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幸穿越进一本看过的玛丽苏小白文中

她不幸穿越进一本看过的玛丽苏小白文中
第1章 女配难为

三月初春,京城的天气依然寒冷刺骨。文国公府庭院中的柳树已有了绿意,厚重的青石板上却仍铺着一层薄薄的霜。

“菡儿今早已然清醒了,今天说什么也要让书离去赔礼认错!”堂屋里,叶天奉喝了一口冒着热气的茶,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林氏面色不虞:“老爷,外头的天儿这么冷,离儿畏寒。再说这高烧烧了几天才退,正是需要休养的时候!”

“畏寒!?她也知道冷?她把菡儿推下水的时候可有想过二月冰湖初融的水有多冷?”叶天奉闻言,火气蹭的一下也冒了上来。

“老爷!离儿说过了,那溪菡是自己掉下去的,不是她推的!”林氏替女儿辩解道。

“书离什么性子你不清楚?还是我不清楚?或是别人都不清楚?”

叶天奉皱眉怒道,“当时菡儿身边除了书离没有别人,难道是她自己跳下去的不成!若不是得寒君相救,菡儿恐怕连命都没了!”

“话虽是如此,可姜寒君怎么说也是与离儿有婚约在身的,这件事他……”林氏还想说些什么,叶天奉却一挥手打断道:“莫要再提这些了,难道脸面还能比人命更重要?我欲出门办事,午膳时你且带上书离去吧,莫要在纵她任性了。”

精致而暖和的里屋内,香炉里的熏香味道充盈着整个房间,一名容貌明艳的少女轻闭双目躺在床上,一下一下揪扯锦被的玉指暴露了她早已醒来的事实。

叶书离忍住将枕头丢出窗外的冲动。

默默地听完了外屋的这段争吵。

叶书离……叶溪菡……昏昏沉沉地在床上躺了三天!

从一开始的吃惊害怕到现在的平静理智。

她终于接受了自己触电后穿越到了死亡前夕看过的玛丽苏宅斗小白文中的事实!

即便如此她还是忍不住在内心中咆哮:为毛她穿成了反派女配而不是玛丽苏女主啊!!!就因为她的名字读起来和女配一样吗?

她看的那本宅斗爽文叫做《步步笙莲》。

文国公府曾失散的大房庶女叶溪菡机缘巧合回到家族中后,金手指大开,智斗恶姐勇退情敌收获一大票雄性生物的心,最后以庶女出身嫁给了权高位重、惊才绝艳的顺应天府之子作为唯一正妻,得到了名利爱情双双丰收的美满结局。

其他凡是和女主作对的、看女主不顺眼的恶毒反派统统则没有好下场!

而叶书离,便是《步步笙莲》中的反派女配担当!

高颜值,低双商,出身高贵,娇惯无比。

飞扬跋扈到人见人厌,亲哥哥冷淡她,亲弟弟不喜她,心爱的未婚夫也对她厌恶无比!

她的存在就是用来衬托女主角叶溪菡的才艺双馨、知书达理与善良大度的,最后结局更是众叛亲离、清白被污,自尽而死,活脱脱就是一个反派女配界的模范教科书。

我滴个神啊,为什么别人穿越就尽是好东西扑面而来,而她就这么背呢!

第2章 形势严峻

叶书离发现她穿越过来的时候叶溪菡已经在文国公府生活了一年半,显然剧情已经进行了一小半了。

而距离她这个“反派女配”身败名裂,凄惨自尽的结局只剩下短短不到两年时间!

叶书离猛地坐起身!

不行,她必须感觉想办法应对,麻蛋,她刚刚死了一次,可不能再死一次!

“离儿?你醒了,身体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林氏一只脚刚刚踏进房间,便看见她坐在床边,立刻招呼丫鬟端茶倒水,连忙拉过叶书离左右看了看。

叶书离一僵,尴尬的笑了笑:“刚刚听到爹和娘在外屋说话,便没有打扰。”

林氏叹了一口气,手轻轻抚了抚叶书离的脸颊,似乎安慰她道:“溪菡的事儿,娘相信不是你做的!离儿听娘的话,咱们就服个软好不好?娘知道你委屈,但万万不可在和你爹爹、兄弟们僵着了。”

叶书离当然知道真相。

她的确是被冤枉的,叶溪菡落水之事虽然和叶书离有关,但还真不是她推下去的。

回想起叶溪菡与她的‘未婚夫’姜寒君独处被她撞见的事,叶书离眼睛闪了闪柔声道:“娘你放心,书离不会任性了。”

当然不会再继续任性。

她还不想死!

