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的强者本想安分守己的做个出租车小司机,没想到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变成了保镖,一代超强保镖就此诞生。

回国的强者本想安分守己的做个出租车小司机,没想到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变成了保镖,一代超强保镖就此诞生。


第1章 黑车司机

八月的最后一天,天气燥热不堪,热浪一道道袭来。

林洋花了五块钱剪了一个平头,穿上了西装,皮鞋,开着从老李头那里借来的二手大众,不紧不慢的朝着倾城集团驶去。

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林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扯下了领带,叫骂了一声,表示不满。

如果不是去倾城集团应聘,林洋也不会打扮的这么正统,相对来说,他更加喜欢人字拖大裤衩,显得低调,当然,这样的话也更加容易--装逼!

过了几分钟,前面的车子少了一些,林洋发动车子,准备跟上去。

突然车门被人拉开了,一个四十来岁,光头,满嘴黄牙的家伙笑着说道,“哥们,北伐路去吗?”

将自己当成黑车司机了。

林洋斜眼看了一下,还没开口,大黄牙直接坐了进来接着说,“钱不是问题,只要拉到就成。”

说完,大黄牙又指了指后面,还有个兄弟,手里拿着一个大包裹。

北伐路就在倾城集团后面,顺路带过去,就当做个好人了,林洋将后面的后备箱打开,那人将大包裹放到了里面,直接坐到了林洋的身后。

车子发动了,大黄牙和后来的小瘦子一脸平静的注视前方,不过林洋发现他们的心跳很快,而且额头隐约冒出了冷汗。

“你们去北伐路几号?”林洋将身子靠在座位上,通过后视镜,悠哉的问了一句。

“十八号。”

“十八号那里好像是栋废楼吧?”

大黄牙点头没说话,林洋感觉后备箱在动,而且幅度很大,不像是动物,极有可能是人,林洋面不改色,不过注意力很是集中。

看这两个家伙很有可能是悍匪,至于后备箱的东西,肯定就是他们今天的猎物……

火车站附近,人流量太大了,而且不知道这两个家伙的身手,林洋不敢妄动,打算到了北伐路再说。

一路上,三个人都没有说话,不过后备箱传来的动静,让三个人都有些慌了,林洋加速,很快来到了北伐路,这边行人很少,他将车子猛的停下,询问道,“后备箱是什么东西?”

林洋本想让着二人迟缓下,在出手,没想到这二人速度很快,小瘦子瞬间一拳打过去,拳风呼啸,带着劲风。

林洋眉头一拧,微微测了一下,躲闪过去,他猛地一抬手,直接抓住了,向前一扣,肘部直接顶在了小瘦子的胸口,小瘦子吃痛,脸都变色了。

大黄牙配合小瘦子同样出手,他手中一条细小的钢丝,一下子缠到了林洋的脖子上面,青筋暴徒,死死地向后拉扯。

林洋闭住一口气,脸色通红,青筋同样涨了出来,手中又抓住小瘦子,小瘦子同样扣住了他,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林洋猛然一踩油门,车子射了出去,小瘦子一个不慎,直接载向了前面,林洋顺势一用力,将小瘦子射在了挡风玻璃上。

大黄牙一看,手中的力度再次加大,眼看着林洋就要活不成了,林洋腾出一只手,瞬间抓住了大黄牙的耳朵,用力一拽,差点将其扯掉,大黄牙一个吃痛,手上的力度松了一点,借助这个机会,林洋顺势椅子向后一放,整个身子落了下去,腾出的空隙刚好够他的拳头打出去,一个虎口掏心,大黄牙一口唾液重重的吐在了方向盘上面,里面还夹杂着血丝。

这是两个极度危险地悍匪。

战斗力惊人,林洋一拳头砸过去之后,不敢放松,顺势双手一扣大黄牙的腰部,五指成爪,直接抓了进去,大黄牙再次瞪大了眼睛,只不过他没有机会了,林洋一个起身,将他狠狠地砸在了车门上,顿时七荤八素的。

两个悍匪被制止了,林洋的车子也报废了,他狠狠地猝了一口,点燃一根烟,平静了一下心情,这才一把拉开了车门,大踏步来到了后面将后备箱一打开,里面的袋子坏了,一个头发凌乱,身上沾染了不少鲜血的女人正一脸渴望的看着自己。

虽然这个女人有点狼狈,但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不难看出来,这是一个美人胚子,林洋将她搬出来,嘴上的布条和绳子一揭开,女人瞬间一巴掌打了过来,林洋脸色一沉,出手极快的给抓住了。

第2章 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女人似乎不信,狐疑的看了一眼林洋,突然说道,“有手机吗?”

