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不起眼的小人物,如今却已权倾天下,带着无上荣耀重归故里,却发现最近最爱的女人被.....

原本不起眼的小人物,如今却已权倾天下,带着无上荣耀重归故里,却发现最近最爱的女人被.....

第1章 南域龙王

红色旗帜和龙魂旗之下,耸立着一位年轻人!

他剑眉星目,身健体拔。 

这一天,他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  

楚天骄!拿到了域长证书!这是龙魂的标志。

为了这个,楚天骄努力了足足十年。

从入伍开始,一直到现在。  

从一个战争小兵,到现在的一代战神。  

楚天骄拥有着让别人羡慕的一切!  

龙魂,华夏最神秘,最高等的组织。它不为人所知,它承载着整个国家的重要使命。

它是真正的强力机关,他代表着超等的战力。

它,不存在权力制衡!

整个龙魂的人,很少!

具体有多少人,楚天骄也不知道。

但每一位龙魂的成员,都有着扭转一场小型战争的能力。它是国家隐藏于暗处的终极力量。  

但是,今天他却是要退伍。

这一切,只因为一个女人!

……

“十年,我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南域,但我对不起我的家人,还有我的……妻子。”

楚天骄眺望远方,神色微起波澜,缓缓说道。

提起家人和妻子,他的眸中不由浮现一抹愧疚之色。

十年戎马的军旅生涯,楚天骄只回过家一次。

那便是三年前,父亲楚雄突发重病,生死攸关。

为了满足父亲最后的遗愿,他和一个名为林诗瑶的女子登记结婚,连婚礼都没办。

简单处理这些事情以后,楚天骄又匆匆赶回南域。

连他父亲过世的时候,他都没能赶回去送他最后一程。

这一别,又是三年了。

如今南域趋于平稳,他可以功成身退,回家看看,陪陪妻子。

就算替他守了三年活寡的妻子不能原谅他,也要回去给人家一个交代。

……

两天之后,江川机场。

楚天骄背着朴素的迷彩背包,从机场里走了出来。

他看着东海的天空,呼吸着家乡的空气,心情舒畅,也有一点紧张。

家,久违了!

荣归故里,楚天骄也不想搞什么大排场,能低调则低调。

所以,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来接机。

连他的妻子也没来接机。

毕竟,林诗瑶和楚天骄并没有相处过,只是登记结婚,知道彼此的姓名,其它一概不知。

刚刚登记完,两人都没能一起吃个饭,楚天骄就着急赶回南域。

要说林诗瑶没有怨言,那是不可能的。

她还认不认这个老公,还说不定呢!

楚天骄返回江川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去楚家祖宅,祭拜父亲楚雄。

走出机场以后,楚天骄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楚家祖宅。

当楚天骄赶到楚家祖宅的时候,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长裙,身段婀娜,面容娇美的女子,显得有些站立不安。

她,便是楚天骄的妻子,林诗瑶!

她得知楚天骄今天回来,并且会先前来祭拜楚雄,所以便赶来这边等他出现。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

对于这次见面,林诗瑶幻想了很多场景,准备了很多台词。

但她现在依然无比紧张,还有一点怨忿。

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楚天骄依然记得林诗瑶的样子。

她依然这么美丽,宛如一朵白莲,出淤泥而不染。

他径直走了过去,来到林诗瑶面前。

“林诗瑶!”

楚天骄看着这个名义上的妻子,露出一抹微笑,礼貌打招呼。

林诗瑶看着出现在面前的楚天骄,有点不敢相信。

原本准备了不少台词,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的眼眶突然就红了。

下一个瞬间,林诗瑶扬起右手,狠狠甩了楚天骄一记耳光。

这一记耳光,就是她三年来所受委屈的宣泄。

“楚天骄,你怎么还有脸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算了?”

林诗瑶歇斯底里冲着楚天骄吼了起来。

眼泪也瞬间夺眶而出,沿着脸颊滑落。

她在心中无数次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但她还是失态了。

守了三年活寡,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老公,谁能不失态?

被林诗瑶抽了一记耳光,南域龙王丝毫不恼。

和她三年来所受的委屈比起来,这一记耳光又算得了什么。

“林诗瑶,我对不起你!”楚天骄缓缓说道。

听到这话,林诗瑶哭的更加厉害,梨花带雨,连妆容都哭花了。

今天,楚家祖宅倒是很热闹。

基本上,身在江川的楚家族人,全部赶来了。

楚家在江川不算大族,但也是有点名气的。

他们可是得到了消息,楚天骄今日回来,会前去祖宅祭拜楚雄。

他们都打算看看这位消失十年的楚天骄,到底混成什么样子。

听到林诗瑶那歇斯底里的声音,一众楚家的晚辈,纷纷从祖宅里出来。

他们知道,楚天骄已经到了。

当楚家的晚辈来到祖宅外面,看到楚天骄那身朴素得跟个农民工打扮时,不由笑了起来。

不过,他们的笑容都是嗤笑,透着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

“楚天骄,你这混得够惨的呀,都可以去要饭了。”

“我要是没看错的话,你这身衣服是三年前你回来穿的那身吧。”

“哈哈哈,一套衣服穿了三年,有够节俭的呀。”

“我为混得人模狗样,没想到准备来的楚家乞讨的。”

一些楚家的晚辈认为楚天骄混的惨淡,便进行各种冷嘲热讽,丝毫不给半点面子。

“林诗瑶,你不要哭得太伤心,楚天骄在外面混的差,你也不用担心。

反正你跟他也没有什么,和他离婚跟我便是。

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懂吗?”

一个西装革履,三十岁左右,身材中等,长相并不出众的男子,走到林诗瑶身边,阴阳怪气的说道。

他便是楚家的长孙,楚恒的儿子——楚天仁。

也是楚天骄的大哥。

但是他经过楚天骄身边的时候,连正眼都没看后者一眼。

完全忽略了这个三弟!

而且,他这是要当着楚天骄的面前,挖楚天骄的墙角。

他想要勾弟媳!

