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却在五年后被他逮个正着!

本以为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却在五年后被他逮个正着!

第1章 我走了,你怎么办?

“给我滚出去。”

总统套房内,伴随着男人凌厉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言欢不着痕迹的将捂住口鼻的湿巾在一旁,抬眸,气吐幽兰,浅笑嫣然。

“贺少,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嗯?”

说完,微弱的灯光下,言欢大着胆子伸出手指挑起男人的下巴,女王范十足,本来……就是自己来睡他的,怂什么?

虽然自己现在也吸入药水味,但是他比自己吸入得更多。

贺景深闻言眼神更加凌厉,好,很好!

这次送来的人也太大胆了,直接上下其手了!

昏黄的灯光下,床上的女人轮廓模糊,看不清楚正脸,却衬的皮肤越愈发白嫩,贺景深抬手就想直接将女人丢出去,却不想大步跨出去的脚步竟然不听使唤,一下子栽倒在大床上,无意之中将床上的小女人完全的覆在身下。

该死的,没想到药效居然这么强,贺景深很快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越发难以控制。

言欢被突如其来的高大身躯压得不得动弹,听着身上男人粗重的呼吸,她不由的暗自佩服贺景深的定力。这可是一整瓶的强效催情药。

随后言欢赶紧摇摇脑袋,撇干净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

这个好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能不能成功,就在这一晚上了!

她咬紧下唇,费力的抬起双手,生疏而缓慢的覆上男人精壮的后背,点燃了火花。

“贺少,放心,事成之后,我只要两百万,然后绝不纠缠,嗯?”

说完,言欢费劲的伸出手将枕头下自己一早准备好的支票送到了男人的面前。

“完事后,你签字,我走人。”

呵……

贺景深眸光深邃如海,满是讥讽。

“好,如你所愿。”

一阵真实的痛感袭来,言欢长长的指甲掐住了男人的后背,瞬间划几道血痕。

贺景深动作一滞……

可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汹涌的狂潮……

夜,还很长……

……

天色朦胧亮,一夜尽兴的男人随手将枕头上的支票署好名丢在床上,并未理会床上有些狼藉的女人,一边干净利落的围上浴巾走进浴室,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在我出来之前赶紧滚,否则,你知道后果。“

黑暗中,言欢捡起床上的支票,小心翼翼,眼里不是贪婪满足,全然都是珍视。

哪怕自己昨天晚上一度认为自己会死在床上,如今也是值得了。

“没问题,多谢贺少了,昨天晚上……贺少您真棒……”

听着女人轻佻的话语,贺景深蓦然又想起昨晚的一幕幕,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还是有些对他的胃口。否则,也不会成为这么多年以来他的第一个女人。

……

待到男人走进浴室,言欢艰难的抬起酸疼的身体,穿好衣服离开,身后浴室的门在不久以后缓缓打开。

贺景深皱着眉头,按按有些疼痛的眉心,拉开窗帘。外面阳光刺眼,晃过洁白的床单,一丝嫣红绽放……

他微微怔住,空气中,似乎还有那个女人的香味……

第2章 九个月前的那一夜

“疼……”

“加油,看到孩子的头了。”

“嗯……”

九个月后,C市的一家医院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产房的宁静。

言欢白着一张俏脸,汗水打湿了额头的碎发,真正让她揪心的,却不是生产的痛苦过程。

而是十五分钟后医生的检验结果。

弟弟究竟有没有生的希望,就绑定在这个孩子身上了。

“言小姐。”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摘下口罩,走近她的床位,遗憾的摇摇头:“很抱歉,经我们检验,您的孩子和您弟弟的血型不相符,所以,脐带血无用……”

仿佛一道炸雷在头顶劈开,言欢一瞬间被抽离了魂,小脸白的像一张纸。

怎么,怎么会这样?

当初A市的医生很肯定的告诉她,只要生个孩子,配型成功率是接近百分之百的啊!

难道让她出卖自己的身体,用尽办法之后,还是要眼睁睁的看着亲弟弟死去?

