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生日当天,父亲和小三逼芈米嫁给傻子,关键时刻她洞房逃生,落入楼下豪车。

十八岁生日当天,父亲和小三逼芈米嫁给傻子,关键时刻她洞房逃生,落入楼下豪车。


第1章 被迫换亲

芈米将百合花整齐的摆在母亲墓前,含泪抚摸着墓碑开始跟她聊天,今天是芈米十八岁生日,也是母亲去世五周年忌日。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芈米通过努力,成为了国内顶尖学府,济博生化医科大学最优秀的学生......

傍晚,芈米红肿着眼睛回到家,看到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斜靠在沙发上,将白花花的大腿翘在茶几上,手里不停地摁着遥控器,超短裙里的豹纹内衣若隐若现。

芈米愣了,正要开口问她是谁,见父亲苏启年叼着烟从书房里走出来。

“爸,她是谁?”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苏启年没好气的瞥了芈米一眼,坐到沙发上摸着女人的大腿,“她是谁跟你没关系,以后这里的一切也都跟你没关系。”

说着,扔过来一份产权文件。

“到今天才能拿到这一切,都怪你那个死去的妈留了一手,要把你养到十八岁,我已经去产权局和银行办理了过户,得到了芈家的一切。”

芈米愣愣地看着父亲,不敢相信苏启年亲口说出来的话,“难道这么多年,你......就是为了芈家的财产吗?”

苏启年吐了个烟圈,满脸不屑的说:“你以为呢?不然我会做芈家的上门女婿?连你这个女儿都不跟我姓苏。”

“卑鄙!无耻!”芈米怒视着他,气的浑身颤抖!

苏启年狠狠地掐灭烟头,站起来。

“啪!”芈米头一歪,倒在地上。苏启年指着芈米的鼻子:“大胆!敢跟你老子这样说话?”

“启年,不要跟她啰嗦了!赶紧通知汪家来接人!”女人转身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打开,为自己和苏启年各自倒了一杯。

“接......接人?就是为了娶这个女人进门,你要把我送走吗?”芈米惊愕的看着苏启年,他正一手握着电话,一手轻抚着女人的腰。

“什么娶我进门,我李曼蓉跟你爸本来就是夫妻。”李曼蓉笑着甩了甩头发,“在你爸当芈家的上门女婿前,我们就有了一个儿子,噢......对,他叫苏浩,是你的哥哥。”

“原来你早就有儿子了!”芈米愤怒地瞪着苏启年。

苏启年毫不在意芈米的眼神,开口说道:“毕竟我在芈家陪了你们这么多年,苏浩一直没有得到我的父爱,所以你要为你哥哥补偿点什么!”

“你哥哥喜欢汪柏良的女儿,汪家答应只要把你嫁给他家傻儿子换亲,浩浩就能娶到他梦寐以求的汪家大小姐。”

苏启年端起酒一饮而尽,那表情像是为芈米安排了一个极好的归宿。

“你们两个骗子,当年骗了我妈,现在还要拿我给你们的儿子换亲?我坚决不同意!”芈米起身要往外跑。

没跑两步就被苏启年抓住胳膊,摁倒在地板上。

“想跑?老子可是光明正大的把你嫁出去,不是送人,你最好识相一点!”

李曼蓉递过麻绳,“捆上,别让这贱丫头跑了,否则浩浩的婚事可就告吹了。”

芈米尖叫着大喊救命,并狠狠地咬向苏启年的手。

苏启年抬起手又是一巴掌,往芈米嘴里塞上了毛巾:“你要是敢不听话,搅黄了浩浩的婚事,我就把你/妈/的坟挖了!让你以后连祭拜的地方都没有!”

芈米呜咽着摇头,泪流满面......

很快,三个黑衣男人推门而入,苏启年笑呵呵的把芈米交到他们手上,并给每人递上一个红包。

收了红包,几个人笑着向苏启年抱抱拳,“先带你女儿回去啦,家里还等着冲喜呢!”