但是……

书中的一切,她可是记得明明白白,被娇宠在手心的嫡小姐,因为性子蛮横,被惯出小姐脾气,处处被白莲花当作踏板!因此爹爹不疼,兄弟不爱,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悲剧,

原主没有脑子,她可有!

林氏听完这句话后欣慰道:“离儿,委屈你了……”

自己女儿的性子她有怎么会不了解,只是这一年半来,自那白姨娘和叶溪菡回府之后,离儿与之多有磨擦,自家女儿性子直又是个倔强的主,着实吃了不少亏。

林氏握住女儿的手说:“你且先用着早膳,身子要紧。午膳之时娘会陪着你去赔礼,莫要担心。”

叶书离温顺的答是,林氏这才吩咐丫鬟等她用过早膳以后不许呆在里屋,让她好好静养。

一边喝粥一边盘算,虽然穿越之初就陷入不利的境地,但好在为时不晚。

叶溪菡落水事件乃是原主性格由娇蛮任性变为暴躁易怒、跋扈狠毒的一个转折点。

姜寒君对自己的青梅竹马叶书离不过是兄妹之情,倒是对叶溪菡出色的外貌和才情一见倾心,叶溪菡明知对方是嫡姐的未婚夫,表面以此为由拒绝姜寒君的好意,实则若即若离,两人私底下暗生情愫,暧昧不已。

姜寒君生辰之际二人在国公府独自相处,姜寒君向叶溪菡表白被拒,被原主撞见并偷听。原主内心既震惊又嫉妒,待姜寒君离开后忍不住现身质问痛骂叶溪菡,对方冷淡清高的模样惹怒了她,但她手里的鞭子还没出手……叶溪菡就脚滑落入了水池中。

随后去而复返的姜寒君闻声赶来救了昏迷的叶溪菡,同时也认为是原主下的手。

第3章 为时不晚

因为名声人缘极差,哪怕原主坚决否认,却没有任何人相信她。

在一片厌恶与不信任的目光中,她狼狈不堪。

最终愤怒的跑出家门,却不幸受凉发起高烧,她也是在这时穿越而来!

原主爱姜寒君爱的死去活来,经历次是以后性格大变,终于彻底与女主撕破脸皮,化身脑残恶毒女配。

整天没事就去怼女主,手段恶劣并层出不穷,在促使女主迅速成长的同时,自己也不断被打脸设计,导致无可挽回的悲剧发生!

唉!原身其实有一手好牌。

高贵的身份,艳丽的外貌,富贵荣华满身。

虽然琴棋书画女红样样不行,可骑射、鞭法、舞剑又是一绝。

但她就是凭借着感天动地的智商和情商,活生生把自己给作死了!

活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幸亏一切还来得及!

叶书离握拳,她绝不会让自己落到那种凄惨的境地!

很快到了午膳时间,一个丫鬟小心翼翼的侍候着叶书离穿衣、绾发,看向她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惧怕。

叶书离想了想,记得林氏曾唤她妙夏。

“为什么不敢看我,你很怕我么,妙夏。”

脑海里快速搜索了一下对方的消息,一个胆小的炮灰丫鬟,不堪重用,倒也无背叛卖主的心思。

妙夏闻言一惊,立刻跪在她面前低下头:“小姐身份尊贵,妙夏不敢直视小姐,这是对小姐的不敬。”

就差没把害怕两个字写在脸上了好么……

叶书离看着眼前卑恭的少女无奈地摇了摇头。

然而等叶书离走在去往厅堂的路上才知道妙夏的反应已经算是很给面子的了。

一路上,丫鬟小厮们看到她仿佛像看见洪水猛兽似的鸟兽状躲开。

明明满是欢颜的丫鬟看到她立刻脸色大变,上一秒还在偷懒的小厮看到她立刻跳起来认认真真的清扫起庭院来。

还有两个粗神经没发觉周身情况的丫鬟在窃窃私语。

“听说一会儿三小姐要给四小姐赔罪呢,总觉得啊,肯定不会顺利了事。”

“啊?三小姐赔罪?怎么可能?莫不是你在诳我吧?”