第2章 归来已是阴阳相隔

听到楚天仁的话,林诗瑶的脸色有些难看。

以前楚天骄不在,别人对她说这种话,她咬咬牙忍下来便是。

可是如今,丈夫就在自己身边,楚天仁还说这种难听的话,林诗瑶肯定会不爽。

楚天仁这番话,不仅仅是轻薄林诗瑶,更是羞辱楚天骄。

“楚天仁,你不要乱说话,我可是有夫之妇。”林诗瑶有些微恼的说道。

同时,她看了旁边的楚天仁一眼,发现楚天仁没有丝毫生气,连为她出头的念头都没有。

林诗瑶心中不由一阵失望,觉得楚天骄简直就是废物。

别人当着你面前轻薄你妻子,你竟然还能无动于衷。

看到楚天骄没有驳斥楚天仁,周围的楚家子弟不由嗤笑起来。

“果然是个废物啊,哈哈哈~~”

“在外面混了几年,怕是混成绿毛乌龟了。”

“林诗瑶,我要是你的话,今天就把婚离了。”

楚家众人之所以如此不待见楚天骄,敢于这般冷嘲热讽。

那是因为楚天骄和楚家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他只是楚老太三子楚雄的私生子。

因为楚雄已经去世,而楚天骄又很少待在楚家,楚家子弟自然不怎么待见他。

而且楚天骄在这种时候回归楚家,让这些楚家子弟认为,他在外面混不下去,想要回楚家争夺一份家产。

楚家子弟认为,楚家家产还不够分呢,怎么那么能够忍受一个外人回来分家产。

听着楚家子弟这些难听的话,楚天骄神情不变,没有丝毫恼怒。

身为南域龙王,更难听的话都听了无数,拥有海纳百川的气度。

这些人的污言秽语,岂能让他动怒。

对他而言,这些人不过蝼蚁罢了。

天上的神龙会在意尘埃里的蝼蚁?

“我进去祭拜父亲。”

楚天骄淡淡说了一句。

说罢,他迈开步伐,向着楚家祖宅里面走了进去。

在祖宅里面,聚集着楚家的中流砥柱。

看到离家数年,才归来一次的楚天仁,楚家的这些中流砥柱,都没有什么好的脸色。

他们交头接耳,讨论着楚天骄此次回来的目的。

大部分人都认为,楚天骄此次回来,都是冲着分家产来的。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们看待楚天骄的眼神,变得更加不友善了。

分家产,就相当于跟他们抢钱。

“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就想回来争夺家产,真够可以的。”

“楚雄真是养了一条白眼狼啊。”

“我倒是很佩服他,脸皮够厚,哈哈哈~~”

对于这些话,楚天骄充耳不闻。

他径直走进祖宅祠堂,看着父亲楚雄的灵位,眼眶不由湿润了。

如果没有楚雄,哪有今日的楚天骄,哪有今日南域龙王。

可惜,他还没能尽孝,父亲撒手人寰了。

“父亲!”

嘭、嘭、嘭!

楚天骄跪在楚雄的灵位前,直接磕了三个响头。

站在祠堂外面的楚家众人,听到这磕头声音,都有点被吓到了。

这哪里是磕头,简直就是自残。

不过,他们都觉得,楚天骄就是在演戏,上演苦肉计,博取同情。

当三个响头磕完,地板上的瓷砖出现了不少裂痕。

磕完头以后,楚天骄给楚雄上了香,敬了酒,还点了楚雄生前最喜欢抽的烟。

“爸,你以前还说等我从军归来,和我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谁能想到,当我回来,你我已经阴阳相隔了。”

楚天骄看着楚雄的灵位,伤感说道。

他还想和父亲分享,他这些年在外面的经历。

如何深入敌营斩首,如何死里逃生,如何成为南域龙王。

他想和父亲促膝而谈太多太多,却再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想起父亲的坚毅背影,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

他想听父亲再喊他的名字。

天骄!

然而,再也听不到了。

两行眼泪从楚天骄眼中滑落。

“楚老太来了。”

祖宅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江川楚家能够有今日规模,楚老太可是居功至伟。

看到楚老太前来,楚天仁没有迟疑,立即小跑过去,伸手搀扶老夫人。

楚天仁可是楚老太的长孙,从小就受宠。

楚天仁虽然没有什么能耐,但很会讨楚老太欢心。

因为楚家二代无能,等到老太婆彻底退下来,楚天仁有很大几率顶替她的位置,执掌楚家企业。

听闻楚老太到来,楚天仁从祠堂里退出来,前去给奶奶问好。

楚家众人虽然不把他当做一份子,但他不会不认奶奶。

“天骄,见过奶奶。”

楚天骄来到楚老太面前,九十度鞠躬问候。

楚老太看着眼前这个名义上的三孙,眼中没有什么波澜,脸上没有喜悦之色,反而有一丝厌恶。

连她都认为,楚天骄此次回来,极有可能是争夺家产的。

如果他父亲还活着,那一切都好说。

可是已经死了,死了快三年了,他现在还回来做什么?

楚老太可不会容许楚天骄回来分家产。

“天骄,你这几年在军中混得怎么样?可有闯出什么名堂?”

楚老太看着楚天骄,有些冷冽的问道。

“还行。”楚天骄淡然回答。

楚天仁虽然没啥能耐,但是跟不少人打过交道,察言观色还是有懂点的。

他看出楚老太见到楚天骄并没有喜悦,听出楚老太语气的冷冽。

既然楚老太都不待见楚天骄,他可不介意跟着踩两脚。

“还行是什么意思?是上校还是大头兵?”楚天仁追问。

有了楚天仁带头,其他人也跟着冷嘲热讽了。

“你不看看他这身衣服,还是三年前回来时穿的,能混出个什么样。”

“如果他能当上少校,部队起码会派专车接送,他刚才回来,还是打的出租车。”

“我听说少尉都能自己开专车回来,从军十年,连个少尉都当不上,啧啧啧~~”

“楚天骄,你在部队当了十年的大头兵,勇气可嘉啊!”

楚天骄神色依旧,不以为然。

这些人口中所说的少校、上尉,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听着楚家子弟这番言语,楚老太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她心中虽然不认这个孙子,但是楚天骄顶着这个名号。

在众人面前这般丢脸,那就是丢楚老太的脸,让楚老太脸上无光。

楚老太是最要面子的。

“楚天骄,你该不会从军十年,都是在养猪吧?”楚老太冷声问道。

第3章 你就是个窝囊废

“楚天骄,你该不会从军十年,都是在养猪吧?”楚老太冷声问道。

“差不多。”楚天骄从容说道。

只不过,他所养的都是骁勇无比,精忠报国的“猪”。

都是捍卫泱泱华夏的“猪”!

