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她还他两条命,所以梁先生,欠下的三条命想好怎么还了吗?  

 五年后她还他两条命,所以梁先生,欠下的三条命想好怎么还了吗?  

第1章 恭喜你怀孕了

“恭喜你,怀孕了,而且是双胞胎。”

拿着医生开出的诊断报告,慕雨晴一脸兴奋的推开小出租屋的房门,雀跃的喊出声:“墨笙……”

忽地!

笑容一僵。

坐在屋子里的老太太脸色阴沉的望着她,充满岁月沧桑的浑浊老眼里仿佛沁了毒一般的可怕。

“你这个贱女人,竟然还敢背着我缠着我孙子?”

刻薄的声音尖锐刺耳。

慕雨晴脸色惨白:“老、老太太。”

“呵。”

“既然你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不客气了。把她肚子里的孽种打掉,这种来历不明的野种不配出生!”

老太太手一挥。

立刻就有两个黑衣人走过来,眼神凶狠得好像要把她碎尸万段。

恐惧铺天盖地般侵蚀而来,慕雨晴下意识的转身想跑,下一秒,黑衣人反应迅速的拽住她的头发,用力一扯。

“啊!”

慕雨晴惨叫着摔倒在地,立刻就有两个黑衣人走过来,抬起脚狠狠的踹在她的肚子上。

一下……

又一下……

极重!

极痛!

“我警告过你,你非要送上门来找死,像你这么贱,不知死活自以为搭上梁家的男人就能入主梁家的女人,我每年都要处死一大批。”

老太太的声音极其狠戾,好似地狱里传来的厉鬼叫嚣。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跟墨笙是真心相爱的,我……”

“闭嘴!”

老太太的拐杖高高抬起,狠狠的砸在慕雨晴的脸上:“别再跟我提相爱,你个贱货不配。”

“砰!”

耳朵嗡嗡的响,身体好似感受不到痛了。

慕雨晴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在晃动,好似天崩地裂,最后所有的所有都化成虚无。

“老太太,她不动了。”

黑衣人停下动作,老太太看都不看一眼地上的女人,拄着拐杖一步步往门外走:“把她扔去死窟。”

“是!”

诺大的麻袋把满脸是血的女人裹起,她手里还紧紧的捏着孕检报告,她想说:“墨笙,我有你的宝宝啦。”

五年后。

“哥哥,爹地真的会在这里出现吗?”

盛世传媒公司大门口旁边的花坛小台阶上。

两个四岁的小萌娃肩并肩靠坐着,正在百般无聊的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们都等了两个钟头了,还是没有等来想要见的男人。

虽然是龙凤胎,两个人长得却极像,笑起来眉眼弯弯,还有浅浅的梨涡儿,让路人不自觉的把视线停留在他们的身上。

“确定,这里是他的公司,他是大总裁,应该会出现的。可可,一会儿,你记得要依计行事。”

慕景轩很肯定。

手机屏幕里的男人俊颜森冷,一双如墨的瞳透着犀利的光,好似高高在上的王者让人不敢忤逆。

这就是他们要找的男人,从来不曾出现在他们世界里的爹地。

“我们只能再等二十分钟了,要不然妈咪就会发现我们不见,到时候就完蛋了。”

慕可可不放心的看了眼时间,毕竟妈咪生气太可怕。

话音刚落。

车队驶入视线,缓缓停靠在红地毯前。

“先生,到了。”

戴着白手套的司机拉开车门。

从车里出来的男人俊颜森冷黑瞳如墨,眉宇间透着禁欲的森冷气息,大写的生人勿近。

黑衣人开路!

一行人快步朝大堂走去。

“哇!”

突然闯出的小女娃一下撞在黑衣人身上,随即跌坐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哭声,粉嫩嫩的小脸上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滑落,看着令人心疼。

“怎么回事?”