接着,他们便把芈米塞进了汽车里,芈米拼命的挣扎,头撞在车顶上晕了过去。

第2章 洞房之夜

芈米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周围都是喜庆的红色,床头贴着大大的“喜”字。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旁边还站着一个流口水的傻子,冲她呵呵直笑。

“好媳妇儿,你醒啦!”男人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把烟丢进烟灰缸凑上来。

“这......这里是哪儿?汪家?”芈米惊恐地缩到床头,戒备的看着他们,并躲到被子后面。

汪柏良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她,两手一伸:“好儿媳,过来,这就是汪家,我是你公爹!”又指了指傻子,“他是你丈夫!”

“嘿嘿......嘿嘿......”傻子歪着嘴,一个劲的拍手。

“既然你嫁进来了,就要为我们家传宗接代!”汪柏良色眯眯的搓了搓手,吞了吞口水。

“嘿嘿......我儿子不谙世事,今天就由我这个公爹代劳!”说着,扯掉衣服扑上来。

“别过来!”芈米吓得尖叫,跳下床,冲向门口,门早已反锁!

汪柏良清洁溜溜的,两手一张,又扑过来:“小儿媳,别紧张,我会好好疼你,很愉快的!”

“不要......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我还小,不能做这种事的......”芈米惊恐地大喊着,靠墙边努力的缩移着身子。

“小?今天你已经年满十八岁了,再说换亲是你父亲提出来的,不然就凭苏浩那样儿还想娶我的女儿?哼!”

汪柏良眯着眼晃动着两腿笑着,“今天,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以后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说罢,汪柏良直接抓向芈米的前面,芈米尖叫一声,用力推开他,自己也跌倒在窗边的沙发上。

“加......加油啊......”傻子突然拦在芈米面前,龇牙咧嘴的挥手。

“好儿子,抓住她,爸马上就教你怎么当新郎官儿!”

汪柏良扯着芈米的胳膊拖到地上,撕破她的裙子。

芈米尖叫着捂住衣服,但还是无济于事,汪柏良舔了舔舌头,把脸凑了上去!

芈米一颤,感觉到一只粗糙的手,往自己伸,挣扎中抬脚就踢了过去,正踢在汪柏良身下。

“哎呦!”汪柏良痛的五官扭曲,抬手狠狠一巴掌,啪!芈米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还敢反抗?老子强迫了你也不犯法!”汪柏良把芈米按在沙发和茶几中间!

芈米拼命地挣扎,慌乱中摸到了茶几上的烟灰缸,对着汪柏良的头挥去。

砰!

血沿着额头滑下,汪柏良两眼一黑,倒了下去。

“对......对不起......”芈米哆嗦着扔掉烟灰缸,脸色惨白,浑身抖的像筛糠!

傻子不知道是不是吓的,缩在墙脚也不敢动。

芈米惊恐的爬起来,打开窗户朝外望去,好在别墅不高。

逃!

芈米环顾屋内,迅速结起床单绑在窗户上,顺着往下滑,滑到尾端,离地面还有几米,芈米一咬牙,松手跳了下去,正落在楼下停着的一辆敞篷跑车的驾驶座上。

第3章 荒野搏斗

芈米拍着前胸,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了汪家人大喊:“新娘子逃跑了,快追!”

糟糕!他们要来抓自己了!芈米发现车上竟然插着钥匙,立刻慌乱的发动汽车,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从后视镜里,看到汪家人追了上来......

芈米紧紧握着方向盘,一路飙行,已经紧张的浑身冒汗,后面的两辆黑色轿车却怎么也甩不掉......

这时,后方轿车的驾驶员收到一条信息:别让她误以为是汪家的车,不用跟了。

芈米再次往后视镜看去,发现跟着自己的车辆已经消失,这才长长喘了口气,擦了擦汗,把车停下来,车顶突然合起,她正奇怪,后座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挺有本事啊,没想到你竟然能自己逃出来......”

