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凶神,回归华夏,加入了特殊组织。

地下凶神,回归华夏,加入了特殊组织。
第1章 废物女婿

平川市街头,一名黑衣男子单膝跪在洛庭轩的面前。

“主人,两年期限只剩三天,您马上就可以恢复人屠身份了。”

“还剩三天吗?”闻言的洛庭轩冷冷一笑。

两年前他与上任地下之主打赌,被人算计,最后离开地下回归祖国。两年之中,他未曾动用过之前的势力,也没有展现出太强的实力,仿佛已经与过去彻底告别。

“属下立刻联系四侍等人,恭迎主人归位。”

“不必了!我还有事情要做!”随意地挥动了一下右手,洛庭轩便转身离开。

方天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走进一间办公室,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面容。肤白胜雪,倾国倾城这样词汇,好像都是为了形容她而创的一般。

她的名字叫方可儿,是洛庭轩名义上的妻子。在对方父亲的安排下,洛庭轩假意入赘方家,成为了一名令很多人不耻的上门女婿。

由于他每天只知道围着方可儿转,再加上那木讷的性格,所以久而久之,整个平川都在传,平川第一美女招了个废物丈夫。

听到开门声,正在忙碌的方可儿抬起了头。一看到来人,柳眉就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礼物呢?”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字,但却蕴含了一丝不耐烦的感觉。

今天是方家老爷子的生日,所以就让他去买一份生日礼物。

“在这。”闻言的洛庭轩举了下手中的盒子。

眼见如此,便收回了目光。

由于心存厌恶,所以多一眼都不愿意瞧对方。要不是拗不过自己的父亲,她才不会答应入赘之事。

一个小时之后,两人来到了方家老宅。

“一会少不了冷嘲热讽,所以你还是少说话为好,别给我丢人!”下车之后,方可儿冷声警告道。

闻言的洛庭轩没有开口,只是轻点了下头。

看到他的举动,方可儿有些无奈地摇了下头。对方不仅话少木讷,而且还没有什么能力,每天只知道围着她转,真不知道父亲看上对方哪一点了!

两人一走进别墅,周围正在闲聊的宾客们纷纷转过了头。

“方总来啦?”

“可儿回来啦?”

“可儿你今天真漂亮。”

他们态度看似亲切,但都有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这些人都在看她,完全没有理会身后的洛庭轩。

就在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入了两人耳中。

“呦,这不是我方家那个废物女婿嘛!”此时说话之人名叫方天一,是她的堂弟。他一看到洛庭轩,废物二字直接脱口而出。

虽然面带笑容,但眼中鄙夷之色十足。洛庭轩入赘消息一出,他就从中宣传,好像生怕众人不知道自己姐姐嫁了个废物一般。

看到来人,方可儿脸色就出现了一丝变化。对方不仅处处为难她,还一直想要将她从方天踢出。

就在这时,唱礼之声在厅内响起。

“非明集团董事长孙非明,祝老爷子寿比南山,送金玉满堂一个。”

“王家家主王亮,祝老爷子福寿安康,送福寿安康瓶一个。”

“天宇集团总裁赵建,祝老爷子万寿无疆,送天宝琉璃盏一个。”

“方家女婿洛庭轩送破旧锈杯一个!”

此话一出,在场宾客们不禁面面相觑。紧接着,哄堂大笑随即响起。

“这个叫洛什么的,就是刚入赘到方家那个上门女婿吧?”

“对,可不就是他嘛!”

“也不知道方亭是怎么想的,竟然给自己女儿找了这么一个货色!”

“我可听说了,这个姓洛的就是个软饭精,天天就跟在可儿*后面,跟条哈巴狗似的!”

“哎,真是可惜这平川第一美女了!”

周围人的议论之声,令方可儿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才刚进家门,就因为这个废物而丢脸。

“我给你的钱呢?”怒瞪了洛庭轩一眼后,冷声问道。

“买这个了。”指着下人手中之物,便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给你三十万你就买这么个破铜烂铁?”闻言的方可儿不禁一阵气结。

今天可是老爷子大寿之日,如果知道她送了一个破铜烂铁,估计以后在方天就没有立足之地了。想到这里不禁一阵委屈,眼眶逐渐开始泛红。

“这不是破铜烂铁,这是青铜……。”洛庭轩刚要解释,就被她给打断了。

“别说了!”怒斥了一句,便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方天一那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响起。

“哎呦呦,真是没想到,堂堂方天集团的总经理,竟然会买一个破铜烂铁来糊弄爷爷。我说姐姐啊,你要是实在没钱可以跟弟弟说一声,弟弟给你几百!”

他这句话一出口,周围宾客们看向方可儿的眼神就发生了变化。

闻言的方可儿身子一顿。那微颤的右手,证明了她此刻有多么的委屈。强行将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压下,便大步离开了。

一旁的洛庭轩见状,只是冷冷地看了方天一一眼,然后就迈步跟了上去。这种人在他眼中,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所以根本就不会引起他的情绪波动。

眼见两人离开,方天一快步跟了上去。他可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二人。

走进客厅的方可儿,调整了一下情绪后,便与其他人聊了起来。她故意与洛庭轩拉开了一定距离,怕再因为对方而受到连累。

见下人将洛庭轩的礼物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方天一便迈步走了过去。

他打算在这个礼物上再做一些文章,让方可儿彻底抬不起头。

“哎,废物啊,你这个礼物不会是路边摊买的吧?”方天一声音不小,一下子就吸引了大厅众人的目光。

眼见如此,方可儿顿时脸色一变。她们从一进来对方就开始刁难,怎么还没完了?

“不是,是在古董店买的。”

“古董店?我看就是在路边摊买的!赶紧把你这个破铜烂铁拿走,放在这里你不觉得格格不入吗?”

“有吗?”

