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给母亲续命,陈九州被迫做了上门女婿,被人嘲笑和羞辱了三年

为了给母亲续命,陈九州被迫做了上门女婿,被人嘲笑和羞辱了三年


第1章 我不稀罕你的臭钱

“儿子,这张卡里有一千亿,只要你肯喊我一声爸爸,这一千亿就是你的,还有全球百分之六十的产业等着你去继承”

宁城菜市场附近的一间咖啡店里面,一个脸色看起来有些病态的中年人把一张黑色的银行卡推到了陈九州的面前。

“如果你今天叫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给我这些钱的话,你可以走了,我不稀罕你的臭钱”

陈九州看了一眼那张黑色的银行卡冷漠的说到,说完就起身打算离开。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给他那么多钱的话,别说让他开口叫一声爸爸了,就是让他叫爷爷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但眼前这个男人,就算是给他整个世界他都不会要。

“爸爸的时日已经不多,你要怎样才肯原谅爸爸?咳咳咳!”

看到陈九州要离开,中年人急了,马上伸出那双显得有些病态的手拉住了就要转身的陈九州。

一脸哀求的神色,话还没说完就剧烈的咳嗽起来,看样子连肺都差点要咳出来了。

看着对方那病殃殃的样子,陈九州没有一丝同情。

十五年前,眼前这个男人为了继承家产抛弃了他和母亲两人,和另外一个女人组成了家庭,这十五年来他对他们母子不管不问也就算了。

三年前妈妈患了白血病他都不闻不问,那时候陈九州多么希望他能出现救妈妈一命。

但是直到妈妈走的那一刻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为了给妈妈治病,陈九州只能辍学,卖血给妈妈治疗,最后无奈卖身给沈家,当了被人瞧不起的上门女婿。

这三年来,他受尽了欺辱和嘲笑。

一年前妈妈还是挺不过来,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了。

陈九州永远都忘不了一年前,他为了求丈母娘借三万块钱给他火化母亲,在丈母娘面前足足跪了一天。

“让我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讲到这里的时候,陈九州停顿了一下。

“除非什么?只要你肯原谅爸爸,你让爸爸做什么都可以”

听到陈九州的话,中年人那病怏怏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潮红。

“除非你能让我妈死而复生点头同意让我原谅你”

陈九州的话让中年人如遭雷击。

陈九州不在理会他,手一甩,转身提着他的菜篮子离开了咖啡店。

陈九州刚离开,中年人的身边马上有一个铁疙瘩一样的保镖走了过来。

“老板,少爷不肯接受您怎么办?”

“不用担心,他不接受也得接受,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马上让人查一下他的银行账号,我一会让财务先转一千个亿到他的卡里面,看看他什么反应再做打算,咳咳······”

中年人说完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甚至还咳血了。

把身旁的保镖吓得脸色巨变。

而陈九州这个时候已经赶在了回家的路上。

二十分钟后陈九州回到了家里。

刚开门就看到风韵犹存的丈母娘抱着她的宠物狗贝贝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贝贝的高档狗盆就放在茶几上面。

看到这一幕,陈九州暗叫一声槽糕,他竟然忘记给贝贝买狗粮了。

都是哪个混蛋耽搁了时间,害得自己脑子里面一直乱糟糟的,把该买的东西都忘记买了。

“你个废物,买个菜都买大半天,赶紧把贝贝的早餐拿出来,贝贝如果饿瘦了我饶不了你”

陈九州还没换好鞋,丈母娘朱玉兰马上指着茶几上的狗盆一脸不满的说到。

“妈,我······忘记买贝贝的狗粮了”

陈九州不敢与丈母娘对视,低着头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什么?你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你这个废物想饿死我的宝贝贝贝吗,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到底还能做什么?”

朱玉兰听到陈九州的话,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用颤抖的手指着陈九州破口大骂。

“妈,我·····”

陈九州想解释,但是张嘴后又不知该怎么解释。

“住口,才三天没罚你就不长记性了,自己去阳台拿搓衣板过来跪好”

陈九州只好到阳台拿着专门给他准备的搓衣板过来,但是却站着不动。

“给我跪下”

看到陈九州站着不动,朱玉兰走到陈九州的身后用坚硬的高跟鞋在陈九州的后膝盖用力踢了两脚。

膝盖吃痛的陈九州身体不受控制,扑通一声跪在了搓衣板上,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但是却一声都不哼一声,默默的承受着。

“我回来前不准起来,如果发现你偷奸耍滑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到陈九州跪好了,丈母娘的气才消了不少,然后抱着她的贝贝出去买狗粮去了。

这一去两个小时都还没回来。

而陈九州也跪了两个小时,感觉膝盖都没知觉了,偷偷看了眼客厅的那个监控器,陈九州放弃了起来活动的想法。

就在陈九州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起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按了下接听键后,手机里面传来的是他老婆沈梦婷冷漠的声音。

“陈九州,你是不是又欠收拾了,我昨天不是告诉你今天沈家在老宅中秋聚餐,让你给我妈买好了菜之后马上赶到老宅吗?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半个小时后我如果还没有见到你出现的话后果自负”

沈梦婷说完不等陈九州说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听着手机里面的忙音,陈九州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舒了一口气。

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起来了,想到这里陈九州马上出门骑上他的小绵羊向沈家老宅出发。

二十多分钟后,陈九州来到了位于宁城郊外的沈家老宅,此刻沈家老宅外面停满了豪车。

奔驰,宝马都是最便宜的,还有法拉利,保时捷,卡宴等几辆世界级豪车。

陈九州把他的小绵羊停在这些豪车的中间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刚停好车,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陈九州拿出来看了一眼,竟然是哪个混蛋还不死心把那一千个亿直接转到他的银行卡里面去了。

第2章 赔偿二十万

看着账号里面的那一串零,陈九州不仅没有高兴,反而一脸的怒容。

虽然妈妈已经离开一年了,但是妈妈临终时对他说的话他还历历在目。

“州儿,如果有一天你爸爸回来找你的话,你千万不要跟他走,他已经不是你原来的爸爸了,记住妈妈跟你说的话”

