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见面,她胆大包天,泼了他一身水。

初次见面,她胆大包天,泼了他一身水。
第1章 把那女人给我拖上来

北城,帝爵酒店地下停车场,一个小身影早早蹲在此等候着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强打着精神的霍雨眠顿时双眸一亮。

男人穿着一袭手工订制的黑色西装,勾勒出劲瘦挺拔的腰身,双腿被黑色西裤紧紧包裹,显得禁欲且修长。

从她这个角度,只能大概瞧见他的侧脸。

清晰的脸部轮廓,鼻梁高挺,薄唇紧抿,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冷漠矜傲的强大气场。

霍雨眠几乎一眼认出,这人就是墨封诀!

她连忙站起身,想要冲过去……

不料蹲在地上太久,导致双腿发麻,一时没站稳,整个人又跌了回去。

而这时,男人在保镖的护送下,也弯身上了车。

车子迅速启动,眼见着要开走,霍雨眠一时情急,拔腿跑了出去。

这一下又快又急,一时没刹住脚,整个人冲到出口正中央,迎面和冲过来的车正面对上。

“停车!”

她无所畏惧地张开双臂,拦着车前。

刹车声顿起,黑色的顶级迈巴赫堪堪停在距离霍雨眠一米不到的位置。

“怎么回事?”

车后座上,明显喝了酒正微醺的男人,语气充满冷厉与不悦。

司机战战兢兢应道:“抱歉,总裁,有人拦路!”

墨封诀眯着眼睛,冷冽的目光径自朝车外的霍雨眠射去,“下去看看。”

“是。”

保镖不敢怠慢,火速下车,来到霍雨眠跟前,呵斥道:“你是什么人?拦车想做什么?”

霍雨眠看着人高马大的保镖,内心有点怵,神情却倔强道:“我要见墨总,我有事想跟他谈谈,希望你们帮我通报一下,请他给我点时间。”

保镖每天都能瞧见变着花样,想跟墨封诀攀关系的女人,对于霍雨眠这套路,早已习以为常,面无表情道:“我们总裁不见外人,请让开。”

霍雨眠拒绝,“我真的找他有事,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只要给我五分钟……”

“好了没有?”

车厢内,墨封诀明显不耐烦。

他今晚来这应酬,喝了不少酒,这会儿正浑身难受,想着早点回去休息。

结果被堵在这,脾气顿时蹭蹭上涨。

助理凌越见他隐隐有发火趋势,急忙下车了解情况。

刚走近,就听霍雨眠道:“我是来找他谈论我弟弟那个案子的,请你们帮我通报一声……”

凌越听到‘案子’二字,以为是来谈公事的,语气还算和善道:“小姐,如果你要谈公事,可以去墨氏集团预约,请不要在这拦路。”

霍雨眠依旧不让。

两名保镖见状,干脆利落把她架到旁边。

“放开!”霍雨眠极力挣扎,声音也尖锐起来。

车内的男人,完全无动于衷,且极度不耐烦道:“开车。”

车子再度启动,迅速从霍雨眠眼前划过……

霍雨眠一下怒了。

她弟弟是无辜的,却被墨封诀冠上莫须有的罪名,她原本碍于他的身份,想好好地谈,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王八蛋!”

她怒骂一声,也不知道拿来的力气,居然挣开了两个保镖的钳制。

接着迅速从包里掏出一瓶水,毫不犹豫的往车窗内泼了进去。

‘哗——’的一声,水准确无误,兜头浇了墨封诀一头一脸。

霎时,车厢内的空气,仿佛要凝固了一般。

几个保镖差点没吓破胆,司机急忙踩下刹车。

“总裁?您没事儿吧?”

凌越紧张兮兮地扭头询问。

然后就对上他家总裁那双宛如利刃的深邃眸光。

他眉宇间缭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煞气,神色紧绷,从牙齿缝中一字一句的挤出话来,“把那个该死的女人,给我拖上来!”

