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医能悬壶救世人,他,就是张阳!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医能悬壶救世人,他,就是张阳!


第1章 废物女婿

德城省医住院部大楼门口,张阳提着一袋水果以及一盒牛奶跑来。

门口处,站着一个身材高挑,长发披肩,唇红齿白的婀娜多姿的女子,十分美丽!

“我说张阳,我奶奶病了你居然连一点点礼物都不买,就这么空手空脚的来了?你好意思吗你?你进我们彭家也快五年了,奶奶没有虐待过你吧?”,女子虽生得美丽,但一出口就尽是挖苦之意,大煞风景!

“是是是!是我不对!”,张阳连忙弯腰点头。

“唉,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买点水果的钱都没有,你好意思么你?我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算了,上楼吧,跟在我身后,你什么话都不要说。”,女子说完,转身向着住院部大楼里面走去。

张阳轻叹一声,跟了上去。

张阳,五年以前入赘到德城彭家,这本非张阳本意,而是张阳已驾鹤西去的师父还有那彭家死去的老头的意思,张阳不敢违背。

而这挖苦张阳的女子,便是张阳现在名义上的老婆,彭芸嫚。

这彭芸嫚天生丽质,又是彭家的大小姐,不知德城多少财团的富家公子想要得到彭芸嫚,但谁都没想到彭芸嫚最后竟然嫁给了一个无名小卒,让人大跌眼镜!

张阳跟着彭芸嫚来到了住院部四楼的一间疗养室,只见得一张病床上围满了人,男女老少都有。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手中捏着一个银针,正小心翼翼的拧动扎入病床上一老太太的肩膀上。

张阳跟在彭芸嫚的后面,蹑手蹑脚的走进了疗养室中,生怕弄出什么动静一样,其实,也没有谁注意到张阳和彭芸嫚来了。

那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将手中的银针小心翼翼的扎入之后,擦了擦满是汗水的额头,说到:“妈,您感觉怎么样了?”

“舒服,舒服多了啊!儿子,辛苦你了啊!”,老太太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笑着说到。

在这老太太话音刚落的刹那,众人准备恭喜之时,却听得哐当一声。

众人看去,却见得张阳在放水果和牛奶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桌子上的玻璃茶杯,摔得一地的碎玻璃!

“张阳!你在干嘛?不知道奶奶需要休息吗?废物!放个东西都毛手毛脚的,你说说你还能干嘛?就知道给我们彭家丢脸啊!”,一个年纪和彭芸嫚相差不多的男子连声呵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张阳连忙弯腰道歉,放东西的时候张阳的注意力都在老太太身上,没有注意到桌子上放着的茶杯,这才不小心给打翻了。

“唉,张阳啊,你说你入赘我们彭家五年了!五年了啊,你一事无成,整日游手好闲,我彭家,可不养你这样的蛀虫啊!”,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对张阳说到。

“就是,真不知道爷爷是怎么想的,让这种人入赘我们彭家,就算养只狗它也能看看大门,你倒好,混得连买点儿水果的钱都没有,真是悲哀啊!芸嫚姐跟着你怕是受了不少苦吧?”,那个年轻男子笑着说到。

男女老少附和而起,都是嘲讽之语。

这年纪和彭芸嫚差不多大的男子,便是床上这老太太的孙子,彭林,而那传白大褂的便是老太太的儿子,彭武,也是省医某科室的主任,懂得一点儿针灸疗法。

张阳笑脸陪罪,这五年来这样的嘴脸可见得多了,或许是因为习惯了,或许是因为看淡了,张阳没有反驳一句,且至始至终张阳的老婆彭芸嫚也没有为张阳说一句话。

张阳点头哈腰,像极了古时候大富人家的下等仆人,不,怕是连仆人也不如吧?

没有谁知道,这五年以来,张阳都一直在忍!等一个五年之期!

张阳心中长叹,想到了师父临终前所说的话,隐藏一身本事,等待五年之后风头过去!到时,张阳会接到一个电话!只有被明确告知风头过去之后,张阳才能动用自己的一身本事!

五年,是一个漫长的等待,张阳看尽了彭家的冷暖,彭家的人情世故,说到底,到了现在,彭家根本没有把张阳当成入赘女婿看待,很多时候张阳甚至还不如彭家大院中的那条看门狗!

周围的谩骂之声不绝于耳,但张阳的目光却是聚集到了床上彭老太的身上,这一看不要紧,直把张阳看得眉头大皱!

“看什么看?乡巴佬,针灸疗法没有见过吗?要不要拍个照发朋友圈装装X啊?”,彭林见得张阳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嘲笑说到。

众人哄堂大笑,对着张阳指指点点。

张阳置若罔闻,眼光一直放在彭老太的身上。

“三伯,若我说得没错的话,你用的针灸之法应该是扁鹊十二针吧?这针灸之法本该下十二针,你为何只下了十一针?唉,可惜了,奶奶恐怕顶不过今天中午十二点。”,张阳看着彭武,摇头说到,虽说张阳不能动用一身本事,但说还是可以说的。

“住口!!!”,彭武扒开众人,准备给张阳一巴掌呼上去,但到半空,却被张阳的一只手死死钳住!张阳万万没有想到,好心的提醒,报答的竟然是一只巴掌!

彭武脸红耳赤,张阳说得没错,这的确是扁鹊十二针,而彭武只学到了第十一针,那第十二针太过深奥,手法也是极其刁钻,彭武根本就学不来!

如今被张阳一语点破,彭武怒了!

“你这个废物,看到奶奶好了不高兴了吗?巴不得她老人家死是吧?就是一条养了五年的狗也不会像你这样诅咒奶奶!”,彭林也是愤怒无比。

张阳的这一句话像是导火线一般点燃了这个炸药桶,一个个都朝着张阳连声数落,什么废物,不是男人,娘炮等等所有不好的词都用到了张阳的身上。

“张阳,你滚吧,你奶奶不想再看到你,要是你奶奶被你气得病发了,你逃不了我们彭家的惩罚!”,西装男子看了张阳一眼,不耐烦的说到。

“唉,我欲悬壶救世人,奈何世人太自大啊。”,张阳摇了摇头,在彭家众人的数落声中离开了疗养室。

“芸嫚,你过来。”,彭老太朝着彭芸嫚招了招手,彭芸嫚来到了床边。

“唉,芸嫚啊,当初老头子走的时候有些糊涂,把你嫁给了这个没有教养的张阳,五年了啊,彭家忍了他五年!现在也该到了了断的时候了,这样吧,咱们彭家的财务这一块先给你大伯打理一下吧,等你把你和张阳的婚事处理完了之后再接手吧,现在就去办吧。”,彭老太对着彭芸嫚说到,语气有些不太耐烦了。

彭芸嫚双眼通红,哪里不知道彭老太这是什么意思?彭芸嫚这一房只有彭芸嫚这个独生女而已,彭老太本就有些心生芥蒂,如今借着这么个借口,就直接把这一房给架空了,彭芸嫚,一个弱女子而已,又怎么能和经验老道的彭老太周旋?

彭芸嫚站起身来,刚走到疗养室的门口,却听得彭老太突然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随后头一歪,像是突然断了气一样!

“奶奶!”

“妈!!!”

疗养室突然炸开了锅,好端端的彭老太怎么突然之间就出现了这种始料未及的状况?

