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忍六年,受尽屈辱的叶寒势必强势归来,将一切重新翻盘。

隐忍六年,受尽屈辱的叶寒势必强势归来,将一切重新翻盘。


第1章 护夫狂魔

“叶寒,结婚三年了,这可是你第二次见奶奶,一会儿到了那边,好好表现!”

在一个老旧小区里面,楚知音望着面前的年轻男子,眼神中闪过几分无奈。

叶寒点了点头,心生愧疚,结婚三年,他从未让楚知音过上一天的好日子。

而今天,只要过了中午十二点,他装六年哑巴的期限就到了,他发誓,一定要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刮目相看。

“呵呵,姐姐,我没听错吧,他一个哑巴,还好好表现,怎么表现啊?莫非跑到众多亲戚面前,给我们表演哑剧不成?”

小姨子楚知玉冷冷一笑,一脸的嫌弃。

叶寒听了,脸色一沉,他当这个哑巴,实属无奈。

六年前,叶家遭受变故,父母失踪,不知是生是死,他沦落到了只能靠醉酒过日子。

没想到,神秘老妪找上他,让他必须忍辱负重,才有机会找到自己父母。

叶寒答应了老妪要求,对方花了三年时间,将毕生所学都传给了他。

但代价就是,从教他开始叶寒必须当六年的哑巴。

三年前,老妪有事离开,离开之前,留给他一封信,让他去找楚家,到时候楚家老头,自然有所安排。

没想到,楚家老爷子力排众议,让叶寒成了楚家上门女婿。

可没多久,老头子死了,这一下,他们一家人,直接被赶出了楚家……

“知玉说得对,这个窝囊废,还能怎么表现?表演哑剧,恐怕都没人看,去了也是丢人!”

丈母娘罗岚也是白了叶寒一眼,依旧是那么的尖酸刻薄。

岳父大人在一旁抽着劣质香烟,没说话,似乎早已经习惯。   

叶寒心里气愤,咬了咬牙,却是低下了头。

六年的时间,他一句话都不敢说,一旦开口,身体将无法完成蜕变,无法承受其能量,自爆而亡!

他坚持了这么久,不能在这最后的时刻,功亏一篑!

“算了,你们别说了,我相信爷爷当年这么安排,应该是有他的道理吧!”

楚知音看了看叶寒,心里却是一阵苦涩,她知道,这只是安慰自己罢了。

结婚三年,他没有给过自己任何惊喜,没有去工作,每天在家里,洗衣煮饭,别人骂他,他连吭都没吭一声,这还是一个男人吗?

“说的也是,我跟一个哑巴计较什么,难得老祖宗今天心情好,让我们一起过去,走吧,可别迟到了。”

罗岚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

一家人,下楼打了一个的士,直奔楚家而去。

楚家,洛城一个二流世家,三年前的婚礼,可谓是轰动了整个洛城。

因为,身为楚家第一大美女的楚知音,竟是嫁给了一个哑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当时的婚礼,更是跟吃了一顿便饭似的,没有请任何外人,就楚家人关上门吃了一个饭。

进入楚家大门,叶寒心情复杂,他知道,今天来这里,勉不了被人嘲笑。

跟楚知音结婚三年,老太太就婚礼的那天见过他一次,后来就让楚耀辉和罗岚带着他们一家人搬出了楚家。

今天老太太居然让他们一家人过来,看样子,楚家怕是遇见什么大事儿了。

他原本不想来,又怕别人说不给老太太面子,只能硬着头皮过来。

“哎哟,好稀罕,哑巴居然也过来了呢!”

刚进门,楚三槐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

“是挺稀罕的,知音嫁给他三年了,我这还是第二次见到他呢!”

另外一个亲戚也是笑嘻嘻的说道。

“真是一个废物,还需要知音去跑工地来养活他,我们知音以前可是楚家第一大美女,居然要受这等罪,经常汗流浃背的,看得我都心疼!”

有一个年轻的楚家女子,更是冷冷地看着叶寒,话语之间满是鄙夷。

楚三槐走到叶寒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用手轻轻拉了拉叶寒的领口处,一脸嫌弃道:“哑巴,你看看你,今天可是过来见奶奶,你这穿的跟地摊货似的,像话吗?”

说完之后,他摸出了钱包,摸出了厚厚的一叠钱,估计有两三千的样子,在叶寒的脸上拍了拍:“来来来,叫我一声堂哥,你要是叫我堂哥,我就当可怜你,这些钱给你,让你拿去买件像样的衣服,怎么样?”

叶寒抬起头,恶恨恨地望着面前这个家伙,听说,这个楚三槐在公司里面,也没少说楚知音的坏话,而且,很多重活累活,都是这个家伙让人安排给楚知音去做的。

“怎么了?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难道嫌少?”

楚三槐眉头一皱,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个死哑巴,居然敢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要知道,他可是老太太的孙子,老太太很宠他,其他亲戚都知道,早晚就是他楚三槐要继承楚家的产业。

哑巴这个眼神,让他很是不爽。

他又是摸了一千多的样子,然后继续在叶寒的脸上拍了起来:“来啊,叫我堂哥,这些钱,都是你的!”

“三槐大哥,他是哑巴,怎么可能叫你堂哥?你难道忘记了,哑巴是不能说话的?”

另外一个楚家年轻男子,楚小奎,则是笑嘻嘻的说道。

“噗!”

楚三槐一愣,然后故意喷出了一些唾沫星子在叶寒的脸上,这才道:“奶奶的,我差点儿忘了,哑巴是不能说话的,他是哑巴,怎么可能叫我呢?哈哈!”

说完之后,他便准备将那些钱再次放回去。

一旁的楚知音,再也看不过去了,叶寒是哑巴,是一个窝囊废,但也是她老公,整个洛城都知道这个男人,是她楚知音的老公。

“楚三槐,别太过分了!”

楚知音上前一步,脸色一冷。

“哎哟,奇怪了,我还只听说过,护妻狂魔,从来没听说过,护夫狂魔!”

楚三槐一愣,然后冷笑道:“楚知音,你老公没用,是一个废物,我劝你还是跟他离了算了,你长得也不差,找个有钱的算了,何必过苦日子呢?”

说完之后,楚三槐想了想,又是道:“对了,罗家的公子,对你挺感兴趣的,那天还在我这里打听你的事情呢,要不?我帮你介绍介绍?”

“真的?”

没想到,楚知音的老妈罗岚听了之后,竟是眼睛一亮,罗家跟楚家差不多,关键是,罗家就这么一个独子,要是楚知音真的嫁过去的话……

第2章 矮一截

“当然是真的了!我看这个罗少爷,就很不错!”