管家快步而来,眉头紧拧,先生最怕的就是这种娃儿的哭声,怎么好端端的会冒出个小姑娘。

“不、不知道。”

面对凶狠歹徒,黑衣人还知道怎么应对。

这么个软软萌萌的小女娃,打也不是骂也不是,一群大汉措手无策的四处张望想要寻找救兵。

第2章 叔叔,你有老婆吗

没有想象中会出现的孩子妈咪,周围人来人往,视线触及他们的狠戾气息之后,脚步都不敢停顿的快速离开,怕招惹麻烦。

“怎么回事?”

队伍突然停留,还有孩子的哭声,梁墨笙出现在管家身旁。

“先生。”

管家话音未落,软软糯糯稚嫩的声音脆响:“叔叔……”

男人幽冷的视线落在慕可可身上,带着肃杀之气。

别说一个小孩子,就算是大人,此刻都能被如此霸道的眼神吓蒙,可她竟然不怕。

“叔叔抱抱!”

她竟然张开双手,冲梁墨笙笑得眉眼弯弯,脸颊上的梨涡儿极深,极甜,仿佛带着无形的致命吸引力,能把人心给锁住。

男人一怔!

眼神停留在她的梨涡上,脑海里浮起的是五年前,那个突然失踪的女人那张甜美精致的脸。

“先生。”

管家的呼唤让他回神,俊颜骤然一沉:“别理她,走吧。”

果然如传言般的冷血!

黑衣人表示,这么萌萌哒的小女娃要抱抱,居然都没有动心,怪不得那么多女人拼着命的想要上位,最后都下场凄凉。

“叔叔,你不喜欢可可吗?”

小女娃泪汪汪的,脸上还挂着泪珠,晃动着,仿佛随时要砸在那帮汉子的心上,惹得他们心肝儿颤颤的,担心慕可可招惹到可怕的大魔王会遭殃。

“宝宝,乖,快去找你妈妈。”

黑衣人赶紧伸手要抱她,慕可可一把拍开他的手:“不嘛不嘛,我不要你抱,我要叔叔抱。”

她屁颠屁颠的爬起身,飞扑过去,一把抱住梁墨笙大腿。

黑衣人石化!

看着自己空落落的双手,再看小萌娃搂着魔王大腿的亲热劲,默默的站起身,回归队伍。

“松开!”

男人很冷,很酷。

“不嘛不嘛,我要叔叔抱抱,叔叔抱抱我。”

明明是人都怕的大魔王,此刻竟然被个孩子给缠上了。

管家也是傻眼,心惊胆战的想要伸手去拉开慕可可,却不想,下一秒梁墨笙竟然伸出手,一把抱起小萌娃。

“叔叔,你看,刚才我摔倒了,手痛痛的。”

慕可可伸出小小手。

粉粉嫩嫩的小手掌上只是淡淡的几乎看不见的红印子,她还要撅着小嘴:“叔叔吹吹。”

“……”

管家唇角抽了抽。

黑衣人默默的看向别处,不敢看下一刻,梁墨笙竟然果真嘟起嘴去吹吹的惊悚一幕。

果然啊!

会撩的女孩子,是不分年龄大小的,才四岁就会棒棒哒撩帅叔叔了。

“还痛么?”

梁墨笙磁性的声音透着温柔。

管家下巴咔擦一声差点没掉了,黑衣人也是目瞪口呆,一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只是看到某人视线掠过来,立刻怂怂的收回震惊的表情。

“走!”

男人声音恢复了肃杀的冷意。

黑衣人立刻开路,一行人快步走近大厦。

躲在花坛一角的慕景轩缓步而出,唇角扬起得逞的笑:计划一切顺利,是时候准备下一步。

“你家大人呢?”

大堂沙发上。

梁墨笙抱着慕可可坐着,管家恭敬的站在一旁。

“妈咪在上班,我就溜出来玩啊,叔叔,我叫可可,可可爱爱的可可,你呢?你叫什么啊?”

