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遗落在外的夏家真千金,他是高高在上的路家大家主。

她是遗落在外的夏家真千金,他是高高在上的路家大家主。
第1章 怀孕了

夏寻笙倒在酒店的床上,浑身燥热的不行,迷糊着把自己的衣服扯了下来,盖在身上的被子也被她随手拿开。

“咔哒——”房门被一只有力的手推开,陌生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

男人推开房门,猝不及防就看到了无比香艳的一幕,刚刚被灌了了不少酒的男人大脑有一瞬间的宕机,浑身燥热。

意识到情况不对的他准备退出房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夏寻笙抬手拉住了男人的手喊道:“川铭哥哥,你在这儿陪一下我嘛,我好难受啊。”

触碰到男人带着些许凉意的手以后,夏寻笙就再也不撒手了,还一直往上蹭,此时迷迷糊糊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她一个用力,男人就倒在了床上,然后一直在往男人的怀里钻。

海藻般的长发凌乱的散在身后,酒店的白色床单与白皙吹弹可破的皮肤相呼应,男人觉得自己的眼睛被闪的有点疼。

不能否认的是,夏寻笙的身材还是很好的,长腿细腰,胸前的双峰堪堪能够握住,随着她的动作还有些颤动。

男人的眸子不可察觉的暗了暗,体内窜起一股邪火,让他也失去了理智。

男人嘶吼的低喘和女人那媚到骨子里的低吟声交织在一起,仿佛在演奏最动听的交响乐。

等到一起趋于平静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夏寻笙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沉沉睡去,等到她醒来时,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除了凌乱的床铺证明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川铭哥哥你去哪里了?”夏寻笙裹着睡袍躺在床上,醒来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吴川铭打电话。

吴川铭声音冷漠的回答:“我要出差几个月。”

“那川铭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夏寻笙有些不开心的噘着嘴,哪有第二天就不见人影的啊。

但是回应她的只有“嘟——嘟——”的声音。

夏寻笙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有些愣神,心情沮丧了好久才打起精神洗澡回家。

当她回到家,走进客厅,原本和夏洛雪有说有笑的夏国一瞬间变脸,仿佛夏寻笙欠了他几个亿赖账不还一样,脸拉的比马脸都长。

“一晚上不回家,跑哪里鬼混了?不要给我们家丢脸!”夏国一呵斥夏寻笙。

夏寻笙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还有什么能给夏家丢脸的呢?有多少人知道我是您的女儿呢?爸爸。”最后一句爸爸叫的极为讽刺。

夏国一被她气的涨红了脸,本来就胖的脸此刻更像猪肝了。

“爸,不要和姐姐生气了,您刚刚答应我了,让我去美国的,可不能忘记哦。”夏洛雪拉着夏国一的胳膊说道。

“爸爸不会忘的。”夏国一转向夏洛雪的时候就是和颜悦色的。

夏寻笙嗤笑一声,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变脸比翻书都快。这样的场景她已经看过无数次了,明明她才是夏家真正的孩子,可无论她做什么都比不上夏洛雪。

最开始她难以接受,故意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去吸引夏国一的目光,然而结果适得其反。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她已经有了川铭哥哥,再艰难都会坚持下的。只要能和川铭哥哥在一起,她就无所畏惧!

夏寻笙无意看他们父女二人相亲相爱,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回房间去了。

但即便她不受宠,该有的也不会少给她。夏家人每个季度都要进行一次体检,她这天正在外面和朋友玩的时候,被夏国一一个电话叫到医院,老老实实的进行常规体检。

她丝毫不在意这次的体检,但是出来的结果却是让她大吃一惊。

她怀孕了!她竟然怀孕了?!