“快!叫护士!送ICU!”,彭武看了看彭老太的脸色,大呼一声不妙,连忙招呼人去叫护士过来。

ICU,彭武仔细的检查着彭老太的病情,面色越来越凝重。

“李院长呢?快叫陈院长来,现在怕只有陈院长才能救我妈了。”,彭武朝着身旁的一个护士说到。

一个护士闻言,急忙跑出ICU,看来是去请那个什么院长去了。

“唉!算了,我自己打电话给他吧!”,彭武说完,火急火燎的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李院长,李老,您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妈快不行了!我按照那针灸之法给她老人家疗养,本来还好好的,突然间就出现了异常!您快回来吧!”,彭武几乎是哭着哀求道。

“好!你先别急,我马上过去!”,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

ICU外的彭芸嫚左踱右走,一脸焦急,突然,彭芸嫚想起了什么,拿出电话,思索半晌之后终于拨通了那个她极不想见到更不想联系的人!

彭家众人焦急万分,而被彭家人数落得什么都不是的张阳此时正在医院的楼下狠狠的吸着那七块钱买来的红塔山,每一口,都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师父啊!都五年了啊,我怎么还没有接到您说的那个电话啊!唉,你说你老彭,死就死了,为何要让我和你孙女结婚啊,这可害苦我了啊!”,张阳仰天长叹,像是自己师父和那什么老彭坑惨了自己一般。

突然,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见得来电之人,张阳嘴角微微上扬。

“打电话给我干嘛?”,张阳问到,语气与平常有些不太一样。

“张阳!你死哪里去了!?你说,你是不是有办法治好奶奶?!”,彭芸嫚几乎是吼到。

“额......我废物一个,哪里能治得好奶奶?”,张阳无奈的说到。

“你!赶快给我滚上来!两分钟内我要见到你!”,彭云嫚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医院门口,张阳眉头微微一皱,想了一想,还是向着医院的ICU快速走去。


第2章 彭武的无奈

张阳来到ICU门口处,见得一个个如热锅上的蚂蚁的彭家人,微微一笑。

“你说,你是不是知道奶奶的病因?”,见得张阳到来,彭芸嫚来到张阳身旁以一副质问的语气问到。

“不知道。”,张阳摊开双手无奈的说到。

“你!”,彭芸嫚咬牙切齿,先前张阳说的不都已经应验了吗?现在彭老太都已经进了ICU,不然彭芸嫚岂会信张阳所说?

“这样,你和我一起进去吧。”,张阳笑着说到。

“好!我和你一起进去!”,彭芸嫚狠狠的点了点头!

二人打开ICU的门,里面,一个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齐齐回头看着二人!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怎么医护服都不穿就进来了!?”,一个医生怒问到,这ICU是什么地方?一般人能让进来吗?就算是家属都不能进来,这两个突然闯入的又是什么人?

“三伯,张阳他能救奶奶。”,彭芸嫚对其中一个穿白大褂的人说到。

“就他?省医顶尖的医生和李院长都在这里了,都没办法,就他也能救?芸嫚,我知道你的心情,你们先出去吧。”,彭武不耐烦的说到,自己包括这里这么多德高望重的医生都没有办法,他区区一个张阳能有什么办法?莫非这里的人都还不如张阳不成?

“你看吧,不是我不愿意,是他们不让。”,张阳无奈的说到,随后看了看表,说到:“三伯没有施第十二针,奶奶的这种情况一般来说两个时辰内是黄金抢救时间,现在离两个时辰,只有十分钟了。”

“你个废物你在胡说什么?你这是在怪我了?没大没小的东西!”,彭武垴了,准备要冲上去教训张阳,却被一干医护人员拦了下来。

“三伯,您忘了?先前张阳说的已经应验了啊!”,彭芸嫚对着彭武说到。

彭武一愣,是啊,先前张阳说彭老太活不过十二点,现在彭老太呼吸微弱,脉搏无力,不正是濒临死亡的征兆吗?

“老三,你过来。”,ICU外的西装中年男子朝着彭武招了招手说到,此人,乃是彭家的老大彭恒,也是彭芸嫚的大伯。

彭武来到彭恒身旁,两人来到了离ICU一定距离的地方。

“老三,这小子执意要救岂不是更好吗?万一妈有个三长两短,嘿嘿。”,彭恒说到。

“大哥,你是说,把责任都推到张阳身上?”

“你想啊,妈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消息传出去的话,大家都知道你把自己的母亲给医死了,这对老三你的名声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啊!老二那边准不定会借题发挥,现在有人替你背锅,还是老二的女婿,简直就是一箭双雕啊,何乐而不为?”,彭恒说到。

彭武闻言,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思忖片刻,小声嘀咕道:“什么叫背锅,妈的意外可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彭恒笑而不语。

“张阳,你进去吧,让你试试!”,回到ICU门口,彭武对张阳说到。

“爸!你真让这个废物进去啊?”,彭林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家老爹竟然让张阳进去救奶奶?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这里我说了算!”,彭武呵斥到。

彭林悻悻,不再吭声。

“二伯,今天我愿意出手是因为芸嫚的关系,希望你能明白。”,张阳说完,头也不回的进入了ICU。

“装什么大尾巴狼!”,彭林不快的说到。

入了抢救室,张阳马不停蹄的来到了抢救台前。

“你是谁?你干什么?为什么医护服都不穿!?”,围在胖老太周围的医生质问到。

张阳没有理会,直接推开了几位医生,伸出手在彭老太身上的各个穴道按了起来。

什么都不用,就靠一双手吗?周围的医生一头雾水,这个人究竟在干嘛?

“怎么回事?谁让他进来的?护士赶快把他拉出去,简直就是在乱来!”,一个戴眼镜的身材干瘦医生见得张阳的动作,气得直跳脚,病人都这样了,还能在身上到处乱按吗?

ICU突然变得有些混乱,两个护士来到张阳身旁,准备把张阳拉出ICU。

但,就在这时,滴......

一阵刺耳的声音突然想起,所有人皆是一愣,寻声看去,才发现心电监测仪上的那波浪线已经变成了一条直线!

“病人没有生命体征了!”,一个年轻的医生焦急道。

“唉,时间太紧了!”

“彭主任,请节哀吧......”

几位医生叹息道。

“这个混蛋!”,彭武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张阳的衣领,愤怒的说到:“你害我了我妈,你还命来!”,说完,朝着张阳的门面一拳头挥去!

旁边的医生赶紧拉住彭武,要是在这里动手打人,恐怕彭武也要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这对彭武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彭主任,别冲动啊!”,几个医生连忙劝说到。

“冲动?我妈都被他给害死了,还叫我别冲动?我要追究这个废物的责任,我要告他,我要让他坐牢!”,彭武情绪激动的喊到,像是疯了一般。

“彭主任,我看不太对劲啊!令母的脉搏!”,那位戴眼镜的干瘦医生说到,说完之后,看向彭武。

彭武来到床边,号了号彭老太的脉搏,当下眼中一惊,此时彭老太的脉搏非常有力,可不像濒临死亡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干瘦的医生看向张阳,不过这一看之下,干瘦的医生扶了扶眼镜,眼中有浓浓的惊喜之意!

“咳咳咳!!!”,突然,病床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心电监测仪也开始平稳的响了起来!

医生们向着病床上看去,却见得那本该已经凉透了的彭老太在张嘴猛咳!

“妈!”,彭武呆了半晌,大叫一声向着床边冲去,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彭老太在剧烈的咳嗽之后竟然又昏迷了过去!

医生和彭家的人都懵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张阳?你奶奶怎么了?”,彭武脸色僵硬的看着张阳,问到。

“放心,奶奶她好得很,不过他的病症并未解除,我刚刚是为他恢复心脏与呼吸功能,但奶奶她顽疾还在,随时可能复发,必须尽快治疗。”,张阳平静的说到。

“该怎么治?”,彭武连忙问到。

“照着先前你那扁鹊十二针再施一次吧。”,张阳说到。

“再来一遍?”,彭武心中咯噔一声,先前就是因为这十一针才出的问题,现在还来?!

