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医术惊天,右手武功超凡,渡劫失败,九重天第一仙帝林峰携君临天下之势重回少年。

左手医术惊天,右手武功超凡,渡劫失败,九重天第一仙帝林峰携君临天下之势重回少年。

第1章 重回少年

东华名郡,东安市极为奢华的高端别墅区之一。

一栋独立的三层别墅内,林峰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盯着周围的一切,脸色大变。

“婉容,铜山,崔永顺……”

没有人知道,他的心中,究竟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张小姐,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既然崔老板的钱,我铜山收了,今天的事情自然要为崔老板办的妥妥当当,漂漂亮亮。”

“你和崔老板的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不能履约,便用星河集团的股份做抵押。”

“当然,如果你愿意答应崔老板的条件,用自己的身体作为交换的话,星河集团依旧属于你张小姐。”

铜山直直的盯着张婉容一动不动,眼神之中,尽是贪婪的欲望。

果然不愧是东安第一美女总裁,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都是造物主最完美的产物。白皙的肌肤,前后凸起的关键部位,以及那一双修长而又不失丰腴的双腿,只是一眼,便能勾动任何一个正常男人心头最为蠢蠢欲动的火焰。

只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大美女,却嫁给了林峰这个只会花天酒地的林家弃少。

“怎么回事?渡天劫失败明明应该灰飞烟灭的,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铜山阴冷的声音,在林峰脑海中犹如爆炸一般,他缓过神来,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曾经在脑海中尘封已久的记忆。

崔永顺是婉容父亲的好兄弟,所以婉容才会放心将股份低价抵押给了崔氏集团,换取资金收购昌盛集团。

可惜的是,收购的过程中,公司内部被人搞鬼出现变故,导致整个收购计划功亏一篑。

今天,是股份抵押的最后期限,按照合约,如果不能如期偿还借款,只能用股份抵偿。

“没想到渡劫失败,竟然又重回了少年时代!”

“还好是重生在今天,不然的话,接下来婉容只能是被逼无奈的签了这份协议,然后偌大一个星河集团被崔家完全吞并。”

林峰记得很清楚,就在今天,这些人便会逼迫婉容把股份转让协议签了,然后家里偌大的产业被很快便被眼前的崔永顺吞并,之后婉容含恨自杀。

“卑劣的崔家,上一世你们是如何吞并婉容母亲留给她唯一寄托的星河集团,最终让婉容含恨自杀的,这一世我会让你们统统还回来。”

“还有林家,上一世你们将我和母亲犹如丧家之犬一般赶出林家,这一世,我要你们高攀不起。”

“周家,周天华,这一切都是你在幕后指使,这一世重活回来,我要用你们整个周家偿还。”

“血债血偿!”

林峰陡然间仿佛换了个人一样,双目之中,爆射出一道道凌厉的锋芒。

上一世,婉容在含恨自杀之后,他在好朋友的鼓励下,奋发图强,为的就是可以拥有摧毁崔家的实力,可惜的是,最后他虽然做到了,那时却才知道,崔永顺不过是周天华的一颗棋子而已。

就连婉容公司内部的问题,也是周天华计划中的一环,为的便是将婉容逼入绝境,企图达到自己的目的,只是周天华怎么也没想到,倔强的婉容,最终选择用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他拼尽一切想要杀了周天华为婉容报仇,最后却计划失败被抓,如果不是被云游诸天万界的长古帝尊救下带回九重天界,早就被活活打死了。

……

片刻之后,凌厉的眼神放缓,林峰收回思绪开始感受起身体的变化,体内原本彭波的仙元,几乎已经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些许不足九牛一毛的残留,就连号称九重天上的最强神魂也几乎消失殆尽,不过还好九重天千年修行的记忆,倒是历历在目。

“还好有这些记忆在,重新修炼起来也方便许多。”

“上一世急于求成,以至于根基不稳,心魔在天劫中横生,身消道损,这一世,绝对不会再让这些事情重现。”

“这一世,我林峰要一步一个脚印,成就无上大道。”

九重天上一年,地上一日,到了帝尊之境,便可以撕开空间通道,随意往返与九重天界与地球之间。

从被长古帝尊带走,不过短短千年的时间,为了早日回到地球报仇的林峰,便从一介凡人修炼到仙帝境界,成为九重天上,仅次于三大帝尊的存在,并且被称为九重天近几个纪元来,最有机会冲击帝尊之境仙帝。

可惜的是,疯狂修炼急于求成的后果便是根基不稳,心魔横生,以至于在进阶帝尊的天劫中,心魔作祟,身消道损。

“婉容,对不起。”林峰满脸歉意,这句话在心头足足憋了千年。

目光落在张婉容的身上,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更加清晰的映入眼帘,林峰失神的呆愣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张婉容,仿佛要将这个女人从头到脚每一处的轮廓,都烙印在双目之中。

上一世的疯狂修炼,不正是为了早日重回地球照顾孤苦伶仃的母亲,为婉容报仇,现在虽然渡劫失败,但是换个方式回来,其实更好。最起码重生到一切的厄运发生之前,给了他可以逆转前世命运的时间,弥补前世的遗憾。

攥紧拳头,林峰在心底发誓,“这一世,有我在,决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

修炼千年之后重回少年,这一世,绝不再留遗憾。

“没事,这又不是你的错。”张婉容很诧异,自己这个有名无实的丈夫一直很纨绔,未曾想到,这样一个人居然会说出那样一番话来。

她哪里会知道,林峰这样一声对不起,包含了太多太多复杂的情感,毕竟眼前的林峰,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是她印象中的那个纨绔大少。

“放心,有我在,谁都不能将星河集团拿走。”

林峰一字一字,掷地有声。

第2章 冲冠一怒

上一世,他没有办法阻止这样一幕的发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婉容在这些人的威逼之下,无奈的签字,直到最后含恨自杀,这一世重活,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什么合约不合约的这些都和他无关,他只知道,谁要拿走婉容母亲留给她唯一寄托的东西,他就要了谁的性命,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这一世重活回来,就要不留遗憾,为此,便是屠尽一切敌人又何妨。

“有你在,谁都别想拿走星河集团?林大少,你真以为自己是那个林家的林大少吗?”铜山冷笑道。

“林家算什么东西。”林峰不屑一顾。

一个世俗的林家,在他这个九重天上第一仙帝的眼中,还真算不上什么,现在只是刚刚重生回来而已,给他一定的时间,林家所能做的,只会是面对他时的颤抖。

“林家算什么东西?你这个林家弃子还真是好大的口气!”

