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她被男人宠上天的时候,同事跑到男人那里告状了。

当她被男人宠上天的时候,同事跑到男人那里告状了。


第1章 今朝有酒今朝醉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哈哈哈哈……”

秦杉杉喝的烂醉如泥,东倒西歪的。

“姐,你喝醉了,我送你去那边休息一下吧。”秦念说道。

“我不休息,我还要喝……呕……”

最后,还是被秦念弄到房间里面休息去了。

“姐,你在里面好好休息,我先过去玩会儿。”秦念说完,便离开了。

“怎么……怎么那么黑啊……”秦杉杉摸索着前进。

到了床边的时候,忽然间,他似乎触摸到了一个人。

“哈哈哈……这是什么东西啊,软软的,还有弹性……”

里面的男人黑着脸,这个时候,怎么跑进来一个女人!

他身上正热的厉害,立马便拉过了秦杉杉,将她压在了身下。

“喂喂喂……你……你想干什么……”秦杉杉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撕拉——

一阵拉链的声音传来,秦杉杉发现,自己的裙子已经被扯开了。

但是她也觉得身上好热啊,她这是怎么了。

“怎么那么热啊……”秦杉杉动了动。

男人一下子分开了她的腿,便挺身而进。

“女人,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怪不得我啊!”

秦杉杉丝毫没有感觉不适,她反倒是紧紧抓住面前的男人。

可能因为身体的燥热,越是靠近这个男人,她就越舒服。

不知不觉中,黑暗的房间里面,慢慢地只剩下了呼吸的声音了。

第二天。

一道阳光洒了进来。

秦杉杉揉了揉眼睛,忽然间发现有个硬邦邦的东西正在压着自己。

她立马吓了一跳!

这床上怎么会躺着一个男人,他的大腿正压着自己……

秦杉杉感觉脑袋都要懵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不是在给秦念庆生吗?怎么醒来却是这样子的。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长得还真好看……

“看什么?”男人的声音忽然间传来。

“谁看你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谁啊?”秦杉杉问道。

但她发现,男人的目光,也一直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下子抱住了自己,赶紧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男人光泽膀子,也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也是没想到。

就在秦杉杉心里非常难过和不知所措的时候,男人的声音传来。

“你放心,我会补偿你的。”

他很清楚,昨天晚上,自己应该是被下药了。

“补偿?”秦杉杉睁大了眼睛,气得要死。

当她是什么人了?那点钱就补偿了吗?

她找到了自己的钱包,然后从里面拿出几张毛爷爷出来,扔到了男人面前。

“拿去,昨晚上的嫖资,以后两不相欠!”

哼!想要看轻她,没那么容易。

男人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他伸出手,将面前的几张毛爷爷捡起来,然后一下子又甩到了秦杉杉的面前。

“不需要,你还是留着整容吧,顺便再隆一下胸。”

秦杉杉:“……”

她才是受害者好不好,这个男人居然还羞辱她。

再怎么样,她也是大学里面的一枝花。

第2章 把孩子生下来

“哼!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流氓!就当我是被狗咬了一口!”秦杉杉慌忙地逃了出来。

她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受。

她喜欢的人是慕言啊,可是她居然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做了!

这下怎么跟慕言交代啊!

秦杉杉不安地回到了秦家,她要去找秦念,问一下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到家里的时候,秦念和母亲张惠都在,似乎正在等着她一样。

“姐,你回来了。”秦念立马问道。

“念念,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一个人在酒店,你自己却回来了?”

面对秦杉杉的质问,秦念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她这副样子,让秦杉杉觉得,必定有鬼!

“念念,你说话啊?”

“姐……”

“哎呀,秦杉杉,你就不要逼问你妹妹了,我老实告诉你吧,一切都是我设计的,是我让你妹妹这么做的。”

母亲张惠说道。

“所以……所以你是给我下药了吗?”

秦杉杉不敢相信地问。

如果只是喝醉酒了,她是有点意识的,她出来以后,前思后想,觉得自己可能被下药了。

张惠没有说话了,算是默认了。

秦杉杉感到难以接受,为什么要给她下药啊!

“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你这不是将我推入火坑吗?”

“秦杉杉,你听妈说,你哥哥和别人打架,将李二的一条腿被打断了,李二家有些实力,他们说让我们赔钱,不然就要将你哥哥送到监狱里面去蹲着,你哥还那么年轻,我们秦家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说我能怎么办啊?你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面,气得要死,这都是要钱啊!”

“所以……所以你们是打算将我卖了吗?”

“也不是说卖,对方要你给那个男人生一个孩子,如果你生下了孩子,到时候,我们家的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的……”

“够了!我不相听,我讨厌你们!”

