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于他,不过一段露水情缘。

我于他,不过一段露水情缘。
第1章 今晚他会回来陪你

下班回到家,刚进门就闻到空气中一股浓烈的药味儿,这股味道我太熟悉了,是婆婆为我准备调理受孕的偏方。

“安宁啊,你回来了,来,把这药喝了,皓然说了,今晚他会回来陪你。”

婆婆喜滋滋的说道:“喝了药,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去买菜。浩然刚才有事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婆婆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出门去了。

结婚一年,我一直没有怀孕,婆婆急着抱孙子,所以就给我讨来了这改变体质容易受孕的偏方。今天是我的排卵期,婆婆会故意避出来,留时间给我跟张皓然。

我看着那碗黑乎乎的东西,内心很抗拒,张皓然平时对我还算不错,可是他工作太忙了,经常加班不回来,我们夫妻生活的次数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而且每次还……,喝再多药也于事无补啊。但这些我是不敢也不好意思跟婆婆说的,夫妻之间的那种事,拿出来说肯定要被婆婆骂我不知羞耻。

喝完药,有些麻木的等张皓然回来,然后例行公事,期待奇迹。结果刚洗完澡,就接到酒店的电话,说是有一位大人物要来,要立刻回去准备接待工作。

我是一名酒店客房经理,这样的事情早已习以为常,换好衣服,给张皓然发了个短信便匆忙赶到酒店。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出租车上就感觉身体哪里怪怪的,有些燥热,下了车后来到酒店,冷气十足,我才舒服了些。

进了电梯,突然眼前晃了一下,我紧忙扶住电梯壁,甩甩头,涣散的意识让我整个人都处在飘飘的状态。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顶楼,这里是至尊VIP套房,只有三间。

我走到一间房门前,直接推门走了进去,想用冷水冲冲清醒一下。

可是刚走到浴室门口,就看到半透明的浴室门上,晃着一道高大的身影。

我眯了眯眼眸,抬手直接推开了门。

当我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入目之处居然是一个男人的性感身体,健硕的肌理笼罩在雾气之下,似乎能看到结实有力的腹肌。

男人背着我,看不清楚他的面容,但他健硕性感的身材却吸引着我的眼球,让我移不开目光。

那男人应该是听到了我推门进来的声音,突然转过头,还在回头的同时扯过一条浴巾,裹住了重要部位,他锐利暗含锋芒的光射在我的身上。

硬朗的线条,高挺的鼻梁,让人看一眼就会想要沉沦的眼睛,只是他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滚出去!”

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

此时的我意识已经开始涣散了,看着面前的高大威猛的身躯,我身体内有一股潜藏的情愫在隐隐骚动。

要是有面镜子在我面前,我一定会看到镜子里的我,眼神多么的如狼似虎,但我知道,我必须要离开这个房间。

“对……对不起。”

我低声道了歉后,便想要转身,可是我现在身体软绵绵的,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刚想走,脚下突然一滑,整个人便向后仰去。

双手在空中乱舞,试图想要抓住些什么,手抓住了什么,可最后还是仰倒在了地上。

“嘭!”

第2章 看够了吗?

痛!

因为撞击,我的头更晕了!

突然,感受到周围丝丝寒意开始蔓延,我睁开眼眸,就看到某人的雄峰鹤立在我的眼睛上方。

咕嘟一声,默默的吞了吞口水,一时间,忘记了做出反应。

“看够了吗?!”

冰冷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我赫然回过神来。

刚刚摔倒的时候,手忙乱中扯掉了那人的浴巾,真是尴尬。

从地上爬起来,却不想脚下的高跟鞋不稳,一下子噗通直接跪在了地上。

在跪下的瞬间,我感到一股奇怪的触感从我的脸颊轻轻擦过。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一阵低咒声!

“shit!”

我是个女人,虽然经验不多,但很快就明白过来那是什么,我紧紧闭了闭眼,脸颊滚烫的要命。

“这是你们酒店的特殊服务吗?”