铜山大为意外!

一个被林家抛弃的弃子,竟然敢口出狂言说林家算什么东西……够狂妄!

“跪下,给婉容道歉。”

林峰懒得废话,他前世仅用了千年时间就成为九重天第一仙帝,与帝尊大战三年不败,遨游宇宙,成为整个宇宙的至强者,岂是这些凡夫俗子可以理解的。

铜山盛怒,额头之上青筋崩起:

“好小子,想死的话算你一个,给我打。”

一群小弟得到吩咐,直接围上来就要动手,只是他们这些市井混混,怎么可能会是林峰的对手,虽然林峰的体内现在只剩下些许残留的仙元,但是即便如此,对付这些混混,依旧是轻松完虐。

几个呼吸的瞬间,一群混混便被全部放倒在地,只剩下痛苦的呻/吟声,林峰接着出手反扣住铜山的手腕,然后一脚踹在小腹的位置,伴随着嚎叫声,铜山直接趴在了地上,只剩下一只手臂被林峰翻过来扣在桌子上。

“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给婉容道歉。”

林峰目光锋利如出鞘的利刃。

“这还是自己那个纨绔大少的丈夫吗?”

张婉容愣住了,诧异的瞪大眼睛。

崔永顺是一脸相同的傻愣,毫无疑问,林峰如此强悍的身手,完全超出他们的预料。

“要我道歉,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错,我承认你是很能打,可那又如何,你一个人能打得过几十号上百号人吗?能打的过子弹吗?”

“如果你真的是林家大少,那我还真不敢在你们面前耍横,不过很可惜,你妈不过只是林家的一个佣人而已,而你和张婉容的婚事,也不过是林家需要一个配种的工具而已,不过现在,林家大少又没事了,你这个配种的工具,就再次成了林家弃子。”

铜山何曾遭遇过这样的事情,这厮咬牙切齿的咆哮道。

“找死!”

林峰一个大嘴巴抽了上去,似乎是要发泄心头的恨意,一掌抽出的瞬间,体内仅存的一丝丝微弱仙元,不受控制的释放出了些许。

母亲的遭遇,一直是他心头最大的痛处,居然敢取笑母亲,如果是在九重天之上,就凭这几句威胁的话,就该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啪!”

即便只是残存的些许极为微弱的仙元,所释放出的力量也是十分巨大的,可怜的铜山,一侧的脸颊完全肿胀,张口夹杂着鲜血和牙齿的混合物喷涌而出,以此同时,被握紧手腕的一条手臂,直接被硬生生的扯断。

铜山完全疯狂了,这厮疯狂的咆哮了起来: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皓哥的人,皓哥知道不知道,整个东安地下世界的两大龙头之一。”

整个东安地下世界,自中原区的清水河被一分为二,两个人一南一北的掌控者整个东安的地下世界,一个郑军,一个吴皓,铜山口中的皓哥,便是吴皓。

“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是你自己没有把握。”

茶几上,有一支签字专用的钢笔,林峰拿起钢笔,体内的仙元包裹着钢笔释放出来,直接刺穿铜山的手掌,镶入最上等红木的茶几:

“在我眼中,你口中的皓哥也不过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更别说是你。”

一个区区地下世界的半个龙头而已,惹怒了他,屠了便是。

“啊……”

看着鲜血横流的手掌,铜山撕心裂肺的惨叫着,瞬间丧失了全部的勇气:

“我错了,大哥,我错了,婉容小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求您放过我吧……”

收回目光,林峰的视线重新回到崔永顺身上:

“作为婉容父亲生前的好友居然这么做,你不觉得羞愧吗?”

如果换个无人的地方,这会他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拧断崔永顺的脖子。

崔永顺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不过当视线落在茶几上的股份转让合同书与抵押合同上之后,硬撑着鼓起了胆子:

“林峰,我们手里有合同,今天是合同最后的期限,按照合约,今天你们必须进行股份转让。”

“现在是法制社会,如果你们今天不签字,那我就只能报警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了。”

崔永顺故作强硬的继续道,只是颤抖的声音,已经将他内心的恐惧出卖。

林峰不屑的笑了,崔永顺竟然在他面前说这些,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林峰堂堂九重天第一仙帝,一个凡人竟然敢在他面前叫嚣,可笑。

“笑什么笑,就算你再厉害,再能打,可不要忘记,你始终只有一个人。”

崔永顺鼓足勇气继续道。

“是吗?”

“即便我只有一人,那又如何!”

笑声止住,林峰随手将股份抵押合同撕烂,什么合同,在他眼中,不过只是废纸一张。

别说是崔家用卑劣的手段搞定的合同,即便是正常的合约那又如何。

“合同撕烂也没用,我有照片,有……”

崔永顺强撑着继续道,只是话还没说话,便被起身走上前来的林峰,一把拎起了衣领,后面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崔永顺拼命挣扎,只是他的拼命挣扎,只是徒劳无功而已。

“林峰,别冲动,千万别冲动。”

张婉容急切的道,他们真害怕林峰闹出什么大的事情来。

“放心,死不了人的。”

林峰微微一笑,蝼蚁一般的存在,如果不是不想婉容看到担心,杀了也便杀了。

目光转向铜山,林峰拔出插在这厮手掌上的钢笔:

“给你一个机会,打断他的四肢把人抬走,然后你们就可以和他一起滚蛋了,不然的话,我就打断你们的四肢把你们一起丢出去。”

铜山脸色一沉,面目狰狞的盯着崔永顺。

“都是因为你!”