“有。”林洋反身,将手机拿了过来,递到了女人的手中,女人使劲的嗯了两下,结果没反应,林洋拿过来一看,好家伙,时好时坏的诺基亚老版手机,竟然在这个时候歇菜了!

手机没反应,差点还被人弄死,林洋真是郁闷,今天赔了夫人又折兵,去集团报道,还晚了半个小时,他一口一口的吸着烟,女人提醒他拦车,报警。

林洋问道,“你伤的很重,需要去医院吗?”

女人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腰部有个口子,还在不断地向外流血,不过这个女人很是坚强,根本不顾,林洋冷静了一下,问道,“你是什么人,能告诉我,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女人刚想说话,后面来了一辆警车。

北伐路,这边属于新区,除了一些废旧楼之外,基本上看不到什么行人,这也是林洋郁闷手机坏的另外一个原因,现在突然来了一辆警车,这对于林洋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两个人暗自都松了一口气。

警车过来之后,林洋赶紧迎了上去,警车上面下来三个人,三十来岁的年纪,看了一眼现场,迅速围了过来,将林洋当成了重刑犯。

林洋刚想开口说话,其中两人一电棍打了过来,将林洋直接顶到了大众子上面。

另外一人探头进去,看到了二人,似乎和大黄牙交涉了一句,随后走了出来,不管林洋的死活,准备去女人那边,只是这家伙刚刚到了大众后面,这才发现女人不见了。

大路边是条沟,沟的一侧是一片树林,如果没出错的话,女人肯定是跳到里面逃走了,他脸色慌了一下,打了一个手势,摁着林洋的那人,悄悄地从后面摸出来一把54.

这是一把经过改装的小黑枪,和出警人员带的不一样,林洋通过后视镜看到之后,脸色一下子阴沉到了极点,在那人将枪顶到他腰部的时候,林洋瞬间暴起。

他身子贴着大众一个翻滚,脱离了两个人的制控,一脚踹过去,将拿枪那人一下子踹了一个踉跄,顺势一枪打偏,擦着自己的脑门出去了,林洋双手一撑大众,用脚踢到了拿枪那人的脚步,那人身子一个前倾,林洋顺势一个提膝。

蓬的一声,撞到了那人的面门,拿枪的顿时眩晕过去。

林洋顺势一把抱住了他,用足了力气,直接顶了出去,将拿枪那人身后的人,直接砸在了地面,另外一人没想到林洋武力值这么猛,被打了几棍子,还能暴起,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洋已经来到了近前。

面色有些狰狞,林洋一把抱住了那人的头部,直接一拳击打过去,顿时将他打的眼冒金星。

警车再一次响了起来,又是两辆。

这一次,连林洋都有些慌了,先是两个悍匪绑了一个女人,突遇自己,在这荒郊野外的,来了三个警察,三个警察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自己一顿,最后还想杀了自己,林洋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们是一伙的。

现在又来了几个警察,那么他们是正义,还是败类?

林洋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望了一眼警车的方向,残废的大众都不要了,一个纵身跳到了下面的小树林,同样疯狂的逃窜起来。

不知道跑了多远,林洋停了下来,靠在一颗大树上,抽着烟,梳理下情绪,突然有人拍自己的肩膀,林洋条件反射,左脚抬起,一百八十度的抽了过去。

啊……那人叫了一声,林洋转头,这才发现,来人是之前的那个被绑架的女人。

林洋将手中的香烟一甩,看着她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这到底是什么回事?警察,悍匪都特码一伙了,我刚差点挂掉。”

女人差点哭了。

林洋发现自己有点失态,放松了一点小声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说说这怎么回事?”

