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她自己清楚,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他是恶魔,是她一切噩梦的开始和蔓延!

只有她自己清楚,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他是恶魔,是她一切噩梦的开始和蔓延!
第1章 将她拍卖

夜已深,霓虹灯依旧绚烂。

在A市最顶级娱乐会所,金樽酒店顶楼一处大厅中,童妍希发出尖利的怒吼:“霍景行,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童妍希,你觉得你算什么,嗯?”霍景行冷笑道,身形高大帅气的他,随手一推,就将童妍希往大厅中的舞台推了过去。

今夜的舞台可不一样,每个月的这个时候,都会举行盛大的私人拍卖会,拍卖的物品千奇百怪,纯属有钱人的恶趣娱乐。

而霍景行将童妍希推到舞台中,就是要把她活生生一个人,当做物品卖出去。

他怎么可以!

“我是个人,我不是个物品,霍景行你让开!”童妍希异常羞愤道,刚站稳身子立即转身往舞台下跑去。

这一次,霍景行没有阻拦,而是看着她狼狈逃窜的身影冷冷开口:“到这时候了还装什么高洁?童妍希,你若是不卖,哪来的钱?你还想不想救你妈?”

童妍希闻言如同雷击,整个人僵直住。

霍景行的意思非常明确,原来在他眼中,她自始至终都不过是个高级一点的陪女罢了。

枉费她爱慕了他这么多年,掏心掏肺,最终还是落到这个下场。

童妍希只觉得如鲠在喉,心里堵的慌,眼睛酸涩的厉害。

她只有高高的仰起头,才不让眼泪掉下来。

“童妍希,有本事就走,我不会逼你!”霍景行很看不惯她昂头的姿态,冷冷的讥讽。“只是钱,你一分都别想得到!”

噗嗤一声,童妍希只感觉利剑穿心,痛到不能自已。

童家面临破产,妈妈还躺在急症室,不管哪一样,她都需要钱!

不为五斗米折腰这种美好愿望,果然不可能出现在她身上。

而这个逼她折腰的人,却是自己的最心爱的男人,童妍希为自己感到悲凉。

“好,我卖!”童妍希咬破红唇紧拽拳头,指甲早已抠入血肉之中不自知。

“卖就要有卖的自觉,把衣服脱了把这兔女郎换上,多摆几个姿势指不定价格能高点!”霍景行没有丝毫同情,他就如同刽子手般,将她往深渊一步步推去。

心痛到不能呼吸,这种窒息的感觉童妍希并不陌生,在这一年里,她已经在霍景行身上无数遍的体会到,可直到今天,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一切明白的太晚,她早已无路可退。

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可在乎的?

“用不着换,我也能卖出好价钱,霍总你放心好了!”童妍希沉沉的闭上眼将无用的眼泪咽回,再抬头时眼神坚定,宛如换了一个人。

她踩着高跟鞋昂着头的走向舞台中间,随着主持人的介绍,她麻木的将大衣脱落,露出里面紧身的白色毛衣,抬头挺直扭腰,摆出迷人的姿态,引得全场尖叫哗然:“把外衣脱掉,把外衣脱掉,通通都脱掉……”

脱掉又如何,他都不在乎,一无所有的她还有什么可在意的?

既然这是他想看见的,那她就如他所愿。

随着音乐摇摆,用力摇摆,童妍希一个漂亮的旋转后,双手一举,毛衣滑落,大片光洁白皙的肌肤露出,纤细的腰身,饱满的双峰……很有料很诱人啊!

台下的人个个摩拳擦掌心潮澎湃,无人看到她的心在滴血……

第2章 百般羞辱

“我出一千万!”嘈杂中,有人爆出了高价!

“不用再脱了,既然我买了就是我的女人了,我的女人岂能让你们看光光,给我包起来吧!”

