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北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做人人羡慕的夜少奶奶

嫁给北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做人人羡慕的夜少奶奶

第1章 验货

漆黑一片的屋子里,沈琦独自一人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被子下的她未着寸缕。

今晚,是她和夜家二少爷的新婚夜。

没有婚礼没有酒席,等来的只有一个坐在轮椅中男子的背影,和他冷清的一句话——把她洗干净送我床上,我要验货。

验货……

她对他来说,只是个货物而已,各取所需。

忽然,门开,沈琦整个人瞬间紧绷到不行,死死地捏着被角。

传闻,夜家二少面目可憎,脾气暴戾,因为腿疾导致那方面的缺陷后,更加喜怒无常。

更有传言他克死了整整五任妻子,以至于全城上下,再有贪图夜家财势的人家,也不敢把女儿嫁过去。

但是沈家敢。

沈家极度缺钱,集团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她父亲借了高利贷,结果利滚利,将集团和沈家陷入更大的危机中。

追债者上门,各个凶神恶煞地对他们喊打喊杀。

这时候夜家这根救命稻草出现了,父母舍不得牺牲纯洁无瑕的妹妹,就将二婚的她送给了夜家。

受不住父亲的苦苦哀求,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终究还是让沈琦来了这里,代替妹妹嫁给那个可怖的夜家二少。

轮椅摩挲地板的声音逐渐清晰,沈琦大气都不敢出。

透过黑暗,能看到一个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

被子突然被掀开,随即一只大手抚摸上来。粗粝冰冷,就和他这个人一样。

“啊!”沈琦忍不住尖叫出声。

只听得一道嗤笑,男子低沉冷漠的传来:“害怕?”

手下的动作却是不停,修长的手指从她的脸颊一路往下,划过她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再往下,是无限诱人的光景。

沈琦紧紧拽着被子,不让自己逃开。

可是大手途径平坦的小腹后,依然没有收手的趋势,依旧越来越往下……

“停、停下!”在即将触及她敏感部位的时候,沈琦终于受不住地抓住他的大手。

都说那方面有问题的男人,很容易心理扭曲,从而滋生出一些特殊的癖好,比如……xing虐待!

一想到这,沈琦的身子颤栗地更加厉害,磕绊开口:“夜、夜少,能不能不要这样,我……”

“不能。”

沈琦身子一僵,通过两人相握的手,明显能感觉到她的颤抖。

“呵呵,这般青涩的反应,装得还真像个雏儿。”冷沉的嗓音,满是嘲讽。

听到他的话语,床上的沈琦瞳孔骤缩,难道他……

下一秒,灯光大亮,沈琦下意识闭起双眼。

男人抽回手,犀利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薄唇轻启:“我是该叫你沈月呢还是沈琦呢?我的夫人。”

危险的语调令床上的沈琦狠狠打了个哆嗦,一睁眼,就撞进一双深邃又冰冷的眼眸里。

第2章 取悦我

男人的眉眼间藏着锐利,幽深如狼的眼瞳下是高挺的鼻,刀削般的薄唇噙着轻嘲的弧度。虽然他是坐在轮椅上的,但周身带着一股迫人的气场,不容旁人靠近。

这就是传闻中的面目可憎?

沈琦一时间有点愣怔,直到周围的空气骤然下降了几个度,她才连忙掩着被子从床上坐起,不敢直视男人的双眸,心虚开口:“我、我当然是沈月了……”

“呵。”夜墨轩眼角多了几分冷意,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扔在沈琦面前。

沈琦小心翼翼地捡起打开一看,才发现里面全是她妹妹沈月的照片和资料。

所以,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沈琦捏着信封的手紧了几分,她咬住下唇,如黑琉璃般的眼眸看了夜墨轩一眼,不动声色。

“沈家以为,我夜墨轩有腿疾,就能随便找一个人来搪塞我?”

