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蓝爱了顾少霆十年,尽管知道他心里另有白月光,还是不顾一切嫁给他。

于蓝爱了顾少霆十年,尽管知道他心里另有白月光,还是不顾一切嫁给他。
第1章 女儿死了

抢救室。

“对不起,顾少奶奶,孩子已经没有生命迹象,她才三岁,承受不了电击……我们,尽力了……”

医生抱歉地看了一眼于蓝,打算用白布遮住孩子的脸。

多漂亮的小女孩啊,可惜小小年纪得了肝硬化,还没等到合适的肝源,就恶化了……

于蓝发了疯一般冲上去,“不!不要!”

她一把推开医生,颤抖着将床上轻飘飘的女儿抱起来,眼泪猝然落在孩子已然渐渐失去温度的惨白小脸上,“小惜……小惜,我是妈妈,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妈妈……你才三岁,怎么可以说走就走……”

整个世界仿佛瞬间崩塌!

于蓝踉跄着后退两步,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浑身抖若筛糠,“小惜,我是妈妈,你最爱的妈妈,你只有妈妈,你不跟妈妈在一起,你怎么办?”

突然,身后一阵快步——

男人卷了一室冷气进来,“把孩子给我!”

声音沙哑,但语气不容置疑!

于蓝一颤,抱着孩子紧了紧,警惕地往后缩,“顾少霆,你要干什么?”

男人的眼中毫无怜悯,哪怕他眼前消失的小生命和他无冤无仇,“我干什么?当然是把你这个死了的女儿心脏立刻给小易移植!”

顾少霆揪住于蓝的手拽开,强行把孩子抢了过来!

“不要!”

于蓝扑上去,立刻就被两个大块头压住肩膀摁在地上,动弹不得!

她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连身体都在摇晃,“顾少霆!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我们的女儿还没死,你怎么可以把她的心移植给别的孩子……不可以!”

顾少霆深眸骤然一凛,冷笑,“小易是四叔的孩子!四叔为了你出车祸死了,你把你女儿的心脏移植给他的儿子,难道不是应该的?”

于蓝脖子上青筋暴突,瞪大眼睛大吼,“不!小惜没死!顾少霆!你把小惜放下!就算她死了,我也绝不准你用我女儿去救宋晓晓的儿子!”

他以为她不知道,宋晓晓虽然是他的四婶,其实也是他的初恋!

她嫁给顾少霆后,他几乎没回过他们的家,女儿小惜从出生开始便身体不好,她常常半夜抱着孩子去医院……那一次,四叔开车带她们母女俩去医院,却不幸出了车祸。

四叔去世后,顾少霆光明正大去照顾宋晓晓母子俩,再也没回过他们的家,连小惜生病也不闻不问!

如今,却要拿小惜的心脏去救宋晓晓的儿子!

顾少霆眸中目光冷毒:“不准?呵!你忘了这只不过是你嫁进顾家后犯骚跟野男人生的小孽种了?”

“小惜不是孽种!她是你的亲生女儿!”

“我顾少霆还没有见绿帽子就戴的爱好,于小姐!”

“你为什么宁愿相信宋晓晓,也不相信我?”

她怀孕八月,高危早产才拼命生下的小天使……

竟然被一张亲子鉴定就判了死刑!

“闭嘴!除了四叔大婚那晚,我根本没有碰过你!她是不是我女儿,亲子鉴定已经证实!”

于蓝被摁在地上,气极反笑,“亲生女儿你说是绿帽子,现在却要去管宋晓晓生的孩子,呵,顾少霆!你真脏,你知不知道跟自己的四婶不清不楚,那是乱伦!”


第2章 疯子!

一秒,两秒……

顾少霆额上青筋鼓起,忍住要掐死于蓝的冲动,眼神里全是恨,“于蓝!你最清楚四叔为什么出车祸!”

“车祸是意外!”

如果不是顾少霆常年不在家,不是因为所有佣人都排挤、冷落她……

小惜发病的时候,也不至于连一个能送她们母女去医院的人都找不到!