工作人员上台,就像打包精美礼品一般,直接将童妍希包装起来送到他房间。

不得不说服务还真挺周全,有人带着童妍希去洗澡擦香化妆打扮,最后换上性感的睡衣直接送到了总统套房。

看到早已等候在房间,搓着双手大腹便便满眼猥琐的男人时,本以为身心皆以麻木的童妍希突然有想死的冲动。

而事实上也是这么发展的。

当童妍希看到肥腻的男人伸出罪恶的爪子往自己身上扑过来时,她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直接逃走,推开窗户爬了上去。

“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童妍希朝着肥腻男大吼道,说真的,她实在无法忍受这痛苦与羞辱。

买她的男人发现搞不定童妍希也怕真闹出人命,连钱都没要直接嫌晦气转身离开,最后是由霍景行本人出面处理。

……

“童妍希,你长本事了!”霍景行冷冷的瞥着扒拉在窗口的童妍希道。

寒风凛冽,只着一套性,感睡衣的童妍希冻得全身发紫,瑟瑟发抖,可却始终死死扒拉在窗口不下来。

“童妍希,有种你就跳下去,不要在这里装腔作势!”

霍景行站在房间却没有再靠近,薄唇轻启尽是无情:“你只要现在跳下去,很快你妈也会下去陪你,这样你们一家人都可以在天堂团聚了,跳啊!”

跳啊!

他怎么可以这么无情?

童妍希不仅身子冻的发抖,她的心也冻的发颤。

他有这么恨她,恨不得让她死去?!

可是,也如他所说,她没种,因为她连自杀的权利都没有,妈妈还在重症病房躺着,自己怎么敢死去?

“霍景行,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童妍希撕心裂肺呐喊道,眼角轻轻划过泪水。

单薄瘦弱的她不知是激动还是寒冷,整个身子如同打摆子一般,似乎随时一阵风就能将她刮下去。

霍景行眸眼一沉,莫名的感到愤怒。突然大步走了上去,还不待童妍希反应过来,就一把拽过她的胳膊,将她拽下窗口直接往床上一扔。

“我想怎样你自己不清楚吗?我就是想弄死你,你敢死吗?!”霍景行狠厉无情道。

掌下的肌肤异常冰冷,可却浇不灭他心中的怒火。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一向虚伪,最会阴奉阳违。

她害的他妈妈成为植物人,自己没弄死她算好的了。这女人还想怎样?!

霍景行粗暴的扯掉童妍希身上单薄的睡衣,高大的身子直接压了上去:“童妍希你不是装高洁吗?怎么,被我霍景行吓一就不会跳楼了?啊?你也够贱!我就算折磨死你,你还不是喜欢在我身下呻!吟?”

童妍希紧紧拽着身下的床单,死死咬住双唇无力的承受着这狂风暴雨,双眼紧闭的她不敢吭声半句,唯有床单上被折断的指甲还有眼角的泪水,昭示着她的痛苦与悲哀。

是啊,她就是贱啊!

他百般羞辱她,折磨她,她竟然还爱着他,还对他抱着一丝丝幻想!还真贱啊!

第3章 卖了一千万?

直到第二天中午,童妍希才双腿打颤的从总统套房走出来。

痛到麻木说的就是她现在的状况吧,好在一千万她终是拿到了,也不知道是霍景行没注意到还是其他,一醒来童妍希就看到床头边一张一千万的支票。

有了这一千万,妈妈的病有救了,童家说不定还能起死回生,童妍希心里终于有了一点慰藉。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一拐弯,竟然碰到了洛琪琪。

因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洛琪琪可以称得上霍家半个女儿。

如今更是有孕在身,据说孩子就是霍景行的,身价愈发水涨船高。

“哟,这不是妍希吗?瞧这面色滋润的,听说昨晚你卖了一千万?看来买你的男人可劲疼你了吧!”洛琪琪毫不掩饰脸上的幸灾乐祸。

童妍希脸色煞白,是啊,这一千万,可是她卖身得来的。

紧紧拽着手中的支票,只简单穿了件男士衬衫的童妍希完全不想搭理洛琪琪,绕过她径直往前面走去。

洛琪琪本来还在得意,可随即眼尖的发现,童妍希身上的衬衫有点熟悉,她曾经见霍景行穿过一次。而且这款式也是霍景行最喜欢的。

洛琪琪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当即上前挡住了童妍希的去路,直截了当的问道:“你身上的衣服哪来的?”

