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结婚一年之久的男人! 居然是她跟踪偷拍两年无果的神秘大亨——夜宸!

和她结婚一年之久的男人! 居然是她跟踪偷拍两年无果的神秘大亨——夜宸!
第1章 跟拍到一本结婚证

身为一名敬业合格的记者,要有股哪里有新闻就朝哪儿跑的勇气!

所以为了跟拍一大人物的八卦新闻,苏乐这只孤了二十年的单身狗,丧心病狂的跑到了民政局。

进了民政局,苏乐四处的寻找方才追踪的目标。

只不过对方躲闪的太快,苏乐进来之后就看不到对方半点儿踪迹了。

但苏乐越发感觉今天一定有大新闻!

那位神秘的从来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娱乐大亨,来民政局肯定不是游山玩水,定然是要做点事情……比如,登记结婚,亦或是的离婚。

不管是结婚还是离婚,都会是头条大新闻!

苏乐有些暗喜跟踪了小半年,终于跟踪到一个爆炸新闻了。

暗暗兴奋之后,就准备朝二楼民政局登记大厅走去。

只不过一个单身女人行走在民政局内,实在太招人眼球了……指不定就会被那个娱乐大亨发现她在跟拍。

“早知道就应该拉个男同事一起过来追踪大新闻的!”苏乐有些后悔,现在孤零零的站在民政局不仅容易暴露,而且尴尬癌都要犯了。

在苏乐想着如何遮掩继续跟拍下去时,眼尖的瞅到不远处有个单身男子。

见着这个状况,苏乐灵机一动凑过去。

旁边的男子见着苏乐凑过来,疑惑道:“这位小姐,有什么事情?”

苏乐听着男子的疑问,这才抬起头注意到对方的长相。

她跟拍过许多娱乐男明星,都没有一个有这男子长得漂亮!绝对一枚俊美无双的美男子!

苏乐有些感慨了,这样一个国民祸国殃民的男神级男人居然来民政局!

果然有句话很对,好看帅气的男人都已经是别人家老公了。

苏乐拿出记者该有的演技,摆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和男友说好了领结婚证的,但是没想到他临阵脱逃了。刚才看你和我男朋友的背影有点像,我还以为是他又过来想要和我登记结婚了呢,没想到认错人了!”说着,故意朝着二楼登记大厅看了一眼,“不过第一次来民政局,对里面的构造有些好奇,想进去熟悉熟悉,下次再和别人领结婚证也算个熟门熟路了。只不过……一个人上楼去登记大厅,貌似有些尴尬!”

那男子听着,笑的很和煦,“原来是同道中人啊,我女朋友也放我鸽子了!要不我陪你一起熟悉环境?”说着,又盯着苏乐看了一会儿,好似想到了什么,主动的邀请道:“而且,若是你不介意的话,其实我们也凑合一下!拿个结婚证玩玩,权当熟悉流程!”

苏乐怔住了。

这男人说什么?

登记结婚被女人放鸽子……所以想要和她凑合一下领结婚证?还权当熟悉流程?

原本苏乐对这个漂亮男人还有些好感,但听着对方如此随便就和她这个陌生女人领结婚证,顿时觉得这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领结婚证是随便玩玩的事情吗?

不过,此刻可不是嫌弃对方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先混进这个民政局二楼大厅,争取追踪到一些八卦。

于是想都没想直接点头了,“可以啊!熟悉熟悉也是好事!”

两个人就很顺利的进入了民政局二楼的大厅内。

到了大厅处,苏乐的心思完全还在跟踪的人身上,只是大厅内依旧不见到那个娱乐大亨。

“那个娱乐大亨去了哪儿了?”

这次好不容易得到了内幕消息,可不能让这个大新闻再次跑了。

而这时,苏乐身边的男子拉着她,提醒道:“第一个流程是需要拍照的!”

苏乐想着,那个娱乐大亨指不定在拍照室,于是火速的就进了拍照的地方,可依旧没有见到那位娱乐大亨!

苏乐蹙眉,这个娱乐大亨是属老鼠的吧?大厅的位置看不到他,拍照的地方也见不到……到底跑哪儿去了?

苏乐回想着大厅的构造,“难道对方已经去了登记室登记了?”

于是就准备跑出去,却又被那个男子又是拉住,接着就听着对方很温润的说道:“我们还没有拍照片!”

苏乐为了快点儿完事,很随便的就和男子拍了照片,就跑到登记室。

而进了登记室,苏乐都要绝望了!

那个该死的娱乐大亨好似在玩消失术,压根就看不到对方半个影子!

苏乐脑海里忽然蹦出一个念想,难道是对方发现她跟踪,所以故意进民政局,然后从其他地方跑路了?

苏乐想到自己可能被对方甩了,拔腿就要追出去。

却是旁边那漂亮男子再次拉着苏乐,“身份证复印件还有户口本的复印件!对了,还要你的签字!”

苏乐被对方拉着哪里还可以离开?

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对方,心想着,以后就算找人做掩护,也不要找这种事多且不靠谱的人!

于是拿出之前为了方便行事,用的假的身份证和假的户口本复印件。

这种假冒的东西,他们做记者这行人最不缺了,而后果断的又是签了字就跑人走了。

跑出去之后,发现那位娱乐大亨的车果然不在了!

苏乐崩溃了,为了跟踪从来没有在人前出现的神秘娱乐大亨,她可是废了很大的心思了,这小半年内只要有点风吹草动就跑出来。

可是,连个正脸没拍到也就罢了,这次跟的那么紧居然又被对方跑了。

“该死的,没有这个新闻,我一辈子都脱离不了大姐了!”

苏乐悲愤了片刻之后,努力的缓过心情,准备离开这个晦气的民政局。

只是,在朝着公交站走时,又被人拉住了她的胳膊,然后耳边响起刚才那漂亮男人的和煦温柔的声音,“你要去哪儿?”

苏乐回过头,看着刚才被做幌子的漂亮男子,想着估计民政局也发现她的假冒身份证了,所以这个男人才那么快被赶出来。

苏乐虽然跟丢了新闻,心情有些不舒爽,但还是有必要和对方解释一下。

“这位先生真不好意思,虽然我被男友甩了,但还没有丧失理智的和你这个陌生人随便领结婚证,所以刚才就用了假身份!好了,我把事情说清楚了,所以拜拜,再也不见!”