“哎呀!是真的是真的,清舒院那边的消息。”

“真是奇了,要我说啊,依三小姐的性子,真把四小姐推下水了也不会认错的。”

“唉,真是可怜了四小姐了!”

妙夏及众人脸色剧变,有人不停的向那两个丫鬟使眼色。

两人方才醒悟过来,转身便见到叶书离正走来。两人脚下一软,几乎瘫跪在地上:“小姐饶命,小姐饶命!”

叶书离抽了抽嘴角道:“起来吧,不清楚的还以为要赴刑场呢。”

作孽啊。

她敢问苍天的摇了摇头,这嚣张跋扈的影子,在这些佣人的心里面还真的是‘根深蒂固’!

怪不得没有人愿意相信她。

哪怕是她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一个是善良的小姐白莲花,一个是脾气暴躁怪异的大小姐,她也会相信白莲花啊!

改!

她一定要在这些人面前改观!

第4章 两个极端的态度

叶书离到达厅堂的时候,饭桌边已坐了不少人,桌上是几碟冷盘,众人正围着一个身着锦缎素雪绢裙的美丽少女嘘寒问暖。

“菡姐姐,殊儿给你夹菜!”一个唇红齿白的小正太殷勤地给少女夹菜。

另一个面色冷峻的少年阻止道:“溪菡大病初愈,吃不得冷食,喝些热茶吧。”

说完连忙挪开冷盘,倒了一杯热茶给她。

少女乖巧地接过茶杯,甜甜地说:“二哥哥说的是,殊儿的好意我都收下了。这天冷,殊儿也切莫贪吃,不然吃坏了肚子可就糟了!”

一颦一笑间,顾盼生辉,清丽无双。

几个人目光都黏在那白衣少女身上,丝毫没有发觉已经站在门口的叶书离。

“离儿来了!来,快进来把门关上,你伤寒才好,可吹不得风!”

还是林氏眼尖地看见了到达门口的女儿,立刻关切地喊道。

霎时间,人声都静了下来。

原本洋溢着暖意的屋子里,空气似乎像结冰似的凝固了一般,凭白地添了几分冷意。

那几个男子都转头看向她,然而却没有一道目光是带着善意的!

被这些不善的目光盯着,叶书离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这到底是兄妹还是仇人啊?

只有一位满身富贵的白发老太看到她后,满是宠溺说道:“离儿怎么才来,来坐到奶奶身边来,看看我的宝贝孙女身子好些没有。”

叶书离闻言,一一行礼然后乖巧地坐到了老夫人的左边。

右边的白衣少女见她来了,也冲她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只是那笑意却未达眼底。

这个叶溪菡,果然像小说里写的那样不是个省油的灯!现在近距离接触,更感觉不好相处了。

菜刚上齐,叶天奉便立刻说道:“前些日子书离害得菡儿落水一事,今日应需做个了结。书离,你是姐姐,不管什么事都应该让着妹妹,以后切莫在做这等事!念你病也刚好,就只罚你抄十遍《女诫》便可,你现在就向菡儿赔罪吧!”

老夫人却乐呵呵道:“这天还冷呢!抄书容易冻伤手,还是免了罢!离儿既然愿意来,可不就是知错了?姐妹之间哪有什么深仇大恨,小孩子不懂事而已,赔个不是便可了!”

叶天奉却皱眉:“娘!书离这性子全都是让您给惯出来的,您不能太纵容她了!”

叶溪菡闻言,面色温和恭谦不变,手指却紧握发白。

这老夫人,未免太过偏心!她哪里不如叶书离?就因那嫡庶一字之差?

叶书离早就从原著中知晓老夫人是一个重嫡轻庶之人,对于老夫人会站在她这边一点也不意外。

文国公府女儿稀少,因此长辈偏疼女儿。

叶书离作为大房唯一的嫡女,更是从小娇宠无度。

最溺爱叶书离的就是这老夫人了,叶书离的性格可以说几乎就是老夫人宠出来的。

不过,这也不全是坏事。

有了老夫人站在她这边,起码不会被白莲花坑的一败涂地!

