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枪案, 一名卧底横死街头。

一件枪案, 一名卧底横死街头。

第1章 序章 最后一条传呼

腊月寒冬,冷风呼啸。

东北H市,南岗市场边上的公用电话厅内,一名穿着皮夹克,梳着贴头皮短发的青年,左手插进裤兜内把玩着仿五四式手枪,右手拿着冰凉的铁壳电话,双眼不停向四周张望,静静听着电话内的忙音。

“喂?”

几秒钟过后,一个中年的声音在电话听筒内泛起。

“是我。”青年听到电话接通,双眼再次向四周扫了一圈后补充道:“今晚十点干活儿,我和大老王他们来的,一共七个人,五把枪。”

“按照老方法办,我们抓捕的时候,你带着两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往我这边跑,我开个道让你跑出去。”电话内的中年,略微沉吟半晌的吩咐道。

“我这个活儿算是干不完了,是吗?”青年声音沙哑,目光有些反感的问道。

“把大老王的老板办妥,我让你回来。”

“……知道了。”青年咬牙回了一句,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站在电话厅内,青年从裤兜里掏出三五香烟,双眼略显犹豫的看了几眼公用电话后,最终还是拿起听筒,在键盘上拨了126寻呼台。

“您好,126寻呼台。”客服很快接通了电话。

“您好,帮我呼一下96686,留言,明晚到家,来火车站接我!”青年话语简洁。

“留姓名吗?”

“留,哥,沈恩赐。”

“好的,沈先生。”

“谢谢!”

话音落,沈恩赐挂断电话,大步流星的就走出公共电话亭,消失在了寒风似刀的黑夜中。

……

半小时后,沈恩赐返回南岗市场旁边的旅馆包房内,看见有六个男子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大老王,这是干啥啊?”沈恩赐愣了一下后问道。

“能干啥?干活呗!”大老王穿上皮夹克回了一句。

“不是十点吗?”

“大哥让提前了。”大老王双眼盯着沈恩赐,脸上泛着笑意问道:“你干啥去了?”

“我不跟你说了吗?明天完事儿,我得回家一趟。”沈恩赐表情不变的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冲大老王比划了一下说道:“链子卖了,换点现金。”

“……艹,你缺钱跟我说啊?我给你拿就完了呗。”大老王拍着沈恩赐的肩膀,歪脖问道:“怎么的,小泽,跟我还不好意思张嘴啊?”

“没有,养家的钱,不用你们帮我,呵呵!”沈恩赐咧嘴一笑。

“行,那收拾收拾,咱走了。”大老王催促了一句。

话音落,沈恩赐内心打鼓,因为他不知道计划提前了,但此刻明显已经丧失了再次单独行动的机会。

“快点,收拾完就走了!”大老王站在屋内催促了一声。

“不抽签了吗?”沈恩赐皱眉问道。

“不用了,我们已经抽完了,小李开枪,你在外面望风。”大老王言语随意的回应道。

沈恩赐愣了一下后,只轻点了点头,也就没再说什么。

……

江北,喜力建材中心大院外侧,沈恩赐戴着口罩,右手插兜紧握着仿五四式手枪,双眼瞟向五十米开外的胡同,只见自己的同伙站在一辆破旧的桑塔纳2000旁边正冲自己这边看着。

沈恩赐皱了皱眉,目光变得焦躁了起来。

“亢亢亢亢!”

突兀间,一阵枪响从大院内传来,沈恩赐打了个激灵。

再过二十秒,大老王等人戴着口罩就从围墙翻了出来,并且冲沈恩赐问道:“小泽,看见门口有人出来吗?”

“没有啊!”沈恩赐回过神后,摇了摇头。

“艹他妈的,小的跑了。”大老王骂了一句。

“东西拿到了吗?”沈恩赐扶了下大老王后问道。

“拿到了!”