彭武面色疑惑,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彭老太的手号了号脉,随后说到:“张阳,你先出去吧。”

“出去?”,张阳眉头一皱。

“你奶奶的脉象已经稳定了,性命应该暂时无忧,现在有李院长在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彭武语气平淡的说到。

至始至终,彭武根本就没相信过张阳,让张阳治,那也是因为要把这个锅甩给张阳,如今号称活神仙的院长在这里,必然要让院长来治,这个功,可不能让张阳或者说是彭芸嫚给拿过去了。

“彭主人,我看张阳的手法有些特别,恐怕也懂一些医术,现在我也暂时没有办法,不如就按照张阳说的去做吧,再施一道针下来咱们再看看情况。”,李院长说到。

“院长,您没有搞错吧?您可能不知道,这人是我侄女婿,我是清楚的,他除了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之外哪里会什么医术?按照他的方法治我母亲,这不是在拿我母亲的性命开玩笑吗?”,彭武笑着脸解释到。

“怎么,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令母如今姓名垂危,我也不敢贸然动手,那扁鹊十二针既然有些作用,那么现在再来一遍可能会出奇效!”,李院长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再次说到。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吧,那我就按照他的方法去治!”,彭武脸色一变,连忙说到,彭武自不知道为何李院长同意张阳的办法,先前可都就是这扁鹊十二针才让得自家母亲如此,如今再来一遍,难道就不会有什么意外了吗?

彭武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如今连彭武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再说了,这个锅,彭武还想让张阳来背呢!

“三伯,既然您不让我治,那我出去就是了。”,见得这等情况,张阳也有心要捉弄一下彭武,如此说到。

“你!你故意气我是不是?你就在这里看我施针!她可是你奶奶,你若离开,那你就完蛋了!”,彭武恶狠狠的说到,这脸色,变得比翻书还要快!

“好吧,那你先按照扁鹊十二针给奶奶施针吧。”,张阳摸了摸鼻子,笑着说到。

彭武脸色再变,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被张阳这个废物指手画脚,而自己却无可奈何!


第3章 彭武完了

彭武暗哼一声,捏着银针开始给彭老太施针。

一旁的李院长滋滋称奇,虽然李院长也会针灸之术,但这扁鹊十二针却是不会的,这是一门极为高深的针灸之法,李院长老了,也懒得去研究了。

施着施着,彭老太的身躯突然抽搐起来!

彭武慌了,连忙问到:“张阳!这是怎么回事?!”

“正常现象。”,张阳淡淡的说到,好似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这叫正常?!”,彭武面色难看的说到,学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情况是正常现象!

“因为你的扁鹊十二针并不完整,没有那最后一针你这十二针必定是残缺的,懂我的意思了吗?”,张阳说到。

“最后第十二针?”,彭武将信将疑,之前张阳便说过缺少了第十二针彭老太才会出现问题,定了定神之后,彭武继续对彭老太施针。

彭武在施下第十一针之后,一旁的张阳从旁边拜访着的针袋内抽出了一根银针,在手指间搓了三挫,递给彭武道:“三伯,你对着奶奶的百会穴施针,记住,用捻转的手法,力道三分,针入半寸,刺入之后,手不离针,以手指发力,捏紧针静待三秒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拔出,知道了吗?”

彭武眼神错愕,这张阳讲得头头是道,莫非这就是扁鹊十二针的最后一针?

彭武有些不太相信这个一直以来被彭家上下视为废物、连看门狗都不如的张阳什么时候懂得了如此高深的针灸之法?为了学这扁鹊十二针,彭武可是花了不少钱啊,眼前的这个废物难道无师自通吗?

带着一大堆的疑惑,彭武还是按照着张阳所说的方法去施针,因为彭武不敢乱来,也怕出什么大乱子,若有意外,起码现在这身边就有一个背锅的!

提针、捻转、定针、出针!一气呵成!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针拔出来之后,床上的彭老太竟然也没有任何反应!

“张阳!你不会在耍我吧?!”,见得没有任何反应的彭老太,彭武不禁大怒,心想这张阳是不是在报复彭家?以这样的方法来害彭老太的命?!

彭武还想说什么,但就在这时,床上彭老太那苍白的脸上突然变得红润起来,不断的咳嗽,但呼吸却是越来越有力!

“醒了?!”

“太神了吧!?”

“这是从鬼门关给拉回来了?”

旁边的医生们惊叹连连,先前将死的彭老太竟然这么快就焕发活力了?这简直是神乎其技啊!

“妈!!!”

彭武激动的扑了上去,床上的彭老太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慢慢静养就可以了。”,张阳说完,转身便朝门外走去。

“慢着!”,彭武站起身来叫住张阳。

“呵呵,怎么,用我的方法把奶奶治好了,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对了,先前可有人说我是什么废物,按照我的方法只会害了奶奶的命云云。”,张阳笑着说到。

见得张阳这小人得志的表情,彭武平定一下激动的心情,问到:“我问你,你怎么会这扁鹊十二针?!”,同时彭武心中也在嘀咕,这彭家的上门废物,什么时候有了如此惊人的针灸之术?

“简单得很,我看过扁鹊十二针的完本。”,张阳懒散的说到。

“看过?在什么地方?!”,彭武问到。

“京都。”,张阳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ICU。

彭武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张阳似乎正是和彭老爷一起从京都回来的!

“这小子莫非是天才不成?看了一眼就会了?”,彭武喃喃自语。

张阳刚走出ICU,彭家的人就围了上来。

“张阳出来了!”

“张阳,奶奶她怎么样了?”

“我告诉你,奶奶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要你偿命!”

彭家的人七嘴八舌,有人质问,有人呵斥。

张阳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谁也没有搭理,来到彭芸嫚身旁说到:“奶奶已经恢复过来了,接下来好好的调养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

“真的?”,彭芸嫚将信将疑,另外一边彭家的人却是抱着一副怀疑的态度,若彭老太真好了,那用妙手回春来形容张阳恐怕都是不够的了。

“还能骗你不成?”,张阳看着彭芸嫚,挑眉说到。

“林阳真把奶奶治好了?怎么可能?这个一事无成的废柴怎么会医术?”,彭林简直不敢相信。

“走,进去问问三伯就知道了!”

“走走走,进去进去!”

彭家的人一哄而入,要看看张阳所说是真是假!

“你先回家吧,我留在这里看奶奶。”,彭芸嫚说到。

“好。”,张阳点了点头,也不多眼,准备离开医院。

张阳没走几步,后面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小伙子,请等一等!”

“李院长?有事?”,见得来人,张阳有些疑惑,莫非李院长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李院长匆匆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可怜这老院长都七八十岁了,还要如此‘锻炼’身体。

李院长喘了好一会儿的气之后才说到:“小伙子,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

“是关于扁鹊十二针吗?”,张阳问到。

“不是,我之所以同意用你的办法,是因为我先前看您给彭老太推拿的手法有些特别,效果很好,您可否告知一下那是什么推拿手法?是否来自《黄帝内经》?”,李院长满脸期待。

张阳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说到:“李院长果然见多识广啊!不错,正是来自《黄帝内经》!”

“不对啊!《黄帝内经》我也研究过,但其中的推拿之法可没有你用的这么奇妙!”,李院长疑惑的说到,先前见得张阳的推拿之法,李院长就拿来和黄帝内经中的比较,但却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李院长,我说的可是《黄帝内经素问篇》其中的《血气形志》”,张阳笑到。

“什么?!”,李院长惊呼一声,连声调都高了好几分!