男子却一脸和煦,带着笑容道:“老婆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第2章 浑然不知的算计

苏乐愣住了,男子这个称呼很不对劲啊!

老婆?

什么老婆!什么合法夫妻!

刚才随便拿出一个假的身份证和复印件,然后其他什么事情都没做,这个男人怎么张口就是老婆?

人家民政局又不是吃干饭的,假冒的证件哪里看不出问题?

苏乐看着男子,想着对方估计还想要死缠烂打吧?

可对方这时却亮出了结婚证,温柔带着笑容,“苏乐小姐,这个结婚证可不是假的!”

苏乐看着莫名其妙的结婚证,看着上面的个人信息,居然都是她的!

不对啊,她拿出的是假身份证和户口证明,怎么可能是真的?

难道拿错了?

可是不对啊,每次出门采访,她都用的假身份证和假户口证明,哪里会随身带着真的?

但此刻那结婚证上,关于她的个人信息真真切切的绝对的准确无误!

苏乐看了好一会儿,想着难道常年河边走,今日湿了鞋?之前准备身份证和户口证明的时候,一不小心用的是自己真的?

天!

不会那么狗血倒霉吧?

苏乐努力的平缓情绪,很认真严肃的说道:“结婚是大事,我刚才实在是因为被我男友气急了,才做出这样不理智的行为!所以我们还是好聚好散,我想你也不希望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扯了结婚证吧?”

该死的,都是那个娱乐大亨,若不是因为追踪他,哪里会莫名其妙的成为已婚少女!

可男子此刻和煦的笑容慢慢褪去,摆出慵懒样儿,丝毫不意味的说道:“我领结婚证只不过是为了应付一下家里人,结婚对象没什么区别的,而且你还算是蛮顺我眼的……所以我一点儿也不介意和你成为夫妻!”

苏乐听着对方的话,哽住了!

这男子结婚是为了应付家里人才结婚,所以对方只不过是找个挡箭牌,管你新娘是什么人!

苏乐对这样的男人真心不敢苟同。

结婚可是人生大事,是要和喜欢的男人一辈子的!可是对方如此把婚姻当儿戏,绝对不是她的良人!

“真是不好意思,我还想要找到我的命中注定,很明显你不是,所以我们还是趁着民政局还没关门,办个离婚手续吧!”

这种事情还是要果断的了结了,免得之后生出事端。

在苏乐想要和男子断了关系时,包里的手机想了起来。

苏乐拿出手机,是上司大姐来的电话。

苏乐转过头,对着电话里的大姐说道:“大姐,我还在外面,马上就会公司!”

“不用回公司了……心情不好,过来陪我!”

苏乐有些无语,大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她心情不好就要她作陪?

“我这边也有事情,等我这边事情处理了再说!”

电话那端的大姐哼哼了起来,“你的事情重要,还是我的事情重?是不是又在跟踪那个不知道存在还不存在的娱乐大亨?哼,你那个破新闻都跟了那么久都没有任何消息!所以那根本就是一不存在的人!你现在立刻给我过来,我在星月酒吧二楼包厢!”

苏乐原本还不怎么在意大姐这次的胡搅蛮缠,可听着大姐在上班时间去了酒吧买醉?

苏乐当即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大姐,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你过来就对了!”

苏乐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大姐说话的语气很不对,难道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苏乐有些不放心了,“好,你在包厢里好好等着我,我立刻就去!”

在和大姐电话完了之后,苏乐的目光再次的落在了身后男子的身上。

大姐那边问题貌似有些麻烦,而这个男人此刻也不会轻易就答应离婚的。

苏乐觉得乱糟糟,最后留了一个电话给对方,急冲冲的说道:“我有点事情要处理,晚上给我电话,关于结婚的事情一定要处理了!”

笑话,她可是单身女青年,大好的青春还在等着呢,怎么可以莫名其妙和这个男人结婚了?

交代完,苏乐转身就坐公交走了。

呆在原地的男子看着苏乐离开,嘴角荡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而那笑容,让人看着完全就是一股阴谋得逞的样子啊!

随后对方看了一眼手中的结婚证,脸上扬起无比灿烂的笑容,“这个小老婆真有点忙啊!”说着,将结婚证收了起来,随后又将口袋里的一个纸团,丢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而这个纸团分明就是身份证复印件,上面的证件照清晰显示是苏乐,只不过上面关于苏乐的个人信息却明显是假的。

若是苏乐在这边,定然可以认出来,这就是她一开始拿出来的假冒身份证!

……

苏乐急急忙忙的来到了酒吧,直奔楼上包间,推门就看到了在买醉的大姐。

看着大姐醉醺醺的样子,苏乐走过来坐下,满脸都是关心,“大姐,怎么了?”

大姐可是出了名的女强人,他们的部门里哪个人不要看她面子行事的?只不过现在大姐这个样子,着实有些不对,十足的受伤小女人姿态。

大姐苏筝看着苏乐过来,哼了一声,“还不是那个该死的余明,特么的酒店婚宴什么都订好了,他居然直接跑了!”

苏乐愣住了。

余明,也就是她未来的姐夫。

大姐和这个未来的姐夫可谓是青梅竹马,算是穿开裆裤长大的,两个人现在都快三十了,两家老人自然都想快点儿抱到孙子,于是前段时间两家就决定,下个月初举办婚宴。

可此刻听着大姐的话,苏乐有些缓不过神了,“姐夫跑了?跑哪儿去了?会不会你误会什么了?这都结婚的档口了姐夫怎么会轻易的失踪呢?”

苏筝想着自己糟心事,有些无语的大叫起来,“跑了!我已经一个礼拜联系不到他了,电话不接,微信不回……去了医院,居然说他请假旅游了,十天半个月都回不来!呵呵,对了,中午我还收了一个邮件……说让我不要找他,他想要静静!特么的,现在我还想要静静呢!”