“你你......我我......”芈米的心再次绷紧起来!这才发现后座坐着一个黑色西装的男人!

俊美至极的脸庞,笼罩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此刻如同帝王一般睥睨着芈米,带着十足的压迫感。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开走你的车......我......”芈米牙齿打颤,滴滴汗水从她的额头流下来,这个人该不会是汪家人吧?

慌忙地去开车门,却发现车门已经锁住,芈米哆嗦的靠在车门上,紧紧盯着他,“求......求求你......不要抓我回去......”

“闭嘴!”男人一声冷喝,身侧的拳头握紧,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芈米吓得不敢说话,车厢内,只有呼吸声。

忽然,一声惊雷响起,闪电划破天际!男人眼里闪着狼一样的光!芈米破碎的衣服,就是狼眼中的猎物,此刻男人眼神越来越迷离,透着无限的凶猛......

“该死,老头子竟然给我下了药!既然你自己逃到了我的车上,那就别怪我了!”

男人扯开领带,将芈米拽到后座,不管不顾了,药效已经发作,他失去了自控!

“你......你干什么......救命啊!”

芈米惊恐地嘶吼,心底惊恐至极,雨越下越大,在暴雨惊雷的夜里,上演着一场捕猎的游戏。

“混蛋......”

芈米眼泪簌簌掉落,拼命的想逃走,却无能为力。

嘶声竭力的挣扎淹没在车窗外的暴雨中,不知过了多久,体力耗尽,沉沉的昏过去......

第二天傍晚时分。

“不......走开啊!”芈米惊叫一声,猛地睁眼,上下像被重轮碾压般的痛,瞳孔骤然猛缩!脑海里迅速浮现一幕幕画面......

“醒了?”冰冷的声音响起,芈米惊恐地抬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豪华房间的大床上,身上已经换了一件干净的连衣裙。

对自己无礼的男人正靠在大理石窗台上,目光冰冷的盯着床头柜那件破碎裙子上的血迹,不知道在想什么。

“啊......你这个混蛋......我......我要报警!”芈米脸色苍白,挣扎着下床,脚一着地,刺痛让她直接跌倒在地板上。

男人看都没看地上的芈米一眼,直接扔过来一个笔记本:“昨晚发生的事情,你看完这个就明白了,然后再决定是不是报警也不迟。”

这是......母亲的记事本!

芈米看到熟悉的字迹,眼泪刷的流下来。

看完后更是彻底的崩溃,不可置信的摇头:“怎么会这样?明明是你触犯了我......为什么会这样......”

男人站在窗台边,高挺的身影背着夕阳。

缓缓开口:“我叫姬凌霄,祖上是药蛊世家,如今姬家祖蛊陷入沉睡已有百年,根据祖上流传下来的蛊经上记载,想要唤醒它,必须与天阴血脉的女子相交,方可改变姬家的血脉,滴血唤醒祖蛊。”

他的声音很清冷:“而你具有的,就是唤醒姬家祖蛊需要的天阴血脉,因此我父亲找到了你母亲,为我们定下了婚约,商定在你成年那天,将你接入姬家,实现姬家几代人没能唤醒祖蛊的任务。”

姬凌霄将一纸婚书扔到了床上。

“昨晚我奉父亲之命去接你回来,并没有打算救你,因为我根本不相信祖蛊可以赢过现代的生化医疗,可谁知你竟然从汪家逃了出来,跳到我的车上。”

姬凌霄看向芈米的眼神,像是吞噬她的寒光,“如果不是因为被父亲下了药,我当时就会把你扔出去!”

“我不知道什么蛊门!你是个混蛋!你无耻!”芈米哭着摇头,悲愤交织的站起来。

姬凌霄冷冷的说:“事到如今,我说的很明白,你母亲留给你的笔记本上应该也说的很清楚,信不信随你!”