第2章 不要已经晚了

“是。”

保镖根本不敢怠慢,二话不说便将霍雨眠塞上车。

霍雨眠也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吓了一大跳。

如此近距离看他,男人身上那股迫人的气息,更感强烈。

她心里有些发怵,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

墨封诀面色阴沉地抹了把脸上的水,如死亡凝视一般,看向霍雨眠,一把掐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道:“你活腻味了?”

霍雨眠被掐得有些疼,扭头挣开,壮着胆子道:“我说了,有事想跟你谈!”

墨封诀眼神如结了层冰,“我不想跟你谈!像你这种妄图攀高枝的女人,我每天起码要见三四个。谈事情?也不找个好点的借口,让我连碰你的兴趣都没有……滚!”

他手微微使劲儿,甩开霍雨眠,体内那股因酒精影响的情绪,已经抵达暴走的程度。

霍雨眠被他这一甩,后背撞上车门,有些疼。

她咬着牙,忍痛道:“你真是想多了,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是来找你谈我弟弟的案件……”

霍雨眠坐直身子,“外界都传墨总是个公私分明的人,没想到,竟是个敢做不敢当的小人!”

“你说谁是小人?”

墨封诀一脸戾气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说他!

霍雨眠无所畏惧,指责道:“难道不是吗?我弟弟没有酒后乱性,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做了什么坏事,你却滥用私权,将他送进看守所。你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做法,不是小人是什么!”

“什么看守所?什么酒后乱-性,还挺会编!给你三十秒,立刻远离这里,否则,就别想走了!”

狭小的空间内,空气明显带着几分燥热,而且,体内似乎有一股火在翻涌。

墨封诀皱眉,有些烦闷地扯领口的领带,又顺手把外套脱了,还将衬衫的扣子解了三颗。

“我没编!”

霍雨眠深吸了口气,尽量把姿态放低下去,“墨封诀,我知道我斗不过你。所以,我请求你……大人有大量,把我弟弟从看守所内放出来。只要你放过他……我做牛做马都报答你。”

霍雨眠很清楚自己和眼前这人的差距。

只要他愿意,随便动动手指就能弄死她,所以她不能硬着来。

墨封诀满脸不耐,再度升级。

此时的他,脑子被酒精支配,一双藏匿在阴影下的眼睛,很是危险的盯着霍雨眠。

他身子缓缓往前倾,向她靠近……

鼻息间,突然闻到了一股清淡的香味,似乎是她身上的味道。

霎那间,体内热度更加翻涌不休,让他情不自禁的朝她靠近,一时间,竟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他若有似无地勾着唇角,似嗤笑了一声,“报答?你能拿什么报答?一般东西我看不上……不如,就拿你自己来换吧……”

说话间,他呼吸喷洒在她脸上,酒的香甜气息,扑面而来,吹得霍雨眠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惊慌地往后靠了靠,想再拉开点距离,谁知道墨封诀突然伸出一只手,抵在车窗上,形成狭小的一个禁锢圈,把她整个禁锢在里面。

霍雨眠吓得几乎想开门逃跑。

可还没来有任何动作,就被他强行拆穿,“既然都送上门了,还跑什么跑?弟弟不要了吗?”

话落,他倾身攫住她温润的红唇。

霍雨眠整个人如遭雷击,愣在原地。

前座的凌越见势不对,急忙呵斥司机,“隔板升起来,下车。”

“是。”

司机手忙脚乱升隔板,火烧屁股般的下了车。

凌越跟下来后,又吩咐了一句,“散开,守着几个出口,不要让人过来。”

保镖领命,迅速退走。

车内,男人正吻得热烈。

霍雨眠后知后觉回过神,开始剧烈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不要碰我……”

她声音有些抖,双手拼了命地推搡墨封诀。

这般抗拒,如同一枚火种,迅速点燃了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

墨封诀声音嘶哑,“不要?现在才不要,晚了!”