男人如大提琴般的嗓音再次响起,只是这次他的语气噙着几分冰渣。

我摇了摇头,“不……不是,对不起,是我不小心误闯了进来,我这就走。”

体内的燥热本来消散了不少,可是刚刚因为他那里的触碰再次燃烧起来,让我整个身体变得有些无力起来。

借着墙壁的力道,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没站稳,忽然一股热气突然靠近。

一条有力的臂膀将我困在墙壁上,背后冰冷的墙壁让我的意识回笼了不少。

我吞吞口水,对男人说道:“先生,很抱歉,我……”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佻起我的下巴,唇角勾起几分邪魅的弧度,“欲擒故纵的女人我见多了,不过你是最成功的一个。”

“什么?”我没听明白他的意思。

男人唇角的邪魅弧度加大,只是,他没有想要再解释的意思,扑簌的吻细数的落下。

我只觉得自己身体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浑身难受的厉害。

背后是冰冷的墙壁,而身前是火热的身躯,让我的意识已经完全消散,所做的一切都是凭借着本能而做的。

男人粗鲁的将我的上衣撕扯开来。

我的身材保持的很好,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

偏偏就是这样让男人痴迷为之疯狂的身材,我的老公却无动于衷,对我兴致缺缺。

渐渐的,我从被动开始迎合起来,浴室内的温度已经燃烧到顶点。

这一夜,太漫长,无尽的纠缠……

次日,清晨的阳光穿过玻璃窗撒了进来,照在大床上,暖洋洋的。

我翻了个身,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酸痛不已,我猛地睁开眼,入目之处,是熟悉又陌生的装饰。

熟悉,是因为这样的装饰我每天都会看到,而陌生,是因为我睡在了一张不属于我的大床上!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稀碎的短片涌入脑海,意识到昨晚我都干了些什么后,羞耻,懊恼,悲愤的情绪数种情绪涌入上心头。

我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飞快的坐了起来。

第3章 陌生男人……

离开!

我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

这是我脑海里闪现的第一念头。

刚做起身,双腿间的不适让我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蚕丝被顺着我的身体话落,露出我的半个身子,上面是到处都是男人留下的暧昧痕迹。

我脸颊一红,忙扯开被子下床。

倏地,胳膊被人猛地拽住,“想走?”

我惊慌回头,就看到一个男人裸着上身半靠在床头,他的头发有些凌乱,脸上也有刚睡醒的痕迹,尽管如此,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先生,昨晚真的很抱歉。”

不管怎么说,都是我先闯入了人家的房间。

男人愣愕了一下,他抬眸看着我,轻呵一声,“你……道歉?”

他惊讶的语气让我意识到,可能他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被他睡了还一开口就道歉的,我这算是给他了一个惊喜?

男人从床头拿起一张已经签好的支票,然后丢到我的面前。

我一愣,不解的抬眼看着他,“什么意思?”

“你费劲心机的想要爬上我的床,不就是为了这个吗?”男人轻呵一声,他抽出一支香烟,然后点燃,袅袅青烟将他俊美的面庞笼罩,神秘而冷漠。

我看着那张支票,如同一个巴掌一样打在我的脸庞上,羞辱感再次爬上我的心头。

我深呼吸了口气,对男人说道:“不用了,我只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我说完,便飞快的下了床,衣服隔了一夜,已经皱的不能再穿,只能临时先裹在身上,幸好在酒店里我有备用的衣服。

身为客房经理,我有自己的单独休息室,一路飞快的跑回来,满心的屈辱和愧疚让我的双眼变得湿润起来。

昨晚一夜没有回去,幸好,我临走前给张皓然发了短信。

关上房门,我整个人便无力的靠在了门上,顺势缓缓滑下,瘫坐在地上。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竟然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了关系!这是什么?!这是出轨啊!!!

委屈,愧疚!

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一种肮脏感笼罩着我,不敢多想,我冲进浴室,想要将身上的痕迹搓掉。

不知道洗了多久,我的身体被我搓的通红,才肯罢休。

从浴室出来,一阵悦耳的铃声正好响起,我走过去从包里拿出手机,是酒店前台打来的电话。

“安宁经理,您昨晚去哪儿了?总经理都怒了,今天那大人物要走,您赶紧过来吧!”