沈琦垂着眼帘低声辩解:“我也是沈家的女儿……”

“刚离婚的女儿?沈家这是把夜家当回收站不成?”夜墨轩的双眸再次冷然几分。

讽刺直白的话语又让沈琦回忆起一个月前那噩梦般的夜晚,紧紧咬住下唇,让疼痛提醒自己不要失态……

不等她平复心绪,男人冰冷的声音再次犹如一盆冷水砸了下来:“给你五分钟,滚出夜家。”

“什么?”沈琦倏地抬眸,就撞进他的黑眸里。

如果她被赶走,沈家必定得罪夜家。全家族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哪怕她再不情愿,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沈家落败在自己手中。

沈琦定了定神,鼓起勇气直视他开口:“我知道这也是你父母安排的联姻,对你来说,娶谁都一样,要不然你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

“与其你再娶,不如让我留下来,我保证我们各不相干。”

说到这里,沈琦举起双手保证,眼睛里写满了坚定,白皙的小脸上却是小心翼翼的表情,害怕他不接受一样。

这副样子……

夜墨轩眯起眼,打量着她。

未了,夜墨轩勾起薄唇:“就这么想留下?”

看到他哂笑的表情,沈琦心底一咯噔,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还是点了点头。

夜墨轩嘴角的轻蔑更甚,对于这种取代自己妹妹而嫁进夜家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他不是第一次见。

定定地盯着床上的人,启唇:“我给你一个留下的机会……”

沈琦的眸中刚露出欣喜的光,就听见男人那魔鬼般的后话:“取悦我。”

沈琦整个人愣怔在当地,不可置信的盯着床边的男子。

“怎么,听不懂?”

夜墨轩讥诮开口:“别告诉我,一个二婚的女人,还不知道怎么取悦男人。”

听到他的话,沈琦狠狠攥紧双拳。

她和林江的确有过一段两年的婚姻,但是对方一直借口忙从来没有碰她。直到一个月前的那晚,她撞见林江和一个妖娆的孕妇在他们的婚床上缠绵。

她的噩梦便从那一刻开始……

“说话!”对方的沉默,显然令夜墨轩失去了耐心,伸手一把扯下她身前的被褥,瞬间女子雪白的酮体展露……

“啊!”

第3章 耻辱的夜晚

沈琦慌乱地抓起被子遮掩自己的身躯,和被欺负的小白兔般将自己裹成一团。

诱人的美景虽转瞬即逝,夜墨轩的眸色深沉了几分,冰冷的嗓音也带上几许沙哑,却依旧轻嘲着开口:“纯洁小白兔的人设可不适合你。”随即眉眼一凛,“既然做不到,就给我滚!”语毕,推着轮椅就转向离开。

“等等!”

望着夜墨轩冷漠无情的背影,沈琦急得不行,裹着被子下床,冲着夜墨轩的背影大喊:“你既然不行还要这么折磨我干什么,我们和平共处不好吗?也让你免去联姻的麻烦。”

她的话,让夜墨轩连带着轮椅都顿了一下。

他身子没动,倒是脑袋微转了过来,眼角的余光透着冷寒,声音好似从地狱传来:“你说谁不行?”

夜墨轩危险的眼眸如蛰服在黑夜中的野兽,似乎只要沈琦再说一句,他就会马上扑上来,把你咬死。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一个有腿疾的人,可身上的气息为什么会这么强势?

夜墨轩已经把轮椅的方向调整回来,朝她这边缓缓靠近,他目光如漆,眸子黑渗渗的。

裹着被子的沈琦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坐着轮椅的夜墨轩已经到了她面前,他的动作很快,抬手便扣住了她细白的手腕,一把挥开她身上臃肿的被褥。

“啊!”沈琦就这么“坦诚”地跌坐到他的腿上。

“你刚刚,说谁不行?”夜墨轩冷然启唇,锐利的目光攫紧她。

“外界不都传闻你、你那方面不行嘛……“沈琦慌乱地双手都不知道该遮哪里,涨红着脸道,“你放开我……”

