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暖是妹妹辛柔的血库,而这一切都因为一个叫秦靳的男人。

辛暖是妹妹辛柔的血库,而这一切都因为一个叫秦靳的男人。
第1章 姐姐你为什么要杀我

安静的病房内,只有辛暖和医生,还有站在一边冷漠的男人。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七次了,辛暖被绑在床上强迫的抽血。

此刻辛暖觉得喉咙干涩,她真的觉得自己要死了。

“阿靳,今天能不能不要再抽了,我好难受。”

秦靳冷冷的笑了,“除非你去死。”

如果可以她真的愿意去死!

四年前,她和辛柔一起被绑架,交赎金的时候绑匪只能说救一个,他选择是辛柔,可是绑匪最后把她放了。

事后辛柔被强暴,还摔断了一条腿染上恶疾,需要新鲜的血液。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成了妹妹的血库!

最后辛暖昏了过去,等她再醒来时候已经不见秦靳了。

她知道,每次踩血之后他都会去找辛柔!

她想从床上起来却没有力气,直到病房的门被开开,进来的人是辛柔。

看在坐着轮椅上的妹妹,她应该感到内疚才是。

可是这些内疚在这四年来已经好耗尽。

“我的好姐姐,听说你为了给我捐血,晕倒了。”辛柔语调轻快一点也不像生病。

辛暖有些有气无力,“如果你能快点好起来,我就不用给你捐血了。”

辛柔笑的很简洁,这个时候从轮椅上起身,直直走到她的面。

辛暖顿时顿时惊呆了。

“你,你能站起来了?”

医生不是说永远站不起来吗?为什么会……

辛柔笑得很得意,“当然,我早就能站起来了,而且我的身体已经康复了。”

辛暖满眼的惊愕,“那你为什么还让我捐血给你?”

“是靳哥哥呀,他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才要抽你的血,因为我当年受的苦,他要向你偿还回来。”

辛暖紧紧握住拳头,没有想到会这样。“当年的事情我也很抱歉,可是秦靳已经选择你了,他要救的人是你是。”

“是!”辛柔狠狠的说:“当初绑架案是我一手策划的,我知道靳哥哥会救我,但是我没有想到那些绑匪居然反悔,他们把你放走了,还折磨我,你知道吗,他们五六个是男人在我身上来回上我,那种痛苦你永远不会体会到,我现在活着就是为了要报复你。”

辛柔在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歹毒,她永远忘不了那种痛苦。

辛暖听着不寒而栗,绝对没想到会这样。

她居然策划了那场绑架案!

“为什么?”

辛柔冷笑,“因为你喜欢靳哥哥,我也知道你才是小时候救他的人,我就是看不惯你装神大方的样子,所以我要你死!”

结果,在那场绑架案她成了一个悲剧!

居然这样,她也要拉着这个女人一起下地狱。

这个时候辛柔拿了一把刀子靠近辛暖。

辛暖以为那把刀子会捅向自己,可是她错了。

辛柔拿着刀子刺向自己的胸膛!

瞬间辛柔倒在地上死死的瞪着眼前的女人,“姐姐,你为什么要杀我啊……”

第2章 榨干你身体里每一滴血

辛暖还没有回过神来,病房的门被一脚踹开,秦靳进来的时候就看在倒在地上的辛柔,他眼眸一缩,大步的跑上来。

“小柔,你怎么样?”

辛柔楚楚可怜眼泪瞬间涌了出来,“姐夫,姐姐……姐姐居然拿刀刺向我。”

在听见这话之后秦靳锐利的目光投向辛暖,恨不得杀了这个女人。

辛暖坐在床上,看着那柔弱的辛柔,才明白她自编自导的这出戏,就是让秦靳更加厌恶她。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妹妹这么会演戏。

太可怕了!

“辛暖,信不信我可以杀了你,她是你妹妹,你怎么能狠心痛下毒手?”

