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危险驾驶,林小米悲催的将一个帅哥撞得失去了记忆

一次危险驾驶,林小米悲催的将一个帅哥撞得失去了记忆
第1章 脱衣服

“你这个笨蛋!加速加速,踩油门不会吗? ”

林小米已经飙到70码了,上司还一直在蓝牙耳机里催促她加速。

林小米一边应着,一边在心里腹诽:自己拍片子不带电池,还敢怪我送电池速度太慢!狗屁的专业记者!

林小米把油门踩到底。

突然,草丛里摇摇晃晃的走出来一个人。

车子重重的撞上那个人。

林小米大脑空白了好几秒,才连滚带爬的下车。

天雷滚滚,她撞了人了!

林小米站在车边大脑有些空白看着那个躺在车前、浑身破破烂烂、一身血污的男人。

她有些发蒙,被她的小破车撞一下,伤情会这么凄惨吗?

好一会儿林小米才反应了过来,拿起电话,颤抖的叫了救护车。

躺在地上的男人,紧闭着双眼,身上到处是擦伤,大腿手臂跟头部还不停的往外渗着血。

林小米颤着双手,抖着声音,用指尖戳了戳地上不动的男人:“喂,大哥,你还活着吗?我,我不是故意的啊。”

“……”

没人回应她。

该不会是死了吧。

危险驾驶要判多少年来着?

林小米蹲在地上,壮着胆子伸手去探男人的鼻息。

手还没伸过去,那男人蓦地睁开了双眼,锐利的眸光直直的射向她,清醒而冷冽,吓得林小米一个腚跟跌在了地上,半晌,才“啊”的叫一声。

“你没死!太好了!”

冷奕煌淡漠的视线从她身上掠过看向她的身后,最后又落回到她的身上,声音没有一点温度:“你撞了我,你要负责。”

林小米用力的点头,精致美丽的五官满是真诚:“我会负责的,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你不会有事,不要害怕哈。”

冷奕煌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番,突然道:“脱衣服!”

“啥?”

第2章 我对你没兴趣

林小米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

冷奕煌又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脱衣服!”

林小米大怒,双臂防备的环在胸前:“你想干什么!我说的会负责,可不是用肉体来负责,你想都别想!”

冷奕煌嗤笑了一声,目光赤裸裸的落在她的胸前:“你会不会自我感觉太良好了一点,我对你干瘪的身材没有兴趣。”

“我干瘪?”林小米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你没长眼睛!”

还从来没有人敢说她的身材干瘪。

丫个呸呸的!她身材好的可以当选维密天使了!

想占她便宜还敢贬低她,个混蛋。

冷奕煌的目光再次落到她被外套紧裹着的胸口,冷哼一声:“把外套脱下来,绑在我的腿上。”

林小米一怔,看了眼他仍在流血的腿,鲜血都流出来一小滩了,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呃,原来他还真不是要占她的便宜。

林小米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也顾不得许多,连忙脱下身上的薄外套牢牢地绑在他还出血的大腿上,她俯着身,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的血,手都有些抖。

冷奕煌眼眸一垂,就落在她仅着吊带的身上,胸前果然鼓囊囊的,再加上她俯着身,从他这里正好可以她粉红的内衣,以及……

她皮肤很白,胸口更白,像团奶油一般,嫩的仿佛一口能够吸到嘴里。

冷奕煌闭了闭眼,心想着,这身材的确不干瘪。

林小米因为之前误会他有些不好意思,给他绑完了腿,又跑回车里将手机和抽纸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的给他擦着脸上的血污。

林小米这才发现,这男人长得还真帅。

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唇,最令人发指的是,一个大男人睫毛竟然比她还要长!

冷奕煌感觉一双带着清香的小手在他脸上无比温柔的移动着,她身上有着很好闻的香气,他这才慢慢的阖上了眼,浑身上下疼得厉害,阵阵困意朝脑袋袭来。

林小米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又是王锋。

林小米一接起来,里面就传来王锋的咆哮声:“林小米,你找死吗?竟然敢挂我电话!你到底快到了没有?”