刚接起来,话筒里就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

我恍然又懊恼的拍拍脑门,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快速的穿好衣服,然后整理了一下面容后便下去到前台,果然就看到总经理一脸铁青的站在那里背着手,怒瞪着我。

“安宁!昨晚你到哪儿去了?我不是让你来招待大人物吗?!”

我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行了!一会儿再找你算账!大人物马上就下来了,他要是对我们的酒店服务态度不满意的话,你就直接给我辞职滚蛋吧!”

第4章 支票,赏你的

我很无奈,但也只能默默的站在那里。

没多会儿,那大人物就出来了,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大人物竟然是……

我就这么站在那里,整个人如同被电击了一样,怎么会是他?

“这就是传说中的宫丞?宫氏集团的总裁吗?好帅啊!”

“是啊是啊,今天真是太走运了,竟然能够见到活的宫丞!以前都是在电视里看到,如今看到真人,果然真人比电视上更帅啊。”

“啊啊啊!他朝我们这边看过来了,怎么办怎么办?我的心脏快要骤停了!”

此时的我真的好像挖条地缝钻进去,我愣愣的抬眸看着他直直的朝着我这边走过来,我的脚下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无法动弹。

“宫少,昨夜您休息的怎么样?我们服务还好吧?”

总经理颤颤巍巍的问道。

宫丞淡漠的睨了一眼我这边,然后幽幽的说道:“休息的不错,睡的也不错,就是有一只小白兔不太安生,早上起来跑的太快,没抓住。”

我心虚的低下头,他嘴里的小白兔,说的就是我。

总经理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宫丞,“小白兔?”

酒店里怎么会有小白兔?

我低着头,听见周围一阵尖叫声,等想要抬眸看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宫丞就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吓了一跳,想要后退,突然耳边传来一阵低沉的嗓音,“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昨晚我们发生了什么?”

我愣了一下,顿时紧张起来。

虽然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们的身上,但幸好,宫丞的声音很低,只能我们两个人听见。

“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做什么,这是我的名片,若是你改变注意了,就给我打电话,那张支票,一直为你留着!”

湿热的气息扫在我的耳边,痒痒的,我想要将他推开,结果他先一步退到安全距离。

随即唇角勾起一丝我读不懂的笑意,转身大步离开。

待宫丞走后,总经理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太一样了,就连周围的同事也都围了上来。

无论他们问什么,我都闭嘴不言。

好在总经理看到宫丞心情好,也没有再怪罪我。

终于在大家的嘴炮了半个小时后我解放出来。

从酒店离开后我便直接去了医院,昨晚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到底有没有采取预防措施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还有……昨晚和他发生了关系,万一有什么疾病……还是去检查一下比较放心。

来到医院,我先去门诊挂了个号,然后便坐在那里等候,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

我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张皓然怎么会来医院?

幸好,他没有看见我,不过我看到他直接朝着我平时看诊的妇科方向而去。

难道他是来咨询我不孕病症的?我看见老公走进李海平的办公室,李海平,也就是我看不孕症的主治医生。

老公每次陪我来看诊的时候,李医生总鼓励我们夫妻别放弃希望,让我老公要顾忌我的情绪对我更好一些。在我心中,李医生如同天使般的存在。

可惜李医生为我操碎了心,也为我做了很多检查,让我吃了不少药,我还是未能怀孕。以至于,我婆婆抱孙心切开始打听偏方,不断给我和老公吃。

想到老公和婆婆轻蔑的目光,我心里就揪成一团。我也想要个孩子来缓和家庭关系啊!可我查过像我这种体质怀孕几率很低。

更可怕的是,昨晚开始我的罪状在不孕基础上还添加了一条出轨。而我的身体还在叫嚣着怀念昨晚的感觉……我简直罪大恶极,堪比潘金莲。

我心中诉说着对老公的歉意,直到被办公室内传来的一声呻吟声惊醒。

那声音和我昨晚发出的好像,难道是我的臆想?我真肮脏!