女人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第3章 你又不是我老婆

“不帮,你又不是我老婆!”林洋想也没想,抬腿就朝着小树林外面走去,工作没着落,车子还报废了,林洋心烦意乱,还不知道回去怎么跟老李头交代,将身上带血的西装扯掉,直接丢在了一旁的树林。

“你这人怎么这样。”女人显然不死心,再次追了上来,可是林洋根本不理,两个人到了树林外面之后,林洋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气得女人在后面直跺脚。

“师傅去哪?”出租车司机问道。

林洋一把将领带松了松,这才缓口气说道,“倾城集团。”

“好。”

出租车司机应了一声,将林洋拉到了倾城集团,到了之后,林洋看了一眼时间,真是要死,竟然迟到了两个小时,到了前台询问了一下,林洋这才找到了人事部经理钟情。

钟情年龄不大,和林洋差不多,一身职业装,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段完全展现,白皙的肤色,精致的五官,完全不亚于之前救得那个女人,年纪轻轻的便当上了经理,显然不简单。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钟情表情显得有点焦急,看了一眼林洋,语气不善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洋。”

“之前我们电话联系过的对吗?你怎么到现在才来?”

“这个……我去相亲了!”林洋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敷衍下,这个时候,有个小秘书匆匆的走了进来,跟钟情说了一句,“钟经理,秦总回来了。”

“啊,回来了,在什么地方,赶紧带我过去。”

小秘书说了一声,钟情直接跟她走了出去,将林洋甩在了这边。

林洋和钟情在网上约定好了时间,八点钟,现在超过了两个小时,钟情这样的态度,林洋倒也没有在意,只是林洋在这边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都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钟情也没回来。

林洋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站了起来,抬头看了眼,发现门外的人事部员工已经出去吃饭了。

“卧槽,被晾在这了?”林洋骂了一声,直接朝着人事部外面走去,今天出来忘记算上一卦了,怎么处处走霉运。

到了楼下之后,经过停车场的时候,林洋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一连串的求救声,这声音还有点熟悉?

侧耳停了一下,林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传来的两个女声,一个是钟情,另外一个,竟然是之前她救下的那个女人?

林洋有着超强的听力,绝对没有听错,他本想快步离去,可是看着两个女人被欺负,又有些于心不忍,无奈之下,只好走了过去。

“喂,几个大男人,欺负两个女孩子,好意思吗?”

林洋的声音不大,远远地传了过去,当女人和钟情看到林洋的时候,顿时脸上露出了喜色。

几个保镖模样打扮的青年,其中一个喊道,“小子,没你的事情,滚一边玩去。”

“滚,我是不会,不过我会……打。”

林洋手中的烟头一个弹射,直接打在了那个青年的脸上,青年一声惨叫,其他几个人反应了过来,瞬间举着手中的甩棍朝着林洋打了过来,林洋不退反进,一脚踹翻了其中一人,然后瞬间出手,扣住了一个人的手腕,向后一扯,啪的一声脆响,那人惨叫,手中的甩棍顺势落下。

单手一招,林洋抓住了甩棍,瞬间整个人如虎添翼,冲过去之后,几个横砸,剩下的几个保镖顿时倒在了地上,哼哼唧唧的再也站不起来了。

林洋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钟情二人,丢掉手中的甩棍转身就走。

“等等。”女人突然喊道。

林洋头也不回的说道,“美女,真的不好意思,两次救你呢,只是处于一种身为男人的本能,不过对于你这个大麻烦,我还真的不想结交,多谢的话,就不用多说了,我还要找工作,拜拜。”

“喂……”女人再次喊了一声,可是林洋根本不理会,头也不回的走了,钟情看到女人这个样子,走上来问道,“秦总,怎么了?你们认识?”

秦珊珊点头说,“钟情,这个人刚刚好像是从我们公司下来的,而且还准备找工作,是吗?”