言欢无力的瘫坐在床上,身上的酸疼一阵阵的提醒着她,从设计A市最优秀的男人,生下孩子,为的就是去救她唯一的亲弟弟-言锦。

言欢的母亲身体向来不好,生了弟弟之后直接大病一场,在病床上挨了三天还是没挺过去,撒手人寰,留下一个弟弟。

父亲言城东是个生意人,整天忙着在生意场上来回转,在他眼里,钱权势这三样东西才是他的人生中的第一位,并没有把言欢的母亲放在心上,除了生意,在外头也不知道藏了多少相好,但这些,性子柔弱的母亲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为孩子能够让他回头,却始终是枉然。

母亲的去世没有让他停下脚步,他依旧活跃在生意场上,除了请了一家子保姆司机,根本无暇顾及她们俩。

尽管言欢从小对弟弟关怀备至,长姐如母,但是还是没能避免厄运的到来--由于先天的气血不足,弟弟生下来就患有地中海贫血,这样的病,除了脐带血加骨髓移植,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解决。

但是她和父亲去医院做过配型,却被告知均不匹配。要等配型合适,茫茫人海更是难以寻觅。

在言欢的死死追问下,医生才游移不定的开口:“或许,言小姐可以生个孩子,带有血缘关系的新生儿,这样对于言少爷的病,或许有救。”

医生的这句话,对于近乎绝望的言欢来说,不亚于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

尽管她没有结婚,可是为了弟弟的性命,别说是生孩子,搭上自己的命也未尝不可!

抱着这样的心态,言欢很快“物色”好了人选-A市的风云人物,贺景深。

父亲言城东很少在家吃饭,但言欢不止一次的听到过他提起这个名字-A市的传奇,年少有为是自然的,做事果断,雷厉风行,没有婚史,甚至和桃色新闻不搭边。

一样是要生孩子,那么,就索性生个基因好的。

于是有了九个月前的那一夜。

一切的一切都水到渠成,只是没想到,败在了最后一关。

言欢无力的闭上眼,心如刀绞,长睫不由自主的颤抖,她紧紧掐住手心,不让自己流眼泪。

第3章 一边死人一边生产

言欢深吸一口气,没关系,没关系,这次不成功,只要先用药物治疗缓助病情,弟弟应该还能坚持一段时间。--那张200万的支票,应该还能顶一阵子。

言欢打定主意,缓缓的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个妖娆的声影腰肢款摆走进来-来得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言若兰。

“哟,姐姐,刚生完孩子就是脸色不太好呢,看看你,好憔悴啊!”言若兰娇笑着,摆弄着手上细长的指甲,语气中却听不出一丝关心,反而满是嘲讽。

言欢微微皱起眉头,这个妹妹向来与他们没什么交集,言城东在外灯红酒绿的生活,有个私生女也早已不是秘密,只是这样的场合,她怎么会来?

言欢抬起头,如水的眸子的充满着疑问:“你来干什么?”

“自然是来看看你啊,我的姐姐,你刚刚生产完,我当然要来道喜,但是呢,似乎又不太适合。”言若兰眼里闪过一丝狠毒,轻描淡写的说:“毕竟,言锦刚刚断气,一边死人一边生产,嗯,真是叫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言若兰满意的看着言欢瞳孔瞬间收缩,满脸的不可置信,她不顾手上的输液针,一把掐住言若兰:“你胡说什么!我弟弟在隔壁房间疗养,你说谁死了?!”

言若兰被她掐住,狠狠挣脱几下去甩不开,尖声叫道:“你未婚先孕,生了个孩子,言锦这个拖油瓶知道了,哪还有脸活下去?他自己拔了氧气管你掐我干什么?!”

言欢一下子失去力气,言若兰趁机甩开她,恶狠狠的说:“我实话告诉你,医生我早就买通了,当然不可能配型成功,而爸爸,呵呵,他怕自己身体受到影响,你恐怕还以为他也是真的不匹配吧?”

言欢已经陷入绝望,满脸是泪,她什么都不想再听,但是言若兰的话还是滔滔不绝的传入耳中。

“咱们言家在A市也算是有头有脸,谁知道出了这么个病秧子,还好他自己解决了自己。至于你么,呵呵,只要你出了医院大门,那些记者对着你一通拍,明天的新闻就有了,言家大小姐未婚生子,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做大小姐,这个位子,只能是我的!”

