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兵王被坑签了卖身契,成了顾氏集团的上门女婿。

一代兵王被坑签了卖身契,成了顾氏集团的上门女婿。
第1章 被坑

看了看高耸如云的顾氏大厦,古寺铭的拳头拽得紧紧的。

“古寺书你个老混蛋!把小爷从特种部队骗回来,签那什么鬼协议!”低骂一句,古寺铭无奈的朝着顾氏大厦走去。

比起古寺书提出的另一个继承寺庙的条件,和一个女人签份协议就算不得什么了!

走进大门,在门口有个女人对照了一下手机上的照片,走到古寺铭旁边,柔声说道:“古先生,请跟我来。”

看了看她高耸的胸部挂着的工作牌上写着总经理秘书,在那行字的下面写着云馨兰三个字,看来那就是她的名字了。

走到总经理办公室前,云馨兰打开门,轻声说道:“古先生请进!”

总经理办公室里没有太奢华的装扮,连女人喜欢的饰物都没有,看来坐在这个办公室里的女人,是一个工作狂。

“顾总!古先生到了!”云馨兰带着古寺铭走到顾雪月旁边轻声说道。

“你去忙吧。”顾雪月从文件里把头抬起来,仔细的看了看古寺铭,随手抓起右手边的一份文件递给古寺铭。

抓起协议看都不看,在需要签名的地方写上自己的大名,签完后还给顾雪月。

“听他说你是一个很有能耐的人,不知道你哪方面能力比较强!”顾雪月带着点审问气势的问到。

古寺铭白眼一翻,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谈话方式,不由得顾雪月在他心里的分数又大大降低。

“如果我们晚上住在同一间房里,你会知道我哪方面能力最强?”古寺铭带着点挑衅的说道。

既然不喜欢就无所谓讨她高兴了,自己怎么高兴就怎么说。

哪知道顾雪月并没有叫保安,也没有不高兴的意思,很随意的说道:“签下那份协议,你我是应该住在一间房里,你有什么东西就带过来吧,下班之后我带你搬过去。”

“啥?”听到这话,古寺铭顿时就茫然了,自己这么明显的挑衅,她不可能不知道代表着什么意思,不把自己赶出去也就算了,还说的那么随意,什么鬼?

她刚才提到协议,问题就一定出在那份协议上!

连忙把协议拿过来,古寺铭一字一句的看完,越往后面看下去,古寺铭的脸色就越难看,直到后面抓着协议的手都暴起了青筋!

“你可以把它撕了,但是我已经通过传真,把它传到你爷爷那里。”顾雪月看古寺铭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非常平淡的说道。

“喂!美女!你好歹也是顾家千金,怎么会接受这种指定婚姻?”古寺铭强压着心中愤怒,低声问道。

“为了工作,我必须接受指定婚姻,否则他会把我辞掉!”顾雪月仍然是非常平静的说道。

“你等着!我立刻去把我家老头子大卸八块,这份协议马上就会失效!”古寺铭几乎抓狂的吼道。

古寺书你个老东西!

想这么轻松的把小爷卖了,不卸掉你的第三条腿,小爷我就不姓古!

“喂!警察吗?这里有个人说要杀人,麻烦你们尽快赶过来把人带走!”刚走到门口,顾雪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搞什么?小爷我是为了你好,我们才第一次见面,签了份协议,就算结婚了,你觉得这是应该的吗?”古寺铭停住脚步转过身吼道。

“为了我的工作,请你配合!”顾雪月淡淡的说道。

“妈的!没救了,开口闭口工作,除了工作你还知道什么?”古寺铭被顾雪月打败了,一天到晚就知道工作,这样的女人倒贴给古寺铭都不要。

更不用说,那协议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古寺铭是入赘到顾家。

上门女婿!

听着就掉价!

小爷我混迹社会二十六年,名号响彻天际,要是做了顾家的上门女婿,那还不让朋友们笑话死啊!

“啊!”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女人的惊叫声,这个声音古寺铭有点印象,是刚才那个女秘书云馨兰的声音!

跟着顾雪月走到外面,一个和顾雪月有几分相似的男人,正在对云馨兰上下其手,周围办公室的人都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没有人敢出来制止,而云馨兰想要朝顾雪月的办公室走,却被男人挡住了。

“顾雪城!住手!”顾雪月怒喝一声。

然而!顾雪城又怎么会因为顾雪月一句话就停手?

醉眼惺忪的他抱着云馨兰,看都没看顾雪月,双眼冒着淫光,左手朝着云馨兰高耸的胸部抓去。

顾雪月咬了咬牙朝着顾雪城走去,然而,有个身影比她更快。

古寺铭一步跨出,在顾雪城的手抓到云馨兰的胸部前,抓住了他的爪子。

“你他妈是谁啊?本少爷的事情都敢管,还想不想干了?”顾雪城满口的酒气朝着古寺铭暴喝一声。

古寺铭正要说话,顾雪城却朝着顾雪月吼道:“顾雪月!你都招了些什么人?立刻让这个人滚蛋!”

“保安!保安呢!给我卸了他的手脚扔出去!”

顾雪城连续几次用力都没能把手从古寺铭的手里抽出来,又舍不得放开抱在手里的云馨兰。

“躺下睡一觉吧。”古寺铭并起两指朝着顾雪城的昏睡穴上点去。

“住手!”两个警察摸出手枪指着古寺铭,其中一个大声喊道:“马上放开受害人,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看到有警察来了,顾雪城的酒意醒了大半,连忙松开抱住云馨兰的手。

云馨兰带着满脸的泪水跑进办公室,把门上了反锁!