“可四叔是为了救你这个孽种才出事!”见她面露懊悔,顾少霆恨意更浓:“于蓝,女偿母债,你不亏!”

话毕,大力甩开了于蓝,头也不回要离开。

于蓝跌跌撞撞追上去,崩溃大哭:“虚伪!别给自己找借口了!你从来就没放下过宋晓晓!”

顾少霆的脸冰霜瞬布,怒声呵斥下属:“把她关起来!手术结束之前不准放人!”

手脚立刻被人摁住,于蓝绝望到颤抖,“顾少霆!我恨你!”

眼泪就像掺入了玻璃渣,顺着脸颊淌进心脏,扎得好疼……

于蓝再次见到女儿时,是翌日凌晨。

整整13个小时的心脏移植手术,每一分每一秒都凌迟着她的心。

扶着墙颤颤巍巍地走进手术室,看着床上那个被白布遮住了的小身体,于蓝再也没能控制住情绪,一把扑到了孩子身上,悲恸大哭,“小惜,你别走……妈妈好痛,你带走妈妈好不好……”

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手术部。

“手术很成功,你生的这个孽种能把命延续给小易,也算是有点用处。”

冰冷如同从地狱中穿透而来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泪流满面的于蓝骤然一僵,缓缓转眸看去。

对上顾少霆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于蓝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站起来冲向他,“顾少霆!你这个刽子手!你亲手杀了我们的女儿,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于蓝的拳头,一下下砸在男人的身上,却显得那样无力,颓然。

顾少霆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咬牙道,“我再说一遍,她是野种!不是我的孩子!和小易心脏匹配,那是她的造化和福分!”

于蓝用力抽回自己的手,睚眦欲裂地看着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流着眼泪却突然笑了起来,“顾少霆!你这个蠢货!我于蓝只睡过你这么一个男人,如果小惜不是你的,难道还是凭空来的?连我都能猜到那个亲子鉴定是假的,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为什么!”

“因为那晚你睡的男人根本不是我!你喝醉睡了你不知道,但亲子鉴定足以说明一切!”

顾少霆冷眸中仿佛淬了毒,看向于蓝的眸光恨不得将她凌迟,“你自己犯贱生下野种,还想让我喜当爹!于蓝,我顾少霆在你眼里就这么愚蠢?”

“呵……呵呵……”

于蓝突然仰头癫狂地笑了两声,转眸看向床上的小惜,眼泪控制不住地滚落,“小惜,妈妈的宝贝……你听到了没?你心心念念爱着的爸爸,居然是这么一个大蠢货!

“每次妈妈带你去医院,你问我爸爸为什么不来看小惜,爸爸是不是不爱小惜……妈妈还骗你说爸爸忙,爸爸不是不爱你,是太爱你怕看到你生病的样子……对不起,宝贝,是妈妈骗了你……”

于蓝哭得声嘶力竭,抱着已经冰冷的孩子,瘦弱的身子不停地颤抖。

顾少霆捏紧了拳头,冷冷地丢下“疯子”两个字,转身决然离开。

“顾少霆!我!恨!你!”

身后,传来于蓝歇斯底里的悲吼。


第3章 亲生儿子

于蓝抱着小惜的尸体回到病房里,瑟瑟缩缩地坐在角落里,不让任何人靠近。

但凡有一点声音传来,她便下意识把怀里的孩子抱紧,一脸惶恐惊吓。

其余的时间,她只抱着孩子,轻轻地摇晃,一边流泪一边轻轻哼着摇篮曲……绝望悲恸的样子,让人不忍多看一眼。

像个几近破碎的瓷娃娃,仿佛被人一碰就会彻底碎掉。

小惜的主治医生王成进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看着于蓝怀里的孩子,青紫的面部已经塌陷下去,纵然见惯了太多死亡的他,也不忍红了眼。

“顾少奶奶,节哀顺变。您和顾先生都还年轻,还可以生很多孩子……只是您要记住,以后不要给孩子乱吃补药,这么小的年纪,肝硬化很罕见……”

补药?