陡然的靠近,让沈琦整个人慌乱起来,他身上炽热的男性气息将她重重包围。

生猛,霸道,危险。

这种感觉……

让沈琦想起了当时那个车里的男人,身上的气息也是如同眼前的人一般霸道。

沈琦脸色白了几分,她永远也无法忘记那耻辱的夜晚。

一个月前,眼睁睁目睹了丈夫的背叛后,失落走在大街上的她突然被一个男人抓进车里,而后的事情便彻底失控了。

她挣扎她嘶吼,可所有的反抗都被化解在那双炙热的大掌下。

她就和破布娃娃一般不断被分开、捣碎,直到奄奄一息。

她的第一次,就在这么绝望的夜晚被夺去,她甚至都没有看清那个男人是谁……

“就这么不择手段地想当夜太太?”

耳畔响起的男声把沈琦的神智拉了回来,随即她浑身僵硬。

因为她发现夜墨轩某处正热辣辣地抵着她,一个月前刚经历过那种事,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

沈琦额头顿时沁出一层汗,一手遮着胸口,一手推拒着他:“你先放开我。”

这样的状态,太危险。

“呵,”夜墨轩冷笑:“这么紧张做什么,没干过这种事?”

沈琦倔强地同他对视:“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说了,留下可以,取悦我。”

沈琦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

看着他不容置喙的双眸,沈琦心一横,努力抛去所有羞耻,就这么将自己全全展露在男人眼前。颤抖着伸手,开始解开他的衣扣。

一颗,两颗……

忽然,一阵反胃感袭来。

“呕。”沈琦不受控地干呕一声。

随即下巴一痛,夜墨轩单手捏住她的下颚,周身爆发恐怖的气息:“我就这么让你恶心?”

第4章 妻子应尽的义务

“不是……”沈琦不知是被痛的还是急的,眼角已经溢出泪水。

都已经做到这程度了,她不能功亏一篑!她必须成功留在夜家。

“我只是……啊!”

没再给解释的机会,夜墨轩一把推开她:“像你这种做婊/子还要立牌坊的女人,我更倒胃口。”

看也不看狼狈摔在地上的沈琦一眼,夜墨轩转身推着轮椅离开。

看着夜墨轩离开的背影,沈琦轻咬住自己的下唇。

他没有再提让自己离开夜家的事情,那她是可以留下来了吗?

裹起被子回到床上,等了十多分钟依旧没有动静,沈琦这才松了口气,看来她是成功了。

-

沈琦独守了一晚上的空房,想来夜墨轩应该默认了她的提议——挂名夫妻,互不相干。

沈琦换好衣服下楼,一群佣人正在忙活着。

正想上前问问她们厨房在哪里,脚下突然伸来一只笤帚,沈琦一个趔趄,当即身子不受控地朝前方扑去。

“啊!”

就在她即将和大地亲密接触之际,一双大手及时将她扶起。

惊魂未定的沈琦抬头一看,就撞进一双温润如玉的眸子里。

“没事吧,弟妹。”

“弟妹?”

“我是墨轩的大哥,我叫凛寒。”夜凛寒温柔开口。

不等沈琦回答,一个冰冷的声音陡然响起:“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这个声音……沈琦顺着声音望了过去。

萧肃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夜墨轩走过来,夜墨轩坐在轮椅上,双腿上面盖了一条薄薄的毛毯。

尽管坐在轮椅上,可他却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  

他的目光冰冷,像刀片一样落在沈琦的脸上。

对上他的视线,沈琦忍不住一抖。

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在夜凛寒的怀中,连忙退后两步跟他保持距离,心虚地低下头。

“墨轩,难得能在家里看到你。”夜凛寒对自己这个弟弟,依旧扬着笑脸。

可是夜墨轩对他就不一样了,脸上连个表情都没有,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大哥。”

“嗯,那大哥就不打扰你跟弟妹了。”

夜凛寒说完看向沈琦,温和道:“弟妹,大哥还要去公司,先离开了。”

沈琦呆呆地点头,看着夜凛寒离开,正当她准备收回眼神的时候,就听到身侧的夜墨轩嘲讽地开口:“离过婚的女人就这么饥/渴?迫不及待地开始勾/引男人了?”