这是妈妈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到死都没有原谅他。

“前面那个废物,赶紧让开,小心撞死你”

就在陈九州考虑怎么处置这笔钱的时候,沈家的管家福伯带着两个佣人抬着一头烤猪快速走了过来。

没等陈九州把小绵羊移开,福伯已经到身后了,那两个抬烤猪的佣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的,突然撞在陈九州的肩膀上,陈九州差点摔倒。

虽然人没事,但是他旁边的小绵羊却倒下了,而且把旁边的那辆法拉利前脸刮花了一道浅浅的刮痕。

“你这个废物,竟然把孙少爷刚提的法拉利刮花了,你完蛋了,一会儿看孙少爷怎么收拾你”

听到身后小绵羊和法拉利碰撞的声音,走前面的福伯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陈九州的小绵羊倒在那辆法拉利车头上,指着陈九州幸灾乐祸的骂到。

孙少爷是沈梦婷大伯家的大儿子沈浩宇,常年在外地发展,不依靠家族,凭自己的实力开了一家运输公司,年收入千万,是个不折不扣千万富豪,只是有一年多没回来了。

“福伯,我……”

陈九州想解释,但福伯已经跑去通知沈浩宇去了。

陈九州只好把他的小绵羊扶起来。

没多久一个三十多岁,身穿名牌,手腕上带着劳力士手表的青年从沈家老宅里面气冲冲的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沈家的其他小辈和一些佣人。

“那个废物竟然把大少爷那四百多万的法拉利新车给刮了,这下那个废物死定了”

听到那些佣人谈论沈浩宇的这辆法拉利竟然要四百多万,陈九州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你个废物,停个车都能把我的法拉利给刮了,你知道我这车多少钱吗?落地价四百多万呢,就你刮花的这一条痕迹拉回厂家维修的话至少要十多万,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上我也不讹你,维修费,保养费,误工费等杂七杂八的加一起你给个二十万这件事就算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沈浩宇来到法拉利跟前,看到车前脸那一道浅浅的划痕,气愤的对陈九州骂道。

“什么,二十万?我没有那么多钱”

虽然已经预料到维修费会很贵,但是当听到沈浩宇说要二十万的时候,陈九州还是大吃一惊。

二十万都能买一辆普通的合资车了,而现在这二十万只是修一道浅浅的刮痕而已。

他现在全部身家也就两百块钱,他怎么可能赔得起。

至于刚进账的那一千个亿,打死他都不会动。

“没钱?你可以找你老婆要啊,难道你老婆不给你钱花吗,要不你去求一下你那丈母娘,听说你那贱货母亲死的时候你跪着求她一天,她就出钱把你母亲火化了,你现在回去多跪她几天的话,这二十万还不是洒洒水,你们说是不是?”

“哈哈哈!”

“这废物不仅吃软饭,而且还吃到丈母娘身上去了,真是废物中的战斗机啊”

“······”

沈浩宇说到最后哈哈大笑起来,那些跟着出来看热闹的人也都跟着一起嘲笑陈九州。

陈九州听了愤怒得脸都扭曲了。

“你住口,不许你侮辱我母亲,你这二十万我会赔给你,但是我现在没那么多钱,半年内我一定把这钱凑齐给你”

因为愤怒,陈九州脖子上经筋暴起,看起来很是吓人。

“半年?可以啊,毕竟我们还是亲戚,我沈浩宇也不是那种不讲情面的人,只要你从我这胯.下穿过去,我就宽限你半年时间,怎么样?”

沈浩宇根本不把陈九州那愤怒的表情当回事,而是更加肆无忌惮的羞辱陈九州。

这废物入赘沈家三年了,在沈家连条狗都不如,就连他老婆沈梦婷现在也非常瞧不起他。

今天他就算是把这废物给打了,也不会有人说他什么。

有谁会在意一条不受待见的狗被人打了呢?

“你······不要欺人太甚”

陈九州一字一顿的说到,用这样的语气表达他的不屈服。

“哼!你个废物,我就欺你了怎么样着,我沈浩宇说一不二,让你穿过去你就得给我穿,福伯,你叫几个人来把这废物按地上让他从我这里穿过去,不然人家说我不顾亲戚之情,连半年的时间都不给他”

沈浩宇冷笑一声对身后的福伯吩咐到,然后把双脚分开半蹲了下来。

“好的大少爷,你们几个上去按照大少爷的吩咐按住这废物”

身后的福伯马上点了几个身强力壮的佣人上去按住陈九州。

“孙少爷威武!”

“孙少爷威武!”

“······”

沈家其他小辈和那些佣人情不自禁的为沈浩宇高呼起来。

这些屈辱的声音传到了陈九州的耳朵里面显得那样的刺耳。

“你们放开我”

陈九州拼命的反抗,但是身体瘦弱的他根本不是几个身强力壮佣人的对手,很快就被几个佣人给按在了地上。

眼看就要被他们推到大少爷沈浩宇的身前了。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呢?”

这时一个清冷的娇喝声从沈家老宅大门那边传了过来。

众人回头,看到一个脸蛋精致,身穿肉色套裙的长发美女穿着高跟,踩着优雅的步伐从大门那边走了过来。

她就是宁城公认百年才出一个的美女沈梦婷,也就是陈九州的老婆。

“孙少爷,梦婷小姐过来了,我们先撤了”

看到沈梦婷走了过来,福伯马上让那几个身强力壮的佣人把陈九州给放开然后赶紧撤。

因为他们都知道沈梦婷很强势,加上她很受老爷子宠爱,大少爷是不怕她,但是他们这些佣人可不敢得罪这个强势的孙小姐。 

第3章 一把零钱

“大哥,你们这是?”

沈梦婷来到两人的身边疑惑问到。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家这位把我刚提的法拉利给刮了没钱赔,既然梦婷你来了那正好,这车被刮花成了这样子,拉回厂家维修的话至少要十万块,你是转账还是现金?”