第2章 不是他的孩子

六神无主的夏寻笙坐在医院的走廊里,浑身冰凉。

但想到孩子是川铭哥哥的,意外怀孕这件事情好像也可以接受。

“夏寻笙,听说你怀孕了?”夏洛雪突然出现在夏寻笙的面前。

夏寻笙强打起精神应付夏洛雪:“与你何干。”

“当然和我没有关系,只是这个不知道是谁的野种,爸爸一定不希望它生下来。”

“你胡说!这是川铭哥哥的!两个月前川铭哥哥离开的时候我们俩……”夏寻笙勃然大怒。

夏洛雪嗤笑,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夏寻笙,薄唇轻启,吐出来的却是无比伤人的话语:“呵,川铭爱的人是我,而你说的那一晚,他在家里陪着我,哪儿都没有去。出去鬼混还不做好措施,怀孕了还想让川铭喜当爹,也不看看你那怎么改都改不掉的穷酸气息,川铭会喜欢么?”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夏寻笙的心里防线被击溃,惊慌失措的否认。

“不信你可以去问问爸爸,家里的佣人都可以作证。”夏洛雪宛若一位高傲的女王,看着夏寻笙离开的背影,嘴角挂着一丝嗜血的微笑。

夏寻笙失魂落魄回到夏宅,此时夏国一已经接到了医生的电话。

“你这个丢人的东西!竟然给我出去鬼混!还怀了孩子,看我不打死你!”夏国一暴跳如雷。

“爸爸,我没有和别人鬼混,这是川铭哥哥的孩子!你不是想要我们家和吴家联姻么?我生日那天川铭哥哥和我一起的,我们……”夏寻笙说到这里神色有些娇羞。

却没有想到夏国一更加生气了:“你还妄想和洛雪抢男友,怎么夏家就出了你这么个王八蛋!我今天非要打死你不可!”

夏国一高高举起的手臂马上就要落在夏寻笙的脸上了,千钧一发的时刻郭孚萍突然出现:“国一,不必为了她而动怒,直接关起来就好了。”

“妈!”夏寻笙泫然欲泣的看着郭孚萍。

“喊谁都没有用,你明天就去医院把孩子给我打掉,除此之外不允许再踏出家门一步!”夏国一像只愤怒的狮子一样怒吼。

“爸爸,姐姐的体质特殊,这次如果堕胎的话,以后都有可能无法生育,您不能这样狠心,再怎么说那也是个生命啊,我们家又不是养不起。”夏洛雪紧随其后赶回家,听到夏国一要夏寻笙去堕胎,赶忙阻拦。

夏洛雪一脸单纯的劝解夏国一,但是在夏国一看不到的地方,她却笑得像是嗜血的女巫一样,眼中划过幽暗的光芒。

夏寻笙被夏国一彻底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包括吴川铭。

其实从那天夏国一的话中,夏寻笙已经得知了那日的那人真的不是吴川铭,但无论怎样她都不敢相信,自己被吴川铭害了……生日那天她明明接到吴川铭给她发的短信,约她在酒店1203见面……

不是吴川铭亲自告诉她的,她是不会相信的。仿佛是溺水的人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她用尽各种办法联系吴川铭,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

怀孕五个月的她,肚子像是皮球一样,越来越大。接二连三的打击下,她得了产前抑郁症,几次想要轻生,都被佣人即时发现,拦了下来。

等到临产的时候,夏寻笙除了肚子其他地方都是瘦的皮包骨头,整个人精神恍惚的,如果不是有人看着,重度抑郁的她可能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了。

到了预产期,夏国一早早的就把她塞到了医院,不愿意再在家看到她。但是她抑郁严重,精神不稳定,脱离了看护的监控,独自离开医院了。

当夏洛雪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医院,准备向夏寻笙炫耀的时候,却发现夏寻笙不见了。

夏家请的护工和保镖全部出动寻找夏寻笙。

“小姐!”夏家的保镖看到了傻呆呆站在马路中央的夏寻笙,扯着嗓子吆喝。

夏寻笙听到声音回头看。

“嘭¬¬——”

一声巨响,夏寻笙被转角冲出来的车狠狠撞到,人被抛到半空中,再狠狠的砸落在地上。失去意识的她还是出于本能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孕妇被车撞了!快点叫医生!”


第3章 涅槃重生

阳光正好,但是仰躺在地上的夏寻笙却感到有些刺眼,模糊间视线里出现一个人,身影像极了她寻找了大半年的川铭哥哥。同时他身边还站着一脸笑容的夏洛雪,那张令她作呕的面孔……

肚子传来的痛感让她的意识一点一点的消失,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经过数小时的抢救,夏寻笙终于醒来了。

夏寻笙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夏洛雪站在她病床前,她笑得残忍:“夏寻笙你是个刽子手,自己的孩子都杀,恶魔!”