第3章 生米煮成熟饭了

苏乐听过女人是有婚前恐惧症的,但是男人……还真是头一遭遇到逃婚的!

之前苏乐还觉得自家姐夫有些弱不经风了,没想到这次居然干出这样奇葩的事情,这得多大的勇气啊!

苏乐看着醉醺醺的大姐,“那怎么办?结婚总是不能没有新郎吧?”

苏筝看着苏乐,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人都找不到了,天知道怎么办!”说着,就拉着苏乐,“不要说那个烦人的事情了,来,陪我喝酒!”

苏乐看着红酒,坚决的摇头,“大姐,你知道我是不能喝酒的!”

“啥不能喝酒,我老苏家哪个不是铮铮铁骨的汉子!”

苏乐想到自己那铁马山河的家庭,默默的叹息一声。

父亲是个军人,一直希望有个孩子可以继承他的衣钵,可很无奈一连生了两个都不是带把的。

而大姐还没出生前,父亲以为是个男孩,名字都准备叫做苏铮。

可最后生出来的是个女儿,只能改成“苏筝”。

但父亲依旧将大姐当作男孩子来培养,以至于如今才养成大姐如此女强的风格。

看看大姐喝酒的豪迈样子,还有方才一直爆粗口的样子……就算是汉子都要承让不少。

苏乐有些心疼大姐。

大姐身上背负父亲太多的期待,父亲一直都是严格要求大姐,而大姐也争气,不到三十岁就在泸海市最大的媒体集团做到了总编的位置。

而她今年毕业大姐帮忙周转之后,走后门也被录取到了他们集团了。

苏乐看着大姐难过的样子,又想到自己今日碰到的倒霉事,端过大姐递过来的红酒,陪着大姐喝了一杯。

只不过这一杯下去,觉得红酒也就这个样子吗,没什么难喝的,于是一杯一杯又是喝了好多。

……

清晨,苏乐觉得脑袋一阵疼痛。

而在她还没醒神,就被人扯了被子。

“苏乐,给我起来!”

苏乐听着有些熟悉的生气声音,努力睁开眼睛,就看到母亲站在床边。

苏乐整个人一个激灵,立刻清神的爬了起来,然后就看到母亲眸子里都藏不住悲愤。

苏乐看着母亲这样,一时不知道对方为何生气,于是,露出大大的笑脸,“妈,你怎么来了!”

苏乐的母亲秋寒慧没好脸色起来,“你和你姐做了那么大的好事,我们能不过来吗?给我到客厅去!你爸在等你呢!”

苏乐听着“爸”这个词汇,心中一个胆战心惊。

父亲当年是特种兵,之后退伍在警局里当个小干事,可平日里依旧是一副军人铁血的死板样儿。

而看着母亲的脸色,苏乐就知道绝对没好事。

心想着,难道是大姐的事发,然后她被殃及池鱼了?

苏乐立刻就站起来,走到客厅。

却是过来这边的时候,看着昨天和自己领结婚证的男人,居然明晃晃的坐在这边。

苏乐有些缓不过神来,很不明白这个男人过来做什么?

却是夜宸看着苏乐,挤出一抹微笑。

苏乐看着夜宸这个微笑,感觉有些不对劲,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等着自己一般。

于是,苏乐准备坐下,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旁边的父亲苏立国却立刻沉着脸,呵斥道:“让你坐的吗?给我站着!”

苏乐一个咯噔,爸怎么如此大的脾气?

而后又是看了一眼大姐,却见着大姐此刻一副你死定了的模样。

苏乐只觉得头疼,很想要问一句,到底怎么一回事!

父亲苏国立瞅了一眼站着的苏乐,又瞥了一眼旁边的夜宸,板着脸哼道:“你睡在我小女儿床上的事情,现在当事人也过来了,是不是现在该给个解释了!”

苏立国如此直白的言语,让苏乐哽住了,下意识的就问道:“谁睡在我的床上了?”然后目光有些不可思议的落在了夜宸的身上,“不会是你吧?”

只不过是阴错阳差拿错了结婚证,可现在这又是怎么一个状况?感觉是被这个男人耗上了!

夜宸看着苏乐发飙,就知道这个女人想错了,当即解释道:“乐乐,你不记得昨晚了?你和大姐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只是天色太黑,我就不小心睡你床上了,没想到今天伯父伯母刚好过来……”

苏乐隐隐的记起一些昨晚的事情。

隐隐的好似想到,昨晚她和大姐都喝醉了,接着好似有人送她们回来。

但是送他们回来的不是酒吧的服务人员吗?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男人?

而且,睡在她床上是什么意思?莫不成她被这个男人非礼了!

天,她一清白姑娘家就这样被男人毁了清白?

苏乐还没来得及发难,一边的苏立国听着夜宸的话,脸色更加的难看,直接瞪着苏乐,呵斥道:“真是没想到我苏立国的女儿私生活如此放荡,当初就不应该让你来泸海市,留在江海找个工作难道还不够你吃喝的?哼,给我收拾东西,立刻跟我回家呆着去!”

苏乐今年大学毕业之后,父母是想让她在江海市找个工作,可苏乐觉得泸海市这种一线大城市才是她应该奋斗的地方。

再者,大姐所在的全民媒体集团,一直都是她很向往的公司,所以执拗一定要来泸海。

可苏乐见着父亲要把自己绑回去,立刻不甘心了。

但和男人睡了的这个事情……苏乐一时也真解释不起来!

苏乐心情不好的,又恶狠狠的看着旁边的夜宸,都是这该死的男人害的。

夜宸见着苏乐那凶狠狠的目光,当即转移视线,对着旁边的苏立国说道:“伯父,哦,不对,应该是岳父,其实我和乐乐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你,我们不算是私生活放荡,我们应该是有证驾驶!”

说着,夜宸利落将结婚证掏了出来,“我和乐乐其实已经领结婚证了!”

原本还气怒的苏立国愣住了,而旁边的苏母秋寒慧也怔住了。

苏立国不可置信的拿过结婚证,看着上面的信息。

果然,是自家小女儿和夜宸的结婚证,没跑了!