"恩。"钟情解释道,“秦总,这个人昨晚上和我联系了一下,准备应聘我们公司的保安,今天迟到了两个小时,我过去的时候,刚想深谈一下,没想到你回来了,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将他一个人晾在公司了,只是没想到这个家伙的身手这么厉害。”

第4章 留学生

“简直是胡闹。秦珊珊不满道,“钟情,我不管你利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找到这个家伙,想当保安是吗?那行,你就让他先从保安做起吧,不过工资要高,起码两万左右。”

“两万?”钟情一愣,耸了耸肩说道,"秦总,这样不好吧,其他的人一个月才三千呢?”

秦珊珊说道,"三千,你认为能拉的住这样的人才吗?就给两万,观察一段时间,如果可以的话,直接晋升我的贴身保镖,只要有了这个人的保护,别说两万,就说十万,我都觉得值了,不过这件事情尽快去办,我怕明仁公司那边,再对我下手,而且你也看出来了,这一切都是我爸的意思,真是太过分了。

钟情面漏难色,问了一句,"秦总,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我哥快要回来了,只要我哥回来了,我爸就不能怎么样我了,再撑几天,我交代你的事情尽管去吧。”

“好的,秦总。”

离开了倾城集团,林洋肚子叫了起来,左右扫视了一眼,发现了一家拉面馆,林洋刚想过去吃饭,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老李头打来的。

林洋今天开着老李头的车子出来找工作,结果车子报废了,工作也没找着,按照林洋的意思,本来打算过来先将工作稳定了,在回去和老李头说下,他的车子自己一定会赚钱还他的。

可是现在连个工作都没,拿什么还?

看着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林洋没办法,只好接通了电话,里面的老李头沧桑的声音传了过来,“林洋怎么样,工作找好了吗?”

“这个……“林洋不好意思的说道,"找好了,就是工资有点低。”

“哈哈,低不怕,只要找到了就行,好好干,以你的本事一定可以出头的,怎么样,回来吃个饭吧,刚好我女儿中午回来,她刚回国,你还没有见过呢,庆祝一下。”

老李头这么热情,林洋不好拒绝,另外他也想过去跟老李头说一下大众车的事情。

挂断了电话,林洋拦了一辆出租车,十几分钟的功夫,到了老李头家。

老李头家属于中海市棚户区,这边居住的都是一些外来打工人员,低矮的房子比较都一些,老李头家里也是一样,除了两栋小洋楼之外,剩下十几间都是出租的房子,林洋回国后,碰巧找到了这边,三百块钱一个月,倒也不贵。

到了之后,老李头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了,看到林洋过来,赶紧说了一些恭喜的话,李婶已经准备好了碗筷,只是让林洋诧异的是,除了他之外,似乎还多了一双碗筷,正在他想告诉老李头,那辆车子报废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黄莺般的好听声音。

“爸妈,我回来了。”

紧接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女孩子,二十一二岁的年龄,长得跟洋娃娃似的,而且穿着时尚,一看就知道是海龟人员,除了这个女孩子之外,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小伙子,小伙子个头挺高,而且白白嫩嫩的,就跟小白脸似的,不过这家伙几次皱眉,表示不满,林洋不是傻子,一下子就知道他这事因为什么。

两个人进来后,老李头赶紧给林洋介绍,原来这个女孩就是老李头的女儿李思思,那个男孩子是她的同学叫做张超,说是同学,林洋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个家伙十有八九是李思思的追求者。

一行人还没坐下呢,这个张超挺干脆的,耸了一下鼻子,四处看了一眼说道,“思思,这就是你们家吗?我的天呢,从外面看到里面,怎么都这么脏乱差啊。”

老李头夫妻的脸一下子难看了起来,李思思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可这位毕竟是她的男朋友,她只能勉强的笑笑说道,“张超,说什么呢?这是我爸妈的家,再差也不准你说,你以后要是再这样话,我就不理你了。”

然后李思思又冲着老李头说道,“爸妈,张超是京城人,而且从小就是在国外长大,性格比较直,看到什么就说什么,你们不要见怪啊。”

第5章 薪资两万

“不会,不会。”老李头都是老实人,说完拉着林洋一行人坐到了屋里饭桌上,眼看着时间不早了,老李头招呼大家开始吃饭。

吃饭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老李头和李思思在聊天,一问一答,从生活很快聊到了工作上面,这个张超真不简单,双博士学位不说,刚一回国就被一家公司聘请,年薪十万。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超满满的优越感,笑了下说道,“十万算什么,只是一个起步而已,将来只要我做好了,百万,千万,都不是问题,对了,林洋,你在哪里高就呢?”

