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她惨遭陷害被他亲手送进监狱。

五年前,她惨遭陷害被他亲手送进监狱。

第1章 离婚

“我没有杀人!”

“不是你?难道还是她自己跳海的?那可是一尸两命!”

男人咬着牙,眼里的恨意像是要将她吞噬,“你死不足惜!”

林惜身体一颤,内心的酸楚更甚,“可我也怀孕了。”

封景琛听到这话伸手直接掐住她的脖子,手上不断用力,“你也配?老子就碰过你一次,鬼知道你肚子里是哪个狗男人的野种。”

赖以生存的氧气被剥脱,林惜脸色涨的苍白,却勾起嘴角凄凉的笑道,“难道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下贱不堪吗?”

“啪!”封景琛一把将她扔到地上,抬腿一脚狠狠地踢在林惜的小腹,“去给露露偿命!”

林惜只觉得小腹传来一股热流,她慌乱的抓住封景琛的裤脚,“不,孩子!”

“封景琛你送我去医院,你快送我去医院……”

回应林惜的又是他狠狠的一脚。

男人低头抓住她的头发,林惜脸上挂着泪痕被迫同他对视,“这几年即便是在监狱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这是你欠我的。”

“呵呵。”她凄惨的笑了笑,对方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尖刀,一下又一下的刺在她的心中。

小腹的疼痛伴随着撕心裂肺的难受,林惜仰起头拼命收起眼泪,嘴唇因为疼痛异常苍白,她颤抖的开口,“封景琛,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是你对不起我,你会怎么做?”

“做梦!”

封景琛最恨的就是她这副模样,从来都不知道服软,从来都不知道向他低头,“这种话等你下地狱的时候去跟程露说吧。”

林惜知道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她低头无神的看着地面。

她爱了封景琛八年,暗恋三年结婚五年,可他却有自己的白月光,无论林惜做什么都换不回他一个回眸。

现在又亲手将她送进监狱,林惜用力的握拳,指甲滑过地面传来刺耳的摩擦声,“你说我杀人出轨,让整个洛城的人都看不起我的时候,我可曾求过你?”

她抬头看着封景琛吃瘪的表情癫狂的大笑,“我现在不会求你,未来同样不会。”

“可你能不能相信我一次,哪怕只有一秒钟,我爱了你那么久,恨不得把心都掏给你!即便你不要,能不能不要那么狠心的放在地上踩?”

林惜想要强势,可是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小腹的疼痛跟心里的难受折磨的她快死了,“我真的……真的没有杀人。”

“这事还没完,剩下的该你父母还了!”他说着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冰冷的吐出两个字,“签了!”

冰凉的触感瞬间传透全身,林惜凄惨地笑了笑。

是了,是她太过天真,五年的时间,一块石头也是该焐热了啊。

林惜拿过笔快速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她退后两步指着封景琛,“即便我签了协议,也改变不了程露是小三的事实!”

“封景琛,但愿未来的某一天你知道了所有真相不会后悔!我的爱就那么一文不值吗?认识这么久我可曾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

林惜用力抓着自己胸前的衣服,眸子里的难受铺天盖地的落到封景琛头上,“我什么都不求,什么都不要,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多看我一眼而已啊……”

“我做错了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林惜凄厉的大吼,势要将心底的委屈都宣泄出来。

封景琛冰冷的盯着眼前的女人,心里诡异地滑过一丝异样。

从前的林惜被媒体誉为洛城第一名媛,风光无限,跟现在的狼狈癫狂根本就是两个极端。

他快速的将心底的那丝异样压下,“你错就错在不该用尽手段爬上我的床,等着进监狱吧!”

说完封景琛转身,越过林惜身旁时阴狠的刮了她一眼,接着又用力的关上门。

林惜只觉得被抽光了全身力气一般,眼睛盯着紧闭的门也只剩下一片虚无,每个呼吸间喷吐的似乎都是无尽的绝望。

她眼睁睁看着两个狱警走向自己,接着整个人直接被拖了起来,狱警根本没有怜惜之情,拖着她就往屋外走去,同时声音冷漠地传来,“林惜,罪名失手杀人,服刑时间三年零两个月整。”

第2章 林一

五年后,位于洛城南区最顶尖的私人医院。

手术室的灯光大亮,林惜快速的穿上手术服,暴露在空气中的眸子有一丝紧张,“病人重度昏迷,小腹明显外伤,怀孕三十一周。”

“血压?”她问。

护士在一旁轻声回答,“正常。”

“病人无意识,麻醉的药效不好掌控,准备顺产!”