“哈哈哈!”言若兰得意地看着即将成为丧家犬的言欢,忍不住大笑起来,仰头掩嘴,昂首阔步地走出了病房。

徒留刚刚生产完,满额大汗,一脸狼狈的言欢目光呆滞地看着言若兰离开的背影。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和言锦?低垂眼眸,言欢努力隐忍住不让泪水夺眶而出,这样的父亲,不值得她流泪!

撑在床上的手紧紧揪住身下的床单,用力紧咬的嘴唇破损而涌出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这是仇恨的味道。

她发誓,今日她有多落魄,以后,她就要言若兰和言城东有多凄凉!

第4章 年度最年轻CEO

三年后。

A市最气派宏伟的办公楼里--贺氏集团。言欢站在24楼,有些紧张的等待面试结果。今天是她进行第三次面试的日子,通过层层筛选,只要这一关过了,她就可以顺利入职。

“言小姐,恭喜你通过面试,成为贺氏集团的一员,希望接下来三个月的试用期你可以好好表现。”人事部萧经理笑着告知她结果。

“谢谢公司给我工作的机会,我会认真对待,好好表现。”

言欢心里一喜,贺氏集团的面试十分严格,但是进去了,也就意味着将拿到比同行高出很多的薪水。

人事经理看着眼前这个打扮的其貌不扬,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土气的女人,长长的头发盘起,巴掌大小的脸上框着一副黑色边框眼镜,衣服是沉闷的灰色小西装,这身装扮看起来毫不起来不起眼。

但刚刚的那一笑,却让人瞬间失了神。

……

贺氏集团的工作效率很快,在人事的引导下,上午办好入职一系列手续,下午言欢就已经入职人事部,在经理的引荐下,向各位同事打招呼。

熟悉之后,言欢坐回自己的位置,拿着员工守则细读。

人事部是一个公司八卦和新闻的起源地,更何况女同事居多,没一会,耳边就飘来同事ALICE的窃窃私语。

“哎,你们看了今天的报道没?咱们贺总又上新闻了,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人间偏要靠才华,这张脸都能上娱乐新闻了,结果每次都是财经头条,实在是太帅了,不愧是A市年度最年轻有为的CEO!”

坐她对面的CICI作花痴状,眼睛里面都可以冒出爱心粉色泡泡:“最重要的是,人家还是单身耶!又没什么八卦绯闻,多金帅气的王老五,天哪……”

“好像给他生猴子啊啊啊!”ALICE 夸张的小声尖叫。惹来其他女职员的一片白眼和调笑。

坐在角落里的言欢,却越听越是心惊胆战。

帅气多金的单身王老五,A市最年轻的顶级富豪,贺氏集团的总经理兼CEO

言欢咬唇,神色凝重了几分,如果不是因为贺氏集团的薪资足够的高,自己也不会这么冒险。

“咳咳!”随着一声象征性的咳嗽声,萧经理走进人事部。原先吵吵闹闹的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下来。

萧经理眼睛环视办公室一圈,沉声说道:“大家都知道,贺氏集团这次招进了不少新员工,流入了新鲜血液。所以今天下午,贺总会百忙之间抽出时间,来给咱们新员工训话,当然,人事部作为公司重要的职能部门,贺总会作为重点巡视对象,你们都给我机灵着点,好好做事!”

交代完这些,萧经理匆忙离开,去准备接待事项了。

第5章 贺总到了

办公室里陷入短暂的沉默,随即是压抑不住的小声尖叫。

“天哪,ALICE,你赶紧帮我看看我今天的衣服搭的可以么?你说待会贺总会不会一眼注意到我?!”

“哎呀我现在没空,这两只口红哪只衬我的肤色啊?男神面前一定要展现最美的一面啊!”

“是啊是啊,要是傍上贺总这棵大树,哪怕传个女朋友的绯闻呢,也是吃穿不愁啦!”

……

言欢无奈的看着一群女同事补妆整理衣服,手上没有任何动作,心里却越发的不安起来。

希望男人不会发现自己,毕竟那一晚,灯光朦胧,彼此根本看不清。

“贺总到了!”