“我没有,刀子是她自己刺进去的。”辛暖无力的辩解,但是她知道,这说这话起不到任何作用。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这种谎话你都能说的出来。辛柔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害的辛暖,不要以为你的血能救她,我就奈何不了你。”

辛暖紧紧咬着唇,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这个男人相信她。

这个时候辛柔拉着秦靳的衣服,“姐夫,你不要怪姐姐,她一定是不想给我捐血,如果我死了她就不用这样痛苦的活着了,都是我不好,我早就应该死,还连累你们,害你为了让姐姐给我捐血逼不得已娶她。”

秦靳转过头,目光深邃辛柔看着他,“傻瓜,别说话,我现在抱你去找医生,你乖乖的,肯定会没事的。”

他们在辛暖的面前上演了一出爱情大戏。

此刻辛暖才明白,最可怕的不是明目张胆的挑逗,而是阳光下深不见底的绵里针。

辛柔,她的好妹妹,给她上了一课。

而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再次被踹开,秦靳夹着怒气进来,扬起手一个巴掌狠狠的落在辛暖的脸上。

辛暖倒在床铺上,嘴角流出血丝,整个口腔都是腥甜的味道。

秦靳伸出大手狠狠捏着辛暖的脖子,“你还有没有人性?那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这样下毒手,刀子差一点就刺进心脏了,如果她死了,我会让你给她陪葬的。”

辛暖紧紧咬着唇,心阵阵抽痛。

她泪眼朦胧看着眼前的男人,“阿靳,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为什么不信我!”

秦靳讥削的笑着,“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信你,如果不是你,小柔不会这样,为什么当初被强暴摔断腿的是你!”

这话让辛暖的身子狠狠一震,睁大眼睛含着泪珠看着他。

她好一会才找到自己声音,“那……当初你为什么好要娶我!”

秦靳蔑视看着她,“不是你说的,作为代价让我娶你,然后……我可以用你老公这个身份好好折磨你。”

听了这话辛暖觉得自己悲戚又可怜,如果她能预料到这样,当初就算绑匪让她走她也不会走的。

“秦靳,你杀了吧,求求你杀了我吧……我错了……”

秦靳心一阵烦闷,冷眼看着她,“我不会让你死那么痛快的,我会榨干你身体里的每一滴血,让你干枯而死。”

这话落下之后医生急急忙忙走进来,“秦先生不好了,辛小姐心脏忽然骤停,现在急需血液……”

第3章 抽,继续抽

辛暖是被拖着来到手术室门口。

看着这个的男人,辛暖整个人都在哆嗦。“阿靳,我没有拿刀刺她,是她自己刺的。”

“你闭嘴。”秦靳厌恶的看着她,“你要再多说一句,我就拿十把刀的刺在你身上。”

接着他看着医生,“抽她的血。”

同样是RH阴型,辛暖的最合适!

医生似乎有些犹豫,“秦先生,这位小姐刚刚才输过血呀。”

秦靳狠狠皱了一下眉头,“我说抽就抽,哪里来那么多废话,还有……我要里面的人没有事,如果她有什么意外,我拆了这家医院。”

医生吓得不敢在多话,马上让人给辛暖抽血。

辛暖紧紧抓着他的衣袖,“不,我不要,我不要在给她捐血,你去找别人。”

秦靳冷漠的看着这个女人,“别人?害了小柔这样还想害别人,今天你必须抽,就算是死也要榨干你身体里每一滴血!”

辛暖脸色煞白,退了几步。

看着眼前的男人,那俊美的脸仿佛结了冰,要溢出白霜。他——如此陌生。

就算死,也要耗尽她身体里最后一滴血!

他是太无情发誓太有情!

无情对自己,把所有爱给了辛柔!

“不,我就算死也不要给她捐血,你不了解她,你被骗了!”

“阿靳,去求求你好不好,我不要抽血!”

“辛柔的腿已经好了, 她能站起来了,她在骗你。”

秦靳对这些话充耳不闻,唯独要抽她的血给小柔。

小柔,不可以有事。

如果她死了,他真的会让辛暖给她陪葬。

辛暖被按在床上,袖子被撸起来绑上塑料管针头刺进她的身体里。

她绝望的闭上眼睛,任由眼泪划过。

身体渐渐地麻木,心也渐渐地死了!

那种绝望袭来覆盖整个身体,让她觉得每一次的呼吸都好痛,痛得不能自己。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得意的声音,“是不是想杀了我!”

已经没有力气的辛暖刹时睁开眼睛,看着辛柔站在面前。

她没事!

“你没事?辛柔你好恶毒,你怎么能欺骗阿靳,你知道他多担心你!”