李院长想说些什么,但就在这时,电话却响了起来,李院长掏出电话接通,随后又挂断了电话,不过脸上却是露出了浓浓的不舍之意和无奈。

“小伙子,有病人需要我过去一趟,这样,留您的一个电话给我,哪天有空了我亲自登门拜访,和张老师聊聊。”,李院长说到。

张阳本不想给李院长电话,但见得院长那浓浓的求知欲的眼神,还是把电话号码给他了。

李院长满心欢喜,转身离开,别看李院长枯瘦如柴,但现在跑起来像是带了风一般。

告别李院长,张阳回家了。

傍晚时分,一条新闻刊登在了德城新闻网站上,并在德城新闻联播上播出了大概五分钟的样子!

其内容便是:德城省医连克医学难题,著名中医彭武将带领德城中医医学跨入一个新时代......

见得这条新闻,张阳错愕万分!没想到这彭武在这德城还有如此名气?

正在张阳愣神之时,彭芸嫚回来了,张阳看了一眼彭芸嫚,发现彭芸嫚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

“怎么了?”,张阳问到。

彭芸嫚支支吾吾,踌躇半天之后才说到:“今天省电视台的人去医院做中医宣传,李院长拿奶奶的病情做例子刊登上新闻了。”

“然后呢?”,张阳复问到。

“可是,奶奶却说是三伯治好她的?你说气人不气人?她明明就是你治好的啊,这个功劳怎么就到了三伯的身上去了?现在整个德城都知道是三伯他治好奶奶的,而你,什么功劳都没有!”,彭芸嫚说到。

“就为了这个事情?”,张阳一愣,随后哑然失笑,还认为彭芸嫚遇到了什么大问题,没想到是因为这件事情。

“你想啊,给奶奶施针的又不是我,真要算功劳,也该算在三伯头上吧?再说了,那里那么多医生,你认为奶奶会不知道是谁救的她?”,张阳笑道。

彭芸嫚一愣,说到:“你的意思是说奶奶知道是你救了她?可是...他为什么还要把功劳归到三伯身上?难道她不知道你需要在我们彭家证明自己吗?”

“呵呵,你太小看奶奶了,这是奶奶给三伯的一个机会,一个在德城出名的机会,一个对彭家大为有利的机会,有了这个功绩,三伯前途岂不是一片光明?这个功劳,放在三伯身上比我身上要好得太多太多了!对彭家,对三伯都是非常有利的!”,张阳笑到。

“好吧,你不说我还看不透这一层。”,彭芸嫚说到。

“好好休息休息吧,我去炒几个菜。”,张阳说完,向着厨房走去。

不一会儿,几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被张阳摆上了餐桌。

彭芸嫚看着这几道菜,脸上愣了愣,心中却想:其实这样的日子也未尝不可。

这时,彭芸嫚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彭芸嫚接通电话放在耳边,但片刻之后,脸色大变!

“怎么了?”,见得彭芸嫚的样子,张阳好奇的问到。

彭芸嫚瘫坐在椅子上,双眼失神:“完了,三伯完了!可能还会牵连到彭家!”


第4章 上门请罪

张阳完全没有想到,三伯彭武竟然在半天的时间内就捅出了天大的篓子!

当日彭武在治好彭老太之后便上了新闻,恰巧北城林家看到了这条新闻,而林老爷子的病情和彭老太非常之相似,林家就请了彭武去给林老爷子治病,没想到这病没治好,差点要了林老爷子的命!

这林家可是德城一个超级财团,业务遍布天下,乃德城数一数二的财团,实力非常之雄厚,更加让彭芸嫚担心的是这林老爷子的二儿子可是一个狠人,据说是黑白通吃,在德城鲜有人敢招惹!

彭武接到林家电话之时心中是非常兴奋的,若能傍上林家这棵大树,那今后彭家的发展自然就是一帆风顺!

谁也没有想到刚刚上了新闻,名满德城的彭武竟然半日就栽了一个大跟头!

各路名医赶林家给林老爷子治病,但最终都没有办法,直到第二天,林老爷子都还没有脱离危险!

彭家连夜召开紧急会议,谁都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一个弄不好很可能还会牵扯到彭家!彭家,又哪有多少实力和林家斗?说难听点,林家要彭家完蛋,那彭家就完全没有一点招架之力,毕竟林家要弄死彭家的话那简直是太简单了!

当夜,张阳还是照样睡在沙发上,两人自结婚以来就没有同床过,更没有什么夫妻之亲了。

彭芸嫚半夜才回来,不过第二天一大早七点未到就准备出门了。

张阳听得动静,心中嘀咕:芸嫚不是九点才上班么?怎么这么早就出去了?

想到这里,张阳起床快速的洗漱了一下便跟了出去。

彭芸嫚一路向着德城的北城而去,后方的张阳一路跟随,心中诧异,这并不是去彭家公司的路啊!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彭芸嫚的车停在了一幢独栋别墅前面。

彭芸嫚下了车,整了整妆容,敲开了那道沉重的大门。

一个西装革履,精神抖擞的老者从里面打开了沉重的大门。

“您好,我是彭芸嫚,是彭武的侄女,今天是特意过来给林老爷子赔罪的。”,彭芸嫚朝着老者深深鞠了一躬,说到。

那老者听得是彭家之人,面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你们彭家还有脸来么?回去吧!二少爷说了,彭家的客人,林家今天一律不见!”,老者说完,准备关上大门。

“老先生您等一下,我们彭家今天带了非常大的诚意来的,不管怎样,请您让我见一见林大少和林二少!”,彭芸嫚焦急的说到,这是彭家派下来的任务,若是完成不了,回去也没法交差。

“非常大的诚意?滚吧,若是不滚,我叫人把你丢出去!”,老者呵斥到。

这老者乃是林家的管家,打理林家上下多年,一身经验更是非常老道,彭武差点医死林老爷子,在他看来,这很可能是彭家故意为之,即使不是,那彭家也是罪责难逃!林家上下可都靠林老爷子镇着,要是林老爷子出了什么岔子,那林家必然要伤几分元气!是以这林家的老管家也非常恨彭家!

就在林家老管家即将关门之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了别墅门口,从轿车上,下来一个皮肤白皙,五官小巧的少女,在这少女身旁还跟着两位黑色西装,五大三粗的保镖。

“小姐,您回来了。”

老管家见得少女,连忙将大门打开。

“她是谁?”,少女看了彭芸嫚一眼,问到。

“这...她是昨天那彭武的侄女,彭家的人。”,老管家迟疑说到。

“彭家的人?好啊!我们还没去找你们彭家,没想到你们彭家倒自己送上门来了?怎么,当我们林家没人了吗?既然来了,那你也不要走了!你们两个,给我把她带进去,若我爷爷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她也跪在我爷爷面前忏悔!”,少女听得是彭家之人,小脸一变,恶狠狠的说到。

其身后的两位保镖听言,就要上前押住彭芸嫚!

就在这时,一道制止声突然传来:“且慢!”

几人回头看去,却见得一个穿着非常普通,甚至还有些破旧的年轻男子到来!

“张阳!你怎么来了?!”,彭芸嫚见得张阳,脸色惊讶,没想到张阳竟然也跟了过来?

“我不来,任你被林家的人欺负么?”,张阳脸色阴沉的说到,到了现在,张阳怎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彭家,怕是要让彭芸嫚来顶罪!

连张阳都没有想到,如今彭芸嫚在彭家的地位竟然如此之低,显然成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如今彭武惹了大麻烦,居然还要彭芸嫚来顶罪!这是张阳万万没有想到的!

“怎么?你也是彭家的人?一并把他们带进去!”,少女见得张阳和彭芸嫚认识,认为张阳也是彭家的人,叫那两位保镖把二人架入林家。

“呵呵,这位小姑娘,你今天若是动了我,恐怕不出三日,德城老少都要上林家吃饭了!”,张阳双手一背,呵呵笑到。

少女一愣,不知张阳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随后想通之后却是勃然大怒!