看着两个拿着手枪的警察慢慢靠过来,古寺铭立刻放开顾雪城,同时心里微微一惊,什么时候警察的效率这么高了?

“警察同志!你们来的正好,这个人借酒闹事,麻烦你们带他去醒醒酒。”古寺铭指着顾雪城说道。

“放屁!我到公司里办事,这个人无端打了我一顿,你们必须把他抓回去严办!”顾雪城大声叫到。

古寺铭怎么都没想到顾雪城会反咬一口,呆愣的那会两个警察已经收起手枪,一人抓住古寺铭的一只手臂,其中一个毫不客气的说道:“请协助调查!”

“妈的!晦气!”古寺铭低喝一声,双手微微发力,挣脱两人的控制,右手往怀里一掏,一份证件放在两个警察的眼前。

两个警察看到那本红色的证件,立刻肃然行礼:“首长!”

“这里没你们的事,回去吧!对了!把他带回去醒酒。”古寺铭摆摆手,指着顾雪城说道。

两个警察无奈的看了对方一眼,一个是顾氏集团的大少,一个拥有那个证件的人,两边都得罪不起。

比起顾氏集团的大少,拥有那个证件的人更加惹不起,两人只能无奈的走到顾雪城旁边,轻声说道:“顾少!请不要让我们为难,到了下面我们就放手。”

顾雪城何曾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双眼冒着火,用力的推开两个警察,踉跄着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今天的事情已经很丢脸了,再纠缠下去,只会更加损及颜面。

有句话说得好,来日方长!

第2章 无奈接受

跟着顾雪月回到她的办公室里,古寺铭并不蠢,稍微一想就知道警察为什么会那么及时的赶到,冷视着顾雪月问道:“是你叫的警察?”

“没错!”听到顾雪月亲口承认,古寺铭如同吞了苍蝇一般的难受。

就因为一句气话,她就要叫警察把自己带走,对顾雪月的感觉,由原先的不喜欢变成了讨厌!

“你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才能解除婚约?”古寺铭大声吼道。

埋在工作里就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脱光了躺在面前,古寺铭都不会有丝毫的兴趣!

“你是他指给我的,不经过他的同意,我没有权利解除婚约!”顾雪月可有可无的说道。

“他是谁?”古寺铭立刻问道。

“我爸!顾少峰!”顾雪月淡淡的说道。

“妈的!不把他打服了,小爷我就不姓古!”古寺铭立刻起身,然而眼角的余光看到顾雪月的手伸向座机,连忙转过身问道:“你又要报警?”

“现在是法制社会,什么事情都讲究法律,如果你要刻意违法,我只能把你送进去。”顾雪月的左手伸向按键。

“好!我答应你!”古寺铭大声说道。

被古寺书那混账老头坑了一把,本就很窝火了,现在这个不讲情面,不懂人情世故的顾雪月,更是让他恼火。

听到古寺铭答应了,顾雪月放下电话,低下头研究桌面上的那份文件。

“做你的丈夫可以,但是必须约法三章。”古寺铭看着顾雪月说道。

“你说!”顾雪月把头抬起来,眼睛里有了点认真的神色。

“第一,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去你家!”

“无所谓,只要我把结婚证交给他,就能保住我的工作。”

“第二,必须声明一点,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可以住在一起,但是不同房睡!”

“随便你!”

“第三,你不能干扰我的私人生活。”

“我只要结婚证和工作,其他的随便你。”

古寺铭感到从未有过的心塞,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工作狂,为了工作什么东西都可以牺牲!

偏偏这样的一个女人还是自己法律上认可的妻子!

“什么时候办结婚证?”古寺铭沮丧的说道。

都怪自己没有看清,就签了那份协议,如果仔细看了,就不会中了古寺书那个老混蛋的套。

被动接受了,古寺铭愤怒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仔细一想,古寺书一点考虑的时间都不留给自己,就是冲着被强行叫回来,被欺骗后满心愤怒的自己,会没有耐性去看那份厚厚的协议!

从他打那个电话逼着自己申请退役开始,就落入了他的圈套,今天落到这个地步,全部是他安排好的。

以古寺铭对古寺书的了解,现在这个时候他已经躲到哪个旮旯里去了,绝对不可能让自己找到他,有再大的火气都没地方发泄!

顾雪月在电话上按了一个内部号码,电话接通,她对着话筒说道:“秘书!过来一下!”

没一会眼睛红红的云馨兰就走了进来,顾雪月从凳子上站起,让古寺铭和自己站在一起,示意云馨兰给他们两人拍照。

云馨兰愣了愣,这样站在一起拍照,是什么意思啊?不过她也不会多问。

拍好照片,顾雪月在相机上查看了一下,然后把相机连接到电脑上,进行了一番剪辑。

没一会,古寺铭就看到顾雪月又把脑袋埋进了桌子上的那份文件里,等了近半个小时,也没看到她抬头,疑惑的问到:“可以了吗?”

听到声音,顾雪月抬起头带着点疑惑的看着古寺铭问到:“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古寺铭那个气啊,自己一个一米九二的大个子站在这里,你竟然完全没当回事!

好吧!她是自己法律上认可的妻子,男子汉大丈夫有脾气不能冲老婆发!

“没我什么事了,是吧?”古寺铭几乎一字一句的问到。

顾雪月把协议和两个钥匙放到古寺铭面前说道:“协议你拿回去仔细看一下,这是房间钥匙和车钥匙,你会开车吗?”