楚三槐没想到罗岚会这么感兴趣,顿时笑嘻嘻的说道。

罗岚微微犹豫了一下,对着楚知音低声道:“女儿,跟着这个窝囊废,除了让你丢尽脸面,讨不到半分的好处,你不妨考虑一下,把这个废物给踢了,找个更好的,以后吃穿不愁,妈也跟着你享福了!”

一旁的叶寒,脸色那叫一个难看,这个该死的楚三槐,居然当着他的面,当着那么多亲戚的面,给他的老婆介绍男人?这不是把一个大草原,当着众人面,强行往他脑袋上面按?

不过,他咬着牙,沉着气,告诉自己必须忍,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妈,你别说了,他叶寒再怎么窝囊,也是我的男人,这事儿整个洛城的人都知道了。跟他离婚的话,也是丢楚家人的脸!”

没想到,楚知音竟是站了出来,冷冷说道。

“知音,我就不知道,这个废物,这个哑巴,他有什么好的!跟那罗少爷比的话,他跟人家提鞋都不配的!”

罗岚看了看叶寒,越想越觉得气,要不是这么多人看着,她真恨不得冲上去,掐这个家伙一顿消消气。

自己女儿沦为今天这个样子,在楚家别人嘲讽,被人针对,都是因为嫁了这么一个废物。

而且,要不是老太太也不喜欢这个哑巴,觉得有些丢人,怎么会老爷子一死,就立即将他们家都赶出去呢?

楚知音冷笑起来:“他虽然窝囊,三年时间,家里的活都是他做的,从来没一句怨言,这样的人,就算是窝囊,但时间久了,怎么都会有些感情吧!”

楚知音说着,眼里泛红,更是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楚三槐的衣领:“不管如何,他叶寒也是我老公,你刚才那么羞辱他,必须给他道歉!”

其他亲戚一看,一个个吓傻了,开玩笑吧?让楚三槐,跟那个哑巴道歉?

“今天这楚知音,什么情况?居然敢跟楚三槐这么说话了?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地位?”

有的亲戚,更是搓了搓鼻梁,神情怪异。

这个时候对楚三槐发火,太不明智了。

叶寒的心里,更是愧疚了,没想到,楚知音平时候看不起他,但心里竟是也爱他,这三年以来,他也是第一次见到楚知音,如此的不理智。

而这一次不理智,竟是为了他。

“知音,原来你的心里并不是没有我,放心,我叶寒发誓,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叶寒拳头紧握,心里暗自发誓,看了看时间,距离十二点,越来越近了。

楚三槐先是吓了一跳,但很快心里一喜。

要知道,楚知音很有能力,当年楚家老爷子没死的时候,就很看重楚知音,把公司的重要职位都交给她,甚至不少亲戚都向楚知音靠拢,都认为,很有可能,楚知音会成为楚家接班人。

这让楚三槐对这个堂妹当真是恨之入骨,没想到,三年前,机会来了,楚知音嫁给了一个哑巴。

当时老太太就反对这门婚事,但奈何当初老爷子做主,说话一言九鼎,没办法,只能让他们结了婚。

然而,老爷子很快死了,这一下子,楚家老太太做主,直接找了一个理由,将楚知音他们一家人赶了出去,虽然还是楚家人,却一直不受待见。

而他,地位更是一天比一天高。

这个时候,楚知音居然敢抓他的衣领,如此冲动的人,怎么能担任楚家大业?这个楚知音,太冲动了,给了他机会。

“楚知音,至于吗?我可是你的堂哥,我给你介绍对象,那也是为了你好啊!”

楚三槐一脸无辜,耸了耸肩。

“是啊,太过分了吧!这么多人看着呢,这个楚清音,真是在工地上呆久了,跟那些工人有什么区别?居然变成这样,人家楚三槐也是为她好,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有的亲戚,立即在一旁说道。

“知音,你干什么?”

罗岚立即上前拉着楚知音,自己女儿,今天这是疯了吗?以前被人说三道四,不是也忍下来了,今天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呢?

楚知音也是发现,自己这样做,得不到半点好处,楚三槐这个家伙,肯定不会认错,而自己,反而会落下口舌。

她想了想,这才松开了手:“我不是说介绍对象这事儿,我是说,你不应该用钱去打叶寒的脸!”

“楚知音,你什么意思?这是钱,打他脸又怎么了?这么一点儿小钱,打的又不痛,再说了,我让他喊我一声堂哥,我把这钱给他买衣服,有错吗?我只是忘记他是哑巴了而已!”

楚三槐狡辩道:“再说了,你看看他,穿的多土!来见奶奶,怎么穿这样呢?地摊货!”

说完之后,他看了看自己被楚知音给抓过的衣领处,又是道:“楚知音,你经常在工地上跑,手应该很脏,我这衣服可是很贵的,两万多一件,够你两三个月的工资了吧?别给我弄脏了,不然你赔不起。”

“你明知道,他是哑巴,让他叫你堂哥,这难道不是侮辱吗?”

楚知音一想到这些年受得气,眼里越来越红,心里十分难受。

“我忘了啊,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两三年了,以前很少见到他,他那么不起眼,我今天看见他,忘记他是哑巴了不行吗?”

楚三槐耸了耸肩,直接用钱在楚知音的脸上拍了拍:“这样吧,你帮他叫也行,你叫我一声堂哥,我把这些钱都给你,反正你很久没叫我堂哥了!”

“堂哥!”

楚知音咬了咬牙,沉住气,叫了一声,或许这样,自己有个台阶下了。

“哎呀,堂妹,好久没听见你这么叫我了,这些钱,就给你和你老公买衣服了!”

楚三槐笑了笑,将钱递了过去。

然而,就在楚知音的快要接住的时候,他却是突然松开,那些钱洒落一地:“不好意思,钱掉了,只能你蹲下去捡了。只是,堂妹,你蹲下去的话,可就要比我矮那么一截了!”

楚知音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她心里清楚,楚三槐是在告诉她,她永远要比他矮一截,要被他踩在脚下。

“没事儿,既然都代替叶寒叫你堂哥了,钱自然要捡的!”

楚知音心里委屈,却是强装笑意,就准备蹲下去。

没想到,叶寒却是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死哑巴,你什么意思?难道,还嫌弃堂哥我给的少了?”

第3章 两个好消息

楚知音也是一愣,扭头望着叶寒,不知道叶寒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不想看着自己蹲下去,比对方矮一截,抬不起头?