话音落下,紧随而来的,是更加猛烈地狂风暴雨……

第3章 欲罢不能

此时,酒店门口。

一道娇俏的身影,疾步从大堂内冲了出来。

女人面色焦急的看着过往的车辆,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身后,一名长相与她与几分相似,不过年纪比她小一些的女孩儿,跟了出来,询问,“姐,你怎么跑那么快?你这会儿不是应该在房间里吗,怎么在这?难道……没有得手?”

舒云乔懊恼的跺了跺脚,道:“那杯下了药的酒,封诀已经喝下了,我原本要带他上楼休息,结果转个眼就不见人了。”

“会不会是比你先去了房间?不过姐姐这招也太损了,明明已经是他的未婚妻,还要来这套生米煮成熟饭的戏码。”

舒云萱掩着嘴娇笑一声。

“你懂什么?”

舒云乔立刻横了自家妹妹一眼。

刚才她也在那个酒会上,原本想着给墨封诀下药,便和他发生关系。

谁知道,墨封诀不声不响就走了。

想到这,舒云乔不由更加懊恼了几分。

“好啦,姐,反正姐夫早晚是你的,不急于这一时。”

舒云萱上前搂住舒云乔的胳膊,安抚道。

随后话锋一转,“不过还有件事,姐姐倒是别忘了帮我办。那霍雨辰,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出来。”

舒云乔瞪了他一眼,“你也适可而止吧,这回我利用封诀的名头,才把那小子弄进监狱,万一回头被封诀发现,你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不会的。”舒云萱笑道:“走吧姐姐,我们回去酒会看看,说不定姐夫还没走呢……”

两人说着,手挽手,重新回了酒店。

……

地下停车场。

燥热的温度,在车厢内攀升。

翌日,霍雨眠从车厢内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疼。

她面色惨白地套上衣服,只觉得内心有一股说不上的屈辱在翻涌。

身上骨头像被拆卸过,痛得她浑身都在哆嗦。

身侧的墨封诀,早就彻底清醒,正瞪着座位上的鲜红血迹发愣。

他没想到,自己会在喝醉酒的时候,碰了女人!

他有严重的洁癖,还有碰女人就过敏的毛病!

可现在,他满脑子还在回味昨夜。

这小女人,美好得有些令人……欲罢不能!

他抬手,把西装外套丢到霍雨眠身上,接着按下车窗,让外面的空气透进来,待脑子更清晰后,才问道:“叫什么名字?”

霍雨眠没吭声,用双手揪着衣襟,身子微微发颤。

墨封诀知道刚才自己有些急躁,因此也不恼,难得耐着性子道:“说说你弟弟怎么回事儿……如果能做到,我会帮你救他。”

听到这话,霍雨眠总算回过了神。

她看了他一眼,道:“我弟弟叫霍雨辰,三天前,和同学去一家叫‘光年’的会所聚会,他当时喝了点小酒,后不醒人事。醒来被警察抓了,说有个女孩儿告他强.奸。这件事,各方面证据都没采集完全,我弟弟就直接被定罪,关进看守所。我找了律师,律师查到,是你下令让警局那边定罪的!”

墨封诀听完,眉头直接拧起,“你确定没找错人?”

他可不记得自己下过这样的命令!

第4章 不是我做的

霍雨眠以为他想赖账,直接怒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便宜占尽,就不想管了吗?这整个北城,难不成还有第二个墨封诀?”

墨封诀觉得这话也有道理,只是这件事……似乎有些蹊跷。

可看到眼前女孩儿红着眼眶的模样,他最终还是没说出口,直接喊来外面的凌越。

“总裁,有何吩咐?”

凌越低垂着眉眼,恭敬地询问。

墨封诀大致说明了一下情况,道:“去查一下,一个小时后,我就要知道结果。”

“好的,我这就去。”

凌越领命,迅速离去。

车内,再度剩下墨封诀和霍雨眠。

墨封诀看了她一眼,道:“结果晚些时候才会后,你要留下来,还是走?”