第4章 小白脸模样

苏立国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夜宸。

苏立国是部队里出来的,一心想要为自家女儿找个铮铮铁骨的汉子,可夜宸怎么看,都是一个小白脸模样!

这让苏立国怎么能接受?

而旁边的苏筝此刻忍不住对苏乐侧目,并感慨,“小妹,你之前不是一直都说看不上男人吗?没想到你私下居然已经找了啊!还拿结婚证了?”

苏乐看着那个红果果的结婚证,有种无语凝咽的感觉。

可是现在父亲正在气头上,若解释一下这个结婚证是怎么来的,按照父亲的脾气不把她扫地出门算是轻的了!

但是有了这个结婚证,父亲这样的老传统应该不会再追究同床的事情了吧?

毕竟都是夫妻呢!

苏立国盯着结婚证看了好久好久,又看了一眼苏乐,最后目光很复杂的落在了夜宸的身上。

情绪百转回肠之后,直接拍了桌子,震得人耳膜发疼,“好啊,结婚这样的大事,居然都敢瞒着是不是!”

苏乐原本以为暂时逃过一劫,可看着父亲这个态度……貌似情况更不好了。

和男人睡的事情也就罢了,可现在还有一个大罪名——瞒着家里结婚啊!

结婚是人生大事,瞒着家里就是不孝!

苏乐一时更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夜宸却没有顾忌苏立国发飙,冷静且温润的说道:“岳父,这个事情不怪乐乐,是我让乐乐瞒着的!我现在一切都才起步,所以想等有了一定的实力,让岳父岳母觉得我可以照顾好乐乐,才准备向二老坦白的……只是不曾想到,我们登记第二天就被两老睿智的发现了!”说着,神色更认真起来,重重的承诺,“不过岳父岳母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乐乐,不让她吃半点儿亏的!我会一生一世只对她一人好!”

苏立国见着夜宸此刻有胆量在他面前承诺这些,脾气稍稍的控制了一些。

这个夜宸虽然看着小白脸,可至少还是有担当的,也没有临阵脱逃!比那个余明好了不少。

而秋寒慧听着夜宸的话,又想着如今的状况,对着还有火气的苏立国说道:“这事情已经这样了,再追究也没什么意思了!”

苏立国想着也是如此,结婚证都拿了,还睡在一张床上了,这个事情还能怎么着?

现在苏立国就算是不接受,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苏立国沉默了好久,说道:“这事你们两个人是做过了,但现在既然我都知道了,就不能看着你们胡闹下去!而你们也都是夫妻了,两边的家人也需要要见见,有些规矩和礼仪不能再任由你们坏了!”

夜宸点头,“我家中只有个年迈的爷爷,人却不在泸海市,所以也不怎么方便过来。不过舅舅倒在泸海市,我今晚可以安排舅舅和两位见面!”

苏立国点了点,随后目光就是落在了苏筝的身上,这次主要过来是处理苏筝的事情,只是不曾想到发生苏乐这个插曲。

苏乐看着父亲目光转移,立刻对着夜宸使了一个眼神,并忙说道:“爸妈,既然这样决定了,那我就和夜宸好好安排一下晚上家长见面的事情,那么……我们先出门了!”

说着,逃似的离开了这边。

离开了住处之后,苏乐当即松了一口气。

只是看着夜宸,脸色相当的不好。

这个人刚才在她父母面前,装的可真是情深意重,还什么对她负责!

狗屁!

这都是这个男人想要找个顶包的老婆,应付他家里人!

苏乐没好气道:“你这人到底想要做什么,我都说了我们昨天结婚证只不过是个误会!你闹出今天这事情,到底想要做什么!”

夜宸看着苏乐,指了指身后的小区,“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重新和伯父解释一下?其实我们的婚姻只不过是个误会?”

苏乐有些气蔫了。

若是夜宸去解释的话,天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父亲的脾气向来火爆,苏乐想了一下可能出现的下场,觉得还是安分一点儿。

结婚这个乌龙事件,貌似只能暂且这样了。

苏乐看着夜宸,又露出了疑惑,“不过,你昨天怎么在酒吧遇到我的?该不会你一直尾随跟踪吧?”

“你不是让我晚上找你?所以就给你电话,没想到居然是酒吧服务员接的……我总是不能看着我新婚妻子随便露宿酒吧吧,自然就到酒吧看看你到底怎么了。”

苏乐哼了一声,“可为什么睡在我床上?”

夜宸摆着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把你和你姐送到家,我也折腾的累了,一不小心就睡在你床上了!”

夜宸这样的胡扯虽然也很顺情理,但苏乐还是不能接受自己的清白就那么被糟蹋了。

于是,苏乐红着脸,想要把事情彻底的问清楚,“那么……你只是单纯的睡在我床上吗?什么事情都没做?”

夜宸看着苏乐那红透的脸蛋,故作暧昧的问道:“难道除了睡觉还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吗?”

苏乐看着夜宸那恹怀的眼神,咬牙切齿了起来,“大家都是成年人,我说的什么事情难道你不清楚,不要给我装了!”

夜宸想了一下,随后上上下下瞄了一眼苏乐的身子,玩世不恭的说道:“我对发育不好的女性没什么太大幻想!就算你脱光了在我床上,我应该也不会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

苏乐想着自己身材虽然不算前凸后翘,但也不至于夜宸表现的那么不屑!

苏乐狠狠的捏着拳头,很不客气的反击,“是吗?男人都是色性动物,有个女人睡在旁边,都做不出禽兽的事情!这不是代表你连禽兽都不如,而是说明你身体不行啊!啧啧,真是没想到,还没到三十吧?怎么就落下了个肾虚!”

夜宸不曾想到这个小妻子的嘴巴还真不是一般的毒辣。

于是朝着苏乐身边靠近一步,暧昧的搂住了她的腰身,说道:“虽然你这小身板不是我的菜,但听你口气,我若是不做点什么,可就是要被活活误解了!要不晚上,你好好的验证一下,我的肾到底虚不虚?”

第5章 见集团总裁

苏乐也就是故意撩拨一下夜宸,哪里想到夜宸会露出饿不择食的样子?好似要来个就地正法!