可是,自己现在不蹲下去捡钱的话,一会儿那该死的楚三槐,定然又会说她看不起他,不领情之类的话了。

现在的楚知音,真是有些左右为难,本想叫一声堂哥,把钱拿了,这事儿就过去了。没想到,对方居然将钱故意洒地上,继续为难她。

叶寒淡然一笑,竟是将她拉到后面,蹲了下去,一张张的将钱给捡了起来。

“三槐哥,叶寒这货蹲下去了,看样子,他是主动承认,比你矮一截呢!”

楚小奎一看,顿时上前笑嘻嘻的拍起了马屁。

“屁话,他本来就比我矮一截!这谁不知道?”

楚三槐忍不住骂了一句,心里有些不爽,他最想为难的,还是楚知音。

为难这个哑巴,为难这个窝囊废,已经找不到什么成就感了。

没想到,这个废物,居然帮楚知音化解了尴尬。

楚知音望着蹲在地上,一张张将那些钱捡起来的叶寒,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个家伙,被人欺负,被人骂,甚至被人用钱打脸,唾沫星子都飞到他脸上,他连屁都没敢放一个。

而他现在,为了帮她,竟是当着这么多的面,卑微的蹲了下去。

“窝囊废,看来你是穷疯了,这些钱,对于我来说,跟垃圾没什么区别了,算是堂哥我赏你的。”

楚三槐冷冷一笑,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叶寒终于是将那些钱给捡了起来,拿在了手里,紧握着,这些耻辱,他记下了。

“叶寒,还不谢谢你堂哥?来,这些钱我帮你拿着,改天给你买两件像样的衣服!”

罗岚这女人,竟是走了过来,一把将叶寒手中那些钱拿了过去,笑嘻嘻的揣进了自己的兜里,这可是好几千呢,不要白不要。至于给叶寒买衣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见到叶寒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罗岚又是不耐烦的道:“你这个废物,你是哑巴,不是傻子吧?你不知道,用行动表示,给你堂哥鞠躬,表示感谢吗?”

“妈,丢不丢人?”

楚知音看了自己老妈一眼,心里一阵无奈。

“丢人?”

罗岚一听这话,顿时就不高兴了:“只要有钱,我不觉得丢人,没钱才丢人,再说了,你堂哥给钱给你们买衣服,难道不应该表示感谢吗?”

说到这里,罗岚又是想到自己这几年过的苦日子,抱怨道:“原本以为嫁给你爸,能过上好日子,哪知道你爸是废物,我就只能希望你和知玉,能嫁给有钱人家,你们就是我的希望,而你,居然嫁给了这么一个不中用的窝囊废,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啊!”

“妈,别说了!你不是还有我吗?”

楚知玉不由上前,拉了拉罗岚的衣袖:“这么多亲戚看着呢,你要抱怨,回家抱怨就行了,你放心,姐姐没嫁个好人家,我楚知玉可以啊!”

“老祖宗来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人喊了一声。

众人立即看了过去,一位一头银发,七十多岁却是精神很好的老太太,缓缓走来,旁边跟着两个服侍她的下人。

“哎哟,奶奶,好几天不见你了,可想死我了,奶奶你的精神,还真是好,看样子,活到一百岁都不是问题!”

楚三槐一看,立即上前去搀扶着老祖宗,脸上更是堆满了笑容。

“乖孙儿,还是你会说话!呵呵!”

老祖宗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显得什么高兴。

“奶奶,今天你怎么把大家都叫来了?有什么大喜事儿吗?”

楚三槐再次笑嘻嘻的问道。

“三槐,你可真是越来越机灵了,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楚老太太依旧是乐呵呵的笑着,看了看众人,这才说道:“的确是有一件大喜事儿,不对,应该是说两件大喜事儿!”

“两件大喜事儿?太好了,这是好事成双啊!”

楚三槐立即眼睛一亮。

“我呸,真是阿谀奉承,一点儿本事都没有,就靠一张嘴巴,讨老太太的欢心!”

站在叶寒旁边的楚知玉,忍不住轻声嘀咕了一句,虽然声音很少,常人很难听见,但却是被叶寒听的清清楚楚。

楚知音也是有些不耐烦,很多脏活累活,都是让她去做了,每次有什么功劳,都是被楚三槐这个家伙给抢走了,真是想着就气。

楚老太太看了看众人,这才笑道:“这第一件好事儿啊,便是京都龙家居然要搬家来我们洛城了。”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不会吧?京都龙家,我的天,是那个房地产行业的龙头老大的龙家?这可是一个巨擘一般的存在,居然会搬来我们洛城?把家都搬过来?”

“不可能吧?他们在京都不是住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来我们这个地方?难道是因为,这两年我们洛城这边发展的不错?”

“不会是来投资的吧?要是他们来搞房地产,我们可就有机会发财了,毕竟我们是搞建材生意的!”

楚家的人,顿时议论起来,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消息。

老太太伸出手,轻轻地往下压了压,众人这才安静了下来。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他们过来,打算住在南山别墅区那边,龙家的人,大概三天之后来这边,要投资城南那边的一块地,做房地产!而我们这一次,一定要努力将这个项目个拿下。”

老太太继续说道。

“太棒了!”

楚三槐立即一喜,城南那一块地很大,之前拍卖过两次,十几家房地产公司去竞拍,不过这块地都流拍了。主要是,报价太高,这块地没一家吃得下来。

当然,这也是一块肥肉,让他们这些做建材行业的,都盯得紧紧的。

没想到,京都龙家这样的家族,居然插手了进来,拿下了那快地。

楚三槐心里高兴无比,要是自己把这个项目给签下来的话,指不定自己的位置就稳了,老太太始终是老了,家族的继承人,就该交给他了。

如果自己拿下来这个项目,谁敢不服?

“奶奶放心,这事儿,我们楚家人,都会努力去争取的!”

楚三槐立即拍着胸口保证。

说完之后,他想起来了什么,又是问道:“对了,奶奶,这第二件喜事儿呢?该不会,是他们已经跟我们联系了吧?”

“这个倒不是!”

老太太笑了笑,然后道:“龙家有一少爷,还有一个二小姐,我估计,龙家的少爷,应该是看上我们家某个年轻姑娘了!”

此话一出,楚知玉等还没出嫁的年轻姑娘,一个个心里一喜,该不会是自己吧?

第4章 龙家的礼物

“我的天,谁啊?谁有这么好运气?这要是嫁给了龙家,这辈子可是都吃穿不愁了!”

“何止啊,龙家家大业大,据说最近都插手影视行业了,要是嫁过去,指不定还能去拍个电影什么的呢,到时候,就成了女明星了!”

楚家那些未出嫁的姑娘,一个个欣喜若狂,她们都知道,老太太这么说,定然不会空穴来风。

“奶奶,这,这是真的吗?不可能吧?那龙家少爷,真的看上我们楚家闺女了?”