偏偏这时,又传来一声呻吟。不,是连续的呻吟。

第5章 撞见老公和第三者

我偷偷地把虚掩的房门推开一条缝隙,穿过门缝就看到我的老公张皓然被李海平压在诊疗床上。

看到这一幕,我差点尖叫出声。

我紧捂着嘴巴,脑海里回想着我和张皓然这一年的相处。

难怪每次我们要做房事的时候,他总是那么的不情不愿,难怪每次他回家都会搬到书房去睡,美其名曰说是加班为了不妨碍我休息,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是个GAY!

而且,他居然和我的主治医生是一对!

一股酸涩的感觉溢满眼眶,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我只知道,面前的画面让我感到恶心,想要逃离。

里面李海平的声音再次传来,“昨晚你给她喝的药里下了强劲的催情剂,昨晚她在你的身下是不是特别的销魂?”

重重的一巴掌,张皓然却更加兴奋。

“我没碰她,她昨晚酒店临时有事。”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么强劲的催情药,她就算去医院也于事无补,必须找男人解决!你能忍受的了?”

李海平抬手,抚摸着张皓然的脸庞。

“我爱的人是你,她只要不怀上别人的孩子,跟谁睡在一起,都跟我没有关系。我妈说了,只要张家有后,就不会再干涉我们的事。可是我一碰她就觉得恶心。”

刚刚李海平说的话,一字不落的飘入了我的耳朵里。原来,就连我婆婆也是知情的,只有我一个人,像个傻瓜。

昨晚婆婆给我喝的药里,下了催情剂,难怪我的身体会有异样,难怪我看到宫丞,身体会把持不住……

李海平冷哼了一声,“我之前就跟你说过,要不就找几个人直接把她给强奸了,给她留个种!要不就我亲自出马,睡了她,给你们张家留下后代后,直接把她踹了,你偏不听!你不会是动感情了吧!”

李海平狠狠抓住张皓然的头发。

“怎么会,啊,别这样。我找机会,让你上了她,你的孩子就是我的……”

我的大脑嗡嗡的,完全不能够思考,身形猛地一晃,幸好及时扶住了墙壁,才没有倒下。

我扪心自问,除了昨晚的事情,没做任何一件对不起张家的事,可凭什么他们如此对待我?夹杂着委屈的愤怒如同洪水般向我涌来。

里面的声音还在继续,呻吟声一阵更比一阵高。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销魂的张皓然,他在李海平身下的热情就像是一个个巴掌打在我的脸颊上,嘲笑着我这一年来是多么的愚蠢。

不!我不甘心!这种日子,我受够了!

我掏出手机,将里面限制级的画面拍摄下来,我要把这视频内的内容,作为结束这一切的证据!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回到家,看到婆婆脸色铁青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我,我心里勾起几分自嘲的冷意。

“安宁,昨晚你去哪儿了?”

我心头的沉闷感,让我不停的想大口深呼吸,“我去酒店工作了。”

“去酒店?”婆婆尖锐一声,她倏地站起身来,大步走到我的面前,甩手打了我一巴掌。

“你知道昨天是什么日子吗?昨天是你的排卵期!我们张家是养不活你还是怎么?缺你工作的那点钱?”

第6章 离婚?没门!

我捂着脸,内心的屈辱已经达到顶点,“怎么,我没有回来,是不是破坏你们的计划了?”

此时的我,没了往日的乖巧,许是我脸上的冷漠把婆婆吓到了,她愣愣的道:“安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摇了摇头,“没什么意思,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我看婆婆唇张了张,还想对我说什么,可是我却没了再听的心思。

回了房间,我仰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想要以前的种种,眼眶不争气的再次湿润。

一小时后,张皓然回来了。

他推门进来看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直接脱下衣服走进了浴室,不一会儿,里面便传来淅沥的水声。

我没有忽略他方才眼底一闪而过的那丝厌恶,以前我不懂,误认为那是疲累,是冷漠,可今天突然就懂了。

每次张皓然洗澡都很墨迹,可这次却很迅速,很快他就从浴室里出来了,脸色不太好看。

“我妈说昨天排卵期没做没关系,现在做还来得及。”