正在吃饭的林洋抬头发愣,还没说话呢,老李头就帮林洋圆场了,“林洋今天刚找到的工作,在大企业,也挺不错呢!”

“大企业,那多少钱一个月呢?”

张超这么一问,老李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林洋没工作,不过在这个时候在说,连带着老李头都没了面子,他只好说道,“在公司做保安,一个月也就三千块,跟你这样的留学生可没法比。”

张超真是坦率,噗嗤一声,直接笑了出来。

老李头和李婶对望了一眼,然后看了看林洋,赶紧说道,"吃饭,吃饭。”

话题少了不少,大家各吃各的饭,反而张超这个留美大学生,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话题都是围绕林洋的,说什么保安也不错,做好了将来做个保安队长,也有四五千一个月呢,还说什么比工地强,要是将来林洋不想做了,他可以帮忙介绍工作,打底就是五千块。

满满的优越感,连李思思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只好打断,没想到张超这货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直接来了一句无辜的话,问李思思,我说错什么了吗?

不管怎么说,张超都是李思思的同学,又是男朋友,老李头一家人不错,林洋不想让他难堪,只是笑笑。

李婶站起来说道,"我还有个汤,你们先吃,我去给端来。”

李婶起身去了厨房,老李头也跟了过去,两个人到了厨房后,李婶说道,"老李头,咱们女儿找的这什么狗屁男朋友啊,真是傲的要死,一点礼节都不懂,差林洋真是太多了。”

“谁说不是呢,虽说有点文化,工资高点,可这也太不懂事了。"老李头也是一筹莫展。

李婶说道,”林洋这孩子不错,可就是没啥大出息,要不然的话,介绍给咱们思思,那该多好啊。”

“哎。”

老李头再次叹气,跟着和李婶将汤端到了桌子上面,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翻身回来,这二老看向张超的眼神更加不对了。

这顿饭快要结束的时候,林洋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个陌生号码,他刚想接,张超竟然又笑了起来说道:“哥们,你这个是什么手机啊,哈哈,老古董吧,我都有十多年没见过了。”

林洋的这部手机还是老李头剩下的,因为林洋刚回来,还没去买手机,老李头为了方便,才把自己的这款诺基亚暂时给他用下,可万万没想到,因为这款手机,也能让林洋被嘲笑。

老李头一阵脸热,嘲笑林洋的手机,那不就是嘲笑我吗?妈的,女儿的婚姻大事,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由着她的性子了。

林洋笑笑,接通了电话,这下子,几个人都不说话了。

"喂,请问下是林洋林先生吗?"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虽然没开免提,不过几个人都坐在桌子上面,空间小,几乎都能听到。

林洋觉得这个声音挺熟悉的,看了一下几个人,这才回道,“我是。”

钟情接着说道,“林先生你好,我是倾城集团的人事部经理钟情,今天我们见过面的,真的对不起,今天因为公司有点事情,所以你过来面试的事情给你耽搁了。”

钟情这话一出口,老李头面面相觑,感情林洋还没找到工作啊,至于张超,更是冷哼一声,嗤之以鼻。

只是接下来钟情的一句话,顿时让老李头几个人都不说话了,只听到钟情接着说道,“林先生,真是抱歉,耽搁了你的面试,是我的疏忽,我刚刚和总裁已经商量好了,如果你想来集团上班的话,明天就可以过来,可以吗?至于薪水的话,一个月两万,如果你嫌少的话,我们……我们可以再谈。”

第6章 分分钟打死你

薪水的话,一个月两万?