霍雨眠默默的开门下车。

墨封诀淡淡道:“我让人送你。”

“不必了。”

霍雨眠把西装外套还给他,然后强忍着身体的不适,道:“我只希望能尽早看到我弟弟回家,这就足够了。”

说完,也不等墨封诀说话,迈着步伐,一步一步离开了停车场。

背影倔强又单薄!

……

一个小时后。

墨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凌越疾步从外面走来,道:“总裁,您让我查的事情查到了。”

“怎么回事?”墨封诀一边翻阅桌上的文件,一边询问。

凌越道:“是……云乔小姐用您的身份,暗中向警局那边施压。”

墨封诀眼神一沉,“舒云乔?”

“正是。”凌越点头。

舒、墨两家是多年世交,舒家大小姐舒云乔更是墨老爷子钦定的孙媳妇儿,两人目前是未婚夫妻关系,下个月就要迈入婚姻殿堂。

但墨封诀明显很厌恶这女人!

“那霍雨辰得罪她了?”

“不是,原因是舒云萱小姐引起的!那霍雨辰是云萱小姐的大学同学,因为成绩优异,再加上长得帅,所以云萱小姐就很喜欢他,只是在表白的时候……被霍雨辰拒绝了,所以……”

“所以她就算计别人,还把人送去坐牢?”墨封诀抬起眼睛,眼神更冷,“小小年纪,心思倒是恶毒。”

凌越问,“那霍雨辰那边……”

墨封诀整了整袖扣,脑海掠过昨夜拿到纤瘦的身影。

女孩儿一脸愤怒的质问他,骂他……

眼底赫然染上深沉的墨色,他嗓音低沉道:“去警局。”

同时,翻出手机,给霍雨眠打了个电话,“我现在去警局,你也过来。”

……

医院里。

霍雨眠从停车场过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

因为昨晚,也因为睡眠不足。

母亲倒是醒过来了,只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大,人显得很虚弱,医生建议她在医院多住两天。

霍雨眠原本也打算休息一下,不料接到墨封诀的电话,急忙匆匆赶去警局。

抵达后,墨封诀和助理,已经在审讯室等候多时。

旁边还站着警察局的局长,以及一名年轻警官,和一个年纪约莫看起来三十左右的女人。

女人保养得不错,看起来也就二十几的样子,打扮的很时尚,只是身上带着一股风尘味。

此时,她正被押在审讯室的椅子上,整个人瑟瑟发抖,像是刚经历过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脸色苍白。

霍雨眠一眼认出这女人,就是诬陷她弟弟的女人。

是‘光年酒吧’的老板!

墨封诀见她来了后,直截了当的开口道:“这女人已经招了,你弟弟那晚的确没碰她,是有人收买她,诬陷你弟弟。现在事情已经查明,你可以把你弟弟带回去了。”

“收买?”霍雨眠看向墨封诀,“这件事不是你让人做的?”

“自然不是,是有人冒用我的名义。我还不至于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去针对一个孩子。”

墨封诀甚是不悦地道,视线落向一旁的局长,“把人放了!”

局长连忙恭敬道:“是,我这就去放。”

话落,人迅速离去。

霍雨眠再也顾不上其他,急忙跟了出去。

很快,霍雨辰便被带了过来。

一见到她,便喊了一声“姐……”

出口的声音,已经嘶哑得不像话。

霍雨眠心疼得不行,红着眼眶,急忙冲上去扶住弟弟,柔声安抚,“乖,姐姐来带你回家,没事了。”

见到人安然无恙放出来,墨封诀看了片刻后,便一句话也没说地转身离去。

霍雨眠眼角余光瞥到,只觉得心里空了一下。

此时,舒家。

舒云乔正坐在昂贵的真皮沙发上,翻看一本时尚杂志,面前的茶几上放着几样甜品糕点,一杯醇香咖啡,正冒着热气,看起来很是舒适惬意。

舒云萱从楼上飞奔下来,嚷嚷道:“姐,我刚接到消息,霍雨辰被放出来了,似乎是姐夫那边从中干扰的,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舒云乔闻言,微微一愣,有些诧异,“封诀插手这件事了?”