楚三槐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这要是真的,那攀上这龙家这根高枝儿的话,楚家以后定然兴旺发达啊。

老太太一伸手,旁边一名下人,便是拿了一个小小的了礼单上来,递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笑了笑,这才道:“这是龙家派人送过来的礼单,就留下了一句话,多谢我们这些年对某人的照顾,然后就走了!”

“我的天,多谢对某人的照顾?这意思,不就是感谢把我们家的闺女抚养长大的意思吗?老祖宗啊,这礼单,该不会是他们送过来的礼物吧?龙家,居然人还没过来,礼物就送到了?”

罗岚听了之后,激动无比:“我的天,也不知道对方是看上了我们哪一家的闺女?太幸运了吧!”

老太太笑了笑,又是道:“我看这不是普通的感谢礼,这就是彩礼,虽然他们没说清楚,但傻子都能看出来!不然的话,怎么会说,多谢这些年对某人的照顾这句话呢?

一旁的叶寒听见这话,却是心里一阵苦笑。

当年老妪消失之前,曾告诉他,等他装哑巴的期限结束那日,她会送上一份惊喜给他,到时候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就去找对方就行了。

只是,叶寒怎么都想不到,老妪嘴里说的惊喜,竟是这京都龙家,这岂不是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去找龙家就行?

“罗岚,要不你来给大家伙念念?”

老太太乐呵呵的将礼单递给了罗岚。

“好,好啊!”

罗岚有些受宠若惊,当年嫁给楚耀辉,成为了楚家之人,自己还以为要过上好日子了,哪里知道,楚耀辉根本不是经商的料,就是一个平庸之人,自己没过上好日子,心里别提多委屈了。

她用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身怕把那礼单给弄脏了。

又是清了清嗓子,这才念道:

“金凤簪一支!”

“金脸盆一个!”

“金手镯一对!”

“千年人参两个!”

……

罗岚念着念着,手都忍不住微微发抖,我的天,这龙家出手,这太阔气了吧。

到了最后,她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现,现金,九百九十九万!”

众人心神一颤!

九百九十九万,这可是九百九十九万啊,这对洛城的二流世家的楚家来说,太震撼了。

楚老太一笑:“怎么样?这绝对是送给我们家某个闺女的彩礼了,龙家出手,果然霸气!放心,这些东西,我先收着,等确定下来,这是给谁的,到时候,一分不少。”

“龙家大少爷,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楚家一名年轻女子,激动无比,说完之后,又是看了看旁边的楚清音:“哎,还好我没出嫁,有很大的机会,有的人啊,长得是好看,可惜已为人妻了!”

“是啊,有的人,只能眼巴巴的望着了!”

楚三槐也是坏笑了起来。

“哎,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幸运!”

罗岚望着手中那礼单上面的东西,心里一阵失落,自己大女儿嫁人了,天天在工地上跑,肯定不是她了。

二女儿虽然也长得水灵,可还在读大学,恐怕也不是。

果然,自己还是苦命!

然而,她却是很快发现,楚知玉的嘴角,露出了美滋滋的笑容,暗自窃喜。

“知玉,你笑什么笑?搞得好像是你要嫁入豪门了似的?”

旁边未出嫁的女子楚子欣,看见楚知玉偷着乐,不由没好气的给了她一个白眼:“你放心吧,是我的可能性很大,毕竟我经常出去逛街,估计是龙家少爷看中了我,然后调查了一下我,这就把东西送来了。”

说完之后,她不由挺了挺自己的胸:“哎,没办法,谁让我长得这么性感呢?有的人,都还没长开呢,就开始做梦了吗?”

楚知玉气得不行,她年纪小,胸口那里是不如楚子欣大,可是也不算小啊,她直接上前一步:“你以为,人家会喜欢奶.牛吗?哼,我看就是我!”

“你凭什么说是你?你还在读书,人家龙家少爷,会喜欢你这种黄毛丫头?”

楚子欣当仁不让,她自认楚家年轻女子,就属她身材最为火辣,而且胸大,楚知音虽然不错,可惜的是已经嫁人,自己的机会太大了。

“哼,凭什么就不会是我?”

楚知玉冷哼一声,又是道:“前两天,我遇见一个男人,下车的时候撞了我一下,我看他彬彬有礼的样子,一看就不一般。他身上穿的都是名牌,当时对我道歉之后,还对我笑了笑,我看他,肯定就是龙少爷,龙少爷喜欢游玩,定然是龙家还没搬来洛城,他就提前过来了,刚好遇见我。”

“知玉,真的吗?要是你的话,我们就发财了!”

罗岚激动无比,一把上前拉着自己女儿的手:“老天有眼,我罗岚终于要熬出头了!”

“妈,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那个男人,开的还是奥迪呢,一看就不简单!”

楚知玉想了想之后,又是说道,说完之后,还忍不住挑衅的看了看那楚子欣。

“奥迪?呵呵,奥迪也有贵的和便宜的,谁知道,他开的是什么车型的啊?”

那楚子欣却是一脸的不服气:“再说了,你经常在学校里面,怎么可能那么巧,就遇见了那龙大少爷?反而是我,经常去高档的地方,才有可能碰到。”

没想到,这个老太太却是开口了:“龙大少爷行事跟他妹妹不一样,据说龙大少爷行事低调,而他妹妹行事比较高调,所以,龙大少爷就算是开便宜一点的车子,也很正常的!”

“不过你们也别争了,对方还说了,三天以后他们家搬来南山那边的别墅区,他们也很想见见那个想见的人,到时候,你们要是觉得是自己,可以上门去试试,不就行了吗?”

老太太想了想之后,又是道。

“我看啊,百分之八九十就是我家知玉了,知玉,我相信你,肯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罗岚说完之后,又是看了看叶寒:“我还不信,我大女儿嫁了一个窝囊废,我二女儿还会这样!”

楚知音在一旁,心里也是一阵难受,感觉自己太不值得了,嫁给了一个哑巴,婚礼连聘礼都没有,婚纱照都没照,就草草了事。

叶寒看了看时间,心里不由一喜,没想到,居然已经过了十二点了,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将不用在继续装哑巴了?

第5章 人不如狗

“好了,好了,你们觉得自己有可能的,到时候那龙家的人搬过来了之后,都上门去试试,拜访一下,如果是他们想见的那个人的话,肯定不会将你们拒之门外的!”

