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之夜,宋离满怀欣喜等待将要发生的一切,却等来了自己的心上人和姐姐。

大婚之夜,宋离满怀欣喜等待将要发生的一切,却等来了自己的心上人和姐姐。
第1章 替嫁

今天是宋离与付承轩步入婚姻殿堂的日子。

从小她就幻想,有朝一日能够嫁给他,现在终于实现了,这一天,她等了十几年,想到这她的脸上不由得染上红晕。

想想这十几年的期待,内心里对今天的新婚之夜竟然有些紧张。

‘啪’的一声门被推开。宋离笑的极其美丽:“承轩,怎么……”看到来人后,还未说完的话瞬间无法出口,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凝固。

男人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勾勒出他如同意大利雕塑一般俊美的身材,只是他的右手上牵的女人,是她堂姐。

内心有种被背叛的感觉,“承轩,你们……”

“阿离,我跟承轩是真爱,以前我总是拒绝他,可看到你们今天结婚,我的心里很痛苦,我这才发现,我早上爱上他了,对不起。”

宋欢急忙挣脱男人的手,想要上前解释,可男人见她挣扎,反而直接将她拉进了怀里。

看着眼前相互依偎的两人,宋离克制不住的举起手往女人的脸上甩去,她今天才刚结婚啊!

“谁准备你动手的?”伸出去的手还没落下,便被一旁的男人抓着动弹不得,他阴沉着的眼神就这么死死的盯着她。

“你今天娶得是我,我才是你老婆!”宋离用力的甩开付承轩的手,试图用这样的方法,保留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

男人讽刺的看着她,丝毫不在乎她的感觉,“你要不是宋离,你以为我会娶你吗?”

这话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打在宋离的脸上。

她父母早早出了车祸去世,她从小就由二伯父二伯母所抚养,但宋氏终归是她的宋氏,她才是公司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所以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只是因为利益?

“你娶我是为了宋氏?”宋离紧紧握住了双拳,指尖嵌进肉里。可她却不觉的丝毫的痛。

付承轩毫不在意的的说道,“等你生下孩子,我们就可以离婚了,过几天会安排你做试管。”

孩子?离婚?试管?

宋离突然笑了起来,她这才想起来婚前签下的那份合约,生下孩子后,她手上的股份会自动转到孩子名下。

当初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她就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我不可能生孩子的,明天咱们就离婚,现在你们俩滚……”

一只手用力捏住宋离的脖颈,只要在用点力气便能将其折断。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做了什么事情,只要你乖乖听话,离婚后我就送你去国外,绝不亏待你。”看着眼前的女人脸色涨红,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付承轩的手逐渐收紧打算先给她一个教训。

只要稍稍一用力,宋离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只要她死了,所有的东西就都是她宋欢的了,可现在不能这么做啊。

“承轩哥哥,快住手啊!在这样她会死的。”

付承轩脸上的恨意是宋离从未见过的,她听见付承轩低沉声音在耳边说,“记住今天的教训,否则……”

“阿离,只要你乖乖听话,承轩哥哥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宋欢一脸的温柔,伪善的话语让宋离想吐。

“欢欢别怕,我可舍不得你生气。”说着就吻上了宋欢的嘴唇,看着两人唇齿交融,宋欢因情欲面颊染上的红晕,宋离忍不住反胃想吐。

不一会两人就滚到了床上,那是她的婚床,这是她的新婚之夜,而她的老公却和她的姐姐在这上面缠绵,紧握的双手表达这她现在的不满。

正准备离开,一道冷漠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站外面等着。”

第2章 眼瞎了

她这是之前眼瞎爱上了一个人渣吗?