第5章 白莲花谁不会装

“奶奶,三姐姐又不是第一次欺负菡姐姐了!她以后肯定还会这样子!”

正太叶画殊也跟着忿忿不平的喊道,语毕还带着几分戒备之色看着她。

面对来自嫡亲兄弟的指责,叶书离却一言不发。

叶溪菡内心暗自疑惑,若是按照往常的情形,叶书离怎容得别人这样说,恐怕早就怒而拍桌了,更何况,她撞见了姜寒君和自己的事。

想起自己忍痛拒绝的那个男子,叶溪菡无意识的抚了抚头上的白玉梅花簪。

叶书离将她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

书中说叶溪菡几乎每日都会戴着那根白玉梅花簪,果然如此!

接下来就好办了……

旁人不知道,可她却熟知原著,这白玉簪正是姜寒君送给她的!

唉……可惜原主实在是太笨了,在应对这件事时倔强蛮横,歇斯底里,只知道喊叶溪菡勾搭他的未婚夫,让人失望至极!

看不懂老夫人给她的台阶就罢了,竟还顶撞老夫人,拆自己的台,毁自己的路。

她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冷笑,原主太天真被人利用,她可不会!

弱势的白莲花,谁不会装?

叶书离一改往常的骄傲倔强,态度良好的认错。

“奶奶,是书离不懂事。那日我遇见姜寒君与四妹……独处于湖边说些什么。心里很不痛快,他们举止太过亲昵,一时懵了心思。便斥责了四妹几句。四妹大度,不愿跟我斤斤计较,谁知冬日地上结霜,四妹回去的时候一不小心便滑进了湖里。”

叶天奉一脸不信任:“你之前就是这么说的!可是菡儿身边除了你可在没有别人!”

她心中一凉,死活都不信她,这可真是“亲爹”!

真为原主感到悲哀,也不知是不是身体里还有原主残存的意识,叶书离只觉得颇感心酸。

叶书离只好努力装出悲伤的样子说:“爹……书离知道自己平时太任性,所以大家都不相信我。可是事发当时我离四妹确实有一段距离,四妹是自己掉下去的。”

她说的可是大实话!

“书离不是为自己推脱责任,毕竟是我斥责四妹在先才害走时没站稳,我心里也愧疚。”

原主真是悲催。

不然明明是意外也能变成是她心怀不轨!

“但我没有推她!四妹向来善良大度,与人为善,这一点她自己可以作证,只是四妹掉下水后便昏过去了,没能来得及说出真相。书离被大家冤枉一时气急,才做了很多错事。”

叶书离一边装着白莲花把对方好一顿夸一边无良的想,既然你最善良大度了,怎么会不原谅她呢?

如果她是叶溪菡,大概此刻已经被恶心的快吐了。

“事情原来是这样,溪菡你怎么不早说!大家都生生误会了离儿呢!”老夫人立刻说道。

叶溪菡心中一噎,轻轻咬唇。

看了一眼老夫人,叶溪菡面色迅速恢复正常,心中却又愤恨几分。

有父亲兄长的疼爱又如何,还是抵不过老夫人一句话!

第6章 翻身第一步

见状,叶溪菡轻轻惊呼道:“原来大家都以为是三姐推我入水的吗?我今早才清醒,竟不知道大家是这样说的……

面色还带上了几分自责:“全都怪我……让三姐受委屈了。”

不知道?府里上上下下都传成什么样了……

听到这话其他人却皆是一愣。

原来她真的没有在说谎……

他们之前一直不相信叶书离,冷言冷语的责骂对方,结果到头来却是他们错怪她了……

“这……若是如此的话,可寒君为何会怪在三妹头上?”叶琴知带着几分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因为白莲花才是他的心上人啊!

叶溪菡身子一僵,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叶书离说道:“许是三姐平日里太过调皮了,大哥二哥不也误会三姐了吗,姜公子也是如此吧。”

言外之意是都怪叶书离人品不好。

叶天奉尴尬的说道:“也是,错怪了书离,这是我们的错。不过话说回来,她与姜寒君之间乃是清清白白,女儿家声誉多么重要!书离你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胡乱指责菡儿!这对菡儿的声誉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仍应赔礼道歉!”