“人呢!”沈恩赐又问。

“干死了!”大老王吐了口痰,话语无比轻松的回了一句。

“干死了??怎么给干死了,大哥不是只让拿东西吗?”沈恩赐满眼惊愕。

“……妈了个B的,他还手,我一急眼就给整死了。”大老王依旧面不改色的回了一声,

沈恩赐听到这话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但还是强迫自己镇定,迈步就与大老王等人向桑塔纳2000方向跑去。

狂奔五十米后,众人来到汽车旁边,随即大老王将身上的帆布包扔进后备箱,摆手招呼道:“快走!”

沈恩赐扫了一眼众人,本能的就要上后面的面包车。

“来,小泽,你上我这台车!”大老王喊了一声。

“啊?好!”沈恩赐一愣后,迈步就走到桑塔纳2000的后座位置,张嘴冲大老王说道:“你往里面坐坐!”

“如果十点干活,你说,这警察会不会来?”大老王坐在车内,嘴角泛着邪魅的笑意突然问道。

“……!”沈恩赐一愣。

“啪!”

紧跟着,大老王拿起仿五四式手枪就顶在了沈恩赐的脑门。

“……!”沈恩赐霎时间呆愣在了原地。

“是不是你,都他妈是你了。”

“老王!”沈恩赐大吼,后退一步,伸手就抓向额头前方的枪口。

“亢亢亢……”

一阵枪响,泛起在胡同。

第2章 那年寒冬是归期

98年的东北,虽然已经逐渐在大规模下岗潮的阵痛中慢慢恢复了一些,但还是留下了大批提早辍学,原本准备进入各工厂上班的无业青年男女。他们往往岁数都不大,文化水平偏低,虽有一些技术,但却已经无用武之地了。

H省,宾县县政府的大楼门前,“热烈庆祝香港回归”的大牌子虽然已经被雨水冲刷的有些掉色,但在这寒冬腊月的时节,皑皑白雪覆盖在红绸子上,也别有一番美感。

“咚咚!”

马达声音响起,一辆破旧的摩托车呼啸着停在路边,座子上的青年冻的耳朵通红,急匆匆拔掉钥匙,扭头就向四周观望了起来。

“小泽,这儿呢!”县政府对面的朝鲜饭馆门口,有人摆手喊了一声。

“来了!”小泽笑着点头,下车踢开摩托车的车蹬子,迈步就跑了过去。

……

朝鲜饭馆内。

小泽摘下皮手套,一边打着裤子上的雪霜,一边调侃道:“就这个天儿,要一分钟不说话,都能给嘴冻上……太冷了。”

“你怎么这么慢啊?”贴近门口的桌子旁,有一穿着红色毛衣的青年笑着搭话。他叫沈烬南,是小泽的同族堂哥。

“……电瓶冻没电了,我现接的。”小泽清理完身上的雪霜,迈步就走了过去。

“来,过来坐。”沈烬南招呼了一声后,就一边给小泽倒开水,一边冲着桌上的其他几人介绍道:“这是我老弟,沈天泽,我三大爷家的孩子。”

“哎,小泽。”

“呵呵,小伙长的挺精神啊,来坐。”

“……精神吗?我觉得我长的挺一般啊!”小泽呲牙回了一句,大咧咧的就坐在了沈烬南的旁边。

“你跟你哥一样不要脸!”

“哈哈!”

众人闻声一笑。

沈天泽今年二十二岁,人长的浓眉大眼,五官端正,而且还极爱干净。他身上的这件棕色皮夹克,已经穿了三年,但依旧皮面光滑且泛着油亮;下 身呢绒裤裤线笔直,连一个灰点都没有,小伙瞧着干净利索,很讨人喜欢。

“哎,你不是不愿意跟我去砸杠吗,今儿怎么还主动要跟着呢?”沈烬南扭头冲着小泽问了一句。

“刷!”