本就不满的宋离只觉得指尖发凉,整个人都忍不住的颤抖。她走到洗手间拿起盆子接满水。

悉数泼在了两人身上。

躺在床上的付承轩迅速,站起来。迅速给了她一个耳光。宋离只觉得脑袋嗡了一声,一时有些站不住。

“承轩哥哥,我冷。”

付承轩摸了摸宋欢的头,温柔的说,“乖,你先回去吧。我换件衣服就去找你。”宋欢知道这是要教训妹妹的前兆,虽然不愿意,但还是乖乖的走了。

“承轩哥哥可别欺负我妹妹哦。”说完这句话,宋欢前脚出门后脚宋离就被付承轩按到在床上。

她的两只手被付承轩死死的握住,“你干嘛付承轩,你放开我。”宋离挣扎着。

“宋离你破坏我的好事不就是为了这个,现在装什么。”付承轩稍稍一用劲,便将宋离的衣服扯烂,漏出了雪白光滑的肩膀。

付承轩的牙齿狠狠的咬在她的肩上直到渗出了血珠,付承轩松开牙齿轻轻的舔舐,他听见头顶传来的宋离的闷哼。

“付承轩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宋离带着哭腔说道,她害怕了。

他抬起头看着宋离双眼湿漉漉的看着他,宋离不会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的诱惑,只想让人狠狠的欺负她。

付承轩低头吻上了她的唇,丝毫不给她停歇的机会,她奋力的反抗着双手却被他紧紧的禁锢着。

宋离毕竟没有经历过这些,在他这般下,早都经受不住。付承轩满意的看着她脸上浮现的红晕,腾出另外一直手开始肆无忌惮,引得宋离阵阵的颤抖。

“付承轩我把股份给你,求你,求你,求你不要再继续了。”宋离不断的说道。

她怕了,她是喜欢付承轩。可是她不愿意和他在继续了,一想到付承轩刚刚触碰过宋欢的手,此时正向她席卷而来,宋离就只觉得恶心。如果他不爱她,那就不要发生本是爱人才该有的关系。

宋离抵抗着他的行为,叫道,“付承轩,你个混蛋!混蛋!!”

“你骂吧!我还挺喜欢你骂我的。”付承轩慢慢的说。

宋离的指甲嵌入付承轩脊背,止不住的颤抖。

最后,付承轩在宋离的耳边叫道,“宋欢。”

宋离听到鼻子便是突然一酸,眼里也就啜着泪水。付承轩不爱她,从来也没爱过她,这个事实深深的刺痛了宋离的心。

到最后宋离是晕过去的,她的身子早都受不了付承轩这般粗鲁的对待。

梦想中的新婚之夜,在这个晚上全部化泡沫片。

付承轩毫不留情打碎了宋离对婚姻所有的幻想,她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一场欺骗,而她就是其中最不重要的那部分。

第3章 一场梦

付承轩坐在床边看着已经晕过去的宋离,有些意外,她竟然是第一次,还没等他细想,一旁的电话却突然想起,打断了他的思路。

“付总,我刚送宋小姐回去的时候,她心脏病突然发作,现在在市人民医院。”司机说道。

付承轩脸上出现一丝阴翳,狠狠的瞪了宋离一眼,甚至在内心埋冤自己那一闪而过的怜惜。

他拿起脚边的盆子接满水,便泼向躺在床上的宋离,这是欠欢欢的利息。

冰凉的水落到宋离身上那一刻,她打了一个寒颤,睁开了眼睛,对上的是付承轩那双没有温度的眼神。

单手揪着她的头发,双目对视,他一字一句的说道,“宋离,你最好期盼欢欢没有事,不然你就是死一万次都不够。”

“付承轩你是不是有病!”宋离忍着疼向他吼道。

付承轩松开了他的手,将宋离扔在了床上,转身开始穿衣服,根本没有理会床上的宋离。

‘咚’卧室的门被付承轩狠狠的关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宋离蜷缩在床上,身上的衣服全部湿透。她抱着被子裹紧自己,不让自己有丝毫暴露在空气中的部分。

宋离牙齿咬紧着双唇,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凭什么她要经历这些?老天到底有没有长眼,仿佛世间的苦难全部加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小声的啜泣慢慢变成号啕大哭。

她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每一次都牵连着肌肉带着每一寸的皮肤剧烈的痛。

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好像要把自己所有的委屈倾泻出来。

她的心脏,犹如被人碾碎,每一部分都不在属于她。

迷迷糊糊中她仿佛回到了十五年前,那个时候她的爸爸妈妈还在。她还是宋家最受宠的大小姐,她的父母将这个世界所有最美好的东西全部给予她。

她看到宋宅被粉色的气球所充斥着,她知道那是她的五岁生日。如果可以重来她宁愿自己不过这个生日。

只是梦中的她还沉浸在过生日的喜悦之中,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只是下一秒她接到了那个电话。