辛柔没心没肺的笑着,“那又如何,我就是让他担心,让你看看他心里到底爱的到底是谁。

怎么样?你看到了吧,是不是觉得很难过,想死?

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容易的,我的会慢慢的折磨你,让你耗尽身体每一滴心血,每一个细胞。”

辛暖觉得她好恐怖。

她有一张美丽的脸孔,却有一颗恶毒的心。

“你去跟外面的男人说,说我需打量的血。”

医生似乎有些犹豫,“可是你现在没事,根本就不需要。”

辛柔皱了一下眉头,“怎么,你不想去?忘记之前我们的交易可?你可收了我60万。”

医生被威胁的不敢再说话,只能马上告诉门口的男人,病人还需要大量的血。结果躺在这里的辛暖听见秦靳冷漠的声音:“抽,继续抽,我要小柔活着!”

没有什么比这更绝望的话了,为了辛柔,她死了都无所谓。

第4章 辛暖死了

辛柔离开了。

辛暖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血液一点点从身体里流失。

这些血液她可以不在乎,辛柔的奸计她可以不管。但是,秦靳冷漠的话却让她痛不欲生。

那个男人大概恨死自己吧!

他的恨就像一把锐利的刀子,狠狠刺进她的胸口,让她痛不欲生。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一次,她宁愿四年前那场意外发生在自己身上,起码能得到男人的一点点怜悯。

可是现在呢?

想死又不能死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睁大双眼,开始抽搐,觉得呼吸困难。

她什么都不知道,唯独能看见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在她面前说了什么,做着什么。

直到她渐渐的失去知觉。

廊端上,秦靳颓废的坐在椅子上,整个人被阴霾笼罩。

“不好了不好了……”有医生从手术里出来。

秦靳蹭的一下从椅子上起来,“发生什么事情,是辛柔出事了?”

“不是,是另一位输血的辛小姐,她死了,没有呼吸了。”

辛暖!

秦靳的心咯噔一下,他马上跑到手术室。

“唉……你不可以进去。”医生阻拦的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秦靳看着床上的女人,她小脸煞白,毫无血色,像一个僵尸人。

这一刻,秦靳几乎是无法相信,辛暖就这样死了!

他颤抖的伸出手却不敢碰触他,仿佛有什么在心里滋生一样。

他的目光落在她白皙的手臂上。

那里——是成千上万的针孔,已经布满淤青,想要找到血管都难。

这是这四年来她为辛柔付出的代价!

然而这个提供血源的女人死了,他应该高兴才是,但为什么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 甚至觉得胸口被什么堵住!

她真的就这样死了?

“秦先生,辛小姐的手术已经做好了,送回病房,她已经醒了,一直问你来着。”医生的话在一边响起。

辛柔!

听见这话,秦靳回神,然后看着医生,“我知道。”

他的目光再次看着床上的女人,似乎有什么,但是他不清楚。

最后,他低沉的声音落下,“我去看辛柔,她在这里任何人不准动,等我回来!”

医生战战兢兢的点点头回答是。

秦靳去了病房看见已经苏醒的女人,“小柔,你怎么样?”

辛柔脸色煞白,削弱笑了笑,“我没事,让靳哥哥担心了,我只是好害怕……姐姐她好恐怖啊,居然要杀了,为什么她要这样。”

她声泪俱下,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见犹怜!

“别哭。”秦靳特别的辛柔,“没事了,以后都不会有人在欺负你了。”

“真的?那姐姐……她呢?”辛柔试探的问着。

秦靳轻微皱了一下眉头,什么也没说,只是让她好好的休息。

之后他就离开了,看着离开的男人辛柔眯起歹毒的眼。

为什么,为什么不说辛暖死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难道秦靳喜欢上辛暖了?

这个想法滋生让辛柔有些慌了!

而此刻,秦靳再次回到手术室到时候,发现床上的女人已经不见了,他脸色大变!

第5章 我们离婚吧

辛暖不见了!

后来有人说,有人进来将辛暖抱走了。

秦靳眯着眼睛,带着浑身的戾气查看了监控,结果发现是秦郝!

那个和秦家断绝关系的男人,他的大哥!

“马上去给我把人找到,我要在24小时之内看见辛暖。”

不管秦郝带走辛暖的目的是什么,他都不会放过那个男人。

辛暖只能是他的,他的仇还没报完,他凭什么带走他的女人?