“王哥,我撞了人了!恐怕过不去了。”

王锋一顿,接着咆哮:“撞人你叫救护车,你守在那有屁用,我警告你,今天要是拍不到魏琳琳这个大明星夜会富商的新闻,你就给我滚蛋!”

也不知道是王锋声音太大,还是她手机漏音太厉害,冷奕煌默默的睁开了双眼,然后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接着冷冷的报出她的车牌号:“94XXXX,你敢跑,我就告你肇事逃逸。”

擦!

林小米简直不敢相信,这男人流了这么多血,脑子还挺清醒。

在坐牢跟被骂之间,林小米果断的选择挂断了电话!

“帅哥,你放心吧,我不会走的。”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林小米这才将自己的手腕从他掌心挣脱了出来,看着救护人员把他抬上了车。

这时,一直紧闭双眸的男人突然睁开了双眼,对着救护人员,指着林小米道:“她撞了我,把她看住了,人跑了,你们一分医药费也拿不到。”说完,闭上眼,晕了过去。

林小米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心里只有两个字,我——靠!

第3章 你是谁

医院里,林小米拿着各种缴费单,心在滴血!

她的确撞了他,可他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伤肯定不都是撞出来的啊,她这是倒了什么霉了!钱包顿时就瘪了。

病房里,林小米看着病床上冷奕煌那张帅气有型的脸,心里很是郁闷。

她现在哪也不敢去,只能守着他了,不然等他醒来见不到她,她就不单单是危险驾驶了,还是肇事潜逃。

而且,医院的护士现在盯她盯得可紧了,她去个厕所就要被人行注目礼。

可她没想到,这男人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林小米看他睁开眼睛,简直激动的要手舞足蹈了,他再不醒,她都怀疑他是不是要成植物人了。

“帅哥,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身上很疼吗?”

冷奕煌睁开眼睛只觉得头痛欲裂。

不,不光是头,他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地方不痛的。

他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和眼前这张美丽精致又带点婴儿肥的女人脸。

那为数不多的记忆开始回笼。

他在海滩醒来时,发现自己一身伤,身边也没人看护,那时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所以怀疑自己可能是被人追杀,受伤导致失忆。

他挣扎的爬起来想要离开那里,谁知刚爬到公路上,就被一个倒霉鬼撞到了。

冷奕煌目光淡淡的落在眼前这张精致的女人脸上,他对她最深刻的印象,还是她的身材……

他在心里暗暗判断了三秒,他受伤的原因未明,又失忆了,没地方去,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也没有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那就只能讹上她了。

冷奕煌心想着——谁叫你人美胸大智商低,不讹上你讹上谁!你说过你会负责的,那就负责到底好了!

然后……

审视的眸光落在眼前激动的女人身上,再开口,声音竟异常嘶哑:“你是谁?我又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啥?

林小米呆滞的对上他茫然的双眼,反应了整整一分钟的时间,掉头就往外跑。

“医生,护士,你们快来啊!!!!”

…………

“病人脑部受到剧烈的震荡,应该是暂时性的失忆……”

林小米看着医生一张一合的嘴,难以置信:“所以说,他……被我撞傻了?”

医生有些无语:“他只是失忆,智商没有问题。”

林小米将医生送走,艰难的看着床上的帅哥,过了半晌,才开口:“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冷奕煌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人。

长得不错,脑子不行。

果然印证了那句真理:女人胸大无脑!

他失忆了,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冷奕煌假装无辜的摇了摇头。

林小米急了:“可是……可是你当时跟我说话时分明还很清醒呀,怎么现在会失忆了。”

冷奕煌好心的提醒她:“医生刚才说,我失忆是因为你撞了我,小姐,你危险驾驶了是不是?”

林小米张了张嘴,刚才还很高的嗓门,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气势顿时一弱!

第4章 人有三急

冷奕煌冷眼的看着她气势矮下去一截,才道:“扶我起来。”

他浑身都是伤,尤其右手跟右腿伤的最重。

林小米连忙上前,冷奕煌突然闻到一股很好闻的香气扑面而来,抬眼就看到她白嫩纤细的脖子和衣领下精致的锁骨。

她一双柔嫩的小手搭在他的臂膀上,那柔软温良的触感……有点痒。

“给我倒杯水。”

“好。”林小米殷勤的去倒了一杯温水,用手试过温度才端给他,喂到他嘴边,冷奕煌就着她的手喝了一整杯水。

温热的白水顺着干渴的喉管慢慢的咽下,嗓子里那股快要冒烟的感觉渐渐的消失了。

恩,伺候的不错,养伤期间要是有这么个美人天天陪在身边,那日子也还算不难过。

林小米甜甜的笑着,努力刷好感,希望对方可以同意私下解决,压根不知道对方正在打她的主意。

“我的随身物品在哪?”