她看着自己不顾一切的向外跑去,让司机送往她去医院。只是还是迟了一步,她看到的只有被白布遮盖的她父母的尸体。

无论她怎么喊怎么叫,他们都不能给予她丝毫的回应。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彻底的离开了她。

宋离看着梦中小小的自己在葬礼上无助的站着。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从此刻改变,她被送去了自己的二伯家,自己父母经营的企业也全部变成了二伯。

从此宋家大小姐再也不是她。

画面一转她看到自己蹲在树下痛哭。她还不太明白为什么每个人要同情的看着她,她更不明白,为何昔日对自己疼爱的二伯一家像变了个人。

就在这时一张方巾递到了她的面前,她抬头看见的是一张粉雕玉琢男孩的脸,他的脸上拥有着犹如旭日阳光般温暖的微笑。

“丑死了。”

第4章 “合法夫妻”

天还没亮,宋离便已经醒了。鼻子堵囔囔的,浑身没有力气,宋离心想,估计是感冒了。

虽然感冒了,但她的脑袋却是前所未有的情醒。回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她突然就想到了嫁给他之前签下的那纸合约。

只要生下孩子,宋氏60%的股份归孩子所有。

原来宋离还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反正孩子还是她和付承轩的。但是现在她不这么觉得了,付承轩根本不爱她,她的婚姻根本就是个阴谋。

生下孩子后,付承轩根本不会在乎自己,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提出离婚,在跟宋欢结婚,两人会拿着自己的股份共同抚养这个孩子长大,那她爸妈留下来的股份到最后还是便宜了宋欢,想想父母在世时,对他们也是不错的,这会却这么算计她,这两个人一个狼心一个狗肺,还真是般配。

低头看着自己身上青紫色的痕迹,让她记起昨晚那个她曾经深爱的男人,是如何的折磨她,让她痛不欲生。

她的第一次,她的新婚之夜,她怎么那么蠢。

那个男人昨晚的一举一动,毫不留情的打破了宋离对于婚姻的所有美好憧憬。

双手颤抖的举起手机,着拨通了闺蜜姜蜜的电话,“蜜蜜,你有没有时间,能不能来接我去个地方。”

挂断电话后,忍着浑身的疼痛穿好衣服下了楼。

“宋小姐,您起来了,需要用餐吗?”站在一边的仆人轻声说道。

宋离先是一愣,她并没有像昨天那样叫她夫人,而是叫她宋小姐。

简单的一个称呼却已经将她的身份钉牢,即使他们已经领了结婚证,那个男人依旧不承认她是他的合法妻子。

不过她现在并不在乎,她要跟付承轩离婚,她要将自己的东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宋离挥了挥手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姜蜜的到来。

手机响起,宋离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在看见姜蜜的瞬间鼻子发酸,眼眶也红了一圈。

“阿离,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才结婚吗?你老公呢?”

宋离压下心中的酸涩说,“我生病了,先送我去市医院好吗?”

“好。你不说我不问,可你一个付太太连去医院的车都没有吗?付承轩到底有没有把你当作老婆。”

看着姜蜜生气的样子,宋离知道她是想给自己出气,心里一暖,还好她还有姜蜜。

可她不能告诉姜蜜,她根本就不是付夫人,只不过是利益下的结合,那个男人只是想算计她,可是她不能,姜蜜就是个公司的职员,她不想姜蜜受到什么伤害。

“很正常啊,我才刚嫁过来,他哪有时间给我安排司机,快走吧,我可能发烧了。”宋离抱着姜蜜的胳膊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姜蜜翻了个白眼,拖着好朋友就往副驾驶上走,还贴心的系上安全带。

宋离双眼一红,差点又哭了出来,她发誓,有朝一日等她有钱了,一定要实现闺蜜的所有愿望。

车停到医院门口,宋离不想她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好说歹说才将人给劝了回去。

第5章 我怎么了?