随着一声通知,一个身形颀长俊挺的男人大步走进办公室,他气质冰冷,眼眸深邃,一身剪裁非凡的全套ARMAINI高定西装,皓白真丝衬衫,灰色暗格领带,收腰的剪裁,顶端的布料,更是完美的显出了笔挺的身材。周身散发着一股子王者般的霸气。

原本的花痴尖叫窃窃私语通通被这股强大的气场压下去,员工们都站起身听着贺总训话。

言欢垂眸低首,站定在位置上。听着一把低沉磁性的男声响起,说的内容是公司对新员工的期许和公司的简介。但是却像是有魔力一般,直直穿过耳膜,透入心底。

这声音,简直能让人耳朵怀孕啊!

而且,还带着一丝熟悉。

似乎和四年前那晚的声音记忆,完全契合上了……

言欢更加的心惊胆战,纤手掐进掌心,薄薄精致的嘴唇抿住,在心底不断祈祷快点结束。

这样想着,声音真的停止了。

难道这么快就结束了?

她松了一口气,准备抬头。下一秒却又惊诧的睁大双眸:

一双锃亮的皮鞋站定在他面前,下一秒这双鞋的主人缓缓的弯下腰,捡起地上的胸牌-她不知何时掉落在地上的胸牌。

“言欢,嗯?”头顶响起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

“是……”努力控制住自己心下的波涛汹涌,言欢鼓足勇气,言欢答应下来,却还是不敢抬头。

一只骨节分明,细长干净的大手将她的胸牌递过来,言欢微微的一愣神,赶紧接过来,却不小心在一瞬间,触碰上他的手指。

一刹那间,电光火石,似乎一阵强电流通过,直击心脏。

贺景深居高临下的看向眼前的女人,眸光深沉。

等言欢反应过来,贺景深已经做完巡视,离开办公室了。她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没露出破绽。

午休之后,萧经理带给她一个调令通知:从即刻起,升为贺总经理的贴身秘书,并且即刻去贺总那里报道。

带着几分惴惴不安,言欢敲了敲总经理办公室的门。

“进来。”低沉磁性的男声传出来。

言欢走进办公室,带着早就打好的腹稿,做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这样也许能够蒙混过关。

她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小心翼翼的措辞:“贺总,我是新入职员工言欢,接到调令,可是作为新员工,怕不能胜任高级秘书的职位,您,为什么选我呢?“

贺景深抬起头看着言欢,狭眸微眯,深不可测的黑眸里闪过一丝玩味,声音难得的带上一丝温柔:“言欢……”

他叫着她的名字,波澜不惊的抛出一个问题:“你,对我没有非分之想。”

第6章 你,对我有没有非分之想

贺氏想做自己高级秘书的人根本堪称用山堆,而其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

但是……从自己上午接触来看,言欢却是个另类。

言欢暗暗的吸了一口气。

非分之想?怎么会没有,四年前不就有了。还成功的将“非分之想”变为无法改变的事实。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神一般的容颜,言欢一瞬间有了些许恍惚。毕竟这个男人四年前和她有了实质性的关系,而且,他是孩子的爹地……

贺景深当然不会知道言欢在想什么,他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看见她秀气的双眉微微蹙起,薄唇若有若无的扯了扯。

面对着他这样的男人,其他的女人早就按捺不住花痴的心了,她倒好,自顾自的想着其他事情。

贺景深看着她纠结的小模样,嘴角确是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轻笑。万年冷淡的脸上极难得见到这样的笑容,更衬得他一张脸熠熠生辉。

这个女人,和其他人很不一样。她不像其他的员工那样打扮的花枝招展,只为博得他多看一眼。

反而用这些土里土气的衣服和眼镜掩盖住了自己的容貌。只是气质这种东西,别人学不来,自己也丢不掉。

即使言欢穿着不扎眼,却像一块无法掩住光辉的璞玉。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两个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言欢想到儿子,不由的感受到作为母亲的责任。率先回过神来。她稳稳心神,不卑不亢的抬起双眸,看向贺景深:“贺总,请问我平时需要做些什么工作?”