“嗬……嗬……”夏寻笙艰难的开口,想要反驳。

但是刚刚动过手术的她,只能发出简单的气流声,只能对着夏洛雪怒目而视。

这个女人!车祸一定是这个女人安排的!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你的孩子又不是我杀的,是你自己杀的!你这个魔鬼,你以为川铭还会再看你一眼么?”夏洛雪伏在夏寻笙的耳畔说道。

“洛雪,你在和寻笙说什么?”郭孚萍推门而入。

“没说什么,在安慰姐姐。”夏洛雪直起身,甜甜的笑着。

夏寻笙眸子暗了暗,被子下面的手掌用力握紧。今日她所受到了侮辱与苦难,加以时日会百倍千万倍的送还给他们的!

五年后。

“夏寻笙,你到底能不能行,这一个镜头卡了一下午了,不行就换人。”大胡子导演吆五喝六的喊道。

夏寻笙陪着笑脸回应:“导演,我这次一定演好。”

这个角色是怀孕了的小三被正室发现,摁着去堕胎的戏码,每次演到这里夏寻笙都会想起自己那个失去的孩子,情绪异常激动,导致这一幕拍了很久都没能过关。

夏寻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走到女主面前,开始第十二次的表演。

“卡!”导演屏息看着夏寻笙的表演,这次一气呵成,没有用力过猛也没有面如死灰,“收工!”

“谢谢导演。”剧组人员欢呼。

夏寻笙一步一挪的走到角落,将自己缩成一团,只有这样才能够汲取一丝暖意,即便是着阳春三月,夏寻笙还是觉得自己很冷,非常的冷。

五年前她前脚出院,后脚就被夏国一送到美国一所野 鸡大学,让她自生自灭了。在那里夏寻笙浑浑噩噩的渡过了一年的时间,吸烟喝酒泡吧样样精通,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她醒悟了。

她毅然决然的退学,再次申请美国常青藤大学,并将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来学习,填充自己。

可是当她一年前回国的时候发现,即便自己这样努力,夏国一和郭孚萍依旧不会多看她一眼,甚至待在夏家都是罪过的。

为了气夏国一,她义无反顾的签约到孙小萍的麾下,开始拍戏。在国外的时候没有人来关心她,夏家的人恨不得她就死在国外,可越是这样她就越要出现在她们面前,而当明星是一个最好的途径。

夏国一那样保守的思想,如果知道了她去做一个戏子,应该会被气死的吧。

依靠倾城的容颜,和她精湛的演技,本应星图坦荡的她,却在刚刚拿下第一个女配角的时候惨遭滑铁卢。

夏洛雪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说服了夏国一,也签到了孙小萍旗下。

一个是一无所有的草根,一个是夏家的千金小姐,任谁都会选择后者。所以在夏洛雪有意无意的暗示下,孙小萍放弃了她,大力栽培夏洛雪,留给她的资源,除了演狐狸精,就是被打的小三角色。

即便是这样,她也坚持了下来。

勾践十年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而她夏寻笙自然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人。


第4章 偶遇

“听说你也想要去试镜《仇殇》的女一?”

夏寻笙接到经纪人孙小萍的电话急忙赶到华英娱乐的时候,见到的却是趾高气扬的夏洛雪。

夏寻笙翻了个白眼,虽是嫉妒粗俗的动作,但在夏寻笙这样魅惑众生的脸庞上出现时,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收起你那些狐媚子的手段吧,有我在的一天,你就不可能拿到女一的戏的。”夏洛雪奚落。

夏寻笙挑眉:“怎么你这么懂狐媚子做了些什么?怕是做的比我还要熟练一些吧。”

“跟我耍嘴皮子是没有用的,即便是你越过孙小萍报名了又怎么样,也要你有那个命去啊。”夏洛雪冷笑,带着自己的助理离开了。

夏寻笙也准备离开的时候,孙小萍开完会回来了,扔给夏寻笙一个剧本。

“明天《仇殇》的试镜你别去,我给你接了个新戏,晚上还有个碰头酒会,一会儿顺便去参加一下吧。”孙小萍吩咐。

“我已经报名了。”夏寻笙随意的翻了一下剧本的内容,她的角色应该是那个一出现就被正室吊打的青楼女子了,这一类的角色,加上手里这个,她已经演了四十八个了。

孙小萍看着夏寻笙油盐不进的样子,火冒三丈:“谁允许你私自报名的,你有这个档期么?我已经给你签了合同,这戏你必须接。”