宋离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他们是付承轩的保镖,她跟两人商量能不能让她先去看病,在跟他们过去,可两人一口咬定付少请宋小姐过去。

一进门就看见宋欢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那双眼睛哭的有些肿,看起来更是楚楚可怜,而一旁的付承轩拿着个小碗正耐心的喂她吃饭。

就算她心里已经决定要放下这个男人了,可看到这一幕后,心还是会痛。

看见宋离脸上的痛苦,宋欢心里一阵舒爽,抱紧付承轩的胳膊,委屈的看着他。

付承轩抬手拍了拍宋欢的头,示意她不要害怕。

抬起头却是警告的看着宋离:“给欢欢道歉。”

这么明显的对比,宋离心里虽然难受,可脸上一点都没表露出来,毫不畏惧的看着付承轩道:“做梦。”

感受到一阵阵危险的气息后,宋离转过身就想跑。

却一头扎进了,推门而入的堂哥怀里。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巴掌就落在了她的脸上。

“连你堂哥都勾引,还要不要脸了。”

抬眼望去二伯一家无一人不用嫌弃的眼神看着自己。

二伯先是看了看躺在床上一脸苍白的女儿,上前便是一巴掌重重的落在宋离的脸上。

宋离的脑子嗡的一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他怒声骂道,“宋离,你就是这样对我们,对待你的姐姐的?”

连着被打了两巴掌,宋离的口腔里弥漫着血腥味,眼前的世界也是模糊不清,四肢好像更加没有力气,宋离扶着一边的桌子才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身子。宋离摇了摇头说,“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你知不知道昨晚你泼的水差点要了你姐姐的命,她可是我们宋家唯一的女儿啊。”二伯母一改刚才蛮横的样子,抹着眼泪哭诉道。

此时宋离满脑子,想的都是二伯母说,宋欢是宋家唯一的女儿,当她是死的吗?

“呵,我不姓宋吗?”

“你配吗?”

付承轩看着宋离的眼神,只有深深的厌恶。

“我……”宋离张了张口,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怎么忘了,眼前这些人全都在算计她,她的股份,她的感情,甚至是她生孩子的权利。

宋离的嘴角慢慢渗出鲜血,连口腔里也弥漫着血腥味。指甲嵌入掌心,这就是她的二伯父二伯母,她的家人。

宋离拿手抹掉嘴角的献血,脸上却浮现出了笑容,“二伯,你刚打我,我认了。可是你在我面前是没有这个资格的,宋家大小姐还是我,你别忘了60%的股份还是在我手上的,您的宋氏总裁坐不坐的稳还不一定。”

“好你个宋离,你现在还学会给长辈顶嘴了。”

“二伯,您有当过自己是长辈吗?你这些年做的事敢不敢到爷爷面前去说。”

二伯母在一旁温柔的说道,“阿离,何必呢?你现在还是早点给承轩生个孩子才是正事啊!”

听完这话宋离直接干呕了起来,这家人让她恶心,想吐。

现在想来,从父母去世的那刻起,他们都几近虚伪。人前当她是宋家大小姐背里却算计她的一切。

“二伯母,如今你也不用假惺惺了,我看够了。”宋离冷冷的说,“只要我还在一天,我就是宋家大小姐,付家的太太,除非他付承轩跟我离婚,可是他敢吗?”

第6章 底气

付承轩看着宋离眯了眯眼睛,似乎想要看透她的心。

宋离表面镇定自若实则背后全是汗,她希望俩人能够立马离婚,可婚约是爷爷定下的,可股份没到手,看在她爷爷的面上付承轩也不会轻易离婚。

“我是不敢。”付承轩看着宋离冷静的说道。

“承轩。”宋欢叫了一声,似是不明白付承轩为何要帮宋离,付承轩没有理她只是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二伯父你可听到了,我现在不仅是宋家大小姐,还是付太太,就算我生了孩子,你们得到了宋氏的股份,可付家,可还是有我一半啊!”

“你...你...”二伯父气的满脸通红,二伯母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宋欢的旁边抹着眼泪,这个女人真是能装啊!