贺景深收起一抹笑容,淡淡的看向她:“贴身秘书么,如你所想,就是负责我所有的一切,事无巨细,无论工作还是私下生活。”

言欢点点头,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随即自然而然的开启了条件:“这个职务比一般的行政秘书都要来的艰巨,而且可能占用到我的部分私人时间,所以,我想您应该再多付一些薪水。”

嗯,既然没法抗拒,倒不如多要点工资,实际一点。

贺景深有些愕然,随即不由的多出一丝玩味。

接近他的生活,是多少女人雇私家侦探去做的事情。

而眼前这个纤细瘦弱的女人,居然这么自然而然的跟他说:得加钱!

他简直对她刮目相看。同时又多了一丝玩味。

言欢接收到贺景深寻味的目光,急急撤回了自己的眼神,轻轻咳嗽一声,直截了当的说到:“贺总可能您不知道,我还有个孩子要养,小孩子花费大,我想给他更好的生活。”

她有孩子了?

贺景深多少有些诧异,毕竟她的简历上写的可是未婚。

贺景深收回思绪,眼神深邃的看向言欢:“只要你做的出色,薪水,我可以在你原先的职位上翻一倍。但是前提是,你得做好,贺氏集团,不养闲人。”

“是的,贺总,我明白了。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我现在下去熟悉一下公司情况。”言欢心中狂喜,本来贺氏的薪水就已经偏高了,现在两倍的薪水,对她来说真是意外的惊喜。

关上门,转过身,言欢不由的拍拍自己的胸口。松了一口气。

第7章 言宝贝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看着贺景深的深邃双眸,差点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

还好,还好四年前的那个晚上灯光暧昧不清,没让贺景深看到她就想起来什么。

只是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有着超于凡人的洞察力,她生怕自己哪一天露出马脚,尤其是-孩子,那个几乎跟他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宝宝,千万不要出什么差池,她只想带着孩子好好过日子。

夕阳斜斜的照进办公室,桌上的手机响起提示声。

言欢盖上最后一页文件夹,抬起手指将散落在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拿起手机。

是一条提醒事项:接宝贝下课。再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

言欢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和同事们打过招呼,匆匆的乘上公交车,去往儿子的幼儿园。

刚刚下车,幼儿园响起了铃声-言欢站在门口,看着一群小朋友冲出教室。

不一会,一个小小的身影冲了出来。言欢满眼柔情的看着这个圆滚滚的小团子冲到自己身边,准确无误的抱住她的腿不松手:“妈咪抱……”

言欢轻轻的蹲下身,和他蹲在同一水平线上,笑着问他:“怎么样?今天过的开心么?”

小团子忽闪着大眼睛看着他,粉嘟嘟的嘴唇,湖水一样清澈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很是可爱。这张婴儿肥的脸上五官简直就是浓缩版的贺景深……

言宝贝眨眨大眼睛,甜甜的笑道:“很开心呀,今天幼儿园有小朋友过生日,我们都有吃到蛋糕哦!不过,我的蛋糕只尝了一点点,就请老师帮我装起来了,要留给妈咪吃,还要给舅舅吃!”

言欢看着宝贝小心翼翼的将打包的蛋糕从书包里掏出来,小小的一块已经没法保持原本的形状,有些狼藉。

她的心狠狠的一痛,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了心脏,毫不留情的撕扯。

今天,是弟弟的忌日。

那个她曾经拼尽力气想要抓住的亲人,但是,命运总是在捉弄她。她想要留住的,最终还是留不住。

言欢紧紧的抱住小小的宝贝,硬生生的忍住了自己涌上来的眼泪。轻轻的在儿子额头上亲了一下,说到:“乖,我们去看舅舅。”

到达墓园的时候,夕阳全力洒下光辉,万物生金。

言欢抱着小团子走到一座墓前站定。那是弟弟的坟墓。

照片上,20岁的言锦温润如玉的笑着,眉眼贺言欢如出一辙。毕竟血浓于水,无法割舍。

言欢伸出手指,感受到墓碑上冰冷的温度。不禁想起她拼尽全力生下孩子那一刻,以为弟弟有救时,心里的温暖。

可惜,这最后的希望,被自己亲生父亲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毁了。

当年她的父亲,生怕自己的身体受到一点损伤,同时又害怕言欢和言锦争夺家产-毕竟,言城东能发家完全依靠言欢外婆家的扶持

言城东瞒天过海的买通医生,否认了父子的配型;而同父异母的“妹妹”,为了争家产,使用手段除掉了弟弟,不仅如此,在她还在产房的时候,言若兰就通知了各家媒体,让她落得个声名狼藉,恬不知耻的下场,被迫被逐出家门。

稳坐言家大小姐,又是唯一继承人位置的,就是言若兰了。

言欢想到这些,不由自主的掐紧手指

她恨!