听到这话,叶书离只觉得心中有一种不属于自己的苦涩滋味蔓延开来,眼睛微微有些湿润。

众人见她抬起头来,眼中竟隐隐闪过泪光,声音有些沙哑地道:“真的只这样么……”

“可若四妹对姜寒君无意,为何日日戴着姜寒君送她的白玉簪呢?那上面可是刻着‘寒君’二字!”

众人皆是一惊,那冷峻少年怒道:“三妹,话不可以乱说!”

说话正是她二哥叶棋让。

看着从小与原主关系最要好的二哥如今对她这种态度,叶书离只觉那心酸滋味更难抑制。

“那梅花簪的一片梅花上刻着‘寒君’二字,是真是假,将梅花簪拔下来一观便知。”

叶溪菡闻言心里又惊又急,面上也露出几分疑惑。

急是因为发簪的确是姜寒君所送,疑惑是因为并不知刻字之事。

叶书离抹了抹眼泪,好不容易压制住心中不属于自己的感情。

幸好她将小说内容记得清楚,才能抓住对白莲花不利的把柄!

这玉簪上的刻字极其隐秘,小说中期叶溪菡才发现,原本是姜寒君暗恋对方时送她的,所以没有说明刻字的事。

虽然她怎么知道的不好解释,但目前形势不利,只能说出来坑白莲花了。

但也不能怪她坑人,若是叶溪菡真的对姜寒君无意,大可退回或不戴这根发簪。

既然又想装清高又想搞暧昧,那就别怪她不给面子了!

叶溪菡在叶天奉的示意下不得不拔下发簪递过去。

仔细摸索一会儿后,发现果然如叶书离所说,不由脸色难堪。

“这白玉簪乃是去年我生辰之时收到的礼物,菡儿只觉这发簪素雅别致,心中喜爱才常戴,未曾在意过所赠之人,也不知道有这刻字。”叶溪菡坚定不移的说,尽力保持面色不变。

叶书离冷冷地看着她。

姜寒君虽然是叶书离的未婚夫,以他们两家的世交之情来讲,作为生辰礼物送给她没有什么问题。

但若是带有刻名的白玉簪,就耐人寻味了。

第7章 见好就收

一时间,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凝固。

老夫人皱眉道:“这成何体统,溪菡你怎地如此粗心!那姜寒君可是与离儿有婚约在身的,你这叫什么样子?”

叶溪菡立刻起身半跪,语气确坚定不屈:“奶奶,是溪菡大意了。但溪菡绝无半分其他意思,若溪菡知晓这刻字,又怎会戴这玉簪凭白叫人误会呢!”

说罢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叶书离。

立刻便有维护声响起,“奶奶,莫要误会溪菡!我们都清楚溪菡是什么样的人!”叶棋让冷声道。

叶画殊虽然对发生的事情半懂不懂,但看到叶溪菡跪在地上,也瞪着圆圆的眼睛也跟着喊道:“菡姐姐最好了,菡姐姐不像三姐,从来不会做坏事的!”

叶琴知轻皱眉头,这白玉簪的确不合礼数,但他相信对方不是那样轻浮的人!

斟酌几分后便开口道:“奶奶,这有的人制作玉器常会有刻名的习惯。寒君平日便爱好把玩玉器,深谙此道。这玉簪既然由他所赠,刻有署名也属正常。”

叶书离的心哇凉哇凉的,这三人到底是她的亲兄弟还是白莲花的亲兄弟啊?

林氏却不满道:“这姜寒君做事未免欠妥,溪菡也太不走心了!这事情放到他人身上,谁不会多想?”

众人闻言皆是几分尴尬,在这件事上叶溪菡的确理亏。

“这只是误会!书离虽占理,但菡儿落水也是事实。既然两边都是误会,事情就算了吧,姐妹之间和睦最重要,莫要让误会使得生分了。”

叶天奉只得尴尬的打圆场。

老夫人环视周围一圈替叶溪菡说话的人,静默几息,淡淡的开口道:“起来吧,这白玉簪以后还是莫戴了。溪菡,书离是你的嫡姐,莫要生出些不该有的心思。”

此事就算揭过了。

看到父亲和哥哥这样为她说话,老夫人却仍指责她是她的过错,丝毫不提叶书离。

叶溪菡忍不住低下头,面色隐约几分裂痕,愤恨不甘的眼神一闪而过,再抬起头时却已经恢复正常。

“谨遵奶奶教诲,溪菡这厢给三姐赔不是了。”叶溪菡恭敬的答道,站起来向叶书离赔了个礼。

冷眼旁观这一切的叶书离将众人脸色尽收眼底,一颗心不免因为父亲与兄弟们的态度暗暗发凉。

温声与叶溪菡相互赔礼和解后,众人才转至其他话题,外表其乐融融的一同用膳。

至于各自心底在想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叶书离一边吃饭思绪渐渐飘远。

这原主父亲和亲兄弟们对她的态度实在让人忧愁啊!