这厮咆哮着,在林峰这里吃瘪的他,将全部的怒气都转到了崔永顺身。

“铜山,你不能这样,是我花钱雇你来的。”

“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声不断响起。

第3章 灵气波动

客厅内,只剩下林峰和张婉容两人的时候,气氛顿时变得安静了许多。

“婉容,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等我回来之后,明天咱们就去公司,公司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

林峰说完,完全不给张婉容说话的机会,便直接离开。

蓬勃的仙元只剩下不足九牛一毛的些许,眼下最要紧的事情,便是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等到筑基小成可以自行在体内凝聚仙元,才算是真正有了立足之本。

张婉容望着房门的方向,陷入沉思,“变了,刚刚好似完全变了一个人。”

“林峰,他还是自己那个整天只会花天酒地的纨绔丈夫吗?”

今天她这个纨绔的丈夫,给她的感觉完全是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那一瞬间,仿佛再也不是之前那个整日只知道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竟是在瞬间给了她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

……

“东安这么大,必须要找一个最适合修炼的地方才能以最快的速度修炼。”

出门,林峰驱车不停的游走在整个东安市大大小小的街道上,对于他来说,首先最重要的便是修炼仙法,筑基小成,这样才算是有是初步自保的能力。

想要修炼,就必须要有充足的灵气,灵气很特别,会根据环境地势的不同有很大的变化,也就是所谓的风水宝地,当然风水宝地只是最基本的说法,从修仙的角度来讲,最好的当属那些宗门的洞天福地,乃至最顶级的福泽圣地。

灵气会自然的流动,流向那些风水宝地,洞天福地,包括最顶级的福泽圣地,所以便会出现有些地方浓厚,有些地方薄弱,他所要做的,便是要在东安找出一处灵气最为浓厚的地方适合修炼。

沿途感受灵气存在的过程中,林峰很失落,地球灵气稀薄的程度,远超他的想象,九重天的千年修炼乃至星际历练的过程中,他游走过无数星球,却从没遇到过像地球这般,灵气干枯到如此程度的存在。

“地球这地方,还真的是不适合修炼,灵气近乎干枯,按照这样的情况,在不依靠天材地宝,或者是意外收获什么洞天福地的话,恐怕最多只能修炼到筑基圆满,窥视先天都极为困难。”

按照九重天的划分,修仙者一共分为九大境界,筑基,先天,金丹,元婴,分神,合体,大乘,渡劫,入圣。他在重生回少年之前的上一世,便是渡劫之境的仙帝强者,入圣便是九重天的最强者,帝尊。

“怎么会有如此大的灵气波动?”

沉闷的林峰,途径凤鸣阁古玩店的门前,忽然感觉到了一股蓬勃的灵气波动。

这股灵气波动极为浓烈,其浓烈的程度,堪比那些修仙福地。

“凤鸣阁古玩店。”

目光落在古玩店的牌匾之上,林峰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激动的停了下来。

灵气除了会存在于天地之间外,还会存在于一些特别的物体之中,他有十足的理由相信,这家凤鸣阁古玩店内,一定有着一件特别的东西,这件特别的东西内,蕴含着蓬勃的灵气。

打开车门刚刚下车,一道冰冷不屑的嘲讽声响起:

“吆,这不是林大少吗,怎么,被崔叔叔从别墅里赶出来了吗?”

林峰闻言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停下脚步回头,视线的范围内,一对年轻男女满脸不屑的走了过来。在两人的身后,一位体型彪悍的中年男子紧随其后,一身横肉,明显就是外功横练的练家子。

“李明轩,崔艳芳!”

只是瞬间,落在年轻女子身上的视线不免有些迟钝了片刻,眼前这个年轻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崔永顺的女儿崔艳芳,这是一个同样蛇蝎心肠的女人,平日里总是亲热的称呼婉容为姐姐,但是翻脸无情的时候,却和她的父亲一样冷漠。

至于年轻男子,则是崔艳芳的男友李明轩。

“林家弃子,如果不是因为林家大少的事情,那么好的婚事怎么可能会便宜你这个弃子,不过现在林家大少没事了,你依旧只是个弃子而已。”

李明轩冷笑着道,目光落在林峰身上,带着几分玩味的笑意:

“知道吗?爷最喜欢养狗,尤其是像你这样的丧家之犬,只要你乖乖听话,给爷做一条乖乖的小狗,爷保你以后还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他们只以为张婉容已经签字,林峰已经被铜山带着人从别墅里赶了出来,犹如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却不知道,事实的结果是,铜山带着一群小弟被吓的屁滚尿流的离开,而崔永顺,更是被铜山带着一群小弟打断了四肢。

啪!

林峰抬手,直接一个大嘴巴抽了上去。

这种货色,直接打到对方不敢出声为止。

李明轩没想到林峰敢直接动手,瞬间暴怒:

“阿虎,给我弄死这小子。”

这是一个彪型大汉,整个身躯极为魁梧,满脸横肉,臂膀上的肌肉,足够抵得上林峰的大腿。

“小子,你死定了。”

彪型大汉不屑一顾,他是外家横练的高手,在他看来,收拾林峰,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废物一个。”

林峰不屑一笑。

“你说什么?”

被人轻视,彪形大汉狂怒。

“花拳绣腿,没用的废物。”

九重天第一仙帝,偌大一个九重天三大帝尊之下的最强者,现在一个外家横练的练家子在他面前秀功夫,螳螂挡车,不自量力。

“找死。”

被无视嘲讽的彪形大汉暴怒,暴怒的这厮拳头的关节握的嘎吱作响,接着抡起犹如砂锅大的拳头,向着林峰的面门直接砸了过去,这一拳如果被砸个正着,面门的骨骼绝对要被砸个粉碎。

林峰右手很随意的抬起,握紧的拳头只是用了些许的气力,便直接迎上了阿虎的拳头。

虽然体内的仙元已经只剩下不足九牛一毛的存在,但是即便如此,对付阿彪这种横练的外家高手,依旧是绰绰有余。

砰!