秦靳的心头有一把怒火在烧,他愤怒的握紧拳头。

保镖马上去查辛暖的下落。

此时现在一家诊所里。

秦郝看着床上的女孩,看见她有微弱的呼吸,这才松了一口气。

“暖暖,暖暖,你醒了?”

此刻的辛暖觉得浑身上下都好痛,她用力撑开眼皮,眨了眨眼睛,看见一张熟悉久违的脸孔。

“秦大哥!”是秦昊。

秦昊点点头,“你吓死我,我以为没真的死了。”

今天他去帮母亲取药结果看见了辛暖,也知道他那个禽兽弟弟做的好事!

他真的要榨干辛暖的血去救另一个女人!

看着陌生是地方辛暖有着不解,“这里是哪里?”

“这是我朋友的诊所,你放心在这里吧。”看着她这样,秦郝有着担心,“暖暖,离开秦靳吧,他变了,已经不是以前的秦靳,你这样在他身边肯定会死的。”

如果是以前辛暖肯定不会走,但是现在,她要离开。

她的心已经死了!

秦靳的所作所为彻底上了她,耗干她最后的感情。

她点点头,“好,我离开,秦大哥你带我离开吧。”

“好,我带你离开,去一个秦靳找不到的地方。”

“你们哪里也不能去!”一道低沉的声音落下。

光是听见这个声音辛暖就吓得发抖起来,“秦大哥带我离开,求求你,我不要见到这个男人。”

秦靳眯着眼睛,看着她害怕发抖却对别的男人提出请求,他心在的怒气蹭蹭蹭的暴涨。

他握紧拳头,“辛暖,勾引完我又想勾引我大哥,你挺厉害啊。”

辛暖的小脸煞白,不敢看秦靳。

“秦靳,你还是男人吗?你怎么能这么对待辛暖。”说完这话秦郝上去就给秦靳一拳。

秦靳没躲,狠狠挨了一下。

他目光凌厉,“我的女人,我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就算你是我大哥也不能管。还有,你擅自带走我的人,我已经报警了,稍后警察就回来。”

听见警察要秦郝,辛暖紧张起来,“阿靳,你不能抓他,他是你大哥呀。”

“他早就和秦家断关系。”

辛暖没想到他狠心的连自己的大哥都不放过,她绝望了,“阿靳,我们离婚吧,我放了你,你也放了我,好不好?”

离婚?

好不好?

这个女人居然为了大哥跟他离婚?

秦靳讽刺的一笑,“你做梦,结婚是你提出来的,你就得承受,我会困住一辈子的。”

“秦靳你不是人, 你会遭到报应的。”秦郝在一边发怒,想上前揍这个男人,可是被保镖按住。

秦靳没理他,直接抓着床上的女人撤掉她的点滴,“跟我回去。”

“不……我不要回去,我要离婚。”

“做梦,现在马上跟我回去,小柔还等着你的血。”

听见又要抽血辛暖吓得哆嗦起来,她一下子跪在地上,眼睛无神,“不……我求求你,不要抽我的血,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了去给你磕头了。”

第6章 警察来了

秦靳皱着眉头看着磕头的女人,心仿佛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

但很快的忽略这种感觉。

看着辛暖下跪磕头,秦郝双眼痛红,“秦靳,你还是人了,你看看你把辛暖逼成什么样子了?”

秦靳依旧冷漠,一把抓起地上的女人,“辛暖,这是你欠我的,也欠你妹妹的,你必须跟我回去。”

“不——”辛暖绝望的哭泣。

为什么不放过她,为什么还要折磨她?

她只想好好的生活远离这里的一切!

这时候警察进来,要将秦郝带走。

“辛暖,如果你不跟我回去,秦郝肯定会坐牢!”秦靳卑鄙的威胁,“别忘了,他曾经故意伤人过!”

听见这话辛暖呆住了,一双水濛濛的大眼睛看着她。

秦郝曾经是拿刀捅过人,那个人就是秦靳!

也是因为这样,秦郝被赶出秦家!

看着这双清澈的眼睛,秦靳居然无法直视。

“想好了吗?要跟我回去吗?”