第5章 怀孕了

对,他会不会是因为发现,咱们用了他的身份,所以才……”

舒云萱有些微的慌张。

墨封诀可不是好惹的。

尽管她姐姐已经要嫁过去了,可依旧无法阻挡他的可怕。

舒云乔内心也有些发虚,很是懊恼地瞪着自家妹妹,“这还不是因为你惹的!”

舒云萱有些不爽,“谁让那该死的霍雨辰敢拒绝我!不给他点教训,我咽不下那口气!”

舒云乔训斥道:“就算咽不下,现在也给我憋着,别再给我惹事,影响我结婚。再有一个半月,我就是墨家少奶奶,到时候你想收拾谁,还不简单?”

舒云萱内心还有不甘,不过还是点头道:“行,那就再等一阵,我一定要让他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行!”

结果,刚说完这话,舒云乔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是墨封诀打来的。

舒云乔有片刻慌乱,勉强镇定接起,里面便传来男人那冷酷到不含一丝温度的声音,“舒云乔,谁给你的胆子,去冒用我的名义,为所欲为的?”

舒云乔心中一颤,连忙道:“封诀,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别跟我装傻。我告诉你,舒家最好把舒云萱管好,否则我一定亲手送她去非洲,一辈子都回不来。”

话落,也不等舒云乔回应,便掐断了电话。

……

转眼,一个月过去。

自霍雨辰被放出来后,霍雨眠便再也没跟墨封诀有任何牵扯。

她原想着,这辈子就和墨封诀就此别过了,谁料到,意外发生了。

这天清早,她刚起床刷牙,便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反胃,整个人趴在洗手台上,吐了个天昏地暗。

霍母很担心,催促着她来医院看看。

她一开始挂的是肠胃科,医生看完告诉她没什么大碍,便建议她去挂妇科,检查是否怀孕了。

结果出来后,宛如晴天霹雳一般。

B超上清晰显示,怀孕快一个月了!

她……居然怀了墨封诀的孩子!!!

霍雨眠从医院出来,内心慌乱得不行,整个人完全不知所措。

脑子里乱糟糟的,想的全是‘未婚先孕’四个字!

她和墨封诀,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那一夜的疯狂,更像是一场等价交易。

她以为两人从此陌路,谁知,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她该怎么办?

就在霍雨眠思绪纷乱间,包里的手机响了。

她慢半拍才接起电话,霍母关切的声音,很快传进耳朵里面,“眠眠,怎么样?检查完了吗?医生怎么说的?”

霍雨眠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跟母亲说自己怀孕这件事,只能随便搪塞,“没事,就是肠胃问题,吃点药就可以了。”

“那就好,你赶紧回来,晚点妈妈炖汤给你养养。”

“嗯……”

挂断电话后,霍雨眠没回家,而是漫无目的地在路上乱晃。

她思考着要不要去找墨封诀谈论这个事,毕竟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竟走了很远。恰巧经过一家婚纱店。

店门口停着一辆全球限量的黑色顶级迈巴赫,流畅的车身线条,华贵中透着奢侈,看着……有些眼熟。

霍雨眠倏然顿住脚步,想起这车似乎是墨封诀的。

那晚,在酒店地下停车场,她盯着这车至少有好几个小时,肯定不会认错。

似乎要印证她的想法,这时,她眼角瞥见旁边婚纱店内一道颀长的身影……

男人侧对着她,一身高级定制的西装,勾勒出挺拔的身形,将他宽肩窄臀以及大长腿,衬托得淋漓尽致。

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狭长的眼眸,如海般深邃,菲薄的唇,因为紧抿的弧度,透出一股冷意。

斜飞入鬓的眉,浮现出一股令人畏惧的气势。

正是墨封诀没错!