平日里玩笑、段子之类的苏乐可以张口就来,但若是要落实到实处就焉了。

苏乐闹了一个大脸红,伸手将夜宸推开,故意转移话题,“不要闹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家长见面可不是好忽悠的!”

见着苏乐尴尬,夜宸也没有得寸进尺,松开她,玩世不恭的说道:“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今晚先安排我舅舅和你父母见面!”

苏乐想了一下,暂时也就只能如此了。

毕竟这个夜宸还算是蛮会装模作样的,刚才在她爸妈那边装的还蛮靠谱,所以也是要试着相信一下的。

但随后又想到夜宸连随便在民政局找女人结婚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这样的男人哪里还可以轻易相信?

苏乐看了一下时间,直接吩咐道:“关于今晚家长见面的事情你安排,我马上还要上班,嗯,只要你安排的不出现差错,以后我也会帮你,在你家人面前做好挡箭牌的!”说着,苏乐当即就闪人了。

夜宸盯着苏乐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随后拨打了一个电话,“季市长,今晚有个事情要麻烦你了!”

……

苏乐来到公司,就进了办公室。

想着大姐被爸妈留在家里的处境,估计今天早上不会太早过来。

苏乐到了大姐的主编位置,将一些文件稿子收拾好。

苏乐现在所在的公司,算是泸海市首屈一指的媒体公司。

可以说,他们公司每日的新闻绝对是泸海市关注的焦点,甚至在国内也有一定知名度。

从民生到财经,从文艺到娱乐……可以说,这家媒体集团就是泸海市新闻的发酵站。

苏乐是媒体专业毕业的,原本想着靠着大姐的关系,最好被分到了民生这一块,她从小最为期待的就是成为一个明察暗访、揭露社会怪象的记者。

可是大姐说她资历太少,所以就把她留在了身边,说什么先锻炼几年!

但大姐所在的部门,是娱乐部!

这个娱乐板块说的更直白一点儿,就是专门追踪娱乐圈里面的各类明星的八卦消息。

苏乐对娱乐八卦真心提不起多少兴趣,而大姐好似为了平复她不安躁动的情绪,说若是做出点成绩,找到个大新闻就安排她进入想要进的部门。

所以苏乐现在就咬定了目标!

这个目标就是全国知名的“天和娱乐公司”背后的老板。

这个天和娱乐公司不知道捧出了多少人气明星,而名面上的老板,是一个叫做胡柯的男人。

可苏乐之前在跟踪某一线女星时,却发现胡柯对一个陌生男子卑躬屈膝。

但关于那陌生男子的信息,苏乐怎么也都调查不出来,好似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所以苏乐那时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怀疑,是不是这个白手起家的胡柯背后还有个大金主?

而后就在微博上寻求一些群众帮助,居然真有人提供线索了,甚至每次提供的线索真能发现一些微妙的情报!

只不过现在跟踪了小半年,一些大新闻却依旧没有,甚至昨天还莫名其妙的把自己卖了,还真是让人怄气。

苏乐帮着大姐将办公桌前的文件资料都整理好的时候,有个女同事过来,对她说:“苏总编还没上班?今天总裁说要见她!”

苏乐听着对方说大老板,愣了一下。

这家媒体集团的大老板,也算是个传奇,只不过苏乐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真人。

而这个大老板很负责任,每一个月都是会单独的见一见每一个部门板块的负责人。

所以现在是大老板要见大姐了?

苏乐当即电话给了大姐,只不过大姐那边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通。

一连又是拨打了几个,大姐最后才接通。

“大姐,快点来上班,大老板找你了!”

“爸妈现在还在,我哪里顾得了大老板了,小妹,要不你帮我去吧,反正我最近做的部门安排你都知道的!”

苏乐炸了起来,“大姐,你说什么呢,是大老板要见你啊,我怎么可以帮着你应付!你和爸妈好好说,毕竟事业为重!爸一定会体谅你!”

苏筝叹息了一声,回道:“你还不了解爸?你觉得如今我这个状况能说通那个老顽固吗?”

苏乐想着父亲那个执拗的性格,就知道大姐凶多吉少。

若是和余明的事情不处理好了,大姐断然不会轻易被父亲放出来的。

苏乐默而不语的时候,苏筝又是连连说道:“不说了,爸看我接电话又要不高兴了,部门的事情你今天多帮帮!还有大老板这个人素来严格,若是这次我没有回去报道,指不定就要被扫地出门,到时候我就更帮不了你进的民生部门了!所以,你帮不帮我应付,自己看着办吧!”

然后苏筝就把电话挂了。

苏乐对着手机,有些不知所措了。

大姐最后一句话……是威胁吧?

以前大姐苏筝就喜欢偷懒,在部门会议就打发她过去,现在更好了,居然打发她去见大老板!

她才不想要去找死!

可不帮大姐去,若是大姐被大老板责罚,她在“全民集团”的最大靠山没了,还能混的下去吗?

纠结了好一会儿,目光最后落在了那些资料上,想着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见一下大老板需要什么害怕的?

而且大姐最近的一些布置安排,她都清清楚楚的,照本宣科跟大老板说说一遍也没什么难的。

于是,苏乐自我安慰想着之后,就整理了一下资料来到了大厦的顶楼。

大老板秘书看着苏乐过来,露出了疑惑,“你是谁?有预约吗?过来干什么?”

苏乐当即解释道:“我是娱乐部门苏筝的助理,因为总编正在负责一个案子在外面见客,所以就让我来总裁这边报道一些事情!”

那个秘书看着苏乐,眸子里带着疑惑。

要知道一个部门的总编,一个月也就一次机会可以见到总裁,一般人都是挤破脑袋的想要见见总裁,以此拉近一下关系。

可没想到那个苏筝却是让助理来?真是太不把总裁当一回事了。

第6章 她是你嫂子

秘书阴阳怪调的哼了起来,“看样子苏筝总编还真不是一般的忙啊!连着见总裁都没有时间了!”

苏乐听得出来这个秘书言语中有些意见,但却没有多语。

大姐火爆雷厉风行的性格,不知道在公司里得罪了多少人。

但得罪了那么多同时,还有一票人是她的朋友,所以大姐在全民集团的地位不降反升!