“不要,辛暖你不能回去,那是一个火坑,你不用管我,我不会怎么样的。”秦郝的声音在一边响起。

辛暖看着秦郝,紧紧咬着唇,最后她妥协了。

秦靳带着辛暖回家,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辛暖开始绝食。

不喝水不吃饭,就那样双眼无神看着窗外。

这两天秦靳没回来,第三天回来之后就看见辛暖这个样子,他当场怒了。

“你们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出了问题抽你们的血吗?”

佣人们被骂得狗血淋头,他们以为这个少奶奶不过是摆设,用来抽血的,她不吃不喝也少爷也不会在乎。

秦靳拿着一碗白粥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她嘴里嘟囔着,她凑近去一听:“不要抽我的的血,不要,求求不要抽我的血!”

听见这话,秦靳狠狠皱了一下眉头,心里居然有着异样的情绪。

他端着粥在她面前,“喝下去。”

可是辛暖充耳不闻!

看见她这样,秦靳更加生气了,“别逼我喂你,那样遭罪的是你自己!”

辛暖仿佛被吓到,警惕的看着他,“不,别逼我吃,我不吃,我不要成为捐血的工具!”

这会的辛暖恐慌极了,看着她如受惊小鹿一般的样子,秦靳的心一滞!

很快的,他回神过来,“别为你不吃饭就能不捐血了,没用说的,下周辛柔还等着你的血呢?”

听见又要捐血,辛暖害怕了,她起身要离开,而这个时候她的人被抓住。

米粥被强硬的端进去,辛暖挣扎的厉害,秦靳又逼着她喝。

最后呛到气管里。

辛暖咳嗽着难受,觉得肺要炸呢。

“我不吃了,我不想捐血了,求求你了还不行吗?”

秦靳看着她样子,狠狠皱了一下眉头,一把手抓过她,“辛暖,你给我听着,你就是辛柔的血库,你必须给我吃!”

辛暖哆里哆嗦看着眼前的男人,紧紧咬着唇,心酸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来。

滴在他的手背上,灼伤他的心!

这个时候佣人进来,慌里慌张,“先生,外面有警察来了,说……是来抓夫人的!”

第7章 辛暖怀孕

辛暖被警察带走了,被指控故意伤人。

秦靳有些疑惑,是谁报警的!

这会,床上的辛柔看着秦靳,“姐夫,姐姐被警察抓走了,你是不是很担心?”

秦靳看着她,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担心吗?

不,那个恶毒的女人做了这些错事就应该付出代价。

回想警察带走她的那一刻,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呆呆愣愣的。

警察问她,是不是刺伤了辛柔,她居然看着警察毫不犹豫的的点点头。

她说——对,是我刺伤了她,我就是想杀死她,我要杀死那个贱人,你抓我去坐牢啊。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秦靳愤怒极了。

她终于承认了!

是她刺伤了辛柔,那个恶毒的女人简直无药可救。

他没有阻拦警察带走她,决定让她在里面好好反省,受受教训。

辛柔试图安慰的话落下:“姐姐也许只是无心的,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不如姐夫帮她找一位律师吧。”

她越是善解人意亲秦靳对她的好感度越多。

“这件事你不用担心,安心休养身体,我不会给她找律师的,她做了这么多错事,应该付一些代价,让她在里面待几天,给她一个教训。”

就待几天吗?

她还以为秦靳会让那个女人在里面呆上几年!

辛柔的手在被窝里手紧紧握住拳头,心中有的愤恨。

就这几天简直太便宜辛暖了。

辛柔被关在拘留所里,阴冷潮湿的地方,让她感到不适。

她的身体情况每况愈下。

这里进进出出人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看着辛暖长得漂亮,就忍不住要欺负她,她身上不知道被掐伤多少下。

趁着狱警不注意她的头发头发被扯住,被扇了几个耳光子。

狱警发现之后问她发生什么事情,她又不说。

就这样,辛暖在拘留所里呆了7天,终于身体撑不住晕了过去。

辛暖被送到医院,经过细致的检查发现她已经怀孕了。

很快的,秦靳接到消息来到医院,看见瘦得不像话的女人就看见她脸上的伤和脖子的痕迹。

他一下子扒开她的衣服,结果看见身上都是淤青。

“这是怎么回事?”秦靳怒了。

辛暖被他的样子吓到了,马上拉扯自己的衣服,“别碰我,不要碰我。”

看着她的样子就知道一定在看守所受欺负了。

秦靳非常气愤,这个女人只有他欺负,其他人凭什么?