只是这些,说了谁会相信?

楚老太还指望楚天骄给他一个惊喜的回答,能够让他长长脸。

可是听到楚天骄的话,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楚老太简直气炸了。

“楚天骄,你爸送你从军,你却在军营养猪十年!

你对得起你爸吗?”

楚老太拿着拐杖指着楚天骄,气愤的吼了起来。

她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一拐杖抽在楚天骄的脑壳上了。

楚天骄简直让她失望至极。

如果楚天骄在军中出人头地,楚老太倒是能视他为孙子。

可楚天骄只是个养猪的,楚老太没有直接将他赶出楚家,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林诗瑶站在楚老太身边,同样觉得丢人,心中怨愤,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本来还幻想,楚天骄从军十年,能够出人头地。

谁想到他竟然是个养猪的。

在军营养猪就不是养猪户了吗?

谁会觉得老公是养猪的是件光荣的事情!

听到楚天骄是在军营养猪的,楚家祖宅里的众人皆是忍俊不禁,哄然大笑。

“少年从军,养猪十年,哈哈哈~~~”

楚天仁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一下,他更加不用担心,楚天骄能够和他争夺林诗瑶了。

但凡林诗瑶有点上进心,都不会看上这个废物吧。

只要楚天仁再在林诗瑶父母那边煽风点火,保证林诗瑶很快就会和楚天骄把婚离了。

看到楚家众人哄堂大笑,楚老太更是觉得丢脸,再不看楚天骄一眼。

“楚天骄的事情到此为止,接下来我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

楚老太转身面对一众楚家子弟,沉声说道。

说起正事,楚老太整个人的精气神为之一变,目光灼灼,透着锋芒和霸气。

听到此话,楚家众人纷纷停止对楚天骄的讨论和嘲笑,聚精会神等待楚老太的后话。

“我在这里正式宣布,从下个月1号开始,楚天仁正式出任楚氏集团总经理一职。”

“林诗瑶行政经理一职不变,同时兼任总经理秘书。”

楚老太一口气宣布了两个人的任命。

楚氏集团,乃是目前楚家最为赚钱,也是最有前景的企业。

身为楚老太的长孙,楚天仁出任楚氏集团的总经理一职,大家都觉得无可厚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让林诗瑶兼任总经理秘书一职,这可就耐人寻味了。

这简直就是给长孙找媳妇的节奏。

在场众人看向楚天骄的眼神,可都是毫不掩饰透着绿光啊。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哪能没点绿?

“奶奶,我身为行政经理,每天已经很忙,如果再兼任总经理秘书,怕是忙不过来了。”

林诗瑶本来想要直接反对这种任命,但还是委婉说出来。

“如果是因为太忙的话,那就不做行政经理,专心做总经理秘书吧。

林诗瑶,你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只有你辅助天仁,我才能更加放心。”

楚老太微微沉吟,缓缓开口说道。

他这是铁了心要撮合楚天仁和林诗瑶。

林诗瑶忍不住看了楚天骄一眼。

她希望在这种时候,楚天骄能够站出来说句话,反对楚老太这个决定。

他要是再不吭一声,这个绿毛龟的名号,怕是要坐实了。

“楚天骄,这些年以来,你从来没为楚家,为楚氏集团出过一份力。

你爸去世,还是林诗瑶帮忙操持丧事。

现在你老婆可以为楚氏集团出更多力,你可有什么意见?”

楚老太依然不看楚天骄一眼,冷声说道。

楚天骄站在祖宅大厅当中,周围楚家族人看着他的眼神,皆是透着冷嘲热讽之意。

林诗瑶觉得楚天骄有点可怜,受人冷眼,遭人唾弃。

但她同时希望楚天骄能够为自己说句话。

她希望楚天骄能够反对这个任命。

“我没意见。”

楚天骄缓缓说道。

林诗瑶的眼眶再次红润起来,心中觉得无比委屈。

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果然是个废物。

啪!

林诗瑶再次抬起右手,在大庭广众之下,给楚天骄来了一记耳光。

“楚天骄,你就是个窝囊废!”林诗瑶愤怒说道。

大厅里的楚家众人,丝毫没有怜悯楚天骄,有的只是幸灾乐祸。

“你们可还有其它意见吗?如果没有的话,就这样决定了。”楚老太开口说道。

他现在可是楚家掌舵者,可是金科玉律,谁敢有异议。

林诗瑶的任命就这样定了下来。

林诗瑶现在只感觉丢脸丢到家,又觉得非常憋屈,根本无法继续待下去。

“跟我回家,我爸妈要见你。”

林诗瑶冷冷看了楚天骄一眼,丢下一句话,便向着祖宅外面走出去了。

楚天骄没有说话,默默跟在林诗瑶身后,走出招架祖宅。

此次返回楚家,楚天骄基本上都预料到这些事情,所以并不恼怒。

他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林诗瑶,让她跟着被人冷嘲热讽。

楚家众人看到楚天骄离开,没有半点挽留的意思,依旧是幸灾乐祸。

他们压根没有把楚天骄当做楚家人,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走出楚家祖宅,林诗瑶径直朝停车位走去,打开大众的车门,气呼呼的坐进驾驶座。

楚天骄也没有说什么,自觉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

似乎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林诗瑶狠狠一脚油门下去,大众直接呼啸而出,差点撞上迎面行驶而来的一支车队。

这是一支来自部队的车队!

这支车队一共有十辆车,其中九辆是越野车,还有一辆卡车。

越野车上都是坐姿挺直的士兵。

开车上蒙着一块绿布,不知道运的是什么东西。

差点撞上部队的车队,可是把林诗瑶吓了一跳,连续拍了几下匈脯,才慢慢平静下来。

不过,这支来自部队的车队停在楚家祖宅外面,倒是让林诗瑶极为诧异。

“这么多部队的人来祖宅,该不会出了什么大事吧?”