“还有吗?废物啊,你是真木啊?还是装木啊?你看看这些礼物,哪个不是几十万起步。你再看看你这个,超过一万了吗?”指了下面前包装精致的礼物,方天一大声质问道。那副模样,仿佛将对方当成了下人一般。

周围众人见状,纷纷露出了嗤笑之声。都说方家这个上门女婿木的很,今天算是亲眼见到了。

“方天一,你够了!”见她当着这么多人面用如此语气跟洛庭轩说话,方可儿终于忍不住了。虽然两人有名无实,但怎么说对方也是他名义上的丈夫。方天一如此对待,她脸上也没有光。

“方可儿,你吼谁呢?今天可是爷爷的大寿,他买个地摊货来当礼物,我说他两句怎么了?你说这个废物女婿不懂事也就算了,怎么你也不懂事啊?还是说,你根本就不重视爷爷的大寿?”见她竟然敢吼自己,方天一可不干了。他就如同炸了毛的公猫一般,大声质问起对方来。

“你……?”见他以这件事为由,来质问自己,方可儿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涨红了起来。

要不是今天她有事要忙,根本就不会让洛庭轩去买礼物。

随着委屈之感越发强烈,她的眼眶又开始泛红了。这是她自进入家门后,第二次如此了。

看到这一幕的洛庭轩,突然感觉心中一紧。自从他离开地下世界至今,这还是第二次有这种感觉。第一次,是他被要求退出苍龙组的时候。

“废物啊,赶紧将你这个破铜烂铁拿走,别和这些珍贵的礼物摆在一起!”

“这不是破铜烂铁,是青铜爵。”洛庭轩之所以会解释,是为了方可儿。

他的这句话,引起了周围众人地哄堂大笑。

“青……青铜爵?哈哈哈,你真是笑死我了!”方天一仿佛听到了什么非常可笑的事情,笑得那叫一个前仰后合。

“就你这个破铜烂铁还是什么青铜爵?你脑子没有毛病吧?”指了下面前之物,他一脸鄙夷地问道。

“哎,天一啊,别这样说,说不定人家真买了一个青铜爵呢!哈哈哈。”周围人见状,也忍不住插言讽刺道。

“这个破铜烂铁如果真是青铜爵,我就把它给吃了!”又指了下一旁之物,方天一大声说出了这句话。

第2章 当众被扇

闻言的方可儿脸色由红转白,可能是因为过度气愤,紧握成拳的双手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颤抖。

此刻她心中除了委屈就是恨,恨父亲给自己找了个废物丈夫,恨对方既没有能力又木讷不堪。

“这个真是青铜爵。”见众人都不相信,洛庭轩又开口说了一句。

“你说是就是啊?我看就是个破铜烂铁!”

“对,就是个破铜烂铁!”

方家人本就不待见洛庭轩,再加上方天一的父亲是公司的总裁,所以他们肯定会站在方天一这边。

一旁的方可儿,转头看向了洛庭轩。看着他那解释的模样,心中出现了一丝不忍。虽然有些恨对方,但总归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看着周围人都将矛头指向了这个废物姐夫,方天一别提多高兴了。其实她的目的不在洛庭轩,而是想通过羞辱他来贬低方可儿。

“你一个吃软饭的估计也没什么钱。承认是破铜烂铁有这么难吗?何必非要要说是什么青铜爵呢?”随着他这句话出口,便转头看向了一旁的方可儿。那副模样,充满了挑衅。仿佛在对她说,方家这一代我说了算!

眼见如此,方可儿的双拳越发紧握。犹豫了片刻,便开了口。

“你们怎么知道这个就不是青铜爵?”

闻声的众人同时一愣,然后转头看向了她。

“怎么?还要做最后的挣扎吗?”见她还敢开口,方天一上前一步,紧贴着她的脸说道。由于两人的脸贴得很近,方可儿都能感觉到从他嘴中呼出的热气。

“离我远点!”一脸厌恶地说了一句,方可儿一把将他推开了。

“哎呦!恼羞成怒了啊?既然你非要找死,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老爷子见多识货,让他老人家看一下,不就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青铜爵了吗?”稳住身子的方天一,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一抹笑容。在他看来,对方就是在找死。既然对方想再丢一下人,那他很乐意成全。

“这……?”闻言的方可儿显得有些犹豫。老爷子比较重男轻女,所以才会如此。

“怎么?不敢了?那就是承认你们用一个破铜烂铁来糊弄爷爷喽?”见她沉默了,方天一转身对着众人说道。他这样做,就是想破坏对方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

他虽然受宠,但能力一般。所以就想尽办法来打压方可儿,让她永无抬头之日。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接替自己父亲的职务。

感觉到周围人那异样的目光,方可儿感觉自己已经骑虎难下了。

“好。”转头又看了眼洛庭轩,她便答应了下来。她决定相信对方一次。

“好,走!”见她答应了,方天一那上扬的嘴角已经快要鼻子上面了。此刻的他,仿佛已经看到对方被众人鄙视的模样了。

随着众人走进了餐厅,方天一快步来到了一位老者的身旁。

“爷爷,您快看看这个。”他甜甜地叫了声爷爷后,就露出了一副小孩子的模样。

眼见如此,方可儿不禁一阵反胃。对方已经二十多岁了,还在装什么小孩子。

看到他脸上的神情,老者露出了一抹溺爱之色。老者名叫方明远,是方天集团的董事长。

“这是什么?”摸了摸他的头后,便看向了面前之物。

“爷爷,这是姐夫买给您的生日礼物。我觉得就是个破铜烂铁,但他非要说是什么青铜爵。”他在开口之时,没有将废物二字带出,一副乖乖仔的模样。

听到这姐夫二字,方明远不禁皱起了眉头。转头看了一旁的洛庭轩后,便将手中之物拿起。

看到老爷子皱眉的举动,方可儿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知道,自己这个爷爷也看不上这个上门女婿。

“爷爷,这个……是青铜爵吗?”方可儿在开口之时显得很是小心,好像怕自己会惹怒老爷子一般。

如果这个是青铜爵,她还能挽回些面子。如果不是,那她这个人可就丢到家了。

“青铜爵?哼,你知道青铜爵值多少钱吗?就是把你卖了也买不起!这不过是个仿造的破烂而已!”听到这两个字,方明远发出了一声冷哼。紧接着,就一脸嫌弃地将手中之物,扔进了面前的盒中。