只是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前,苏乐还是略有些忐忑,敲了门,随后推开。

毕竟是第一次见到大老板,难免会紧张几分。

苏乐拿着资料走到办公室,连着头都不怎么敢抬。

只是,这时却听到一很惊讶的声音,“老婆呀,好巧!”

苏乐听着有些欠扁的话,有些愣住了,然后抬头就看到了阴魂不散的夜宸!

原本的紧张感顿时消散了,质疑道:“你怎么在这里?”

苏乐可不是觉得夜宸在这个办公室,就是大老板。

虽然一直都没有见过大老板真人,但却见过大老板的照片,可不是这个吊儿郎当的纨绔公子哥。

大老板是一个相当沉稳的严肃男人。

看着夜宸那股玩世不恭的嘴脸,苏乐没好气道:“你可不可以消停点,我还要工作呢!你可不可以离开这里!”

却是夜宸听着苏乐这样说,无奈的耸肩了,“真是不好意思,我过来找我朋友有些事情,还不能离开!”

说着,就朝着苏乐身后招手了一下,“乔越!你下属找你!”

乔越是总裁的名字!

天煞的,这个该死的臭男人真和大老板认识?

苏乐有些错愕的回过头,看了身后那稳重如山的男子。

而乔越看了一眼夜宸,又是看了一眼苏乐,直接问道:“你是谁?”

苏乐当即解释道:“我是苏筝总编的助理,苏筝总编有事脱不开身,就让我过来给总裁您报道一下最近我们娱乐部门的一些工作安排!”

苏乐话刚落下,乔越直接挥手,果决道:“让苏筝回来之后,亲自来找我!”明摆着是觉得苏乐不够格!

苏乐不免有些尴尬,不过想着她这样的小人物,哪里入得了人家大老板的眼儿。

所以……话都不让说,就被扫地出门了!而且还在夜宸这个臭男人面前!真是丢脸!

苏乐平复了情绪,“好,我会告诉苏筝总编的!”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苏乐走开之后,夜宸很慵懒的开口,“你这个人怎么还那么死板?人家好歹还是个姑娘家,说话不能客气点?”

听着夜宸的话,乔越蹙眉了起来,“什么时候对我集团的女职员都怜香惜玉了?”说着,乔越目光咄咄的看着他,直奔主题,“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夜宸最喜欢和乔越这样的聪明人说话。

很慵懒的坐在了乔越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也没什么事情,只是听说你家老爷子和我家老爷子好似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两位老爷子碰面,你说能商量什么事情?夜家嫡长孙的婚事,可有很多人都关注着!自然我们乔家也很关注!”

夜宸轻轻的端起秘书刚才泡好的咖啡,“所以,这次人选是你们乔家的六小姐?”

“六妹一直都很钟情你!”

夜宸笑了起来,挑眼看了乔越,“钟情我的女人很多,难道都要我一个个负责?呵呵,不过听着你的口气,你家老爷子让你来做说客了?”

乔越微微蹙眉,盯着夜宸看了好一会儿,随后严肃的脸破功了。

叹息了一声,乔越略有些关切道:“我家老爷子这边还好应付,可是你家老爷子逼迫的那么紧,你准备怎么处理?”说着一向沉稳的乔越,居然忍不住打趣道:“你总不想要被你家老爷子硬塞个老婆吧?所以我觉得我家六妹还不错,至少大家都知根知底!”最后还顺便有推销了自家六妹。

乔越平日里是很严肃稳重,可当面对这个玩世不恭的夜宸,却只有无奈破功的份儿。

谁让这个夜宸是他为数不多的兄弟!

所以即便自家老爷子让乔越过来做夜宸说客,可乔越更多的还是关心夜宸要怎么选择应付。

因为乔越很了解夜宸的脾气,没有多少人能强迫他做事情!

夜宸看着乔越那无奈的样子,悠然的站起来,没心没肺的说道:“哦,我的事情,其实已经处理好了!”

乔越一愣,反问道:“处理了?你想到怎么应付你家老爷子了?”

夜宸笑着点头,“是啊,刚才你看都没看一眼的女职员正好是我新婚妻子,所以啊,以后对你嫂子好点儿!”

乔越看着不着调的夜宸,一时根本缓不过神,“这是什么意思?有些事情可不能随便开玩笑!”

“人生大事,我什么时候开玩笑过?”说着,夜宸就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前,“何况,这次找你原本是想要让你多多照顾一下你嫂子,没想到你那么不给嫂子面子,唉,以后注意点,免得你在工作上为难她,她把工作脾气带回家,到时候我可就是麻烦了!”说完,夜宸很是慵懒的就挥了挥手,离开了办公室。

而乔越却是呆着,怎么都回不过神来!

一直喜欢搅弄风云的夜家少爷,居然……说结婚了?

随后几秒钟,乔越当即想明白为什么今日夜宸特地过来告诉他这件事!根本就是怀揣着不良居心!

是想要通过他嘴将这个消息传到自家家老爷子耳中,而自家老爷子知道了这事,夜家老爷子不是也理所当然的知道了?

乔越颇有些无语,夜宸向来不喜欢和夜家人接触,特别不喜欢他家那位老爷子接触。

所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就丢给他了?

这是在坑兄弟啊!

天知道夜家老爷子知道夜宸擅自做主娶了老婆之后,会是怎么一个抓狂愤怒的样儿。

而乔越心中腹诽了之后,又是有些疑惑了。

“和我集团的女职员结婚?”

夜家老爷子知道夜宸找的结婚对象是他公司的,指不定还觉得他又和夜宸私下狼狈为奸了!

只是刚才那个女职员,有什么特殊吗?

居然让夜宸娶了她?

还是,对方只不过是单纯的挡箭牌?夜宸纯属是为了和夜家老爷子对着干!

第7章 装模作样的大尾巴狼

夜宸离开办公室时,正好看着苏乐还在等电梯,带着阳光笑容就跑了过去。

苏乐看着夜宸笑的那么灿烂,丢了一个冷眼,“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你了?乐呵个什么劲儿?”

“能看到自家老婆,自然是掉馅饼的事情!”