古寺铭是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愿意和顾雪月说,拿过协议和钥匙,就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顾雪月旁边的秘书办公室,古寺铭停住脚步,好奇的走了进去。

走进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了窗户边上的水兰花,在水兰花的下面,有一副画得很真实的水兰花小图,不用问也能知道,这是云馨兰画的。

在云馨兰的办公桌上,同样有一个小玻璃瓶里面养着的一株水兰花。

墙壁上有些不是很惹眼的地方,有云馨兰自己制作的小装饰品,既不会让办公室显得花俏,也不会让办公室显得太枯燥。

跟自己猜测的一样,云馨兰是一个很乐观又懂得生活的人,比起顾雪月她才有女人味。

“古先生!刚才谢谢你了。”云馨兰看到古寺铭走进来,站起来鞠躬道谢。

云馨兰弯下腰的一瞬间,古寺铭感觉自己的鼻腔里有什么滚热的东西流过,手指往鼻子间划过,强行掩饰自己的尴尬。

职业西装的领口开得很低,云馨兰弯腰的一瞬间,古寺铭看到了她领口里面的万丈深渊,还有那件裹住雪白圆球的黄色衣服。

D!绝对有D!

“你什么时候下班?我送你回去。”古寺铭亮出手里的汽车钥匙。

“谢谢古先生的好意,您是顾总的客人,让您送我回去不太合适。”云馨兰非常委婉的拒绝。

“唉!”听到云馨兰提起顾雪月,古寺铭顿时就感觉全身无力,随便找了条椅子坐下。

“古先生!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吗?”挥去顾雪城留下的阴影,云馨兰马上进入工作状态,带着职业性的微笑看着古寺铭问道。

“我被一个可恶的糟老头坑了,签了卖身契。”古寺铭背靠的椅子上,颓丧的说道。

看着古寺铭那个颓丧的样子,云馨兰莫名的感觉有些开心,也许正是那句话,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吧。

第3章 毒药

感觉到云馨兰在憋着笑意,古寺铭看着她充满霸气的说道:“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我乐意,你同意就行。”

听到古寺铭那充满霸气的话,云馨兰感觉自己的心脏重重的一跳,鬼使神差的说道:“好!好吧!”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古寺铭带着张狂的笑意站起来,迈着霸气张扬的步伐往外面走去。

察言观色可是古寺铭混迹社会最重要的法宝,短短的几句话,他就了解到了云馨兰的性格,对付她那种温婉的女人,得用霸气的手段,不给她思考的余地,就什么事情都水到渠成了。

如果你还想跟她一步步来,慢慢的发展感情,她只会把你当闺蜜!

当然!像云馨兰那样的人,你得有一张她不能抗拒的脸,否则达不到她的审美观,再怎么使用手段都没用。

而古寺铭对自己的脸,可是非常有自信的。

除了顾雪月那种一心埋在工作里的女人,其他任何一个女人都抗拒不了自己那张帅气的脸!

就是这么自信!

不服!

把你的脸打成稀巴烂,看你服不服!

看了看车钥匙上面那个兰博基尼的标志,古寺铭加快速度往车库里走去。

超跑!那可是他除了女人和挑战危险之外,最喜欢的东西!

当看到那辆冷峻邪异的超跑,古寺铭感觉自己的心脏重重一跳,掏出车钥匙在按键上按了一下。

超跑的轮廓上闪烁着冰冷的白光,就像是一个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在向古寺铭抛媚眼!

“不愧是致命诱惑!”古寺铭咆哮一声,脚下速度加快,走到超跑旁边。

爱不释手的抚摸着超跑,那冷冰冰的感觉,比一个冰山美人,更加让人心动。

在门上轻轻一按,蝴蝶翼车门自动打开,坐在驾驶位上,体验着车内的舒适感。

古寺铭的眼神突然凝住,左手一带,把车门关上。

超跑启动,那骤然爆响的声浪,让古寺铭眼神变冷,嘴角扯出一抹笑意。

踩离合,挂挡!一气呵成!

油门踩下,声浪响彻地下停车库。

缓缓的驶出车库,拦车杆抬起的那一刻,古寺铭面目变得狰狞,暴喝一声:“GO!”

油门重重踩下,车尾甩出蓝色的火焰,在保安惊慌逃出保安亭的瞬间,冲了出去。

“你他妈的!有病啊!”保安朝着已经看不到影子的兰博基尼跳起来大骂。

顾氏集团工作的人,虽然都有着极高的素质,但是!超跑冲出去的那一瞬间,几乎飞了起来,那车尾都抬高到了保安亭玻璃的位置!

看着那车尾即将撞毁保安亭,保安哪里还能够保持素质!

“哇嚯嚯嚯!”看着一辆辆被自己甩在后面的车子,古寺铭放肆的嚎叫!

前面的绿灯显到了一秒,古寺铭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在他的前面,还有一辆法拉利的超跑,有着和古寺铭一样的心思,正在往左边并道,想要超过前面已经减速的公交车。

眼睛一扫,就看到了法拉利并过来还需要一秒钟,古寺铭毫不犹豫的把油门踩到底!

单手打着方向盘的宁采锋,看着前面已经停下来的公交车,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冷笑。

轻踩着油门,方向盘慢悠悠的往左边打!

然而!在即将并入左边车道的时候,左边的反光镜里面好像出现了什么,宁采锋凝神一看,顿时吓得猛踩刹车,车子骤然停下。

巨大的惯性让宁采锋差点就一头撞在玻璃上!