沈浩宇有些心虚,沈梦婷可是爷爷最器重的孙女,他还是不敢明目张胆的讹诈,最后只报了正常的价格。

“他自己闯的祸自己负责,大哥不是缺这十万的人吧?等他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还吧”

沈梦婷转头瞪了陈九州一眼,咬牙切齿的说到。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看在小妹你的面子上,宽限这废物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我再到你们家做客”

沈浩宇说完也转身回沈家老宅去了。

“谢谢!”

陈九州苦涩的吐出了两个字。

“我只是为了我自己的面子而已,别自作多情”

沈梦婷说完走到不远处打电话去了。

而陈九州看着沈梦婷的背影紧握着拳头一直不放。

久久后陈九州才慢慢的把拳头松开。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上门女婿而已,人家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自己,自己何必呢?

陈九州苦笑自嘲了一下也走进了沈家老宅。

让陈九州感到诧异的是沈家老宅的院子和客厅此刻已经摆了五大桌的酒席。

在陈九州的印象中沈家应该没那么多人才对,那怕算上佣人也凑不出五桌人来。

不过当老爷子带着众人出现的时候陈九州就明白了。

因为老爷子把二爷家的人也全部请过来一起聚餐了。

之所以两家一起聚餐是因为一直在外地发展的长孙沈浩宇也回来了,而且孙媳妇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老爷子这是把大家召集一起,炫耀他的曾孙子呢。

“来,这是曾爷爷给你的见面礼,收了曾爷爷的见面礼之后快快长大,快点给我娶个曾孙媳妇回来再生大胖小子,那样我就满足咯!”

刚落座,老爷子就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大红包塞到他曾孙子的襁褓里面,一脸幸福的说到。

看到老爷子给见面礼了,其他人也纷纷把早就准备好的见面礼拿出来交到堂嫂的手上。

特别是二伯家的堂姐沈如意,一年前嫁给了一个外企高管,她给的红包最大,那个特大号红包皮都差点被撑破了,看样子至少有五万块。

整个沈家老宅里面就陈九州一个人不知道沈浩宇今天会带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儿子回来,也没有准备见面礼,现在他兜里都是零钱,加起来可能两百块都没有。

本来他一个上门女婿,这些见面礼根本不用他操心的,一切都有主外的沈梦婷操办。

但是沈梦婷此刻在外面打电话还没回来呢,所有人都看向他。

“妹夫,到你们家了,不会是我那小妹连见面礼都没有给你准备好吧?”

堂姐沈如意扫了陈九州一眼,看到陈九州脸上略显着急的神色,故意坐到陈九州身边一脸“关心”的问到。

这个时候就连沈家的那几个佣人也都每人给两百块钱的见面礼。

“谁说的,我只是忘记带红包皮了而已”

陈九州有些不自然的说到。

然后站了起来强做镇定的走到堂嫂身旁,把口袋里面的零钱全部掏了出来。

“嫂子,这是我给小侄子的一点见面礼,希望他健健康康,快快长大”

陈九州把全都是一块五块的零钱折叠好之后塞到小侄子的襁褓里面。

这一幕把现场众人都看呆了。

“我说小妹夫,你们家不会穷到连个红包皮都买不起了吧?还有这一把零钱塞到小侄子的襁褓里怎么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就好像是······撒纸钱一样,多不吉利啊”

沈如意走上前一脸怪异的说到。

原本高高兴兴的老爷子顷刻间脸色变得很难看起来。

抱着孩子的堂嫂和沈浩宇两人脸色也都变了。

“老婆,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沈如意的老公莫云注意到老爷子的脸色,赶紧站出来把他老婆拉回来。

“呸呸呸,大哥大嫂,你们看我这嘴巴,我真不是故意的”

沈如意赶紧道歉。

但是众人的目光却不在她的身上了,而是用不善的眼神看着陈九州。

“大哥大嫂,我······”

陈九州现在真的是百口莫辩。

“没事,没事,心意到就行了”

堂嫂赵文娟看到现场气氛不对,赶紧说到。

“什么没事,这零零散散的零钱丢到我们宝宝身上,那模样真的很像是在我们宝宝身上撒纸钱一样, 我看这废物肯定是不安什么好心,把你这臭钱拿回去,我们不稀罕这点钱”

堂嫂话音落下之后,一旁的沈浩宇不乐意了,伸手把陈九州塞到襁褓里面的一把零钱全部扔回给陈九州,一脸气愤的说到。

因为在他们同辈中爷爷一直最宠爱沈梦婷,公司好的职位都给沈梦婷这个堂妹,沈浩宇气不过才自己到外面去创业,但是他一直对沈梦婷不满,连带陈九州也恨上了。

沈梦婷她不敢明目张胆的得罪,但是这个废物他可不放眼里,拿来羞辱出出气也好。

这一次他老婆争气,给沈家生了第一个曾孙子,把老爷子高兴坏了,他也膨胀了起来,打算回沈家的公司准备接受沈家的企业。

“你·····”

陈九州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要弯腰把散落一地的零钱捡了回来。

这些钱都是他平时买菜的时候费劲口舌讨价还价才省下来的,谁知道人家不领情就算了,还给他扣上了一个不安好心的大帽子。

“好了,我相信九州他不是故意的,对了梦婷那丫头哪里去了?怎么都不见人影,九州你去外面看看,把她给找回来”

老爷子不希望好好的中秋午餐搞成眼前这样,他赶紧开口把陈九州给支到外面去。

陈九州捡起散落地上的那些零钱后低着头默默离开了沈家老宅去找沈梦婷。

把在外面打电话的沈梦婷叫回来后,沈梦婷把早就准备好的一万块钱见面礼给了堂哥和堂嫂两人,这件事情才告一段落。 

第4章 你有百万资产吗?