霍雨眠没料到会在这遇见他,诧异之余,内心突然生出一股冲动。

择日不如撞日,干脆现在就告诉他自己怀孕这件事……

第6章 不能留

可就在下一刻,她看到一名肤白貌美的女人,走到墨封诀身边,用甜腻的嗓音说道:“封诀,上次那套婚纱我不是很喜欢,你待会儿帮我重新选一套好不好?毕竟是结婚,一生只有一次,我不想有什么遗憾。”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事?”

墨封诀语气很淡,似听不出任何喜怒,可漆黑的眸中却隐隐有些不耐。

舒云乔没察觉,一脸甜蜜地笑道:“嗯,你是新郎,自然你来帮我挑。”

墨封诀眸色微沉,很是不悦,“一套婚纱,你来回挑了三四次,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耗,要实在不行,就别结婚了。”

话落,也不等舒云乔反应,他转身抬腿就走。

门外的霍雨眠见状,急忙躲到旁边的柱子后面,眼神尽是恍惚。

原来,他都要结婚了!

既然这样,那怀孕这事告诉不告诉他,已经无关紧要。

这孩子不能留。

只能打掉了!

脑海中刚掠过这个想法,下一秒,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便突兀地在她耳畔响起,“果然是你!”

刚才转身出门的一瞬,他眼角似乎看到一道躲开的身影。

虽然已隔一个月,可那晚,女人的每个表情,几乎印进了他眼底。

他疾步跟过来,没想到,还真把人给逮着了。

“啊……”

霍雨眠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没站稳,差点向后跌去。

墨封诀眼明手快拽住她,也不等她站稳,便搂着她,直接上了路边的迈巴赫。

车子迅速启动,很快离开婚纱店。

舒云乔这时才追了出来,远远瞧见墨封诀在路边拉了个女人上车,脸色都变了。

……

车上。

霍雨眠直到开出一段距离,才猛地回过神,怒道:“你拉我上来干什么?”

墨封诀一边开车,一边抽空瞥了霍雨眠一眼。

也是神奇。

他刚才还因为舒云乔那个女人,正感到满心烦躁,在看到这个女人后,竟奇迹般的平复下来了。

他薄唇微抿,语气淡淡道:“你不是来找我的?”

霍雨眠面色一滞,僵硬道:“我只是恰巧路过!”

“世上还有这么巧的事?上次在酒店,也是偶遇?”

墨封诀似勾动了一下唇角,弧度带着点讥讽的味道。

霍雨眠有些恼羞成怒。

她也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他!

要知道,或许就不会从这路过了。

一想到自己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都是拜他所赐,霍雨眠心情更糟糕了。

“停车!”

她目视前方,语气冷冽。

墨封诀像是没听到,油门反而踩的更欢快。

车子嗖——地一下蹿出去,吓得霍雨眠惊叫,急忙拽住车门,怒瞪墨封诀,“你不要命了?”

墨封诀眸色冷凝,没什么反应,依旧保持现有的速度。

霍雨眠觉得这人有病,喜怒无常。

为了自己小命的安全,接下来一段路很是乖巧的坐着。

半个小时后,车子逐渐远离市区,霍雨眠才着急道:“你要带我去哪?”

“飚车!”

墨封诀气势十足地道。

霍雨眠以为出现了幻听。

他们现在所处的这片区域,属于北城西郊,这里有个正规的大型赛车场,是许多富二代消磨时间的最佳场所。

墨封诀开着车抵达后,便带着霍雨眠直接进入。

很快有工作人员迎过来迎接,态度毕恭毕敬。

墨封诀熟门熟路地带着霍雨眠去换衣服,霍雨眠在后面拼命挣扎,“墨封诀,你放开我!我要回去,你聋了吗?”