童妍希一怔,昨夜她被人安排穿着睡衣送进总统套房,所以根本没有自己的衣服。

没办法,她在房间胡乱找了一通才找到这么件避体的,即便是男士衬衫也总比性感睡衣要强。

洛琪琪这么问是什么意思?莫非……

童妍希隐隐有种猜测,而洛琪琪很快证实了这种猜测:“昨夜你是不是又缠上了景行,童妍希,你个贱女人!”话音落,伸手就是一巴掌往童妍希脸上扇去。

童妍希完全没料想到她说动手就动手,本就身心乏累的她直接被这一巴掌扇的踉跄了一下,狼狈的扶住墙面才堪堪没摔倒。

可就这么一下,洛琪琪就眼尖的看到她抬起的手上还紧握着一张支票。

“这是什么东西!”二话不说,洛琪琪直接伸手抢过童妍希手中的支票。

“景行的支票,童妍希你哪来的这张一千万支票,买你的人是景行?!”

童妍希什么都可以忍,唯独这个不可以接受。这钱,可是她妈妈的救命钱啊!

“你还给我!”童妍希尖叫的扑了过去,只为抢回那张支票。

因此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的洛琪琪,眼中闪过一道厉光,就在童妍希冲过来争抢的那一瞬间,她突然就往地上一倒。

对于洛琪琪来说,眼前可是个好机会,既可以流掉孩子,也可以让霍景行愈加痛恨童妍希。

大家都说孩子是霍景行的,连霍景行自己也这么认为。

可只有洛琪琪自己清楚,她用尽了办法霍景行也没有碰她,她被逼无奈只能做出他睡了自己的假象。

所以,孩子不可能是霍景行的。这个孽种,必须流掉!

反正最后都会消失,还不如用这个还未成型的孩子,换取最大的利益。

到时候霍景行会对她更加愧疚吧!而对于童妍希这个贱人……你的死期也到头了!

洛琪琪心里得意的想着,义无反顾的往地上摔去。

“你在做什么!”一道厉喝忽然从童妍希身后传来。

第4章 钱被抢走

霍景行眼看着童妍希张牙舞爪的扑洛琪琪身上争抢着什么,眼看着洛琪琪似乎没防备,被他这突然一击被吓得要摔倒在地。

他就如同天神般从天而降,快速绕到洛琪琪身后抱住了她倾斜的身子,稳稳的固定住她阻止了她摔倒的趋势。

好险!

童妍希也吓了一跳,她刚才也看出了洛琪琪差点摔倒,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很清楚的是洛琪琪是有孕在身的人,一旦摔倒,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她有点懵,不知是被眼前的情况吓得还是被霍景行呵斥的,脸色煞白一片。

“琪琪,你没事吧!”霍景行搂着洛琪琪小心呵护道。

洛琪琪心中暗叹一声可惜了,脸上却装出一副受惊的小模样,紧紧拽着霍景行一只胳膊,浑身瑟瑟发抖道:“没,没事……”

嘴上说着没事,可这话都说不利落的模样,却摆明了有事。

霍景行一只大手环着她的身子,一只手还轻轻的拍着她的背,细心安抚着:“别怕,我来了,没事了,别怕……”

童妍希呆呆的看着前面紧紧搂在一起的两个人,只觉得眼睛酸涩的厉害,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是个多么多余的人,多么的不自量力。

她到现在才发现,整个世界早已遗弃了她,可她还在抱着幻想。

原来她不仅贱,而且,还蠢!

真蠢啊!

童妍希很想甩袖离去,摆出不屑的姿态。

可事实上她不能,她没有资格这么做,更何况,那张一千万的支票还在洛琪琪手中。她一定要将支票拿回来。

“我……”

“你还有脸呆在这?”

童妍希刚要开口,就被霍景行狠厉的打断。他看她的眼神冰冷无比,让人瘆得慌。

“她拿了我……”童妍希并不想与他们在纠缠,她只想拿回她的钱。

可洛琪琪又怎会如她所愿,话还未说完再次被打断,只见洛琪琪身子一软整个身子靠在霍景行身上,双手突然抚着小肚子尖声道:“景行,我肚子疼!好疼!”

霍景行整个脸色都变了,急急将洛琪琪打横抱起:“琪琪你忍忍,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话还没说完,抱着洛琪琪转身就走。

童妍希一看他们要走也急了:“我的支票被她拿走了,她还没给我……”

霍景行脚步一顿,连头都没回,冷冷的留下一句:“童妍希我警告你,若是琪琪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你全家来陪葬吧!”

童妍希浑身一怔,宛如万箭穿心般,痛到两眼发黑,差点晕倒在地。

一只手无力的扶在墙上,童妍希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才没有让自己被他一句话击倒。

全家陪葬啊!霍景行他怎么就说得出口!