两人的拳头碰撞在一起,阿虎只觉得指端的关节隐隐作痛,那种感觉,就像是砸在了铁板上一般,反观林峰,此时依旧是一副没事人的模样。

“怪不得如此嚣张,原来也是个练家子。”

彪形大汉从口袋里摸出一柄指环带在四指上,上面全是高高隆起的钢珠:

“有意思,来,咱们再好好玩玩。”

一拳挥出,阿虎直接砸向了林峰的太阳穴,这一次的力道更猛,再加上指环上隆起的钢珠,如果被结结实实的砸个正着,不死也要落个残废的下场。

第4章 聚灵珠

“找死!”

林峰暴怒,夹杂着仙元力量的一脚踹出,直接击中阿虎小腹的位置。

砰,咔嚓!

一声巨响伴随着肋骨断裂的声音响起,体型彪悍的阿虎,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向后呈抛物线的倒飞了出去,足足飞出近十米远的距离,这才狠狠的跌落地面。

“哇!”阿虎张口,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瞬间,脸色完全苍白了下来,整个瘫在地上的身躯,更是无法抑制的抽搐着。

李明轩被震撼了,阿虎是他的贴身保镖,一身硬气功的实力极为强悍,可是却没想到,居然不是林峰一个照面的对手。

崔艳芳也跟着傻眼了,同样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呆愣在了那里,双腿在此时,更是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

“现在你来告诉我,你自己,到底是不是全是废物?”林峰目光不屑的从瘫倒在地上的彪型大汗身上扫视而过。

不过是横练外功而已,多亏他现在体内只剩下星星点点残留的仙元,不然的话,哪怕只是轻轻的弹一弹手指,这么一个看似魁梧的彪形大汉,便只剩下灰飞烟灭的下场。

“你……怎么能够有,如此强大的力气???”

阿虎有气无力的问道。

那样一脚的力度有多大,只有他自己体会最深。

“我的能耐,岂是你这种货色能够理解的。”

林峰冷漠的道,不屑一顾,接着将目光转向李明轩继续道:

“李明轩,告诉你件事情,其实爷……也喜欢养狗。”

“跪着学狗叫,我便放你离开。”

一步一步,脚步最终在李明轩面前停了下来。

“小子,别得意的太早,你小子确实能打,但是现在的社会,不单单是能打就行的。”

李明轩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脸色阴沉的道:

“你一个人再能打,又能打的过多少人呢?还有,别忘记了,现在可是热武器的年代。”

啪!

林峰抬手,直接一个大嘴巴抽了上去,原本还在嚣张不可一世的李明轩,直接被抽飞了出去。

扑通!

数米之外,李明轩狠狠的跌落地面。

“林峰,你竟然敢打李少……”

崔艳芳骇然与林峰出手的实力,回过神来的瞬间李明轩已经被抽飞了出去,她发疯一般的叫嚣了起来,只是几个字出口,便被林峰用同样的方式抽飞了出去。

“蝼蚁!”

林峰走过去,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李明轩。

“跪下,学狗叫。”

李明轩心中激烈的挣扎着,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低下了脑袋。

“汪,汪汪……”

林峰转身,继续向着古玩店内走去,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瞧上一眼。

入内,林峰更是能清楚的感受到那种蓬勃的灵气波动,他的视线完全落在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脖子上,上面挂着一颗硕大的佛珠,这颗佛珠表面上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整个古玩店内浓郁的灵气便是从这样一颗佛珠中释放出来的。

“聚灵珠。”

很快,林峰便认出了佛珠的来历。

“没想到竟然还能在地球上遇到这种东西,有了这颗聚灵珠,再加上天地间灵气的辅助,最多两个时辰的时间,便可以筑基小成。”

聚灵珠是储存灵气的宝物,九重天上,无数的仙人都会有各种宝物储存灵气,这样即便是到了一些灵气稀薄的地方,依旧可以借助这些宝物中储存的灵气修炼。

储存灵气的宝物有很多,聚灵珠只是最低级别的用来储存灵气的宝物,按照九重天对宝物的划分,只能算作法器的级别。不过即便如此,所储存的灵气,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也是一个足够庞大的数目。

“需要什么尽管看,我曹安邦的店,童叟无欺。”店铺内除了脖子上挂着聚灵珠的中年男子之外,还有一个体型臃肿的胖子。

林峰一身不俗的打扮,如果不知道这便是东安赫赫有名的林家弃少,大部分人都会把他当做是一个富二代。

“我要你脖子上的这颗佛珠。”林峰没有理会开口的胖子,伸手指向中年人脖子上的佛珠。

这是一颗块头很大的佛珠,直径在两公分左右。

“想要我这颗佛珠?小伙子,你知道我这颗佛珠是什么东西吗?”中年人不屑一笑。

这样一颗佛珠,是爷爷当年无意之中收获的,一共有两颗,一颗爷爷留着,一颗传给了他。这样一颗佛珠看似很普通,但却有着不可思议的妙用,可以使佩戴者,时刻保持充沛的精力,并且还能改善身体状况,只是这种改善很小,而且进程极为缓慢而已。

但即便如此,也是了不得的宝贝。

“我知道,所以我才会要你送给我。”

聚灵珠的作用,林峰再为清楚不过,除了储存的灵气可以用来修炼之外,普通人佩戴受到充沛灵气的影响,可保持精力充沛,并且对佩戴者的身体有一定改善作用。

“哈哈!”中年人哈哈大笑,片刻之后,笑声止住,“送给你?我罗子成的东西,即便是送,你敢要吗?”