老爷子的话,仿佛晴天霹雳一般,在方可儿的耳边炸响。闻言的她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那有些摇摇欲坠的身子,仿佛风中摇曳的小草一般。

她从刚进家门就一直被刁难,原以为能够扳回一局,没想到却是丢的更加彻底。

“这个真是青铜爵,不信……。”看到方可儿那苍白的脸色,洛庭轩上前一步,准备解释一番。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方明远给打断了。

“嗯?怎么?你觉得我老眼昏花,分不清楚吗?”方明远的声音不小,其中蕴含了一丝怒意。

见老爷子动怒了,一旁的方天一别提多高兴了。老爷子越是生气,就对他越有利。

“可是……。”就在洛庭轩还想要解释什么的时候,一旁的方可儿有了动作。

只见她一步迈出,右手直接抽在了洛庭轩的脸上。这一下,又快又狠,耳光之声令在场众人同时愣住了。

“够了!爷爷说不是就不是,赶紧向爷爷道歉!”一声怒喝出口后,方可儿大声命令道。

她这一巴掌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她父亲这一脉。

老爷子不仅是方天的董事长,也掌控着方家的大局。现在她父亲这一脉势弱,如果再因为洛庭轩而惹的老爷子不高兴,那她父亲这一脉将永无出头之日。

感觉到脸上的火辣,洛庭轩的眼睛微微眯起。自从他离开极寒之地后,还没有人敢打他的脸。就在他心生愤怒的时候,突然看到方可儿那夺眶而出的泪水。

她的泪水,瞬间就浇灭了洛庭轩心中滋生而出的怒火。想到自从两人进来后,对方所遭受的一切,不禁觉得一阵自责。如果不是自己,她就不会被方天一刁难至此。

“道歉!”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方可儿加大了说话的音量。

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洛庭轩慢慢转过了身子。此刻方可儿的要求,他无法拒绝。

“爷爷,对不起。”虽然心中有所不愿,但他还是低下了头。

第3章 意外大礼

这一刻的低头,不是为了道歉,而是为了方可儿。

“哎,我可不是你爷爷!”看到他道歉的举动,方明远一脸嫌弃地摆了下手。那副模样,好像根本就没有将对方当成孙女婿一般。

周围众人见状,纷纷开始议论了起来。

“老爷子这是心中有气啊!”

“那当然了!方亭连跟老爷子商量都没有,就直接招了婿,你说老爷子的心里能没有气吗?”

“对啊!而且因为这个上门女婿,咱们方家没少被人戳脊梁骨,老爷子有气也是应该的。”

一旁的方天一,见老爷子如果说,满脸幸灾乐祸地看着方可儿。当他看到洛庭轩时,不禁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谢谢对方。如果没有这个上门女婿,爷爷也不会对大伯一脉如此失望。

就在这时,方可儿的声音再次响起。

“诚恳点!”

为了老爷子能够消气,为了她父亲这一脉,她别无选择!

眼见她如此说,洛庭轩转过了头。原本想要拒绝的话语,在看到那流淌而下的泪水时,便又咽了回去。

看到两人的举动,老爷子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一笑。

随着洛庭轩慢慢弯下了腰,那有些低沉的话语从他嘴中说出。

“爷爷,对不起。”

人屠脊梁岂能轻弯,除非是遇到了他无法拒绝的人。

周围人见状,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对方本就在方家没有地位,现在众人就差将他当成下人看了。

“行了!我可不希望别人说我方家欺负上门女婿。今天中午的寿宴,你就别上桌了!”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方明远就有些不耐烦地挥了下手。

闻言的洛庭轩没有开口,而是慢慢直起了身子。

听到老爷子的话,方可儿快步走出了餐厅。此刻的她,已经到了极限,所以想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眼见她走了出去,洛庭轩便转身跟了上去。

“谢谢爷爷。”目送着二人离开,方天一甜甜地笑了一下。

“嗯,去玩吧。”一脸宠爱地说了一句,便对他挥了下手。方明远对二人的态度,可以用天差地别来形容。

离开了餐厅的方天一,看了眼二人离开的方向后,便迈步走了过去。

此时的方可儿已经冲出了别墅。来到了一处无人的角落后,便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虽然她很坚强,但也是一个女人。受到了委屈和排挤,也同样会不舒服会哭。

紧跟而来的洛庭轩,看到蹲在地上痛哭的她后,便放轻了脚步。

“对不起。”来到她身边,便开口道了声歉。

听到他的声音,方可儿的哭声渐渐变小。

“对不起?对不起如果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我就不应该相信你!”猛地从地上站起后,她指着洛庭轩大声呵斥道。

如果她不是相信对方,也不会输的那么惨。

“那个确实是青铜爵,至于爷爷的话……。”洛庭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给打断了。

“好了!别说了,让我自己静一静可以吗?”

就在洛庭轩准备离开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在两人耳边响起。

“哎呦,一个人在这里哭呢啊?”