如此的赶尽杀绝,不留一丝活路给她,这个仇,她一定会报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怀里的小团子已经有些昏昏欲睡,言欢裹紧自己的衣服,拿出宝贝留的那块蛋糕放在墓碑前。轻轻的向言锦告别:“弟弟,我会好好的生活下去,带着宝贝,你所承受的一切,我会让他们加倍奉还!”

说完,她抱着宝贝,离开了墓园。

第8章 不会是看上言欢了吧

下定决心,有了新的目标,收拾好心情,言欢第二天精神百倍的去上班。

只是觉得奇怪的是,平时对她还算热情的同时今天都显得格外冷淡,甚至有些刻意的躲避,完全没有以往的融洽。

言欢有些奇怪,难道是自己的衣着打扮不对?抽空去了个卫生间,合身的衬衫,长长的头发束在脑后,土气的黑框眼镜,并没有露什么锋芒啊?

算了,不想了,好好的回去背熟贺景深的工作联系单吧。

正准备推开格子间的门,门外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哎,你说,我的男神不会是看上言欢了吧?怎么突然就升为贴身助理了?这也太快了!”这是CICI的声音。

“应该不会吧,那你看看她那个土里土气的样子,一身的行头加起来都比不上你一直鞋哦……”ALICE的声音也愤愤不平的响起来。

“真的是,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这么好的运气,一下子就升上去了……”

言欢听着不由的笑起来,她毫不犹豫的推开门出去,看着门外两个人猝不及防的面孔,淡定的打了个招呼:“好巧,你们也在。”

CICI和ALICE一脸尴尬,不管多么不情不愿,还是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毕竟,人家是老板的贴身助理。

言欢看着两个人不紧不慢的打量了她们一圈,直盯得两个人心里发毛不知所措,才弯起唇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两位,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一字不差。”

满意的看着两个人脸色大变,言欢笑笑继续说:“我要是你们,反而会庆幸。现在的总裁助理,是一个有孩子的妈咪,而不是什么热辣的美女来钓你们总裁,是不是呢?”

两个人对视一眼,ALICE鼓足勇气问道:“言助理,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不会打总裁的心思?”

言欢无所谓的笑笑:“不然呢?我的孩子都已经会打酱油了,我能这么快升上去也是因为需要更多的薪水,总裁看我老实本分才调我上去的,而且我又没你们年轻漂亮,还不如收收心思好好带孩子呢,我的儿子才是我男神,别的人我一点心思都没有!”

一席话说得合情合理,完美的解决了小姑娘们的心病,还暗暗的捧高了她们。

CICI和ALICE带着最新的好消息回到办公室。

在她们身后,言欢这是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样的小道消息,比任何正式场合发表声明都有用。

果不其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她收到了不少小礼物和请吃饭的微信消息-一半是觊觎她的升职速度,暗暗讨好的,一半是因为她下午那一席话,消除顾虑的。

照单全收-言欢心情大好,她知道,这只是第一步。

已经被排除掉威胁的言欢重新融入到工作团体中,ALICE继续为她带来新的八卦:“知道么,那个一直纠缠贺总的言家小姐,今天又要来了!”

“她这是想要嫁给总裁的节奏么?跑这么勤快,倒追的也太厉害了……”

说话间,前台的电话线接入:“言秘书,若兰小姐约了贺总,现在进来了。”

若兰……言若兰。

和其他名媛一样,都想着巴结贺景深,顺利上位。

言欢眸光闪过一抹凉意,恨意在心头翻滚了。

本以为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却在五年后被他逮个正着!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90962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