想到张皓然在医院里说的‘我只要一碰她就觉得恶心’,我的心就跟针扎一样抽痛。

“我看你挺累的,今天就不做了吧。”

我拒绝道。

“什么意思?你不想做?这可由不得你,就算怀孕的几率小,我们也不能放过每次机会。”

他的话让我心里觉得有些好笑,我明明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轻松,如今却在这里充当体贴。

可他越是这样,越是提醒着我以前的种种,都是个笑话。

“张皓然,我们离婚吧。”

我用尽了力气,才哽咽的将这句话说出口。

“什么?”

“我说,我们离婚吧。”我咬重了字眼。

“你在开玩笑吧?”

我看着张皓然脸上那震惊又不信的神情,勾唇冷笑,“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

张皓然盯着我仔细看了好一会儿,好似终于意识到我的不对劲,神情微闪,“妈说你今天不对劲,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轻轻摇了摇头,“张皓然,今天我在医院碰见你了,在李医生的办公室里。”

我的话让张皓然脸色顿时闪过几分慌张,他厉声质问,“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冷笑,“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张皓然,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和我同床共枕的男人,竟然是一个喜欢被男人压在身下承欢的GAY,想到之前他每次碰我,浑身都难受的要命!

我看着张皓然的脸色由黑色转变为青色,又由青色转变为不知什么颜色,总之难看极了。

他道:“安宁!你想要离婚,也得先问问我妈答应不答应!”

我已经料到张皓然会这么说,因为家里的一切都是由他妈决定的。

婆婆的强势,在我还没进张家门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了。

我的手不经意的触碰到皮包,手机就在里面,顿时,底气稍足了些,“你妈会同意的。”

张皓然看我如此胸有成竹,冷哼了一声,转身大步出了卧室。

我知道,他去找婆婆了。

果然,很快,婆婆就铁青着脸大步跑了上来,还没进门我就听见了她嘴里的骂咧声。

“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提离婚?”

第7章 他喜欢男人

婆婆大步来到我面前,手气的哆嗦,她指着我骂道:“我们张家哪点对你不好?啊?你们安家现在吃的穿的用的,哪点不是我们张家恩赐给你们的!现在你来跟我提离婚!简直就是个白眼狼!”

“说!我们哪点对不住你了你要离婚!”

我深吸了口气,“妈,你和张皓然瞒着我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婆婆蹙眉看看我,“我们瞒你什么事了!?”

我看她还嘴硬不愿承认,唇角勾起几分自嘲,“今天我在医院,亲眼看到张皓然和李医生在一起……”

我看婆婆的眼神晃了晃,可她的脸上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感到半点心虚,接着,又听见她阴腔怪气的说道:“安宁,你可别忘了你们安家这种小门小户怎么能高攀的上我们张家,你能够嫁进来,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这福分得珍惜,要是没了,想再找回来,可就难了!”

我知道在婆婆的心里,一直都瞧不起我。在她看来,我家就是乡下人,腿上的泥点子还没洗干净。

当初我能够嫁进张家,在许多人的眼里,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可是只要一想到他们精心设计我,欺瞒我的老公其实是个GAY,甚至我的老公还要和别人预谋让别的男人来强奸我,试图让我怀上别人的孩子,这口气,我怎么也咽不下去!

“可我不想每天和一个喜欢男人的人睡在一起!这样只会让我觉得很恶心!要是你们不答应,我就把这件事给传扬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张皓然是个GAY!”

“啪-”

婆婆甩手给我一巴掌,打的我的头有点懵。

我知道婆婆很护张皓然,要不然也不会帮他瞒着他喜欢男人的事实!

“安宁!你想要离婚,可以!但是我们张家当初给你的一百万彩礼钱,必须还回来!”

什么?张母的话如同棒喝打在我的头上,那一百万我怎么可能拿的出手。

当初爸妈为了给弟弟买房子,就是冲着张家会给一百万的彩礼钱才答应这门亲事的。

那一百万早没了,而我现在身上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婆婆见我很为难,冷笑一声,“要是你拿不出这一百万,就休想离婚!”