慕可可仰头四十五度角,望着他,用哥哥说的甜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迷惑着某人。

“梁墨笙。”

男人竟然老实答出了自己的名字。

站在旁的管家再一次惊掉下巴,不敢置信的瞪着他家先生,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

“那你有女朋友了么?”

慕可可追问。

管家唇角抽了抽,默默的看着他家先生唇在动:“没有。”

“哈哈,叔叔没有女朋友,真好。”

慕可可笑得好开心。

来见爹地之前,她跟哥哥就一直担心叔叔有女朋友,或者……小萌宝心儿一颤:“那叔叔,你有老婆么?”

第3章 爹地有老婆了

“有!”

很肯定的一句话。

别说管家,黑衣人都瞬间懵圈,先生什么时候有老婆了?

藏得这么深?

他们怎么都不知道,不过有未婚妻倒是知道的。

慕可可的表情从震惊转到深深的失望,眼圈泛红:“叔叔原来有老婆了啊?”

“嗯。”

梁墨笙在盯着她的梨涡儿,突然发现消失了,对上慕可可泛红的眼睛,忽地愣了下。

管家都不敢看。

这小姑娘该不会是想长大了嫁给他们家先生吧?

“叮叮叮!”

手表在响。

慕可可看下时间,脸色骤变:“糟糕。”

“怎么了?”

梁墨笙已经跟不上节奏。

“我要走了。”

慕可可从梁墨笙的双脚滑下,一溜烟的往大门外跑。

一群大人愣在当场。

这孩子变脸也太快了吧,一听到人家有老婆,立马就翻脸不认人了。

看着消失在门外的娇小身影,梁墨笙有些自嘲的唇角浅扬。

他竟然会有患得患失的感觉,不过是个小女孩,不过是刚认识,竟然会想到那个没良心的女人,呵。

“可可。”

大门外。

一直守着的慕景轩朝她招手:“快点,我们得回去了。”

“嗯哪。”

两个小萌娃手拉着手,飞快的跑上一辆早就等候在路旁的黑色桑塔纳,车如离弦的箭爆射出去。

“你俩下次别再让我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开车的女人一脸幽怨。

她绝对不承认自己是被慕景轩一百块钱收买,来负责接应。

“哎啊,涵姐姐,反正你正好失业有时间,互惠互利嘛,放心吧,我妈咪绝对不会知道的。”

慕景轩信誓旦旦。

韩涵表示不信,就慕雨晴那么精明的女人就算这一次没察觉,多来几次肯定会被发现,到那时她还不被活剥了一层皮。

虽然是闺蜜,可一想到慕雨晴生气时候那双清冷如寒冰般的眼眸,她就不自觉头皮发麻。

“放心吧,就算妈咪知道,我们也一定不会供出你。”

车停在公寓楼前。

小萌宝推开车门,一前一后的跑向电梯。

一进门,立刻开电视,然后冲进卧室换居家服。

才刚落座沙发上。

门锁咔哒一声,女人推门而入。

“妈咪,你回来了。”

慕可可一蹦而起,飞扑着过去一把搂住女人大腿,仰头笑得眉眼弯弯梨涡深深。

“两个小宝贝,在家乖不乖?”

慕雨晴一脸宠溺的捏了捏慕可可小脸蛋。

“乖,可乖了,我跟哥哥作业都写完了,对了妈咪,你今天见到爹地了吗?”

“没有。”

慕雨晴摇头:“我才刚入职,还没正式接手上一任留下的病人,还有两天吧,等我正式接手之后,我就能见到你们爹地了。”

“妈咪,你怕不怕爹地有老婆了?”

慕可可突然脱口而出。

慕景轩:“可可!”

他在拼命使眼色,让慕可可闭嘴,可小萌宝还在说:“男人嘛,大猪蹄子,妈咪不在,他就找别的女人当老婆了。”

“傻瓜,你爹地不一样,就算全天下的男人是大猪蹄子,他也不是,不会有别的女人。”

慕雨晴一脸笃定。

她拉开抱大腿的慕可可:“来,让我进去换个衣服,一会就可以吃饭了。”

“哦。”

慕可可松开了。

看着妈咪进房,神情有些落寞:“怎么办啊,妈咪要是知道爹地有老婆,一定会伤心死的。”

“爹地真的有老婆了?”