“你说什么?!”,少女怒到,那老管家也是非常愤怒!

“我能救林老爷子!”,张阳语气平淡的说到。

“张阳,你胡说个什么!?你快走吧,这里不关你的事!”,彭芸嫚急了,张阳又在胡说八道什么?这不是瞎添乱吗?

少女眉头一蹙,说到:“你真能治好我爷爷?昨晚几十个各类专家可都没有什么办法,你一个嫩小子能行?”

“专家?专家的话你也信?呵呵,我都来到这里了,为何不让我试试呢?”,张阳笑到。

少女想了想,点了点头,张阳说的似乎也在理,反正谁都没有办法,不如让张阳试一试?

正在少女准备答应之时,一道跑车的轰鸣声传入几人的耳中。

“呵呵,一个窝囊废也就救林老爷子?我怕是听到了天下间最为可笑的笑话!宛如小姐,你要是信了他,那可就是害了林老爷子了啊!”

几人闻声,顿时色变!

只见得一个身材壮硕,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威猛的男子从一辆骚红色的敞篷跑车上下来,在这红色跑车身后,还跟有一辆劳斯莱斯轿车!

见得此人,彭芸嫚脸色微微一变,半边身体躲到了张阳的身后。


第5章 她是我老婆

这个高大威猛的男子林阳并不陌生。

他是德城数一数二的大财团的公子哥,名叫赵傅,德城人称赵公子!更难能可贵的是这赵傅是赵家的独生子,今后赵家的产业肯定是要这赵公子来继承的。

在五年以前,张阳还未出现在彭家以前,这赵傅和彭芸嫚被人称为金童玉女,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彭家彭芸嫚会嫁给这个赵傅赵公子,而当时彭家的发展,也寄托在了彭芸嫚的身上,当时彭家上下对彭芸嫚可是疼爱的不得了,但谁又能想到半路居然杀出个陈咬金?绝色的彭芸嫚居然嫁给了一个窝囊废!

在得知彭芸嫚嫁给了张阳之后,赵傅也是伤心了好久,因为放眼这德城,能在美貌和身世上配得上他的也只有彭芸嫚了!

不过这赵傅并没有死心,不信彭家会将彭芸嫚嫁给一个废人,果然,在巨大的财力花费下赵傅得知张阳和彭芸嫚只有夫妻之名,却没有夫妻之实,这,对赵傅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惊喜,又让得赵傅燃起了希望!

“赵...赵公子,你好。”,许久之后,彭芸嫚终于还是和赵傅打了招呼,毕竟如今赵家的部分权利也下放到了赵傅身上,若是得罪,恐怕对彭家不利。

“呵呵,芸嫚,这么生疏干嘛?叫我赵大哥就好了,芸嫚呐,说来我们也有三年多未见了,我听说德城中心新开了一家西餐厅,味道很是不错,今晚我们去尝一尝吧。”,赵傅笑着说到。

“抱歉赵公子,晚上我可能没有时间。”,彭芸嫚怯生生的说到。

“哦?那就明晚,明晚应该有时间了吧?”,赵傅笑道。

“明晚也有事。”

“明晚也有事?那就后天晚上,你不可能每天晚上都没空吧?”,赵傅攻势剧烈,咄咄逼人!

彭芸嫚呼吸变得急促,紧握的手心中也是出了不少汗水。

赵傅看了彭芸嫚一眼,又看了张阳一眼,伸出一只大手准备抓住彭芸嫚的手,赵傅不想等了,彭家的这个上门女婿实在太过窝囊,彭芸嫚跟着他能过得好么?这德城数一数二的美女,自然应该是跟着自己才对!而这一次赵傅从国外回来,就是下定了决心要搞定彭芸嫚,至于那彭家的女婿,就让他自身自灭好了。

但就在这时,凭空出现了一只手将赵傅的手死死抓住!

“张阳!你!”

赵傅大为意外,这个彭家的废物女婿竟敢出手阻挡自己?这个废物今天怎么敢挺身而出了!?

“放手!”,赵傅龇牙咧嘴,脸色非常不自然,手腕像是被钳子钳住了一样,非常难受。

“嗯?弄疼赵公子了么?不好意思,实在抱歉!”,张阳眉头一挑,看了赵傅一眼之后将手松开,然后脸带微笑,像是舔狗一般凑到了赵傅面前,小声的问到:“那个,赵公子,你刚才说要请吃饭,是真的还是假的?”

赵傅一愣,张阳这小子是要干嘛?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到:“是真的啊!”

“那敢情好,今晚我们家芸嫚就有空,不如就安排在今晚?”,张阳说到。

“真的?”,赵傅怀疑的看着张阳,这小子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先前还阻止自己,莫非现在已经屈服在了自己的淫威之下?

彭芸嫚恶狠狠的看着张阳,张阳的意思彭芸嫚哪里还不明白?

“真的啊!”,张阳回到。

“哈哈哈!张阳,彭家的人都说你是废物,我看那些人都是在污蔑你嘛!至少你很识时务,这一点,你可比彭家的那些人强太多了!”,听得张阳确认,赵傅哈哈大笑,这张阳虽然是个废物,把自己老婆往别人床上送,但却也懂的巴结自己,审时度势。

不过赵傅此时看着张阳的目光已经由惊讶变成了鄙夷,包括旁的林宛如也是如此,这种靠着女人上位的男人从来都不会有人看得起。

“张阳!你给我闭嘴,谁叫你私自做决定了?你真不是个男人!”,彭芸嫚简直是要哭了,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面推么?彭芸嫚虽然不喜欢张阳,但张阳却是她的丈夫,这德城几大家族都知道,若是又和赵傅搞在一起,德城的那些人会怎么看她?

彭芸嫚虽然不喜欢张阳,但最基本的道德操守还是有的!

“咦?芸嫚,有人请吃饭还不好么?”,张阳一脸疑惑的看着彭芸嫚说到。

“你!”,彭芸嫚气得吐血,都说张阳废,但有时彭芸嫚还会抱着一些希望,但如今看来,这最后的希望也是破灭了,难道张阳不知道赵傅的目的吗?这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就剩张阳还在装糊涂了!

“嘿嘿,赵公子,你别理她,对了,是德城中心刚开的那家西餐厅吧?”,张阳笑着说到。

“对对对!就是那儿!到时候我会订好位置!”,赵傅连忙说到,别提有多高兴了。

“那行,今晚六点半我和芸嫚回准时到的。”,张阳笑道。

“好好好!我恭候你们!”,赵傅点头说到。

但这句话刚刚说完,赵傅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诧异的看着张阳说到:“等等,你刚才说的啥意思?你和芸嫚?!”

“对啊!不是我和芸嫚还能有谁?难道你不是请我和芸嫚吃饭么?”,张阳愣了愣,说到。

我请你个锤子啊!

赵傅现在才反应过来张阳从头到尾都是在耍自己!把自己耍得像猴一样团团转!

彭芸嫚和林宛如现在也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前前后后恐怕是张阳早就已经想好了的!

他赵傅是什么人?要请吃饭那也只是请彭芸嫚一个人而已,他张阳何德何能,能有资格和赵公子一起吃饭?

