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既然敢害死他最在意的人,就要有永堕地狱的觉悟!

她既然敢害死他最在意的人,就要有永堕地狱的觉悟!


第1章 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

她既然敢害死他最在意的人,就要有永堕地狱的觉悟!

“既然是来求我,就该拿出求人的态度!”

霍连沉语气冷酷得像是来自地狱的阴风,令洛安然的心瞬间坠入谷底。

“我……求求你!”洛安然死死的咬着嘴唇,低着头,不敢去看自己眼前的男人。

霍连沉,她爱了十多年男人。三年前,她明知他对她弃如敝履,却仍然欢天喜地的接受霍家的联姻,成为他的未婚妻。

可谁知这竟是让他恨她入骨的开端……

“就这样?”霍连沉轻嗤,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堂堂洛大小姐,求人都这么勉为其难。”

洛安然的心微微一颤,终于抬起头,看向了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三年没见,霍连沉眉目愈发俊朗深刻,只是昔日那丝青涩早已被狠辣的戾气所取代,黑曜石般黑沉的双眸中满是报复的快意。

爱一个人有错吗?

或许吧!如果不是爱他,她不会在订婚宴上,为了顾全两家颜面,接受沈碧溪的敬酒。没有那杯让沈碧溪出丑的酒,她不会被当作逼死沈碧溪的凶手。霍连沉就不会恨她入骨,逼得洛家破产,父亲入院。

好希望自己能爱他少一点。可爱已入骨,无法改变!

砰!膝盖与冰凉的瓷砖碰撞,迸出一个有些刺耳的声音。

洛安然的拳头死死的握着,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我知道,我知道你回来是为了复仇。可是这件事,跟我爸爸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霍连沉语速未变,狭长凤目却骤然迸发出阴鸷的光芒,紧紧攫住面前的女人,“如果不是他包庇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能逍遥法外三年?”

想到那个曾经天真烂漫、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的沈碧溪最后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霍连沉的睫毛几不可见地微颤。他深吸一口气,才算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我没有!为什么你就是不信?”洛安然猛地抬起头,直直的看着霍连沉的双眼,“我没有在那杯酒里下药,更没有逼她自杀。”

霍连沉原本被压制的怒气瞬间爆发,他倏地起身,右手狠狠的钳住了洛安然的下颌,看着她那双如同小鹿一般的双眼,无穷的暴戾翻滚不休。

“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碧溪的遗书写得清清楚楚,就是你这卑劣的女人,为了夺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霍连沉咬牙切齿,手下攥得更紧,“当年你们洛家好大的权势,用钱砸得沈家守口如瓶。如今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够救你们!”

剧痛传来,洛安然瞳孔紧缩。钳住她下巴的两根手指如寒冰,沁入她的五脏六腑。

她了解他的固执,他认定的事情绝不改变。

可她背得住全世界的误解,唯独不愿承受他的误会。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年我一直想要找出真凶。”

“真凶,那不是你吗?三年了,你觉得只要不承认,就可以当成没做错吗?洛安然,你真是我见过最狠毒和恶心的女人!”霍连沉嫌恶地一甩手,再次坐回了沙发上。

洛安然的下巴却已经麻木,她的头也被摔到了一边。

“不是我,我说了……不是我……”洛安然摸了摸自己的脸,忽的又笑了。

算了!三年前就知道的结果何必坚持。

“怎么,你到现在还笑得出来?”她的笑声在霍连沉听起来,却是格外的刺耳。

他没听出来,她笑得多么绝望吗?

洛安然吸了吸鼻子,抬起头:“现在洛家已经破产了,我爸爸也生病住院了,霍……先生,我求求你,放过他,放过洛家。”

她的声音不似方才的慌乱和无助,平静得让霍连沉的心里越发烦闷。

“放过洛家?”霍连沉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做梦!”


第2章 命,赔给你!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洛安然狠狠的咬着自己的牙齿。

“怎么样?”霍连沉仿佛是在听什么笑话一样,“洛安然,我要你,血债血偿!”