“天底下没有我林峰不敢要的东西。”林峰前一世作为九重天第一仙帝,他想要的东西,自然会有人乖乖送上,区区一个罗家的罗子成,又算得了什么。

什么东安第一家族,便是湘南第一家族又如何,这一世重生回来,他注定要成为这个时代的传说。

“好大的口气。”罗子成冷哼道,在偌大一个东安,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废话不用多说,想不想恢复嗅觉?”林峰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懒得继续废话。

九重天千年修炼,除了一身强大的实力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医圣。

从入内他便注意到了中年人身体的问题,鼻腔细胞坏死,没有嗅觉。

“你说什么?”中年人一时之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按照你鼻腔细胞坏死的程度,失去嗅觉应该有三年左右的时间。”林峰继续道。

神,神人!

罗子成人愣住了,古玩店的老板也愣住了。

林峰说的一点也没错,从失去嗅觉到现在,刚好接近三年的时间。

“小兄弟有办法让我恢复嗅觉?只要能让我恢复嗅觉,什么条件尽管提。”回过神来,罗子成激动的道。

嗅觉的问题,困扰了他将近三年的时间,这是他心头最大的心结。

林峰一眼便看出了他嗅觉的问题,还有这种说话的口气,怕是对方有足够的把握治愈他失去嗅觉的问题。

“佛珠给我。”林峰淡淡的道。

“小兄弟,想要佛珠,等你让罗兄的嗅觉恢复了也不迟。”古玩店的老板抢在前面道。

“我说能治便能治。”林峰冰冷的扫视了一眼古玩店老板。

眼神仿佛带着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只是一语,便让古玩店老板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

“好,我给你。”

罗子成摘下脖子上的佛珠递给林峰:

“小兄弟,我罗子成的东西,可不是好拿的,治不好我这鼻子,那就不好意思了。”

这是他的警告,尽管他有猜测林峰可以治愈自己失去嗅觉的问题,但是只要一刻钟没有治愈,便终究只是猜测而已。

把东西给对方,没问题,治愈了自己失去嗅觉的问题一切都好说,但是如果治不好,那就是在戏耍他。在东安这地界里,如果有谁敢戏耍他罗子成的话,他保证,对方自此以后都会活在恐惧的后悔之中。

不,连后悔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你想恢复嗅觉,就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林峰冰冷的道。

他的能力,容不得任何人质疑。

第5章 恐怖如斯

仙元的力量很强大,恢复细胞的活力,不过只是仙元最基本的能力。

林峰一边释放出仙元治疗,一边感受着罗子成鼻腔细胞的变化,待到坏死的细胞恢复活力之后停了下来:

“好了。”

“这就好了,小子,你在开玩笑吗?”

古玩店老板第一时间冷笑道,手指在鼻子上点了那么一会,居然就说好了,开什么国际玩笑。

“小兄弟,你是在……”

罗子成脸上是相同的一脸冷笑,只是开口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眉头一皱,紧紧的捏住了鼻子:

“臭,好臭,死胖子,你他妈的又放屁了?”

古玩店老板脸色尴尬,接着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激动的道,“等会,老罗,你刚刚说什么,臭?你这鼻子能闻到气味了?”

罗子成此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嗅觉恢复了,老子能闻到气味了!”

这厮激动的呼喊道,下一刻,视线完全集中在了林峰身上,“小兄弟,你让我罗子成恢复了嗅觉,有什么事情尽管提,在东安,还没有我们罗家办不到的事情。”

“老罗嗅觉恢复,这是大喜事,这样,也算我曹胖子一个,我这古玩店里的东西,你可以任意挑选一件。”

古玩店的胖子老板接过话茬道,一来是为罗子成嗅觉恢复兴奋,二来这也是一个交好神医的机会。

虽然他不知道林峰刚刚治愈罗子成的嗅觉究竟用的什么手段,但是罗子成的嗅觉确确实实已经恢复,这就足够了。

他和罗子成是至交好友,心里非常清楚罗子成被嗅觉问题困扰了整整三年,这三年里,罗家遍访了无数的名医,但最后都是一个完全相同的结果,束手无策,林峰恢复了罗子成的嗅觉,只是这一点,便足够证明林峰的医术。

“我说过,只要佛珠。”

林峰收起佛珠,扬长离去,只是临出门的时候,脚步稍稍停留了片刻,“柜台上悬挂的那柄刀,最好取下来,不然……三日内必有血光之灾。”

从刚进门起,他便注意到了悬挂在正门口位置的一柄长刀。

坎位悬刀,大凶之兆,以这家古玩店老板的情况,如果不取下这柄长刀,最多三日,必有血光之灾。

店内,古玩店的老板对于林峰出门前的叮嘱直接选择了无视:

“老罗,那小子的医术未免太神奇了吧?”

他好奇林峰神奇的医术,但是对于林峰出门前的叮嘱却是不屑一顾,挂柄刀能有什么血光之灾?扯淡,如果真有的话,这柄刀在这里已经挂了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怎么没见有什么血光之灾……

“内劲外放,武道宗师。”罗子成面色凝重,似乎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什么意思?”古玩店老板更加迷糊了。

以他和罗子成的关系,自然接触过内劲武者,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统称为修武者,不过什么内劲外放?武道宗师?倒还真是第一次听闻。

“武道宗师,内劲可以外放,这些外放的内劲,拥有着小当量炸弹爆炸的威力,极个别的武道宗师,他们的内劲还会产生异变,异变会带来一些特殊的能力,疗伤便是其中之一。”

“刚刚那位小兄弟为我医治的时候,我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一种暖流将鼻腔包裹,想必,一定是武道宗师,具有疗伤作用的特殊内劲。”

罗子成缓缓的道,脸色严肃。

他听说过武道宗师,自然知道武道宗师的强大,那是一己之力,可以轻易毁灭一个顶级家族的存在。即便是他们罗家作为东安第一家族,但是如果招惹到一位武道宗师的话,对方想要覆灭他们罗家,不过只是极简单的事情而已。

“必须要全力寻找那位林大师,如果对方那种异变的内劲,连爷爷的顽疾也可以治愈,那就真是太好不过了!”