护士不确定的问,“林医生,顺产?”

“剖腹产孕妇胎儿也许只能保全一个,这个责任谁来负?”林惜厉喝。

“顾医生,准备。”

半小时后,林惜快速说道,“宫口开全,准备助产,孕妇昏迷不能用力,我们辅助按压!”

“哇……”

听到婴儿的啼哭声,林惜松了口气,“是个男孩。”

还不等她泄下气,护士突然大叫,“林医生,产妇腹部外伤大出血,心跳减低……心跳停止……”

“滴……”

林惜立马上前,“准备心脉复苏,现在马上!”

“我数123……”

五分钟后。

护士带着一丝哭腔,“林医生……病人抢救无效,死亡时间20……”

林惜口罩外的一双美眸依旧镇定,“除颤仪,现在还有机会,不准放弃!”

护士被她吓了一跳,但还是听她的话继续努力。

半个小时后,林惜疲惫的摘掉口罩走出手术室。

突然有个小身影垫着脚递过来一个保温杯,“妈咪,喝点水。”

小男孩只穿了简单的白T跟牛仔裤,五官精致好看,奶嘟嘟的脸蛋特别可爱。

林惜看到他只觉得手术的疲惫都一扫而空,她接过水抿了一口,对于孩子过于常龄的乖巧有一丝心痛。

林一是在监狱出生的,在那样的环境条件下,同她相伴了三年。

所以这个孩子远比正常的同龄儿童懂事,聪慧,有时候甚至聪明体贴到林惜会忘记他还只是个五岁不到的小孩。

林惜大学就是上的哈佛医学院,出狱之后就去了国外进修,现在又被高价特聘回国。

说实话她并不愿意再踏入洛城一步,可这里是她的根,还有她放心不下的父母。

林惜永远记得封景琛当初在监狱的那句话,他说不会放过林氏,也不会放过她爸妈。

回国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林惜几乎动用了所有关系,却丝毫没有父母的消息,偌大的林氏被封氏兼并,而二老就跟人间失踪一般。

林一像是看出了她的烦恼,主动牵过林惜的手,声音稚气却故作成熟的安慰道,“妈咪放心,一定会找到外婆外公的。”

林惜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蹲下揉了揉林一的脸颊,他长的几乎跟封景琛一模一样,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可几乎一样相像的两个人,大的成为她的噩梦,小的却是她这辈子的全部赖以生存的唯一动力。

“宝贝,饿了吗?”

林一笑着摇头,“不饿,白阿姨给我买了一大袋吃的。还有白阿姨说她今天有个约会,能不能让妈妈帮忙去查房。”

林惜失笑,白晨是她的同事,平日里对林一也特别照顾,这点小事她自然不会拒绝。

这里是洛城最顶尖的私人医院,而能够入住VIP病房的,基本非富即贵。

林惜安顿好林一之后,拿着病历往病房走去。

推开门,男人穿着蓝白条纹的病服,肩膀很宽背对着她,身高腿长的站在窗前,隐隐有些熟悉。

闻到屋内似有若无的烟味,林惜轻声提醒,“你好,病房里不能抽烟。”

第3章 他是我爸爸?

男人转过身,皮肤在阳光下显得异常白皙,几近完美的脸上一双狭长的凤眸阴翳的盯着她,就如同极地的寒冰,似乎一个眼神就能将人冻在原地。

封景琛看着门口的女人,只披了一件寻常的白大褂,黑色的长发扎在脑后,即便未施粉黛也美的张扬。

这是林惜?

一见到她,封景琛眸子就彻底变得阴冷,过去所有尘封的回忆瞬间侵袭而来,最后定格在程露被推下海,一尸两命。

这个杀人凶手,还有脸继续当医生吗?