看着前方那辆冲过人行道的黑色超跑,宁采锋破口大骂:“你个死神经病,给老子等着!”

特种兵出身的古寺铭,听力可是远超常人的,虽然耳边呼啸的风声隔绝了大部分声音,但是对于辱骂自己的话,哪怕是一公里外古寺铭都能够听到。

至于之前的保安,古寺铭是懒得跟他计较,现在这两法拉利的车主,古寺铭可就不会放过他了,车速放慢,静静的等待法拉利跟上来。

两分钟后,从右边的后视镜里看到法拉利跟上来。

右手伸出窗外,送给法拉利车主一根亮丽的中指,踩下油门呼啸而去。

“他妈的!”宁采锋怒骂一声,系上安全带,油门踩到底。

两辆超跑在城市里开斗气车,很快就被交警知道了,立刻呼叫附近的警力前往拦截。

看到前方横在路中间的交警摩托,古寺铭冷笑一声,油门踩到底。

竖掌示意超跑停车的交警,看到超跑没有一丝减速的意思,连忙跳到旁边。

在即将撞上交警摩托的时候,古寺铭右手猛拉手刹,左手搓动着方向盘,把它打到底。

“飒····”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让交警不得不捂住双耳,神色带有些痛苦的看着兰博基尼!

感觉到轮胎摩擦地面的那一刻,古寺铭立刻放下手刹,右脚快速连续点下刹车。

兰博基尼稳稳的停在了离交警摩托只有不到一米的位置!

打开车门,古寺铭没有看走过来的交警,转头看向身后的法拉利!

宁采锋在看到古寺铭轮胎摩擦地面,擦出一阵黑烟的时候,就踩下了刹车。

“牛逼啊!了不起啊!”宁采锋走下车,趾高气昂的走向古寺铭。

“警察同志!这个人在城市公路上飙车,违反了道路行车安全法,快把他抓起来。”宁采锋斜眼看向交警。

交警理都不理他,也没有看古寺铭,按下肩膀上的对讲机说道:“车牌号XXXXX和车牌号XXXXX在城市公路行驶速度超过100公里每小时,判定为飙车行为,请派拖车过来。”

“拖我的车?我劝你不要自误,我爸可是宁尚国,让你滚蛋,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宁采锋走到交警旁边,瞪着他狠狠的喝道。

“警察同志,我这辆毒药,麻烦您保管好,后续有任何问题,麻烦您拨打1XXXXXXXX,她会派人处理。”古寺铭把顾雪月的电话写给交警。

“虽然你飙车的行为不对,看在你认错态度诚恳的份上,三天之内去交警大队把处罚办了!”交警开了张罚单递给古寺铭。

第4章 新家

“没卵的东西!”宁采锋不屑的冷喝。

古寺铭轻笑一声,带着轻佻的语气说道:“你要是个女人,我会让你见识一下我有没有卵。”

“问题是!你一个不男不女的,我没兴趣让你知道。”古寺铭扬起手中的罚单,打开车门坐进驾驶位。

不理会暴怒的宁采锋,古寺铭拿出手机对着交警说道:“警察同志,我第一次来这个城市,还不知道交警大队在哪里,麻烦你加上我微信,发个位置给我。”

胡长峰愣了一下,古寺铭这车子一看就是价值几千万的超跑,拥有这样一辆超跑的男人,会没有门路处理罚单?

要加自己的微信,明显有示好的意思。

平时怎么都攀不上的层次,胡长峰又怎么会拒绝呢?

拿出手机添加了古寺铭的微信,把存在手机里的位置发给古寺铭,行了个礼放古寺铭离开。

“赶紧把罚单拿给老子。”宁采锋可是憋了一肚子的气,看古寺铭那样子也不敢再飙车了。

油门一踩,超过他,还给他一个中指,也就顺了那口气。

对于态度恶劣的宁采锋,胡长峰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理都不理他,也没有让开路。

“你他妈的给老子让开!”宁采锋瞪着胡长峰大喝。

“你的行为构成威胁交通安全,请配合我们执法!”胡长峰平静的说道。

这个时候,胡长峰呼叫的拖车,也开了过来。

“今天谁要敢把老子的车拖走,我明天就扒了谁的皮!”宁采锋见没有一个交警买自己的账,愤怒充斥心里,放声咆哮。

对于他的咆哮,没有一个交警理会,指挥着拖车把法拉利挂上,扬长而去。

“你们给老子等着!”暴跳的宁采锋掏出手机,拨通宁尚国的电话,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没多久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开到了宁采锋旁边,车门打开,宁采锋立刻坐上去。

“爸!那几个交警还有那个没卵的男人,你都要给我搞死他们。”宁采锋看着车子里的宁尚国大声说道。

“几个交警而已,小意思,那辆兰博基尼的车牌号你还记得吗?”宁尚国溺爱的拍了拍宁采锋的肩膀,轻声说道。

“XXXXX!”宁采锋毫不犹豫的说道。

“明天就让你知道结果!”宁尚国拍了拍宁采锋的肩膀,轻声说道。

处理完罚款的古寺铭开着毒药,慢悠悠的驶向顾雪月的房子,刚从部队退役,重要的证件都在身上,没有其他行礼。

车子缓慢的驶进一栋西式别墅,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古寺铭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大厅里各个地方摊着顾雪月的衣服,连贴身的那两件都随便乱扔!

有黑色的,有紫色的,还有蕾丝花边的!

拿起一件黑色的衣服放在眼前,古寺铭喃喃的念叨着:“看不出来啊!顾雪月竟然也有C!”