看到这些人给个见面礼都是一万起步,陈九州就想到他卡里面的那一千个亿,匆匆吃饱了之后马上到外面拿出手机拨打了东半球发展银行的客服电话,让她把卡里的钱原路退回去。

但是却遭到了客服的拒绝了。

理由是他的金额实在是太大了。

想要把这笔钱原路退回去的话只能拿有效身份证到营业厅找客户经理以上级别的工作人员办理。

而且还提醒他今天是中秋节,他们银行下午放假,要办理的话只能在十二点前。

陈九州看了一下时间才十一点多而已,还有半个多小时银行才下班放假,陈九州想都没有想,骑着他的小绵羊向银行赶去。

幸好东半球发展银行是民营企业,不然今天肯定不上班。

陈九州来到银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五十了。

门口已经贴出了中午十二点钟开始放假过中秋节的告示。

“先生,我们准备要下班了,你有什么业务需要办理的话麻烦明天再来吧”

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大堂客服刘丽丽看到陈九州急急忙忙的闯进来,脸上闪过一丝不快。

左右看了一眼,看到没有领导注意到她,赶紧走到陈九州的面前不悦的说到。

“这不是还有十分钟才下班吗?我找一下你们经理”

陈九州当然不肯明天再来,那笔钱在他的卡里多呆一秒钟他都不乐意。

“不好意思,我们经理现在不在,而且想要见我们经理需要提前预约,百万资产以下的客户请在大厅窗口办理”

一听到陈九州说要见他们的经理,刘丽丽更是不乐意了。

只差没有给陈九州直接下逐客令了。

“我要办理的数额较大,窗口哪里应该办不了,你还是带我去见你们的经理吧”

看到客服不悦的表情,陈九州也没发火 ,简单的陈述之前他们银行的电话客服跟他讲的话。

他这一千个亿只有客户经理级别以上的工作人员才能办理。

“你听不懂人话吧?我说过我们经理只接待一百万以上资产的客户,你有一百万以上的资产吗?”

刘丽丽再次重新上下打量了陈九州一眼,一身的地摊杂牌,以她在这里上班大半年的经验,眼前这人一点都不像是能办理大额业务的人。

她一脸鄙视的再次重申了一遍想要见他们银行经理的条件。

“这……,我全部身家只有不到两百块钱”

陈九州皱着眉头回答到。

虽然卡里有一千个亿,但是他不会要这笔钱。

“你来捣乱的是吧?保安,这里有人捣乱,该你们干活了”

陈九州的回答让刘丽丽感觉自己被耍了。

不到两百块钱的资产就要见他们经理,这不是故意找茬是什么。

他们还要收拾东西准备放假呢,赶紧拿出对讲机呼叫保安。

让保安赶紧过来清理了这家伙后好放假。

“哪里有人捣乱?”

很快就有一名高大的保安来到了两人的身旁,保安扯着他的大嗓门问到。

把大堂里很多客户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爱看热闹是国人的天性,马上就有几个人围了过来。

“就是眼前这个屌丝,穷鬼一个,还在这里嚷嚷着要见我们经理,我和他说过要见我们的经理必须要资产在一百万以上而且还要预约,他就是不肯离开,麻烦你们保安部把他给清理出去”

刘丽丽大声的对保安说的。

“噗!一个穷屌丝也想见东半球银行的经理,这是要笑死我吗?”

“我看这个屌丝肯定是来搞笑的,我们五百万以上的资产想要找他们东半球发展银行的经理办业务都得提前一个礼拜预约才行,他一个穷屌丝也想找经理办业务,如果经理肯见他这样的屌丝的话那才是怪事”

“……”

旁边的一对中年夫妻听了刘丽丽的话忍不住开口对陈九州嘲笑到。

其他围观的人也对陈九州指指点点起来,他们都是东半球的老客户,对东半球的规矩多多少少都有一点了解。

看到陈九州这种愣头青进来就要找经理,感觉很好笑。

“先生,麻烦你到外面去”

那个牛高马大的保安顿时把手搭在陈九州的肩膀上语气不善的说到。

看他的架势,只要陈九州敢说一个不字的话,他就马上把陈九州给丢出去。

“把你的手给拿开”

陈九州用力挣脱起来,不小心撞到了那个刘丽丽的身上。

“你个臭屌丝,竟然敢吃老娘豆腐”

刘丽丽看到陈九州撞了上来,而且那咸鱼手直指她的敏感部位,她直接伸手在陈九州的脸上扇了一巴掌,甚至用指甲在陈九州的脸上挠出了几条红彤彤的痕迹。

“你……”

那个保安看到陈九州在他的眼皮底下还敢耍流氓,上前一步从背后抓住陈九州的衣服想把他拉回来。

结果一下子就把陈九州那件质量不是很好的T恤给扯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

“不好意思”

保安也想不到这个屌丝的衣服质量那么差,看样子至少已经穿了好几年了,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陈九州趁着保安愣住的时候,捂着脸走到业务窗口那边把他的卡递了过去。

既然经理不肯见他,他只好在大堂的业务窗口那里尝试办理。

现在准备到下班时间了,办正事要紧,陈九州也没时间和那保安还有大堂客服纠缠。

“差不多一个小时前我的卡里面进账了一笔钱,麻烦你们帮我把里面的钱全部原路退回去可以吗?”

陈九州简单的陈述要办理的业务。

“好的先生,您稍等!”

那个长相甜美的工作人员也看到了刚才陈九州和大堂客服的冲突,好奇的拿起陈九州的卡刷了一下。

“天啊!”

看到卡里面的余额时,那个工作人员不由得惊呼了起来,怎么那么多个零,她在银行上班那么久了,从来没有见到有那个人的账户里面有那么多钱的。

她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原来的那么多个零,她赶紧拿起电话通知在贵宾室接待大客户的行长过来。

这种级别的客户已经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柜员能接待的了。

第5章 退不回去了

“那小子肯定有问题”

那名高大的保安看到柜台里面那个柜员吃惊的表情后肯定的说到。

“这还要你说,你没看到她打电话了吗。

刘丽丽没好气的说到。

没多久他们银行的光头行长张建中从VIP贵宾室里面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行长都惊动了?”