林惜看到他身体便僵在原地,只觉得冷汗不断的从后背滑落,甚至双手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没想到两人再次相见会是这样的场合,封景琛缓缓的往前走了几步,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她的心尖。

靠近而来的身影,瞬间形成巨大的暗影笼罩在林惜面前,“你还敢出现?”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林惜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刚张开鼻子便是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的在眼眶打转。

她不想在封景琛面前弱了一头,用力的深呼吸将眼泪给憋了回去。

五年前她爱的沉重又卑微,可他明知自己怀孕依旧毫无人性的动手,甚至连进了监狱都没让林惜好过。

每一次的疼痛每一次折磨,都无止境的磨光了对他的爱意,林惜是真的怕了,也是真的爱不起了。

她低着头翻着手里的病历掩饰自己的情绪,快速扫了一眼之后冷笑着抬头,“泌尿科?封总这几年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多年不见怎么着还硬不起来了?”

“呵。”封景琛怒极反笑,这个女人的嘴还是那么狠毒。

“我硬不硬的起来,你不是最清楚吗?”

林惜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当初结婚的那几年,封景琛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而她只能从各种娱乐杂志看到他的花边报道。

入狱一直到现在五年多以来,几乎每一个夜晚林惜闭上眼睛,都会浮现出封景琛的脸。

她爱了那么多年,卑微到尘埃当中,又因为另一个女人被封景琛送进监狱,她太累也太委屈了。

所有的爱意都被林惜彻底收敛,如今只剩下恨,当初爱的有多深重,现在便恨的有多浓烈。

“整个洛城的人都知道封少夜夜流连花丛,指不定又从哪只鸡身上带来了一身见不得人的病!”

林惜狭长的眸子冷冷的盯着他,“病历上可写着了,勃起障碍,阳痿这种病可真不好治!”

封景琛气的发抖,扬起手就想挥了过来,林惜却先一步躲开,“这病我治不好,一个善意的小提醒,我觉得封少下次可以对着程露的照片试试!”

她说完压根不顾对方的反应,退出房间又用力的关上。

林惜身体抵在墙壁上,只觉得双腿发软慢慢的滑落到地上,方才在男人面前佯装起来的强势瞬间消散。

“他就是我爸爸吗?封景琛?”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身前响起。

林惜吓了一跳,慌乱的抬头,“不,不是!”

林一伸出小手将她脸颊的长发别到耳后,肯定的点了下头,“就是,我都听到了。”

男孩郑重的看着林惜,“妈咪,我说过很多次不要把我当成一个很好糊弄的小孩子。”

“这个封少就是我的爸爸,不过……阳痿是什么意思?”

林惜尴尬的咳嗽一声,林一很早熟甚至可以说到了心智近妖的程度,可毕竟只是个孩子。

她总不能去跟一个孩子解释阳痿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惜将他抱了起来,“走,我们回家。”

封景琛望着紧闭的房门,眸子幽暗的掏出手机,“帮我查一个女人。”

第4章 父子第一次见面

“女人?哪家的名媛千金,竟然能入封少的眼?”

“林惜。”

对方惊呼,“她回来了?”

半个小时后,电话那边的男人开口,“封少,林惜出狱之后就去了国外进修,现在被协和医院的院长聘请了回来,听说还带着一个儿子。”

“孩子照片我发了过来。”

封景琛视线落在屏幕上,这是一张林一被偷拍的照片,五官几乎就是他的翻版。

男人直接将手机砸到地上,孩子?她竟然敢把孩子生下来!

封景琛双手用力的握拳,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生下他的孩子?还让孩子跟着她受苦?

该死!

…………

到家之后,林惜在厨房做饭,林一乖巧的坐在沙发盯着电视。

“封氏集团总裁近日入股盛世影业,签下娱乐圈的当家花旦盛乔。据知情人透入两人交往已久,甚至还有媒体拍到过两人共同进出小区的照片。”

“那么从未涉足娱乐行业的封氏,豪掷千金是不是为了给女友保驾护航那就不得而知了。”

林一定睛望着屏幕上两人的照片,嘴角微不可察的上扬,“果然跟我很像,怪不得妈妈常常看着我发呆。”

他说完又看向边上的盛乔,不屑的撇嘴,“这女的丑死了,比不上妈咪千分之一!”

