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酒驾,肇事司机,唐晓晓被他亲手送进地狱,却在那里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一觉醒来,酒驾,肇事司机,唐晓晓被他亲手送进地狱,却在那里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第1章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无情的男人?

“晓晓,刘老板说了,只要你陪她一夜,他一定会投资公司,你就当为爸爸牺牲一下自己……”

父亲的话语渐渐消散,唐晓晓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

她竟然全身光裸着被丢在一张大床上。

昏睡前父亲的话语言犹在耳,唐晓晓的脸色瞬间就惨白了下来。

挣扎着准备逃跑,唐晓晓发现,她浑身软软绵绵的,整个人动弹不得。

是了,昏睡前,父亲给倒了一杯水。

亲生父亲给女儿下药,要把她送到男人的床上,唐晓晓没能忍住,眼泪瞬间倾泻而出。

刘老板那个男人是个出了名的变/态,她的父亲,根本没有将她当做亲生女儿。

他眼里只有继母的两个孩子。

唐晓晓压抑着心头的难过,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看着床头放着的杯子,唐晓晓直接摔碎在了地上。

拿起一个玻璃碎片,唐晓晓狠狠割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剧烈的疼痛刺激着唐晓晓的大脑,身体似乎也恢复了一丝力气。

从浴室拿了一条浴巾,将身体裹住,唐晓晓从酒店房间逃了出来。

只是,她才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了继母的声音。

“唐晓晓逃了,你们怎么看的,快追上去——”

身后是追过来的脚步声,唐晓晓感觉到了身体里面的疲惫,再这样跑下去,她肯定会被抓到的!

突然,眼前有一个房间开着,唐晓晓直接冲到了房间里面,然后直接将门摔上。

门外的脚步声远去,唐晓晓松了一口气。

可是,她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声音极其冰冷。

“这不是你的房间,滚出去!”

唐晓晓转过头,房间一片漆黑,她看不到男人的脸。

逃出去,她迟早会被继母的人抓到刘老板的床上,她不能离开。

唐晓晓直接跪了下去。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进来的,外面有我的仇人在抓我,求你,我就待一个晚上!”

“关我什么事?”

男人轻嗤了一声。

“我再说一遍,你——现在,马上滚出去——”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无情的男人?

唐晓晓一颗心满是绝望,身上的药效又开始产生了作用,唐晓晓觉得大脑晕得很。

眼前这个女人还不滚,韶华庭没有了耐心,他走向前,一把将女人从地上扯了起来。

唐晓晓瞬间慌张了起来,她不能被丢出去,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唐晓晓用尽全力挣扎。

几番摩擦,唐晓晓彻底抱在了男人的怀里。

该死!

这个女人竟然……

一大早,唐晓晓就睁开了眼睛。

身体全身酸疼着,男人已经不在。

昨天晚上逃过了刘老板,还是没有逃过另一个男人。

唐晓晓忍不住落泪。

罢了,男人的声音和动作至少是年轻人,总比刘老板这个糟老头子折磨好。

唐晓晓苦中作乐,在浴室洗了一个澡之后,唐晓晓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糟了,玉佩不在了。

那是她妈妈去世前送给她的玉佩,里面刻着她的小名,笑笑。

整间房间都找遍了,唐晓晓依然没有找到她的玉佩。

昨天晚上开的那个房间,唐晓晓根本不敢去找。

没有办法,唐晓晓叫了前台给她买了换洗的内衣和衣服。

临走之时,唐晓晓将自己丢失玉佩的事情告诉了前台,希望他们找到之后还给她。

出了酒店,唐晓晓坐上了回家的车。

唐晓晓不知道,韶华庭在酒店房间留了他的联系方式。

她没有看到那一张名片。

第2章 被诬陷

唐家。

唐晓晓刚刚到家,她就听到继母和父亲在说话。

“老公,刘老板现在很生气,晓晓又下落不明,现在该怎么办?”

王春华叹着气,唐川一张脸甚是阴沉。

“那个孽女能逃一次,难道还能逃第二次,等她回来,我们再把她绑到刘老板的床上,这一次,她肯定逃不了!”