为了个洛琪琪,就要将她整个抹杀掉!好狠!

也好恨!

在这一刻,童妍希突然异常的痛恨起这个男人,他这么无情,还有痛恨自己,这么无用!

可是,她该怎么办?

一千万没了!妈妈还等着她去救了!

她该怎么办?

童妍希无力的蹲坐在地上,抱着双膝嚎啕大哭起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5章 这不合适

重症病房内,童妍希看着满身擦着管子容颜枯瘦憔悴的张洁,红肿的眼睛再次克制不住的流下眼泪:“妈,我该怎么办?”

她不敢大声哭,她只能一遍又一遍抹掉眼角的泪水,哽咽又愧疚的一遍遍重复着:“妈,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没用……”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待她,这么惩罚她的家人。

童妍希恨不得所有苦痛都落在自己身上,只愿妈妈能好过些。

只可惜,她的心愿无人应,她的质问也无人答。

张洁静静的躺在病床上,没有半点回应。

而童妍希的嗓子已经哭哑,眼泪也已经流干。可她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还好吧!”突然,一道温润的男声从身后响起。

童妍希浑身一怔,眼下已是深夜,还有谁在医院?谁在和她说话?

一回头,却看到一身着白大褂的男人正关切的看着她。止不住一惊,竟然是他,她的大学同学陆瑾。

陆瑾同样震惊了一下,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童妍希,他曾经暗恋多年的女孩。

只是她怎么这么憔悴,眼睛里全是悲伤与忧郁,这几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他一直没有她的消息?

一个个问号在陆瑾心中响起,但他面色依旧平和:“妍希,是你吗?你怎么在这?”

“陆瑾,你……”轻唤一声,童妍希竟然什么都说不出口。

看到她如此悲伤的情绪,在联想到她深夜守候在这,陆瑾很快明白了过来,细声道:“我是今夜的值班医生,妍希,你还好吧,这位是?”

“是我妈妈……”

……

“妍希,你别担心,阿姨的情况还算稳定,可以治疗好的!钱的方面你也别担心,有我在!”陆瑾坐下来与童妍希聊了一会,很快了解到她的处境,二话不说直接将手术费用包揽了下来。

童妍希整个人一怔,这次手术加后续的治疗费用至少上百万啊,陆瑾与她无亲无故的,竟然这么大方的包揽了下来,一时间她不知该如何反应。

“陆瑾,这不合适……”童妍希很想救她妈,可是她也知道,这钱来的太容易。

“妍希,你别想太多,现在先治好阿姨的病要紧。至于其他的,你若是过意不去,等你之后有钱了再还我不就成了?”陆瑾大学期间就暗恋了她多年,又何尝不知道她的性子,怕她拒绝,他只能如此说,但他从未想过要她还。

如他所料,他这种说法童妍希很快就接受了。

“谢谢你陆瑾,真的,真的非常谢谢你!”童妍希有些激动的拉住陆瑾的大手哽咽道,虽然知道这点钱对于陆瑾来说不算什么,可对她来说,就是雪中送炭,没有比这更令人感动的了。

她是真的很感谢,很感谢他的从天而降,解决了她的困境。

“既然要感谢我,那给我一个拥抱总不是难事吧!”陆瑾温润的说笑道,伸开双臂。

“当然!”

这真不是什么事,童妍希的心终于有了着落,毫不犹豫的伸手回抱了他。

“童妍希!”一道熟悉的厉喝突然响起。

第6章 龌龊

“你个贱女人,居然在你重病的妈妈面前,做出这等下作的事!”霍景行大步闯了进来,一把拽过童妍希,直接一巴掌招呼了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二人猝不及防,童妍希更是被这狠厉的一巴掌扇倒在地。

房间有片刻诡异的安静。

陆瑾是不知道闯进来的男人与童妍希是什么关系,恐怕误会了什么。而童妍希是没想到,这时候霍景行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说不出是凑巧还是其他,霍景行今日送洛琪琪就医来的就是这家医院,他也知道张洁的病房在这,想到童妍希,他鬼使神差的跑过来,没想到看到的是这一幕。

“怎么,卖过一次尝到甜头了,还想再卖一次?”霍景行不知道为何这么火大,即便他很不喜童妍希,可真正看到她和其他男人抱在一起时,就止不住的想要发飙。

“这位先生,请你说话注意点!”眼看着霍景行还有动手的冲动,陆瑾连忙挡在了前面,面容严肃的更正道:“还有,我是这里的值班医生,为了病人的安静,我请你现在出去!”