老太太脸上满是笑容,想了想之后,又是望着楚三槐道:“对了,三槐,三天之后,他们就过来了,到时候你也抽空去拜访一下,既然他们家少爷喜欢上了我们楚家的女子,你过去谈项目的话,成功率会很高。”

听见这话,楚三槐顿时心里狂喜,这,这岂不是说,老太太将这么大一个项目,都交给他了吗?这样一来的话,他的地位肯定会攀升,而且,加上那龙少爷喜欢自己楚家的女子,这事儿铁定很容易谈成。

到时候,这个项目成功了,必然会让楚家挣一大笔钱,而自己也算是为楚家办了大事,老太太说不定就会趁机将楚家彻底的交给他打理,到时候,他就将楚知音这个女人,彻底的踩在脚下了。

“奶奶您放心,我肯定会将这个项目拿下的,他们三天之后过来,我敢保证,从今天开始,我一个星期之内,铁定能将这个城南的项目谈下来。”

楚三槐拍着胸脯保证起来,说的那叫一个信誓旦旦,说完之后,他又是看了看叶寒,不由冷笑道:“不像有的废物,就知道吃我们楚家的,混吃等死的垃圾。”

老太太可不傻,自然知道楚三槐说的谁,不过,她却是也冷冷地看了看叶寒,然后若无其事的道:“好了,这可是大喜事儿,我们也算是跟龙家攀上关系了,走吧,进里面吃饭去,饭菜都准备好了。”

一旁的楚知音,脸色无比的阴沉,现在楚三槐还没把握楚家大权,还会对她稍微客气一点儿,让她为楚家办事,这要是楚三槐将这个项目拿下来的话,定然要继承楚家的产业,按照这个王八蛋的性格,指不定会把她赶出公司,到时候,在楚家,他们家更没立足之地了。

她看了看旁边的叶寒,心里真是有些不甘心。

罗岚也是心如死灰,楚老太将这么大的项目,交给了楚三槐去办,他们家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要是楚知音到时候丢了工作,他们家更是没什么收入了,以后的日子,将会更加难熬。

“都怪你!”

看了看旁边的叶寒,最后,罗岚咬牙说道。

“妈,别担心,不是还有我吗?过两天,我就去拜访那龙家的人,我相信,我那天遇见的那个男子,肯定就是龙大少爷,那些彩礼是我的,而且,龙少爷肯定想要娶我!”

楚知玉却是上前拉住了罗岚,眼神中充满了憧憬之色。

她笑了笑之后,又是看了看楚知音:“姐姐你也别担心,你以后要是没工作了,我成了龙家的少奶奶之后,让你去龙家的公司上班就行了,工资比现在高。”

说完之后,她又是想到了什么,更是笑道:“到时候,我肯定能认识更多的有钱人,我帮你介绍一下,把这个死哑巴给踹了。”

“知玉,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要靠自己。就算我以后没了工作,我相信靠我自己,也能活下去的!”

楚知音苦笑,心里实在是不能理解,当初那么宠爱自己的爷爷,怎么会让自己嫁给这么一个哑巴,真不知道,自己爷爷是看中了这个哑巴的哪里。

“知玉,别管你姐姐了,说什么你也要把那个龙大少爷给拿下,你姐姐这人就是死脑筋,活该这辈子跟着叶寒这个窝囊废受苦受罪,我之前都劝她了,连我的话,她都不听的!”

罗岚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楚知玉身上了。

“走,吃饭了,没听见吗?你们几个,还在那边磨叽什么?”

这个时候,楚三槐对着楚知音等人不耐烦的喊道。

等走了进去之后,楚知音却是发现,只剩下一张坐着几个下人的桌子,还剩下那么几个位置了。

无奈的一笑,大家便是走了过去坐下,却是发现,坐下来了之后,却是少了一个凳子,而叶寒,却是还站在那里。

楚知音站起来看了看,然后对着叶寒道:“楚三槐旁边还有一个凳子,你过去抬过来吧!”

叶寒点了点头,向着那边走去。

“哑巴,你过来干什么?莫非你想要坐我旁边?你看看,这桌子上面,都是坐的些什么人啊?你坐这里,不太合适吧?我怕影响大家的胃口!”

然而,楚三槐看见叶寒过来之后,却是冷笑了一下,双手抱在胸前,冷笑道。

“就是,还想跟老太太坐一桌?他哪里有这个资格?”

楚小奎也是跟着附和起来:“能请他过来吃顿好的,已经不错了。”

叶寒咬了咬牙,拳头一握,不想理会对方,准备抬着凳子离开。

可是,楚三槐却是一脚踩在了凳子上面,然后道:“这里没位置了,这个凳子不属于你。”

说完之后,他竟是对着在另外一边晃荡的一只金毛道:“二狗,过来!”

那金毛本就是楚三槐所养,特别听话,当真是跑了过来,直接跳到了那凳子上面。

“不好意思,哑巴,这里真没有多余的凳子了,你看,我的二狗要坐这里,它坐我旁边,我一会儿好喂它些骨头,你还是回去站着吃吧。”

楚三槐冷冷一笑,然后道。

“哈哈,三槐哥,你这意思是不是说,这个窝囊废,还不如你的狗尊贵啊?”

楚小奎一直都在巴结楚三槐,他相信,楚三槐以后肯定会掌管整个楚家,今天老祖宗当着众人的面,让楚三槐去谈那个项目,就已经等于是在宣布什么了。

“小奎,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这么说啊,你这个小子,怎么那么损呢?”

楚三槐装模作样的笑了起来,望向叶寒的眼神中,却是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不远处的楚知音,看见这一幕,气得差点儿就站了起来,不过却是被旁边的楚知玉给拉住了。

“姐姐,别冲动,叶寒这个废物,被欺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都知道,不能得罪楚三槐,从来没任何的反抗,你要是为了这么一个废物得罪楚三槐,以后他拿下了那项目,你在公司,他肯定不会给你好果子吃的!”

楚知玉立即劝道。

“就是,不值得为了这个窝囊废得罪那楚三槐!”

罗岚也是道:“老太太坐在旁边没说话,这已经说明了老太太的态度了!”

叶寒咬了咬牙,用力一拉,一股很大的力量传来,将那凳子给拉了开,而那狗也是直接掉在了地上。

他拉着凳子,头也不回的往楚知音那边走去。

他叶寒隐忍了六年,现在限制终于是解除了,不用再当哑巴了,等了六年,入赘楚家的三年,更是让自己和楚知音受尽了别人的嘲笑,这么多天的隐忍,为的就是今天。

难道,他还不如一条狗?

“叶寒,你什么意思?没听见我的话吗?这凳子我专门给二狗留的!”