如果嫌少的话,还可以再谈?

听到这些东西,老李头夫妇心脏砰砰直跳起来,张超更是眼睛一瞪,嘴角抽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别说这些人了。

饶是林洋也是一样,他不敢相信的问道:“等等,你刚刚说薪水多少?”

“一个月两万,怎么了林先生,不满意吗?如果嫌少的话,我们见了面可以再谈。”

“那个,不是,你确定没打错电话,确定我过去面试的岗位只是个小保安。”

“我确定,你过来工作,的确是做保安的活,不过工资两万,这是总裁亲自下达的命令,请问下林先生,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没,没有了,谢谢,谢谢。"林洋恨不得抱着手机亲一下,不管对方的总裁是什么人,为什么给自己开这么高的工资,不过他过去干个小保安的活一个月都能拿两万,要不了多久,就能把老李头的车子还上了,这如何能让他不高兴呢?

林洋挂断了电话,这才发现,气氛一下子变了。

这番话如果是林洋亲口说出来的,老李头自然不相信,可电话是对方公司的经理打来的,那可就不一样了,这就说明林洋明天就能去倾城集团做保安了,而且一个月工资两万块,这样的待遇,哪怕在全中国都找不到啊?

钟情第一句话,让老李头以为林洋没找到工作。

第二句话,就是告诉林洋明天可以去上班了,月薪两万。

这一上一下,就跟做过山车似的,要是老李头有个心脏病啥的,还真就受不了。

工作有了着落,还是这么好的工作,老李头二人看向林洋的眼神立刻不一样了,尤其是老李头,这家伙看了一眼张超,然后咳了一声明知故问的问道,"林洋,刚刚那个真是你们经理打来的?”

林洋点头,说了一声,"是的,昨晚上我们刚通过电话。”

“过去还是干保安?”

“恩。”

“一个月两万?"老李头讲两万咬的特别重。

“呵呵,钟经理这么说的,我也不太清楚。”

“保安虽说这个职业不太好听,不过薪水倒是不少,不过你也不能骄傲自大知道吗?一个月两万,一年就是二十多万,和其他的留学生啥的,自然是没法比,可是努力一把,干上了保安队长,还是很有前途的嘛。”

老李头看似一番大道理是说给林洋听得,不过一旁的张超面红耳赤,想到之前自己的那番举动,本来想表现一番,让老李头一家高看一下,尽快让李思思跟他结婚的,可没想到,眼前这狗纯粹就是扮猪吃老虎。

张超虽说这么多年一直在国外,可对国内的行情也了解,他才不相信林洋只是过去干个保安,若真是保安,一个月能有两万?

就说退一万步说。

这么巧?

早不来电话,晚不来电话,偏偏在自己说完之后,所有人都在的时候,电话来了,这……

张超咽了咽口水,抬头看了一下林洋,如果眼光能杀死人的话,林洋早就死了一百回了。

吃过了饭,老李头夫妻领着李思思进去收拾碗筷了,顺便劝劝她,离开这个张超和林洋在一块算了。

客厅里面只有林洋和张超两个人,张超早就将林洋当成了死对头,看也不看他一眼,不过张超心里已经琢磨开了,一有机会,绝对让这个家伙好看,毕竟装逼不待这么装的。

林洋悠哉悠哉的,工作有着落了,一个月还是两万块,真爽。

张超看他那个样子,顿时来气,走过去小声说道,“哥们,你是故意的吧?”

林洋忍了张超很久,要不是给李思思面子,这家伙早就满地找牙了,没想到自己忍到了现在,这个家伙还上来找事,他轻笑着说道,“就是故意的,有什么问题吗?”

张超一咬牙蛋都气炸了,握紧了拳头说道,“这是在思思家,我给她面子,小子你给我记住了,别落到我的手里,不然老子练过跆拳道的,分分钟打死你。”

“是吗?那你打一个试试?”

“你……”张超一怒,真想一拳头打过去,他虽然练的不精,但是对付林洋这样的完全没问题。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第7章 神也救不了你

李思思从厨房跑了过来,张超赶紧收手,和她一块过去开门,打开之后,门外站着六七个大汉,都是凶神恶煞的那一种,李思思问道,"请问你们找谁?”