林诗瑶纳闷自语,心情不由紧张起来。

第4章 今天就离婚

看到这支来自部队的车队,停在楚家祖宅外面,林诗瑶心中十分好奇。

她都想调头回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不过,想到楚天骄刚才的表现,所遭受的那些冷眼,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要是再带楚天骄回去,保不准楚家众人如何羞辱楚天骄呢。

不管怎么说,楚天骄现在是他的丈夫,林诗瑶可不想他总是被人当猴耍。

“楚老,外面来了一支军方的车队!”

一个楚家小辈匆匆忙忙跑进祖宅里面,把这个消息通知给楚老太。

本来准备各自离开的楚家众人,得知有一支军方车队到来,皆是一阵诧异。

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怎么回事。

楚家虽然做正经生意,但可没怎么和军方打过交道。

更是没有跟如此规模的队伍打过交道。

看到如此阵仗,他们有些心虚啊。

“该不会是惹到了什么大人物,来查楚家的吧?”有人小声嘀咕起来。

“胡说!我们楚家可没犯事,军方岂会来查我们。”楚老太沉声叱喝。

“随我出去看看。”

说罢,楚老太率先转身向着祖宅外面走去。

“别总把事情往坏的方面想,说不定军方来人,是为了嘉奖我们楚家呢!”楚天仁猜测说道。

想到这种可能,楚天仁立即快步跟上楚老太,伸手扶住。

听到楚天仁的话,其他楚家族人皆是眼神一亮,不再那么担心,跟着走出祖宅。

当楚家众人走出祖宅的时候,越野车上的士兵已经走了下来,整齐排好队列,一丝不苟。

此行一共来了三十七个军官士兵。

在队伍的前面,是一个身材挺拔,面容刚毅的军官。

他穿着迷彩军装,站姿坚挺,气势更是锋芒毕露,宛如一把出鞘的利剑。

楚家众人看着,心中顿生肃然起敬之意。

“长官,请问你们前来楚家,有什么事情?”

楚老太虽然觉得这样询问有些不妥,但为了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前来楚家送鼎!”

话音落下,站在前面的军官毒蛇大手一挥。

身后的那些士兵立即哗啦啦的行动起来。

三秒钟之后,他们揭开蒙在卡车上的绿色幕布。

随着幕布被揭开,卡车上所装的东西,立即呈现在楚家众人面前。

当他们看到卡车上的东西时,不由张大嘴巴,睁大眼睛,眼神变得灼热起来。

卡车上的是一个青铜鼎!

这个鼎三足两耳,高有一米五,整体呈现圆形,直径有一米,上面铭刻不少古朴花纹,显得朴实无华。

鼎,被视为立国重器,君之重宝,是权威、尊严、诚信的象征。

军方给楚家送鼎,那寓意可想而知。

军方器重楚家,才会特意送鼎前来。

看到这个鼎,楚家众人的眼神顿时狂热起来。

他们以后出去跟人谈生意,说起这个青铜鼎,底气都足了不少。

“奶奶,军方这是器重我们楚家,所以给我们送鼎。”楚天仁笑着说道。

“好好好,我们楚家必定飞黄腾达。”

楚老太脸上浮现灿烂的笑容,开怀笑道。

“我们楚家要出龙了,哈哈哈~~”

一众楚家族人皆是发出兴奋的感慨。

因为没有在人群中看到楚天骄,毒蛇也懒得多说什么。

他命令这些士兵把青铜鼎从卡车上搬下来,抬进楚家祖宅里面。

这个青铜鼎乃是送给南域龙王的。

至于楚家其他人,谁受得起这尊鼎?

送完鼎以后,毒蛇便带着一众士兵上车走人,真是雷厉风行。

楚家众人完全沉浸在军方送鼎的喜悦之中。

也就只有楚老太考虑,军方到底因何送鼎,又送鼎给谁?

不过,她也没往楚天骄这个废物身上想。

……

楚天骄坐在林诗瑶的车上,跟着林诗瑶回家。

一路上,楚天骄都想问林诗瑶,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面对百万雄师,还能够谈笑风生的南域龙王,和妻子独处时,却说不出一句关心的话来。

林诗瑶本来还想听楚天骄说两句安慰的话,或者一些道歉的话语。

但是从上车以后,楚天骄就是个闷葫芦,完全就没有半句话,让她越发觉得憋屈,脸色越发难看。

她真的越来越后悔,当初跟楚天骄结婚。

半个小时之后,楚天骄和林诗瑶回到家里。

林诗瑶虽然已经结婚,但依然和父母生活在一起。

这只能怪楚天骄太废物,没有能力为林诗瑶买一套房子。

此时,林诗瑶的父母都在家里,等待林诗瑶把楚天骄带来。

林诗瑶家并不大,三房一厅,两间卧室,一间小书房。

林诗瑶的父母分别叫做林海涛、李香兰,都是公务员。

林海涛在教育机构里工作,李香兰则是一名中学教师。

放眼江川,他们家只能勉强算是中游水平。

二老或许从楚家那边收到什么消息,知道楚天骄没能混得出人头地。

此时此刻,他们并没有好脸色。

林海涛坐在餐桌旁边,磕着花生,就着白酒喝着,时不时还骂骂咧咧。

李香兰坐在沙发上,虽然电视开着,却没有看电视的心思,显得愁眉不展。

楚天骄跟在林诗瑶身后走进家门。

面对千军万马,依然不觉得有丝毫压力的南域龙王。

现在要面对岳父岳母,却让他感觉泰山压顶,有点紧张。

“岳父、岳母!”

楚天骄来到林诗瑶的父母面前,向二老问好。

对于这个名义上的女婿,他们可是半点不了解,只能听楚家那边道听途说。

楚家那边说楚天骄混得不咋滴,林海涛和李香兰也信得八九不离十。

没见到楚天骄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这么气。

现在见到楚天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

“哼,我可没有你这种废物女婿,从军十年,养了十年猪,你不觉得丢脸,我都觉得丢脸。”

林海涛微微抬头起来,轻蔑的看了楚天骄一眼,没好气说道。

“楚天骄,你让我女儿守了三年活寡,如果你能混出个人样,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

李香兰同样冷冷看着楚天骄,不客气说道。

“以诗瑶的长相和才能,嫁入豪门做阔太,那是绰绰有余的。

嫁给你,只会耽误了她。”

李香兰平时也是知书达理,比较贤惠的妻子,但是想到林诗瑶这三年来所受的委屈,便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

楚天骄自知愧对妻子,愧对二老,也预料到这种情况,所以并没有生气。

“废话少说,我要你跟我女儿离婚,今天就离。”

林海涛直视楚天骄,坚定说道。

第5章 一年之约

“当兵回来,连个体面的工作都没有,你的配得上我女儿吗?