洛安然努力的压抑住了自己满心的悲愤和委屈。她撑着地,缓缓的站了起来。

那通红的双膝刺入霍连沉的目光中,他的眼角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抽动了一下,可是眼神里却全是报复的快意。

看到洛安然缓缓的走到一边,他却没动。

与洛安然认识十多年,他比谁都了解这个女人,现在的她,不会逃。为了洛书鸣,她可以做任何事情。

洛安然拿起了桌上的一个玻璃杯:“霍先生,我说过,我没有给沈碧溪下药。只是你不愿意相信我而已。如今洛家已经是山穷水尽,你要我血债血偿,可以,但是求你,不要再为难我爸爸!”

话音一落,她就拿着玻璃杯,在大理石的桌棱上狠狠一磕。

清脆的玻璃破碎音伴随着飞溅的玻璃渣,洛安然握着剩下的半截玻璃,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她的目光决绝,还带着怅然。

霍连沉的瞳孔一缩!来不及有任何的想法,修长的双腿迅速的迈向洛安然,右手握住了洛安然的手腕,往外一拗。

洛安然痛呼了一声,手里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玻璃杯怦然坠地。

霍连沉松开手,脸上阴晴不定:“想死,没那么容易!洛安然,我不会让你这么便宜的去死的!”

“你,还有洛书鸣,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洛安然再也压抑不住,眼睛里迅速腾起了水雾:“我已经求过你了!给你下跪了!也愿意去死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从三年前,洛安然就一直在解释,可惜,霍连沉从来没有相信过她。既然霍连沉不相信,那她就把命赔给他就是了。

可是,霍连沉却不会让她这么轻易的死去!

霍连沉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讥诮的表情:“现在才想到扮可怜了吗?已经迟了!”

他又坐回了沙发上,再也不看洛安然一眼:“如果你现在想死,那就随你!只是你死了之后,我就会让人把洛书鸣丢到垃圾场,你就看着你爸爸剩下的日子吃垃圾活下去吧!”

“霍连沉!你混蛋!”洛安然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我混蛋?”霍连沉的目光一愣,脸色也阴鸷了起来,“洛安然,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人!”

看着他眼中狰狞的恨意,洛安然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

“霍连沉,你当真认为,我是那样恶毒的人吗?”

“你爱我。”霍连沉却吐出了一句似乎跟这个问题完全不相干的话。

洛安然的心脏再一次颤动了起来,却是咬着嘴唇,不知如何反驳。

“你爱我,所以你无法容忍碧溪的存在。”霍连沉却像是在说一件完全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语气冷漠得让人心寒,“洛书鸣不要脸,你也不要脸,想方设法的让洛家跟霍家联姻,让你成了我的未婚妻,可是你仍然无法容忍碧溪的存在!”

说到沈碧溪,霍连沉那冰冷的面具上才出现了一丝裂缝,泄露出狂乱的恨。

“所以你才会给碧溪下药,让碧溪在众人面前出丑,最后落得自杀的下场!”


第3章 要她被万人践踏!

“我没有。”这句话,洛安然没有说出来,因为她知道,就算她说出来了,霍连沉也不会相信。

“今天是你自己来求我,也是你自己愿意下跪的,我并没有逼你。”霍连沉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丝戏谑,“难道,洛大小姐听我说过,只要你跪下了,我就会答应放过你吗?”

“没有。”洛安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霍连沉,洛家已经变成这样了,你到底还想要怎么样!”

“洛家?你没有死,你爸爸也没死。”霍连沉的手指轻轻的叩击在皮质的沙发上,俊逸的面庞,勾人的薄唇中却吐出了一句句恶毒的话,“我要看着你痛苦的活在屈辱中,看着你堂堂洛大小姐落入尘埃、坠入淤泥,被人践踏!”

洛安然的拳头不由得再次握紧:“无论如何,你都不会放过我,对吗?”

“你还在梦想我会放过你?”

“我知道了!”洛安然重重的吐了口气,“那么霍先生,今天打扰你了。”

她转过身,缓缓的向大门口走去。

看着她柔弱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垮的背影,却又如迎风的韧竹一样,霍连沉的心里好像梗了一个什么东西,让他想要跳起来恶狠狠的咒骂,阻止她的离开,让她跪在自己面前再狠狠的羞辱她一顿。

可是直到洛安然走出了大门,霍连沉还是一动没动。

三年没见,当年的未婚夫妻,以这种方式,重逢。

想到沈碧溪的如花笑靥,霍连沉的心里又是一片蔓延的怒火,他沉吟了片刻,拿起了电话。

洛安然知道,霍连沉不打算放过她,也不会放过洛家。

因为霍连沉的运作,洛家资产全被银行冻结,手中的流动资金也尽数偿还给了商业债务。如今只剩下父女俩居住的一栋别墅,还是因为在洛安然的名下,才幸免于难。

可是父亲重病在床,现在连下一笔医药费都没有着落,她该怎么办?