外面的那人说道,“这里是李国华的家吗?”

“那是我爸爸,你找他有事吗?”

“我们是大众维修工厂的工人,我们发现你爸爸的车子报废了,我们过来看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听到外面这人的话,林洋身子一震,侧了一下身子,看了一下厨房,好在老李头没听到。

思想大条的李思思也没多想,一把拉开了房门,外面六七个人像是土匪一样,直接冲了进来,张超喊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去你妈的。”大汉一脚踹在了张超的肚子上,张超一个踉跄,措手不及,栽了出去,李思思大惊,喊了一声张超,那几个大汉不管,想要对李思思下手,一个黑影闪了过来,林洋出手了。

一下子抓住了那个人的手腕,向上一挑,咔嚓一声,顺势一脚踹出去,直接将这人蹬的退了几步,撞到另外一个人身上,直接砸在了地上,另外几个人反应过来,直接扑了过来。

这客厅本就面积不大,这样一来,为了不破坏东西,林洋根本不躲,每一下都是近身肉搏,实打实的。

不过这帮家伙哪里是林洋的对手,没几下子全都躺到了地上,哼哼唧唧的,失去了战斗力,张超咕噜咽了咽口水,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刚才幸好没有砸出去,不然的话,下场也和这帮人一样吧?

从厨房冲出来的老李头这对夫妻,完全吓傻了,问林洋,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林洋没有理会,将他们直接一个个拎了出去,到了过道里面之后,提着其中一人来到了楼下,他一巴掌扇过去,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过来的。”

那人猝了一口,不愿意说。

林洋轻笑道,“不说是吧?那成,老子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说。”

林洋左右扫视了一眼,发现有个小水池,他拎着那人走了过去,将他的头直接塞到了里面。

林洋的力气很大,那人挣扎了几下,根本没用,眼看着要毙命了,林洋一把将他拽了出来,接着问道,“说还是不说?”

“我说,我说,是萧少。”

萧少?林洋眉头一皱,闹不明白这个萧少是什么人,刚想说点什么,突然警车响了起来,一共三辆,左右都有,林洋想撤退已经来不及了。

警车过来之后,瞬间从上面跳下来十来个人,为首的是个女人,穿着警服,一身飒姿英爽,那修长的美腿完全达到了腿模的标致。

一行人来到近前之后,立刻掏出了手枪,警花王九九大喊道,举起手来。

林洋回头看了下,只能配合,老李头一家人从上面走了下来,赶紧说道,“那个人我们认识,不是他,不是他,你们抓错人了。”

“怎么回事?”王九九将枪收起来询问道。

李思思将情况说了一遍,王九九越听越是心惊,让人将楼上的几个大汉抬了下来,看着他们的惨样,她转头问道,“都是你打的?”

林洋笑眯眯说,“正当防卫。”

眉头一皱,再次看了一下那些人,王九九说,"跟我回去一趟,请你配合一下。”

这种情况,林洋不回去都不行,早上经历了那一伙暴徒,车子都报废了,他不想和警察打交道,也没去报警,这伙暴徒自称是通过车子找来的,十有八九和那群人都是一伙的,没想到警察还是上门了。

警花这么说了,林洋自然不会反抗,除了他之外,老李头也被带走了。

到了附近的派出所之后,几个人被分开关在了小屋子里面,过了十几分钟的功夫,才有两个警察过来,其中一个正是王九九,王九九坐下后,询问道,“姓名。”

“林洋。”

“性别。”

“男!”

一番问话过后,王九九抬头看了一眼林洋,眼神中带着一点肆虐的问道,"林洋,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洋耸了耸肩说道,“都已经说了,事实就这样,李叔你不是也带回来了吗?你可以问他,然后过来对峙就是。”

王九九倒也不生气,手指在桌子上面轻轻地点头,“林洋,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手中已经掌握了你的一些资料,还有前后的事情,都是我在跟进,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最好全部交代,不然的话,到时候神都救不了你。"

第8章 劳苦大众不容易

林洋多多少少猜到了王九九的意思,不过他不能全部说出来,毕竟某些事情真的与他无关,另外他的资料,那可是进入了国家S级档案室,除了最高领导人和他的直系上司,其他人根本拿不到,王九九这么说,显然是在炸他。

林洋刚想说点什么,派出所的警报突然拉了起来,王九九说道,“怎么回事?”