仿佛有什么东西狠狠扎进了心里,于蓝一下子疼地反应过来。

她踉跄地爬起来,仓皇地摇了摇头,“不!我从未给小惜吃过补药……”

小惜生下来就体弱,她认为是自己孕期没给孩子好的营养,月子里开始就亲手带女儿……小惜长大一点的时候,家里根本没人帮她,都是她亲自给孩子做辅食……

她怎么可能蠢到给三岁不到的孩子去吃补品?

脑子里突然闪现一个画面,于蓝本是悲怆的红肿的眼眸里,顿时涌满震惊。

“王医生,帮我照看小惜!”

于蓝把孩子的尸体塞进王医生怀里,转身大步跑了出去。

心内科,VIP病房。

披头散发的于蓝直接冲进了小易的病房,一把攥住了正在沙发上休息的宋晓晓胳膊,冷声质问,“小惜是被你害死的,是不是?”

宋晓晓看到突然出现的于蓝,画着精致妆容的眼底瞬间划过一抹嫌恶。

看了一眼套间里还在睡觉的小易,宋晓晓一把甩开于蓝,讥诮地勾了勾唇,“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那个野种是怎么死的,关我什么事?”

于蓝赤红的眸子死死盯着宋晓晓,“是你!是你经常让小易给小惜带食物来吃,那些食物里,一定有小惜不能吃的东西!”

除了宋晓晓,没有任何外人可以有机会给小惜吃东西!

“既然你都这么怀疑了,那我不妨告诉你!”

宋晓晓嘴角的弧度里有毫不掩饰的得意,“给小惜乱吃东西的不是我,是少霆!你给他戴绿帽子,生了野种让他养,他那么骄傲的人,你以为他愿意?嗯?”

“你胡说!”于蓝气得浑身发抖,厉吼一声,抬手就向宋晓晓打去。

手在空中被一脸毒辣的女人捉住,“你知道少霆为什么要把你那个野种女儿弄成肝硬化么?因为他早就决定要把那个野种的心脏移植给小易了!”

“不可能!”于蓝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赤红的眸子瞪大看向宋晓晓,“虎毒不食子!小惜是他的女儿,他怎么可以用自己女儿去救别人的孩子!”

“因为小易才是少霆的亲生儿子!”

宋晓晓挑着眉一字一句在于蓝耳边挑衅道,“新婚夜那晚,少霆根本没睡你,而是跟我在一起……”

轰——

于蓝仿佛被一道惊雷击中,整个人狠狠地愣住。

宋晓晓转身从包里拿出一纸鉴定递到于蓝眼前,“你看清楚了,这是少霆和小易的亲子鉴定结果!识相的,早点跟少霆离婚,让我们一家三口团聚!”

于蓝没有焦距的眸子落在那白纸黑字上,在模糊地看到“父子”两个字时,整个人瞬间崩溃。

难怪……

难怪顾少霆那么坚信小惜不是他女儿,却偏偏对小易视如己出!

顾少霆一直爱宋晓晓,所以挖了这么一个大坑,让她不顾一切地抱着小惜跳了下去……

羞辱,悲愤,恼怒,一股脑从心底涌上来,于蓝本来憔悴苍白的脸憋得通红。


第4章 跳楼

几乎用尽了全力,她上前一把揪住了宋晓晓的头发,哑声道,“你们这对狗男女!害死我女儿……我永远不会成全你们,我要让你儿子当一辈子私生子,你永远别想嫁给顾少霆!”

宋晓晓眸子一凛,正要动手,余光瞥见走进病房来的顾少霆,脸上的恶毒瞬间变成柔弱,抱着于蓝的腰哽咽起来,“于蓝,小惜没抢救过来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少霆是在小惜停止呼吸后才把她的心脏移植给小易的啊……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有生一个健康的孩子……”

“毒妇!还我女儿的命!我要杀了你为小惜报仇!”

于蓝的双手胡乱在宋晓晓身上捶打,眸中的恨意几乎看似要爆炸一般!

“住手!你这个疯子!”