但好在她还有林氏和老夫人撑腰,只是这老夫人的态度,也让叶溪菡生生将她视为仇敌了!

一下子就简单的改变原身的形象是不可能的,让众人立刻看清叶溪菡的真面目也不可能

总之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此事见好就收吧!

其他人心里怎么想的她不知道,但不管怎么样,这和白莲花女主的第一战,她并没有输!

第8章 大嫂有孕

回房后,叶溪菡坐在镜前抚摸着手中白玉梅花簪上的刻字,向来温婉的面庞带着几分阴郁。

她失神的喃喃自语:“为什么他没有告诉过我刻字的事呢?”

“我不知道,叶书离却知道……”

咬了咬唇,面色分不清是悲伤失望还是几分嫉妒不甘。

……

叶书离此时在床上小憩,顺便好好捋一捋剧情,为将来会发生的事做打算。

想起中午的时候,借姜寒君之手,趁着叶溪菡还没发现的时候坑了一把对方。

那么话说回来,原本在后期促使两人感情升温、纠缠不清的刻字白玉簪,现在看到它大概只剩下膈应了吧。

哎!以前看小说的时候,底下就有读者曾评价叶溪菡是一朵白莲花,清高淡然的外表也无法掩盖住一身浓浓的绿茶味。

仔细一斟酌叶溪菡与姜寒君之间的剧情,可不就是故作清高,欲纵故擒,暧昧不清!

想起姜寒君,叶书离开始头疼了。

这个所谓的青梅竹马未婚夫,她一点也不想要好吗!

在明知与原主有婚约的情况下,竟然还和白莲花纠缠不清!

好歹和原主曾经也是青梅竹马,最后却为了白莲花害的她被闹退婚,名声尽失!

虽然原主已逝,但这婚约还在,落到了她的头上也是一桩麻烦事。

这样的男人她可要不起,想起来心里就搁得慌。

她必须找机会把这婚约解除了!

此事听得屋外一阵动静,叶书离起身喊来外屋的丫鬟问道:“妙夏,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回小姐,是大少奶奶省亲回来了,听下人们说,大少奶奶前些日子诊出有喜了呢!”妙夏细声回到,脸上也带着几分喜意。

“大嫂有孕了?”叶书离回想起书中这号人物。

叶书离记得,小说中,大嫂李氏这个孩子是没有保住的。

这小产事件,也是三兄弟中唯一一个对她还算温和公正的大哥叶琴知与她彻底反目的原由。

因为李氏小产,正是原主害的。

剧情里,原主不满在叶溪菡落水事件中被罚,扰闹不止。

一次,在后院中与叶溪菡又起冲突,大嫂李氏看到后便来相劝,暴怒中的原主又怎听得进去劝告,李氏被失去理智的原主推了一把摔掉了孩子。

自此后,之前温柔善良、时常替原主解围的大嫂便对她心生怨怼。

而原本性格温和、爱护弟妹的大哥更是厌她入骨,再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想到这里,叶书离不禁再一次感叹原主的双商太让人着急。

幸亏穿来的早!

一切都还有避免的机会。

不同于叶溪菡的虚假的伪白莲面目,大嫂李氏是一个真正温婉的女人,还有些圣母光辉。

她把小自己几岁的叶书离当个没长大的孩子看,每次原主做错事,与叶溪菡起争执时,她也常常开导劝诫原主,替她说话。

可惜原主却辜负了她的好意,还害得她失去了孩子。

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了!

叶书离下定决心要替原主对李氏做点什么作为回报与补偿。

顺便能刷一刷她大哥夫妻二人的好感度更是再好不过了。

 
她不幸穿越进一本看过的玛丽苏小白文中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756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