“嗯。”

慕可可非常确定:“他亲口承认的,说有老婆。”

“天啊!”

慕景轩垂头丧气跟慕可可同款的难过脸。

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妈咪这么多年来想要接近爹地,让他回家的努力就得要泡汤了。 

第4章 要见面了

“怎么办啊?”

慕可可小嘴撅着,眼圈泛红,泪都要挤出来了。

“先别急,我去查一下爹地的老婆是谁,然后看情况再说。”

慕景轩很冷静。

他看了眼那扇紧闭的房门,拉着慕可可溜入书房。

打开电脑,直接侵入当地的民政局系统,去搜查梁墨笙的婚姻情况,上面大写的未婚两个字,让两个小萌娃面面相觑。

“爹地骗我?”

慕可可简直不敢信。

太混蛋了,怪不得人家说男人信得过母猪会上树了。

“可能是骗你,也可能是在国外注册结婚,反正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妈咪,我再想办法查个仔细,在没有结果之前我们就照原计划进行。”

慕景轩才四岁透着稚气的小脸上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老成。

“好,我们就天天去爹地那里刷存在感,我觉得爹地超喜欢我的,他还给我吹手手,那些人都羡慕死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慕可可一脸骄傲,笑得合不拢嘴:“哥哥,我一定是很可爱,所以爹地才这么喜欢我的对吧?”

“当然。”

慕景轩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视线落在电脑屏幕上,他一定要查到爹地有没有结婚。

两日后。

坐在诺大的办公室里,慕雨晴小心翼翼的拨出那个印在记忆里,四年多不曾忘记的手机号。

“嘟……”

“嘟……”

每一声都仿佛重重的敲砸在她的心头。

“喂?”

男人磁性的声音低沉冰冷从手机那头穿过来在耳边回荡。

慕雨晴鼻子一酸,一时间竟然发不出声音。

“嗯?”

男人眉头皱了皱:“说话。”

“你好,这里是安心医院,我是新来的心理科医生慕雨晴,您的主治医生已经离职,您的病历交由我来负责,请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个面,聊聊你近段时间的睡眠情况。”

“慕雨晴!”

男人咀嚼着到耳的名字,透着不敢置信:“慕慕?”

“……”

很久很久,没听到人喊她这个名字,这是属于他的专属称呼,没想到事隔五年,还能再听到他喊。

慕雨晴安静了。

听着那边的呼吸声一下,一下,好似在跟她的心跳呼应着。

“在哪?”

他问。

“你之前接受治疗的……”

话音未落,手机已经挂断。

慕雨晴怔怔的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眼圈泛红,唇角却是扬着,就这么迫不及待么?

呵……

她也迫不及待想要见他,想要告诉他,我们有孩子了,我们……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

五年了!

天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样可怕的日子,不过总算都过来了。

只要他还在!

只要他们还彼此相爱,一切都无关紧要。

半小时!

一小时!

两个小时!

原以为梁墨笙很快就能到的慕雨晴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次次出现在诺大的落地窗前,看向窗外的大马路,梁墨笙的车应该会从路的尽头驶入视线。

可一次次……

慕雨晴都失望了,好几次拿起话筒,最终又放下。

他说不定正在忙!

五年都等了,她不是那么沉不住气的人。

终于……

在即将下班之前,他的车还是来了,缓缓停在医院大门前。

慕雨晴贴着窗看着,看到戴着白手套的司机拉开车门。

他下车了,戴着墨镜还是那么气场十足,即便一个背影也能让她早已经如死水的心怦然剧烈跳动,仿佛少女般红了脸颊。

忽地!