习惯里整洁的古寺铭,可看不惯大厅里乱放的衣服,把它们收拾起来,一齐塞进了洗衣机里面。

看着塞满了洗衣机的衣服,还有外面一大堆的衣服,古寺铭无奈的摇了摇头。

房间里找了一下,没有找到围裙,随便拿了件顾雪月的衣服围在腰上,然而!里里外外找了一大圈,连扫帚之类的基本工具都没有。

“这个顾雪月,要是离开了顾家,肯定是生活不能自理!”念叨了一句,古寺铭解开围在腰间的衣服,拿上车钥匙,出去买东西。

没一会!买到一大堆清理工具回到家里。

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把别墅的里里外外打扫干净,看着焕然一新的大厅,古寺铭满意的点了点头。

厨房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是新的,光看着就知道是从来都没动过的。

好在古寺铭也是有划算的人,刚才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就买了米和菜。

“叮叮叮!”菜刀快速撞击砧板的声音匀速而又悦耳,好久没有享受过自己弄一顿丰盛佳肴的古寺铭兴致大起。

半个小时的时间,三菜一汤就摆上了餐桌。

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六点了,顾雪月还没有回来的意思,古寺铭也懒得等她,先填饱自己的肚子再说。

吃完饭躺在沙发上,无聊的打开电视机,然而!电视上播放的都是那些情情爱爱的小鲜肉电视剧,是古寺铭最讨厌的类型。

关掉电视,看了看手机,已经七点了,顾雪月竟然还没有回来。

手机里存着的那几个号码,都是曾经出生入死的好兄弟,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在某个地方执行任务吧。

翻来翻去,没有找到可以聊上一句的人,古寺铭突然想起,在顾氏集团的时候答应送云馨兰回家的,然而!在交警大队忙活了大半天,竟然把那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该死!明天得准备点东西去道歉了。”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古寺铭慢悠悠的找了个房间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叮!”细小的门锁声响起,古寺铭条件反射的睁开眼睛。

还以为在身在特种部队的他,抓起旁边的衣服披上,用极轻的动作打开门,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从门缝里看到的情景,差点没让古寺铭喷出鼻血!

忙活一天工作,加班到十一点的顾雪月,早就把古寺铭的存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脱衣,随着一件件衣服脱下来胡乱的扔在沙发和地上,顾雪月正要解开最后的那件。

古寺铭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推开门走了出来。

“你是?哦!我想起来了。”就这么一句话,顾雪月就没再理古寺铭了,双手往背后伸去,想要解开那最后的束缚,紧紧的束缚了一天,很难受了。

“喂!好歹我也是一个男人在这里,你就不知道避嫌吗?”虽然不介意观看顾雪月那C级的山峰。

可是!这么茫茫然然的,没有一点心理准备,更没有一丝感情基础,仅仅只是图个身体上的享受,古寺铭还接受不了!

“有那个时间避嫌,我还不如想想怎么写方案!”顾雪月平静的说道。

双手用力,把那件黑色的衣服远远的扔开,双手顺势往下,抓着那个蕾丝边的小裤就往下脱!

第5章 顾雪月的生活

“挖的法克!”愤怒的爆了句粗口,古寺铭用力一甩关上房门。

“砰!”的一声巨响响彻别墅,顾雪月看了看那扇关闭的房门,淡定的脱去身上最后一件衣服,四处找了找,想要找一件浴衣。

然而!四处找了找没有找到想要找的浴衣,顾雪月朝着古寺铭的房间大声喊道:“我的衣服呢?”

“洗了,晾在阳台那里。”听到顾雪月的声音,古寺铭扯开喉咙大声答道。

“去给我拿进来。”习惯了指使他人做事,顾雪月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是没了手还是没了脚?”古寺铭极不耐烦的说道。

不过!对于顾雪月这种女人,古寺铭已经无力吐槽了。

打开房门,看到浴室的灯光亮起,古寺铭没来由的松了口气。

在阳台上取了几件衣服,放在沙发上,而这个时候顾雪月也打开浴室门,披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

虽然讨厌顾雪月的性格,但是不得不说她的身体还是很有料的,她买的内衣虽然都是C的,但是,以古寺铭的目测,她的规模实际上是D!

古寺铭还在想着顾雪月穿小一号的衣服不会觉得不舒服吗?

顾雪月看了古寺铭一眼,然后看到了叠整齐放在沙发上的衣服,雪嫩的小足,迈着快速的步伐朝着古寺铭走过来。

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顾雪月那白白嫩嫩的身体还是蛮有看头的,如果她真要把自己怎么样能拒绝吗?

答案是不能!

古寺铭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然后顾雪月仿佛没有当他存在一般,拿起沙发上的衣服,除了里面那件穿了勒得胸闷的衣服,其他的都穿上。

被人无视的怒火浇灭了内心里那份蠢蠢欲动,自己一个一米九二的大男人坐在这里,她竟然完全没当回事!

想想下午抽空仔细看了的那份协议,古寺铭颓丧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古寺书那个老混蛋已经算计死了自己,协议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古寺铭不能履行协议,就必须继承他那家寺庙!

从军多年,很看重契约精神的古寺铭,又怎么会愿意去继承那座老朽不堪的寺庙?

大好的花花世界,还没玩够,还有很多诸如云馨兰那样的漂亮妹子等着自己去撩,人生最大的乐趣,不能因为一个顾雪月而失去了!

撩妹是一件非常有艺术感又能愉悦身心的事情,滚床单不是古寺铭的追求,他最喜欢的就是撩拨各种各样的女人,让她们深深的爱上自己,享受她们的爱恋,享受她们的欲罢不能!