我女儿就算嫁给一头猪,一条狗,都比嫁给你好!”

林海涛丝毫不给楚天骄面子,指着后者破口大骂。

他本来认为,楚天骄的父亲是江川知名的企业家,只要林诗瑶跟楚天骄结婚,他就可以享福了。

工作也会水涨船高,跟着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

哪成想,还没等到享福的那一天,楚雄已经撒手人寰。

楚家对楚天骄的态度,更是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所幻想的一切美好,全部变成梦幻泡影。

他可不希望林诗瑶跟楚天骄过苦日子。

他希望林诗瑶可以嫁入豪门,让他也跟着过上好生活。

林诗瑶和楚天骄有名无实,一切还来得及。

只要楚天骄这个废物跟林诗瑶离婚就可以。

听到林海涛的话,楚天骄心中难免有些苦涩。

他本来还想着,此次回来好好报孝二老,好好补偿林诗瑶。

可是,这才第一天回来,林海涛夫妻就要他和林诗瑶离婚。

“楚天骄,我们身为诗瑶的父母,自然希望她能够过上幸福生活,不是经常遭受别人的冷眼。

你给不了她幸福,那就请你放手。

如果你要怨的话,那就怨我吧。当初是我和你爸定下你们二人的婚事。”

李香兰叹了一口气,无奈说道。

林诗瑶站在客厅里面,看着父母和楚天骄三人,眼眶红润,沉默不语,不知道该说什么。

今天在楚家祖宅看到楚天骄如同废物的表现,林诗瑶觉得很失望,觉得这三年时间白等了。

听到父母要求楚天骄离婚,林诗瑶并没有反对。

她现在觉得很累,想要早点解脱这场枷锁般的婚姻。

“岳父、岳母,我不怨你们。

这三年以来,是我亏欠你们,亏欠林诗瑶。

我不想就这样离婚,我想好好孝顺你们,让你们过上好的生活。

我想要好好补偿林诗瑶,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妻子。”

楚天骄看了一眼林诗瑶三人,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如果他一口答应和林诗瑶离婚,只会是一种懦夫的表现。

那样只会让林诗瑶更加看不起他,觉得和他离婚是正确的决定。

林诗瑶守身如玉等了他三年,肯定不是想等这个结果。

楚天骄不想让林诗瑶白白等了三年,浪费三年时光。

他想要用余生来补偿她!

因为她是楚天骄最爱的女人。

听到楚天骄这番话,林诗瑶的神色倒是缓和了一些,觉得他总算像个男人,不会一味逃避责任。

反倒是林海涛直接嗤笑起来,脸上满是嘲讽之色。

“还想孝顺我们,补偿我女儿?你凭什么?你的孝心和爱心能当造钱吗?”林海涛冷声说道。

他就是觉得楚天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赖上林诗瑶了。

想到这里,他就越发生气,差点把桌上的酒杯甩在楚天骄的脸上。

楚天骄不仅没用,还死不要脸。

“楚天骄,你就不能为我女儿考虑一下,你就这么自私吗?”

李香兰的情绪再度起来,显得有些失态。

她本来想着,楚天骄答应和林诗瑶离婚,那就完事了,双方都可以解脱。

谁想到,楚天骄竟然不答应。

在她看来,楚天骄不和林诗瑶离婚,简直就是拖累林诗瑶,耽误了她的女儿。

“诗瑶,你真的想要跟我离婚吗?”

楚天骄转头看向林诗瑶,开口问道。

如果林诗瑶真的想要离婚的话,他会成全她。

面对楚天骄的问题,林诗瑶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她真的想要离婚吗?

她不想!

她不想别人说她这是失败的婚姻。

但她对楚天骄没有信心!

从见到楚天骄以后,他给她的感觉就是窝囊、废物、难成大器。

“我不想离婚,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不奢望我老公是万众瞩目的盖世英雄,但起码不会被人看低。

不至于被人踩进泥里,依然如窝囊废一般,一声不吭。”

林诗瑶看着楚天骄,眸中泛着泪光,泪水沿着脸颊滑落,沙哑说道。

听到林诗瑶这样说,楚天骄知道,还有挽救的余地。

他同样不想和林诗瑶离婚。

只要能够挽救这场婚姻,他都会尽力。

“岳父、岳母,你们觉得我要如何,才能配得上林诗瑶,你们才不会让我和她离婚?”

楚天骄看着二老,开口问道。

“起码要做到体制内的科室主任,不然就是一个集团的总经理,才能配得上我女儿,才不会让她受苦受累。”

李香兰想了想,把心目中的最低条件说出来。

“就凭他一个养猪的,还想做科室主任,还相当总经理?做梦去吧!”林海涛嗤笑起来,冷声说道。

对于楚天骄,林海涛是半点都看不起。

“给我一年时间,我会努力达到你们的要求。

如果到时候你们还想要我和林诗瑶离婚,我绝无二话。

我只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点时间。”

楚天骄看着客厅里的三人,缓缓说道。

“你这个废物还想上演苦肉计,我告诉你,没门!

你今天必须跟我女儿离婚!”

林海涛明显不吃这套。

他现在就想着,楚天骄尽快跟诗瑶离婚。

这三年以来,谁都知道林诗瑶守了三年活寡,没有跟楚天骄发生任何关系。

只要楚天骄现在跟诗瑶离婚,凭借诗瑶的条件,不愁找不到条件好的男人。

“好,我给你一年时间,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林诗瑶微微咬牙,眼神变得坚定下来,看着楚天骄,开口说道。

她想再给楚天骄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证明自己没有嫁错人。

看到林诗瑶做出这个决定,李香兰倒是没有意外,只是微微叹息。

这跟她当年何其相似!