“再说一遍,我只请芸嫚一个人吃饭!”,赵傅咬牙说到,先前还认为这张阳会审时度势,没想到竟然是在玩弄自己。

“额...那不好意思,芸嫚今晚恐怕没有时间了。”,张阳无奈的说到。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因为她是我老婆啊!芸嫚没有我这个老公坐在一旁她就吃不下饭。”,张阳说到。

“你!可恶!那...算了,说不定我晚上也没有时间!”,赵傅气急败坏,但却也不知道怎么去反驳张阳,

“唉,那就可惜了,我本来还想着和赵公子好好聊聊呢。”,张阳无奈的说到,在赵傅看来,简直就是一副欠揍的嘴脸。

“放心,你会有机会的!”,赵傅看着张阳,意味深长的说到,眼底闪过一丝狠色,要是这里旁无他人,赵傅很可能就已经给张阳招呼上去了。

一旁的林婉如笑得花枝乱颤,这就是传说中的彭家的废物女婿?果然是个极品啊!

“好了,我可没有什么功夫听你们瞎扯了,张阳,我问你,你真的能救我爷爷?”,林婉如问到。

“能啊!怎么不能?”,张阳回到。

“那你是医生咯?”,林婉如问到。

“不是。”,张阳摇头。

“你是医生?那你怎么说你能救我爷爷?”

“我虽不是医生,但我学过医啊。”,张阳说大。

“就因为这个?”,林婉如差点跌倒,学过医就能治了?那昨晚那些专家岂不都是饭桶了?

“是啊!就因为这个!”,张阳回到。

“你学过医?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学的?”,一旁的彭芸嫚大为好奇的问到,张阳什么时候就学过医了?

“你没看我每天晚上都在学习吗?那就是在学医啊。”张阳回到。

彭芸嫚无语,感情张阳认为看一点儿关于医学方面的书就是学医了?

“呵呵,张阳,你猪鼻子插葱装什么象啊?我跟你说,林老爷子的病情可是复杂得很,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包括彭家都是要受到牵连的!”,赵傅冷笑着说到,说完之后,看向林婉如,说到:“宛如小姐,我不会医术,但我给你们林家请来了德城的活神仙!”

“活神仙?莫非是?!”,林宛如一愣,看向那辆劳斯莱斯轿车,随后扬着粉拳恶狠狠的对张阳说到:“你敢骗我,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赵傅屁颠屁颠的跑到轿车旁,亲自打开了轿车的后门,只见得两个年纪颇大的老者从车上下来。

见得其中一人,张阳双眼一瞪!张阳愣了!


第6章 都是你的错

“张阳?你怎么在这儿?”,其中一个老者见得张阳,非常惊叹,不过这老者身旁那布满了白头发的老者却是直接愣在了原地,双眼直瞪瞪的看着张阳!

“张...阳?”

“是我......”,张阳轻叹一声,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能够在这里遇到熟人!

见得张阳和那白发老者认识,赵傅也愣了!

这白发老者名满德省,乃是德省中医协会的会长,一身医术出神入化,什么活神仙,活阎罗等名号统统都安在了这白发老者的身上,说难听点,要是这白发老者医治不了的病,即使叫其他人来也是白搭!

“大哥,这就是我昨夜电话里面跟你说的那个小伙子,咦?大哥,你怎么了?”,李齐山看着白发老者,见白发老者的神态有些不太对劲!

“你的电话?唉,这段时间我一直尝试着联系你,但没有你半点消息,京都一别,已经五年了啊!”,白发老者身躯微颤。

“已经五年了么?唉,说来话长啊,明博,你怎么来这里了?”,张阳长叹,时间过得真快啊,没想到已经五年了!

听得张阳直接叫白发老者明博,赵傅脸色一变!

“这可是咱们德省最有名望的中医,他老人家的名号岂是你能直呼的?”,赵傅呵斥道,这白发老者可是赵家亲自去接过来的,赵老爷子对他都是毕恭毕敬,但张阳这个嫩小子竟然直呼别人大名?要是因此而怒,不医治林老爷子,那谁担待得起?

再者这白发老者已经退休了,即使是在中医协会也只是挂个名而已,一般人想要请他出山是想都别想,赵家也是因为仗着赵老爷子的关系才将他请了出来,别人去都是吃闭门羹的!

“呵呵,不碍事。”,白发呵呵笑到,脸上没有丝毫怒意,这,让得赵傅摸不着头脑,这活神仙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即使是自己爷爷,也得称其为李神仙,而这张阳倒好,直呼大名!

“赵大哥,你不是说这个张阳是个废物吗?这德省的活神仙怎么像是认识他一样?”,林宛如也看出了异常,一脸诧异的对赵傅说到。

“额...大概他们以前认识吧。”,赵傅自我安慰的说到,要是张阳和这活神仙关系太近,那张阳可就不是什么废物了!

若是有其他财团家族知道张阳和活神仙的关系,那么必然会有大把的人挤破头门也要去结识张阳,不因其他,只因这些富人的命都太贵重了,要是随时能请动这活神仙,那么就多了一条保障!有道是富人最怕死,不仅仅是说说而,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缺,只想多活一些年月而已!

“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齐山问到,张阳和自家大哥未免也太奇怪了一些,看起来竟像认识了多年的老友一般?

“唉,一言难尽呐!”,白发老者轻叹一声说到。

要将这件事情理清楚,恐怕还得追溯到五年以前了!

“张阳,你先等等吧,我把林老爷子的病看完之后咱们好好喝一杯!”,白发老者说到。

“行,那你忙吧,李院长有我电话,到时候联系我。”,张阳说到。

“好的!赵傅,请带路吧?”,白发老者点头说到。

一路之上,张阳一言不发,李明博的突然到来让得张阳有些不知所措。

“张阳,你和李神医认识?”,彭芸嫚问到,发现越来越看不透张阳了,这还是和自己结婚了五年,被彭家视为废物的那个人吗?一个废物,怎么会和德省的活神仙认识?彭芸嫚知道的,以彭家的威望能力想要请动活神仙李明博怕是几乎不可能的。

“认识。”

“认识?我怎么会不知道?”,彭芸嫚问到,自张阳进入彭家以来,交际圈几乎没有,张阳认识的那些人彭芸嫚都认识!

“在京都的时候。”

彭芸嫚柳眉微蹙,她记得张阳是从京都来的。

“你先回去吧,我要去一趟奶奶那儿。”,彭芸嫚说到。

“我和你一起去。”,张阳说到。

“不必了。”

“我说过了,你是我老婆,以后,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了,更不会让你去面对这一切,这件事情,我搞得定。”,张阳眼神坚定的说到。

彭芸嫚一愣,自结婚以来,还未听过张阳说过这样的话。

“好吧,既然你要陪我去挨骂那你就去吧。”

彭家,一家老小都在,一个个神色焦急,见得门口处到来了张阳和彭芸嫚,众人眉头微微一皱!

“芸嫚,你三伯呢?”,一个中年妇人问到,这个妇人,正是彭芸嫚的三伯母李燕。

彭芸嫚张了张口,不知怎么说。

“看来是没有谈成了?”,彭恒皱起眉头。

“对不起,我连林家的大门都进不去,林家根本就不愿意见到我们彭家的人。”,彭芸嫚看了看脸色凝重的彭老太,小声说到。

“唉,这点事情你都办不好?你太让我们失望了!”,彭恒指着彭芸嫚说到。

“就是!他可是你三伯啊!他都没回来你还有脸回来?彭芸嫚,我可跟你说,彭家就算是你死了你三伯都不能死!”,李燕指着彭芸嫚恶狠狠的说到,像是一口要吃了彭芸嫚一样!

“三伯母,大伯,这怎么能怪我?明明是三伯他自己闯的祸,现在我也尽力了,你们不去和林家谈,叫我这个弱女子去顶罪,凭什么?!”,彭芸嫚双眼泛泪,心中的委屈再也压不住了,不就是自己的父母不在么?犯得着这么欺负人么?

彭恒眉头微皱,而彭武之妻李燕却是炸了!