顾少霆看到狰狞疯狂的于蓝,先是一愣,随即强行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和宋晓晓分开来。

看到突然出现的男人,于蓝情绪更加激动,眸中仿佛有刀射出来,一刀刀插到顾少霆的身上。

她被他双手禁锢,动弹不得,只能咬牙含恨地嘶吼,“顾少霆!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我于蓝瞎了眼蒙了心爱上你……但是,你践踏我可以,你们杀了我女儿,我不会放过你们!”

一字一句,声声嘶厉,仿佛每个字都咬碎了牙呕出了血!

宋晓晓顾不上被拽得生疼的脑袋,连忙抽泣道,“少霆,于蓝刚失去小惜,你就让她把气发在我身上吧……”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不用你提建议。”

顾少霆冷冷地盯着于蓝,开口对宋晓晓说的话却低柔了些许,“安排特护照顾小易,你回去休息!”

说完,一把将于蓝连拖带拉地带了出去。

“顾少霆!你放开我,你这个刽子手!杀人犯!”

于蓝刚一开口,顾少霆将她推到了两个保镖怀里,语气不带一丝温度,“少奶奶精神紊乱,带她去精神科看医生!”

言落,警告的眼神冷厉地看了一眼于蓝,转身大步离开。

瞧着男人决然离开的背影,于蓝忽然不挣扎也不嘶吼,癫狂地仰头大笑两声,“哈哈!顾少霆!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你一定不得好死!”

于蓝被保镖带到了精神科。

刚在医生面前坐下来,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宋晓晓三个字,她只觉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一下子接听了电话。

宋晓晓阴冷的声音瞬间传了过来,“少霆让我帮忙去处理你女儿的尸体,我觉得这么小的小东西,一把火烧了的话骨灰都收不回来,不如去做成标本怎么样?那样,那个野种就可以一直陪着你了……哈哈哈……”

于蓝只觉一股阴风从手机里传过来,穿透她的耳膜,她瞬间遍体生寒!

“宋晓晓,你敢!”

于蓝牙齿打颤吐出几个字,腾地站起来就要冲出去。

门口,两个保镖像墙一样堵住了路。

于蓝没有丝毫犹豫,转身看了一眼身后洞开的窗户,大步跑过去抬脚上跨,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不好了,顾少奶奶跳楼了!”


第5章 离婚

待医生反应过来的时候,于蓝已经从二楼窗户跳到了一楼地面。

脚腕处传来钻心的痛,脑袋也震痛,她咬了咬牙,一瘸一拐地向小惜的病房跑去。

“顾少奶奶,您女儿的尸体已经被顾先生带走了……”

刚到病房,听到护士的话,于蓝强忍着脚踝处裂骨般的痛,不顾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转身跑去了小易的病房。

啪——

刚推开病房门,宋晓晓一巴掌狠狠掴到了她脸上。

“于蓝!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小易还那么小,你怎么可以狠心杀他……”

于蓝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巴掌打得眼花耳鸣,嘴里瞬间弥漫一股子血腥味。

旁边,医生护士推着病床上的小易匆匆离开。

于蓝收回目光,一口吐掉嘴里的血水,冷笑着看向一脸泪痕的宋晓晓,“这么说,你那个私生子死了?哈……报应啊!宋晓晓,你和顾少霆枉顾纲常伦理,暗度陈仓还杀人灭口……这就是报应!”

“怎么回事?”

顾少霆喘着息的声音焦急传来,刚在俩人跟前站定,宋晓晓“噗通”跪在了于蓝面前。

“于蓝,求求你,小易是无辜的……求你放过孩子,有什么气冲我来……小易才做了手术,不可以离开氧气机,你怎么能把他的氧气管拔了,你是不是想让他窒息死啊……”

宋晓晓抱住于蓝的大腿,声泪俱下。

顾少霆深眸骤然一凛,咬牙一把掐住了于蓝的脖子,粗暴地推着她后退几步,直到她单薄的背脊“嘭”一声撞到了墙上。

“于蓝!小易若是有事,我一定亲手宰了你!”男人咬牙切齿,眸中的怒意恨不得将她烧掉!

他的大掌几乎要拧断于蓝的脖子,她却不挣扎,只是仰着脖子艰难地笑。

“哈……哈哈……有那个私生子给我和小惜陪葬,我不亏!”