秦杉杉说完,便要朝外面走去。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沦为生育工具。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到底和别人做了什么交易。

“念念,给我拦住你姐!”张惠说道。

秦念走到秦杉杉面前,然后为难地说道:“姐,你也别怪我们了,对不起,你就再为这个家付出一次吧!不过就是生一个孩子而已啊?”

而已?

秦杉杉的心,被狠狠地刺痛了。

对她们来说,只是生一个孩子而已。

可是对她来说,这无疑是晴天霹雳啊!

她和慕言说好的要在一起的……

可是她现在却要为别的男人生孩子。

“你怎么不去生啊?”秦杉杉气的大骂。

秦念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秦杉杉,你不能出去,我已经拿了别人的钱,你最好是乖乖的听话。”张惠再次说道。

“如果我是不呢?”秦杉杉红着眼睛。

“如果你不听话的话,那我就死在这里,你哥哥进去了,你爸爸躺医院,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张惠说着,拿着刀子,便往脖子上面抹。

第3章 你就认命吧!

“妈,不要啊!”秦念赶紧去阻止。

“我不想活了,我都是为了这个家,却不被人理解……”

“妈,不敢你如何寻死腻活,我都不会生的,我不会搭上我自己的幸福。”

“姐,你都和那个男生睡了,你干脆就生一个吧,我们家就靠你了。”秦念说道。

“秦念,你说的倒是轻巧,那你为什么不去啊?我告诉你们,我是不会生的,先不说中没中招,就算中招了,我也会将孩子打掉的。”

“你休想!”张惠将刀子扔了,非常气愤地说道。

秦杉杉也不理会他们,便想要离开这个家,太让她失望了。

给她下药了不说,还想让她生孩子,想都别想!

都秦杉杉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间有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秦杉杉,你就人命吧!”张惠淡定地说道。

看来她是早有准备,早就知道秦杉杉的性子烈,不会这么容易妥协的。

“放开我……放开我……”

****

三年后。

白氏集团。

“秦杉杉,许主管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你可要小心啊!”同事王美微对秦杉杉说道。

“好,我知道了。”

秦杉杉叹了一口气。

这个许主管,刚刚上任三个月,就盯了她三个月,实在是有些头疼。

但是人家官大一级压死人,自己只是一个小职员,能说什么呢?

一不小心,自己的饭碗就不保了。

秦杉杉敲了敲门,走进了办公室。

“许主管,请问你找我什么事情啊?”

许主管带着一副黑镜框,长得肥头大耳的,一看就比较油腻。

“秦杉杉啊,你过来,这份报表,你看一下是不是这个地方错了。”

错了么?

秦杉杉走了过去,看了一眼说道:“没错啊?是这样算的。”

这时候,许主管一下子抓住了秦杉杉的手。

秦杉杉吓了一跳。

“许主管,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秦杉杉赶紧抽回了手,真他妈的恶心啊!

“站住,秦杉杉,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

“许主管,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不明白吗?如果你愿意跟着我的话,我保证让你步步高升。”

秦杉杉冷笑了一下。

“许主管,请问您的步步高升指的是什么?我要是再往上升的话,您就要被挤下来的。还有啊,听说许主管已经结婚了,您和您的妻子很相爱。”

“秦杉杉,你别不识抬举,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的!”许主管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小三么?还是炮友?许主管您能给我什么呢?”

“秦杉杉,不满你说,我跟公司的高层,是有一些关系的,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升职,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

许主管又露出邪恶的笑容。

“对不起,你找别人去吧。”

“站住,别不知好歹,我想要开除一个人,轻而易举。”

“随便你!有你这样的领导,反正我也不想干了!”

秦杉杉将手里的报表重重地摔在了办公桌上,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第4章 那个男人

“好!好!好!你有种,你给我等着!”许主管气的咬牙切齿的。

与其每天被一只饿狼盯着,还不如不干了呢!

这个想法,在秦杉杉的脑海里面,早就有计划了。

“秦杉杉,你们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许主管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王美微问道。

“老娘不干了!这个畜生,每天看着也是恶心。”

“真的假的?要知道,当初为了进这白氏集团,可是通过层层的筛选才进来的,多么的不容易。”

“微子,我已经决定,不过你可要小心了,我走了以后,说不定他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了。”

王美微的表情立马凝住了。

秦杉杉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准备回家了。

她已经做好了辞职的准备了。

下了公车,当她走进巷子里面的时候,忽然间,旁边传来了一阵声响。

她顿时吓了一跳。

这一代都是比较落后的地方,所以特别的乱,她平时都非常的小心。

这四周根本就没人啊?难道是她听错了吗?

