挂腿踢中,瞬间将对方的右腿踢断,同时随着惯性的原因倒飞出去,撞在了墙壁上没有了动静。

震惊,还是震惊!

所有的人都像是怪物一样的看向林枫,想不到这小子这么厉害!

同样,有那种花痴的女生,早已经对着林枫抛起了媚眼,这样又帅又能打的男人可是很难找的啊!

解决掉两名垃圾,林枫脸色冰冷的一步步冲着对面的西装男子走去,后者脸色瞬间大变,不断的往后倒退着。

“别……你,你要做什么?”

此时的西装男子怎么也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登时懵逼了,这尼玛的,剧情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看着林枫冰冷的眼神,对方倒吸一口凉气,满脸冷汗的说道:“我,我告诉你,我爸是马刚,你,你要是敢动我,我敢保证你活不下去……”

此时的西装男子刚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气势,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只可怜的苍蝇,正在面临着被碾压的危险。

“你爸叫马刚?”

走到对方面前,林枫停下脚步,问道。

“对,对!你,你不能动我,否则,后,后果自负!”西装男子以为对方被父亲的名字给镇住了,立马说道。

“哦,那可以送一句话给你爸。”

“什,什么话?”

“我去你马勒戈壁!”

林枫说完,一脚狠狠的踹在了西装男子的胸口上,瞬间,将其踹出了老远,噗通一声摔在了一张茶几上。

顿然,茶几被西装男子的身体砸成了四分五裂!

“马少爷!”

在林枫将西装男子踹飞后的一瞬间,一声大喝从门口处传来。

接着,四五名身穿西服的男子冲了进来,而带头的一名男子显然看到了刚才的一幕,连忙冲向了西装男子倒地的地方。

“马少爷,你没事吧?”

带头男子一把扶住马少爷,一脸急切的问道。

乃乃的,要是马少爷出了一丁点事情,自己可就死翘翘了啊!

“咳咳……”

马少爷被对方扶着,噗的一口血喷了出来,脸色赫然变的苍白无比。

“小子,是你打了我家少爷的吧?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阿五、阿六,给我教训他!”此时的男子冲着林枫恶狠狠的说道。

得到命令,身后的几名壮汉脸色一冷,并排一起朝着林枫快步而去。

随着这几名壮汉的出现,整个酒吧内的温度开始下降不少。

同样,林枫的神情倒是有些凝重了起来,他知道,眼前的这几名壮汉远非之前的几人相比。

虽然都是保镖,但是也是分三六九等的,而这几名保镖从身姿上来看很显然都是退役兵出身,而且林枫从对方的身上似乎嗅到了一丝血腥气。

看来他们杀过不少人!

林枫冷冷的看着对方冲自己而来,身体不由自主的紧绷起神经,随时出手。

整个现场内鸦雀无声,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大气出声,毕竟马少爷的威名不少人还是知道的。

“都住手!”

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同时,林枫眉头微微皱起,女人?

第7章 老子也是一名帅哥

果然,随着女子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望去,只见一名身穿紫色服装的女子带着一帮杀气腾腾的壮汉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女子年纪大概在二十岁左右,一身从上到下的紫色裙子,给人一种非常稳重成熟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当中似乎还包含着一种特殊的韵味。

仿佛……像是那种黑夜下的玫瑰一样,看起来虽然那样的美丽,但是在这美丽当中却蕴藏着一股致命的威胁,犹如潜伏在夜间的杀手一样。

此时的林枫将目光扫了过去,心中立马有了一个计较。

这女子绝对是一名高手!

林枫的直觉告诉自己,对方的身上有着一种很恐怖的气息,绝非一般的保镖相比。想不到在江海市这种城市还居然隐藏着这样一位人物。

“有意思……”林枫嘴角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蝶姐……”

看到女子的出现,扶着马少爷的男子嘴角抽搐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女子走上前来,看了一眼林枫后,便将目光挪向了马少爷和扶着他的男子。

此时的马少爷已经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当然,林枫心里面清楚,自己之前出手已经掌握好了分寸,既能够让马少爷受点轻伤,却不致命。

“木主子说了,酒吧内小打小闹的事情多了,冯管家不必那么较真,就权当给木主子一个面子,可好?”蝶姐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蝶姐这么说,冯管家脸色更加不好看了,他当然听出对方的意思来,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木主子会这么维护眼前这小子,于是冷声道:“这么说,木主子是要管定这个事情了?”

蝶姐没有说话,依旧冷漠的看着对方。

“好,很好!很好!”

冯管家目光冷冽:“不要以为木主子有三爷的照顾就可以为所欲为!咱们走着瞧,哼!”

说着,冯管家扭头冲着身后的保镖喝道:“一群废物!还不快扶着马少爷去看病!”

“是,是!”

得到冯管家的命令,那几名保镖强忍着身上的伤势,快速扶起昏迷的马少爷狼狈的离开了酒吧。

待到马少爷等人走后,那名蝶姐则也是和一帮壮汉退了回去,再也没有看林枫一眼,这倒是让林枫有些无语。

这美女的眼光还真差!老子好歹也是一名实打实的帅哥好不?

虽然这么想,但林枫倒是奇怪这名女子口中所说的木主子是谁,而且,这个木主子为什么要帮自己?