不行,她绝不会眼睁睁看着父亲因无钱医治而病死。哪怕自己住桥洞,她也要将父亲的病治好!

洛安然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联系房屋中介卖房,却有电话先呼进来了。

看到电话上存的名字,洛安然一愣,眼里也露出了几分喜色。

“戴叔叔?”

“安然啊,听说洛哥病了,是真的吗?”戴志强小心翼翼的开口。

说到父亲的病情,洛安然顿时又黯然了下来:“嗯,是……挺严重的病。”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才叹了口气:“安然,你别怪戴叔叔,戴叔叔也是身不由己,不然的话,霍先生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戴志强是洛氏企业的股东之一,洛家之所以这么快崩溃,与这些股东突然一股脑抛售股票、导致崩盘,脱不开干系。

洛安然知道,他们都是逼不得已的,所以她不怨恨谁。

“戴叔叔,我没有怪你!”洛安然还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安慰戴志强。

“你不怪我就好!我的心里也不好受!”戴志强 压低了声音,“安然丫头,你现在手里肯定很困难吧!你到中心广场来,戴叔叔在龙山咖啡等你!就当是叔叔的一点赔礼!”

“戴叔叔,这……”洛安然有些犹豫,“戴叔叔,我不能白白要你的钱。”

“你这丫头!”戴志强有些急了,“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洛哥被病痛折磨?”

“可是……”

“就算是我借你的!”戴志强轻叹了一声,“安然丫头,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很难,所以你就不要再介意这么多了!我自觉对不起洛哥,你就别再拒绝了!”

洛安然沉默了。

“快来吧!”戴志强说完,挂断了电话。

“很不错嘛!”霍连沉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讥诮。


第4章 可疑的救命钱

戴志强乖乖的站在一边,大气不敢吭一声。

霍连沉身后的助理丢出了一个密码箱,啪的一声打开了。

里面满满的都是人民币!

戴志强也不是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现金,只是这一箱子的钱,却如同一把把夺命的利刃,刀尖对准了他故友的女儿。

他不想去接,却不得不去接!

洛安然其实很犹豫。洛书鸣教育过她,能不欠人情就尽量不要欠,可是现在洛书鸣在病床上躺着,她已经到了要卖房的地步了……

戴志强如今借给她的钱,是真正的救命钱!

“戴叔叔!”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洛安然扯着笑容走向了戴志强。

“你来了?”看到洛安然一脸的憔悴和仍旧坚强而固执的双眼,戴志强只觉得自己口中发干,眼前发黑,心里发虚,他很想张口对洛安然说出真相,可是想到霍连沉的威胁,他一个激灵,什么都不敢说了。

“这里是八十万!”戴志强把密码箱推给了洛安然,“先拿去给洛哥治病吧!”

“这么多?”洛安然有些吃惊!

若说以前,八十万根本不放在她眼里,可是现在的八十万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

“洛哥的病,也不知道八十万够不够!”戴志强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身体最重要,先好好的看病。”

洛安然咬了咬嘴唇,从包里拿出了纸笔:“戴叔叔,我给你写个欠条。”

戴志强很想说别写了,但是嘴唇动了动,无法开口。

洛安然很快写好了借条,交给戴志强之后,她冲着戴志强深深的鞠了一躬,又说明了一下洛书鸣的情况,脚步轻快的离开了。

拿到了救命钱,洛安然的心情也变好了。

不管霍连沉要怎么折辱她,她都不怕,只要洛书鸣没事就好,只要洛书鸣的病治好,她就什么都不怕。

脚步轻快的离开了龙山咖啡,洛安然难得的打了个车。

她现在只想着要赶快到医院,给洛书鸣交医药费,要医生尽快给他治疗。

虽然说八十万并不能完全治好洛书鸣的病,但是至少可以支撑到二期治疗,洛安然只要在这段时间努力打工赚钱,一定能够筹到三期治疗的费用的!