闻声的二人同时转头看了过去,映入他们眼帘的是方天一那副讨厌的嘴脸。

“方可儿啊,我之前劝过你,但是你非要一意孤行相信这个上门女婿。现在好了吧?不仅惹恼了爷爷,也把自己的脸丢尽了。如果我是你啊,早就一头撞死在这了!”方天一在开口之时,指了下一旁的墙壁。好像是在示意方可儿,旁边的墙就可以撞死。

“风凉话说够了吗?说够了,就给我滚!”方可儿本就心中有火,被对方这么一说,就有些压制不住了。

“哎呦呦,生气了啊?那就继续在这哭吧!”听到对方的滚字,方天一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露出了笑容。刚准备离开,就看到了面前的洛庭轩。

不知想到了什么的他,嘴角上扬了一下之后,就迈步走了过去。

“其实那个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无所谓。因为你我在老爷子心里的地位不同,爷爷怎么可能为了你这个吃软饭的而让我脸上无光呢?”来到洛庭轩面前,他故意说出了这番话。为的就是气一下面前这个上门女婿。

话音一落,便直接大笑地离开了。

目送着他离开,洛庭轩的眼睛微眯了一下。对方的举动,令他的心底产生出了一丝杀意。

一个小时后,方家寿宴开席了。

餐厅内共摆了十桌,每桌大小不同,按照身份排座。

主桌上座的除了方明远和各个集团的大佬之外,还有方天一和他的父亲方伟。方可儿的父亲最近在国外谈生意,所以无法回来参加老爷子的寿宴。

原本以方天一的身份,是无法坐在主桌的。但因为方亭不在,所以他就被老爷子叫了过去。

坐在主桌上的他,感觉到了方可儿的目光后,脸上出现了一抹得意之色。仿佛是在向她炫耀一般。

此时的众人已经全部落座,除了下人之外,也就只剩下洛庭轩一人还在站着。他站在方可儿身后,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一般。

其他方家人也没有去看他,仿佛对方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下人一般。

眼见只剩下一个菜没有上,老爷子身边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开口了。

“嗯?这是……?”这名男子名叫胡森,是胡一集团的董事长。

闻言的方明远转过了头。见他一直在看着那个爵,不禁皱了下眉头。

“这是我家那个上门女婿送的,一个仿品而已。”他在说到上门女婿这四个字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我可以看看吗?”一番观察之后,胡森转过了头。

“胡董您……?”见他竟然对这个仿品感兴趣,方明远明显愣了一下。

见他没有拒绝,胡森就起身走了过去。从盒中拿起后,便仔细观察了起来。

周围众人见状,不禁都露出了好奇之色。尤其是方天一,他那个脖子伸的很长。

见他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型设备,方明远便起身走了过去。

“胡董,这个仿品有什么问题吗?”他这句话开口后,厅内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胡森的身上。

远处餐桌的方可儿,以为又出现了什么问题,不禁有些紧张。

第4章 震惊四座

“仿品?方董啊,你也太不厚道了。我又不会跟你要,至于把一个真品说成是仿品吗?”胡森这句话仿佛晴天霹雳一般,在方明远耳边炸响。

与此同时,整个大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曾见过那个青铜爵的宾客们,纷纷面露惊容,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这……这怎么可能?”从震惊中回过神的方明远,一把将青铜爵从对方手中夺过。

他自认为自己对古物很是了解,所以一眼过后,就认定这是个仿品。毕竟真品的价值太过恐怕,所以根本就不认为一个上门女婿能够买得起。

“你再好好看看。”看到他那震惊的模样,胡森将自己的设备递给了他。

胡森对青铜器极为痴迷,所以一些小设备都是随身携带的。

此时的方天一双眼瞪得如同驼铃一般。若不是开口之人是胡森,打死他都不会相信,一个上门女婿竟然能买一个真的青铜爵。

远处的方可儿,也是一脸的错愕。虽然她开始的时候选择相信洛庭轩,但后来冷静下来一想,就凭对方一个上门女婿,怎么可能买得起真的青铜爵。

站在一旁的洛庭轩,就跟没事人一般,脸色如常。

随着一番仔细观察,方明远的脸上立刻就出现了一抹狂喜之色。那激动的模样,好像是普通人中了彩票一般。

看到老爷子脸上的喜色,方天一突然感觉心中一沉。因为他想起了之前自己曾说过的话。

“方董,怎么样?这是真的还是假的?”胡森在开口之时,脸上满是羡慕之色。就这一个小小的青铜爵,估计相当于方天一年的纯利润了。

“真……真的。胡董,今天可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真把它当成了仿品呢!”小心翼翼地将青铜爵放进了盒中,方明远就赶紧转过了身子。他用双手握着对方的右手,脸上满是感激之色。那副模样,就好像对方刚才救了他一命一般。

方明远在意的不是这件东西值多少钱,而是在意它的收藏价值。

“哎,方董啊,我是真的羡慕你。这个青铜爵的价值,用不可估量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胡森这句话一出口,在场众人同时倒吸了一口气凉气。

之前曾说过这个青铜爵是破铜烂铁的那些人,顿时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纷纷低下了头。

“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对方那羡慕的神情,令方明远哈哈大笑了起来。得到这个青铜爵,比他一下子挣几个亿还要来的高兴。

一旁的方天一,面如死灰,赶紧将头低下,仿佛是怕方可儿发现自己。

“来,胡董,咱们坐下说。”方明远刚坐下就看到了远处的方可儿。

“来人,再加把椅子!”

“可儿,过来坐。”随着椅子被搬了过来,老爷子对着方可儿招了招手。对方送给他一份大礼,给她换个位置也是应该。

“啊……噢,好。”听到老爷子的声音,她才从震惊中回过了神。

“那个,小洛啊,你就坐在可儿之前的位置上吧。”见洛庭轩还在站着,方明远便摆了下手。虽然这个礼物是对方送的,但老爷子知道一定是自己孙女花的钱。

一旁的方天一见状,脸色阴沉的可怕。原本他已经将对方踩到了土中,没想到竟然一下子又崩了出来。这种心里落差,令他很是不舒服。

在用餐期间,四周众人都在与方可儿说话,一下子将方天一和他的父母给冷落了。看着对方与众人打成一片的样子,他感觉自己快要被气疯了。

看到这一幕的方可儿,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上扬了一下。

“天一啊,我记得你刚才说,如果那个是真的青铜爵你要干什么来着?”她这句话一出口,在座众人同时看向了方天一。

闻言的方天一心中一沉,脸色立刻就变得如同猪肝一般。

“方可儿,你别太过分!”见她还记得这件事,方天一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我只是记得你好像说了什么,这有什么过分的?”看到对方那难看的脸色,方可儿别提多高兴了。

“哼!”担心对方真会让自己吃那什么青铜爵,方天一将筷子一摔,直接起身离开了。

众人见状,只是愣了一下,便没有再去理会他。

看到这一幕的方可儿,脸上立刻就出现了一抹笑容。之前的一切不快,瞬间一扫而空。

看着方天一气极而去的背影,洛庭轩的嘴角扯动了一下。

方伟夫妻见自己儿子摔筷而去,也觉得没脸继续留下,便一同起身跟老爷子道别。

今天的她很是高兴,不仅拉近了与老爷子的关系,也成功打击了她那个堂弟。

两人离开了方家老宅,就驱车朝着方家别墅驶去。

在车上之时,她脸上地笑容还未消失。

突然想到了今天的寿礼,便忍不住开口了。

“买青铜爵的钱,你从哪来的?”