自己也能从暧昧中得到充足的快感!

只是为了滚床单的撩,那是最低级的撩,高级的撩,是要让世间所有的美丽女人爱上自己,隔着一张床的感情,那才是最真实,最原汁原味的感情!

像顾雪月这种女人,古寺铭没有撩的兴趣,不懂情调,不通风情,连女人最基本的矜持都没有,跟她相处,就是面对一个男人那样的感觉,撩起来没意思!

最起码也要假装拒绝一下,那才能勾起古寺铭的兴趣。

虽然房里只有两个人,也是名义上的夫妻,做些男女之间的事情,是符合常理的。

但是顾雪月那种态度,让古寺铭感到深深的厌恶!

一个一米九二的大男人,在她的眼里,就是一团有实体的空气!

她可以无所谓发生任何事情,反正在她的观念里,工作的重要性凌驾于任何事情。

但是!古寺铭不稀罕,无论她身材再好,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怕是合法夫妻!

从刚才的观察中,古寺铭确认了一件事情,顾雪月还是个未开苞的女人。

她可以光溜溜的坦然面对自己,却不放浪形骸,这一点还是值得欣赏的!

古寺铭的生物钟是固定的,早上五点准时醒来。

穿好衣服,走到大厅里,看到合着衣服躺在沙发上睡觉的顾雪月,古寺铭微微叹了口气。

顾雪月身为顾氏集团的大小姐,她有着十辈子也用不完的钱,但是!她没有骄横,没有放纵,也没有奢侈,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工作上,这一点也是值得欣赏的!

拿了张毛毯盖在顾雪月身上,没有发出任何响声走进厨房。

为了不惊醒顾雪月,古寺铭煮了一碗简单而不简约的面条,闻着那扑鼻的葱香味,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吃了满满一大碗。

留下汤汁和面条,等顾雪月醒来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开着兰博基尼驶进了女装城,顾雪月的衣服全都是不合身的,长久下去会对她的身体健康造成影响。

虽然顾雪月不会在意,但是古寺铭作为她的合法丈夫,有必要帮她改变一下生活!

从军多年,古寺铭自己也有一笔不菲的存款,帮顾雪月买几套漂亮而不奢侈的衣服还是足够的。

买完了顾雪月的衣服,想想还要去给云馨兰道歉,古寺铭又给云馨兰选了一套衣服。

不得不说,古寺铭对云馨兰可就好多了,衣服的挑选花费了不少心思。

从颜色到款式上,比一个女人更加计较!

银行卡一刷,几万块钱没了,古寺铭眉头都没皱一下。

引领古寺铭买衣服的那个导购员双眼大放光芒,扭动着腰肢走到古寺铭身旁,解开衣服最上面的那粒口子,轻轻的弯下腰,把那条迷人的沟壑放到古寺铭的眼底。

“帅哥!您还需要买衣服吗?”眼睛电力十足,那条深深的沟壑,引起了旁边男人喉咙滚动的声音。

“我要!我要!”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推开古寺铭,眼睛直直的盯着导购员,显露出来的那条沟壑,恨不得把整个人埋进去。

古寺铭嘴角扯出一抹冷笑,女人的大腿根部跨开很大,明显是天天有人陪睡的类型,这样的公交车,古寺铭连多说一句的兴趣都没有。

然而!导购员却不会轻易放过他,迈着婀娜的步伐走到古寺铭旁边,不经古寺铭同意,挽着他的手,柔声说道:“帅哥!你就再买一件衣服吧。”

第6章 红色证件

“人家这么漂亮的导购员叫你买件衣服怎么了?没钱就不要来这种地方!”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不屑的说道。

听到他这话,古寺铭把被导购员挽着的手抽出来,带着点冷笑看着两人。

如果是其他人肯定就中了两人的套,可是古寺铭是何许人?

“两位!套路玩的太多,别把自己带进去了!”古寺铭带着点冷笑说道。

“你什么意思?不把事情讲清楚,今天别想离开!”导购员瞪着古寺铭狠声说道。

“从我进入商场开始,这个男人一直在离我不到十米远的地方,我每挑一件贵的衣服,你就会向他打手势,我不得不好奇,你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

“而且!我要结账了,这个男人也跟过来了,商场里有监控,可以调出来给大家看看,你敢吗?”古寺铭盯着女人冷声说道。

“这不是合伙吗?”

“我就奇怪,一个男人天天待在女装商城干什么?”

“难怪她的业绩每个月都是最高的,没想到竟然是对顾客下套。”

同在商场里工作的导购员立刻议论起来,顾客可能不知道那个男人天天待在商场,可是她们在这里工作,就一清二楚了。

“你胡说什么?我要告你诽谤!”导购员愤声喊道。

不道歉也就算了,还反咬一口,立刻激起了人群的公愤,一声声调监控的声音响起,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悄悄挤出人群离开。

一个胸口挂着经理工作牌的女人走到古寺铭旁边,恭敬了鞠了一躬:“这位先生,因为我的工作失误,给您带来了不愉快,请您随便挑选一套衣服,作为补偿。”

经理都道歉了,显然是她刚才调了监控,周围观看的人,立刻明白古寺铭说的没有一句是假话!

“看在你的道歉态度上,补偿就不用了。”古寺铭也不缺那几个钱,有人公开道歉,还计较就没意思了。

“去财物结账,我们商场不需要你这样的导购员!”经理看着导购员冷声说道。

“好!漂亮!”周围观看的人群爆发出欢呼声。

古寺铭无奈的苦笑一声,好吧!又是套路,借着导购员玩套路的机会,把商场的名气提高!