小泽闻声就将腰间的摩托罗拉汉显传呼递了过去,而沈烬南接过来扫了一眼后,就张嘴问道:“你哥今儿要回来啊?”

“啊,他昨晚给我打的传呼。”沈天泽有点不好意思的挠头一笑,趴在沈烬南的耳边回应道:“我前两天认识一小姑娘……整的身体空了,兜里也空了。呵呵,我大哥回来,我想给他买个梦特娇小衫,顺便安排安排他。”

“你这是人到棺材里了,才想起来存折还没带走呢,是不?”沈烬南无语的骂道:“跟我干一天,最多也就二三百块钱,他今晚就到家……你拿啥安排啊?”

“我跟你干这一天,主要是让你先看看我的诚意。然后你要觉得行,就先给我透支半个月的人头钱呗。”沈天泽龇牙说道。

“艹,我觉得不行!”沈烬南翻了翻白眼骂道:“我他妈都不知道这活儿还能不能干上半个月呢!我给你透支,谁给我透支啊?”

“咱是不是哥们?是不是一个姓的?怎么求你点事儿,这么磨叽呢?就这点钱,你还怕我跑了啊?”

“恩,我怕!”

“别,你够意思,南哥!南哥,我爱你……南哥,我以后晚上跟姑娘睡觉,都让她喊你名儿,行不行?”沈天泽厚着脸皮商量道。

“滚一边去!这都是你大哥,你怎么就对他这么好呢?我怎么就没见过你借钱安排我呢?”沈烬南有点吃醋。

“咱俩不是大宝天天见吗,他不是人在外地吗?”

“……我就给你一千五昂!”沈烬南只能无奈的回应道:“我兜里也没多少了,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吧。”

“妥,实在不行,我给摩托卖了。”沈天泽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啥时候去啊?”

“吃完饭就走。”

“行。”沈天泽闻声拿起筷子,低头就吃起了烤肉。

……

砸杠!

03年之前,东北某些无业青年的专业术语。它的意思很简单,主要是指一些没有合法性的人群,去某条特定道路上收取非正规养路费,而且主要集中在农村周边的土路,一般也是有当地村民的默许。

在这个年代,国家道路建设还不完善,很多跑长途的大车为了躲避收费站和超载罚款,一般都会选择在周边的农村土路行驶一段,然后过了收费站和交警岗再回到国道上。所以很多临近收费站的村子,都成了长途车的大马路。

如果只有一辆两辆行驶,那村民也不会说什么,可没日没夜的有车经过,一是会破坏了村里的行进路,大车跑几次,路上就压的全是车辙印儿和大坑;二是晚上也影响休息,所以很多村民都会找人在车辆经过的路段,支两张大桌子,强行收取过路费。但要价一般都不太高,大车司机为了避免麻烦,也愿意掏这个钱。

不过03年之后,高速逐一开通,这个活儿也就成了历史。

下午。

沈天泽跟着烬南来到了小王村,坐在冰天雪地的室外,裹着个军大衣,心里就琢磨了起来,晚上大哥到家,自己领他去哪儿潇洒。而砸杠收费的事儿都是别人在办,因为他有沈烬南的这层关系,别人也不会说什么。

呆到晚上五点多钟,沈烬南从村里小卖部走回来,直接把小泽叫到了一旁,偷着给了他一千八百多现金。

“这么多?”沈天泽一愣。

“一千五是我给的,三百多是今天的费用。”沈烬南一边吃着火腿肠和面包,一边憨乎乎的说了一句。

“三百多?今天总共才收了多少钱啊?”沈天泽无语的问道。

“……没事儿,我给村里小六分的时候,偷着藏了一百多,你拿着,别吭声就完了。那几个人,一会我给个三十五十的就都打发走了。”沈烬南摆手回应道:“揣着吧!”

“他们不能不乐意吧?”沈天泽皱眉问道。

“啪!”