“我才不信这婚书!”芈米激动的将婚书撕碎,往空中一抛,在满天的纸屑中,绝望的跑了出去。

“少爷,要不要派人保护芈小姐?”龙一问道。

“暗中跟着就行。”姬凌霄看着窗外一边哭一边跑的身影,淡漠的转身。

芈米光着脚跑出院子,这里是姬家庄园,位于半山腰,离市里有一段很远的距离。

看着蜿蜒空旷的马路,她擦着脸上的泪,疯了一样的奔跑,发泄心底所有的情绪......

天越来越黑,芈米浑身湿透坐在路灯下,把头埋在胳膊里,此时又饿又狼狈,两只脚磨出了血泡,捂着嘴不敢哭出声。

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两个闺蜜现在都不在市里,没有地方去,现在该怎么办?

来来往往的人用奇怪的眼光打量着她,当两个男人靠近身边时,芈米尖叫着跳起来,拼命地往人群中跑。

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求助了......

第4章 找你干爹

市中心的别墅区,芈米站在白叔叔的别墅前,有些不知所措。

芈米的母亲曾经对白家先夫人有恩,白叔叔也认芈米为干女儿,对她还不错。

擦干眼泪,芈米准备摁门铃。

一道车灯突然照过来,晃得人睁不开眼睛,一对年轻的男女,卿卿我我的从车上下来。

“宝贝,刚才在树林里感觉好吗?要不要再感受一次!”男人把女人抵在车门上,手向着领口伸过去。

“你真讨厌!”女人红着脸,娇滴滴的俯在男人怀里,发出一声娇嗔,两人浓情蜜意,大有擦枪走火的意思。

男人低吼一声要将女人就地正法,而女人的眼角在瞥见门口的芈米的身影时,脸色一变,惊慌的推开男人。

“瑞恩,你看那是......”

白瑞恩顺着女人的目光回头,看到芈米狼狈不堪的站在门口。

芈米同样愕然,这两个人自己都认识,并且很熟悉。

男的是白瑞恩,白叔叔的小儿子,典型的富二代浪荡公子哥儿,身边总是跟着一群狐朋狗友,不学无术。

后来白父走后门也让他进了芈米所在的医科大学,从小白父就以芈米为标准,让白瑞恩向她学习,正因为如此,白瑞恩非常讨厌芈米。

至于那女孩......魏欣雨,芈米更熟悉,是她从高中开始的死对头,由于芈米比她优秀比她漂亮,就处处跟芈米针锋相对。

尤其是在上学期,她们代表学校,参加国际红十字会举办的“抵抗流传性病毒”研究成果大赛,芈米凭借一项抵抗非洲‘疟疮瘟疫’传染病的研制成果,拔得头筹,魏欣雨输掉比赛后,心有不甘,到处污蔑说芈米窃取了她的研究成果......

而此刻,魏欣雨像个娇羞的小女孩,故作惊慌的躲在白瑞恩怀里,眼神在芈米身上百转千回,分明在寻找着什么。

“芈米?你怎么落得这样?”白瑞恩上上下下打量芈米,目光像是看一个乞丐。

芈米窘迫的回答:“我......我想找白叔叔......”

“找你干/爹干嘛?他现在不在国内!”白瑞恩皱皱眉后退了两步,在他看来,爸爸认这种小门小户人家的女儿做义女,简直是件丢脸的事情!

白瑞恩的眼神闪了闪,又补充道:“不过我可以帮你联系我哥,以他对你的关心,一定会立刻从国外飞回来的!”说完得意的大笑。

“芈米......你发生什么事情了?跟我们说说,也许我们能帮你的......”魏欣雨假装担心的问道。

“还能怎么了?看她这样子就知道是被男人非礼了呀!或者是......被人强迫了!”

白瑞恩凭借他多年玩弄女人的“经验”,毫不客气的指出来,他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芈米,看来你平时清纯的学霸形象都是装的嘛,这是在哪家酒吧疯成这个样子的啊?”

芈米气的脸色苍白,浑身发抖,指着白瑞恩,“你......你......你胡说......”