苏乐听着夜宸如此油腔滑调的话语,只觉得脑袋很痛。

她眼瞎的当初在民政局时,为什么就拉着这个男人做挡箭牌!

而且这个男人在她爸妈面前那么装,可是在她面前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欠扁纨绔子弟!

苏乐忍住脾气,问道:“你怎么和我们大老板认识!”

夜宸很随意的胡编乱造道:“哦,他是我之前的同学,最近我想要找门路投资,他混的挺好的,就过来看看有什么门路!”说着又故意看了一眼苏乐,“我现在毕竟也是有家室的人,总要找个正当的活儿,这样岳父岳母才会安心将你交给我啊!总是不能一直做个无业游民啊!”

苏乐算是明白过来了。

这个夜宸就是借着和大老板是同学的关系,来走后门了。

至于什么让她爸妈放心,完全是鬼话!

估计夜宸就个专业投机分子,看着自己朋友同学混的比较好,就装大尾巴狼招摇撞骗吧!这次就是过来坑她大老板的吧?

而且估计也就是因为他家里知道他游手好闲,才更加的不放心他,逼着他结婚,让他有个家安分下来!

可只要一个正常的女人,哪里会和他结婚?

所以,她其实就是一个被抓了临时顶包的倒霉挡箭牌!

想着这里,苏乐忽然觉得有些心凉了。

一开始还觉得夜宸怎么也算是个养眼的男神,可是现在发现这些都是假象!

人家压根就是一个游手好闲,还喜欢装有钱人的无业游民!

苏乐想清楚一切之后,对着夜宸严肃的说道:“今晚家长见面的事情你可给我安排好了,若是在我爸妈那边出现了纰漏,这戏我们也就没必要继续演下去了!明儿我立马就把离婚手续都办了!”

苏乐的话落下,刚好到了她工作部门的楼层,看都不看一眼夜宸,就速度下了电梯。

夜宸有些愣住了。

那么多女人是想着法的嫁给他,可这个小妮子倒是好,看着他就宛若看到豺狼虎豹!

从拿了结婚证到现在,开口闭口就是离婚的。

啧啧,他有那么差吗?

可是,结婚证是很好拿,至于这离婚证嘛……那是个什么东西!

而且明天离婚?明天礼拜天明政局休息啊,他家小老婆真是气糊涂了,以为国家单位的有人会乐意加班?

……

苏乐在办公室,将大姐的一些事情处理玩了之后,就坐到助手的位置。

习惯性的登上了微信,习惯性的点开私信。

私信里面也就只有一个联系人,叫做“行走于夜黑”。

当初苏乐为了做出成绩,目标就锁定天和娱乐公司。

天和娱乐公司在泸海市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哥,在全国娱乐圈更是如此。

之后跟踪胡柯之后,果然发现问题。

大姐想要大新闻,若是胡柯背后还有金主,这样的新闻够大了吧?

可她当初只不过是个刚毕业的学生,又有什么能力调查那么一个大人物?

所以苏乐当时就在微博上随便发了一个消息,问天和娱乐公司的背后有没有金主,而若是有这个金主是谁!

她只是随便发的,没想到真有人回应了。

而回应的人这个人,这个叫做“行走于夜黑”。

在调查这个娱乐大亨的时候,“行走于黑夜”提供了很多消息,但很无奈的是每次觉得快要跟踪到重大消息时就出现岔子,最后什么新闻都没得跟拍到。

这次民政局跟拍失败,苏乐又忍不住想要看看“行走于黑夜”还能提供什么信息。

苏乐发了一个私信给“行走于黑夜”。

“昨天又被那个狐狸逃了,最近可还是有他的消息了?”

苏乐发完,就准备把微博关了。

“行走于黑夜”一般都是要等好久才会回复。

只是,刚准备关时,却发现了私信闪动。

苏乐没想到对方这次回复的那么快,速度点开,看到“行走于黑夜”的私信。

“狐狸已经出国,这段时间应该是不会有消息,等有其他消息时,我会通知你的!”

苏乐看着这样的回复,暗暗的叹息了一声。

那个神秘的娱乐大亨居然跑到国外去了?

若是在泸海市这边还可以跟踪一下,可若是跑到了别处,还出国,那她可没那个资本跟过去!

……

一直到下班苏乐都没有见到大姐上班,看着样子大姐是被爸妈死磕了一天了。

只是,那个余明逃婚和大姐有什么关系?大姐也够倒霉,摊上这样的未婚夫,还有一个固执的老爸。

而且苏乐觉得余明这次逃婚实在是有些不对劲,却又想不出哪边不对劲。

苏乐下班之后,习惯性的准备坐地铁回去。

只是还没走几步,一辆车开到了她的面前。

苏乐停住脚步,看到车内坐着的是夜宸,蹙眉起来,“你干什么!”

“我不是想要做一个好丈夫,接你回家啊!”

看着夜宸那阳光带着点欠扁的笑容,苏乐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我自己会回去的!”

“我不是担心你今晚那么重要的事情会落跑嘛,到时候我怎么和我家里人交代?”

这个男人居然担心她跑了?

现在爸妈都在那边等着,她倒是想要跑,可怎么跑?

苏乐看着不少同事已经从大厦出来,不想要太招人注意,只得上了车。

苏乐虽然不怎么懂车,可看得出这车内饰精致,估计价格肯定是不菲。

想着这个夜宸的本性纨绔,苏乐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买那么好的车做什么啊!装样子让你很舒服?”

夜宸拍了一下自己的座驾,“这是必须的好不好,若是没有一辆好车,别人做生意还会相信你?人靠衣装马靠鞍,所以啊,好车自然是重中之重!”

苏乐丢了一个白眼,“歪理邪论,真有钱的人才不会将钱花在华而不实的东西上面!”

只是说完,好似感觉这个问题她操心什么?

两个人的婚姻本来就不靠谱,何必要为这个男人一些华而不实的生活习性犯嘀咕。

第8章 角色扮演

苏乐懒得数落华而不实的夜宸,坐下缓了片刻之后,问道:“现在把你家里的一些消息都给我说清楚了,免得到时候我们两个人在家长面前出纰漏。”

夜宸见着苏乐开始做准备工作,笑着说道:“反正两家家长第一次见面,能出什么纰漏?就算出纰漏,到时候我俩还不能应付?”