说完,她便离开了。

张皓然也不愿意和我待在同同一间房内,所以也跟着离开了。

被扇的脸颊肿起来了,我轻轻一碰还有些疼,我走进浴室,用冷水冲了下。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打湿的发梢紧贴在我的脸颊上,有着说不出的狼狈。

只要拿出一百万才肯离婚,可是我一个月的工资拿出一半补贴给弟弟后,剩下的一半刚好够我的开销,上哪儿去弄一百万!

无助困扰着我,心神疲惫,我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睡了一夜。

翌日,婆婆对我的态度变得爱答不理,甚是冷漠,若是以前她稍有不悦,无论是谁的错,我定会先上前赔个不是,可现在,我只想快点逃离这里,太压抑了,给我一种窒息的感觉。

来到酒店,又听见同事们在议论宫丞。

宫丞……

第8章 再次找上他

“若是你改变注意了,就给我打电话,那张支票,一直为你留着!”

宫丞的话在我的耳边回荡着,始终挥散不去。

但是我心里很清楚,那张支票我不能要!

若是要了,我就等同于默认为了钱而故意爬上他的床。

这是原则的问题,更是我的底线。

我想了想,终是将那张名片又塞回了包里。

这时叮的一声,手机进来一条短信。

我打开手机看了眼,是张皓然发来的信息。

“安宁,要是你把我的秘密传扬出去,你全家都别想好过!”

原来张皓然还是很担心我把他的秘密给传出去啊,不过他捏准了我的七寸,捏准了我放心不下娘家人,尤其是我的外婆和弟弟。

我紧攥着手机,我只想干净的摆脱张家,和平的和张皓然离婚,可现在看来,貌似并不会如我想象那般容易。

我现在没有一百万,更不能任由他对我娘家人不利,可我更不想再和张皓然继续生活下去,否则我会崩溃的。

我目光再次落在宫丞那张名片上,沉思许久,然后还是拿起了手机,拨出了那个我以为永远不会打出的号码。

“宫先生,我改变主意了……”挂断电话,我虚脱一般靠在墙壁上,怔怔出神。不知道我这个决定是不是正确,这个宫先生,明显不是我这种小人物所能招惹的。只是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这个张家,我是一天都不想待了,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奢靡的总统套房内,宫丞如约而至。看似随意的坐在真皮沙发上,上衣穿着白色的衬衫,下身配着一条黑色的西裤,修长的双腿交叠着,神情慵懒。

他一双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眸落在我身上的那一刻,我的心噗通狠狠跳了一下,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我神情有些恍惚的踩在柔软的地毯上,一步一步来到沙发前,声音带着几分不自察的颤抖,“宫……宫先生,我希望你能遵守我们的约定,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声。”

一双好看白皙的手在我的眼前一晃,倏地,下巴传来一阵疼痛。

冰凉的指腹缓缓摩擦过我的唇,耳边传来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嗯?这种事难道不该是你叫吗?”

湿热的气息扫过我的耳畔,引得我身体一阵颤栗,加上他的手指不断的在我的唇边摩挲着,我感觉一股燥热开始在我身体里蔓延。

宫丞捏着我下巴的手,改为拽起我的胳膊,轻轻一带,我整个人便坠入了他的怀中。

一股淡淡的清冽的清香混着烟草的味道扑入鼻中,我以前不喜欢烟味儿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的味道我竟然不反感。

在我恍惚之际,他的手便探入了我的衣衫中……

暧昧的温度在他的挑逗下徒然升高,冰冷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吻窸窣落在我的身上。

我静静的躺在那里,目光看着天花板,心里却开始倒计时。

宫丞见我走神了,倏地用力,让我从痛感中猛然回过神来。

我惊恐的望着他,就听见他在耳畔低沉的嗓音道:“看来,我对你太温柔了,在我的身下,你竟然还有心思去走神。”

粗鲁,狂暴,这一切我都默默地承受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心越发紧张起来,计划该不会泡汤吧……

 
我于他,不过一段露水情缘。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