回到家里,顾雪月仍然躺在沙发上,眉头凝结在一起,呼吸的节奏也不稳定。

古寺铭眉头一皱,现在已经是秋天,晚上的气温比较低,难道顾雪月在沙发上睡了一晚发烧了?

右手两指探在顾雪月的额头上,体温是正常的,拿起她的右手放在手里,指尖轻探她的脉搏!

没多久!古寺铭倒吸一口凉气,顾雪月的身体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并不是发烧,而是劳累过度,身体机能严重疲劳,再这么下去,很有可能猝死在办公室里!

在她的昏睡穴上轻轻一点,眉宇间的难受渐渐散开,下午三点之前她是不可能自己醒来了。

深度睡眠能够稍微缓解她的身体状况,但是!这样还不够,需要辅助药物治疗,才能让她的身体状况恢复。

从顾雪月的包里找出她的车钥匙,奔驰标志的!

兰博基尼适合飙车,开出去购物就不适合了,装不了多少东西。

治疗顾雪月需要的药物比较多,兰博基尼装不下!

顾雪月身上的病,用西医的方法,是要动大型手术,因为涉及到大脑。

结合中西医的方法,以调理为主,药物治疗为辅,半个月的时间就能拔出顾雪月身上的病根,以古寺铭的判断,她那种病不可能不留隐患,只要不是过度伤心和劳累就不会复发。

买好药物,看了看睡得安恬的顾雪月,古寺铭不发出声音走进厨房,小心的熬制汤药。

汤药还没熬制好的时候,顾雪月的手机铃声响起。

古寺铭眉头一皱,正要去挂掉手机,顾雪月却被吵醒了,掀开盖在身上的毛毯,拿过手机按下接听键,听了一会,眉头就皱了起来,毫不犹豫的说道:“我马上过来。”

看到在厨房里忙活的古寺铭,顾雪月以为现在的时间还早,房间里四处转了一圈,没有找到想要找的衣服,朝着古寺铭喊道:“我的衣服呢?”

“在门口的盒子里。”古寺铭忙活着汤药的熬制,头也不回的说道。

仅仅穿着一件睡衣的顾雪月很快就找到了门口的盒子,看着那一件件崭新的衣服,什么也没说,拿出新衣服,脱掉睡衣扔在地上。

听到穿衣服的声音,古寺铭微微叹了一口气,把熬制好的汤药和热好的面一起端出来。

顾雪月穿好衣服,在门口的镜子前整理了一下仪容,就要开门。

“你想死吗?”古寺铭也不阻拦顾雪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顾雪月的手僵住了,转过头疑惑的看向古寺铭。

“你的身体因为过度劳累,已经到了猝死的边缘,如果你想死,我不会拦你离开,是你自找的,古寺书那个老混蛋,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古寺铭把汤药和面放在餐桌上,坐在沙发上随意的说道。

顾雪月不会怀疑古寺铭的话,因为顾少峰给她看过古寺铭的资料,如果古寺铭想,任何一家医院都会为他打开大门!

古寺铭持有的那个红色证件,顾雪月是知道的,那是国家对他的功绩,还有医术的肯定!

那个证件可是有着非常高的职权能力!

走到餐桌前,看着那碗香气扑鼻的面,顾雪月顿时感觉肚子里空荡荡的非常难受,双手连忙朝着面碗抓去。

“咳咳!”古寺铭干咳两声,医生在这里,你问都不问就开始吃,当我不存在了?

“先吃面还是先吃药?”顾雪月看向古寺铭,连忙的问到。

“绿色的那两颗西药饭前吃,其他的饭后!”古寺铭淡淡的说道。

毫不犹豫的抓起绿色的药片吞进肚子里,连口水都没喝,端起那碗面一顿胡吃海塞!

连汤都喝完了,看了看干干净净的碗,顾雪月转头看向古寺铭,语气有了一点变化:“还有吗?”

不知道是饿了还是怎么回事,古寺铭的这碗面,是顾雪月吃过的最香的一碗面,面质柔滑劲道,口感非常好。

“没有了!”古寺铭淡淡的说道。

听到古寺铭的话,顾雪月带着点可惜的把碗放下,端着那碗苦汤药,一口灌了下去。

然而!药汤入口,一种难言的苦涩在味蕾炸开,顾雪月的眉头拧成了一团麻花。

连忙放下碗,倒了杯凉水喝下淡化味蕾的苦涩。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在接通电话前,看了下时间,顾雪月顿时惊住了,连忙按下接听键,大声说道:“十分钟内,我一定赶到!”

毫不犹豫的把西药放入口中,端着那碗苦汤药灌了下去,时间紧迫,她已经顾不得汤药的苦涩了。

第7章 你惹得我拳头发痒了

刚走到门口,突然想起自己的车技,十分钟之内不可能赶到顾氏集团。

看向古寺铭问道:“你开车快不快?”

“你想要多快?”古寺铭站起来,带着点懒散的说道。

“十分钟内赶到顾氏大厦!”顾雪月急忙说道。

“十分钟?”古寺铭疑惑的看向顾雪月,顾雪月以为古寺铭觉得时间太短了,咬了咬牙右手伸向门把手。

一只手赶在顾雪月之前抓住了门把手,古寺铭看着顾雪月微笑着说道:“太久了!”