听言,沈琦猛地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夜墨轩眼眸深黑,眼底一片暗影,沈琦感觉到他戾气很重。

沈琦咬住下唇:“我才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

“是么?”夜墨轩唇角含着的笑容极具嘲讽,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一个刚离了婚就迫不及待找第二春的女人,真的不龌龊?”

沈琦握紧拳头,有些生气。

是她自己要找第二春的吗?她也是被逼的。

“你最好遵守你的承诺,与夜家的人各不相干。如果让我发现你仗着夜家的名号在外面做什么,或者对夜家的人有什么目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萧肃。”

萧肃推着夜墨轩离开了。

待他们走后,一个女佣走过来对她说:“二少奶奶,我们老爷子要见你。”

老爷子?是夜家的老爷爷吗?

沈琦登时紧张起来。

妈妈之前说夜家的人都没有见过沈月,所以他们才敢这么放肆地让她沈月嫁过来。

现在老爷子要见她,不会被拆穿吧?

沈琦忐忑地跟在女佣身后。

“二少奶奶,请进。”

女佣的态度很谦卑,沈琦向她说了声谢谢,拘谨地走进书房。

书房与她想象中的差不多,古典式的摆件和书架,架子上放了各式各样的笔墨书画,一派庄重肃穆。

只是打量了一眼,沈琦便立即收回了目光,朝房中的人看去:“老爷子,您、您好。”

沈琦对上夜家老爷子的目光,便被他那双精明的目光给攫住了。

夜老爷子正打量着她。

沈琦想到自己的身份,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不知所措地垂下眼帘,生怕夜老爷子看到自己眼底的心虚。

夜墨轩那边她是暂时搞定了,可万一夜老爷子发现她不是真的沈月,到时候怎么办?

“沈月。”

“啊?”沈琦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对上老爷子的目光后又迅速低下头。

夜老爷子的目光锐利,出口的话语也严肃无比。

“墨轩从小身体就不好,你既然嫁给他了,以后就好好照顾他,作为一个妻子,应该做些什么,不用我教你吧?”

第5章 给我找到那个女人!

“我知道。”

“从明天开始,你就跟在墨轩身边工作,当他的助理。”

听言,沈琦诧异地抬眸:“可是……”

“就这么定了,明天开始墨轩上班你就跟着一起去,寸步不离!”

根本不给沈琦拒绝的时间,夜家老爷子直接拍板定案,挥挥手便让她离开了。

为了引起不必要的纷争暴露身份,沈琦虽然郁闷,还是决定辞掉原来的工作,听从老爷子安排。

第二天,夜老爷子直接出面让夜墨轩带着她一起去公司。

“你不找助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如今沈月已经是你的妻子,就让她跟在你身边照顾你吧。”

夜老爷子对夜墨轩说话时候的语气仍旧跟对着她时是一样的,沈琦觉得有些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她还以为这爷孙俩感情会很好。

正思索着,沈琦感觉到一道锐利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脸上,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夜墨轩嘲讽地盯着她:“好啊。”

沈琦有些诧异,她还以为他会拒绝。

“嗯,去吧。”夜老爷子的脸色有所缓和。

夜墨轩坐在轮椅上面无表情,萧肃朝老爷子点点头,“夜老爷子,那我们先去公司了。”

“带上沈月。”

沈琦只好跟在夜墨轩的身后。

出了大厅,到了花园处时,夜墨轩嘲讽地道:“这么快就和老头子打好关系了?想监视我?”