“瑞恩,你别这么说,芈米是好学生......”魏欣雨的眼里闪过一道狡黠。

趁芈米不注意,掀开她的衣领,露出满满青紫的痕迹,惊讶的捂住嘴:“天呐......你......你真的被人给......”

“别......别碰我!”芈米惊慌的捂住领口,颤抖着退到墙边。

“芈米,你别这样,虽然在学校里我们是竞争对手,但你现在有难,我可以帮你的......”

魏欣雨话中带着的担心,眼里却闪过阴险的笑,悄悄的拿出手机,将芈米在白家的消息发出去。

白瑞恩搂着魏欣雨讥诮道:“宝贝,你心地不用那么善良,这种人就别理她了,你忘记上学期她窃取你的研究成果,抢走了本该属于你的奖杯那件事吗?”

“我是凭自己的研究成果赢得比赛,没有窃取别人的研究成果,不要污蔑我!”芈米扶着墙站稳。

“我今天来想恳求白叔叔帮忙......”

“呦!这是怎么了?”一道尖锐的声音打断了芈米。

一个贵妇打扮的女人从别墅里走出来,满脸夸张的盯着芈米,“这是哪来的叫花子呀?落难了吗?”

“阿......阿姨好......我来找白叔叔的......”芈米局促的低下头,一直没有称呼白叔叔为干/爹,就是因为白母曾经大骂她不配和白家沾亲。

“哟,真不巧,振华前天出国啦!”白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上下打量着她,“你该不会被你那个贪财的爹给卖了吧?”

白母的脸上满是嫌弃,当初在丈夫认芈米为干女儿的时候,她就非常不满!

“阿姨......我有事恳求白叔叔......”芈米急的几乎要哭了,白叔叔是她唯一的希望。

“我们白家可不是你这种穷丫头能沾亲带故的!识相点就赶紧离开,以后不准再来我们家!”白母冷哼一声,狠狠的推了芈米一把,芈米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白家母子一脸嘲讽的看着地上芈米,魏欣雨这时轻轻的拉着白兰的胳膊,声音甜甜的:“阿姨,您别生气呀。”

“欣雨,你这孩子心地单纯,不懂人心险恶,今天她来投靠我们白家,明天就会赖在我们家不走。”

白母显然对魏欣雨非常满意,魏氏药企的二千金,品学兼优,姐姐更优秀,还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他们家的两朵姐妹花,是众多名门闺秀里拔尖的人儿。

最重要的是,魏家跟他们白家的财势地位旗鼓相当。

白母又狠狠瞪了芈米一眼,然后转身拉着儿子和魏欣雨进屋。魏欣雨挽着白兰的胳膊,回头朝芈米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

砰!白家的大门紧紧关上,同时也关上了芈米心中的希望之门......

不远处,汪家人风风火火的朝这边跑过来,大喊:“抓住她!

芈米从地上爬起来,拔腿就跑,慌乱中跌倒,头重重的磕到地上。

“啊!”一阵天昏地暗,额头有粘稠的液体滑下来,芈米最后看了一眼地上鲜红的血,昏了过去......

第5章 变态规定

芈米昏昏沉沉的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浓烈的消毒水气味刺激着感官,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

“你......”看到了对面的男人,芈米惊恐地抓紧被子,潜意识里感觉到一阵恐惧。

禽兽!芈米暗骂一声,脑子里有零零碎碎的印象,昨夜医生给自己处理好伤口走了之后,这个混蛋男人就压上来。

姬凌霄坐在沙发上,像是知道芈米心里想什么,不屑的勾起唇。

“你以为我愿意碰你吗?还不是因为蛊经上记载,我们之间一旦有了关系,就不能间断,要满足七七之数,即连续七天,然后停七天,依次类推行交合之事,四十九天以后,滴血祭蛊。”

芈米瞪大了眼睛,什么破蛊经?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规定?

“你觉得比起汪家人,谁更变/态?”男人冷冷的声音传来。

都是变/态!芈米红着眼眶,极力的忍着眼泪。

姬凌霄命人将记事本递给芈米,“你现在可以重新考虑,继续帮姬家唤醒祖蛊,还是流落街头?”