“滚,楚天骄你给我滚,你就算不离婚,也休想碰我女儿一下。”

林海涛简直气炸了。

他直接将楚天骄从家里推到门外,然后狠狠把门关了起来。

就算站在门外,还能够听到林海涛破口大骂。

楚天骄倒是不恼,只要没有离婚,一切都可以慢慢补救。

他相信林海涛、李香兰和林诗瑶,会慢慢接受他。

楚天骄离开林家,向着小区外面走去。

当他走到小区外面,已经有一辆军用越野车,停在小区的门口。

而驾驶座上的人,正是去楚家祖宅送鼎的毒蛇。

看到越野车上的毒蛇,楚天骄没有迟疑,直接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上去。

“龙王,你的任命书下来了。”

第6章 龙王想要什么,有何难?

林家所在的小区,并不是高档小区。

出入小区的,都是一些中下游水平的居民。

一些居民看到一辆军用越野车停在小区门口,皆是露出肃然起敬的神情。

他们知道能开这种车的人,身份和地位都不简单。

当当他们看到楚天骄迈着稳健的步伐,理所当然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的时候,更是露出敬畏的神色。

年纪轻轻,便有军部专车接送,必定是人中之龙,前途无量。

不少中年男女发出感慨。

如果我儿子有这么出息就好了。

如果他是我女婿那该多好啊!

要是林海涛和李香兰看到的话,不知道该做如何感想。

坐在驾驶座上的毒蛇,看到楚天骄上车,哪里还有之前在楚家祖宅锋芒毕露的威严。

此时此刻,他就像被豢养起来的宠物蛇,露出憨憨的笑容。

不管在别人面前,他是多么威风八面,霸气侧漏,但在南域龙王面前,他总是那个铁憨憨。

毒蛇乃是楚天骄一手带出来的兵,各方面实力都很强。

因为身上有伤的缘故,所以调离背景,来到江川任职。

估计,这也是上头想要率先一步为楚天骄铺路。

离开楚家祖宅以后,毒蛇就独自开车赶来这边,等待楚天骄出现。

他本来以为要多等一些时间,没想到龙王这么快就出来了。

“龙王,回家第一天,感觉怎么样?”毒蛇开口问道。

“还好,没被逐出楚家,没有和老婆离婚。”

楚天骄想起回来以后的经历,神色淡然,随意说道。

这都不是最坏的结果。

他能够接受。

“龙王,你这次回家未免太低调了,要是你把南域龙王的身份亮出来,楚家那些废物敢小看你?

他们肯定一个个巴结你,恨不得把你当皇帝供起来。

你那岳父岳母肯定会把你吹上天,哪里会把你赶出家门。”

毒蛇都有点为楚天骄打抱不平。

南域龙王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

他可是杀敌无数,建立无数功勋,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南域龙王!

“毒蛇,你难道还不了解我,高调行事不是我的作风。

如果让楚家人知道我的身份,他们肯定会拿着鸡毛当令箭,不知道会闯出多少麻烦。”

楚天骄摇头说道。

而且,他不希望南域龙王这个身份,把这个水塘搅浑,让他更难找出一些真相。

十年戎马,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

这点挫折对于楚天骄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毒蛇,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下一个瞬间,楚天骄的神态庄重无比,简直就是重新站在南域之上的龙王。

毒蛇同样如此,神色肃穆,就像整装待发的战士,眼神十分锐利。

“龙王,你的任命书下来了。”毒蛇沉声说道。

“读!”

毒蛇拿过放在旁边的一个纸质文件袋,从里面取出一张任命书。

“经政委讨论决定,保留楚天骄在南域的职务。”

“并调任到楚云市任职。”

“楚云市?”

楚天骄微微一愣。

他可没听说过楚云市。

“上头决定,将江川市要和江流市两个市合并,组建成为楚云市。”

听到毒蛇的解释,楚天骄瞬间明白过来。

上头这是想要让他坐镇合并的新市啊!

毕竟,两市合并成为新市,百废待兴,波诡云谲,没有一个能人,根本镇不住场子。

南域龙王能够镇住南域,还镇不住江川市要和江流市这些虾兵蟹将?

楚天骄还想着此次回来,能够过点悠闲生活。

没想到,那帮老子头怕他太闲,给他整了个大摊子。

“辞了!”

楚天骄微微沉吟,然后说道。

“龙王,你觉得这个职位太小,不稀罕?”毒蛇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想过点平淡的生活,好好陪伴我的妻子。”楚天骄平静说道。

如果上任这个职位,他还不得每天忙的晕头转向,到时候哪里有时间陪妻子?

他不想再让林诗瑶守活寡了。

“龙王,你这是什么都不要啊!”

毒蛇都有点为楚天骄感到不值。

坐镇南域,保家卫国十年,如今退下来,什么都不要。

这简直亏大发了。

“毒蛇,我可是南域龙王,想要什么,又有何难?”楚天骄笑着说道。

他现在只想要一个温馨的家。

既然龙王都这样说了,毒蛇也不好说什么。

如果日后龙王改变心意,想要什么职位,那也是一句话的事情。

“我推辞这个任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江川云江两市合并,楚氏集团肯定会牵扯进去,借机腾飞。

楚氏集团乃是我父亲的一生心血,我不能让楚家毁于一旦。

如果我出手帮助楚氏集团,又走马上任,别人肯定会说我监守自盗。”

楚天骄把另外一个重要原因说出来。

他可以不理会楚家的人,但是不能不理楚雄一手创建起来的楚氏集团。

听到楚天骄这番话,毒蛇瞬间明白过来。

他虽然觉得这样不值,但也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早上,楚天骄来到锦绣大厦。

这便是楚氏集团的总部!

他站在大门之外,抬头看着这栋并不恢弘豪华的大厦,心中思绪万千。

楚氏集团,乃是楚雄一手创建起来的,主要项目在房地产这一块。

现如今,楚氏集团已经是楚家的支柱产业,楚家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它。

“父亲,我一定会让楚氏集团,成为楚云最成功的企业。”

楚天骄看着锦绣大厦,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

“楚天骄,你昨晚住哪?”