第5章 债务转移

洛安然一到医院,立刻就去给洛书鸣的病人号里充上了钱。

八十万全部充了进去,洛安然一分没留。

“安然,辛苦你了!”洛书鸣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眼里满是心疼。

洛安然十几岁的时候,她的妈妈就去世了,之后一直是父女俩相依为命。洛书鸣这十余年来,再没找过别的女人,一个人操持着庞大的家业。

因为重病,原本人到中年依旧俊朗儒雅的洛书鸣现在已经瘦得不行,身上几乎都是皮包骨,双颊也凹陷了进去,面色蜡黄,头发也有些发白。

他才五十二岁而已!

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他那双眼睛,依旧炯炯有神,这是他没有被病魔打倒的最好证明。

“爸爸,都是我连累了你!”洛安然抱着洛书鸣冰凉的手,难过的看着他,“如果不是因为我,霍连沉不会这样对付洛家,都是我的错……”

“你也是受害者,怎么会是你的错。”洛书鸣抚摸着洛安然的头顶,“况且,你什么都没做过,不是吗?”

“可是他不相信我……”洛安然只是说着,心里就忍不住一阵一阵的委屈。

她那么的喜欢霍连沉,甚至在知道霍连沉和沈碧溪走得很近,也依然不愿放弃,只期望霍连沉能够把他的爱分一点点给她。

可是,现在一切都崩坏了。

那年在墓碑前,洛安然哭得不能自己,是霍连沉递给了她一张手帕,从此,她的心里就住下了这个人,成了她永远无法抹去的爱恋。

当初那个递给她手帕的男人,如今给她的,是一把把插在她心上的利刃。

他恨她。

从医院离开,洛安然乘坐公家车回了家。

虽然现在有八十万可以支撑洛书鸣现在的治疗费用,但是她也必须要尽快找工作。

洛安然是东阳大学经贸管理专业毕业,又修了博士学位,之前一直在自家企业里帮洛书鸣分担,有工作经验,所以要找工作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

正当她在网上发布求职信息的时候,大门突然被敲响。

“谁?”洛安然有些疑惑的放下手机。

自从洛家破产之后,那些曾经贴上来的远房亲戚们一个个避之不及,权当不认识她,所谓的朋友也都断了来往,所以洛安然实在是想不到还会有谁这个时候来敲门。

门一打开,洛安然就愣住了。

站在门外的,是两个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的高大男子。

虽然看不到全脸,但是那彪悍的气息却没有受到一丝阻碍的侵袭而来。

“你们找谁?”洛安然的心不由得发紧。

“你是洛安然吗?”左边那个黑西装从怀里掏出一张纸,“这是你写的欠条吧!”

洛安然定睛一看,正是她上午的时候写给戴志强的那张欠条!

只是,怎么会在这个人手里?

“戴志强已经做了债务转移,现在你欠的这八十万,已经转移到了我们老板的手里。”右边的黑眼镜冷冷的说着。

洛安然的心里咯噔了一声,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可是她无法相信,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戴叔叔会下套陷害她!

“你们老板……是谁?”洛安然的声音颤抖着。

黑眼镜和黑西装往旁边一让,那个让洛安然念了十年的男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霍连沉帅气的面庞上挂着邪魅的笑容:“洛安然,这八十万,请你立刻还给我!”


第6章 卖了她?

戴志强下套陷害了她。

在看到霍连沉的那一瞬间,洛安然不得不确认了这一点。

虽然心里痛恨自己识人不清,但是洛安然却无法怪罪戴志强。因为她知道,霍连沉肯定是会想方设法的羞辱他,戴志强又怎么能够违抗霍沉的意思?

洛安然只是悲哀罢了!她喜欢了十年的这个男人,到现在还不愿意放过她,还设下了这样的陷阱,她却不知道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是了,她了解霍连沉,他痛恨的人,他把她踩进地狱的最深渊,永世不得翻身。

“我爱你,有错吗?”洛安然早已看开,平静的看着霍连沉。

霍连沉的心微微一抽,扑天恨意席卷而来:“你爱我,没有错,可是你却不应该给碧溪下药!”