说完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顾雪月愣了片刻,马上反应过来,古寺铭是说十分钟的时间太久了,他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赶到顾氏大厦,连忙跟上去坐进停在门口的兰博基尼里。

古寺铭带着点张狂的指了指顾雪月旁边的安全带。

“不系安全带,可以节省时间。”顾雪月被古寺铭那张狂的眼神给吓到了,连忙解释道。

“系上!”古寺铭淡淡的说道。

看古寺铭没有发动车子的意思,顾雪月只能瞪了古寺铭一眼,然后乖乖的系上安全带。

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冷笑,不松手刹,重重的踩下油门,超跑原地打了一个圈。

在顾雪月还没稳住身体的时候,后背传来重重的推力,身体感觉一紧,被安全带稳稳的拉在座椅上!

由于是中午时间,道路上的车子不是特别多,兰博基尼的速度最高飙到了两百!

毫无疑问,古寺铭再一次被交警部门盯上了。

看着前方拦截的交警摩托,古寺铭乐了,老熟人啊!

“别管他,让他去顾氏大厦找人!”顾雪月充满霸气的说道。

古寺铭降下了一些速度,但是没有停车的意思,在经过胡长峰的时候抱歉的说道:“老兄!对不起!今天有重要的事情,麻烦你到顾氏大厦来找我。”

胡长峰愣了一下,没敢阻拦古寺铭的车子,并且通知后面的车辆不要阻拦。

顾氏大厦!那可是龙城的标志性建筑,能在那里工作,又开得起价值上亿的兰博基尼毒药,肯定是顾氏集团的重要人物!

这要是耽误了他们的事情,别说交警的工作保不住,能不能在龙城待得下去都是个问题!

昨天添加古寺铭的微信的时候,胡长峰拍了超跑的照片,下班回家一查,顿时被那一串长长的零给惊住了,仔细一数,九位数!

一路畅通无阻,仅仅五分钟就到了顾氏大厦!

顾雪月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解开安全带,带着点踉跄的走下车,短暂的适应后,迈开步伐朝着大门跑了过去。

古寺铭愣了一下,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竟然让顾雪月这么着急。

心里生出了一丝好奇,把兰博基尼开进了停车场,交代前台的工作人员,如果有交警查车,叫他们上来找顾雪月。

慢悠悠的走到顾雪月的办公室,发现里面没有人,隔壁云馨兰的办公室也没人。

找了个不比云馨兰逊色的女人,古寺铭拦住她问道:“你们的顾总去哪里了?”

“顾总在八十八楼的会议室。”女人没有多问,回答了古寺铭的问题,抱着怀里的资料往前面走去。

想到即将见到云馨兰,古寺铭不由得感觉几分头痛,早上专门为她挑选的衣服忘记拿了。

“得!小爷我撩女人,全凭本事,不需要身外之物!”古寺铭苦笑一声,走进电梯里,按下了88的按键。

没一会,电梯停下,还在电梯里就听到了会议室就的吵闹声,古寺铭顿时心生好奇,朝着会议室走去。

“顾雪月!怎么说我也是你哥,不过是投资一个娱乐城的项目,你犯得着这么跟我较劲吗?”顾雪城斜视着顾雪月低喝。

顾雪月示意云馨兰把打印出来的资料分发给在座的每一位董事,双手撑着下巴,淡淡的说道:“娱乐城的项目,是去年九月十五日申请的,今年三月十二日,向总部提交第二期工程款项的申请。”

“时长六个月才进行第二期的工程款申请,我不得不怀疑这个工程是不是出了问题,亲自带人去了工地!”

“文件里有我当时拍下的照片,麻烦各位董事看一看!”

在座的董事都是股权比较少的,打开文件看到那里面的照片,一个个摇头叹息。

说是要建娱乐城,却连地基都没打好,那五个亿的第一期投资,连根柱子都没竖起!

“顾氏集团是我爷爷一手创建的,早晚有一天会由我来继承,我花点钱怎么了?”顾雪城怒视着在座的董事,大声吼道。

顾雪月皱了皱眉,虽然集团现在是由自己打理,但是!就如顾雪城所说,顾氏集团早晚会由他来继承,古板的爷爷还不会让女人继承家族事业。

哪怕!顾雪城是龙城出了名的纨绔!

众董事见顾雪月不说话,全都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置身事外。

顾雪城还没继承顾氏集团,就已经是这样了,一旦他顺利继承顾氏,自己这群拥有很小一点的股权的董事,肯定会被他赶出去,必须在他继承集团之前捞到足够的资本!

“败家可以!败到你这么理直气壮的我倒是第一次见到。”古寺铭带着点张狂的声音从会议室外面传来。

听到声音,所有人看向门外。

“你怎么来了?”顾雪月看到古寺铭出现在门口,冷冷的问到。

“也没什么,就是听到有人败家败得那么理直气壮,手有点痒而已!”古寺铭带着点兴奋的看向顾雪城,扭了扭拳头,带着亲切的笑容慢慢的走向顾雪城。

“唉!!”云馨兰想要叫住古寺铭,却感觉到顾雪月的眼神,连忙闭上嘴巴。

“是你?这里是董事议会,有你进来的份吗?”顾雪城冷声喝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惹得我拳头发痒了,所以!请你忍着点!”古寺铭摇了一下脖子,发出咯咯的响声。

一记直拳破开空气,轻轻的在顾雪城的后脑勺点了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顾雪城直愣愣的扑倒在会议桌上,古寺铭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喃喃的念道:“这么不经打!”

 
一代兵王被坑签了卖身契,成了顾氏集团的上门女婿。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056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