墨封诀瞥了她一眼,声音低沉冷冽,如冰川一般,暗藏警告,“再连名带姓喊我一句,信不信我再把你弟弟弄进监狱?”

第7章 简直就是玩命

“你……!”

霍雨眠气得不轻,只能闭上嘴巴。

很快,墨封诀换好了赛车服,连带着霍雨眠也被半强迫着换了一套。

这赛车场的项目种类繁多,也制定了赛车规矩,不过没有正规比赛那么死,纯粹是为了发泄。

墨封诀和霍雨眠抵达的时候,场上已经能看到飙车族,正在疯狂竞速。

喊叫声、欢呼声响成一片。

墨封诀吩咐了霍雨眠一句,“在这等我。”

随后,便看到他默默去车库挑了辆线条流畅的跑车,然后开始不要命似的,在场地上飚了起来。

速度与激情并进,呼啸的引擎声,震得霍雨眠一阵心惊胆颤。

虽然和墨封诀第二次见,但是她还是明显感觉到他那狂躁的情绪。

此时飚车,或许就是一种发泄渠道。

然而,这举动,很快激起了其他飙车族的好胜心。

霎那间,七八两跑车在圆形赛道上相互追逐,其中有几次,还差点发生碰撞。

这简直就是玩命!

霍雨眠默默退出老远。

等到墨封诀停下车,已经是十几分钟后的事情了。

他缓缓地走到霍雨眠跟前,紧身的赛车服穿在他身上,丝毫不显突兀,反而有种张扬不羁的气场,很是迷人。

霍雨眠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将手边一瓶水递了过去。

墨封诀问,“要不要下去试试?”

霍雨眠头摇得像拨浪鼓,“抱歉,我还不想死。”

“上回去找我,怎么就不怕死?”

墨封诀优雅地灌了几口水,眼中饶有兴致道。

霍雨眠撇嘴,正想顶回去,眼角余光偶然瞥见不远处,正往这方向走来的几道身影。

她微微一顿,看了墨封诀一眼。

墨封诀跟着看过去,眉头微微拧起。

来的是个年纪和墨封诀差不多大的男人,同样的赛车服,穿在他身上,别有气势,一张英俊的面容上,桃花眼十分引人注目。

他勾着一抹狂放不羁的笑,问墨封诀,“墨总,今日怎么有兴致来玩?要不要来一局?”

墨封诀居高临下瞥了他一眼,像在看蝼蚁般,毫不客气道:“你配吗?”

桃花眼闻言,眼睛顿时眯了起来,一股戾气隐隐地浮现而出,“配不配,你试试不就知道了?竞速赛,输的话,把玉清山那个温泉项目让出来给我如何?如果我赢了,就把AR那个项目让给你。”

虽然霍雨眠不认识眼前这人,不过听这对话,两人明显是死对头。

墨封诀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弧度,道:“AR那个项目,我要了。”

桃花眼勾起一抹狂放的笑,道:“好大的口气!老规矩,带一个女人同行,绑手赛车,竞速赛!”

“别输得太难看。”

墨封诀挑衅。

桃花眼嘴角抽搐了一下,强忍着火气,转身走了。

眼下就剩下霍雨眠和墨封诀两人。

霍雨眠有严重不好的预感。

“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干咳一声,转身想跑。

墨封诀慢条斯理的整理袖口,沉声道:“我允许你走了吗?”

霍雨眠气得不轻,“墨先生,请你搞清楚一点,我跟你并不熟,没义务陪你玩这种疯子的游戏,所以恕不奉陪!你要飚车,麻烦去找别人,不要找我。”

话落,头也不回,转身继续走。

结果刚走了两步,腰肢就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捞了回去。

墨封诀强势搂住她的身子,禁锢在怀中,低沉的嗓音附在她耳畔,一字一句道:“还敢跟我说不熟,嗯?”