洛安然已经不想再跟他争辩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了。她的目光又落在了黑西装手上的欠条上。

“对不起,我没钱,所以,你想要我怎么办?”

她这般“识大体”倒是让霍连沉有些气恼,目光也骤然冰冷:“你倒是说得堂堂正正!既然没钱,那就去给我赚钱!”

他转过身,丢下冷冰冰的一句话。

“带她走!”

银色的Koenigsegg one1停在路边,它就如同霍连沉一样,名为刀锋,也实如刀锋。

黑西装拉开了车门,霍连沉坐了进去,洛安然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坐了进去。

黑眼镜关上了门,砰的一声,让洛安然的眼皮跳了跳。

狭窄的车厢,就如同牢笼,牢牢的把她困住了。

在此之前,洛安然从来没有过跟霍连沉共乘一车的经历,没想到第一次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前排的黑眼镜和黑西装都不说话,车厢里的气氛格外的压抑。

“你要把我卖到哪里去?酒吧?浴场?红灯区?”洛安然有些受不了,终于开口打破了那让人快要窒息的氛围。

霍连沉的目光微微斜了过去,对于她这么平静的说出这样的话,他的心里有些气恼。

“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以为你值八十万吗?”收回了目光,霍连沉冷哼了一声。

“曾经的洛大小姐的初 夜,如果在黑市上拍卖的话,八十万不止吧!”洛安然捋了一下自己耳边的头发,语气轻松。

霍连沉的目光一冷,口里也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下贱!”

洛安然却是淡淡一笑:“你不是就想要看到我变成那个样子吗?被羞辱,被唾弃,被所有人践踏。”

“闭嘴!”霍连沉冷酷的看了她一眼,闭上了眼睛。

洛安然微微侧过头,看着霍连沉的侧脸。

他墨色的头发看似随意实则精细的搭理过,遮住了光洁的额头,隐约可以看到藏在发间的剑眉,就算是微微闭着,双眼仍旧散发这让人胆寒的气息,长长的睫毛在小麦色的脸庞上投下了两块小小的阴影,就如同此刻盖在心上的阴霾。

霍连沉继承了霍家人优良的基因,高耸的鼻梁让他的侧脸弧度格外迷人,鼻头饱满,薄唇紧抿,下巴线条如同刀削斧劈一般。

也正如他的个性。


第7章 洛小姐,请吧!

洛安然以为,霍连沉会把她丢到肮脏的红灯区的随便哪个发廊里,开始她暗无天日的接客生涯,没想到,Koenigsegg one1却停在了海宴球会的门口。

海宴球会是IF旗下的一个高尔夫球会,而IF,正是霍连沉的产业。

这里是龙华市最为豪华的一个高尔夫球会,龙华市的顶级富豪们有不少都在这里面常住,毕竟这里无论打球休闲,还是商务招待,或是阖家欢聚,均能各得其所。

洛安然还在纳闷为什么霍连沉会把她带到这里来,毕竟霍连沉那么恨她,不可能会带她来打高尔夫球。

黑眼镜拉开了车门,洛安然倒也没有犹豫,径直下车了。

可是下车后,黑西装却又开着车走了。

霍连沉还在车上。

“洛小姐,请吧!”黑眼镜的声音没有意思波动,也似乎没有一点感情一样。

虽然满腹疑惑,不过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洛安然也只能压下这些疑问,跟着黑眼镜从侧门进入了球会。

海宴球会非常大,所以进门之后,黑眼镜又开了一辆车,载着洛安然前往宾亚庄园。

宾亚庄园建筑面积有一万五千平方米左右,从规划到软硬件落实都强调人性化的国际标准服务,而且风格考究、设施齐全、私密性强,被称为龙华第一庄园。

宾亚庄园设有中餐厅、日餐厅、咖啡厅、英式酒廊、KTV、露台茶座、花园酒吧、董事会议厅以及会员交谊厅,其他日常护理服务也是应有尽有,并且根据会员等级不同,提供的服务也有不同层次。