昨天晚上的父亲说的话,唐晓晓一直害怕是幻听。

可是,听到自己父亲还准备第二次将她丢到父亲的床上,唐晓晓的心彻底碎了。

“爸,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一直偏心,我忍着,可是,你怎么能把女儿送到刘老板那个变/态床上?”

唐晓晓的突然出现,唐川和王春华都震惊了。

“孽女,你竟然还敢回来,现在赶紧跟着我去刘老板那里道歉!”

唐川站起来,他一脸阴沉。

唐晓晓不由得冷冷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唐晓晓满脸的眼泪。

“爸,这是我最后叫你一声爸,卖女求荣,你当真是刘老板的一条好狗!从此以后,我唐晓晓再也不会回唐家一步!”

唐晓晓说完,她擦干眼泪,准备转身离开。

“砰!”

唐晓晓感觉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后脑勺传过来,艰难转过身,唐川举着一根木棒。

用手轻轻摸了摸后脑勺,唐晓晓将手放到自己眼前,一片猩红。

这就是她的父亲,无情无义,根本没把她当人看。

她觉得脑袋眩晕,昏迷前,唐晓晓听到了唐川冰冷的声音。

“这次赶紧给她绑起来,刘老板知道我们把人送过去,他一定会消气,公司的难关肯定会度过……”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唐晓晓通通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火海,而她坐在主驾驶位置上。

更要命的是,唐晓晓发现自己嘴里有浓重的酒精味。

没过多久,警车救护车消防车开了过来。

唐晓晓看到,火海燃烧的地方,消防人员从里面拖出了一具尸体。

而她送入医院没有多久,警察以她酒驾撞死人的罪名起诉她。

不管唐晓晓怎么否认,她最后还是被判刑八年。

韶家。

韶华庭的母亲躺在床上,脸色一片苍白。

“儿子,那个女人判刑了没有?”

韶华庭难受地点头。

“妈,撞死妹妹的人已经判了八年,你放心,我不会让害死妹妹的人逍遥法外。”

韶母却觉得还不够,她怨毒地吼了起来。

“芸儿死了,儿子,那个女人只判八年怎么够,你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妈,你放心,我已经吩咐了人,她在里面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如果她能活着走出来,那绝对是奇迹!”

将自己母亲哄睡之后,韶华庭走到韶家的花园里面,秘书打来了一个电话。

“先生,我已经找到了你想找的那个女人,前台说,那个女人留下了电话,她把一枚玉佩落在了酒店。”

韶华庭想到自己放在抽屉里面的玉佩,再一想到那天晚上那个人儿,他感觉身体里面的火气又燃烧了起来。

“把那个女人的身份资料发过来,找个时间,带她来见我。”

第3章 出狱

龙城监狱。

“2034号,这是你的房间。”

唐晓晓穿着囚衣,她端着自己的洗漱用品,然后走进了眼前的房间。

狱警把门关上之后,唐晓晓抬起头,眼前站着五个女人,她们每一个都神色不善。

唐晓晓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可是,她还没有开口,五个女人就对她拳打脚踢。

唐晓晓不明白,这些人为何要欺负她?

又一次被殴打出血,唐晓晓被送到了医院。

醒来的时候,周围是消毒水的气味,唐晓晓发现,她竟然在一个病房里面。

医生很快来到了唐晓晓的病房,检查做了一个检查之后,医生对着唐晓晓开口了。

“血已经止住了,目前你怀孕四周,孩子可能有流产的危险。”

她竟然怀孕了,唐晓晓很是错愕。

想到那天晚上的那个男人,唐晓晓心情复杂难言。

虽然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可是,她是孩子的母亲。

肚子里的宝宝现在是她唯一的亲人。

孩子还活着,她一定要撑下去。

监狱里面确认她是孕妇之后,唐晓晓没有再回以前的牢狱。

法律条文对孕妇有单独的安排。

怀胎十月,唐晓晓终于被送进了产房。

“医生,生了一对龙凤胎。”

护士取出了两个孩子,检查之后,男孩子一切正常,女孩子心脏有问题。

“男孩子给事先定好的那个人家,至于这个女孩子,她有心脏病,留给这个女人就是。”

剖腹产醒来之后,唐晓晓看着瘦瘦小小的女儿,眼泪哗哗地流。

医生说女儿心脏有问题,唐晓晓不能将女儿继续放在监狱里面。

她要把女儿送出去。

六年后。

唐晓晓走出监狱,接她的人是赵瑶,她的闺蜜。

原本是判刑八年,可是,唐晓晓在监狱里面表现良好,她被减刑两年,提前出狱了。

赵瑶身边站着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小女孩长得很是可爱。

“晓晓阿姨,妈咪一大早就把我吵醒,看到我们来接你,晓晓阿姨高不高兴?”