笑着笑着,眼泪流了下来,凄绝而苍凉。

可是那眼泪,在顾少霆眼里,却汹涌成了恶毒的诅咒。

“好!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我现在就成全你!”

男人额上青筋暴突,双手一起掐在了于蓝的脖子上。

于蓝没有挣扎一分,血红的眸中只有视死如归般的挑衅和毫不惧怕。

突然,护士匆匆跑来,“不好了!顾先生,宋小姐,小易出现严重的排异反应,抢救中各项指标都在下降,请你们尽快过去签病危通知书!”

“小易!”

宋晓晓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虽然满脸泪水,眸底却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毒辣。

顾少霆咬了咬牙,松开手,转身大步随护士离开。

突然接触到空气,于蓝剧烈咳嗽,单薄的身子像是来一阵风就要被吹走一般。

咳着咳着,她骤然转眸,猩红的眸子里似要滴出血来。

瞧着走远的那对人,于蓝突然起身发了疯般大步追了出去,“顾少霆!你今天不杀我,我一定要为我的小惜报仇!”

似哭似笑,状若癫狂。

刚跑两步,脚下一个趔趄,于蓝一头栽倒在地……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于蓝发现自己是在病房里。

脚上被缠上了绷带,手上还挂着点滴。

意识回笼之后,悲痛和愤恨瞬间席卷全身,她腾地坐了起来。

“离婚协议带过来了,签字。”

男人熟悉清冷的声音从身侧传来,不带一丝温度。

于蓝浑身一颤,忽而冷笑着看向一身冷意的顾少霆,“你死了这个心吧!我就算死,也不会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

“不识好歹!”

顾少霆从牙缝里冷冷地吐出四个字,突然攥住于蓝的手,强行让她在离婚协议上按下了手印。


第6章 她杀人了

顾少霆离开后,于蓝直接被医护人员强行注射了安定。

彻底昏睡之前,那双流着眼泪的眸子里,只剩下凄凉的绝望和刻骨的怨恨。

到最后,所有的光芒都熄灭,灰暗一片。

于蓝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眼前一片鲜红,刺得她眼睛生痛。

“醒了啊,我以为会白来了呢!”

一道挑衅嚣张的声音在身侧响起,于蓝蓦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居然是一本结婚证!

证件照上,是顾少霆和宋晓晓的依偎在一起的甜蜜合照!

俊男靓女,那样般配,那样美满!

可此刻,那两人的眼里,似乎射出了无数条毒蛇,将于蓝缠了个结实,让她瞬间呼吸不偿!

他们就这样迫不及待?

刚逼她按了手印,就去领了结婚证?

于蓝抬手就要去夺那结婚证,却被宋晓晓及时拿开。

“别急嘛!还有更重要的东西给你看!”

宋晓晓收起结婚证,从包里拿出一只圆形的小白瓷瓶,在于蓝面前晃了晃,嘴角勾起阴冷的弧度,“知道这是什么?是你那个小野种的骨灰!我说做成标本呢,少霆非要一把火烧了,说眼不见心不烦。果然如我所料,就烧了这么一点灰,还不够我给花施肥的……”

于蓝头皮一阵阵发麻,落在那小瓷瓶上的眼神瞬间被赤红充斥,似乎要迸出血来!

“贱人!!你给我去死!”

她腾地爬起来,余光看到桌上那闪着寒光的水果刀,瞪大眸子一把抓过来,毫不犹豫地向宋晓晓刺去。

宋晓晓躲闪不及,肩上被刀尖刺中,不等她反应,于蓝一把将她扑倒,一刀又一刀扎到她的身上。

“啊!救命啊!杀人了……”

宋晓晓失声尖叫,凄厉惨烈。

她手里的骨灰瓶摔到地上,白色的粉末瞬间洒落一地。

“还我女儿的命!杀了你们……”于蓝红着眼睛咬着牙,骑坐在宋晓晓身上,一刀一刀疯狂地用力地刺。

她的脸上,身上,很快溅得满是血滴,格外骇人!