宾亚庄园洛安然之前也来过,只不过那个时候这里还不是霍连沉的产业。霍连沉从国外回来之后,收购了海宴球会,接手了宾亚会所,也把这里进行了一番改造。

黑眼镜把洛安然带到了宾亚会场的后方,把她推入了一个杂物间。

“把这个换上!”他面无表情的丢过来一包东西,重重的关上了门。

洛安然打开一看,不由得呆住了。

那是一件女仆裙。

裙子很短,堪堪遮住臀 部,而且上半身虽然是带袖的,可是胸口很低,几乎半个胸脯都露在外面。

若是把裙子往下扯,便会露胸,若是往上提,屁股便遮不住。

设计这条女仆裙的人,把洛安然的身高体重和三围都考虑进去了。

已经看淡了自己的命运的洛安然,在看到这件女仆装的时候,也有点无法接受。

洛安然换好衣服出来,黑眼镜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指着左边走廊:“你往这边直走,再推门出去就可以了。”

“通往哪里?”洛安然忍不住发问。

黑眼镜却没有回答她。

洛安然微微皱了皱眉,扯了一下裙摆,慢慢的往那扇未知的门走去。

走廊上有风,冷冷的风,吹得洛安然裸露在外的皮肤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红木大门古朴而沉重,洛安然双手都用上了,才算是把这扇门推开。

不是出去,而是进入。

门推开,里面却是一个宽阔的办公室,而在一边的沙发上,霍连沉在抬头看到她的瞬间,目光锐利了起来。

他的目光仿佛是刺,刺得洛安然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一阵阵的发烫。

她想要伸手遮住自己,可是想了想,终究还是放弃了。

事到如今,她还能遮住什么呢?霍连沉给她准备这样的衣服,不就是想要羞辱她吗?


第8章 跟我说话的时候,客气点!

这个办公室里除了霍连沉之外,还有四个男人。

他们都穿着得体,表情矜贵,看到洛安然进来,却是纷纷眼前一亮,有两个的目光都火热了起来。

“贱人就是贱人,穿着这样,是想要来勾 引谁?”霍连沉的声音无比阴沉,“生性如此,这样放荡的衣服倒是很适合你!”

他的话就像刀,割得洛安然体无完肤。

“既然是专门准备的,怎么会不适合呢!”洛安然咬着嘴唇,顶撞了一句。

旁边的四个男人显然没想到霍连沉叫来的小妞居然会顶撞他,不由得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

专门准备的?霍连沉的心中又腾起了怒火。

这个下贱的女人,居然还专门准备这样暴露的衣服?是想要勾 引他还是想要勾 引谁?毕竟,到这海宴球会的人,非富即贵。

这个贱人这么不知自爱,既然存了用身体换钱的心思,霍连沉也不用再跟她客气:“过来!”

犹豫了一下,洛安然还是抬脚走了过去。

只不过是暮春,办公室里却开着空调,凉风吹过,洛安然觉得更冷了。

在她即将要靠近霍连沉的时候,霍连沉却伸出手,猛地把她拽向自己。

洛安然一个踉跄,跨坐在了霍连沉身上。

突然的亲密接触让洛安然的心脏骤停,只是再次恢复跳动的时候却如同打鼓一样激烈。

霍连沉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火光。

“你以为你还是洛家的大小姐吗?”霍连沉的声音冰寒刺骨,“你必须要搞清楚你现在的身份!所以跟我说话的时候,客气点!”

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任何距离的紧贴着,霍沉的目光在掠过那曝露在外的一抹雪白的时候,眸色一暗。

“所以,你是想要我做你的女仆吗?”洛安然几乎已经贴在了霍连沉的身上,可是她的心里仍旧是古井无波。

若是以前,两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洛安然一定会激动,会脸红,会兴奋,会害羞,可是现在,她虽然距离霍连沉很近,近得都能听到他的心跳,可是她所有的,只有悲伤和绝望。

霍连沉恨她。

“这样放浪的女仆我可不敢要!想要爬上我的床?你还不够资格!”霍连沉冷冷的看着洛安然那倔强中带着傲气的脸,“你下贱到穿成这样来勾 引男人,正好,现在这里的陈先生他们无一不是顶尖富豪,你求求他们,说不定他们就真的让你上 床了!”

洛安然面色一变:“霍连沉!”

他是要讲她当做商品吗?


她既然敢害死他最在意的人,就要有永堕地狱的觉悟!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4919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