看到行长都出来了,刘丽丽一脸震惊的说到。

而且行长出来后的举动更是把现场所有人都给弄懵圈了。

“陈先生你好,我是东半球银行宁城支行的行长张建中,欢迎陈先生来到我们东半球银行,这里是普通客户办理业务的地方,如果陈先生要办理业务的话请您移步到VIP贵宾室坐下来喝茶,由鄙人给陈先生亲自办理吧”

光头经理来到陈九州的面前弯着腰,一脸讨好的说到。

那样子就好像是面对领导来视察一样把人请进了VIP贵宾室。

直到两人消失在VIP贵宾室门口之后,大堂里面的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刚才那一幕给在场众人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特别是那个大堂客服刘丽丽和保安他们两人。

他们在这里上班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从来没有见过行长对谁点头哈腰过。

平时就算是上亿身家的富豪来办理业务,行长都没有出来招待过,最多是客户经理招待而已。

可这个在他们心中连两百块资产都没有的穷屌丝竟然惊动了行长,而且看行长那讨好的样子就差没有当场喊爸爸了。

这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被他们鄙视的穷屌丝是一个他们惹不起的大人物,不,是连他们的行长都惹不起的大人物。

越想越觉得可怕的两人脸色惨白了起来,差点站不稳。

生怕刚才的举动让对方不满。

如果对方在行长面前说一句他们的不好,那他们的饭碗肯定不保。

就连刚才对陈九州指指点点的那些围观之人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尴尬的离开了银行。

而在VIP贵宾室里面,还有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在里面喝茶,他就是宁城餐饮大亨秦光耀。

光头行长把陈九州请了进去之后马上拿出他平时都不舍得喝的特级西湖龙井茶招待陈九州。

“我说老张,你有这么好的东西竟然对我藏着,你······”

看到光头行长手上拿出极品西湖龙井,秦光耀气愤的说到。

“你级别还不够,嘿嘿·····”

光头行长嘿嘿直笑,看得出两人的关系很好。

刚才大堂那边的下属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还不相信这小小的宁城竟然有身家千亿以上的大富豪,以为是下属看错了。

整个华夏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现金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个。

可是当那个下属把电脑的画面切到他VIP贵宾室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了,原来这小小宁城真的有这样的超级富豪存在。

“不知道陈先生今天过来要办理什么业务呢?”

给陈九州倒了一杯茶之后光头行长陪着笑脸问到。

秦光耀也一脸好奇的看着陈九州。

“刚才有人往我的账号里转了一千个亿进来,我想把这笔钱原路退回,不知道张行长能不能办到”

陈九州的话让光头行长和秦光耀两人傻眼了。

“能是能,只是陈先生为何要把这笔钱原路退回去呢?”

光头行长好奇的问到。

因为他注意到陈九州卡里面的这一千个亿是从其他的银行跨行转过来的,他希望这笔钱一直留在他们银行里面。

这对他来说是一项很大的业绩。

“你们这里办理业务还要问清楚这些吗?”

陈九州有些不悦的问道。

“不·····,张某只是有点好奇而已,既然陈先生要办理,我们肯定能办到,我现在就给陈先生办理吧”

看到陈九州脸上那不悦的表情,光头行长吓了一跳,这可是个大财主啊,千万不能得罪,赶紧亲自给陈九州办理了业务。

陈九州这边刚把钱退回去,已经在返回魔都路上的陈世杰就收到消息了。

“老板,少爷把钱全部退回来了,怎么办?”

一辆行驶在高速路上的迈巴赫里面,跌疙瘩一样的保镖看着一脸病态的老板问道。

“是吗?没关系,我再让财务那边转两千亿过去,然后再把那个账户撤销了”

陈世杰说完就打电话给他的私人财务。

而银行这边的陈九州看到已经把那一千个亿已经原路退回给那个混蛋了,陈九州说了声谢谢就打算离开。

可当陈九州刚想迈出VIP贵宾室的时候,手上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他的银行卡又有一笔钱进账了,而且数额比之前还多了一倍,竟然达到了两千个亿,陈九州脸上眉头一皱。

“陈先生,您怎么了?”

看到陈九州那皱眉的样子,光头行长心里咯噔一声,还以为是对方对自己的服务不满意呢。

“张行长,可能还得再麻烦你一下,我的卡里又进账了一笔钱,你再帮我退回去”

陈九州把银行卡再次递到光头行长的面前一脸不好意思的说到。

“又有钱进来了?”

光头行长愣了一下,接过陈九州递过来的卡拿回到办公桌上刷了一下,当看到里面的数额时,整个人都呼吸急促了起来。

“两······千亿!”

光头行长愣愣的看着电脑上显示的数额,艰难的从嘴巴里面吐出了三个字。

“什么,两千亿?”

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宁城首富秦光耀听到光头行长的话手一抖,手上的茶杯一下子没拿稳掉在了地上,茶水把那价值不菲的地毯都给弄湿了。

“陈先生,这两千个亿您真的要再次退回去吗?”

光头行长回头看着陈九州不死心的问道。

刚才转走一千个亿他都已经很心疼了,如果这两千个亿留在他们分行,这样的业绩他明年妥妥有资格竞争省片区负责人的宝座了。

“退!”

陈九州想都没想就答到。

光头行长只能不情愿的操作了起来。

“陈先生,对方已经把那个账户撤销了,这两千亿退不回去了”

两分钟之后,光头行长转头一脸兴奋的对陈九州喊到。

第6章 心领神会

“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可陈九州听了这话之后,猛的站了起来一脸愤怒的抓着光头行长的衣领。

“陈先生,您冷静一点”

“陈先生,您先把张行长放开先,有话我们慢慢说”

接触到陈九州那吃人一样的眼神,光头行长才猛然想起,这个超级大富豪是不想要这笔钱的,他这样兴奋对方不生气才怪呢。

坐在一旁的宁城首富赶紧过来把两人给分开。

“不好意思,我情绪有点失控”

经过秦光耀的劝说,陈九州才从暴怒中冷静了下来,给光头行长道歉。

而光头行长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可是拥有两千亿RMB资产的超级富豪啊,华夏首富也才两千多亿的资产而已。

他的资产在华夏绝对能排进前五名,而且对方还那么年轻,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那边撤销了账户的话,这些钱就没有办法退回去了吗?”