“一位武道宗师出现在东安,必须要马上回去禀告父亲,如果把握得当,这将是家族一次腾飞的机会。”

缓过神来,罗子成匆忙离开,前面倒是他的嗅觉被治愈之后,兴奋之中有些被震撼了,以至于在林峰离开的时候,竟是没来得及恳请对方出手救治爷爷,更是连联系方式都没来得及留下。

爷爷顽疾缠身,身体每况愈下,他们罗家东安第一家族的地位,也危在旦夕。

罗家的现状,要么爷爷顽疾被治愈,身体恢复,要么找到一位至少可以媲美冯老的高手坐镇家族,不然的话,丢掉东安第一家族的地位,只是时间早晚而已。而且,搞不好的话,还会被太和的薛家吞并。

古玩店老板这边,直到罗子成离开好一会的功夫过后,这才算是艰难的回过神来。

“竟然还有这样的强者,这样的手段,岂不就是神话故事中那些仙家才有的手段!”

内劲外放,小当量炸弹的威力!

武道宗师,恐怖如斯!

第6章 筑基小成

林峰出门,驱车继续围着整个东安市转起了圈圈,待到将整个东安转上一圈之后,林峰最终回到了北郊的紫竹山下,这是围绕整个东安市转了一整圈之后,所发现的灵气最为浓厚的地方。

“这里,是整个东安市,灵气最为浓厚的地方,加上聚灵珠的作用,最多两个时辰,筑基小成,绝无问题。”

林峰下车一路深入,一直到一个极为荒凉的地方才停了下来,修仙者九大境界,每一个境界又分为四个小境界,筑基期从筑基小成,再到大成,巅峰,圆满,每一重境界都会有不同的能力。

小成只是筑基入门,修成之后身体已经超出常人极限,并且可以在体内凝聚仙元,仙元可以外放,具有强大的杀伤力,而到了大成之后,已经可以利用仙元凝聚一些简单的修仙术法,按照修仙者九大境界的划分,只有到了分神境之后,体内的仙元才会发生锐变,两者的威力差距甚远,天壤之别。

“万物造化诀,上一世自己自创的这门功法,原本以为将会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却没想到,在这一世重活,竟然派上了大用途。”

盘膝而坐,林峰不免一番感慨,现在地球上灵气干枯,想要快速修炼提升实力,必定不能单单依靠灵气,自己所自创的万物造化诀,在地球上用来修炼倒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万物造化诀乃是九重天上最顶级的四大仙法之一,最强大的地方在于,不仅可以吸收灵气,还可以吸收阴煞之气,亡灵之气,魔气等等。面对地球的现状,这样的功法,毋庸置疑绝对是最适合修炼的最佳功法。

盘膝而坐,林峰很快进入修炼的状态。

很快,以整个身体为中心,头顶的上方形成了一道旋涡,旋涡内汇聚了源源不断涌来的灵气,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聚灵珠,这些浓厚的灵气之中,还夹杂着一些同样浓厚的阴煞之气,灵气和阴煞之气凝聚成旋涡之后,开始将林峰的身体笼罩,接着源源不断的涌入体内。

“怎么回事,这个地方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阴煞之气?”

感受着阴煞之气汇集而来的方向,林峰睁开双目,下意识的望向紫竹山对面靠近雁归湖一处别墅区内,最前排几栋别墅中的其中一栋上。

那里是整个东安市最高档的别墅区,没有之一,尤其是最前排的十几栋别墅,更是豪宅中的豪宅,按照道理来讲,绝对不应该有如此强大的阴煞之气。

“不想那么多了,还是抓紧时间修炼,先把婉容公司的事情解决了,然后等到实力成长起来之后再重回林家。”

“林家,你们亏欠我母亲的,这一世,我要你们永远都活在恐惧的忏悔之中。”

上一世的一幕幕画面,即便是已经过去千年岁月,却依旧历历在目,这一世归来,血债只能血偿。

缓缓的闭上双目,林峰全神贯注的开始修炼。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

林峰缓缓睁开双目,“那些浓厚的阴煞之气,倒是帮了自己很大的忙,原本需要两个时辰才能筑基小成,现在只是一个时辰刚过,就已经筑基小成了。”

当然,林峰的心里其实也非常清楚,修炼这么快的缘故,除了聚灵珠和湖畔别墅浓厚的阴煞之气外,还有万物造化诀,以及他在九重天上的千年修炼岁月积累下来的无数经验心得。

噼里啪啦!

林峰起身,浑身上下响起了犹如爆竹声一般的声音,张开双臂的瞬间,更是带着一种破风声,全身上下完全被满满的力量充沛。

嘭!

一脚踏出,地面硬生生的被轰出了一个深坑,足足有数十公分的深度,这里是山林,地面的土质结构密度很大,与石块混杂在一起更是坚硬,豪不夸张的说,林峰这一脚踏下,即便是直接踏在坚硬的石头之上,也足以碎石。

“崔家,等到公司的事情解决之后,咱们再来算账。”林峰缓缓的眯起眼睛,冰冷锋利。

……

浅水湾,东安三大销金窟之一。

一处最为奢华的包厢之内,一名年轻大少端坐在那里,左拥右抱着两名衣着性感暴露的女郎。

“周少,出事了,崔永顺那边出大事了,您的计划被完全打乱。”

房门被猛的推开,一个中年人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你说什么?崔永顺那边的计划被打乱了?”

年轻大少一把推开怀里的两名性感女郎,面目阴沉。

“周少,我刚从医院看完崔永顺回来,被断了四肢的崔永顺完全被吓坏,短时间的话,恐怕没胆子再去索要股份。”

中年人声音轻颤着道。

别说是崔永顺这个当事人不敢,即便是他,亲眼目睹了崔永顺的凄惨的下场之后,也被吓破了胆子。

四肢尽断,即便是最终能够恢复,但是双腿以及一双手臂的活动能力,也要大打折扣,这样凄惨的下场,只是想一想,居足够令人不寒而栗。

“哼,我周天华看上的女人,还没有可以躲的掉的,张婉容,早晚你都会是我周天华的女人。”

周天华阴森森的道,面容扭曲,狰狞可怖:

“崔永顺的计划暂时失败,那又如何?张婉容,接下来,我倒是要看看,公司内部危机这关,你如何度过?”