楚三槐站了起来,一脸的愤怒,这个叶寒,今天要造反了不成?如此不给他面子。

然而,叶寒却是根本不理他,继续提着凳子便是往前走去。

“妈的,当老子不存在?”

楚三槐更是愤怒了,直接对着那金毛道:“二狗,咬他!”

第6章 敲诈

“汪!”

那金毛体型很大,而且十分的听话,对着叶寒便是冲了过去,而楚三槐的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叶寒小心!”

楚知音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站了起来,大叫着对着叶寒提醒道。

这金毛十分厉害,以前有一次楚三槐在大街上,就让这头恶犬咬过一个得罪他的路人,那人被咬掉了很大一块肉。

不过,楚三槐有钱,随便赔了对方两万块就把事情很快摆平了。

没想到,楚三槐这个家伙,竟是让这头恶犬扑向了叶寒。

叶寒虽然是窝囊废,是一个哑巴,但好歹是她男人,三年的朝夕相处,怎么会没有半分的感情?更何况叶寒一直以来都很尊重她,三年以来,一直打地铺,从未碰过她,时间久了,她的心里也是挺感动的。

叶寒看了看楚知音,欣然一笑,紧握那木凳子,眼看那金毛就要扑过来,反手一甩,那木凳子直接被他给抡了起来,砰地一下砸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叶寒都没回头看一眼,直接一凳子反手砸了下去,刚好砸在了那恶犬的脑袋上。

“砰!”

一声巨响响起,金毛倒在地上,抽搐了两下死了,嘴里满是鲜血流了出来,而那木凳子,也直接砸坏了去。

“不会吧!”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愣住了,特别是楚知音,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一直以来被欺负的哑巴,这个别人眼中的废物,在这个时候,竟是爆发出来了这么充满爆炸力的一幕,刚才那动作,简直堪称完美,如同一个电视里面的武林高手似的。

“不会吧,哑巴居然把二狗给砸死了!”

楚知玉眨了眨眼睛,过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开口道。

不过,她又是看了看站在那边的楚三槐,心里立即咯噔了一下,这下子,闯祸了。

“这个废物,让他过来好好表现一下,居然把楚三槐的爱犬给打死了,这可怎么办啊?”

罗岚反应过来之后,也是忍不住抱怨起来:“这个叶寒,太过分了,那二狗又没咬到他,怎么就给打死了?挣不到钱,吃我们家的,喝我们家的就算了,还尽给我们闯祸!”

“死哑巴,你胆子可真大,居然敢打死我的二狗!”

楚三槐面露狰狞之色,一步步向着叶寒走来:“你这个废物,你难道不知道,你的命,还不如我狗值钱吗?”

楚知音也是立即跑了过来,拦在了叶寒的前面:“楚三槐,这不能怪叶寒,谁叫你让你的狗去咬他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条狗的厉害!”

楚三槐冷冷一笑:“这不是也没咬到这个窝囊废吗?再说了,我只是跟他开个玩笑,我一会儿就打算让我的二狗回来的,想要吓吓他,没想到,他居然把我的二狗给打死了。”

说到这里,楚三槐顿了顿,这才道:“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的二狗吃的都比你们家吃的好吗?经常吃牛排,而你们呢?多久吃一次?”

“开玩笑,刚才要是叶寒慢那么一秒,二狗就已经咬上去了,他叶寒再怎么废物,也是我的男人,他的命,不可能还不如你这条狗!”

楚知音当仁不让,跟楚三槐直视,那二狗扑向叶寒的那一刻,她的心里才知道,不知不觉间,这个男人已经融入了她的生活,那一刻,她是真担心叶寒被咬到了。

“就是,楚三槐,你刚才的确是太过分了,他再怎么废物,还是我的姐夫呢,你嘲笑他也就算了,怎么能让二狗咬他?”

楚知玉也是有些看不过去了,上前一步说道,不过,却是又被罗岚把她给拉了回来,示意她不要掺和这事儿。

“都给我闭嘴!”

终于,老太太站了起来,这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奶奶,你刚才也看见了,是楚三槐让二狗咬叶寒,叶寒不得已才打死了二狗,那是情急之下做出的自保,这事儿不能怪他!”

楚知音眼巴巴的望着老太太,希望老太太能够站出来主持公道。

“三槐,这事儿,你的确是做的太过了,叶寒虽然是一个哑巴,是一个被人看不起的窝囊废,吃软饭还没本事。但他好歹也是我楚家的上门女婿,算是自己家的人。”

老太太看了看楚三槐之后,这才缓缓开口。

叶寒一听,心里冷笑,哑巴?窝囊废?吃软饭没本事?原来,自己在老太太的心里,竟是这样的评价,难怪和楚知音结婚三年,老太太一直都不愿意再见他一次。

“就是,就是,妈说的是,都是自家人,这事儿叶寒也不是故意的,我看就这么算了吧!”

楚耀辉站了起来,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道。

可是,这话说完,他的笑容越加尴尬了,因为他发现,这里的气氛很凝重,显然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算了?”

楚三槐冷笑,然后回头对着老太太道:“奶奶,就算是我之前不对,是我冲动了,那他把我的狗打死了,我的狗总不能白死了吧?必须赔钱!”

一听要赔钱,这一下罗岚坐不住了,慌忙跑了过来,然后道:“三槐,叶寒不是故意的,我看就这么算了,狗死了就死了,一条狗而已,他叶寒好歹是一个人啊!”

老太太想了想之后,然后道:“这事儿,叶寒的确不是故意的,而且三槐之前做的出格了,不过,狗死了,还是应该赔钱的。”

“多少钱?”

罗岚眼巴巴的望着楚三槐,这种金毛,应该不是很贵,估计一两千,贵点的话,估计也就五六千,咬咬牙的话,还是赔得起的。

“十万!”

然而,楚三槐却是直接道:“没有十万的话,没得商量!毕竟,我这狗我养了好几年了,我跟它的感情很好,而且,在它身上花了不少钱了。”

“十万!”

罗岚倒吸一口凉气,惊呼道:“你这不是敲诈吗?一条金毛而已,哪里那么贵?我买一条赔给你!”

“买一条?呵呵,我要是要我死掉的这一条呢?你能把它的命给我买回来吗?十万,算是少的了!”

楚三槐呵呵冷笑,他的心里很清楚,别说十万了,就是五万,让楚知音他们拿出来,现在也拿不出来。

一群垃圾,一群废物,还想跟他斗?

楚知音听见十万的时候,也是脸色一沉,被吓到了。

她求助的看了看老太太,老太太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十万,这可怎么办?自己的工资不多,一家人还要开销,还要供楚知玉读书,一个月下来也存不到什么钱,一家人生活很节俭,不然罗岚也不会有那么多抱怨了。

“不就是十万吗?我们赔!”