就在这个时候,楚天骄身边响起林诗瑶的声音。

楚天骄转身过来,看着身穿一袭黑色长裙,面容精致,依然秀美的林诗瑶。

“住旅馆。”楚天骄如实回答。

听到这话,林诗瑶内心不由有点波动。

楚天骄虽说是楚家子弟,但是得不到认可,无家可归。

楚雄的那些遗产更是别想继承。

身为他的妻子,却要他出去住旅馆。

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不知道会如何说她。

不过,林诗瑶现在对楚天骄的态度,还是没有改变。

“跟我进去开会,楚老太今天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林诗瑶漠然说道。

在她看来,这件重要的事情多半和楚天骄有关。

第7章 楚家要飞黄腾达了

楚天骄跟在林诗瑶的身后,走进锦绣大厦。

在三年前,楚天骄回来的时候,来过锦绣大厦一次。

对于锦绣大厦内部的环境,他还是有些印象的。

不过,自从楚雄去世,又过去三年时间,锦绣大厦内部也是发生很大的变化。

只是有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东西保留下来。

楚天骄走在锦绣大厦之中,心中有些唏嘘。

这便是父亲曾经每天奋斗的地方。

他绝对不能让楚家将父亲一生的心血糟蹋了。

楚天骄回来以后,楚氏集团这边也开始传这个消息。

当公司的员工和高管看到楚天骄前来楚氏集团,难免会进行一番讨论。

不少员工更是认为,楚天骄此次回来,估计是要夺权的。

以后的楚氏集团,估计有热闹看了。

当楚天骄和林诗瑶走进会议室的时候,看到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被安排到楚氏集团的楚家子弟,还有公司的高管,基本上全部集中在这里。

长条会议桌左边是以楚天仁为首的楚家子弟,右边则是公司的高层。

这就是家族企业的通病,两个阵营水火不容,看彼此都很不爽。

毕竟一方自觉高高在上,自己才是公司的主人,对方只是给自己打工而已。

而另外一方,则是认为对方是米虫一般,好吃懒做,本事没有,就会哔哔。

当会议室里的众人看到,楚天骄跟在林诗瑶身后走进来,各自神情皆是不一样。

楚家子弟还是跟昨天那样,依然觉得他是一个废物,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毫不掩饰轻蔑之色。

至于公司的高层,因为暂时还不清楚楚天骄的能耐,也没有听信楚天仁等人的一面之词,对楚天骄留待观察,有待考证。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楚天骄是楚雄的儿子,这些高层当初都是跟随楚雄打江山的。

他们不相信楚天骄,起码也会相信楚雄。

楚雄的儿子能差到哪里去?

“你这个废物脸皮倒是很厚啊,竟敢不请自来了。”

楚天仁十分不待见楚天骄,凝视后者,讥讽说道。

“今天我们这里,可是公司股东和高层的会议,你这个废物不仅不是公司的高层,连公司的员工都不算,你也配来参加会议?”

一个身穿红色短裙,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身段婀娜,神色倨傲的年轻女子,斜睨楚天骄,不客气说道。

此女名叫胡丽丽,乃是楚老太的外孙女,深得楚老太的宠爱,也算是楚家的一份子。

要论关系的话,楚天骄还是她的表哥。

不过,胡丽丽从小就跟楚天仁走得比较近,自然是比较支持后者。

因为楚天骄和楚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所以胡丽丽一直都不认这个表哥,一直都不待见楚天骄。

从楚天仁那里听说楚天骄的“光荣事迹”以后,胡丽丽更加不把楚天骄放在眼里。

看到胡丽丽这样的嘴脸,林诗瑶有点看不下去,当即开口说道。

“胡丽丽,楚天骄怎么说也是你表哥,你至于当着大家面前羞辱他,让他难堪吗?”

“表哥?我可没有这样的表哥。

林诗瑶,我劝你早点跟这个废物离婚,跟天仁表哥在一起。

不然说不定哪一天,你也会被楚氏集团扫地出门。”

胡丽丽把目光转移到林诗瑶身上,丝毫不客气的说道。

一直以来,胡丽丽和林诗瑶一直都不对付。

因为林诗瑶长得比胡丽丽漂亮,身材比她好,气质比她出众,能力还比她强?

对于各方面比自己优秀的女人,哪个女人会不羡慕嫉妒恨?

“丽丽说的没错,林诗瑶你应该尽快跟这个废物离婚,免得耽误了你的前程。”

“天仁哥对你的心意,大家都看得出来,你们两个才是珠联璧合,郎才女貌的一对。”

“如果我是你,我立刻就跟这个废物离婚,投入天仁哥的怀抱。”

一些楚家子弟添油加醋,阴阳怪气的劝说林诗瑶和楚天骄离婚,投入楚天仁的怀抱。

这就好像怂恿林诗瑶给楚天骄戴绿帽。

坐在一边的公司高层看在眼里,倒是有点同情楚天骄,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是楚家的家务事,他们无权过问,也懒得理会。

听着这些人的话语,林诗瑶心中极为恼火,看到楚天骄也没有半点动静,不由得对他一阵失望。

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

就在这个时候,楚家掌舵者楚老太昂首挺胸,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会议室里面。

她那威严的苍老面容上,没有掩饰如沐春风的笑容。

今天,楚老太的心情格外的好啊!

看到楚老太到来,会议室里的众人纷纷问好。

楚老太微微点头致意,径直走到首座位置。

那是楚家掌舵者专属的位置!

楚老太坐了下来,看了一眼出现在会议室里的楚天骄,脸上并没有什么波澜。

“外婆,要不要把无关人员先轰出去,我们再开会?”

胡丽丽看着楚老太,开口问道。

至于这个无关人员,很明显就是楚天骄。

“既然来了,让他待在一边旁听也无妨。”

楚老太不去看楚天骄一眼,淡漠说道。

“会议室里没有这么多座位,你要是想留下来开会,那就站着吧。

如果受不了的话,那就识相的滚出去。”

楚天仁看着楚天骄,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得意说道。

连楚老太都不待见他,楚天骄还想争夺家产,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诗瑶看了看身边的楚天骄,征询他的意见。

“我没事,站着就好。”楚天骄平静说道。

南域龙王能屈能伸,这点小屈辱算得了什么。

对于龙王来说,就是不痛不痒。

既然楚天骄都这样说了,林诗瑶也不说什么,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准备开会。

楚天骄就站在靠近会议室大门处的角落,身姿依然挺拔。

“不得不说,在军营里养猪也不是一无是处,起码站姿看起来很挺拔。”楚天仁又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此话一出,引得楚家子弟哄堂大笑。

“外婆,看你今天心情大好,如沐春风,是不是有什么好事要宣布呀?”胡丽丽开口问道。

她之所以得到楚老太的宠爱,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会拍马屁。

“不错!”