唐晓晓蹲下.身将女儿抱了起来,泪水根本抑制不住。

“安安,阿姨当然高兴,以后阿姨天天赖在安安身边,安安会不会讨厌阿姨?”

安安自小就喜欢这个温柔的阿姨,她马上摇头。

“晓晓阿姨,安安喜欢你,除了妈妈外,你是安安最喜欢的人。”

唐晓晓心中有些酸涩,可是,她并不后悔。

安安离开监狱,正常成长,这是她最大的愿望。

即使代价是安安不知道她是她的母亲。

但是只要看着安安健康快乐长大,一切都是值得的。

“小瑶,谢谢你。”

唐晓晓很是感激赵瑶当年的帮忙。

“客气什么,我已经买好菜了,走,我回家给你做一顿大餐。”

赵瑶和唐晓晓是认识十几年的闺蜜,从小学开始,她们两个一直做同桌做到了高中。

到了大学,由于专业不同,两个人才分开教室上课。

可是,她们始终是彼此最亲密,最信任的人。

赵瑶开车带着安安和唐晓晓去了她现在住的公寓。

三个人吃了晚饭之后,唐晓晓带着安安玩了一晚上游戏。

到后来,安安有了困意,唐晓晓将安安放到了床上睡觉。

床上的小女孩睡得那样香甜,唐晓晓几乎不敢眨眼。

赵瑶无奈笑了笑,她示意唐晓晓出来说话。

两个人站在阳台上,赵瑶看着唐晓晓头上的几根白丝,一时有些心疼。

“晓晓,你以后打算做什么?安安的事情,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她真相。”

“小瑶,安安的心脏病需要一直吃药,这几年,你肯定将我转给你的存款用完了,我要努力挣钱,我想让安安下半辈子不用为钱烦恼,她这个身体,一点点钱是远远不够用的。”

“至于我是她妈妈的事情,等她长大了再说。”

第4章 那个男人

唐晓晓坐了六年牢,所有的存款都用在了安安的治疗费用上面。

她现在出狱,首要任务就是挣钱。

凭借过去的关系,唐晓晓在一个高档的会所里面找到了一个职业,荷官。

她长得漂亮,身材又好。

每天给客人发牌,抽成,吸引的客人越多,唐晓晓挣的钱越多。

她是有案底的人,正常工作已经没有希望了,唐晓晓只能如此挣钱。

幸好,她曾经无聊学过这个。

只是,这个工作每天都是晚上,唐晓晓每天都在熬夜,白天回家倒头就睡,一个周只能休息一天。

而在这一天,唐晓晓就会全天陪着女儿玩耍。

大约半个月之后,由于业绩好,客人喜欢,唐晓晓开始专门去一些包厢服务。

客人们觉得她长得漂亮,嘴甜,发牌好看,小费也发得蛮多。

这天,唐晓晓又被老板喊到了一个包厢服务。

她走到VIP房间,刚刚走到门口,包厢里面一个艳丽的女人哭诉了起来。

“韶华庭,我到底哪里不好,你连正眼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韶华庭看着面前的女人,他轻嗤了一声。

“齐珊珊,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我改,成不?”

这句话说完,包厢里面其他两个男人大笑了起来。

齐珊珊脸色通红,可是,她还是不甘心放弃。

“韶华庭,算我求你了,我都追了你五年了,你能不能说个理由让我死心?”