慕雨晴的心骤然一顿,他竟然从车里牵出个女人。

穿着名牌定制的吊带裙,踩着十二寸高跟靴,经过染烫的大波浪长发披肩而落,即便没有看到正面,也能感觉到她美艳不可方物。

“当心……”女人低头时,梁墨笙嗓音温柔的在她耳畔叮嘱,眼底亦是暖意浓浓。

第5章 原来他有未婚妻了

慕雨晴的视线紧紧落在他们交叠的手,莫名的慌浮上心头,她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坐回到的办公桌前。

“砰砰。”

助理在敲门:“慕医生,梁先生跟他的未婚妻来了。”

他有未婚妻?

慕雨晴一时间竟乱到想要落荒而逃。

“砰砰!”

“慕医生?”

助理在催促,这里也没有后门,她避无可避。

“让他们进来。”

慕雨晴深吸了口气,努力的维持着仅有的理智。

“咔擦!”

随着门锁转动。

助理推开了门,梁墨笙跟那个女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办公室。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没有想象中的情深意切,只有冷漠,好似她只是个陌生人。

“请、请坐。”

慕雨晴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微颤,猝不及防的狼狈。

“来。”

他牵着她。

还为她拉开椅子,绅士的让她先坐,而他就站在她的身旁,面无表情的盯着慕雨晴,好似在欣赏她此刻的狼狈不堪。

“梁先生,我看过你的资料,知道你有很严重的失眠症,也看过之前吴医生给你安排的疗程,我想知道你最近的情况怎么样,确认一下她的治疗方式对你而言有没有疗效。”

慕雨晴翻开文件。

其实早就已经熟记在心,认真的盯着看只是为了掩盖此刻的心慌。

“最近睡眠挺好的,毕竟有人陪着。”

男人磁性的嗓音多了几分成年男人特有的魅力。

是了,已经过去五年了!

他们早就已经没有了曾经的青涩,而是多了几分岁月的沧桑。

只是她一直坚信,他爱她!

这种爱不会被岁月侵蚀,不会因为她不在就有半点褪色。

可是现在……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蠢,之前所有的努力或者根本就是个笑话,而他这是置身事外的看戏人。

“慕医生你好,我是墨笙的未婚妻,你叫我棠棠就好了,是我非要跟着墨笙过来的,因为我跟家里人都很关心墨笙的身体情况,你不会介意的哦?”

沈海棠声音很甜,说话时候梁墨笙还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亲昵的举动刺痛了慕雨晴的眼,愈发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梁先生不介意就行。”

慕雨晴深吸了口气,合上文件,第一次抬眸正式对上梁墨笙。

她以为会有的亲密拥抱,甚至拥吻,在触及到他的冷漠时都已经荡然无存,只有客套:“梁先生可以坐下,我想给你做一个问卷调查,方便我定制接下来的疗程。”

“好。”

他拉过椅子坐下,手伸过去跟沈海棠十指紧扣。

要不要这么秀?

慕雨晴视线从他们交叠的手上飞快掠过,拿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问卷调查:“梁先生,接下来的问题可能会涉及到您的隐私,如果您不介意棠棠小姐听到的话,那就开始了。”

“开始吧,我跟棠棠就要是夫妻了,没什么她不能知道的。”

男人翘起二郎腿。

黑瞳犀利得好似高空里的鹰,而她就是被盯住的猎物,无处可逃。

“好的,您最近三天的睡眠时间都有超过八小时吗?”

慕雨晴已经恢复冷静,精致的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活在那个地方,如果连心事都掩盖不住,那她早就已经死了千八百回,不可能回得来。

“超过。”

男人回答得极快。

沈海棠脸上始终噙着笑,眼底闪过讶异,不明白梁墨笙为什么要在这种小事上撒谎。

“很好。”

“说明吴医生的疗程很有疗效。”

慕雨晴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笔飞快的记录着,声音清冷没有情绪波动:“您最近一次的性生活是什么时候?”

第6章 都是骗你的

“这个和我的病情有关系吗?”