“这戏也就一天的戏份,难道我要在剧组待两个月么?”夏寻笙反问。

“对,有那个瞎折腾的时间不如待在剧组好好学习一下别人是怎么演戏的。”孙小萍厉喝。

夏寻笙不再说话,这一年来她已经习惯了经纪人对自己的态度,出门以后就随手把剧本扔掉了。这样的垃圾剧本,她一个也不想再演了。

晚些时候夏寻笙去商场逛街,想要选一下明天去试镜时候穿的衣服。

“您好,您这里的衣服允许退货么?”夏寻笙千挑万选,选中了一件大红的小裙子。

她皮肤白皙,长长的波浪卷披散在腰际,因为长期保持锻炼身上一点多余的体脂都没有,加上168的身高,就是一个行走的衣服架子。

“小姐,我们这边的衣服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而且您也非常的适合这件衣服,比那些个明星都美。”店员由衷的夸奖着夏寻笙。

只是夏寻笙看了看衣服的吊牌,最终还是忍痛脱了下来,“我在看看其他的。”说完悻悻的离开了这家店。

“嘭——”

夏寻笙一边走一遍扭头看着橱窗里的裙子,刚一出门就撞上了路过的行人。

“对不起,对不起。”她低头道歉。

“无事。”冷漠的男声在她头顶响起。

夏寻笙仰头看自己面前的男人,灯光柔和了他雕刻般坚硬的五官棱角,浅栗色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了上去,衬衣的扣子扣到了最上面的一颗,禁欲范儿十足。

目测这人有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完美的侧颜,夏寻笙看的有些入迷。国外形形色色的帅哥她见过不少,圈内也有不少被人称为神颜的男明星,但是在这人面前,都不够及格线的。

无论是气质还是颜,再看身高和声音,简直完美。

“看够了么?”这人微微蹙眉,低头俯视着夏寻笙。

“够了够了,您过。”夏寻笙刚忙退后一步,让出过道。

这人身上的气势太足了,这要是放古代妥妥的皇帝啊,一出行十里开外都能够感受到他的威压。


第5章 被困的小包子

不过夏寻笙花痴过后就忘记了这个小插曲,衣服也不买了,直接去孙小萍说的那个酒吧见导演了。

不知道又是那个色 鬼导演,竟然把碰头会议定在酒吧。

夏寻笙一到酒吧,就被孙小萍耳提命面的臭骂了一顿。她陪着导演喝酒的时候恨不得下一秒就把手中的酒瓶砸到这色 鬼脑袋上,但是孙小萍在一旁盯着她,她什么都不能做。

“导演,夏寻笙有点喝醉了,我陪她去一下厕所。”没一会儿孙小萍就拉着她要离开。

就当夏寻笙以为孙小萍良心发现的时候,下一秒就被无情打脸。

她一出门就被酒吧里的两个人架了起来,喝醉了的她没有一丝力气,即便是她一身的本领此时也无计可施。

“夏小姐,您在这儿待着吧,明天自然会有人放你出来的。”话音刚落,夏寻笙就被推进一间储物间。

接着传来的是利落的锁门声。

明天是仇殇的试镜。这事儿铁定是夏洛雪和孙小萍做的了。夏寻笙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兜,手机好像刚刚就被孙小萍拿走了。

“呵。”夏寻笙嗤笑一声,她努力了这么多年,却依旧是功亏一篑。

被负面情绪快要掩盖,抑郁症再一次被引发的关键时刻,夏寻笙被身后“哐当”一声吓到。

这里除了她以外还有什么东西么?