当她走了两步,那一阵声响又响起了,似乎还有粗喘的声音。

好像是垃圾桶这边。

她慢慢地走过去,忽然间看见了一只手。

差点就尖叫起来了,她紧紧地捂住了嘴巴。

“别……别喊……”男人发出一阵虚弱的声音。

他浑身是血,看起来特别的渗人。

“你……你是谁啊?”秦杉杉结巴地问道。

“赶快带我走。”男人盯着秦杉杉。

虽然他现在看上去很落魄,但是他由内而外散发的那种气质,却好像在命令人一样。

“算了,积点德吧!”秦杉杉对自己说道。

随后,她扶着男人,去了自己的出租屋。

她打水给男人清洗,但是家里面没有男人的衣服,只能让他光着膀子。

她看见男人身上,有几处刀伤。

等等……这个男人看起来怎么有些面熟啊!

秦杉杉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你在想什么?”男人问道,一双锋利的眸子,非常犀利。

“我在想,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你看起来有些严重。”

“不用了,你家里面有急救箱没有?你给我弄一下就好了。”

秦杉杉拿来了急救箱,给他处理了一下,动作看上去也非常的娴熟。

这时候,秦杉杉出去打了一个电话。

“喂,梦洁,你今天帮我却接一下安安好吗?我……我要加班,走不开。”

“好,没问题,我都习惯了,就你那鬼公司,一天到晚压榨员工。”

陈梦洁每次都会抱怨几句。

此时,外面已经黑了。

秦杉杉通过窗子,看见下面闯入了一群人,个个看起来不好惹的样子。

估计找找什么人吧。

很有可能,就是她屋子里面的这个人。

等她回去的时候,男人已经睡着了。

他熟睡的样子,真的……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忽然间,秦杉杉的脑海里面,涌现了一幕画面。

“啊!!!!”

秦杉杉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

这个男人的睡着的样子,和三年前,那个男人好像。

第5章 冤家路窄

不,秦杉杉几乎可以确定,就是他了。

三年以来,她努力的想要忘记过去,忘记那个男人。

但是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什么都想起来了。

难道真的是冤家路窄吗?

秦杉杉心里一阵的恨意。

若不是这个男人的话,她怎么会落到如今的地步啊!

“你叫什么叫啊?”男人被秦杉杉的声音吵醒了。

“关你屁事!”秦杉杉没好气地说道。

当知道他就是三年前的那个男人,她心里只有气愤。

三年前,这个男人也非常生气,她估摸着是他家人设计的。

但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受害者啊!

更可恶的是,当她生下的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女婴,他的家人就将她抛弃了。

不过幸好,她的女儿安安没有离开自己。

“一个女人,怎么那么凶啊?”男人嘀咕道。

“我告诉你,明天一早,你就给我滚出去!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男人忽然间盯着秦杉杉,不知道在看什么。

秦杉杉被看的有些发麻,然后问道:“你看什么?”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胡说八道,我和你才没有见过,你别想巴结我,我不吃这一套。”

白夜锦:“……”

他需要巴结人么?

秦杉杉说完,便赶紧离开了房间。

她再也不是三年前的那个小姑娘了。

三年前的她,长得有些婴儿肥,还有漂亮的刘海,一头长发。

可是现在,她的长发剪了,变成了中长,刘海也没有了。

的确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过了这么久,这个男人记忆模糊,也是情理之中。

而且,若不是她眼力好,甚至都认不出来,他就是三年前的那个男人。

这一晚上,秦杉杉都没有睡好。

脑子里面,竟然还想着以前的事情。

她并没有将安安接过来,让她在陈梦洁那里住了一晚上。

没想到,第二天竟然一觉睡到了中午。

当她起来的时候,发现这男人站在窗前,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你醒了?”男人问道。

“你怎么还没走啊?”秦杉杉没好气地问道。

“我饿了,我还没吃东西呢。”

秦杉杉:“……”

脸皮真是够厚的!

临走之前,居然还想吃东西。

“真的饿了,没骗你。”男人无辜地说道。

“饿了你自己不会弄吃的吗?”

“我不会做。”

秦杉杉:“……”

算了,送佛送到西。

秦杉杉去厨房里面煮了两碗面条,端了出来。

“吃吧。”

男人接过筷子,然后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对了,我叫白夜锦。”男人说道。

秦杉杉一怔,然后抬头说道:“我对你的名字不感兴趣。”

白夜锦:“……”

第一次有女人敢对他这么不客气。

不,这不是第一次。

第一次是在三年前的酒店里面……

白夜锦再次望了望秦杉杉,嘴角轻扬,露出了一抹得意的表情。

秦杉杉却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在打什么小算盘。

吃晚饭以后,秦杉杉以后白夜锦会走的。

谁知道,他竟然一下子就躺在了床上,一副这里是他家的样子。

第6章 良心会安吗?