“林一,洗手吃饭。”林惜从厨房喊了一声。

林一迅速地关掉电视,乖巧的应了一声,“好!”

盛了一碗汤放到孩子面前,林惜轻声开口道,“明天开始就要去学校咯。”

“不去。”林一不满的皱眉,“我没兴趣跟一群小屁孩整天待在一起。”

林一说着抬头正色道,“而且我想陪着妈咪。”

“可妈咪要工作。”

“我会乖乖安静的。”

林惜又想说话却被孩子打断,“因为我想陪着妈咪,保护你。”

林惜眼眶瞬间红了,已如钢铁般的心脏在林一面前,却又彻底柔软下来。

“好,仅限到这个暑假,下个学期必须乖乖上学。”

…………

次日。

林惜知道封景琛不会轻易的放过她,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头发随意的散在额头,他比五年前越发的成熟完美了,即便不说话也有一股冷峻的气息扑面而来。

林惜用力的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正准备开口突然一个小身影挡在她身前。

她心里一紧,封景琛压根不知道林一的存在,要是发现是他的儿子后果不堪设想。

“站住!”林一声音稚嫩却郑重的开口。

封景琛低头,看着这个只到他大腿的小屁孩,脸上的寒意在见到他之后消散了几分。

根本不用怀疑,这就是他的儿子。

“你来干什么?”

封景琛嗤笑一声,“找你。”

林惜心一凉,果然,依照着他的手段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林一的存在。

她慌张的上前拉住林一的手臂,“宝贝,你过来。”

“妈咪,不用怕。”林一轻声安慰,“让我跟他说。”

他说完仰着头盯着封景琛,“跟我出来,我们两个男人之间谈一谈。”

林一说完自顾自的转身出去,还不忘叮嘱一句,“妈咪你就待在这里,不用关门,我不会被带走的。”

封景琛深深的盯了林惜一眼,“你倒是给我生了一个好儿子。”

第5章 男人之间的对话

“林一,是我的儿子,跟你无关!”

他转身跟上林一的脚步,孩子在走廊站住,不满的抬头,“坐下吧。”

封景琛在他面前诡异的特别有耐心,在一旁的长椅坐下之后同他对视,“你叫什么?林一?”

“现在我问,你答。”林一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故作老成的开口道。

封景琛看着这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屁孩站在身前,皱着眉说要跟他进行一场男人之间的谈话,觉得有些滑稽。

“问吧。”

“你跟我妈离婚了对吗?”

“是。”

“妈咪是你送进监狱的是吗?”

“是。”

“那你现在出现的目的?”

“带走你。”

林一直接抬腿一脚踢在男人的小腿上,“大叔你有事吗?这五年我都是我妈带大的,并且还跟着妈咪蹲了三年的监狱!”

“你现在倒好想带我走?去你丫的!”

封景琛怒了,仅有的耐心被这个小屁孩磨光,“老子是你爸!这些话是不是林惜教你说的?”

“我没有爸爸,你在我这就是个陌生人!”

封景琛瞬间起身,林惜先一步冲过来将孩子护在身后,“够了!”

“妈咪!”林一轻轻喊了一声。

林惜抱着他直接转身,“我们进去吧。”

“站住!”

男人的声音带着浓重的怒气,林惜下意识的一颤,就连林一都能感觉到她的不对劲。

封景琛上前两步走到两人面前,“孩子的事,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解释?”短短一句话瞬间将林惜的怒气点燃,她放下林一走到封景琛面前。

“请问封大少要我解释什么?是解释你在我怀孕的时候把我送进监狱?还是解释你当初对着我肚子拳打脚踢害我差点流产!或者解释我如何在监狱生下孩子苦苦抚养五年?”

林惜看着他,狠狠的盯着封景琛的眼睛,几乎咬着牙根开口,“你凭什么还来招惹我?”