宋晓晓很快痛得没了声音,躺在地上,嘴里的血不停地往外冒……

医护人员闻声赶来,在看到眼前的情景时,皆愣在原地,满脸骇然。

“杀……杀人了……”

胆小的护士捂住嘴巴,不敢上前。

于蓝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刀,蓦地看到那散落一地的骨灰,眸中的恨意瞬间变成悲痛,扑过去抓起已经碎掉的骨灰瓶。

“小惜……小惜,妈妈在这里……妈妈为你报仇了……为你报仇了……”

双手被瓷瓶划破,鲜血顺着指缝流下来,她却丝毫没有知觉。

突然,她抓起旁边的手机,沾满鲜血的手指拨出了110,“我自首,我杀人了……”

颤抖着说完,她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我杀人了,我给女儿报仇了……”

看到这一幕,医生连忙吩咐,“快,给顾先生打电话,抢救宋小姐!”

身边脚步声凌乱,于蓝却不管不顾,沾满鲜血的手一捧捧把散落地上的骨灰抓起,小心翼翼地用衣服包起来。

眼泪,却一颗颗落在了骨灰里……

那场景,任谁看了都头皮发麻,都不敢上前阻拦劝说。

二十分钟后,警察进来给于蓝的手上落上了手铐。

一路上,她没有任何挣扎,满是鲜血的脸上格外淡定,只是不停地呢喃,“宋晓晓死了没?她杀了我女儿,我要杀了她……”


第7章 精神错乱

于蓝被关进了看守所。

整整一夜,她一个人蜷缩在阴冷的角落里,一言不发,像个破败的娃娃。

天亮时分,铁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顾少奶奶,顾先生保释了你,你可以出去了!”

警察的声音让于蓝猛然回过神来,她下意识往后瑟缩,“不!我不要跟他走!我杀人了,你们不能放我走……”

她的话音刚落,一道仿佛来自地狱的绝冷声音从门口传来。

“你得了严重的精神疾病,现在必须去治疗,否则留在这里,会伤害更多人!”

于蓝浑身一颤,抬眸看去,刚好对上顾少霆那双冷漠的寒眸。

那双眸子里的杀气,席卷了她身上所有的温度。

于蓝哆嗦了一下,拼命摇头,“你!你胡说,我没有病!我不跟你走……”

顾少霆大步上前,攥住她的手腕,强行把她拖了出去,“你这个疯子,给我离开这里!”

于蓝被顾少霆关进了郊区别墅里,保镖佣人时刻看守。

夜。

“啊——’

昏暗的卧室里,于蓝突然从噩梦里惊醒,仓皇地扭头看向窗外。

玻璃上,满脸是血的小惜流着血泪低低地唤她,“妈妈……妈妈,小惜好疼……”

“小惜!”

于蓝从床上摔下,向窗户扑过去,“小惜……”

哐当——

玻璃碎了一地。

房门被推开,顾少霆带来一身寒气进来,在看到眼前的情景时,素来冷静的他也怔在了原地。

披头散发的于蓝坐在一地玻璃渣上,满身是血,手里抱着一捧玻璃渣,眸中死灰一般,没有一丝光。

听到动静,她默默转眸,毫无焦距的眸子落到男人身上时,匆忙跪着从玻璃上爬过去,捉住了顾少霆的手。

“少霆!少霆你出差回来了……对不起,没等到你回来,我们的女儿出生了……”

于蓝苍白的脸上瞬间有了几分生气,她激动地看了一眼男人身后的佣人,“快,去把孩子抱过来,让少霆看看……”

佣人一脸错愕,不敢吭声,只好转身走了出去。

于蓝抓着顾少霆的手臂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慌乱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少霆,我们有女儿了,女儿很像你……很漂亮,可惜的是,我们本来应该有两个女儿,是我不好,小爱刚出生就没了……我们只有小惜了,你快看看,她就是小惜,疼惜的惜,爱惜的惜……”

于蓝手上的血染了顾少霆一手,白色衬衣上也血迹斑斑。

垂眸瞧着女人那眼里的点点亮光,他只觉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一下,让他瞬间失去了推开她的力气。