他在盯着她。

慕雨晴笔尖微微一顿,抬眸对上他幽沉的眸子,那一刻,她清澈的美眸仿佛结了层薄冰,没有感情,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她的声音透着凉意,公事公办的客套:“当然。”

他不说话,就是盯着她。

一秒……

两秒……

“墨笙,要不然我回避一下吧?”

沈海棠有些甜腻的声音打破这短暂的僵持。

“如果梁先生现在不方便,我也可以留到下次再问。”

慕雨晴收回视线。

她那么冷,仿佛竖起坚硬的刺,再也不要他靠近。

“没有。”

男人回答了。

磁性的嗓音低沉带着暖意:“棠棠是基督徒,我们秉承着教义,绝对不会婚前性生活。”

“嗯。”

沈海棠脸红红的,羞涩的瞄了眼梁墨笙。

男人在盯着慕雨晴。

女人声音依旧清冷:“那梁先生最后一次性生活是什么时候?”

她又问了。

字字诛心,好似要把眼前这个负心男置之死地。

“墨笙,我还是回避一下,这些问题我不知道更好一些,我不想让我们的感情有芥蒂。”

沈海棠突然起身走了。

慕雨晴看着她好似落荒而逃的背影,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心却仿佛染了黄连泛起一丝丝苦涩。

他运气可真好。

居然找到个这么好的女朋友,懂事,纯洁,对他好像挺一往情深。

“五年前!”

男人说话了,盯着她,好似要把她钉在耻辱柱上。

“好的。”

慕雨晴的回答还是那么冷漠,好似那个五年前跟他你侬我侬的根本就不是她一般。

她的笔落下了。

站起身笑意盈盈:“梁先生,你可以走了,等我定制好了接下来的疗程,我会发给你看看的。”

“刚才我说的是假的。”

男人翘起二郎腿,唇角浮起戏谑的笑。

“嗯?”

慕雨晴一怔。

“没有性生活是假的,就昨晚,我跟两个女人翻云覆雨,然后沉沉睡去,一觉到天明。”

他在盯着她,观察着她的反应,特别是脸上那迷人的小酒窝,那曾经让他着迷,甚至为之放弃一切。

可这个该死的女人却为了钱,背叛他,离他而去,想到那两年为了找她的狼狈,男人眼底闪过狠戾,他要报复,要让这个女人知道背叛他的下场有多惨。

她还在笑!

听到他说他跟别的女人做亲密的事,她竟然还是笑得这么甜,本来还要说其实最好的治疗办法就是找女人睡觉的梁墨笙,话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只是盯着她一声不吭。

几秒钟的僵持就好像一整个世纪那么漫长。

终于……

她清冷的声音响起:“好的,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绝对不会让棠棠小姐知晓。”

“那谢谢你了。”

他起身就走。

明明是得胜者,挫败感却在心头间疯狂上涌最后化成苦涩在喉间漫开,整个人都是苦的。

“砰!”

办公室的门重重合上。

刹那间,慕雨晴身体里的气力仿佛被抽干,整个人跌坐在椅子上。

她不哭!

只是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滑落,怎么也停不住。

下午。

盛世传媒公司大楼外。

“哥哥,爹地还会来吗?早上都没出现。”

慕可可乖巧的坐在小台阶上,手里还端着微凉的奶油蛋糕眼巴巴的望着路的尽头。

这两天。

她每天都会来守着,都能见到爹地,都能说上几句话,今早上,她竟然没等来爹地。

这不。

才刚睡醒,他们又来守着了。

慕景轩站在台阶上,像个守望的战士,脖子伸长:“会来的,妈咪下午上班,爹地应该也上班啊。”

“嗯。”

慕可可相信哥哥,他说的话都是对的。

第7章 你的小可爱又来了

“来了。”

随着慕景轩的喊声,车队驶入广场,缓缓的停在大门口的红地毯前,下一秒身旁的慕可可已经捧着蛋糕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叔叔……”

她的声音好甜,远远的散开,最先下车的黑衣人没拦她,而是善意的笑着,提醒她:“小心别摔了。”

“可可不摔,可可给叔叔带蛋糕来了,叔叔爱吃蛋糕吗?”