林小米眨了眨眼睛,转身将沙发上那一团破布递给了他,可怜兮兮的说:“我就撞了你一下,也不知道你这衣服怎么变得那么凄惨的,我都看过了,你身上没有手机没有身份证,什么能认出你身份的东西都没有。”

冷奕煌的视线从床边那团带血的破烂衣服移开,看向她,温声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林小米。”

“怎么可能有人叫这个名字,我不信,身份证拿我看看。”

林小米顿时无语。

好吧,她这名字听起来的确没诚意到像是胡诌的。

“你看吧,我没骗你,我真的叫林小米。”

冷奕煌接过她的身份证,看了看上面的名字,然后……将她的身份证塞进了枕头下面。

“你干嘛?把身份证还给我。”林小米在心里大叫一声不好!

冷奕煌身体靠着床头,轻笑一声:“怕你跑了,先放我这,报警的时候也好知道要抓谁。”

林小米:“……”

这人真的失忆了吗?怎么失忆了还这么阴险。

“你……真的要报警啊?帅哥,咱们私下里解决好不好?”

“其实,我也不想报警的,那么麻烦,只是……”冷奕煌一副伤重疼痛的模样:“我被你撞得浑身是伤,你也看到了,手和脚都有伤,生活根本不能自理,所以,我住院养伤期间……”

林小米秒懂:“我来照顾你啊!住院期间医药费我全权负责,直到你出院为止。”

林小米以为的是,照顾到他痊愈出院,这事就算过去,他们也就两不相欠了。

可惜冷奕煌完全不是这么想的。

只是他故意不说,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那好吧。”

“唉,其实我真不愿意让你一个小姑娘照顾,多不方便……”

林小米以为他要反悔,忙道:“没有哪里不方便啊,我撞了你我照顾你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嘛,你就把我当成护工就好了。”

冷奕煌点头,开口道:“那好,护工小姐,扶我去洗手间吧,人有三急。”

这个时候,林小米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以后要面对的将是什么。

她把他送进洗手间,转身要离开时,被他叫住:“去哪?你还没给我脱衣服呢。”

第5章 生活不能自理

“啥?”林小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开口紧张到连说话都结巴了:“我、我、我给你脱?你自己不会脱吗?”

冷奕煌在心里鄙视了一番她的智商,但开口却十分温和:“林小姐,我的手受伤了,而且这也是护工该做的事吧,如果我的生活能够自理,就不需要你了。”

换句话说,如果他生活能自理,现在已经报警处理她了。

林小米很聪明的明白了他话中隐含的意思。

“好,我给你脱。”

林小米在他身前半蹲着,揪着他两侧的裤腿,闭上眼猛地往下一拽!

“唔!!!”头顶顿时传来一记闷哼。

“你这个笨蛋!”冷奕煌被勒的咬牙切齿:“你家脱裤子不需要先解裤带的吗?”

林小米原本被骂了还有点恼,这会脸烧的通红:“对不起,我、我忘了。”

她真是忘了,医院的病号服都很宽大,裤子都是要系裤带的。

林小米的视线落在他的裤带处,余光不由自主的往下瞟。

“看什么看,你快点!”冷奕煌真是要疯了。

“知道了,催什么催。”

林小米一个黄花大闺女,就算她性格再大大咧咧,这时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侧过头,不敢去看,手往他裤带上一放,就听到他恶劣的口气:“你往哪摸呢!”

林小米吓了一跳。

“对、对不起,我眼睛看不到。”林小米简直懊恼死了,看不行,不看更不行。

她心一横,终将脑袋转了过来,谁知一紧张竟不知怎么把活结直接变成了死结。

冷奕煌简直要被这个笨蛋气死了,她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你!快!点!”冷奕煌声音已经低沉的有些危险了。

林小米懊恼不已,急的鼻尖上都冒出了细汗:“那个……不如,我拿把剪刀咔嚓一下?”