同来的男警察还没反应过来呢,王九九已经快他一步的冲了出去。

两个人出去之后,蓬的一声,小房间的门再一次关上了,林洋等了两个多小时,也没见其他人过来,索性躺在椅子上面直接休息了。

……

次日一早,秦珊珊来到了办公室,眉头紧锁,不停的踱步,来回了几圈,她冲着秘书说道,“李秘书,麻烦你去把钟经理喊来一下。”

“好的。”秘书答应,过了几分钟,钟情来了,见到秦珊珊坐在位子上面,心神不宁的,她问道,“秦总,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倒没有,昨天安排的事情,做好了吗?”

恩。钟情点头说道,"我已经联系了那个人,只是……”

“只是什么?”秦珊珊抬头问道。

“只是,现在都九点多钟了,那个林洋竟然还没来,不知道是堵车了,还是不会再来了。”

“怎么会这样?”秦珊珊站了起来,纳闷道,“钟经理,是不是你说的不够清楚?”

“秦总,我…我刚才给他打了三个电话,一直都没人接听,会不会是他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是其他的事情耽搁了。”

秦珊珊的眉头皱的更狠了,因为这次的事情,她算是和萧少彻底决裂了,萧少让人去绑架她,授权了她父亲的意思,可是误打误撞的碰到了林洋,几个人都被林洋打翻了,在公司的事情,几个保镖也是一样。

难不成是萧少对他下手了?

秦珊珊想到这里,心里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兆,毕竟林洋身手在厉害,也不是黑白通吃的萧少对手,她赶紧说道,“钟经理,要不这样吗?你亲自跑一趟你看如何?”

“秦总,没问题,我这就去办。”

“另外……”秦珊珊想了一下说道,"昨天我出事的时候,也是那个林洋救了我,当时他的车子全部报废了,这样吧,你亲自去店里提一辆车子给他,就说是公司给他的派车,恩,也不要提的太好,价值三十万左右的奔驰就行。”

钟情虽然经历了大风大雨,可也承受不了这种刺激,要知道一个小保安开了二万的月薪也就算了,现在还要给他派车,这完全就是经理级别的待遇啊,虽说秦珊珊要考验他一段时间,考研通过就升为私人保镖,可私人保镖也没有这种待遇啊?

隐约的,钟情看了一眼秦珊珊,难不成?

钟情不敢想下去了,她只能出门照做,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地址,找到了老李头的家中,老李头已经回来了,林洋还没有,钟情说明了来意之后,老李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赶紧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钟情茶水都没来得及喝,第一时间电话秦珊珊,秦珊珊立刻联系律师,务必将林洋第一时间从派出所捞出来!

……

秦珊珊做的这一切安排,林洋并不知道,一夜睡醒之后,林洋睁开眼睛的时候,王九九已经坐在了椅子上面,王九九冷哼道,“真是有点没心没肺,在派出所都能睡得这么心安,真是难为你了。”

林洋打了一个哈欠说,“那没办法,谁让我这种小农民平时太辛苦了呢,劳苦大众不容易啊。”

“别贫了,坐好。”王九九冷声说道,然后将手中的一沓资料递了过去,等到林洋看的差不多了,王九九这才说道,"林洋,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资料你看了吧?是关于明仁集团的萧少。”

“萧少这个人你认识,昨天你们打过交道,他让人绑架了另外一个老总,结果被你误打误撞的救了下来,后来萧少派人去找你的麻烦,才有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这些事情,我都调差过了,而且也看了资料,不得不说,身手可以吗?”

回国的强者本想安分守己的做个出租车小司机,没想到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变成了保镖,一代超强保镖就此诞生。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502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