夏寻笙汗毛陡立,小心翼翼的转身,借着窗口照进来的月光,夏寻笙看到是一个蜷缩在一起的小肉丸。

“你是人还是鬼?”夏寻笙小心翼翼的走近他,试探的问道。

杂乱的储物间只有她一人的声音,那小小的一团纹丝不动。

夏寻笙努力克服自己对鬼的恐惧,走上前去查看。

“是个小孩儿?”夏寻笙自言自语,“小朋友,醒一醒,在这儿睡觉会被冻着的。”她戳了戳小肉团。

触摸到小肉团皮肤的部分,夏寻笙感觉指尖发烫。

“你是发烧了么?”夏寻笙赶忙将手抚在他的额头,温度确实烫的惊人。

“这可怎么办。”夏寻笙有些着急,自己被困在这里不要紧,这小孩儿得不到即时的救治怕是熬不到明天。

五年前她护不住自己的孩子,五年后她依旧这么无能么?不!她不信命,她只信自己!

夏寻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酒吧的储物间肯定有酒,酒可以物理降温,对先给他降温,不能烧傻了……”

夏寻笙一边碎碎念,一边为这个素未谋面的小肉团想尽一切办法,与平日里沉默寡言,面容冷酷的她截然相反。然而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明明不喜欢小孩子的自己,怎么对这个孩子如此重视。

夏寻笙暴力的开了瓶白酒,撕掉了自己的一边衣袖,轻轻的将沾了白酒的布料在小肉团的手心擦拭,眼里藏满了柔情。

没过多久小肉团的温度就降了下来,人也悠悠转醒。

“宝贝儿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夏寻笙询问。

小肉团防备的看着夏寻笙,大眼睛眨巴眨巴,一脸无辜的看着夏寻笙,眼睛里仿佛藏着星辰。但是无论夏寻笙怎么询问,他都不开口说话。

“小孩儿,你还在感冒,我们必须的想办法出去,我刚刚看了窗户外面不高,但是窗户很小,我出不去,所以只能你送你出去了,但是……”夏寻笙说着,蹲在小孩儿面前,一脸严肃,“你出去以后记得通知人来救我,报警会么?”


第6章 谁救了谁

小肉团点了点头,依旧什么也没有说。

“过来,姐姐抱你上去。”夏寻笙伸出双手,要抱小家伙。

夏寻笙从来不会做无用功,既然在这里遇到了就是缘分,她救了这个小孩儿,那这个小孩儿出去了就能够救自己,双赢。

小肉团怯生生的扑进夏寻笙的怀里,被她送到小窗口的时候还瑟瑟发抖,紧紧的抱着她的脖子不撒手。

“放手,出去!”夏寻笙严厉的训斥他。

这小孩儿看着衣着打扮就透着一股贵气,圆圆的眼睛,眼眶有些微微湿润,无论是谁看到都会心软。

但是夏寻笙必须硬起心肠,即便是他不能再回来救自己,她也要把这孩子送出去,虽然暂时止住了烧,但还需要快些去医院才行。

小肉团被夏寻笙严肃的语气吓到,一面抽噎一面往外爬,跌跌撞撞的离开了这个幽暗的环境。

与此同时,皇庭三楼的顶级VIP包间内,坐在主位上的男人一脸山雨欲来的样子,威压渗人。

保镖和酒吧的保安战战兢兢排成一行。

“哥,我错了!我不应该带莱莱来这里的,你打死我吧。”路南星哭丧着脸,愧疚的恨不得跪在路宴宸面前。

明知道莱莱喜欢安静,他还带他来酒吧,来也就算了,竟然一扭脸人就找不到了。无奈之下只能打电话回去,让路宴宸带人来找,但是结果并不乐观。

见路宴宸面若冰霜,站在最前面的酒吧经理瑟瑟发抖,一言不发。路宴宸从五年前接手路氏以后,愈发的骇人,没有几个人能够在他这座移动冰山面前正常说笑。包括他的亲弟弟路南星,在路宴宸真正动怒的时候也是大气不敢出。

“还不赶快滚出去找,杵在这儿做什么?”路南星看着路宴宸山雨欲来的气势,赶忙转移视线,喝令酒吧的人去找莱莱。

话音刚落,包间的门就被推开了。

“谁啊!”路南星语气极度恶劣的冲门口的人吼,下一秒定睛一看,赶忙扑过去抱着进来的人不撒手,“宝儿啊,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出现叔叔的小命就要不保了啊!”