沈琦的步子一顿,秀眉拧了起来。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呵,”夜墨轩冷笑出声:“你最好是永远都不明白,否则……”

后面的话夜墨轩没有继续说,但沈琦却知道,那带着赤裸裸的威胁之意。

沈琦有些气愤,自己因为他工作都辞了,整天还要跟在他的屁股后面。

原本说好的各不相干,现在却被强行绑在一起,她也不乐意啊。

一路无言走到了大门外,坐在轮椅上的夜墨轩被人送上专车,沈琦下意识地想跟着弯腰钻进去,不想萧肃却伸手拦住了她。

“沈小姐,这是我们夜少的专车。”

沈琦顿住:“什么意思?”

夜墨轩扭头朝她看来,那双冷静深邃的眸子里带着嘲弄之色:“想当我的助理,你还不够格。”

听言,沈琦脸色一变:“那你刚才为什么又要答应爷爷?”

夜墨轩不再搭理她,收回冰冷的目光,萧肃面无表情地准备关上车门,沈琦伸手挡住,质问夜墨轩:“你走了,那我怎么办?爷爷那里……”

提到夜老爷子,夜墨轩眸中精光暴闪,他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她。

“萧肃,告诉她路线,让她自己走着去。”

沈琦:“……”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

萧肃面无表情地将路线汇报给她,然后冷漠地关上车。

夜墨轩冷厉的目光透过后视镜瞧见那个站在门口的娇小身影,只是一眼他便收回了目光。

片刻后他想到什么,薄唇微动:“我让你找的那个女人,有消息了吗?”

提到这件事,萧肃带着歉意地回复:“夜少,那条路没有监控,正好那天雨下得很大,夜太黑,根本看不清楚路人。不过,您再给我一点时间,相信可以查清楚的。”

听到这话,夜墨轩气息又冷峻了几分,他眉眼藏着峰锐:“一个月,如果有心设计,那个女人这时候应该怀孕了。”

萧肃一惊,一个不知姓名,不知长相的女人怀了夜少的孩子?那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萧肃表情认真起来。

“明白了,我会安排人留心医院那边的动向。”

夜墨轩敛起眸。

他没碰过女人,那天晚上的女人是第一个!

所以,必须找到她!

第6章 敢勾引我老公?

沈琦花了整整半个小时辗转的时间才到达夜氏集团。

又和前台保安死磨硬泡了半天,最终还是在夜凛寒的帮助下成功上了电梯。

“出去往右走到尽头就是墨轩的办公室了,我还有其他事情,就不陪你过去了,自己能找到路吗?”

听言,沈琦赶紧点头:“嗯,谢谢大哥。”

“不客气。”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沈琦不由得感慨地摇摇头:明明都是同个父母生的,为什么一个就这么温润绅士,一个就这么讨人厌呢?

沈琦深吸一口气,认命地往尽头走去。

终于看到办公室的门了,沈琦伸手刚准备敲门,门居然直接打开了,一个不明物体被推了出来。

沈琦躲闪不及,被撞个正着,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

跟她一起摔倒的还有那个不明物体。

“啊!夜墨轩,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沈琦这才发现刚才撞向她的是一个浓妆抹艳却依衫不整的女人,她摔倒以后迅速爬起来指着里头的人怒骂出声。

夜墨轩高大的身影坐在轮椅上,眸神漆黑慑人,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薄唇微启:“滚。”

“你!”女人气得指尖发颤,“夜墨轩,你以为你是谁?如果你不是夜家的二少爷你以为本小姐能看得上你?一个残废而已,你还真把自己当宝了?居然三番几次拒绝我!”

被骂残废的夜墨轩眼神倏地变冷,戾气极深。

就在女人想再放几句狠话时,一旁的沈琦突然起身开口:“就算我家墨轩有残缺,这位女士你不也照样眼巴巴地赶来倒贴吗?现在吃不到葡萄又说葡萄酸了?”