陈九州还是不死心的问到。

“不能”

光头行长很明确的回答,同时心里面在疯狂暗喜。

这钱退不回去了,那就只能将会留在他们东半球发展银行。

两千亿啊,想想都乐疯了。

凭这个骄人的业绩,明年省片区负责人的宝座跑不掉了。

“那你给我重新开一个账户,把这些钱全部转过去吧”

最后陈九州只能无奈的说到。

这张卡是他考上大学的时候,妈妈给他开的第一张卡,也是唯一的一张。

这笔钱他是不可能留在妈妈给他办的卡里面的。

“好的陈先生,您坐着喝杯茶,鄙人马上为您办理”

听到陈九州终于不再提把钱原路退回去的事情了,而是换一张卡存而已,光头行长整个人都松 一口气。

这超级巨款终于定下来了,而且比原先那一千个亿还多了一倍。

光头行长用最快的速度给陈九州办理了一张他们东半球发展银行的至尊黑金卡,把那两千亿全部给转了过去。

办好这些的时候陈九州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

“张行长,麻烦你忙了那么久,还耽误了你们放假的时间,实在是不好意思,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陈九州一脸不好意思的说到,然后就起身离开。

“陈先生等等,今天是中秋节,我们银行也没有什么礼物送给您的,这是我们总部从燕京那边定做的月饼,您带一盒回去尝尝,味道还不错”

看到陈九州要起身离开,因为时间匆忙,光头行长也没有时间给陈九州准备礼物,只能临时把总部寄给他的中秋月饼拿出来送给陈九州。

这种月饼只有燕京能买到,而且还得提前预定,是古代宫廷的贡品,以前只有皇室成员才有机会吃到。

他们东半球银行也只有行长级别才有一盒。

“谢谢!”

陈九州以为只是普通的月饼而已,也没有拒绝,正好晚上沈家还要聚一起赏月,陈九州正愁没钱买月饼给沈老爷字呢,这下子解决了。

如果让光头行长和秦光耀两人知道陈九州此刻心里面的想法的话,估计两人会当场吐血三升不可。

卡里面明明有两千个亿,却为没钱买一盒月饼送礼而发愁。

宁城餐饮大亨秦光耀也递给了陈九州一张黑金名片,有了这张黑金名片无论在秦氏餐饮集团下面的那一家门店消费都不要钱。

这种名片秦光耀只发了不到十张,都是给一些不差钱的大富豪。

反正那些有钱人为了面子,去吃饭的时候不可能不给钱,这张卡也就做个样子而已,没多少有钱人当真。。

陈九州在光头行长和宁城首富秦光耀两人的陪同下离开了VIP贵宾室。

三人刚从贵宾室出来就看到大堂里面站满了银行的员工,全部都是在等光头行长宣布放假的。

银行的卷闸门已经拉了下来了,只有员工平时走的后门还开着。

看到陈九州在行长和首富的陪同下出来了,人群中的刘丽丽和之前的那个保安低着头不敢看陈九州,生怕陈九州会注意到他们。

“保安,还不快去开门”

光头行长当然不可能让陈九州走后门,赶紧命保值班的安去开门。

低着头的保安没想到自己已经把头低得很低了,最后还是躺枪了。

“先生,对不起,刚才是我有眼无珠,听信了大堂客服刘丽丽的话才会对先生无礼的,求您大人有大量饶我一次”

知道躲不过去的那个保安慌慌张张的来到陈九州的面前赔礼道歉。

陈九州只是看着他不说话,把那个保安看得心里直发毛。

“刘丽丽,这怎么回事?”

看到眼前的一幕,一旁的光头行长心里面咯噔一声,马上对人群中的刘丽丽沉声问道。

现在陈九州可是他们银行在全球范围内最大的客户之一,如果把他给得罪了,他把钱转到其他的银行的话,那对他们银行的损失不亚于十级地震。

“行长,我·····开始以为这位先生是来捣乱的,所以轻轻的打了他一个巴掌而已”

刘丽丽颤颤巍巍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吞吞吐吐的说到。

“什么,你打了陈先生一个巴掌,还而已?”

光头行长差点被刘丽丽的话给吓尿,如果不是身后的秦光耀眼疾手快扶着他的话,他可能都直接瘫坐地上了。

“陈先生,是我们银行服务态度不周,这个客服是新来的,我现在就把她解雇了,并代表我们银行给您郑重的赔礼道歉,对不起”

光头行长站稳之后惶恐的走到陈九州的面前弯腰道歉。

“行长, 我知道错了,求您不要解雇我可以吗?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您再给我一个机会”

刘丽丽在光头行长把陈九州请进贵宾室的时候她就预感到这一刻。

但是等真正来临的时候她还是无法接受,东半球发展银行待遇比一般的银行要好,她刚毕业每个月还要还大学时的贷款呢。

想到没了工作,没收入后贷款还不上,天天被催还款,没钱花的日子,刘丽丽不寒而栗,马上趴地上抱着光头行长的脚哀求道。

“你去求陈先生吧,如果他肯原谅你,我就留你观察,如果陈先生不原谅你的话自己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光头行长脸色难看的说到。

“陈先生,我知道错了,求您给我一次机会,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您不要让行长解雇我行吗,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刘丽丽爬到陈九州的脚下哀求道。

看到陈九州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刘丽丽为了能让对方原谅自己,她毫不犹豫的伸手把衣领偷偷的拉得很低,把那一抹白露出了一半,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居高临下的陈九州。

“张行长,这是你们银行内部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

陈九州用手摸了一下之前被这个女人挠出血痕的脸回头看了光头行长一眼,然后抬脚离开了银行。

至于对刘丽丽的处置权他交给了光头行长。

能混到行长的职位肯定已经是职场人精,看到陈九州的小动作他马上心领神会。

陈九州刚走到银行大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扇耳光的啪啪声,还有刘丽丽的惨叫声。

第7章 连你也不相信我?