小小的人儿像个泥鳅一样从路南星的怀抱里挣脱出来,走到路宴宸面前,拉着他的裤子,仰着脸认真的盯着路宴宸。

“去哪儿了?”路宴宸开口说了来到皇庭的第一句话,声音竟有些嘶哑。

莱莱依旧是倔强的不肯开口,拉着路宴宸的衣服更用力。

“哥,他这是怎么了?”路南星有点不解,自己这个侄子他越来越看不懂了。

路宴宸并没有给路南星答疑解惑,而是站起身,拉着莱莱,顺着他要走的方向离开了包间。

“干嘛去啊?”路南星不解的追了上来。

路家的保镖紧紧跟着自己的两个主子,经理也不敢怠慢,随着路宴宸一起离开。偌大的VIP包间瞬间就空了下来。

一行人跟着小不点左拐右拐,走了很久,终于停在了位于半地下的一间储物间。

“你刚刚在这里?”路宴宸面对莱莱的时候仿佛有用不完的耐心一样,将人抱在怀里小心的询问。

莱莱扑腾着要打开门,再一次进去的样子。

“把门打开。”路宴宸吩咐。


第7章 有什么要求你可以提

“路总,这边很少会有人过来的。”经理面露难色,他的钥匙早上刚丢了,现在这种情况怎么能实话说。

“打开。”路宴宸沉声说。

“我去拿钥匙。”经理被他吓的马上认怂,这位大爷实在是惹不起。

经理拿钥匙磨磨蹭蹭浪费了十来分钟,莱莱就在路宴宸的怀里折腾了十分钟,非要打开那个门进去。

路宴宸安抚莱莱:“马上就可以进去了,再等一分钟。”

经理擦拭着一额头的汗跑回来的时候,路宴宸所有的耐心早已耗尽,“明天可以不用来上班了,南星,明天换个经理。”

“好的。”路南星一叠连声的回答。

经理想要辩解的时候,门已经被保镖打开,路宴宸快步走了进去。

莱莱好不容易下地,一溜烟的跑向窗户那边,果不其然看到夏寻笙昏倒在此。他离开的时候听到了里面有“咚”的一声巨响,但是想着夏寻笙嘱咐的话不敢多做停留,快速去找人了。

“宝儿你怎么知道这儿有个人?”路南星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女人,走上前去。

莱莱却突然张开双臂,像是老鹰护小鸡一样护在夏寻笙面前,路南星想要走进都被他推了回去。

“哥?”路南星有些发蒙,怎么出门一趟小侄子变得这么古怪了。

“你抱着莱莱。”路宴宸说完,亲自走了过去,想要抱起昏迷的女人,这次莱莱倒是没有再阻拦,顺从的趴在路南星的怀抱里。

“莱莱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路南星十分受伤的质问怀里的小不点,他一个翩翩公子哥,路星娱乐的一把手,怎么在莱莱这儿就备受嫌弃了呢!

路宴宸将人抱到车上的时候才发现这人下午的时候自己才刚刚见过,眸子暗了暗,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把今晚皇庭所有监控都调出来,一个小时后我要看到。”路宴宸吩咐。

夏寻笙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眼是一片纯洁无瑕的白色,空气里有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

“你醒了呀。”路南星第一个发现夏寻笙醒过来,一脸好奇的站在床头看着夏寻笙。

夏寻笙仰躺着看着眼前这人,发现还是个熟人:“路总?”

“你认识我?”路南星略吃一惊,原来自己这么帅气了,简直是万人迷啊!

夏寻笙笑道:“谁不认识路星娱乐的路总啊。”

“诶,哥你别拉我,我在和她聊天呢。”路南星突然感到自己身后一股神秘的力量来袭,瞬间就远离夏寻笙的床了。

“多些你救了莱莱,有什么要求你可以提。”路宴宸将路南星丢到身后,自己站在夏寻笙的床边。

夏寻笙有些发愣,这人不是昨天下午在商场的撞到那个美男子么?竟然都有孩子了!

“您是?”