慕可可声音极甜。

笑起来眉眼弯弯,梨涡儿好似漩涡般带着致命吸引力足以让人放下所有的防备,心甘情愿的被她俘虏。

“应该爱吃。”

一群汉子一向生人勿近,对慕可可却是无比宽厚。

梁墨笙下车了。

管家撑着伞挡在他的头上,一行人等看向慕可可。

“叔叔。”

她飞奔过来,手里捧着蛋糕:“我请你吃蛋糕,香草奶油味的,里面还有布丁夹心哦。”

“先生。”

管家回头看向梁墨笙。

满以为他会很开心的接受,毕竟前天跟昨天,看到这个小不点的时候,他都难得的温柔,难得的迁就。

此刻他却板着脸,神情阴郁得好似十几级暴风雨前奏,别说小孩子,就连大人都心里发恘。

“叔叔,你不开心啊?”

慕可可脸上的笑容僵住。

妈咪中午回家的时候也很不开心,也是绷着脸,笑起来的时候也很勉强,叔叔好像也这样。

他唇角勾了勾,笑意不达眼底,他说:“没有。”

“你在说谎,你明明就是不开心,可可感觉到了,叔叔还很难受,不过没关系,吃蛋糕吧,可可难过的时候就吃蛋糕,蛋糕甜甜的,心里也甜甜的,一下就不多难受了。”

她殷勤的拆掉蛋糕盒子,露出里面精致得可爱的小狗蛋糕,卖相很好,对上小狗狗卡哇伊的笑容,都会觉得心情很不错。

“来嘛叔叔,吃一点点试试。”

慕可可双手捧起抬高,仰头四十五度角望着他,甜甜的笑着,梨涡儿跟那个女人极像。

曾经她也是这么哄着他,非要逼着他吃这些甜到发腻的东西,说吃完后心情就好,会好么?

呵!

他再也好不了了。

男人松了松紧到憋气的领结,抬脚就走,声音淡漠残忍:“没兴趣。”

他速度极快。

好似落荒而逃般越过她,丢下一众目瞪口呆的黑衣人。

慕可可小嘴扁了,眼圈泛红,有泪光在凝聚,一点点的变成泪珠在大大的眼睛里滚动着。

“小可可,先生他情绪不怎么好,你别难过啊。”

管家忍不住安慰她。

心里叹息,先生也太喜怒无常了,前两天还喜欢得不得了,现在就翻脸不认人,谁受得了。

“可可不难过,可可只是心里不舒服,因为叔叔太难过了,难过到连蛋糕都不愿意吃了,那一定是发生了让叔叔特别不开心的事。”

慕可可眼里的泪就好似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滑落,在阳光下闪动着剔透的光泽。

前头走着的男人脚步一僵。

慕可可捧着蛋糕头也不回,一步步脚步沉重的往小花坛那里走。

她不知道梁墨笙回头了,正在大步走向她,下一秒,男人的大手伸过来,接走了她的蛋糕。

“诶?”

慕可可下意识抬眸,脸上还挂着泪,却笑得灿烂:“叔叔,你想吃蛋糕了吗?”

“我们一起吃。”

梁墨笙一把抱起她,转身走向大堂,再次丢下一众目瞪口呆的大汉。

管家表示先生的心思越来越难猜了,比三月天的脸变得还快,完全让人猜不着摸不透。

坐在大堂的沙发上,慕可可从蛋糕盒子里拿出叉子,就只有一个,声音软软糯糯的:“叔叔,我喂你,我很会照顾人的哦。”

真的!

以前他们家有一只小狗狗,都是她一口口的喂它吃东西,只是后来,狗狗再也见不着了。

第8章 我不会离婚

“叔叔,你为什么不开心啊?”