话语一落,被奚落的妖艳女人当即将怒火转向沈琦,伸手指着她尖利开口:“你又是谁,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

沈琦微微一笑,上前抬手,突然狠狠给了对方一巴掌。

“啪”一声脆响在走廊响起。

妖艳女人不可置信地捂着脸:“你竟然敢打我?”

“啪!”

换来的是另一记响亮的耳光。

即使穿着平底鞋、素颜朝天,此时的沈琦气场一米八,昂着下颚看着被打懵的女人:“我是墨轩的妻子,当着原配的面,勾引我老公,你当我死的啊!”

看对方还不甘心地指着自己,沈琦端足了架势开口:“还不滚?难道要我叫保安把你扒光了丢到马路上吗?”作势掏出手机就要给保安打电话。

“你,你们……”女人狼狈地捂着自己红肿的脸,临走前不甘心道,“你们等着,我迟早让你们跪着求我。”

沈琦抬手作势又要打她,吓得对方立马落荒而逃。

瞅着在自己跟前唯唯诺诺的小白兔突然变了个人的模样,夜墨轩看着她的眸光不禁深了几分:有审视有探究,还带着几分看不懂的情愫……

直到沈琦转头看向他,夜墨轩立马又恢复了冰冷的模样,毫无起伏地开口:“倒是我低估你了。”

沈琦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虽然是挂名,但我们好歹是夫妻。身为妻子,怎么能容许其他女人勾引和诋毁自己的老公呢?”

对方理所应当的话语,令夜墨轩不禁愣了几秒,察觉自己的失态后,当即冷声嗤笑:“呵,二婚的女人经验就是多, 一口一个老公叫的还真是顺畅。”

那嘲讽的话语让沈琦皱起秀眉,想到老爷子派给自己的任务后,沈琦迈步走到夜墨轩的身后,握上他的轮椅,开口:“好了,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自己过来了,你是不是也该信守承诺了?”

没等他回答,沈琦就推着他往里面去,一边问:“你需要我做什么?”

夜墨轩没答话,但身上的气场却变得强势迫人起来,他冷笑出声:“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沈琦抿了抿唇:“我也不想当你的助理,但这是爷爷的意思。”

“你这是拿他来压我?”低沉的声音满是危险的滋味。

“何必呢?我也是受害者,互相体谅体谅不好吗?”

沈琦注意到办公室里有些乱,地面上还丢了些文件,应该是刚才那个离开的女人造成的。

思及此,她上前蹲下身将文件捡了起来,整理完了放在桌面上。

夜墨轩看着这一系列的动作,眼神变得阴鸷。

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还是那个老头子的眼线,自己竟然还因为她先前的行为动了恻隐之心,真是笑话。她那般作为,不过也是接近自己的手段吧!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段数倒是比之前那些的要高明。

正好萧肃这时候进来。

“夜少,还有五分钟会议就开始了。”

看到沈琦,萧肃的目光顿了一下,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走过来了。

夜墨轩本想让萧肃直接推他离开,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墨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凌厉,“想当助理?那就给你一个机会。”

第7章 那我把她送给你?

会议室里。

沈琦跟在夜墨轩的身后走了进去,她的出现让众人脸上出现诧异之色。

谁都知道夜墨轩身边从来都只有萧肃一个人,如今突然多了一个女人,所以大家纷纷在猜测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沈琦不是没当过助理,可是却没有见过像这样的大场面,夜氏集团的会议室特别大,毕竟是北城的领袖集团。

一进去,沈琦就觉得这里自带一股威压,沈琦的肩膀都不自觉地低了几分,接受着各色目光跟在萧肃和夜墨轩的身后进去。

直到站定,众人的目光却是落在沈琦身上。

“夜总,这位是?”