提着一盒月饼离开了银行之后,陈九州看了一下微.信里面还有一百多块钱,打算花个二三十块钱去地摊街买一件衣服把身上这件破T恤换了下来。

可是陈九州在斑马线上横过马路的时候差点被一辆闯红灯的摩托车给撞了。

人虽然没事,但是手上的月饼盒包装却被摩托车刮烂了。

里面的月饼散落在马路上。

陈九州只好到小卖部找了个一次性食品袋把那些月饼装起来才去买衣服。

陈九州刚离开银行的时候,光头行长马上让人查陈九州的资料。

不到半个小时,陈九州的个人资料就被摆在了他的桌面上,光头行长看到陈九州竟然是沈家的上门女婿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一个两千亿身家的人去做上门女婿?

太不可思议了!

赶紧让人再备了一份中秋厚礼打算今晚拜访沈家和沈家一起赏月拉关系。

陈九州回到沈家的时候才下午四点,还没到开饭的时间,沈家的那些成员都院子里面打牌。

陈九州感觉自己和这些人格格不入,只能一个人在角落里面刷抖音,但脑子里想的却是该怎么在两个月之内赚到十万块钱还给沈浩宇。

想来想去,以他现在的经济状况什么都做不了,除非做一些不需要什么成本,又有机会赚大钱的行业,比如拍抖音等等。

想到抖音,陈九州眼前一亮,觉得这个是目前他唯一能做的了。

而且陈九州发现沈家这个老宅蛮古老的,如果把这房子拍下来发到抖音上的话应该会蛮多人点赞和评论,说不定能上热门。

想到这里,陈九州打算把沈家老宅的全貌以小视频的方式拍下来打算传到抖音上。

但是当他的镜头拍到沈浩宇房间门口的时候发现沈浩宇从房间里面出来,手里拿着一包东西,然后鬼鬼祟祟的走到老爷子的房间里面去。

陈九州随手把这个视频保存了起来,然后截图放大后看到沈浩宇手里面的那包东西有一截露了出来,是一包红彤彤的钞票。

陈九州还以为沈浩宇是拿钱去孝敬老爷子的,毕竟他在外面一年多了,难得回来一次,给点钱孝敬老人家也是应该的,陈九州也没太在意就把那个视频给删了。

拍了两三个视频之后,院子里面的福伯就喊大伙把牌收起来开饭了。

因为今天中午的事情,沈家人没什么人愿意和陈九州坐一起,陈九州自然被安排到院子外面的那一桌,和那几个佣人坐一起。

而福伯这个管家却坐在大厅里面和莫云等几个沈家女婿坐一起。

而且上的菜也和其他桌的不一样,很多名贵的菜院子外面这一桌都没有。

不过陈九州也没有在意,他在沈家受到这样的待遇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已经习惯了。

“陈九州,想不到你是这种人,连小侄子的那些见面礼你也偷,你还是人吗?”

就在陈九州刚想动筷子的时候,原本在大厅里面的那四桌人全都走了出来,而堂嫂怒气冲冲的来到陈九州的跟前用手指着他一脸气愤质问到。

这突如其来的质问把正吃饭的陈九州搞懵了。

“嫂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能不能讲清楚点”

面对沈家十几号人一脸不善的眼神,陈九州一脸疑惑的问道。

“你还跟我装是吧?今天我儿子收的那十三万见面礼金我没空去银行存钱,就放在房间的抽屉里面,现在不见了,有人说刚才看到你鬼鬼祟祟在老宅里面到处窜,是不是你偷的,赶紧交出来,不然我马上报警”

堂嫂赵文娟看到陈九州还不承认,她的语气更冷了。

“什么,小侄子今天收的那些见面礼金不见了?你怀疑是我偷的?”

这下子陈九州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脸色难看的说到。

“不是怀疑,是肯定,肯定是你因为刮花了大哥的车没钱赔,所以看到小侄子今天收到了十几万礼金就打起了小侄子的注意,到时候风声一过,你再拿出来我说得没错吧?”

堂姐沈如意站了出来一脸肯定的说到。

“堂姐,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一切都要讲究证据,你口口声声说是我偷的那些钱,请问有证据吗?”

看到这些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自己,陈九州也火,毫不客气的反驳到。 

“证据?刚才很多人都看到你鬼鬼祟祟在老宅的每一个角落到处转悠,这证据还不够吗?”

沈如意好像早就料到陈九州会这样说一样,她冷笑一声再次质问到。

“我刚才只是在拍短视频而已,我连大哥他们的房间都没有进去过,怎么可能拿他们的钱”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九州突然想起了之前他拍到沈浩宇从房间里面出来,手里拿着一包东西鬼鬼祟祟的进了老爷子的房间。

“我知道了,肯定是你们夫妻俩自己监守自盗,然后嫁祸给我的”

陈九州毫不畏惧的反驳道,面对这种子虚乌有的陷害他绝对不会退缩。

“啪”

“这种荒唐的话你也说得出来,如果真是你拿的赶紧交出来,争取宽大处理,否者我也帮不了你”

听到陈九州这么荒唐的反驳理由,人群中的沈梦婷看不下去了,上去直接给了陈九州一个响亮的耳光,冷冷的说到。

“连你也不相信我?”

陈九州用喷火的眼神看着沈梦婷,要知道两人可是夫妻,就算你不相信我,也不应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扇自己耳光。

“这么多人都看见你在老宅鬼鬼祟祟的到处转悠,加上你欠了大哥十万块钱,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沈梦婷的语气充满了失望。

“你······,我刚才看到大堂哥他从房间里面拿了一包钱进了老爷子的房间,肯定是他们夫妻俩因为今天中午的事情对我不满,趁老爷子不在房间把钱藏到老爷子的房间,然后陷害我的,你们以为把钱藏到老爷子的房间就不会有人敢去搜了是吗,幸好我当时随手拍下了视频”

陈九州说着就拿出了手机在众人面前扬了扬。

听到陈九州的话,大家都转头看向人群中的大堂哥沈浩宇。

此刻大堂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起来。

第8章 偏心的老爷子

“你胡说,我那有拿什么钱到爷爷的房间,有本事你把视频拿出来给大伙看”

沈浩宇有些惊慌的说到。

不知道陈九州是诈他还是手里真的有视频。

看到他的表情和语气,众人都面色古怪起来。

“老公,不会真的是你吧?”