没想到,叶寒一把将楚知音给拉了回来,直接道。

第7章 死了也好

“你,你会说话了?”

众人一惊,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个哑巴,居然会说话了。

罗岚愣住了,楚知音也是愣住了。

“你……说话了!”

楚知音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十分的激动,三年来,叶寒从未说过话,怎么突然就开口了。

“你这个混蛋,会说话还装什么哑巴?你知道我姐姐为了你,这几年受了多少委屈吗?”

楚知玉却是上前,恶恨恨地盯着叶寒。

叶寒却是根本不理会楚知玉,反而是望着眼睛泛红的楚知音道:“有些事情,不方便解释,我有我的苦衷,以后有机会,会告诉你的!”

“呵呵,有能耐了啊!”

楚三槐也是愣了一下,然后道:“小子,我看你一直装着哑巴,就是不想出去工作,当一个窝囊废,好吃软饭吧!”

“无耻,叶寒,你个混蛋,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我女儿?”

罗岚更是狠狠地推了叶寒一把,一脸的埋怨。

“别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家的这些破事儿,我也懒得管!”

楚三槐却是冷冷一笑:“叶寒,既然你口出狂妄说你们赔,那你倒是赔,十万块,一分都不能少!”

“叶寒,刚才可是你说要赔的,我们可没说,知音也没说,反正我们不管,狗是你打死的,自然也该你赔。”

罗岚立即将楚知音给拉到了一边,站在一旁,双手抱在胸前,恨不得立即跟叶寒撇清关系。

“我赔就我赔!”

叶寒依旧是十分的坚定,看了看身后的楚知音:“这些年给知音惹了不少麻烦,让她受了委屈,不能再让她受委屈了!”

楚知音听见这话,想起这三年自己受到的委屈,眼泪竟是在眼眶里面打转,要不是她的倔强不允许她流泪的话,估计已经哭出来了。

“哈哈,那你倒是给啊,是转账还是现金?”

楚三槐哈哈大笑,他才不相信,叶寒这个小子,还能拿出来十万。

“我现在没钱!”

叶寒脸色一沉。

“艹,你个窝囊废,没钱你还说什么大话?”

楚三槐顿时骂了一句,叶寒拿不出来钱,这原本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他要是拿得出来,这倒是怪了。

“就是,没钱还装逼,艹,真是不要脸!”

楚小奎也是立即跟着附和起来。

就连老太太,也是脸色阴沉,开口了:“叶寒,你可是成年人,自己说的话,就要自己负责,没钱,你说什么大话?”

“给我一个星期时间,一个星期之内,我定然将钱还上!”

叶寒想了想之后说道,他相信,那龙家要见的人就是他,三天以后对方就来洛城了,到时候让对方帮忙应该不是问题。

他相信,那神秘老妪给自己安排的惊喜。

“噗!”

楚三槐直接笑喷了:“一个星期?哈哈,我看就算是给你一个月,一年,你都还不上,行,既然你说一个星期,也别怪我不给你面子,那就一个星期,把钱还上,你要是一个星期还不上的话,到时候,我可就要开除楚知音了。”

“楚三槐,你什么意思?是叶寒欠你钱,又不是我女儿!”

一听对方说要开除楚知音,罗岚顿时不干了,他们家现在全靠楚知音那收入,楚知音要是被开除,他们家还怎么过日子?

“谁让这个废物,是她男人呢?再说了,人无信不立,叶寒答应了的事情,要是办不到,那就得付出代价!”

楚三槐说完之后,看了看旁边的老太太,老太太没说话,显然也是证明赞同了他的做法。

“三槐说的对,我们楚家人做生意,一直以来,也是讲究的是诚信二字,我们也是因为诚信,才有了今天的基业。”

“叶寒是一个成年人了,虽然没什么能耐,但是说话就要负责,没本事还说大话的话,就应该付出代价!”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大家吃饭吧!”

老太太最后说道。

叶寒看了看那个坏了的凳子,哪里还有心思吃饭?

他最后对着老太太苦笑了一下,这才歉意的道:“奶奶,今天把二狗打死了,的确是我冲动了,不过您放心,我既然说了赔钱,肯定会赔的,饭我就不吃了,我出去想办法筹钱去了。我要是一个星期没法还上这十万的话,我自断一支手指!”

“你瞎说什么?”

楚知音一听这话,却是有些急了,这个家伙,怎么还有脾气了?这还是之前那个叶寒吗?

她顿了顿,这才道:“我跟你一起想办法吧!”

叶寒心里一暖,拉着她的手,轻声温柔道:“你放心吧,我说到的话,我肯定会做到的,为了你,我也应该改变。”

说完之后,叶寒转身,向着大门走去。

“三槐哥,这个哑巴,居然会说话了,呵呵,以为自己会说话了,就牛逼了不成?十万块他想办法?可能吗?”

身后,传来了那楚小奎的冷笑。

“呵呵,我看他是人不哑巴了,却变傻了,哎,真是可怜,年纪轻轻的,居然脑袋出了问题。”

楚三槐的声音也是传来。

“妈,我想去看看他,他该不会做出什么傻事吧?一个星期,他去哪里弄十万块?”

望着叶寒离开的背影,楚知音想了想之后,有些担心的说道。

“他这种人,以前天天被人戳着背脊骨说闲话,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人,能干出什么傻事?莫非他还去自杀不成,他想不通去自杀的话,死了也好,这样你就能找个有钱人了。”

没想到,罗岚却是拉着自己女儿说道。

“我不是怕他自杀,他胆子那么小,哪有勇气自杀?”

楚知音苦笑一下,这才道:“我是怕他想要凑够那十万块,跑去抢劫什么的!”

“抢劫?他那个窝囊废,也没这个胆子啊!”

罗岚立即说道:“他这种人,刚才说两句大话,还不知道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呢,哪里敢去抢劫?”

“姐姐,吃饭了,大家都看着呢,你要是再走,那就是不给奶奶面子!”

楚知玉走了过来,然后拉着楚知音过去坐下:“放心吧,那家伙,估计又是躲在某个抽烟去了。十万块,一个星期,太能吹牛了!我要是他的话,还不如继续装哑巴呢!还说什么不会让你受委屈了,真是好笑,三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们不知道吗?”

第8章 没有

叶寒从大门走出来,便是顺着路往回走,顺便摸出了一支劣质香烟抽了起来。

想到楚知音今天为了他主动站出来,为他说的那些话,他的心里感觉很是温暖。

“没想到,三年的时间,知音竟是对我有了感情了。”

“老婆,委屈你了,我叶寒自然会说到做到!”