苏乐有些无语,这个臭混蛋连家里人都随便的糊弄?不过既然对方不当回事,她何必一个人在那边瞎操心!

没一会儿,夜宸带着苏乐到了一家大酒店。

到了酒店,苏乐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夜宸。

要知道,这个泸海酒店就算老姐这样的女强人都舍不得来一次!

用着泸海市人的话,这里是有钱人来的地方,可夜宸居然带着她过来这边?而且还安排家长在这边见面?

这得多费钱!

苏乐刚才看到夜宸的车,就知道他是一个特会装有钱的人,可现在觉得对方是不是装的有些过分了?

于是,苏乐忍不住就梗了对方,“有钱吃饭,没钱做自己的事业?呵呵,你的钱感情都花在了吃的上面了?”

夜宸发现苏乐从开始就特别挑他毛病,此刻又提及这茬!

夜宸于是故意装作深情,“我不是希望你父母可以放心的将你交给我嘛!”

苏乐真想要说,就他这种花钱大手大脚的样儿,她父母绝对放心不下来,根本就不是能过日子的男人。

只不过现在只能先任由夜宸折腾了,包厢都定下来了,他都通知爸妈了,总不能换地方吧?

在夜宸拉着苏乐准备进酒店时,迎面来了两个人。

对方看着苏乐,抬眼露出某些不悦情绪,“哟,这不是苏乐吗?”

苏乐看着来人有些怔住了。

对方是她的大学同学,叫做童雪,当初还住在同一个宿舍里,算是白富美。可不知道怎么的,童雪一直都很看不得她的存在,最后联合宿舍的姐妹,把她排挤的只得住在学校外面。

苏乐看着童雪笑的那么花枝招展,客气道:“真是好巧啊!”

“可不是嘛,毕业大半年没碰到了,今天可真是巧了!不过,你怎么过来这边了?听说你毕业之后就做了狗仔记者了,啧啧,好歹你当初也是我们新闻系的美女系花,怎么最后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唉,我当初听了这个消息,都很想主动帮你介绍其他正经一点儿的工作,但担心你这个人不吃嗟来之食,也就没好联系你!只不过你现在怎么过来泸海酒店了?发达了?还是过来跟踪一些八卦新闻?”

童雪说着,又是瞥了一眼苏乐,“只不过这样高档的地方,你确定付得了钱?而且你们公司会给你报销吗?唉,我听说你们狗仔记者就算是要报销费用,手续也挺麻烦的,你不会是为了追八卦新闻,自己掏腰包吧?啧啧,钱够吗?”

童雪很得意的说了之后,就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卡片,傲气十足道:“拿着我的会员卡,你和这边的大厅经理说一声,会给你九折的,这算是够给你面子了!”

苏乐看着童雪高傲的给了自己一个会员卡,有些无语,对方说话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刻薄。

苏乐自然没有接,“真是不好意思,不需要!”

童雪好似已经猜到苏乐会拒绝,又是捂着嘴笑了起来,“苏乐啊,现在可不是要面子的时候!”说着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夜宸,神色中略带有疑惑,“哦?这位是谁,你……同行?”

夜宸在听到童雪说了那么多,就猜到了一些事情。

在童雪发问之后,对着童雪用着很是绅士的语气说道:“我是苏乐的老公!”

童雪一愣,苏乐的老公?这怎么可能!

就算苏乐有老公,但绝对也找不到这种男神级别的!

童雪满脸的不相信,“呵呵,你们跟拍都要角色扮演?呵呵,不错啊,我差点儿真相信了!”

夜宸本来还想要说点什么,却是被苏乐拉住了。

苏乐笑着说道:“呵呵,你眼光真好,我这次是有任务,所以比较忙,以后有时间聚!”

童雪这种人就是一个大喇叭,现在她还不想要坐实和夜宸的关系,让童雪觉得他们是在演戏也好。

童雪看着苏乐拉着夜宸进入酒店,哼了一声,不以为意的嘀咕,“就知道是如此,就你这样的破鞋,还能有什么好男人要!只不过这男人真是帅气,啧啧,苏乐还真是有福气,居然有这样帅气的男人做同事!”

……

进了酒店大厅,夜宸问道:“这个人是你之前同学?”

苏乐努力的平复了情绪,“嗯,大学同学,好了,不要废话了,我们还是先进包间,把该准备的准备好了!”

既然已经做出这样的假结婚决定,这场戏怎么都是要演好的,让两位老人家放心。

两个人到了包间,发现酒店这边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包厢环境营造的很有家庭聚会的氛围。

苏乐刚坐下,大姐苏筝电话过来了,“小妹,夜宸说的是泸海酒店?我想确定一下,是不是说错了?”

苏筝一开始觉得,晚餐订的酒店估计就是一般的,哪想到是那么高级的地方?所以怀疑夜宸通知的时候说错了。

泸海市就一个泸海酒店,而泸海酒店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负担的。

苏乐有些无奈道:“嗯,就是这边,在三楼,工作人员会带你过来的!”

苏筝电话挂了之后,没多久父母就过来了。

苏立国过来这边,脸上就带着某些不乐呵,不出苏乐所料,果然出言呵斥了夜宸,“随便吃顿饭不行吗?过来这边撑场子有意思吗?而且你还是事业刚起步,乱开销做什么!”

苏立国向来朴素,一家四口人在家都是两菜一汤!

用着苏立国的话,吃饱了就好。

原本苏立国以为是在外面随便找个地方,和夜宸的家里人见面,可不曾想到却来了这样豪华奢侈的酒店。

夜宸见着苏立国这脾气上来,温润的贴心说道:“岳父,这是舅舅安排的,说第一次见二老,怎么都是要重视的,若不然你们两位又如何愿意将乐乐交给我?乐乐跟着我是要过好日子的,不想因为事业刚起步,就亏欠了乐乐!”

 
和她结婚一年之久的男人! 居然是她跟踪偷拍两年无果的神秘大亨——夜宸!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