“医生?呵呵,医生竟然和她在病房里搂搂抱抱?还真是大开眼界啊!”霍景行看着这突然冒出头的男人,只觉得异常碍眼。

“她是我的同学,我们好多年没见……”

“啧,原来还是同学,好多年没见,这一见是不是止不住春心泛滥,要搞上一炮了?”霍景行字字句句极尽羞辱。

童妍希再也听不下去了,大声吼道:“霍景行,不是谁都像你这么龌龊!”

她怎么会爱上这种男人了?做出的事情那么卑鄙龌龊不说,竟然还把她也想成那种龌龊的女人!他的心怎么就那么黑暗了?

童妍希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也真是贱!

瞎了眼才看上他,下贱的让他戏弄了一次又一次!

若是可以,她恨不得现在就与他一刀两断,从今往后再也不相见!

可这也仅仅是她的想法,她的期盼……

事实上,是霍景行根本就没打算放过她!

“龌龊,你说我龌龊?”霍景行浑身冒着寒气,一步步朝着童妍希逼近。

陆瑾想要阻拦,却被他一手扫开怒喝道:“你算什么东西,敢管我的女人!”

陆瑾浑身一僵,他的女人?意思是,妍希已经嫁给他了吗?

她怎么会嫁给这样的男人?

也就在这一怔愣间,霍景行已经抓住了童妍希,一手掐着她的脖颈,直接将她往墙角逼去:“童妍希,你觉得你有多高尚?差点害死我妈,差点害琪琪流产,你还在我面前装什么大义?龌龊,我能龌龊过你吗?”

这一刻,童妍希觉得她会死去。

那只大手死死掐着她的脖颈,将她的身子提起,她已经不能呼吸,面色涨红,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即便能说出口,对于他妈妈的事,还有洛琪琪的事,她也不想再说。

因为她知道,她说再多,他也不会信。

在他心中,她才是那个最卑鄙无耻的女人!

呵呵,原来比爱而不得更痛苦的,就是她这样的吧,被所爱的男人质疑甚至判处死刑!

第7章 会掐死她

“你会掐死她的,快放手!”反应过来的陆瑾异常愤怒的冲上去,从霍景行手中救下了快没气的童妍希。

霍景行被人打断了暴行后,身体也有片刻的发凉。刚才,他魔怔了。

但他不会承认,依旧冷冷的看着前面,看着陆瑾不断的拍着童妍希的胸口,为她顺着气。

而童妍希已经不想再看他一眼。这个男人,她对他已经彻底死心了!

“跟我回去!”霍景行突然发话道。

童妍希浑身一颤,瑟瑟发抖的往后一躲:“我不,我要在这照顾妈妈!”

“照顾妈妈?我看你是想要和男人幽会吧!还真是会找地方!”霍景行冷漠嘲讽。

“这位先生,你不……”

“我说了,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陆瑾刚想要为童妍希讲话,再次被霍景行厉声打断。

这个男人身上气势太盛,陆瑾即便见识过大场面,也难免被他的气势所压。

他不得不担心,妍希会被他吃得死死的。可眼下,若这男人真是妍希的丈夫,他还真没资格说什么……

“童妍希,你自己选择跟不跟我回去,你要知道,以我的能力……”说这话时,霍景行犀利的眼眸扫了陆瑾一眼。

陆瑾有点莫名。

童妍希则脊背发凉。只有她知道霍景行的能力,也只有她知道霍景行这未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在警告她,若是她不乖乖听话,那么陆瑾也会如同她童家那般,受到他无情的打压。

这样的事情还少吗?

他把她当成了他的奴隶,不,连奴隶都不如!至少主子对奴婢也不会打压到她家人。

“好,我跟你回去!”童妍希低垂着脑袋妥协了。

她没有办法。

这一年了,她已经深刻的体会到这个男人的无情与残忍。

她必须遵照他的话过活。若不然,她只要一次不听话,背后的代价更为惨痛。

陆瑾何其无辜,他不该受到她的牵连。

“妍希,你……”陆瑾很想阻拦,他实在不敢想象,童妍希跟着这个这么暴戾的男人回去会有什么后果。

“陆瑾你别说了,他是我名义上的丈夫,我跟他回去是应该的!”童妍希麻木的说道。

或许无人知道霍景行已经结婚了吧!