芈米虽然极力克制,眼泪还是一滴一滴的打湿了被子。

看到她这个样子,姬凌霄皱了皱眉,他最讨厌女人哭。

不耐烦的开口:“我再问最后一次,留下来,我帮你处理好汪家的事情,离开,你的生死与我无关!”

芈米的心,沉到了谷底,汪家到处抓自己,苏浩娶不到汪家女儿,苏启年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离开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半晌,芈米张了张嘴,声音颤抖的厉害:“我......我留下......”

姬凌霄从沙发上站起来。

“虽然有父母之命,立下了婚书,但你要明白,我们之间只是一场交易,我帮你摆平汪家,你帮我唤醒祖蛊。”

“最后结果不管会不会成功,我都会给你一笔补偿,稍后我会跟你签一份协议,我们之间只是形式上的伴侣,你不得干涉我的生活。”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留下芈米一个人在病房里,抱着被子,捂着嘴小声的哭泣,没想到短短两天内,生活就这样坠入了地狱。

不行,芈米握紧拳头,妈妈的遗愿还没有完成,被苏启年骗走的一切还没夺回来!自己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一定要振作起来!

芈米擦干眼泪,重拾心情,抬头看到一个慈祥的阿姨正注视着自己。

“小姐,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阿姨手上领着两个保温盒。

从汪家逃出来到现在,芈米滴水未进,她看着手上输着的营养液,点了点头。

阿姨在床上摆起了一张小餐桌,把食物摆好,微笑道:“我姓何,是姬家的保姆,少爷吩咐以后由我来照顾你的日常起居。”

芈米喝了一口粥,眼里含着泪水,“谢......谢谢你。”

看芈米吃的狼吞虎咽,何阿姨给她倒了杯水,告诉芈米由于伤势的原因,医生叮嘱饮食要清淡,等过些日子伤好了,给她做好吃的。

姬凌霄的行事作风雷厉风行,芈米刚喝完最后一口粥,他就带着一份协议又回到了病房,何阿姨收拾好餐具退了出去,病房内只剩他们两个人。

“这是协议的内容,你先看一下,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姬凌霄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将纸笔递过来。

紧紧攥着钢笔,芈米盯着协议。

上面写着要随时配合姬凌霄恩爱的要求,不得干涉对方的生活,不可以怀孕,更不能对外公布他们的关系,在唤醒祖蛊一事上要服从姬家的安排,姬凌霄负责她生活的全部开支......

芈米思索着,要不要加一条,让姬凌霄帮自己从苏启年那里拿回芈家的一切?咬了咬牙,不,我要自己拿回来!

深呼吸一口气,芈米一笔一划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换药的时候,医生看到芈米眼睛红红的,以为她是担心额头的伤会留下疤痕,便宽慰她不必担心,他们医院里拥有最好的外科技术,不会留下任何的疤痕。

芈米笑的比哭还难看,能保住命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医生走后,芈米一直躺在床上,午饭和晚饭都是何阿姨带过来的。

看着天越来越黑,芈米想着自己一天没运动,又想到接下来几天都要配合他做那事......心里有些恐慌,病房里待不下去了,她扶着床下地,慢慢出去走走。

医院里有个小花园,芈米正愤愤的对着花圃诅咒姬凌霄,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新学期,我一定要得到进入华夏生化研究院实习的机会,你必须要帮我......”

顺着声音望过去,几米远的树荫下,一男一女正在长椅上做运动!

赫然是.....魏欣雨!

她刚刚说,要得到华夏生化研究院实习的机会?

芈米蹙了蹙眉,开学后学校就会进行各项专业评比,胜出的第一名能够进入华夏生化研究院学习,那是全亚洲数一数二的生化医药研究基地。

这次的竞争,一旦成功,日后将会成为一名优秀的生化科研人才,享受国宝级的待遇,拥有无上的荣耀。

关系前途命运的机会,魏欣雨不择手段的想要得到也很正常,芈米想了想,转身要走,却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宝贝,你还记得上次红十字会举办的生化药学比赛吗,获得第一名的芈米实力远胜过你,恐怕......”