她说着,手上还在他面前比划着咔嚓的动作。

冷奕煌心里一紧,一巴掌拍开她的手,冷声道:“快解!”

林小米简直要哭了,这洗手间里又十分昏暗,她根本就看不清楚。

咬着唇,一狠心,整个人凑了过去,长痛不如短痛。

这短暂又漫长的过程对于冷奕煌来说,简直是种快乐的折磨,她凑得那么近,偏偏她还一脸无辜清纯的表情,水灵的大眼睛瞪得大大,无心的诱惑才是最致命的。

看着她的脸,他心中的火越烧越旺。

林小米还没交过男朋友,她根本不知道她对男人来说是种多大的折磨。

第6章 误会

就在她解开的瞬间,卫生间的门突然从外面打开。

“人呢?”小护士嘀咕着,可当她看清卫生间里的人时,吓得连忙捂住眼睛退了出去,嘴里还惊呼着:“哦买噶的!”

天!

林小米简直羞愤欲死,此时也顾不得男女有别,脱了他的裤子就追了出去。

“哎,你等一下。”

她一定要解释清楚,他们没在做坏事!

不然她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这些护士了。

林小米跑得快,没有看到。

可冷奕煌却是知道,他竟对林小米产生了欲望。

不过说实话,这女人除了智商有时堪忧外,外貌身材都是一等一的。

该死!

他自控能力就这么差吗!

门外,林小米面红耳赤的叫住小护士:“那个,你不要误会,我们刚才没有……”

她话没说完,就被小护士挥手打断:“我知道,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的。”

小护士工作几年了,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开放大胆的人。

她视线在林小米娇嫩的红唇轻轻一碰,瞬间转开,尴尬道:“不过,这个病人伤的不轻,不能剧烈运动,我还是要提醒一句,最好不要乱来,等出院再……”

她听说这里住了个超级大帅哥,她今天本来是来看帅哥的,谁知道……

小护士说不下去了:“我等会再来查房。”

林小米看着小护士匆匆离开的背影,极度郁闷,心想着,你不是说你都知道吗?你都知道什么呀!

小护士红着一张脸从病房直接跑去了护士台。

老护士看她火急火燎的,拿话逗她:“看完帅哥了?看把你给你激动的。”

小护士眉头一蹙,有些懊恼:“什么呀,我根本没看清帅哥,却看到了、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

小护士红着脸靠在她耳边,低声的嘀咕。

老护士“啊”的一声:“这么劲爆!他们之前不是不认识的吗?这第一天就……怪不得现在帅哥都被别人收割了,看看这效率,这活……”

林小米几乎可以确定这个误会是解释不清了。

她有些庆幸,这个双人病房里只住着他一个人,不然误会肯定更多。

冷奕煌在卫生间里呆了许久才冷静下来,谁知一出卫生间,就看到林小米红着一张水蜜桃般的脸,不知在想什么,贝齿咬着嘴唇,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冷奕煌刚刚平息的火苗又隐隐有上窜之势,他真心怀疑是不是伤的太重才让他这么不淡定。

林小米看到他一瘸一拐的走出来,想要帮忙,可想到刚才的事,还是感觉尴尬。

冷奕煌看她纠结的一张俏脸,就莫名的想要逗她。

“还不过来扶着我。”

“哦。”林小米这才上前,揪着他的裤带三两下的系上,再扛着他的手臂把他往病床送。

冷奕煌手臂很长,架在她的脖子上,就感觉将娇小的她完全圈在怀里,他垂眸可以看到她年轻的肌肤上真是一点瑕疵都没有,吹弹可破、白净细致的连毛孔都看不到。

她身上还有一股很好闻的淡淡的幽香。

这味道在他快要昏迷时一直萦绕在鼻端……

他忍不住凑过去轻轻嗅了嗅。

林小米感觉耳边一热,抬眸就对上他幽暗深邃的双眸,他帅气逼人的脸近在咫尺……

 
一次危险驾驶,林小米悲催的将一个帅哥撞得失去了记忆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