这一句话说完,韶华庭漫不经心地抬起了眼眸。

“齐珊珊,真话很简单,你长得太丑了,你看看你身后的女人,她已经长得算一般了,可是,你长得比她还丑,身材也比她差……”

韶华庭这句话说完,包厢里面另外两个男人诧异地看向了齐珊珊身后站着的唐晓晓。

果然是个风情万种的大美人,她穿着荷官的衣服,怎么以前没有见过?

两个男人正在疑惑,齐珊珊已经转身看向了唐晓晓。

“啪!”

齐珊珊冲向前打了唐晓晓一巴掌。

“贱人,四处勾人,不要脸!”

唐晓晓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但是,这个地方玩的人都是一些公子哥和大小姐,她不敢反抗,只能低垂着头。

“齐珊珊,你不是问我不喜欢你的原因吗,随随便便打人,你看看你这种家教,我宁愿和她说几句话,我也不想多看你一眼。”

韶华庭走到了唐晓晓的身边,他对着齐珊珊冷眼嘲讽了起来。

齐珊珊恼羞成怒,她看着韶华庭,嗤笑了起来。

“我不信你会碰这种地方肮脏的女人!”

也许是低垂着眼眸的女人看起来太可怜,韶华庭直接抓住女人的肩膀,然后低下头深深吻了上去。

只是,这滋味太过美好,韶华庭竟然食髓知味,深深吻了起来。

齐珊珊瞪大眼睛,眼前这对男女接吻的画面简直就像是噩梦。

“韶华庭,我恨你!”

齐珊珊大哭着跑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唐晓晓用力推开了眼前这个叫做韶华庭的男人。

“韶先生,齐小姐已经走了。”

第5章 我希望他救我

言下之意,他们的吻也该结束了。

聪明的女人,韶华庭笑了笑。

“过来给我们发牌。”

唐晓晓一直谨守本分,不敢惹事。

虽然韶华庭强吻了她,可是,唐晓晓知道,这种有权有势的人她招惹不起。

唐晓晓只得吃了这一个闷亏,开始认真发牌。

包厢里面另外两个男人看着唐晓晓眼里的面容,纷纷笑着自我介绍了起来。

“美女,我是慕周,今年二十八岁,美女可否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

慕周的长相有些阳刚,唐晓晓微微笑了一下。

“慕先生,我叫笑笑,你这么称呼我就行。”

一直漫不经心地韶华庭眼睛眯了一下,笑笑,他记得唐悦心的小名也是这个,那个玉佩还刻了笑笑两个字。

另一个带着眼睛,长相斯文的男人也对着唐晓晓微笑了起来。

“笑笑,我叫程溪,你可以喊我名字。”

唐晓晓笑了笑,她低垂着眼眸,很是恭敬。

“程先生。”

女人若是太本分了,即使长得漂亮,未免也是无趣。

韶华庭叹口气,之后,三个人玩了很多局梭哈。

后来,大约是没有兴趣玩了,唐晓晓被喊出了包厢。

老板看唐晓晓今天业绩不错,吩咐她准备下班。

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去的时候,唐晓晓喝了一口水,她背着书包走到会所外面。

夜晚的风有些凉意,可是,唐晓晓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热,大脑也有些晕眩。

唐晓晓不是蠢笨之人,她马上明白,自己喝的水出了问题。

可是,她在这里工作也算有一段时间了,到底是谁在暗算她?

眼前的情况容不得她犹豫,唐晓晓马上给赵瑶打电话。

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将电话拨打过去,一个劲风呼过来,唐晓晓手臂剧痛,她的手机摔碎在了地上。

抬眸,眼前竟然有七八个男人围了上来。

竭力保持着冷静,可是,越来越晕眩的大脑几乎快要将唐晓晓折磨疯掉。

“如果你们要财,我可以给你们。”

唐晓晓说完,为首的几个男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长得这么漂亮,哥几个只想和你睡一下,识相一点,乖乖跟哥走,免得最后受皮肉苦——”

身体越来越软,唐晓晓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她不能倒下。

死死掐着自己的手心,唐晓晓突然对着前方大声喊了起来。

“韶华庭,你女朋友受伤了,你快过来!”