这些都让林枫奇怪万分,只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周雨,因此林枫也就没有过多的去想。

快步走到沙发旁边,林枫查看了一下周雨,发现她所中的昏睡咬的舀效并不强,这才松了一口气。

抱着周雨出了酒吧后,林枫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

目前周雨还处在昏迷阶段,因此林枫只好将其带回自己在江海市的别墅了。

很快,出租车便停靠在了林枫的别墅门口。

随后,林枫拿出别墅的通行证,快速的刷卡、开门、关门,将对方扶卧室的床上后,林枫这才松了一口气。

接着,林枫找了一条毛巾沾湿了水,将其敷在了周雨的额头上,林枫知道,这样做可以有效缓解昏睡要的要效发挥。

在将这一系列事情做好后,林枫这才坐在床边休息,当目光望去的时候,顿时,林枫多少有些呆住了。

此时周雨身穿一件白色体恤外加一件蓝色的牛仔裤。

面容上带着的精致五官。

尽管周雨现在还在昏睡当中,但是坐在椅子上的林枫却是看的多少有些愣神了。

说实话,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混混会将下手的目标放在周雨的身上了,不得不说,从小在一起玩起来的邻家妹妹,当年的时候林枫并没有觉得她长的有多么好看。

甚至可以说,当年的周雨虽然皮肤白皙,但是长相也非常的普通,俨然和现在的她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面。

也许是因为周雨当年穿衣服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其他的缘故,总之,现在看到周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林枫也不得不感叹道:女大十八变,说的真是太特么对了!

第8章 岁月是一把温柔刀

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昏睡中的周雨,林枫的嘴角勾勒出一抹淡然的笑容。

那是一种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样感觉的笑容,仿佛觉得庆幸,又觉得其他很特别的想法。

当然,对于林枫来说,他还是最值得庆幸的是,周雨的事情被自己被碰上了。

要知道,那群在酒吧内对周雨下手的混混,说真的,林枫心里当然清楚他们是有后台的。

而这个后台是谁,很显而易见,自然是今天替他们出头的那个马少爷,也只有他,才会授意这些混混做出这么混账的事情来。

也就是说,如果今天林枫没有碰到周雨的话,那么最终的下场很难想象。

也许,到那个时候原本以前天真可爱的邻家小妹妹周雨,恐怕就真的要变成了一个被别人戳着脊梁骨的人了。

想到这里,林枫的心头涌起一丝丝的怒火,那是一种对周雨保护的怒火,他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那群王巴单的!

面对着周雨平静的面容,林枫渐渐的控制了自己滔天的怒火,心里轻微叹了口气,说实话,林枫是怎么也没想到,当年的小女孩,居然长的这么亭亭玉立了。

唉!果然岁月是一把温柔刀啊!

林枫心里这么想着,便打算站起身接杯水润润嗓子,却没想到,林枫还没等站起来,突然间,床上的周雨“噌”的一声弹起,冲着林枫就要呕吐!

“小雨,别……”

“哇!”

还没等林枫反应过来,周雨哇的一声将胃里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霎那间喷满了林枫一身!

林枫登时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吐了!

现在的林枫真的有些欲哭无泪了,特乃乃的,老子的一身名牌西服……哦不,是名牌迷彩服啊,全糟蹋了!

相反,周雨吐完,噗通倒下继续睡,只剩下满身脏臭带着刺鼻腥味的林枫站在那里。

看到这样的情景,林枫真是有些无奈,得,自己又得辛苦辛苦的当一下保姆了!

想着,林枫轻叹了口气,发现周雨的脸色好看了许多,心里这才好受了些。

不过一想到那群该死的混混,林枫的眼神中迸射出一阵骇人的精光,但是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林枫赶紧将自己的外套脱掉,随后进卫生间拿出清洁设备将地面上、床单上的脏物清除。

至于周雨身上的被子,林枫也从别的房间拿了一套,只不过,她的那身牛仔裤和白体恤却是沾染了不少的秽物。

望着昏睡不醒的周雨,林枫挠挠头自言自语着:“这特娘的咋办?”

虽然林枫自认为自己是玉树临风、风牛倜傥、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可是……在面对着周雨这个邻家小妹妹的时候,林枫倒是犹豫了。

思考了半天,林枫终于深吸一口气,做出了决定,帮助周雨将衣服给换下来。

毕竟周雨浑身脏兮兮的,林枫可不忍心让对方穿着这么脏的衣服睡觉。

想着,林枫暗暗下了决心,这才将周雨身上的被子掀掉,同时右手慢慢的触碰到了对方的白色体恤上面。

想着,林枫终于深呼吸闭上眼睛,这才将被子掀开,心里一直默念着一句话:“淡定,一定要淡定……”

此时的林枫一遍遍的念叨着,双手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手。

终于,二十几分钟后,林枫才将一切的工作准备完毕。

在盖好被子后,林枫一屁股坐了下来,擦着满头的汗水:“我去的,这比打仗可累多了!”

休息了一下后,林枫这才将脏衣服拿到卫生间清洗去了,因为这别墅只有林枫一个人住,所以不可能有保姆,林枫也只好自己动手了。

一直忙活到了凌晨两点,林枫才算是把所有的事情搞定。

看着熟睡中的周雨,林枫的心里倒是暖暖的。

 
我是兵王之王,在都市,我,就是王者。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