“就是你给我那三十万。”正在开车的洛庭轩,听到她的话后,随口回答了一句。

“我给你的三十万?那三十万估计连个边角都买不到吧?”闻言的方可儿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

“古董店老板可能看走了眼。”见他如此说,方可儿便没有再追问。她觉得这个解释最为合理。

“以后能不能不要总围着我?也像其他男人那样,有一番自己事业。”想到今天对方被人讽刺的模样,方可儿开口说道。

对于她那不善的语气,洛庭轩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

“每次我一说你就沉默,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他越是如此,方可儿就越来气。

就在这时,洛庭轩突然将车停在路边。紧接着,就直接转过了身子。

还没等方可儿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就靠了过去。

此时的二人,不论是身体还是脸都贴得很近,方可儿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从对方嘴中呼出的热气。

“你要试一试吗?”随着这句话出口,方可儿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对方如此,所以被吓到了。

目光与她对视了片刻,便转过了身子继续开车。

其实他在第一眼看到方可儿时,就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所以就打算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对方。

依靠在车门上的方可儿,就这样愣愣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才反应了过来。

第5章 大唐安保

她可能是被吓到了,以至于回到别墅后,就快步上了楼,一句话也没有跟洛庭轩说。

走进自己的房间,洛庭轩刚坐下,就听到了手机的铃声。

“宁总。”随手按了下接通键,便开口说道。

“小洛,那边情况怎么样?你一个人没问题吧?”此时说话之人名叫宁龙飞,是大唐安保的总经理。

洛庭轩离开苍龙组后,就加入了大唐安保,而这次入赘方家,就是他第一次单独出任务。

“没问题。”

“嗯,抽时间回来一趟,有些事情我要跟你交代一下。”

“好。”

挂断电话后,洛庭轩就起身走出了房间。

来到方可儿的房间门口,便伸手敲响了门。

“什么事?”方可儿没有开门,而是隔着门问道。整个别墅只有他们二人,所有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你一会出门吗?如果不出去,车借我一下。”

“你开走吧。”方可儿没有过多的话语,一句出口后,就没有了声音。

确定了她不会出门,洛庭轩便转身下了楼。

驱车离开了别墅区,便直奔着大唐安保所在的方向驶去。

随着汽车缓缓停在一栋三十层高的大楼面前,四个金色的大字映入了他的眼帘。上面写着大唐安保,四个大字。

洛庭轩刚一靠近门岗,就有四名安保人员,朝着他走了过来。

这四名安保人员,均身着整齐的蓝色制服。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从四人之中走出一名年龄稍大一些的安保。这名安保的态度很好,充分体现出了大唐安保的素质。

“我是这里的蓝衣安保,我叫洛庭轩。”

“蓝衣安保?我怎么之前没有见过你?你的证件呢?”打量了一下他,对方皱了下眉头。

“因为出来的有些急,没有带。”闻言的洛庭轩才意识到,自己的证件在大唐的宿舍中。他刚到大唐不久,所以认识他的人很少。

“没带?那你等会。”听闻他没有证件,对方就更加警惕了起来。随口说了一句,就转身走向了一旁的门岗。

片刻后,从大楼内走出了一名中年男子。男子身材魁梧,也穿着一身蓝色的制服。他叫李玄是蓝衣安保的大队长。他的制服与其他人不同,领口和袖口处都是黑色的。

“什么情况?”李玄来到门岗,便开口问道。

“大队长,这个人说是咱们公司的蓝衣安保,但却没有证件。”指了下门外的车,便将情况说出。

“噢?我过去看看。”随口说了一句,李玄就迈步走了过去。

“小洛?你怎么回来了?”当他看清车内之人时,立刻就认出了对方。

“大队长。宁总让我来找他。”与对方打了声招呼,便开口解释道。

“嗯,好,去吧。”听闻宁总找他,李玄就没有再问。

李玄跟门岗的蓝衣安保们打了声招呼,洛庭轩的车便缓缓驶入。

走进一楼大厅,便朝着一旁的电梯走去。

在大楼内,一共有五部电梯。在这五部电梯的门上,分别是写有绿、蓝、紫、黑、白,五个大字。

这五部电梯,分别对应着五个身份。绿色为来客,蓝、紫、黑则是对应安保的身份。白色是宁龙飞的专用电梯。

乘坐蓝色电梯来到顶楼,随着电梯门打开,数道紫色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

洛庭轩刚走出电梯,一个冰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你怎么回来了?”