围着唐晓晓的几个男人下意识地转过身看去,唐晓晓立即转身跑了起来。

可是,她身体实在是太软了,才跑几步,唐晓晓直接被几个男人踹到在了地上。

“贱人,不识好歹!把她绑起来,我们等会好好伺候她——”

才几秒钟,唐晓晓的四肢就捆绑了起来,绝望铺天盖地袭来。

难道真的避不开这一个劫数吗?

唐晓晓不知道怎么办,她只是再次大喊了起来。

“韶华庭,快救你女朋友!”

唐晓晓今天才认识这个男人,可是,其他工作人员说过,她今天去的那个包厢,里面的人是帝都谁都不敢惹的大佬。

唐晓晓只能喊韶华庭的名字,她希冀自己身上出现奇迹。

第6章 想好怎么报答了吗?

“慕周,刚刚我听到了有人喊我名字,还喊了我两次,是我错觉吗?”

韶华庭站在自己的路虎车旁边,疑惑问了起来。

程溪在一旁笑了起来。

“岂止喊你的名字,她还自称是你的女朋友,这声音应该是那个小荷官的,也不知道惹了谁。怎么,要不要去英雄救美?”

韶华庭想到碰到在这个女人时候身体的火热,他意动了。

除了六年前那一夜,韶华庭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强烈的感觉。

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有些不一样。

唐晓晓嘴巴已经被胶带封上了,她紧紧咬着自己的唇瓣。

嘴里一股铁锈鲜血的味道,唐晓晓不敢让自己晕倒。

几个男人拖着她,准备将她丢到车里面。

唐晓晓呜呜呜地叫着,希冀周围有人发现这几个男人当街掳人!

被丢到车厢后面那一刻,唐晓晓眼泪流了下来。

即使出了狱,原来,她的噩梦根本没有结束!

“放开她——”

突然,耳边响起了男人清冷的声音。

唐晓晓努力抬头,车子外面,颀长的男人站在车子旁边,他表情漫不经心,甚至还慢慢地整理着自己的袖口。

“敢坏爷的好事,活得不耐烦了吗?”

抓唐晓晓为首的男人咒骂了一声,随即,他向周围人示意了一下。

马上,五六个人冲到了韶华庭身边。

“嘭!”

“咚!”

……

几十秒过去,韶华庭周围的男人都被揍到了地上。

男人看着眼前这场面,他全身颤抖,整个人直接跪了下去磕头求饶。

韶华庭轻嗤了一声。

“把他们丢到警察局,记得好好审问一下,到底是谁派来的。”

这句话说完,几个黑衣保镖走过来带走了地上的男人。

唐晓晓看到,韶华庭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唐晓晓嘴上的封条被撕开,四肢上的绳子也被韶华庭解开。

男人将她从车里抱了出来,慕周和程溪也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好久没看到你动手了,刚刚明明有保镖,你自己动手,就是想在美女面前表演英雄救美吧?”

慕周打趣着,对着唐晓晓眨了眨眼。

程溪也对着唐晓晓笑了起来。

“美女,这个男人看上你了,抓住机会。”

韶华庭对着自己两个狐朋狗友斜睨了一眼。

“滚,懂?”

程溪和慕周一起笑了起来。

“懂,我们自然都懂,长夜漫漫,你一定要好好珍惜。”

慕周和程溪说完就笑着走了。

唐晓晓从韶华庭怀里挣扎着站起来,整个人有些不知所措。

“刚刚谢谢您。”

想了想,唐晓晓决定道谢。

韶华庭看着眼前这个头发凌乱的女子,他低头准备拨开女人耳边的碎发,可是,女人下意识地躲开了。

这个女人在躲避他?

韶华庭不高兴了。

“也不知道刚刚是谁冒认我的女朋友,我好心好意救了,眼前的人还狼心狗肺,翻脸不认人!”

唐晓晓脸顺便变得通红。

“对……对不起,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喊你的名字试试……我不是故意的……”

明明有些生气,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女人道歉时候可怜兮兮的样子,韶华庭又有些心疼了。

真奇怪,明明今天晚上才见到这个女人。

可是,女人的一举一动好像都牵动了他的心。

“知道对不起,想好怎么报答了吗?”

第7章 刚刚那个女人是你未婚妻?