魏欣雨对着男人娇呼:“放心......芈米已经被我解决了,回头你只需要在候选名额中,......啊,保……保证我能脱颖而出......就可以了......”

解决了?芈米僵在了原地,魏欣雨的话什么意思?

“哦?小妖精,你做了什么好事?”男人大感兴趣。魏欣雨啊的一声,两人结束运动。

魏欣雨把腰上的裙子拉下来,压低了声音:“我捏住了汪家大小姐的把柄,逼她同意跟苏浩换亲,同时让苏家把芈米嫁给汪家的傻儿子。”

“如今芈米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在汪家被她的公公欺负,二是流落街头被不三不四的人欺负!不过上次我在白家门口见过她,应该是被汪家得手了,哈哈,她以后还能不能上学都难说。”

一字一句清晰的传入耳朵,芈米一震,气的浑身发抖!

原本以为跟魏欣雨只是在学业上是对手,没有想到,自己的遭遇竟然是她一手策划的!

第6章 楼道里面

男人朝另一个方向离开后,魏欣雨也转身要走,突然瞥见了花圃后面的芈米,她的笑容僵在脸上。

“芈米......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刚才听......看到什么了?”魏欣雨惊慌的往周围看了看,注意到芈米的神情不太对,心下一紧,刚才的事情她看到、听到了多少?

“魏欣雨,我以为我们只是学业上的竞争对手,可是没想到你为了达到目的,竟然不择手段的来害我,太卑鄙了!”

芈米愤怒的盯着魏欣雨那张清纯可人的脸,一股厌恶自心底升起。

魏欣雨冷哼一声,“好,既然你已经都知道了,以后也就识趣一点,别跟我抢名额了,乖乖在你的汪家待着,今天的事情,更不准说出去一个字!”

魏欣雨算准了芈米性格柔软懦弱,这次又经历了汪家的事情,肯定不敢有什么作为。

芈米的目光变的讽刺,“魏欣雨,你以为走后门,就一定能得到进入研究院的机会吗?我告诉你,开学后,我会全力以赴,竞争研究院的实习名额,我一定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

这种歹毒的人,芈米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转身直接离开。

“你......”魏欣雨死死的瞪着芈米的背影,怒气腾飞。

没想到芈米敢这么说话?她是要把看到的事情告诉白家吗?不行,白瑞恩还有利用价值,绝不能让她说出一个字!

本来学习上比不上芈米,就已经让魏欣雨容不下她了,现在必须彻底毁了芈米!

眼里闪过一丝恶毒,魏欣雨拿出手机,再度拨打汪家的电话......

芈米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脸色苍白,平时在学校里,魏欣雨处处跟自己作对也就罢了,这一次......芈米握紧拳头,心里满是滔天的恨意,她到底是小看了人心险恶。

从今以后,自己绝不再傻傻的任由别人欺负!

出了电梯,芈米远远的瞥见几道身影,在病房前鬼鬼祟祟,她很快认出来,就是那天在白家门口抓自己的汪家人。

发现他们的目光朝这边看来,芈米快速躲进楼道里,一定是魏欣雨通知汪家的!

爬了几层楼,芈米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却发现什么的都没有,她跌坐在地上,现在只能等......姬凌霄过来了。

可笑,那个带给自己噩梦的男人,此刻却成了唯一的希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芈米躲在漆黑的楼道里,眼皮越来越沉,抱着膝盖坐在墙角,终于抵不住困意的时候,一双鳄鱼皮鞋出现在视线里。

所有的瞌睡瞬间散去,芈米惊慌的抬头,对上姬凌霄一双黑色的眼瞳。

是他!芈米松了一口气,颤巍巍的站起来。

姬凌霄把她抵在墙上:“躲在这里干什么?别告诉我签完协议,你现在反悔了?”