顺着这个声音看去,就看到了一名身穿紫色制服的年轻男子。对方名叫黄齐,是紫衣安保的大队长。他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浓眉、大眼,长相十分的帅气。黄齐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块冰。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都是非常的冷酷。

“宁总找我,所以就回来了。”

“进去吧。”听闻宁总找他,便转身离开了。

来到办公室门口,便随手敲一下面前的门。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后,才直接推门而入。

这间办公室的空间很大,里面的墙壁和陈设,都以白色为主。

“来啦?坐。”看到进来之人,宁龙飞从办公椅上站起。宁龙飞看起来五十多岁,短短的头发,被他梳理的很整齐。在他的脸上最为突出之处,就是他那高挺的鼻子。

“方家那边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坐下后,宁龙飞便开了口。

“没问题,一切很平静。”

“别太放松,毕竟是你第一次单独出任务。”

“对了,之前方总曾从国外传回消息,说被一伙雇佣兵盯上了。所以让我告诉你,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方小姐的安全。”

“好。”

两人又聊了一会,洛庭轩便离开了。

随着他离开了大唐安保,一道身影从角落中走出。这道身影穿着一身蓝色制服,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他的名字叫赵志强,曾与洛庭轩有过过节。因为有一次在食堂被洛庭轩给教训了,所以一直怀恨在心。

“姓洛的你给我等着,我大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他便转身离开了。

此时的方可儿,正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自从她回来,脑海中就反复出现刚才在车内所发生的一切。

洛庭轩给她的感觉就是木讷不堪,谁能想到这么木讷的人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就在她准备起身之时,一旁的手机突然响起。随手拿起,便看到了孙沫二字。

“喂,沫沫。”

“可儿,你今天有时间吗?我们晚上一起吃个饭?”从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女声。

“今晚……好啊。”看了下时间,便答应了下来。

“那好,七点我们在老地方见。”

“好。”答应了一声,方可儿就将手机放下。

洛庭轩刚回到别墅,就与方可儿打了个照面。

“你要出去?”见她不仅换了衣服,还化了淡妆,洛庭轩便开口问道。

“跟你有关系吗?”冷冷地说了一句,便直接迈步离开。

“我陪你吧。”她刚走了几步,洛庭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第6章 大明星

“你能不能别老跟着我?弄的好像我是犯人一样!”方可儿这句话刚出口,就发现对方已经下了楼。

看着对方的背影,不禁仰头长叹了一声。她每次只要一这样说,洛庭轩都会如此,令她感到一阵无力。

走出别墅,就发现对方已经上了车。看了眼那打开的后车门,方可儿没有再开口,直接迈步走了进去。

上了车之后,她没有去看洛庭轩,而是将目光投向了窗外。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很久,方可儿才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第四餐厅。”如果再继续僵持下去,她怕孙沫会久等。

听到这个名字,洛庭轩便发动车子,离开了别墅区。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的身影出现在第四餐厅内。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订好的位置。

坐下后的洛庭轩,目光一直在注意着周围。宁龙飞的提醒,令他提高了警惕。

随着一道身影走进了餐厅,便直奔着他们所在的餐桌走来。对方包裹的很严实,从身材上可以分辨出应该是个女人。

眼见对方直奔着方可儿走去,洛庭轩直接跃起。快速伸出的双手,一把就扣住了对方的手臂。

“啊……你……你干什么?”随着一个带有惊恐的女声响起,洛庭轩的眉头轻动了一下。

“你干什么!快放开,她是我朋友!”闻声的方可儿赶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闻言的洛庭轩,双手一松,便退后了一步。

“沫沫,你没事吧?”方可儿上前几步,面带关心地问道。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洛庭轩如此,所以也被吓了一跳。

“可儿,我……我的胳膊好疼啊!”被方可儿称为沫沫的女人,说话的声音中带有一丝哭腔。她就是弱女子,什么时候遭遇过这种事。

“那怎么办?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方可儿也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所以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就在这时,洛庭轩开口了。

“我来吧。”

“你?你行吗?”闻言的方可儿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话音刚落,从沫沫嘴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

“那……那你试试吧!”无奈之下的方可儿,只能让对方试一试了。

洛庭轩上前两步,握住沫沫的右臂,然后往上一提。

随着一声惊呼从沫沫口中发出。紧接着,她就感觉到疼痛感消失了。

“好像不疼了!”沫沫活动了一下手臂,有些惊讶地说道。

方可儿见她的手臂可以活动了,便松了一口气。

“下次不要这么鲁莽了!”出言警告了一句,便扶着自己的好友坐了下来。

孙沫坐下后,便将自己的装备卸了下来。她有着一头黑亮的长发,和一张令人窒息的面容。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惊人的魅力。

“可儿,这位不会就是你那个……吧?”打量了一下面前之人,孙沫试着问道。她本想说丈夫,但却不知想到了什么就改了口。

“嗯。”听到她的话,方可儿轻嗯了一声。就算她不想承认也没用,事实如此。

“你好,我叫孙沫,是可儿的闺蜜。”她和洛庭轩是第一次见,所以就伸出了右手。

“洛庭轩。”有些木讷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便与对方握了一下。

“他好像不认识我哎。”见他在看到自己时,没有任何的反应,孙沫不禁有些诧异。

“嗯?你不认识她?”闻言的方可儿也反应了过来。指了下孙沫后,有些好奇地看着洛庭轩。

洛庭轩没有开口,只是轻摇了一下头。

“孙沫啊!她可是咱们华夏最有名的女艺人。”

听到她的话,洛庭轩又摇了下头。他根本就不关注这些,所以又怎会知道对方是谁。

“算了,我们点菜吧。”看着他那木讷的性格,方可儿不禁一阵无力。

见服务员过来了,孙沫赶紧戴上了口罩。如果不这样,怕会引起轰动。

就在三人用餐之际,一名男子从餐厅外走入。这名男子穿着一身非常宽松的衣服,戴着一个鸭舌帽。

他走进餐厅以后,就坐在了方可儿的身后。

餐厅的女服务员看到这名男子,便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李阳,你怎么又来了!”女服务员明显是认识对方,话语之间,带有不耐烦之感。

“老板还没回来吗?他欠我那几个月的工资什么时候能给我啊?”被称做李阳的男子,听到女服务员的话后,颇为激动地问道。

“老板这段时间一直也没来餐厅,你还是过段时间再来吧!”