“少霆!走,快去看看我们的女儿……”

于蓝晃了晃顾少霆的手,突然甩开他,跑到床边,抱起了枕头。

“小惜……爸爸回来了,快睁开眼睛看看爸爸……”

她双手颤抖地抱着枕头,却是一脸温柔,仿佛怀里抱着的,还是那个有血有肉的女儿。

于蓝把枕头塞进顾少霆怀里,“少霆,你快抱抱小惜,你看她在对你笑……”

顾少霆烦闷不已,攥了攥拳头,转身大步离开了卧室。

咚——

拳头狠狠砸在了墙上,墙面上瞬间流下一股鲜血。

顾少霆拧着眉,狠狠咬着牙道,“看紧她!去把陆医生叫来!”

于蓝,我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你这种女人,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孩子而精神错乱!


第8章 催眠

陆子墨花了两个小时时间,才成功靠近于蓝,并了解了她的病情。

瞧着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的顾少霆,陆子墨摇了摇头,“严重心里创伤,快要疯了,没办法治疗,除非……”

“除非什么?”顾少霆不耐地打断他。

陆子墨摊手,“除非催眠洗掉她的那段记忆。”

顾少霆抬手捏了捏眉心,沉声道,“不管什么办法,尽快让她停止发疯!”

治疗室。

于蓝被陆子墨安排在沙发,陷入了睡眠。

陆子墨的催眠治疗刚开始,睡眠中陷入回忆的于蓝惊慌失措地开了口,“少霆……我没有对不起你,我没有偷人,小惜不是孽种……她是我们的女儿……

“少霆,我那么爱你,跟在你身后追了你十年……我不顾一切嫁给你,又怎么会去偷人……少霆,小惜真的是我们的女儿……”

于蓝一遍遍重复着这些话,站在一边的陆子墨剑眉紧蹙。

“顾少霆,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深度催眠貌似都没用……”

瞧着睡眠中仍是一脸紧张惶恐的女人,顾少霆突然想起曾经那个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的女孩。

“于蓝!我说过多少遍,你能不能矜持点?”

女孩嘻嘻一笑,“我回答很多遍了!不能!人家都这么不要脸了还追不到你,要是矜持的话,那更追不到你了!”

顾少霆深深地闭上眼睛,一点点攥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暴突。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不是说没心没肺脸皮厚才能活得久么?

莫非这一切脆弱都是装出来的?

她不是说一辈子只要他一个男人么?

那为什么还要生别人的孩子?

让他怎么容忍?!

顾少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眸被赤红填满,“陆子墨,她恢复不了的话,你永远别想走出这个别墅!”

扔下这句话,顾少霆离开了别墅。

宋晓晓在老宅休养了两个月,才见到顾少霆回来。

她身上顾不上还在疼的伤口,连忙去了他的南苑。

“少霆,小易恢复得很好,你要不要去看看?”

顾少霆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宋晓晓正欲伸过来的手,淡声道,“我还有事,你好好照顾孩子。”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瞧着男人漠然的背影,宋晓晓气得跺了跺脚,“于蓝!给你吃了那么多精神疾病的药,你居然还没死掉!只有你死了,少霆才会永远留在我这里!!”

恶毒地咬了咬牙,宋晓晓拨出了一个电话,“上次在别墅闹鬼没吓死于蓝那个贱人,继续给我折磨她!”

电话里传来一道为难的男声,“晓晓,最近于蓝在陆子墨的治疗下,精神状态已经好了很多!吃的东西也很严格,我们已经没办法给她的食物里动手脚了!”

宋晓晓指甲几乎要陷进手心里,阴冷地吐出几个字,“那就告诉她小易的事!我不信她还能冷静!”

挂了电话,宋晓晓的红唇勾起一抹阴险毒辣的弧度。

于蓝!

你捅了我二十多刀!我让你死不瞑目!

明年的这个时候,就是你们母子的忌日!


于蓝爱了顾少霆十年,尽管知道他心里另有白月光,还是不顾一切嫁给他。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