芈米摇着头解释:“不是的,我看到汪家人在病房前,他们要抓我......”

姬凌霄眯了眯眼,语气森冷,“昨晚已经帮你处理好了汪家的事,他们不会再来抓你。”

“昨晚就处理好了?那我看到的汪家人是干嘛的?”芈米不解的瞪大了眼睛。

“汪柏良被你用烟灰缸砸伤了脑袋,汪家人是来看他的。”说罢,姬凌霄的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午夜十二点。

他活该,芈米暗暗骂了一声,同时也鄙视自己像惊弓之鸟,竟然害怕的躲到楼道里不敢回病房。

突然,姬凌霄坚实的胸膛紧贴过来,刺啦一声,芈米的衣服被扯开,她肩头一颤,下意识地推开男人,“别......这里是楼道......”

姬凌霄扯下领带绑住芈米的手腕,“你既然已经选择留下来,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可是......能不能不要在这里......”芈米的声音颤抖。

“时间到了,你只能服从!而且这么晚了,不会有人过来!”姬凌霄不耐烦的皱眉。

“啊!”眼泪瞬间飙出来,随即,芈米死死咬住唇,后背抵在冰凉的墙面上,芈米的心也冰冷一片,她只希望赶快结束。

姬凌霄的眼里也没有半点波澜,完全是公事公办,根本不顾芈米的感受。

芈米的指甲掐进了手心,苍白的脸上全是汗,眼眶里充盈着泪水,她扭过头,在黑暗里无声的流泪,最终受不了,附在姬凌霄的肩头,昏了过去......

芈米是从噩梦中惊醒的,醒来发现是在姬家。

何阿姨走进来告诉芈米,是姬凌霄昨晚把她带回来的,以后不用住在医院里了,医生会来家里换药。

芈米打量了一下周围,这是自己以后要住的房间吗?精致的装修,白色的美式家具,空间很大,比自己之前的房间大了好几倍。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芈米干脆用被子捂着脑袋,却听到了肚子咕咕的声音,才注意到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好,何阿姨扶着她慢慢下楼,走到餐桌前,芈米就后悔了。

黄花梨木餐桌上,芈米面对着一块冰山脸,吃饭时都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瞬间下降。

芈米舀了一勺海鲜粥,看了一眼姬凌霄面前的山珍海味,抿了抿嘴,等身上的伤好了,一定也让何阿姨给自己做美食。

一直到芈米喝完第三碗粥,她才抬起头,发现姬凌霄正盯着自己,心头一颤,反射性的往楼上跑。

“站住。”身后传来低沉又霸道的声音,芈米头也不回的继续爬楼梯,“不是说不干涉对方的生活吗?”

“你知道就好。”姬凌霄轻嗤一声,起身向外走去然后又冷冰冰的扔过来一句话,“我要带你要去做避孕手术。”

朝姬凌霄的背影做了个吊死鬼的表情,芈米踏上楼梯的脚缩了回来,跟在后面走出门,上了一辆房车。

车内,姬凌霄坐在对面,芈米把自己缩在座椅上,紧挨着车门,时刻提防着,那夜在车上被姬凌霄强迫的画面,此刻像噩梦一样在脑海回放。

姬凌霄像是没看见芈米的状态,闭上眼睛养神。等车停下来后,他扔过来一块黑布:“把眼睛蒙上。”

“做避孕手术为什么要蒙着眼睛?””芈米满脸惊恐的问,然后自嘲的笑了笑,这个混蛋,现在就算要做坏事,也不会告诉自己的。

谁知道姬凌霄的声音传来:“普通医院的避孕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我会带你去高端的医疗研究院,那里面很多东西,对外保密。”

芈米没再吭声,自己的专业就是生化医学,对于高端的医疗研究要保密的事情是知道的。

十八岁生日当天,父亲和小三逼芈米嫁给傻子,关键时刻她洞房逃生,落入楼下豪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1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