“姓白的,你怎么还不走啊?”秦杉杉问道。

“吃饱了,喝足了,难道不应该躺下好好休息一下吗?”

“你是猪吗?赶紧给我走!可别连累了我,谁知道你是做什么的?”

“我不是猪,我是伤者,你就这样将我一个受伤的人赶出去,你良心难道会安吗?”

“笑话,我救了你,已经是大恩大德了,我有什么良心不安的,你赶紧起来,给我走!”

秦杉杉推着白夜锦,想要将他赶出去。

这个男人,绝对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

她才不想让安安和他见上面。

虽然这男人长的是还挺不错的,但是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啊!

安安也不需要这样的父亲。

“啊……啊……好疼……好疼啊……”白夜锦忽然间发出一阵声音。

“你怎么了?”秦杉杉担心地问道。

“我身体虚弱,你忍心将我赶走吗?”白夜锦望着秦杉杉说道。

“哼!最后一天!”秦杉杉下了最后的通牒。

今天还得麻烦陈梦洁给她带一下安安了。

白夜锦倒是挺安分的,除了吃就是睡觉。

秦杉杉非常怀疑他,是不是猪。

终于又过了一天。

今天秦杉杉起了一个大早,想要将这蹲‘佛’送到西。

谁知道,这男人早早的就起来了。

“我要走了,谢谢你这两天的照顾。”白夜锦说道。

终于要走了,秦杉杉松了一口气。

“快走吧,没什么好谢的,谁让我这人良心好。”

“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杉杉愣了一下。

随即说道:“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名字不名字的,也不重要。”

“谁说的,我们以后肯定还会见面的。”

秦杉杉一听,便气不打一处来。

好啊!居然还想着以后见面!

“走!你不要来找我了!”

秦杉杉狠狠的将白夜锦推出了门外。

“搞得我跟你有多大的仇恨似的……”

咚!!!!

大门被关上了。

秦杉杉背靠着门,然后松了一口气。

幸好走了,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她还在提心吊胆。

万一白夜锦认出她来了怎么办?

门外的白夜锦,看着冷冰冰的门,然后嘴角轻扬。

“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本少爷还查不到么?”白夜锦吐槽了一句,便离开了。

走出了巷子,王斌的车子已经在等着了。

“少爷,你没事吧?我听说你受伤了……”王斌担心地问道。

“没事,这点小伤算什么。”

“这两天,夫人到处都在找你,可担心你了。”

“担心什么,又死不了,走吧。”白夜锦说完,便上车了。

“先去商场。”白夜锦有说道。

他身上的衣服,不能穿着回去。

从新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白夜锦理了理头发,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车子缓缓地驶入了白家。

“夜锦,你终于回来了。”唐美玉热泪盈眶。

她好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了,都快三年了。

“妈,你哭什么。”

“好,我不哭,你爷爷还在家里面等着你呢。”

第7章 自己非要作死

许久没有回来了,白夜锦也有点感慨。

“爷爷。”白夜锦恭敬地喊了一声。

“夜锦回来了就好啊。”白启明非常高兴。

在后辈子孙中,他最看重的就是白夜锦了。

甚至想要将偌大的白氏集团,交到白夜锦的手里。

但这时候,其他人就不满了。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不高兴。

“夜锦,欢迎你回来。”白家长孙白光宇说道。

“谢谢大哥。”

“既然现在夜锦回来了,那我就正式宣布让夜锦……”

老爷子刚想说什么,被白向泽给打断了,也就是白光宇的父亲。

“爸,我觉得让夜锦出任白氏集团的总裁,未免有些太早了,这些年,夜锦没怎么接触过商业,我觉得,应该让他进入公司学习一段时间,这样也让众人信服啊!”

老爷子犹豫了一下。

他的目的很明确了,就是喜欢白夜锦。

但是众多子孙中,肯定是有人不服的。

“既然如此,那好吧,向泽啊,那你说说,给夜锦安排一个什么样的职位啊?”

“不如,就先从销售部的经理做起,等到有一定的成绩,您再提升他为白氏的总裁,那也不晚啊!”