“好你个彭芸嫚,你父母不在就没人管教你了是吧?!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么?”,李燕大嚷道,顺势冲上来要给彭芸嫚一巴掌!

见得这等阵仗,张阳拉住彭芸嫚的胳膊,将彭芸嫚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够了!!!”

就在这时,彭老太突然将手中的茶杯摔在了地上!

砰!!!

茶杯破碎的声音传来,谁都愣了,连大气都不敢出!

彭老太发火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件事本就不是芸嫚的错,更何况真要去谈判也要你彭恒,你李燕!唉,老爷子走后,我们彭家缺了主心骨啊!耻辱!简直就是耻辱!叫一个弱女子上门跟别人谈判,还不知道今后林家会怎么看待我们彭家!”,彭老太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到。

“奶奶,芸嫚她是女的啊,她去的话林家不会对他动手,要是彭恒去了,现在怕是要躺在医院了。”,李燕说到。

先前,他们就是用这个理由来忽悠彭老太让彭芸嫚去的。

不过现在彭老太总算是讲了一句公道话了。

“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还是想想办法,怎么把老三从林家拿出来吧。”,彭老太叹了一声说到。

“要不,我们报警?”,彭林说到。

“报警?他们会管吗?那可是林家,他林大少黑白两道通吃,你觉得报警有用吗!?”,李燕指着彭林的额头说到,气得不行,要是报警可行的话,会等到现在?

“那怎么办?”,彭林说到。

“怎么办?”,李燕冷哼一声,看了张阳一眼,说到:“要我看,这都是张阳的错!应该让张阳去换他三伯来!”

众人一愣,这事怎么又扯到张阳身上去了?

“你们想啊!不就是张阳指导着他三伯治好了奶奶么?他三伯就是按照张阳的办法去治那林老爷子的,现在出了事情,张阳不该去顶他三伯么?”,李燕说到。

彭芸嫚大惊失色,当下意识到了什么!

张阳无奈的笑了笑,哪里还不明白李燕的意思?这是要让自己成为彭家对林家的交代啊!


第7章 不再亏欠

林家别墅当中,一个鹤发老者静静的躺在床上,老者气息若有若无,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

李明博小心翼翼的施针,每一针都准确的施在了穴位上。

十来针下去,李明博已经大汗淋漓,而且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李神仙,我爸他怎么样了?”,见得李明博停手,一个中年男子急忙上来问到。

一旁的赵傅也来到了李明博旁边,一脸关切。

“情况很不好,给林先尧治病的医生是哪位?还在这里吗?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到,不然恐怕很难弄清楚你父亲的情况。”,李明博脸色沉重的说到。

“好的,您稍等!”,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朝着身旁的两个西装男子使了使眼色。

一会儿之后,满脸颓废的彭武被带了过来。

“你们放了我!你能不能限制我的自由,这是犯法的!”,彭武大声喊到。

“我们可没有限制你的自由啊,你来给我爷爷治病,现在我爷爷的病没有好,你怎么能离开呢?”,林宛如哼到。

彭武还想说什么,但瞬间又腌了下去,这里可是林家,还能怎样?

“你就是彭医生吧?”,李明博扶了扶眼睛,问到。

“你是?”

“我是李明博。”

“李神仙!?”,彭武大惊,想不到眼前这位就是德省中医巨擘李明博老先生!

“我问你,你给林先尧施的可是扁鹊十二针?”,李明博严肃的问到。

“是是是!李神仙,您也看过?”,彭武急忙回到,要是这李神仙能够力挽狂澜,那么自己就没有什么大问题!

“曾经在朋友那儿借来看过,倒是你,你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李明博问到。

“我花钱托人找关系去学的,我母亲也有这样的病,我就想通过这种方法来治我母亲,没想到我母亲好了,但林老爷子却是出现了意外。”,彭武哭着说到,要早知如此,那就找借口不来了。

“你母亲没事?”,李明博皱眉问到,同一种病,同一种手法,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结果?

“没事啊!”

“怎么可能?我看你扎针的位置不是很准确,手法想必也不是很熟练,照着这种方法治你母亲,你母亲应该也很危险才对啊。”,李明博满脸疑惑。

“莫非是手法不对?”,彭武小声嘀咕道。

“你看你这最后一针有很明显的偏差啊!问题就是出在这最后一针之上!”,李明博说到。

旁边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一听,直接一拳砸在了彭武的脸上!

“你这草菅人命的庸医,今天我打死你!”

“林爽,够了,让他说清楚!”,那个极具威严的男子呵到。

“是,老爸。”,林爽乖乖的退到了一旁。

这个威严男子,正是林老爷子的大儿子,名叫林天,在林家颇具威严,除了林老爷子,能管得住林家上下的就是他了!

“李神仙,我爸的情况如何?”,林天问到。

“如果我来得晚一些,林先尧恐怕现在就得归西了,现在他的情况我已经稳住了,不过,五个小时以后,恐怕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李明博说到。

“什么?李神仙您也治不好么?”,林天脸色煞白的问到。

“若他没有施这最后一针的话我还有些办法,但现在连我也无力回天了。”,李明博叹声说到。

林家几人身躯一颤,全部恶狠狠的看着彭武,像是要把他生吞了一般!

“如果老爷子出现了什么意外,彭武,你会死得很难看的!”,林天面无表情的说到。

彭武脑中轰的一声,这简直就是判了死刑了啊?林家要弄死自己那岂不是和弄死一只蚂蚁一样?即使后面林家也会被查,但林家有各种办法躲过去,林家,有这种能力!

突然,彭武像是想到了什么,拉着林天的裤脚大声说到:“林大少,我...我其实是无辜的啊!这责任也不全都在我,是我那侄女婿,我是按照他给我说的方法给林老爷子施针的啊!要说责任,他也逃不掉!”

“你侄女婿?”,林天眉头一皱,而另外几位林家之人愤怒不已。

“难道是张阳?”,赵傅喃喃说到,彭家的侄女婿,似乎也只有张阳了。

“你侄女婿也是中医么?”,林天问到。

“算是吧。”,彭武说到,底气很是不足。

“好!打电话给彭家,叫彭家那个什么侄女婿也过来,老爷子若是有什么意外,全部有关人等都跑不掉!”,林天说到。

赵傅闻言,心中简直乐开了花,要是林家把张阳给弄死了,还愁自己得不到彭芸嫚吗?

“你们这是做什么?要一网打尽吗?我可没说林先尧没治了啊。”,李明博扶了扶眼睛,这林天的威严可是够大的啊。

“什么?李神仙,我爸还有救?”,林天一惊,犹如峰回路转一般!

“是有救啊,不过不是我,我在来这里的时候遇到了一位故人,凭他的本事,应该能治好林先尧的。”,李明博说到。

“真的吗?”,林天激动不已,拉着李明博的手激动的问到。

“真的!”

话音一落,林家的人欣喜若狂。

彭武愣了一下之后,大松一口气,只要林老爷子不死,自己就不会死!

“李神仙,您那位朋友在哪儿?我直接派人去接他!”,林天急忙说到,这只有五个小时可,可耽搁不得。

“不急,我打个电话给他,现在他应该也还在德城。”,李明博说完,拿出电话,在李齐山那里拿到张阳的电话之后打了过去。

......

彭家,李燕一言,让得彭芸嫚直接愣在了原地,张阳若去林家,还能回来么?

彭家的人或是冷笑,或是支.持李燕。

张阳和彭武,自然是彭武的价值要大得多,更何况彭武乃是彭老太非常疼爱的儿子,这彭家的产业,大多也是要落到他的手中的,彭武可不能出什么意外,但张阳不一样,在彭家人的眼中,张阳就是一个一事无成的废物,即使被林家给弄死了对于彭家来说也没有半点损失,甚至还有不少好处!