夜凛寒在夜氏集团任副总一职,会议他自己也在其中,见到沈琦进来了,还有些诧异。

沈琦紧张得捏紧自己的衣角,努力告诉自己不要紧张,她缓缓抬起头,对上众人探究的目光之余,寻到了一道温润的视线。

那是夜凛寒。

二人目光相触,夜凛寒脸上泛起温和的笑容,朝沈琦点了点头。

登时,沈琦觉得自己似乎没有那么紧张了,便也抿唇朝夜凛寒笑了笑。

沈琦觉得,夜凛寒真的是很温柔的一个人了。

这些小动作全落进了夜墨轩眼里。

他眼中泛起冷光,锐利的眸子一眯,“护工。”

“啊?”

众人不明所以,夜墨轩说的护工是什么意思?

就连沈琦也没明白过来。

“夜总,您刚才说她是什么?”

夜墨轩眼眸如黑夜的剪瞳,他微挑了挑眉,对上问话的人,“爷爷给我请的护工,负责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恶劣的话语让沈琦微微白了脸,低眸看向他。

她明明是来当他助理的,怎么就成护工了?

“咖啡。”正思索着,夜墨轩冷然开口。

沈琦站着没动,直到萧肃给她使了个眼色,沈琦这才反应过来,立马出会议室去泡咖啡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会议已经开始,沈琦将咖啡放置到夜墨轩面前。

夜墨轩只喝了一口,便蹙眉:“太甜,换!”

而后只听得会议室里夜墨轩不时地挑剔声。

“太淡。”

“太烫。”

“太凉。”

沈琦因为一杯咖啡来来回回好几趟,好端端的会议室,成了夜墨轩损人给大伙观看的地方,四面八方传来的目光让沈琦几乎无地自容。

她正想发作,可是想到沈家的情况,沈琦生生忍住了,又出去换了一杯。

砰!

杯子重重地搁在桌面上,众人均吓了一跳。

“就这点本事,也想当我的护工?”

沈琦站在原地,脸色泛白。

不远处坐着的夜凛寒望着这一幕微微皱起眉,忍不住出声道:“墨轩,过了。”

哦?大哥居然替她说话了?看来这个女人倒是好手段。

夜墨轩唇边的笑容越发冷冽:“大哥心疼我这护工?那我把她送给你?”

沈琦咬住下唇,指尖发颤。

太过分了!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同意自己留下来了,原来就是为了羞辱她!

在夜墨轩的眼里,自己大概就是一个为了金钱地位不惜一切嫁进豪门的女人吧,所以他才会这么讨厌自己。

“墨轩,你为何如此,她毕竟是……”

你的妻子这四个字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萧肃冷声打断:“不过泡个咖啡而已,夜副总是不是管得有点宽了?”

第8章 有了?

夜凛寒似乎想再替沈琦说些什么,沈琦却出声抢在他之前道:“我给夜少重新泡一杯。”

说完,她端上杯子便出去了。

一杯,两杯,三杯……

会议开了多长的时间,沈琦就来回跑了多久,夜墨轩一直都不满意,她也一句怨言都没有。

直到会议结束,她还在泡咖啡。

一旁的萧肃都看到有些不忍了,看见人走光了,才小声凑到夜墨轩身边道:“夜少,要不算了吧?治治她就行了。”

夜墨轩冷笑:“这种女人,不这样对她,她会知道什么是知难而退?”

他倒要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数不清是第几杯,沈琦累得眼前发昏,快要坚持不下去,端着咖啡进会议室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夜墨轩的身影。

他还没说自己过没过关呢,就这样不见了?

沈琦将咖啡放到桌上,转身出去。

到大楼下的时候,正好看到夜墨轩的专车离开了夜氏集团。

而她,又被丢下了。

之后几天,夜墨轩没有赶沈琦离开夜家,也没有言明不允许她来公司。

只要她跟在他身边,夜墨轩就想法设法地各种奴役剥削她。

整整一周高强度的工作,令沈琦疲惫不堪。

这天早晨,沈琦正要和往常一样起床去夜氏集团,却感觉脑子昏沉的难受,身子重的不行。

刷牙的时候,她竟然还一阵阵犯恶心,扶着洗手台干呕了好几次才把牙刷完。

沈琦疑惑不已,感觉最近自己干呕的频率越来越越多了,该不是吃坏什么东西了吧?