楚老太沉声说道,脸上依然绽放笑容。

“我们楚家要飞黄腾达了。”

第8章 新市的一把手

楚家要飞黄腾达?!

听到楚老太的话,会议室里除了楚天骄以外的所有人,都是感到一阵惊讶。

“楚老太,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经理开口问道。

“江川和云江两市要合并了。”

楚老太稍稍平复心情,沉声说道。

轰!

听到这个消息,不管是楚家子弟,还是公司高层,全部炸锅了。

“卧槽,这是大机遇啊。”

“只要把握机会,楚氏集团必定能够赚的盆满钵满。”

“两市合并,很多东西都是新的,特别是建筑这一块,绝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啊。”

……

楚家子弟和公司高层彻底兴奋起来,眼神都闪烁精光。

他们仿佛看到金山银山堆在面前,随便他们去取。

“两市合并,充满着机遇,但想要抓住机会,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大家可以踊跃发言,说说自己的看法。”

楚老太扫视一眼会议室里的众人,开口说道。

“天仁,你身为楚氏集团未来继承人,就先由你开始吧。”

听到未来继承人几个字,楚天仁更是底气十足,想着一定要在众人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让大家见识一下他的能力。

“两市合并,楚氏集团势必参与其中,哪怕只能吃到边角料,都足够楚家吃上一辈子了。”

楚天仁说完这番话,本来以为大家都会同意,并且赞扬他的看法,没想到大家都安静下来,没有说一句话。

“怎么,我有说得不对的地方吗?”楚天仁疑惑问道。

楚家众人纷纷低头,不去看楚天仁。

公司高层则是以看待傻子的目光看着楚天仁。

而楚老太的眼中则是透着怒火,还有不加掩饰的失望。

“两市合并,涉及到万亿产业,你却只想吃点边角料,目光何其短浅。”林诗瑶开口说道。

她虽然不待见楚天仁,但是现在只是对事,并不针对人。

“天仁,你太让我失望了。”

楚老太环视在场所有人,沉声说道。

“难道你们只想做配角,只想吃别人吃剩的,而不敢登上舞台,自己当主角?”

楚老太虽然年迈,但是雄心不减,依然想要创建一番伟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她本来还想扶楚天仁一把,怎知楚天仁烂泥扶不上墙,反而丢人现眼。

“林诗瑶,你有什么看法?”

楚老太看向林诗瑶,开口问道。

这三年以来,林诗瑶的工作能力如何,楚老太可是看在眼里,得到她的认可和夸赞。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想着撮合楚天仁和林诗瑶。

“两市合并,势必要建立新的领导班子,推选出新的一把手。

我们想要在这场大潮里占得先机,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打听内幕消息,确定谁是新市的一把手。

只要知道谁是新市一把手,并且跟他搭上关系,那么我们就能事事比别人先一步。

比别的企业领先一步,那便是最大的优势。”

林诗瑶稍稍思考,酝酿一下,便从椅子上站起来,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听到林诗瑶对于两市合并的看法,楚老太感到很欣慰。

“林诗瑶,你的见解很不错。”

看到楚老太夸赞林诗瑶,楚家子弟却是不以为然,还暗暗鄙视林诗瑶。

楚老太越是对林诗瑶青睐有加,这些楚家子弟越是看她不顺眼。

在他们看来,林诗瑶终究只是个外人而已。

她能够挤进楚氏集团的高层,能够跟他们坐在一起开会,完全是因为跟楚天骄这个废物结婚,得益于楚雄生前将她安排进入楚氏集团。

林诗瑶想要跟他们争权夺利,跟他们平起平坐,连门都没有。

看到楚老太夸赞林诗瑶,胡丽丽内心就有些不爽。

既然不能针对林诗瑶,还不能针对她的废物老公?

想到这里,胡丽丽便把目光投向楚天骄,眸中闪烁精光,露出一抹冷笑。

“楚天骄,你有什么高见?”胡丽丽笑着问道。

在说话的时候,她还刻意把音量提高,把会议室里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楚天骄身上。

在她看来,楚天骄只是在军营里养猪的,对于这种滚滚洪流的大势,根本就不了解。

她此时让楚天骄发表意见,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丢人现眼。

“对啊,既然来参加会议,那就说说你的看法吧。”

“你可千万不要把养猪的那套,搬到这里来哦。”

“你可是楚三叔的儿子,可千万不要丢他的脸。”

一些楚家子弟立即幸灾乐祸的说道。

林诗瑶看了楚天骄一眼,心中有些无奈,觉得楚天骄又要出丑了。

楚天骄将这些人的嘴脸看在眼里,神色从容,丝毫不慌。

这种小场面,简直不值一提。

“楚氏集团想要在两市合并的大潮中抓住机会,首先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塑造好的口碑。

打铁需要自身硬,只要自身实力足够,机遇自然就来了。

至于其它投机取巧,都是小道而已。”

楚天骄平静说道。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这些楚家子弟皆是不以为然。

“你们两夫妻倒是会说话,但你们知道新市的一把手是谁吗?

不知道一把手是谁,又如何能够抓住机会?”

胡丽丽看了林诗瑶和楚天骄一眼,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戏谑说道。

楚老太可是人精,看到胡丽丽如此表情,又岂会猜不出些什么。

胡丽丽的父亲可是在市里面工作,能够事先知道很多一手消息。

胡丽丽肯定从她爸那里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丽丽,你快告诉外婆,那位新市的一把手是谁。”楚老太立即开口问道。

不管是楚家子弟,还是公司高层,此时都伸长脖子,等待胡丽丽说出那个大人物的名号。

“看在外婆和天仁表哥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们吧。”

胡丽丽扫视会议室的众人,趾高气扬的说道。

“新市的一把手姓楚!”

原本不起眼的小人物,如今却已权倾天下,带着无上荣耀重归故里,却发现最近最爱的女人被.....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8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