叶寒往前走去,很快便是将手里的香烟抽完了,然后灭掉之后,丢在了旁边的垃圾箱里面。

“嗡!”

正在这个时候,一辆跑车开了过来,眼看马上到红灯了,车子一个急刹停了下来。

一个老头,刚走到那车子前面,竟是一下子倒了下去。

“哎呀?什么情况?碰瓷儿?”

开红色保时捷的美少女从车上下来,走到车子前,柳眉一簇,很是无奈。

这碰瓷的技术,也太差了吧,距离她的车子,还有好几十厘米呢。

叶寒发现跑车后面还停了两辆奥迪A6,下来了几个穿着西服的男人,多半是这个美少女的保镖。

“大小姐,怎么回事儿?”

其中一个保镖,问道。

那美少女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头子,有些不耐烦的道:“老头子,别装了,碰瓷这种事情,在本小姐这里行不通。你再给我装的话,我可踹你了!”

“就是,也不看看这是谁的车,我数三声,要是不起来的话,我们可不客气了!”

保镖也是有些生气,这人找死是吧,碰瓷碰到他们大小姐身上了。

“一”

“二”

那保镖说着,提起了脚,准备踢上去。

“等等!别踢!”

叶寒看了看,从围观人群中挤了出来,蹲了下去。

那美女和保镖对视了一眼,笑了起来:“你是同伙吧,分工还挺明确,不过,钱,本姑娘有,但就不给骗子!”

“我不是骗子!”

叶寒看了对方一眼,又是看了看地上的老头:“他也不是!”

“呵呵,还不承认?一个假装被我车子撞了,一个出来要钱是吧?这种事情,本姑娘可见多了!”

美女呵呵一笑,双手抱在胸前,趾高气昂的道:“识趣的话,现在叫你同伙起来,三秒以内消失在我眼前,不然,我的保镖可要揍你了!”

“就是,小子,你以为我们大小姐好欺负吗?”

那保镖一脸横肉,怒视叶寒。

叶寒懒得理会对方,给对方把脉,很快脸色一沉:“不好,脑溢血,迟点的话,恐怕就要死了。”

那美少女眉头一皱,难道面前这两人,不是一伙的?不是来碰瓷儿的?

“快让开,我看看,我看看!”

这个时候,一名中年男子,也是从人群中挤了过来,蹲下来一检查之后,便是道:“晕过去了,得立即叫救护车,然后送医院做手术才行!”

说完之后,他立即站了起来,就要打120.

“别打了,打120也来不及了。”

叶寒闭上眼睛,一只手放在了地方的脑袋上面,神情凝重。

“大家帮忙打一下120.”

那中年男子戴着一副眼镜儿,蹲下来,将叶寒给推了一下:“走开,你小子谁啊,现在不打120,一会儿耽误了时间,那才是迟了。这种情况,必须,立即送医院做手术!”

说完之后,中年男子立即将那老头就近取侧卧位,给众人讲解道:“一旦出现脑溢血,必须保持这个姿势,以免发生呕吐,防止呕吐物吸入呼吸道,引起窒息。时刻注意患者的呼吸道是否通畅,有呕吐物要及时清除,如果呼吸微弱要立即做人工呼吸。”

那美少女看啥了,什么情况?该不会,这个中年男子,也是一伙的吧?

“哎哟,这,这不是第一人民医院的赵主任吗?这可是神医!当初我老公的手术,就是赵医生做的呢,不知道你还记得不?我老公的病好了之后,我们还给你送了一面锦旗呢!”

有一个大妈仔细的看了看眼镜儿男之后,竟是认出来了地方,立即惊呼了起来:“赵医生的医术,那可是出了名的好,不少人都说,你可是第一人民医院的扛把子呢!”

赵主任看见有人已经打了120,不由站了起来,笑了笑:“今天刚好休息,准备出来散散步,没想到遇见这事儿,我虽然医术不错,但也不是什么神医,像这样的情况,必须立即打120,最快的速度送医院,而且,要尽快手术,不然的话,人就没了!”

“还,真不是碰瓷啊!”

那美少女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自己这也太倒霉了,这老头刚好走到车子面前,就发病了,换成别人,恐怕也会以为是碰瓷吧。

她虽然不懂医术,但她相信,这个赵主任,说的肯定没错,这病还真是必须送医院手术。

她低头看了看那小子,发现对方居然又是将一只手放在了对方的脑袋上面,还在上面轻轻地揉了起来。

“赵主任,脑溢血了之后,可以像他这样揉吗?”

美女也不懂,但本能的感觉,都已经这样了,应该不能随便去碰病人了吧,万一加重病情什么的,岂不是麻烦了?

赵主任刚才已经将叶寒推开,就等120过来了,现在被人认出来,还被人夸是第一人民医院的扛把子,心里美滋滋的,还给大家讲解这脑溢血方面的一些东西。

哪里会想到,叶寒居然如此大胆。

他低头一看,差点儿没气晕过去:“你,你这个混蛋,你这是谋杀!病人都脑溢血了,你还去碰他脑袋,还去揉,完了完了,死定了,就算是120马上赶来,估计都没得救了!”

“别打扰我,我在治疗,按摩也是中医的一种!”

叶寒一脸认真,头也不抬,继续轻轻地揉了起来。

“中医?呵呵,我还没听说过,得了脑溢血,还能靠中医能治好的,吃药都不行,必须手术!”

“而且,你就给他按按?我看你就是一个疯子!小子,我跟你说,你这么搞,他必死无疑,一会儿他死了,你就是谋杀!”

赵主任越想越气,他还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气得脸色都白了,对着众人道:“大家看好了,一会儿这位老伯死了的话,这小子就是杀人犯,大家都可以作证!”

“对对对,这人不会是神经病吧,赵主任的话也不听!”

之前那个大妈,立即点头。

“放心,赵主任,这人要是乱来,这位老爷爷死了的话,他跑不了的,我也可以给你作证!”

那美女同样是站了出来,主持正义。

“小子,你还揉,你有医师证吗?”

赵主任越看越急,气得快跺脚了,那老头或许还有的救,只要手术做得好,说不定没什么大问题。

他甚至已经想好了,今天大不了自己不休息了,一会儿回医院,帮这个老头做手术,也算是救人一命。

而且,今天这么多人看见,这对于自己的名声,也是极好的,肯定会有人帮他宣传。

但面前这个小子……

“医生证?没有!”

叶寒看都没看他一眼,竟是回了一句让众人彻底无语的话。

隐忍六年,受尽屈辱的叶寒势必强势归来,将一切重新翻盘。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9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