韶华庭戏谑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唐晓晓震惊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她许久都说不出话。

可是,还没能来得及思考怎么回答,唐晓晓发现,她身上的热浪又袭了过来。

身体软得厉害,唐晓晓感觉得到,自己脸已经变得通红。

韶华庭也发现了眼前女人的不对劲,他定定看了许久,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他们竟然给你下药!”

韶华庭马上将唐晓晓抱了起来。

唐晓晓感觉害怕,她下意识地挣扎,韶华庭吼了起来。

“你中药了,我带你看医生,你以为我是禽/兽,这种时候会趁人之危?”

唐晓晓羞愧地低下了头,她刚刚确实是这样想的。

后来,唐晓晓放心地昏迷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间,唐晓晓感觉自己丢到了浴缸里面,她喝了好多好多的水,一整个夜晚,似乎那个男人一直都守在她的身边。

第二天早上醒来,唐晓晓睁开眼睛,她在一个陌生的卧室,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唐晓晓心情有些失落。

过了一会儿之后,卧室门被打开,唐晓晓看过去,进来的人是韶华庭,唐晓晓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你醒来了,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吃东西?”

韶华庭走过来关心问了起来。

“我没事,暂时还不饿,昨天晚上有没有麻烦到你?”

唐晓晓忐忑地问着,韶华庭漫不经心地坐在了唐晓晓的床边。

“你喝了一晚上的水,一直在上厕所,挺麻烦的……”

唐晓晓的脸羞得通红,她手指着眼前的男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

韶华庭皱眉看了许久,这才明白唐晓晓羞恼的原因。

“我又不是变/态,你上厕所自然有女佣人帮你,你这脑子怎么长的?”

唐晓晓脸更加羞红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自从遇见韶华庭之后,她就一直在出丑倒霉。

“洗个澡吧,等会下来吃饭。”

唐晓晓看着快要离开的韶华庭,下意识的喊出声。

“我想给家人里报平安,能借用一下手机吗?”

韶华庭没有拒绝。

唐晓晓马上给赵瑶打了一个电话。

“……小瑶,我出了点事情……嗯,我没事,下午就会回家……”

洗完澡收拾好自己之后,唐晓晓来到楼下准备吃饭,可是,她才走出房门,她就看到了楼下站着一个女人。

还是她熟悉的女人,唐悦心。

她继母生下的孩子。

“华庭,我们都谈了快要六年的恋爱了,伯母一直在催着我们结婚,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

韶华庭看着面前娇艳的美人,他自己也奇怪。

明明六年前那一夜,他对唐悦心是有感觉的。

可是,确定关系之后,唐悦心再怎么勾/引他,他竟然毫无感觉了。

“悦心,结婚的时间我还没有想好,你不要着急,给我一些时间,行吗?”

韶华庭的神色温和,声音也温柔。

可是,已经认识这个男人六年了,唐悦心知道,这个男人这种语气,那分明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唐悦心有些失望,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来,她不能惹得这个男人厌烦。

“我知道了,华庭,你好好休息,我好久没有到楼上去看看了,我现在可以去楼上休息一会儿吗?”

有人告诉她,韶华庭带了一个女人回家,唐悦心嫉妒得很,她一大早赶过来,除了催婚,还想确认一下女人是不是真的存在。

韶华庭轻笑了起来。

“你是不是又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了,就这么不信任我?”

唐悦心几乎快要将指甲扣到掌心,韶华庭分明不准备她上去。

也就是说,那上面可能真的有女人。

唐悦心几乎快要嫉妒发疯。

可是,她在韶华庭面前一直都是温柔端庄的人设,她不能吃醋。

“华庭,那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伯母。”

唐悦心离去许久之后,唐晓晓安安静静地走了下来。

“你倒是聪明,知道这个时候下来。”

韶华庭打趣着,唐晓晓坐在韶华庭的对面,她幽幽地问了起来。

“刚刚那个女人是你未婚妻?”

韶华庭很是诧异,这个女人竟然对自己身边女人感兴趣了。

“怎么对她感兴趣了了?”

第8章 记住你的身份

唐晓晓只是执着地看着面前男人,再问了一遍。

“她到底是不是你的未婚妻?”