更没人知道,霍景行竟然让自己的妻子去卖吧!即便是名义上的!

没错,他们之间没有爱,也没有婚礼。有的仅仅是他为了捆绑住她,领取的结婚证。

何其悲哀!

“废话那么多,你是想反悔了吗?”霍景行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很不耐烦道。

童妍希连和陆瑾打个招呼都不敢,急忙跟了上去。

她怕了,她是真的怕了。

走的越快,迁怒陆瑾的可能性越小吧!

童妍希这么想着,闷头就撞上一人。

“我看你是找死!”又是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话语。熟悉的冷血。

童妍希一抬头,就看到霍景行小心翼翼的将洛琪琪搂在怀里,吃人的眼神瞪着她,他怀里的洛琪琪,嘴角勾起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原来她也在啊!难怪他会突然出现在这!童妍希突然就明白了过来。

看来她的日子只会越来越难熬了。

第8章 奴役她

“哎呀,天气太冷了,我想泡个脚!”一回到霍家,洛琪琪就懒懒的叫嚷道。

“不如泡个热水澡?”霍景行贴心建议道。

“不嘛不嘛,人家懒得动,只想泡个脚!”洛琪琪娇嗔道。

童妍希木然的跟在后面,听着这腻人的话语,她已经不再心酸。因为,她的心已经彻底死了。

可是,她还是能感觉到一道骇人的眼光袭来,伴随着霍景行戳心的话语:“还不赶快去倒水!”

童妍希一阵发怔,最后在霍景行骇人的眼光下,木然的为洛琪琪去准备热水。然后,好生端到她面前。

“景行,我的腰有点酸……”洛琪琪懒懒的躺在沙发上娇嗔道,与此同时还抬了抬脚。

这种事霍景行自然不会做,所以,他凌厉的眼神习惯性的看向一旁的童妍希。

这是要她给洛琪琪脱袜子洗脚了!

童妍希本以为对于一切都已经麻木了,可此刻,依旧感觉到刻骨的羞辱。

她真的很想很想,很想一把端起盆子里的热水往洛琪琪身上泼去。

可是,她不能这么做!

今天在金樽酒店霍景行就已经警告过她了,若是洛琪琪有半点差池,他拿她全家人质问。

她童妍希不是一个人,她不怕死,可她不能不顾及家人。

屈辱的蹲下 身子,童妍希亲自给洛琪琪脱下了袜子,准备为她洗脚。

“砰砰”两声,是水盆打翻,水花溅了童妍希一身的场景。

紧随而来的还有洛琪琪的尖叫声:“你是想烫死我吗?”

童妍希麻木的蹲在地上,脸上头发上身上全是水,可她一下都没有擦,如同行尸走肉般,拾起地上打翻的脸盆站起来走回浴室,重新装热水。

明眼人一眼看出是怎么回事。

可是,霍景行看着这一切什么都没说,甚至嘴角还冷冷的勾起,就这么嘲讽的看着洛琪琪如何羞辱他的太太。

霍家太太在霍家,就是个连奴隶都比不上的存在。

看着童妍希老实的重新装来热水,这一次,洛琪琪没有再打翻,她虽然得意,但也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而且,她最主要的目的不是现在的羞辱,而是孩子。

她一定得把孩子流掉,然后怪罪到童妍希身上。

因此,泡完脚后的洛琪琪往霍景行身上一靠:“景行,我有点怕,今晚你能不能陪我睡?”

“你还怀着孩子,我和你睡不方便!”霍景行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可洛琪琪没这么轻易放弃:“我不嘛,我就要你陪!”

“景行,正因为怀着孩子我才害怕,只有你在我才安心!”洛琪琪说着这话,眼睛状似无意的扫了童妍希一眼。

此刻的童妍希正拿着拖把在收拾客厅,脑袋一直低垂着,完全将这二人的对话与亲昵隔绝在外。

霍景行顺着洛琪琪的目光也看向了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面无表情似乎什么都能委曲成全什么都能接受的童妍希,心中腾起一抹邪火。

“好,今晚我陪你睡!”话是说给洛琪琪听的,可他的眼睛却自始至终都看着童妍希。

 
只有她自己清楚,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他是恶魔,是她一切噩梦的开始和蔓延!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