嗓子也哑哑的,估计是感冒,今天顺便一起去医院看看。

而早已抵达集团正在办公的夜墨轩,忍不住看了看时间。

距离上班时间一个小时过,那个女人依旧没来。

呵,他还以为她的毅力有多大呢,这就到顶了?

“咚咚。”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

“进。”

见到来人,夜墨轩心底莫名一阵失落。

“夜少,这是今天需要审批的文件及下午的行程安排,”萧肃恭敬地递上资料,继续开口,“医院那边已经派了人手,目前还没发现可疑的女人去妇产科。”

“知道了。”夜墨轩摆摆手示意对方离开,在对方即将出门之际,状似不在意地问了句,“她没来?”

萧肃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夜少问的是谁后,立马回复:“是的,沈小姐没来,看来她是知难而退了。”

夜墨轩“嗯”了一声,便继续埋头工作,心下却颇不是滋味。

于此同时,医院里。

沈琦取号排队,轮到她的时候,她将自己的情况说给医生之后,医生看她的眼神就变得有些怪怪的。

“你最近是不是嗜睡、恶心反胃、偶尔还会尿频尿急?”

沈琦连连点头:“我这是得什么病了?感冒好像也不该这样子……”

医生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继续问:“生理期多久没来了?”

听言,沈琦数了一下,“大概一个多月吧……”

她的话语一顿,似乎想到什么,脸色逐渐发生变化。

医生笑了笑:“最近有性生活吧?自己的情况要多注意下呀,药就先别开了,去重新取个号查一查吧。”

沈琦几乎是失魂落魄地离开医院的。

她不敢去取号,而是去了药店买了验孕棒,回到夜家以后就将自己锁在了洗手间里。

焦急地等了许久,当沈琦看到验孕棒上处于阳性时,原本生病就脸色不好的她,这会儿脸色更难看了。

低头望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心里还是不敢相信。

当时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慌不择路地逃回了家中,又被逼嫁人,伤心欲绝的她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就没来得及去吃紧急避孕药。

现在,肚子里竟然留下了那个男人的种!

沈琦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唇,还是难以置信。

不行,她不能自乱阵脚。说不定是验孕棒不准,她还是得去医院查一查。

想到这里,沈琦立马将东西收起来扔进垃圾桶里,起身出了洗手间。心里心虚,出来的时候各种查看四周,生怕夜墨轩会突然出现。

因为感冒加之怀孕,沈琦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索性躺床上睡觉,这一睡就睡到日落西山。

沈琦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下楼去找东西吃。

楼梯上,几个佣人和她擦肩而过,其中一个还非常恶意地撞了一下她的肩膀。

“啊!”沈琦一不小心被撞得跌坐在楼梯上。

“哎呀,原来是二少奶奶啊,我还以为是哪个佣人呢。对不住啊,需要我扶您一把吗?”

话虽这样说,可那女佣根本动都没动一下。

沈琦瞄了那个趾高气扬的女佣一眼,没说什么,只是默默起身继续下楼。

谁想,她不愿意惹事端别人却不乐意放过她。

“切,还真以为嫁进夜家就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啊?我们二少要是不喜欢你,你连我们佣人都不如。”

“就是,看她那一副乡巴佬的样子,哪有点少奶奶的模样?听说二少只把她当护工使唤呢!”

“我要是她呀,就赶紧收拾东西走人了,免得在这丢人现眼。”

“这种女人脸皮厚着呢!为了钱,什么事做不出?”

听到那些丝毫不知收敛的奚落话语,沈琦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羸弱的身躯也不禁跟着晃了晃。

转头正想说什么,一道冷沉的嗓音夹杂着冰凌传来:“夜家的佣人什么时候如此以下犯下、没有规矩了?”

嫁给北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做人人羡慕的夜少奶奶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