第7章 我来解决

东华名郡。

翌日清晨。

林峰出门,张婉容已经坐在客厅内,眼神空洞,满脸愁容。

昨天股权的事情虽然暂时解决,但是公司内部的事情,依旧是迫在眉睫。

原本正常生产的产品,投入市场之后。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特殊玻璃的仿制品,直到现在还被工商局扣押,而最新设计出来的新款珠宝还未上市,就已经被对手公司盗取了设计款式的资料提前推出市场,等等等等这些东西,如果不解决,即便是崔永顺那边暂时不来追讨股份,公司也无法撑过眼前的难关。

要么倒闭,要么被收购。

“还在担心崔永顺和公司的事情?”

林峰走过去靠着张婉容坐了下来,他很想攥紧这个女人的玉手,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公司现在面临最严重的危机,即便是没有崔永顺追讨股权,依旧无法撑过眼前这关。”

张婉容点点头,没有否认。

林峰缓缓眯起眼睛,带着浓浓的杀机:

“放心,公司的事情我来解决,至于崔家……”

血债必须血偿,崔永顺虽然只是周天华的一颗棋子,但却是婉容自杀的直接所在,这一世归来,凑巧重生在了一切的悲剧发生之前,他有能力避免了往事重蹈覆辙,但是这个仇,必须要报,他要崔家拿命来赎罪。

还有周天华,上一世到了最后林峰才知道,崔永顺的逼迫,完全是周天华在幕后的指示,对方贪图婉容的美色,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逼迫婉容妥协,却不料婉容选择了用自杀的方式,了解了自己的性命。

这一世重活回来,他要周天华用自己的性命来偿还自己欠下的债,如果周家要阻止的话,他不介意将整个周家抹去。

“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林峰只知道,自己要报的仇,谁都不能阻拦。

“你来解决?”张婉容露出几分自嘲的笑意,摇了摇头。

如何解决?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发生,除非找到证据证明是对手公司窃取机密,正常投入市场的翡翠首饰变成特殊玻璃制品,是遭人掉包故意栽赃陷害的,不然的话,绝无翻身的可能。

如果林峰真的是林家大少,而不是林家弃子的话,凭借林家的能量倒是完全没有问题,但是现在……

“在家好好休息,你最近状态不好,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林峰知道这妞心里在想什么,他没有解释,叮嘱了一番之后,直接出门。

原本他是有打算带着张婉容一起去的,不过经过一番仔细的考虑,最终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打算,想要在公司内部震慑苏杰,必须要有雷霆的手段,他不想被婉容看到他过多血腥的一面。

“婉容,等到公司的事情彻底解决,你就可以放宽心了,到时候我带着你出去兜一兜风,散散心,以后的日子里,我要你只剩下开心快/乐,所有的忧愁烦恼,统统与你无关。”

林峰出门,暗自低语道,他乃九重天第一仙帝,只用了短短的千年时间,便是偌大一个九重天之上,三大帝尊之下的第一人,星河集团目前所面临的难题,对他而言,真的算不上什么。

星河集团,在东安主要经营珠宝的生意,虽然大都是一些普通的,并算不上高端的珠宝,但是却是这个普通珠宝行业的佼佼者。

毕竟是珠宝行业,整个星河集团内部,几乎全都是清一色的美女,再加上集团的总裁张婉容有着东安第一美女总裁之称,所以星河集团在偌大一个东安,可谓是名声十足,号称东安的第一美女基地。

驱车在大厦停车场停好车子,林峰乘坐电梯直接来到位于九层的总部,刚刚走出电梯门,一道白色衬衫,黑色包臀裙,黑丝袜细高跟的曼妙娇躯便在眼前呈现。

薛凯丽,婉容的助理,此时的薛凯丽满脸愁容,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在焦急的来回渡着脚步。

“薛助理。”走上前去,林峰缓缓的道。

“林……,林先生,您……,您怎么来了?”作为总裁助理,薛凯丽自然见过林峰,只听她满脸茫然的道。

总裁的这个废物丈夫怎么突然间跑到公司来了?这倒是让她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绪。

翡翠首饰的事情,还有最新研发的新款珠宝首饰被对手公司抢先推出市场之后,公司的难关一直是迫在眉睫,现在几天的时间过去,更是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

三天之内,如果三天之内一切问题还不能解决的话,倒闭或者被收购,只能二选其一。

原本她希望总裁可以振作起来,想办法解决问题,但是现在看来,这可能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奢望而已。

“通知公司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尤其是研发和市场部两个部门,十分钟之内,全部到会议室集合。”林峰点燃一支香烟,缓缓的吐了个烟圈出来。

公司内部的问题,他十分清楚是什么人在搞鬼,但是毕竟涉及到两个部门,表面的工作还是要做一做的,而且,也可以接着这次机会,给研发部一个警醒,这样以来,研发部后续的保密措施一定会更加完善,如此,才能彻底杜绝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召集部门负责人?林先生您是要开会?”薛凯丽楞了下,除了开会,她实在想不出林峰还要做什么事情。

“当然。”林峰平静的道,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决。

他要召集公司所有部门的负责人开会,顺便提醒一下某人,如果对方识相,在他规定的时间内去投案自首也就算了,如果对方不识相,那就只能是再去好好提醒提醒了。

星河集团这次的危机,全是公司内部的一个部门负责人在搞鬼,如果不是所有的事情还需要这个负责人去自首承担,这样才可以化解星河集团现在的危机,早就废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前一世,他记得很清楚,那位部门的负责人,之所以能坐到现在这个部门负责人的位置,全因为婉容的赏识,可是对方坐在这个位置上之后,却不知道知恩图报,反倒是被人收买,合起伙来陷害婉容,小人。

“林先生,您确定您要召开所有部门负责人的会议吗?星河集团虽然是张总的,可是您却并不是星河集团……”

薛凯丽话没说完,但是所要表达的已经,已经足够清晰。

“我是婉容的丈夫,难道不可以吗?”