宋离就站在那里,神色淡漠的看着他们。

‘啪’站在一旁的堂哥拎起放在桌子上的花瓶便砸向宋离,宋离侧了侧身子躲了过去。花瓶落在地上,玻璃四处飞溅划过了宋离的手,血珠慢慢的渗了出来。

“让你欺负我妹妹。”

宋离先是一笑,这就是她曾经以为的亲人。

“我没有兴趣破坏别人的感情,要么之前的合约作废,咱们离婚我不要付家一分钱,要么就这么耗着吧。”

看着转身离去的宋欢,他心中冷笑,看谁耗得起。

“承轩,我想跟你在一起。”宋欢说。

他也想,可没有孩子根本不行。

“承轩,欢欢身体不好,能不能……”二伯母忍不住替女儿助攻。

付承轩抬眼看了宋夫人一眼:“暂时不能?我要的是宋家和付家的孩子,至于这个孩子是宋离生还是欢欢生这都不重要。”

听到这话几人的脸上同时浮现了一丝笑容。

宋离走出医院阳光照在身上,她伸出手遮住太阳光。右脸被扇的肿了起来,身上也疼的不行。

可是身上的痛怎么也抵不过心中的痛。

她想着想着不由得笑了起来,笑自己原来还曾将二伯父他们视为一家人,笑自己的蠢。

自始自终,她都是一个人。

回想刚刚宋欢以为在付承轩的身上..

她和他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

宋离一个人走了很久,身上的痛好像更明显了,背上也一直在冒冷汗,她眼前的世界也慢慢模糊了,最后停留在脑海里的只有一张男人的脸。

男人看着在睡梦中的挣扎的宋离,不由得握住了她的手,但是就在刚刚握住的那一刻,宋离睁开了眼睛。

“你是谁?”宋离疑惑的问道。

“两天前你在马路上晕倒了,我把你送进医院的。”男人温柔的说道。

宋离果然看见了自己的右手已经挂上了吊瓶,“我的手机呢?”

“在这。”男人将手机递了过去。

宋离打开就看见好几个来自付承轩的未接电话,想也没想就拔掉手上的输液器,“把你的手机给我。”

宋离在男人的手机上输上自己的电话号码,“这是我电话,你到时候联系我,我把钱给你。”

男人打开通讯录便看见了“宋离。”两个字,这名字真好。

第7章 秀恩爱

站在电梯里,宋离听到前面两个护士说着,“你看见今天102病床的病人家属了吗?”

“就那个男的吗?他好帅呀,而且他对那个女的是真好,都守在病床前好几天了,一看就是真爱。”

宋离听到两个护士提到102房愣了一下,如果没记错的话,宋欢就是102房,而那个对她好的男人只有付承轩。宋离不由得冷笑了一下,坐个电梯还要从别人口中听他们秀恩爱。

“不过那女的也可怜,我听大夫说她的心脏病好像影响她生育能力。”

“真的假的,那那个男的还对她那么好。”

“就是呀。”

“听说这男的一直瞒着她,就怕她受刺激,真好呀。我又相信爱情了。”

电梯门打开,两个护士走了出去。宋离也跟着出去,她没有想到今天她还能凑巧碰见一个大秘密,原来宋欢不能生育。

一个女人不能有自己的孩子,到底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不过他娶了自己既能跟宋家联姻,生个孩子还能拿到60%的股份,这直接就是并吞了宋氏啊。

想到这里,宋离为自己之前心里那点怜悯之情感到厌恶,可是内心也没觉得有什么高兴的。

心里被烦闷的情绪所充斥,她明明恨宋欢恨到不行,现在的一切也都是由他们所造成,可是她那一点点的怜悯之心还是在提醒着她做不到。

她还是会在得知消息后感到唏嘘。

就在宋离满心愁绪往外走的时候,电话响起。一接上便是付承轩冰冷的语气,“你在哪?”

“跟你有什么关系。我难道还没有自由的空间了?”宋离一想到他和宋欢就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宋离。”付承轩冷冷的说,“你马上给我回来。”

付承轩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宋离听见电话里的空声嗤笑了一下,回哪?那个肮脏不堪的婚房?