明眼人都看得出唐晓晓的不对劲,韶华庭一张脸冷了下来。

“她是我的未婚妻,怎么,你觉得你比她长得漂亮,觉得我对你感兴趣,你就以为我会娶你?”

唐晓晓不说话,她只是紧紧咬着自己的唇瓣。

韶华庭看着唐晓晓这个委屈的样子,他心里极其不高兴,他可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况且,他不觉得自己需要对她负责

“笑笑,记住你的身份。”

唐晓晓猛地站起来,随后直接向门口走了过去。

韶华庭脸彻底黑了下来,

他追上去拦住了唐晓晓的手腕。

“你什么意思,我昨天可是你的救命恩人,现在,你对救命恩人甩脸,我看你胆子挺大,信不信我把你丢到昨天那些人手中!”

唐晓晓却是根本不想理会韶华庭的言语,她只觉得愤怒地想要发疯。

任她怎么想,她都不会想到,这个男人的未婚妻是唐悦心。

唐悦心是唐川和王春华的女儿,当初,她被唐川两次献给变/态,最后一次没有成功,可是,她被陷害上了酒驾撞死人的罪名。

唐晓晓为此坐了六年牢,女儿也害得有了心脏病。

她的人生因此毁了,要不是女儿牵扯她,她出狱就会出报仇。

现在,知道韶华庭跟唐家有关系,还是唐家未来的女婿,唐晓晓一想到这个事实只觉得恶心。

看着抓着自己的手,唐晓晓看着韶华庭,声音冷极了。

“放开我的手,你让我觉得恶心!”

唐晓晓这句话说完,韶华庭的脸瞬间一片阴沉。

他扬起自己的手,眼前的女人神色平静,根本就不在意。

心中无尽的挫败感袭来,韶华庭狠狠踹了旁边的桌凳,巨大的撞击声响起。

良久,韶华庭阴冷地看向了面前的女人。

“滚出去!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唐晓晓抿着唇瓣,她抬起脚步,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

女人的背影已经消失不见,韶华庭心中的闷气越来越多,他直接将餐桌上的盘子全部摔了下去。

可是,还是不解气。

“慕周,程溪,你们两个人给我滚出来喝酒!”

韶华庭成功将自己两个好哥们约了出来。

唐晓晓回家之后,她才刚刚走到门口,里面传来了小瑶慌张的声音。

“安安,你怎么了,妈妈马上带你去医院……马上去医院……”

唐晓晓神色惨白,她马上冲了进去。

五个小时以后,安安从手术室里面推了出来。

女儿的小脸惨白,唐晓晓的眼泪根本无法抑制住。

当年要不是唐川和王春华,她的女儿怎么会受这么多的哭。

唐晓晓多想冲到这两个人面前杀了他们,可是,她还有女儿。

主治医生把唐晓晓和赵瑶单独叫到了办公室。

“安安的情况很严重,必须马上动手术,这个手术我们医院做不了,你们必须去请欧文医生,他做这个手术的概率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

走出医生办公室之后,唐晓晓和赵瑶抱着彼此痛哭。

“小瑶,我不会让安安出事,我一定要让安安健康活下去。”

“晓晓,手术费用都要几百万,那个欧文医生,据说一掷千金都请不动,该怎么办?”

赵瑶很是忧愁。

唐晓晓擦干自己的眼泪,她要坚强。

“总是会有办法的,小瑶,你等着我……”

唐晓晓再次来到了韶华庭的别墅外面。

管家看到她,直接不允许她进去。

晚上,韶华庭喝醉酒回来,他看到唐晓晓竟然跪在了自己别墅门前。

嗤笑了一声,韶华庭根本没有理会,而是直接进去了别墅里面,吩咐管家关紧大门,不允许这个女人进门一步。

半夜,外面下起了大雨。

韶华庭转醒,他走到窗边,女人淋着雨,依然在外面跪着。

只是,女人那句恶心依然在心底记着,韶华庭冷着脸,他又躺在了床上。

可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咒骂了一声之后,韶华庭终于爬起身,然后给自己穿上了衣服。

一觉醒来,酒驾,肇事司机,唐晓晓被他亲手送进地狱,却在那里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6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