“夜锦,你觉得呢?”老爷子问道。

“爷爷,我无所谓,听从您的安排。”

其实白夜锦根本无心家里的事业。

所以,他才逃出去国外,潇洒了三年。

这一次,若不是老爷子再三的催促,加上唐美玉想念他。

他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回来。

但是没想到,回来以后,竟然会被人追杀。

……

白氏集团。

秦杉杉刚刚来到办公室,就被同事王美微拉到了一边。

“秦杉杉,你是怎么回事啊?昨天居然没请假,旷工一天啊!你还不知道吧,许主管那色、狼,可是气得不行呢。”

“我本来就准备要走的,无所谓了。”秦杉杉毫不在乎地说道。

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了。

“咳咳咳……”

这时候,许主管在旁边咳嗽了两声。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王美微悄悄地说了一句,给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秦杉杉,昨天为什么没来上班?你胆子肥了?竟然敢旷工!”

秦杉杉刚想说什么,又被许主管给打断了。

许主管给了她一个眼神,然后小声地在她面前说道:“如果你考虑我的提议,我就既往不咎。”

秦杉杉气得不行。

都这个时候,许主管还打着她的主意!

“许主管,你做梦去吧,你以这样肮脏的条件来交换我的工作,而且还一直为难我,我要投诉你,反正我都要走了,咱俩谁都别想好过!”

秦杉杉愤怒地说完,然后便气冲冲地出去了。

许主管见了,立马就慌了。

“秦杉杉,你给我站住!”许主管立马追了出去。

“怎么了?害怕了?”

“你若是敢去上面说,你上个月的工资,也别想要了。”

“你……”

“怎么样?我都说了,让你乖乖听我的话,很快,我就会升职为经理了,到时候,我一定会提拔你的,是你自己非要作死!”

第8章 秦杉杉为什么辞职?

“我看,作死的人是你!”

“好,既然你不知好歹,你现在就收拾东西,给我滚!”

走就走,反正她早就不想呆了。

至少现在,上个月的公司还能保得住。

秦杉杉去办公室开始收拾东西了。

谁和钱过不起啊!

若是告发了许主管,那么自己也讨不到好。

听说他和公司的高层,是有点关系来着。

“杉杉,你和许主管,已经摊牌了吗?”王美微问道。

“恩,我现在就走。”

她没什么东西,一个小箱子,抱着便走了。

至于离职手续,相信许主管会处理的,是他要她走的。

“杉杉,我送送你吧,在这办公室里面,也只有与你合得来,你走了,我一个人可寂寞了。”

“没关系,咱们以后又不是不会再见了。”秦杉杉说道。

这时候,白夜锦站在楼上,忽然间看见了地下的秦杉杉。

他吃了一惊。

没想到啊!

居然在这里碰见了这个女人!

还真是送上门来啊!

“少爷,您怎么了?”王斌问道。

“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王斌顺着白夜锦的目光看去,看见秦杉杉。

“应该是准备离职吧,您认识她吗?”

“离职?给我拦住她,我要将事情给弄清楚!”白夜锦立马就慌了。

刚刚才碰到这个女人,有了一点小小的惊喜,怎么就要离职了呢!

他才不会让她逃出自己的手掌心呢!

“是。”王斌立马去办了。

虽然白夜锦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理,但是他的身价,可远远比一个经理重要的多。

秦杉杉本来准备走的,但是临时听说,还有点事情需要她配合处理,就被留在了休息室。

一会儿,王斌便过来了,身边还跟着许主管。

“白经理,这是秦杉杉的全部资料,还有,这是她的主管。”王斌将资料给了白夜锦。

白夜锦接过一看,秦杉杉的基本情况,写的清清楚楚的。

她在白氏工作,已经快三年了。

没想到,她居然已经在这儿这么久了。

早知道,他应该早点回来的。

“秦杉杉为什么要辞职啊?”白夜锦问道。

“白经理,是这样的,这个秦杉杉,经常不守时,还顶撞上司,就在昨天,她还无辜旷工一天,回来以后,不思悔改,我只不过说了她几句,她就受不了,吵着要离开,您说,像这样的员工,还有什么用啊!”

白夜锦听了,脸色微微的有些变化。

旷工!!

昨天秦杉杉明明在家里照顾了他一天,难怪会旷工!

白夜锦常年不在家,所以在禹城也很少人知道白夜锦是白家的人。

甚至,这次白夜锦来当销售部的经理,公司的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许主管自然也不知道了。

“咳咳………”这时候,王斌咳嗽了几声。

许主管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话有点多了。

“白经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去忙了。”王斌说完,便离开了。

毕竟白夜锦才是许主管的直属上司。

许主管也没想到,原本空着的经理位置,他是势在必得的。

当她被男人宠上天的时候,同事跑到男人那里告状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1197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