“哎呀,伤者不能激动,她现在怀孕了,快躺下休息。”一边的小护士说道。

怀孕?

秦靳听到这话呆了几秒,然后看着护士,“你说她怀孕了?”

“是啊。你是她丈夫吧,你是怎么当丈夫的,妻子都怀孕了你还虐待她,太不像话了。“小护士不知情数落着。

秦靳脸色极为阴冷,他捏着辛暖方的手腕,“说,这个孩子是谁的?”

辛暖在听到自己怀孕已经有了情绪,她怀孕了,她要当妈妈了!

然而惊喜还没展现,就听见秦靳质疑的问话。

“说,孩子是谁的?”

“是……你的啊。”

“呵,你放屁,我和你每次做我都戴套,你说是我的?这种绿帽子我不戴!”因为需要她干净的血救小柔,每次他都忍着不爽戴套!

而此刻,在诊室门口的辛柔听见这话愤恨咬着牙关。

那个贱人居然怀孕了!

她几乎咬牙启齿,直到看见前来的医生她心中再生一计!

第8章 给个机会

诊室里。

辛暖看着秦靳,“孩子是你的,我只有你一个男人。”

秦靳眯着眼睛,冷冷的笑着,“你有看避孕的人会怀孕吗?”

辛暖憋屈!

“戴套也会的,只是几率很小。”她越说越小声。

看着她心虚的样子秦靳真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给自己带了绿帽子。

如果是,他会将这个女人挫骨扬灰的!

这个时候医生走了进来,手中拿着检验报告。

“秦夫人,恭喜你怀孕了,已经12周了。”

听见这话的辛暖和秦祁都呆了。

12周,为什么是12周!

也就是两个半月前!

那端时间秦靳陪着辛柔到日本散心,根本不在国内的。

辛暖紧张起来,“医生,是不是哪里搞错了?你们是一定检查错了,绝对不会是12周的。”

医生听了这话,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怎么可能搞错?我们检查两遍呢,我们是专业医生,请你不要质疑。”

这会儿的辛暖是彻底傻了。

秦靳冷冷的笑声传出来,“辛暖,我真是贱人,趁着我不在耐不住寂寞找其他男人,还给我戴了这么一顶的绿帽子,辛暖,你说我该怎么罚你,让你死得痛快。”

他说这话的时候阴森森的,特别的恐怖!

辛暖被他的样子吓坏了,但是依旧紧紧抓着他的衣服,眼中有着渴求,“我没有骗你,我没有出轨,孩子真的是你的。”

秦靳轻轻拍拍她的手,“我会安排医生给你做手术,亲眼看着你把这个孩子拿掉。”

“不——”辛暖绝望了。

她从床上滚下来跪在他的面前,“我求求你不要伤害这个孩子,孩子真的是你的,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此刻的秦靳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令意,就是她第二次跪下来求他!

第一次是不想捐血给你辛柔,第二次就是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杂种。

他眼中有着阴鸷伸出大掌紧紧捏着她的脖子,“别以为我不敢杀你,我现在就可以了结你。”

如果是以前的辛暖,绝对会欣然接受死。

但是现在不会了,她有了一个小生命,为了这个孩子,她愿意努力活着!

她想用这个孩子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是她怎么挣扎没有用,觉得空气越来越稀薄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靳送开手,看着瘫软在地上的辛暖,大口大口的呼吸。

他冷笑的,“居然你这么口口声声认为孩子是我的,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辛暖好不容易打过气来看着他。

“我允许你怀这个孩子,等到他八个月的时候,我亲手验DNA。如果他是我的孩子,我会好生生养。如果不是——你和孩子我你一起挫骨扬灰。”

此刻的辛暖已经泪眼朦胧,瘫软在地上。

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只要秦靳愿意给他机会,他就一定可以证明这个孩子是他的。

秦靳没允许她留在医院,而是江她绑回家绑在地下室里,让她自生自灭。

像是故意着折磨她一样,吃了日常三餐有佣人送饭菜,不准任何人靠近她。

 
辛暖是妹妹辛柔的血库,而这一切都因为一个叫秦靳的男人。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22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