宋离进门就看见付承轩坐在沙发上,脸色晦暗看不见眼里的情绪。宋离走过他身边脚步顿了顿,还是没有停留的直接上楼。

趴在浴缸边闭上眼睛,医院那种地方实在太难受了,还是家里好啊!

想到这宋离愣了一下,家?

几年前她就没家了啊!

睁开眼睛对上的,便是付承轩那双如海般深邃的双眸,视线向别处移去触及到的是他不着寸缕的身体。

宋离不好意思的扭过脸去。

“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你竟然还会害羞?”付承轩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居高临下的看着浴缸里的女人,他觉得恶心,迅速将一叠照片摔在宋离身上,伸出手紧捏着她的下巴,双目对视。

她的脸上不知是被热气熏的还是被捏痛了,眼睛也雾蒙蒙的。

“这个男人技术那么好?好到你三天不回家?这会跟我装什么纯情小妹妹呢?”付承轩一脸寒意。

宋离看着身边的照片,突然有些失神。

照片里是那个男人抱着自己去医院的样子,还有男人守在床边的样子。

“你眼瞎吗?”

第8章 谈判

就算他知道这俩人没什么,可这些照片无不证明这自己的无能,说出来也只是想发发火,没想到宋离怎么冲。

“也是,眼不瞎能看上宋欢?”

宋离一个白眼还没翻完,付承轩的愤怒瞬间向她袭来。

一次次的深吻,令宋离觉得恶心。

“付承轩,我恨你。”

他们并不相爱,付承轩只是为了利益才娶得自己,这一切都深深的刺激着宋离。

一个晚上宋离和付承轩尝试了各种的方式,付承轩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宋离的身上本来就有伤,后来又被他如同野兽般的占有,只觉得混身疼痛难忍,宋离只记得到后面她哭着求饶一次又一次,只是付承轩始终没有放过她。

最后她是昏迷的。

再醒来的时候,满眼都是纯白色,一旁还挂着点滴。

此时,回想昨晚的一切,宋离只觉得羞愧。宋离在医院整整住了两天,除了身上的伤还有心里的伤,还要每天忍受护士们古怪的眼神。

但这两天付承轩从来没有出现过。

直到宋离出院的那一天,她才接到来自付承轩的电话。付承轩的态度很冷淡只是让她出院就回家等他,在没有多说一句,连一句关心都没有。

宋离一个人收拾好了东西,一个人坐上了回付家的车。

宋离回到房子的时候,付承轩还没有回来。偌大的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宋离蜷缩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暖阳,心里却只有一片的凄凉。

不知等了多久付承轩才回来,他看了眼窝在沙发上的宋离说道,“跟上来。”

宋离起身跟着他上了楼,来到他的书房。这是宋离第一次到付承轩的书房,他的书房完美彰显了他的个性,冷淡风的大理石桌面。付承轩坐在椅子上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放在桌上。

“把这个签了。”

宋离拿起文件袋拆开,里面装着一份协议以及一张信用卡。宋离将协议拿了出来,扫了一眼宋离便将协议重重摔在桌子上。

“付承轩你这是什么意思?”

协议上明明白白写的在三年内宋离必须生下孩子,如若不然宋氏60%的股份直接归付承轩所有。

“字面意思。”付承轩坐起了身子,双手撑着桌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宋离说,“宋离我娶你就是为了你生下小孩,这个协议有什么不对吗?还是说你对我没信心能让你三年之内怀孕?”

宋离看着付承轩虚伪的笑容,可是她根本没有与之对抗的权利说不,“我签没有问题,但是这三年我必须是堂堂正正的付夫人,且我生下小孩你要跟我离婚,还有付氏30%的股份归我,这些是为了养孩子的,不过分吧?”

付承轩的手卡在宋离的脖子上,轻轻一拉鼻尖与鼻尖触碰,宋离感受到他鼻息温热的气体,“宋离,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如果不是欢欢身体不好,你以为你凭什么成为付夫人?”

“凭你付承轩的继承人只有我,宋离才有资格生出来,宋欢她根本没有怀孕的能力。”宋离此时一改往日的软弱,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强大。

 
大婚之夜,宋离满怀欣喜等待将要发生的一切,却等来了自己的心上人和姐姐。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5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