彭老太思索片刻后,说到:“李燕说得不错,这件事张阳确实也有责任,而且应该是主要责任,要不是他教彭武施针,彭武也不会去林家。”

“奶奶!您说什么呢?”,彭云满急了,没想到这也能推到张阳身上?要不是张阳,现在彭老太死都死了,哪里还能坐在这里说话?

彭老太抬了抬手,制止了彭芸吗继续往下说。

“彭老太,你想要我做什么?”,张阳面不改色的问到。

以前,张阳还会叫彭老太一声奶奶,现在,张阳连奶奶也懒得叫了,这彭家上下的嘴脸,张阳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孩子,奶奶知道你先前指导你三伯施针都是出于一片好心,都是为了救奶奶,但错了就是错了,林老爷子的情况就是你一手造成的,要不是你,你三伯不会去的,所以奶奶希望你去一趟林家,把你三伯换回来,明白吗?”,彭老太站起身来,对着张阳说到。

“不行!”,彭芸嫚急忙反驳,张阳,始终是她的丈夫!她不爱张阳,但张阳不能交给林家!

但,张阳的回答,让得彭芸嫚的心都跌倒了谷底!

“好!我去换彭武回来!”,张阳语气平淡的回到。

话音落下,彭家的人全部懵圈了,张阳什么时候这么爽快了?

“真的吗?”,彭老太也大为意外。

“当然是真的!”,张阳语气冰冷,继续说到:“从今往后,我不再亏欠彭家!”


第8章 林家有‘请’

彭家的人再次懵圈了,不亏欠?你一个上门女婿,竟然说不亏欠了?

一个上门女婿,哪里来的底气?

彭家的人嗤之以鼻。

“走了,我会把彭武换回来的。”,也不等彭家的人回过神来,张阳扭头便要朝外走。

“慢着,彭林,你和张阳一起去,你是阿武的儿子,知道话该怎么说,别让他胡说,免得再惹怒了林家。”,彭老太说到。

“奶奶!”,彭芸嫚急了,哪里不知道彭老太这还是在防着张阳?

“芸嫚呐,你爱这个人吗?”,彭老太问到。

彭芸嫚一愣,爱么?和张阳之间会有爱么?

“芸嫚呐,这可是大好的机会啊,这五年来你也别觉得彭家欠了你什么,这事还得怪你爷爷啊,非要你嫁给这个废物,若非如此,我老太太会这么对你吗?奶奶也知道,你是不爱这个男人的,今天过后,你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奶奶会给你找一个好婆家,比那张阳不知强了多少倍,你,也不会在受苦了!”,彭老太哀叹一声说到。

彭芸嫚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来彭老太让张阳去顶替彭武,竟然还怀着这样的心,这不就是一箭双雕吗?一来可以救出彭武,二来,可以把张阳名正言顺的逐出彭家!

彭家上下,早就看张阳不顺眼了!

彭老太终究还是彭老太啊,当真是老谋深算,一举解决了彭家最为急迫的事情!

彭家人的欢呼,彭老太的智慧还真是过人啊!

张阳心中冷笑。

不知过了多久,彭芸嫚终于说话了:“我和张阳虽没有夫妻之实,但也有夫妻之名,在这这桩婚事是爷爷牵线的,我不能让爷爷他老人家在下面不得安心,这个婚,我暂时不会离的。”

“你!唉,你爷爷已经死了!你听你爷爷的话,难道就不听奶奶的话了么?!”,彭老太气急败坏,手中的拐杖狠狠的拄了拄地,说到。

“反正现在我是不会离婚的。”,彭芸嫚说到。

“芸嫚,五年了啊!你跟着这个废物已经五年了啊!你扪心自问,他能给你幸福吗?这五年来你受了多少流言蜚语?这样的男人能配得上你吗?”,彭恒难得的开口了。

“可是!”,彭芸嫚想说什么,但就在这时,张阳开口了。

“你若想离婚,我不会反对的。”

听到这话,彭芸嫚愣愣的看着张阳,张阳的表情很平静,像是在说什么小事情一样。

“还算你有点儿良心。”,李燕冷哼一声说到。

“你能早点这么想该多好啊?我家芸嫚大好青春都浪费在了你身上啊。”,彭老太说到。

“你这废物算是开窍了啊,堂妹,你的苦日子到头咯!”,彭林笑着说到。

彭芸嫚脑中乱成了一团浆糊,愣愣的看着张阳,两行清泪,不知不觉的从面庞落下。

“让我想想。”,彭芸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到。

彭芸嫚迷茫了。

张阳微微一叹,其实张阳对彭芸嫚也没有什么感情,之所以要帮彭家,还是看在彭芸嫚的面子上,这几年以来,彭芸嫚没有做出对不起张阳的事情,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张阳才决定帮彭家,帮彭芸嫚!

若是换做其他女人,张阳不知已经被踹到什么地方去了。

“好!我们给你时间。”,彭老太说到,相信彭芸嫚会想通的!

咚咚咚!

在彭老太话音落下之后,彭家大门响起了敲门声。

彭家人一愣,谁会在这个时候敲门?

“谁啊!”,彭恒喊到,随后去打开了大门。

“谁是彭武的侄女婿?”,一个西装男子探头看向彭家大院,问到。

“你是谁?”,彭武皱眉问到。

“林家。”,西装男子说到。

听得竟是林家,彭家之人齐齐色变,彭恒也蹬蹬退了好几步,离那西装男子远远的!

“他!他就是彭武的侄女婿!”,李燕指着张阳大声叫到,想必是林家发现了什么,要拿这张阳去问罪!

“哦?是你吗?那请你和我们走一趟吧,林家有人想要和你谈一谈!”,西装男子对张阳说到,面色冰冷。

“好!”,张阳爽快的回到。

张阳朝着外面走去,后面的彭林也跟了上来,令人有些意外的是,彭芸嫚也跟了上去。

“你来干什么?”,张阳回头问到,脸色有些阴沉。

“你是我老公,我能不和你去么?”,彭芸嫚说到。

“唉,刚才只要你点头,咱们俩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明白么?”,张阳轻叹一声说到。

彭芸嫚把头扭到一边,没有回张阳。

见此,张阳苦笑,彭芸嫚这是怎么了?这个大好的机会就这样放过了吗?

三人上了林家的车,一路向着林家疾驰而去。

“待会儿到了林家请把你的嘴给闭上,让我来说。”,彭林轻蔑的看了张阳一眼,说到。

张阳没有说话。

“哼!待会儿有你好看的。”,见得张阳不理自己,彭林有些恼了。

就在这时,张阳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张阳拿出电话,见得是一个陌生号码,眉头微微一皱,将其接通。

“张阳?你在哪儿?这里有个病人的情况非常紧急,我也束手无策,你要是有空的话,来林家一趟?”,电话那头传来了李明博的声音。

“明博,我现在就正在去林家的路上。”,张阳听出了对面是说,于是说到。

“啊!那可太好了!”,李明博高兴不已。

“李神仙,那人怎么说?”,见得李明博挂断电话,林天急忙问到。

“林先尧命不该绝,我那朋友正在来的路上,走吧,我们进去看看林先尧怎么样了。”,李明博说到。

“有劳了,李神仙请!”,林天面露笑容。

李明博和林宛如都进入了房间之中,林宛如要给李明博打下手,林天坐在沙发上,有些坐立不安。

一旁的赵傅更是虚眯着眼,一会儿,林家之中可就有好戏要上演了!

半个小时之后,林爽跑来。

“爸!彭家的人来了,还有那个彭武的侄女婿也来了!”

“叫他们进来!”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医能悬壶救世人,他,就是张阳!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