过去的每一道痕迹都在林惜心尖划了无数伤口,现今伤口结痂,封景琛的出现就是将它们又一次撕裂,她痛的快死了。

“招惹?”封景琛一把抓过她的手臂,将林惜拉近自己,“坐牢那是你罪有应得,你现在都还应该去跪在露露的坟前!”

“你算个什么东西!”

林惜就这么笑了,嘴角咧开的同时眼泪顺势滑落,“是啊,我就是个害死别人的凶手!甚至还害的别人一尸两命,所以现在呢?”

林惜抹了把眼泪,“你要我们娘俩偿命吗?”

封景琛心里一紧,低头看向林一,却见他握着小拳头愤怒地盯着自己。

他有一瞬间的慌乱,不敢看向孩子的眼睛。

“封景琛,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林一愤怒的吼了一声。

声音即便稚嫩却带着掩饰不住的怒气,“你知道妈咪在监狱吃了多少苦吗?你知道这些年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吗?”

“既然当初能够狠心对着妈咪的肚子动手,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带着我?”

林一就这么仰着头,“从我知道你存在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想告诉你一句话!”

第6章 我会永远陪着你

“你不配当一个男人!那就更别说能成为一个好的老公,也休想成为我的爸爸!”

“我只有妈妈,我林一这辈子都只会信林,不会信封!”

封景琛手上用力一把将她扯向自己,“给儿子洗脑倒是洗的不错!”

林惜知道林一比正常的孩子早熟,可一个五岁的孩子说出这么一番话还是太过让人惊讶。

“我怎么教育孩子就不劳封少费心,林一当初命大没被你害死,现在求您行行好放过我们娘俩,行吗?”

“你……”封景琛正想开口,却突然瞥见林惜的手臂有一大片被烫到的疤痕。

估计有些年份,粉色的疤痕狰狞的落在白皙的手臂上,只一眼就能感受到她当初受到怎样的疼痛。

封景琛瞬间松手,“这……怎么回事?”

林惜冷笑,一想到当初的痛楚,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冒了上来。

“封少何必明知故问呢?我怎么回事您还不清楚吗?既然当初放话说是在监狱里都不会放过我,让我受点苦还不是轻而易举。”

林惜说着直接一把抓住封景琛的衣领,用仅有两个人的声音威胁道,“五年了,我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知道挨打的林惜!我不希望在林一面前做的太过,再有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她说完直接推开封景琛,转过身抱着林一就往屋内走去。

林一拉了下她的衣袖,“妈咪,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妈咪也是,永永远远都不会离开宝贝。”

封景琛看着两人的背影,只觉得心脏的位置钝痛了一下。

他恨林惜,恨她的心狠手辣,可绝对没有继续让人在监狱对付她,要不然也不可能现在才知道她生下了孩子。

那又是什么人干的?

而他当初也确实差点害死林一,如果孩子真的没了,他又跟当初的林惜有什么区别呢?

封景琛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最后深深看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开。

他只是过来确定孩子是否存在,既然真的生了下来,那么更不可能留在林惜身边。

…………

回到屋内,林惜的情绪依然久久不能平复。

她所有克制冷静,在封景琛面前完全化为乌有,五年前的委屈跟难受,甚至之后在监狱里的所有折磨,都像是一只大手在狠狠的掐住她。

这只手用力的将林惜往深渊拉,只有看向林一的时候,才能涌起动力撑下去。

林惜叹了口气,“宝贝,如果封景琛硬要带走你呢?”

林一小跑到林惜面前,仰着小脑袋特别认真的说道,“妈咪,我说过不会离开你的。”

“就算他能够带走我的人,我也不会认他是我的爸爸。”

林一说到这里有些委屈,他吸了吸鼻子,“所以妈咪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什么事?”

“以后不要一个人偷偷躲起来哭,林一会难过的。”

林惜眼泪再也绷不住,用力的抱住林一,将脑袋抵在他瘦弱的肩膀上,“好,妈咪答应你。”

下班后,林惜牵着孩子往停车场走去,两人刚一出电梯突然有两个男人出现,其中一个二话不说直接抱走林一。

另一个快速的将林惜拦住,她着急的大喊,“你们想干什么……”

五年前,她惨遭陷害被他亲手送进监狱。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6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