奶油蛋糕小心翼翼的喂进梁墨笙的口中,慕可可发问。

管家眼神示意下,一众黑衣人默默的退到大门口,只是远距离保护,不敢听先生半点隐私。

“……”

梁墨笙沉默。

细细品味着奶油在嘴里融化的甜,心里五味杂陈。

“是工作上的事?”

慕可可追问。

“不是。”

他笑着揉了揉慕可可的小脑袋:“你是好奇宝宝吗?”

“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就不会不开心了,可可不想叔叔不开心,当然要问清楚啊。”

她萌萌哒的笑,再递过一口奶油:“这个蛋糕是不是特别好吃?”

“嗯,哪家蛋糕店买的?”

梁墨笙打算以后经常去光顾。

“我妈咪自己做的呢,她可厉害了,会做好多好吃的,叔叔你要是喜欢,明天我再拿给你吃。”

慕可可勺起一口蛋糕放进自己的嘴里,不小心奶油粘在唇角,她还不知道,笑得很甜:“叔叔你还没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不开心,是你的老婆惹你生气了吗?”

“嗯。”

梁墨笙点头。

“那叔叔你会离婚吗?”

慕可可脱口而出。

梁墨笙眉头微挑,有些意外的看着慕可可。

小姑娘眼底闪过心虚。

急忙勺起一大口奶油蛋糕递给梁墨笙:“叔叔快吃。”

“我不会离婚。”

他声音极淡,接过慕可可手里的叉子,把她抱到了怀中,没吃,而是小心翼翼的喂她。

长这么大,他只喂过两个人吃东西,除了眼前的小不点,便是那个没良心的女人。

男人眼底闪过黯……

“叔叔你是不是很爱很爱你的老婆啊?明明都很生气了还不愿意离婚?”

慕可可吃得小脸颊好似仓鼠般嘟嘟的,一动一动可爱到极致,还要说话,声音奶声奶气的含糊不清。

“呵。”

梁墨笙还是听明白了,轻轻一笑。

很爱?

以前他很肯定,现在只有恨,只有报复。

他一定要让那个负心的女人尝到背叛他的苦果,这一辈子都要后悔当年的不辞而别。

“不是么?”

慕可可抬起头问他。

梁墨笙捏捏慕可可的小脸:“蛋糕吃完了,你要不要喝点水?我让前台送点水过来。”

“不了,我要回家了。”

慕可可一溜烟的顺着梁墨笙修长的腿滑落地上,站起身:“叔叔再见,明天我还来哦。”

她转身就跑。

哥哥说过,每天都来,每次时间都不准超过二十分钟。

“诶……”

梁墨笙想喊她,可张了张嘴,还是罢了。

呵!

不过就是每天无聊来找他说说话的孩子而已,他竟然想要知道对方的联系方式,可笑。

“怎么样?”

慕可可才刚跑到花坛处,慕景轩就从角落里跑出来,迫不及待的问她今天的收获。

“唉!”

慕可可垂头丧气:“爹地今天心情不好,是他的老婆惹他生气的,然后我问他会不会离婚,他说不会,我觉得他很爱他的老婆,妈咪完蛋了,我们也完蛋了。”

“我还没查到爹地的老婆是谁,不过我查到他有未婚妻,是个大明星,应该还没有结婚。”

慕景轩本来是不打算说的,因为还没确定。

不过看到慕可可这样难过,还是忍不住安慰她:“只要不结婚,我们就还有机会的。”

“是么?”

慕可可不懂,弱弱的问:“那未婚妻不就是要结婚的意思么?”

“可以是,也可以不是,反正我们就照着计划来,爹地这么喜欢你,说不准他就不会跟那个女人结婚了。”

“那我去告诉爹地,说我就是他的亲闺女,让他别去娶别的女人。”

慕可可激动了。

她才不要什么大明星当后妈,她只要爹地妈咪在一起。

 五年后她还他两条命,所以梁先生,欠下的三条命想好怎么还了吗?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2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