“我……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他这是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啊!”李阳说话的声音很大,显然已经有些失控了。

“李阳,你小点声!别影响客人用餐!”女服务员见不少客人,都看了过来,她便出言喝斥道。

两人的对话,被餐厅很多人听在耳中。方可儿和孙沫,也回头看了李阳一眼。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你赶紧让他来!今天我拿不到钱,他……他这个餐厅也别想开了!”情绪极为不稳的李阳,用力拍打着桌子。

对方此时的举动,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

餐厅的前台担心李阳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打电话叫了商场的保安。

“李阳,你再这样,我可报警了!”女服务员身体后退,有些害怕地说道。

“报警?你报啊!”李阳说着,就站了起来。他拿起了桌子上的餐刀,朝着女服务员挥舞了几下。

一旁的洛庭轩见状,眉头轻皱,准备随时出手。不是他要多管闲事,而是怕对方伤害到方可儿。

餐厅内的一些客人,见对方已经失控了,便立刻逃了出去。

“他不给我钱,就是想逼死我!我就算是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他在开口之时,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显然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他一转身,就看向了一旁的孙沫。紧接着,就立刻挥刀冲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的孙沫,不禁脸色大变。可能是因为害怕,所以已经忘记了逃走。

随着对方靠近,手中的餐刀直奔着孙沫的脸部划去。

第7章 总裁竞争

就在孙沫以为自己难逃厄运的时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她身旁。

冲出的洛庭轩,一把抓住了李阳的手臂,然后用力一扭。随着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便将对方的身子甩出。

回过神的孙沫立刻转头望去,便发现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是洛庭轩。

见对方好像天神下凡一般,将那名持刀男子甩出,她的眼中闪过一抹亮芒。

虽然这种情节她也曾演过,但演戏和真实还是有着明显的差距。

“没事吧?”见对方已经被控制住了,洛庭轩便转过了头。

“没……没事。”见他正在看着自己,孙沫突然感觉心中一颤。有些慌乱地说了一句,便立刻转过了头。

“沫沫,你怎么样?没有受伤吧?”这个时候,方可儿也反应了过来。她一把抓住孙沫的手臂,一脸紧张地看着她。

“没事,多亏了洛……他。”轻摇了下头,便转头看了眼洛庭轩。在看到对方时,眼神显得有些闪躲。

“吓死我了,你没事就好。”见她没事,方可儿这才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那高挺的胸脯后,就有些诧异地看了洛庭轩一眼。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这个上门丈夫也不是那么没用。

保安将李阳控制住后,就把他给带走了。被对方这么一闹,三人也没用心思吃饭了。

先是送走了孙沫,然后就上了车。

回到别墅,两人就各自回到了房间。

一夜无话,转眼到了第二天。

一早来到公司,方可儿就被叫到了会议室。

走进会议室,就看到了那位令人讨厌的堂弟。除此之外,还有方家的一些高层。

“姐啊,你那个废物丈夫呢?怎么没有跟来?”一看到她,方天一就忍不住开口了。他感觉一时不讽刺对方几句,就浑身难受。

周围人闻言,纷纷露出了笑容。他们可都知道那个废物女婿喜欢粘着方可儿,所以才会如此。

“与你无关!”坐下之后,方可儿冷冷地回了一句。

“怎么叫与我无关呢?叫他进来,帮我去楼下买杯咖啡。”见她如此说,方天一也没有生气。说话的语气,好像在吩咐下人一般。

“你是没长手还是没长脚?自己去!”怎么说对方都是自己的丈夫,她怎么使唤都行,但别人却不可以。

“哎呦呦,姐啊,你还真护着那个废物女婿啊!”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紧接着,方明远和方伟走了进来。

一看到方明远,方天一立刻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个速度,一般人可比不了。

“爷爷?您怎么来啦?您也不提前说一声,孙儿好亲自下去接您啊。”话一出口,便快步迎了上去。那副讨好的嘴脸,令方可儿一阵反胃。

“你爷爷我身体好的很,回去坐吧。”一脸笑容地拍了下对方的肩膀,方明远就走到了主位。

“今天把大家召集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随着方明远开口,众人纷纷集中了注意力。

见爷爷今天亲自过来了,方可儿便觉得一定是有什么大事要宣布。

“从明日起,方伟将被调到S国去拓展海外市场。所以总裁一职就空闲出来了。”

闻言的方可儿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有些诧异地看着自己的二叔。

而相比于她,方天一却显得很镇定,好像提前已经知道了一般。

“至于谁来担任这总裁一职,我现在有两个人选。”老爷子话音一落,便看向了方天一和方可儿。其意思已经非常明显,就在她姐弟俩中选出一个人来接替总裁职务。

“咱们方天马上就要开始研发最近的芯片了。如果研发成功,那咱们方天将一步登天!但想要成功,就会面临很多问题。这第一个问题,就是我要给新总裁设下的考验!”

听到老爷子的话,方可儿的双手紧握成拳。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足以改变命运的机会。只要抓住,那她父亲这一脉就可以扬眉吐气了。

只要她当上了总裁,那么就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那个讨厌的堂弟,也就不敢对她冷嘲热讽了。

“天马集团各位都不陌生吧?那可是咱们平川数一数二的大集团。他们手中有一批芯片模版,只要我们方天能够拿到,那就离研发成功近了一大步!”老爷子话音一落,便看向了二人。

“这就是我对你们的考验,只要谁能从天马集团手中拿到芯片模版,那这个总裁之位就是谁的。”

“爷爷放心,孙儿定不负您所望。”感觉到老爷子的目光,方天一信心十足地说出了这句话。在他看来,这个芯片模版自己志在必得。

“别高兴的太早。天马集团可是很在意这批芯片模版的,想要拿到可不容易啊!”见自己孙儿如此有信心,方明远出言提醒道。他是怕对方盲目自信,会将事情搞砸。

提醒过后,他就看向了一旁的方可儿。原本是没有打算给对方机会的。但看在那份大礼的面子上,就决定给她一次机会。

“我一定会拿到芯片模版的。”见爷爷看向了自己,方可儿只说了一句话。她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所以无论如此都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嗯。”见她如此有信心,方明远便点了下头。

“我年事已高,这董事长的位置也坐不了几天了。所以你们努力吧!”丢下了一句,方明远就起身离开了会议室。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在变相给她们鼓劲。