“这是我哥,你昨天救了莱莱,所以他想报答你啊,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啊,例如要个公司啊什么。”路南星在后面依旧上蹿下跳的刷存在感。

我要是要个公司你哥不要打死我啊。

夏寻笙在心底乱想,面前这位竟然就是路氏集团的总裁,当之无愧的金大腿啊,如果能抱一抱多好。


第8章 大boss要以身相许

“路宴宸,路斯的父亲。”路宴宸声音低哑,似是扬琴敲击乐曲的声音,低沉且沉稳。

“路总您好,原来小团子叫路斯啊,我虽然救了他,但他也救了我啊,算起来我还要谢谢你们的。”夏寻笙笑了笑,十分公式化的说道。

眼前这位虽然是个人见人爱的金大腿,可是这仿佛要将自己冰冻的表情,还有浑身上下散发的上位者的气息,让夏寻笙不敢轻举妄动。

“不要钱的话,那就以身相许吧。”路宴宸自说自话。

“啊?”夏寻笙被不按套路出牌的路宴宸吓到,下意识的求助路南星。这个时候路南星这个花花公子就显得无比的重要和可爱了。

路南星跳了过来,站在路宴宸的身旁,笑嘻嘻的解释:“莱莱是我哥唯一的儿子,你昨天救了他,我哥以身相许也是可以的,自古不都是这样报恩的么?”

“不用了,不用了。我这什么事儿也没有,还多亏两位帮忙才从哪里逃了出来,不敢再妄求什么回报,做人不能太贪心的。”夏寻笙心虚的说道。

她昨日昏倒是因为一天没有进食,加上被那色 鬼导演灌了不少的酒,所以把小团子送出去以后体力不支,才会昏倒。现在被路宴宸安排在VIP病房,还要娶她,这就是个鬼故事好不好!

“不行的,我哥一定要报答你的。”路南星神助攻。

路宴宸拧着眉毛看夏寻笙。

夏寻笙和他对视后吓得一哆嗦,赶忙藏在被子后面。这人一见面就给自己求婚,难道是想骗自己做同妻?就算是再大的粗腿也不能同意啊。

“那个什么,你要是真的想报答我的话,就先让我离开去试镜吧,这个试镜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非常重要的!”夏寻笙讪笑。

“二选一。”

“什么二选一?”夏寻笙一头水雾。

路南星挤眉弄眼的解释:“我哥的意思是嫁给他,或者给你个公司,两个选一个。”

“那我选第二个。”夏寻笙从善如流的回答。

“你为什不选第一个,我哥可是个钻石级的黄金单身汉啊。”路南星不解。

夏寻笙嘴一快,直接把脑子里想的话说了出来:“大路总不是个gay么,这么着急找你女人结婚,想骗婚吧。”

夏寻笙话音刚一落,病房里静的掉下去个针都能够听到。

路宴宸脸色臭的不能行,整张脸垮下来,此刻的病房仿佛人间炼狱。

“我瞎胡说的,还有试镜先走了。”夏寻笙下意识的想逃,即便是她这些年打过大大小小无数的boss,但是路宴宸着样的终极大boss面前,她还是不敢造次。

路宴宸下意识的抬手拉住了要离开的夏寻笙:“等一下。”

“干,干什么?”夏寻笙有些后怕,不会是想要杀人灭口吧,小路总救我啊!

夏寻笙内心哀嚎,面上还是平静的微笑。

“给莱莱留个字条。”

“不要啊!救命啊!”夏寻笙脑内戏太足了,以至于没有听清路宴宸的话就开始狂喊,此刻即便是路南星也不敢上前去触他哥的眉头。

因为路南星清晰的看到路宴宸的额头跳动了一下,似是在极力忍耐情绪。

路宴宸嗤笑:“夏小姐,现在演戏没有用,留着试镜的时候再表演吧。”

路南星也赶忙上前解释,夏寻笙感觉此时尴尬的想要挖个地洞离开,匆匆在纸上写了一句话急忙离开了,多待一分钟她就会因为羞愧而自燃爆炸。

“哥,你是认真的么?”路南星看着夏寻笙走远,跟在自己哥哥身边不停的八卦。

“闭嘴,离开医院。”路宴宸抬眸看了一眼路南星,眸色深沉。

路南星瞬间抖了一下,乖巧的闭上了嘴巴。


她是遗落在外的夏家真千金,他是高高在上的路家大家主。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8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