堂嫂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向自己的老公。

就连老爷子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脸色变得很难看起来,暗中对福伯使了一下眼色。

福伯人来成精,很快就明白老爷子的意思,趁没人注意偷偷离开了院子。

“你别听这废物胡说,我根本没有去过爷爷的房间”

沈浩宇的语气虽然有些惊慌,但还是死硬到底。

“是吗?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这就把视频给大家看看”

陈九州冷笑一声,入赘到沈家三年了,他从来没有做过一件事情像这件事那么有底气过,说完就打开手机调出刚才他拍摄的那几个短视频。

可是当陈九州把几个视频都看了一遍后根本就没有看到他所说的拍到沈浩宇拿着钱进老爷子房间的视频。

陈九州额头不由得冒出了冷汗。

这时候他才想起当时他没有在意这件事情,就随手把那个视频给删了。

“视频呢,你不是说拍到我拿着钱进爷爷的房间吗?拿出来啊,拿不出来老子一会要你好看。

看到陈九州额头冒冷汗的样子,紧张的沈浩宇终于放松了下来,觉得陈九州刚才只是诈他而已,马上又嚣张了起来。

“我当时没怎么在意,把那个视频给删了,有谁知道怎么恢复被删掉的视频?”

陈九州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众人,虽然他知道就算是有人会也不可能会帮他,但是除了这个他真的再无他法了。

“沈梦婷,你不管管你家男人吗?连小侄子的一点见面礼金都偷,都不知道你这么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难道天底下没男人了吗?”

堂嫂看到陈九州这样子,转身对沈梦婷不满的说到。

“陈九州,你够了,把钱拿出来,然后跟我去派出所自首”

沈梦婷气得脸色铁青,对陈九州呵斥道,感觉自己的脸都被这废物丢尽了。

其他人也全部都对陈九州露出了冷笑。

刚才差点被这废物信誓旦旦的表情给唬住了。

“等等,我还有证据,视频虽然删了,但是我在删视频前有一个截图,我马上找出来给你们看”

陈九州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翻出相册找出那张沈浩宇拿着一包钱的截图。

当众人看到那张图的时候,眼神古怪了起来。

因为那张图显示沈浩宇手里拿着一包东西,看起来是真的很像钱。

“我······,”

这下子沈浩宇没话可说了。

“行了,大家都别争了,到我房间看看有没有那包钱就知道了”

看到陈九州拿出了截图,一直没说话的老爷子坐不住了,带头向他房间走去。

众人也都赶紧跟上。

来到老老爷子的房间后,众人在老爷子的床头柜上看了一包东西,老爷子打开之后里面都是钱。

众人看着那包钱一脸的不解。

因为那包钱里面只有几千块而已,而不是堂嫂口中所说的十三万那么多。

“这是之前我给曾孙子的红包,浩宇这孩子见我年纪大了不忍心收,吃饭前拿回来给我的”

没等众人发问,老爷子就把这几千块钱的来历说了出来。

众人自然不敢怀疑老爷子这句话的真伪。

“陈九州,你口口声声说看到浩宇把钱拿到我的房间,钱呢?”

老爷子人老成精,还没等陈九州回过神来,马上对陈九州沉声质问到。

“我的确······”

陈九州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老爷,找到了,孙少奶奶说的那十三万见面礼金找到了,是在鸡舍的角落里发现的”

福伯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门口对众人说到,手里拿着一包钱。

看到福伯的时候,陈九州突然明白了,这一切肯定是老爷子在暗中让福伯偷偷调了包了。

也对,自己一个外人,沈浩宇是他的亲孙子,在事情败露的败露他肯定会选择帮他的孙子。

想到这里陈九州脸色很难看起来。

“陈九州,是不是你在看到浩宇把我给的红包拿回来给我的时候偷偷拍下照片,然后趁陈浩宇他们不在房间的时候进去把剩余的那些钱拿了,有了这些照片后你就可以反过来污蔑浩宇”

看到福伯把那包十几万的见面礼金拿到跟前,老爷子人老成精,马上先发制人,对陈九州厉声呵斥道。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的话他就可以脱身了,别人肯定都认为是浩宇陷害他,这小子好深的心机啊”

“不仅如此,他的演技也很厉害呢,刚才我们都差点被他给蒙骗了,如果不是老爷子见多识广的话真有可能让这坚子得逞”

“这坚子太可恶的,浩宇差点中了他的计,把他送派出所吧”

“······”

众人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就被老爷子带节奏了,全部怒斥陈九州。

只有沈梦婷一个人在一旁还算冷静。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件事就是像陈九州所说的她堂哥沈浩宇监守自盗,然后诬陷给陈九州,谁知道无意中被陈九州拍下了照片。

这件事情老爷肯定一眼就看出来了,但是孙浩宇是他的亲孙子,陈九州只是个上门女婿,算是外人。

在事情败露的时候老爷子为了保住孙子和沈家的面子,暗中让福伯提前进房间布置好了他们看到的这一切。

至于堂哥为何会针对陈九州那就更好理解了,他肯定是想把自己拉下水然后接手沈氏集团。

但是她这个人没什么把柄落在沈浩宇的手上,沈浩宇只能从她老公陈九州身上找突破口拉她下水,只要爷爷对她沈梦婷有意见了,那他接受家族集团就少了很多阻碍。

这一次陈九州是黄泥掉进裤裆,根本不可能解释的清了。

沈梦婷冷静的分析出了事情的本质。

她就是凭这份沉着冷静才能在沈家众多同辈中脱颖而出,成为沈氏集团的高层的。

为了给母亲续命,陈九州被迫做了上门女婿,被人嘲笑和羞辱了三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430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