沈烬南闹着玩似的从兜里掏出大卡簧,匪里匪气的说了一句:“我接的活儿,他们听话就跟着挣钱;不听话,就都给我滚犊子。嗮脸,就地干倒!”

“你把那玩应收起来,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沈天泽一边查钱,一边斜眼损了一句。

“我他妈要但凡成熟一点,都不能让你忽悠一千百八多。”沈烬南两口就将面包吞进嘴里,随即摆手说道:“去吧,时候不早了,你去接他吧,我一会回去找你俩!”

“那我走了昂?”

“恩,走吧!”

“晚上早点来!”

“行,我知道了!”

话音落,兄弟二人正要分开,就有两台手扶拖拉机载着二十多个人,急匆匆的开了过来。

“妈了个B的,谁叫沈烬南!”拖拉机停下之后,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拎着一把镰刀就跳了下来。

“咋了?”沈天泽一愣。

“找事儿是吧?”沈烬南骂了一声,一边往前走,一边喊道:“我是,咋的了?”

“就你叫沈烬南啊?”壮汉撇着大嘴喝问了一句。

“怎么的?”

“谁让你在这儿砸杠的?”

“……村里的小六啊,怎么了?”沈烬南领着自己的兄弟就迎了上去。

“小六算个J.B!这边都是我们收钱,你们不知道啊?”壮汉一脚踢开拦在路中间的破旧书桌,摆手喊道:“把钱给我,赶紧滚犊子!”

“兄弟,凡事儿总有先来后到吧?我们已经开始了,凭啥滚犊子?”沈烬南的一个兄弟皱眉问道。

“我他妈画圈了,懂吗?”

“兄弟,你这么牛B的嘛?!”沈烬南歪着脖子,背手掰开大卡簧刀骂道:“是个画家?哎,那你咋不在白宫画个圈,管克林顿要养路费呢?!”

“小B崽子……!”

“我艹,你是死神呐?你他妈还拎着个镰刀!”沈烬南吼了一声,右手攥着大卡簧就扑向了壮汉。

“哎,别打……!”小泽一看自己堂哥棱眼珠子,就知道这货要动手,所以赶紧就要伸手阻拦。

“噗噗……噗噗……!”

沈烬南别看个不高,但出手极快,一个箭步冲上去,对着壮汉就是一通随缘刀法,也不管是不是要害,反正刀尖所指之处,就是目标。

壮汉没想到沈烬南这么牲口,一时防备不及就让对方近了身,所以镰刀瞬间就无用武之地,眨眼间军大衣就被捅的棉花乱飞,极其狼狈。

俩领头的打起来了之后,双方人马就开始互殴了起来。而沈天泽刚开始不想动手,因为他觉得自己拿的就是过来帮忙的钱,犯不上跟人家舞刀弄棒的,可堂哥一动手,那他也不可能看着,所以抄起板凳就向壮汉砸去。

双方干了不到三十秒,壮汉的军大衣快被捅成马蜂窝之后,直接掉头就跑。而沈烬南在挨了两棒子之后,也被打红了眼,迈步就宛若疯狗一样的追了过去。

“行了,拉倒吧!!”沈天泽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喊道。

“傻逼,你给我站那儿!”

壮汉继续跑。

“你他妈今儿跑到生命的起点,我都干你!”沈烬南依旧猛追。

“回来吧!”沈天泽跑到岔气,捂着肚子再次喊了一句。

沈烬南冲进满是雪壳子的大野地里,依旧追着壮汉。

“妈的,牲口……!”沈天泽喘 息一声后,迈步就要再跟上去,但回头一瞅,壮汉领来的人,有七八个冲自己这边追了过来。

“艹!”

沈天泽一看自己手里啥都没有,所以掉头就往村外跑。

……

一仗打散了之后,沈天泽跑回到县里,先跟其他人打听了一下烬南,得知他也跑出去了之后,才赶紧去往街里商店买了一件梦特娇的T恤,随即打车就去了火车站。

站在火车站等到晚上八点多,沈天泽依旧没有看到那个心里思念的大哥,反而等到了一辆警车和三名从车上下来的警察。

“……你叫沈天泽?”领头的警察问。

“啊,怎么了?”