“爷爷我送您。”眼见方明远离开,方天一赶紧从椅子上站起。相比于他,方可儿就没有如此。她不是那种形式主义者。

片刻后,方天一重新回到了会议室。来到方可儿面前,他直接坐在了会议桌上。

“天马集团我之前曾接触过,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无畏的抵抗了!”他在开口之时,脸上满是得意地笑容,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那不一定!我觉得最后拿下芯片模版的人,一定是我!”看到对方那副嘴脸,方可儿冷笑了一下。

第8章 大赌

“好!那咱们来打个赌如何?”见她如此有信心,方天一嘴角一勾,就将之前想好的话说出。其实他这样做就是在给对方下套。

“赌什么?”闻言的方可儿眉头一皱,犹豫了片刻,便开了口。

“就赌这个位置。”话音一落,便指了下自己父亲所坐的位置。

“如果谁输了,就申请调到国外去拓展业务。永不再回!”对方那最后的四个字,令方可儿心头一颤。

永不再回的意思,就是彻底脱离方家,从此孤身一人。

见她陷入了沉默,方天一也不急着,一脸玩味地看着对方。

在他看来,只要对方答应,那就必输无疑,所以才会将赌约说的这么绝。

片刻后,方可儿开口了。

“我答应你!”她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坚定,因为她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如果失败,就算自己不离开国内,方天一也不会让她好过。

“好!一言为定,谁如果反悔了,谁就是乌龟王八蛋!”见自己目的达到了,方天一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灿烂地笑容。最后那几个字,被他念得很大声,仿佛是怕对方反悔一般。

方可儿是最后离开会议室的,她刚一走出,就看到了角落中的洛庭轩。

原本她想要跟对方说些什么,但看到那张有些木讷的脸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此刻的她,多想找一个人倾诉,但却没有一个人适合。虽然她已经结婚,但另外一半却如同废人一般,无法给她一点帮助。

回到办公室,她就立刻派人调查天马集团。想要拿下芯片模版,必须要对天马有所了解。

坐在沙发上的洛庭轩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静静地看着正在忙碌的方可儿。不知从何时起,他已经习惯了如此。看着她那认真忙碌的模样,仿佛成为了他的一种享受。

同样忙碌起来的,还有方天一。虽然他能力不是很强,但其它方面却很擅长。

回到办公室,便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一番翻找之后,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是牛总吗?哎,是我小方啊。”电话接通之后,方天一就一改之前那高傲的态度,细声细气地说出了这番话。

“最近有没有时间?天豪来了几个不错的货色,兄弟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

“哎,好,那就今晚八点?哎,好嘞,不见不散哈。”笑着挂断了电话之后,方天一就将身子依靠在了身后的椅子上。扯动了一下脖间的领带后,便上扬了一下嘴角。

“方可儿,你就等着滚出国吧!”那充满了得意的话语,仿佛是对方可儿的原判一般。

随着天色渐暗,方可儿一直守着电脑寸步未离。因为太忙,洛庭轩给他买的晚餐都没有吃。

为了能过拿下芯片模版,她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

看着她那稍显疲惫的模样,洛庭轩的心中突然产生出了一丝心疼。这种感觉,之前从未出现过,但自从进入方家竟然频频出现。

天豪会所。

天豪会所是平川数一数二的大型会所,其内包间不下百个。

此时在天豪十大豪厢之内,正有着两男六女。

这两个男人正是方天一和他约见的牛总。牛总看起来四十多岁,微胖的身子,地中海的发型。

左拥右抱的牛总,仿佛小孩子进入了游乐园一般,兴奋莫名。

眼见牛总已经差不多了,方天一又举起了酒杯。

“牛总,我听说你们天马手中有一批芯片模版?”他与牛总碰了一下杯子后,就试着问出了这句话。

杯酒进肚的牛总听到这句话后,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

方天一见状,对一旁的女人使了个眼色。对方会意,纤细的右手便在牛总的身上动了起来。

“这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身上的异样,令牛总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享受之色。但他却仍然没有实话实说的意思。

见一个可能不够,方天一又看了眼牛总另外一侧的女人。

两女同时动手,牛总再也招架不住了。

“好像……好像有。”此话一出,牛总直接就将两女扑倒。那凶狠的模样,仿佛要将她们吃了一般。

见他终于回答了,方天一笑了一下之后,也不着急,就坐在一旁等着。

牛总一番折腾之后,就有些无力地依靠在了沙发之上。

“牛哥,兄弟对这批芯片模版很感兴趣,你看能不能……。”方天一将称呼一换,然后就说出了这句话。虽然话没有说全,但他相信对方能够明白。话音一落,便将一个箱子放到了对方腿边。

“芯片模版?什么芯片模版?我不知道啊?”目光在腿旁的箱子上停留了片刻,牛总便一脸疑惑地问道。那副模样,好像真的不知道对方所说的是什么一般。

“牛哥,你这就没有意思了!你刚才明明……。”见他竟然不承认了,方天一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对方给打断了。

“小方啊,你牛哥在商场混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一句话出口,牛总就起身走出了包间。

眼见对方离开了,方天一眉头紧皱,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他因为有方家做后盾,所以一直顺风顺水,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戏耍。

“妈的!”怒喝了一声后,方天一直接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掀飞了出去。周围的女人见状,惊呼了一声后,赶紧跑了出去。

“这个姓牛的竟然敢耍我!”大骂了一句后,他就用力地扯动了几下脖间的领带。

原以为通过这个牛总,他可以顺利拿到芯片模版,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此时的洛庭轩,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着那忙碌的方可儿。她忙碌多久,洛庭轩就看多久,仿佛百看不厌一般。

转眼一个小时又过去了,方可儿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伸了个懒腰之后,便发现洛庭轩正在看着自己。

“走吧。”顿了一下的她,便从椅子上站起。

当两人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

在回去的路上,方可儿忍不住开口了。

“天马集团你知道吗?”

 
地下凶神,回归华夏,加入了特殊组织。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0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