林峰脸色一沉,带着一种凌厉的霸气。

第8章 废物丈夫

“林先生误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

薛凯丽慌忙回道,林峰这种凌厉的霸气,竟是让她不自觉的生出一种寒意,瞬间忍不住就想要顺从。

“既然没有,那就快去安排。”

林峰转身,径直走向了会议室。

薛凯丽的动作倒是很快,短短数分钟的时间过后,便带着整个星河集团,所有部门的负责人,来到会议室。

林峰此时,正端坐在张婉容平日开会的位置上,抿了口茶,然后轻轻的吐了个烟圈。

“公司都成这样了,居然还在这喝茶抽烟玩潇洒,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林家的弃少,一个只会花女人钱的废物,真不知道张总怎么嫁了一个这样的男人。”

“可惜了,真是可惜了咱们张总!”

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入内,目光不停的在林峰身上扫视着,大部分人的眼神中,全是相同的惋惜与不屑的愤怒。

东安第一美女总裁的张婉容,竟然嫁了一个废柴丈夫,这种事情,任谁听到都不会觉得舒服。凭什么,一个连他们这些部门负责人都不如的废物,凭什么拥有东安第一美女总裁这样的女人,凭什么?

众人之中,有一道目光显得格外狰狞,带着阴狠的恨意,这是市场部门的负责人,苏杰。

“自我介绍一下,林峰,婉容的丈夫,这次来公司,是有要事需要召集各位开个小小的会议。”林峰毫不在意众人议论纷纷的声音,只是目光饶有深意的落在了市场部负责人的苏杰身上。

前一世婉容含恨自杀后他调查得知,一切都是苏杰搞的鬼,无论是新产品研发的泄密,还是正常生产的翡翠首饰变成玻璃制品的事情,全都是苏杰一人所为。

当然,这件事情的幕后指使依旧是周天华,为的便是配合崔永顺的计划,对方的目的,便是要搞垮星河集团,然后以此为条件要挟婉容,毕竟这是婉容父母留给她唯一的寄托。

“你虽然是张总的老公,但是却不代表你可以代表张总来开会。”

“不错,公司是张总的,而不是你这个只会吃软饭的小白脸的。”

“开会?即便是真让你开会又能如何?就你这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林家弃少,懂吗?”

各个部门负责人不屑一顾的嘲笑道,很显然,所有人都没有将林峰放在眼里。

一个林家的弃少而已,根本不可能解决公司现在所面临的危机。

而且,如果不是为了见一见这个总裁传说中的废柴老公,他们压根就不会理会。

“你们这么做太无礼了,公司是张总的,林先生是张总的丈夫,所以这公司自然也是林先生的。”

薛凯丽入内便站在林峰的身后,她挑起眉宇不悦的道。不管怎么说,林峰毕竟是张总的丈夫,这些部门负责人这样的态度,实在是太过无礼。

林峰闻言,饶有兴致的盯着薛凯丽打量了两眼,尽管他知道对方这么说,只是为了顾全婉容的脸面,但是不管怎么说,对方始终是在替他说话。

“这丫头,倒还是不错,婉容公司,也就这姑娘真正将婉容当做最亲最近的人来对待!”

前一世的林峰很清楚,如果说整个星河集团有谁对他最为厌恶,怕是非身后这位薛助理不可,对方真正将婉容当做了自己的亲人,所以对于婉容的遭遇异常同情,以助于对于他,天生就会带着一种敌意。

“笑话!”

众人毫不在意,如果是之前,他们倒还会给薛凯丽几分脸面的,但是现在吗,公司都要关门了,谁还管她是不是什么总裁助理。

“走吧,见识完张总传说中的废柴老公,咱们也可以回去了。”苏杰冷笑道,起身就要离开。

其余几个部门的负责人,紧随其后起身。

“你是苏杰?”

林峰缓缓的眯起眼睛,双目迸射出一种凌厉的锋芒。

“不错,是我。”

苏杰只觉得仿佛被一头猛兽盯上了一般,后背一阵恶寒。

“好,很好!!!”

林峰身上凌厉的气势在不断加重,眯起的眼睛带着一种冰冷的杀机。

他要用苏杰立威,然而就在此时,一阵哄乱传来,接着会议室的房门被一脚踹开。

“嘭!”

一群黑衣男子拥簇着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入内,中年人从入内开始,便目光冰冷的扫视过全场:

“林峰是哪个?给二爷滚出来。”

面目阴狠,狰狞可怖。

“银山……,皓哥身边的银山,他来公司做什么?”

“听说银山的弟弟铜山,被崔永顺请去张总的别墅索要股份,最后被林峰给打了,看情况,银山应该是来为铜山报仇的。”

“什么,这小子打了银山的弟弟铜山,完了,这下完了,银山可是高手,而且他们俩上面还有一个哥哥金山,那可是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的狠角色。”

所有人一个个幸灾乐祸,他们原本就对林峰有一种天生的敌意,此时自然喜闻乐见。

特别是苏杰,嘴角更是乐开了花,打了铜山就是得罪了铜山三兄弟,这个林峰,死定了。

“是我,你是来为铜山报仇的?”林峰目光扫视了过去,带着一种轻描淡写的无视。

他一眼便看出了银山的实力,这种小角色,别说是筑基小成的他,即便是刚刚重生回来时的他,只要动动手指头,也可以轻松碾压,

“就是你?好,很好。这样,你打伤我弟弟的一只手,我就要你一只手。只要你现在自断右手,跪地磕头求饶,今天,我银山就留你一条狗命。”

银山满脸阴狠,表情扭曲。

左手医术惊天,右手武功超凡,渡劫失败,九重天第一仙帝林峰携君临天下之势重回少年。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3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