第8章 你疯了吗

他说话时,嘴唇就在她耳边,伴随着气息起伏,霍雨眠只觉得耳朵一阵发痒,急忙伸手推开他。

“你……离我远点。”

她脸颊有些绯红,并且非常坚持,“这是你跟那个人的事,不要把我牵扯进去,我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墨总还是另找他人吧。”

说完,她就要迈着步子离开。

墨封诀见状,眉头紧皱,直接拽住她的手,道:“即便如此,你也没有拒绝的机会,我说的话,可不容反抗。”

话落,强行把霍雨眠搂上了车。

霍雨眠简直想死。

她真是不愿意陪他玩这种疯子游戏,偏生还拒绝不了。

这时,桃花眼的脸,突然出现在车窗外,道:“跑十圈,谁先抵达终点,算谁赢。”

墨封诀勾起一抹冷笑,道:“趁早准备项目交接的事情。”

桃花眼眼一沉,“谁输谁赢还不一定,这场比赛,我会赢的!”

说完,他转身回到自己车上。

此时,赛道上,已经清了场,并且在中间设置上百道障碍。

霍雨眠大致扫了一眼要走的路线,发现整条赛道都是急弯。

场外,围满了观众人群,正在振臂欢呼。

霍雨眠内心一阵慌张,觉得玩这种游戏,无异于玩火,迟早都会自焚。

墨封诀没注意到她的神情,还在一旁吩咐,“待会儿你只管坐好就行。”

这时,赛车场负责人,拿了两根绳子过来,将墨封诀和桃花眼的手臂,绑在在方向盘上。

霍雨眠目瞪口呆看着。

她终于明白,绑手是什么意思了。

她脸上的惊慌再也藏不住,几乎是咆哮出声,“你疯了吗?”

绑手赛车,这意味着,比赛开始,就不能够轻易结束。

他们……这是在玩命!

“够了,我不想陪你们玩了。”

霍雨眠实在没办法接受,开门要下车。

谁知,门咔嗒的一下上了锁,紧接着,墨封诀那不容置喙的语气传来,“坐好,我不会输的,放心。”

他眼神,泛着一抹安抚的意味。

霍雨眠知道彻底逃不掉,只能白着脸,坐了回去,内心开始愤怒诅咒墨封诀。

要是出什么意外,她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而在她咒骂期间,车子启动,引擎声轰鸣不断。

车子前方,一名穿着火辣的女郎,从脖子上扯下一条丝巾,举起来,做了预备手势。

“预备……开始!”

随着她话音落下,丝巾被高高扬起。

霎那间,两辆车仿佛离弦的箭,迫不及待的飞窜出去。

桃花眼的略快一步,墨封诀的车却也咬的很紧。

此时的霍雨眠,只觉得自己命悬一线,整个人仿佛要飞出去,只能死死抓着头顶的安全扶手。

墨封诀看了她一眼,又将眼神落在转瞬即逝的对手的车上,脚下的油门一脚踩到底。

漂移甩尾,转弯,绕过阻碍物,墨封诀游刃有余的操控着方向盘。

几圈下来,两辆车不相上下。

待只剩下最后的两圈时,霍雨眠发现自己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她满心祈祷着,这疯狂的赛车能赶紧结束。

毕竟,每年在这玩出事故的人不在少数。

她不想便残废,也不想没了命。

相比她的紧张,场外围观的群众,情绪却被彻底点燃了。

“快要分出胜负了。”

当车子到了最后一圈,两人几乎是毫不保留的狂飙。

霍雨眠心悬在嗓子口,迟迟无法落地。

而像是要印证她的担心,就在这时,意外发生……

她感觉他们乘坐的这辆跑车,车身突然剧震,整个车身,仿佛不受控制般,几乎要飞出去。

 
初次见面,她胆大包天,泼了他一身水。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2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