“下午是不是在小王村打仗了?”

“不是打仗啊,是挨打了!”沈天泽理直气壮的回了一句。

“别嘚瑟,你们是不是给人捅了?”警察呵斥了一句。

沈天泽一听这话就当场愣住,心里暗道一声坏了,自己那狼狗堂哥肯定是给对伙儿的壮汉捅伤了。

“跟我们走一趟吧!”警察抓着沈天泽的胳膊,就将他拽上了警车。

第3章 双生兄弟,天泽与恩赐

深夜,派出所内。

一四十多岁的中年警察端着搪瓷茶缸子,迈步走到值班室内,指着沈天泽问了一句:“这小子拿刀捅了吗?”

“没有,他没怎么参与,就跟着收费和打架来着。”负责审讯小泽的民警,手里掐着烟回了一句。

“你看,我就说我是挨打的吧。”沈天泽闻声冲着中年警察说道:“大哥,我家里有急事儿,你赶紧给我放了吧,我真没参与!”

“我多大岁数了,你管我叫大哥?”中年警察低头喝了口茶水,话语简洁的回应道:“你还想着今晚能出去呢?你没捅人,不也参与斗殴了吗?

“……那他们打我,我还不能还手啊?”沈天泽无语的回应道。

“还犟嘴?你上小王村干啥去了,心里没个数吗?”中年警察坐在桌子上骂道:“你们有什么权利收过路费?”

沈天泽一听这话,顿时无言。

“主犯把事儿扛了?”中年警察扭头冲着同事问了一句。

“啊,那个小子嘴挺硬,说其他人不清楚是咋回事儿,就他自己带头去哪儿收费的,人也是他捅的。”负责审讯的警察回了一句。

“你这小哥们挺够意思啊。”中年警察冷笑着冲沈天泽调侃了一句。

沈天泽没敢吭声。

“给他开个行政,晚上扔进去吧。”中年警察扔下一句后,迈步就走。

“大哥,还拘我啊?”沈天泽顿时愣住。

“不拘你,还给你发个锦旗啊?!”审讯警察皱眉呵斥道:“准备准备,蹲十五天!”

沈天泽闻声后,心里暗骂晦气,因为他蹲十五天到无所谓,可是恰巧今天他大哥回来了,而且每回对方在家里呆的时间都不长,所以他十分怕跟对方碰不上面。

短暂思考一下后,沈天泽张嘴问了一句:“大哥,能让我打个传呼吗?”

“咋地?就十五天,你还要找个关系啊?”

“不是,我亲哥今天从外面回来,我答应他过去接站,现在出了这事儿,我得告诉他一声。”沈天泽解释了一句。

“你心真大!”

“那咋整,我也不能因为蹲个十五天就去上吊啊!”

“呵呵,小崽还挺有意思。”审讯警察一笑,指着座机说道:“那你打一个吧。”

“谢谢。”

话音落,沈天泽戴着手铐就走到办公桌旁边,拿起座机给大哥打了个传呼,并且还留了言。

打完电话后,沈天泽又赶紧询问沈烬南的情况,但刑警只回了一句:“瞎打听啥,管好你自己得了!”

……

当天晚上,沈天泽被送进了行政拘留所,但他心里惦记着大哥和烬南,再加上突然发生这事儿,所以也没什么睡意,只在犯人的铺板下面坐了一夜。

行政拘留所跟刑事拘留所是两回事儿,它拘押的人都是十五天以下的,监内虽然是有“大哥”管事儿,但一般对新来的犯人比较宽容,只要对方进来后不太嘚瑟,那基本也没人管,因为大家蹲的时间都不太长,没必要在这里面结仇互怼。

沈天泽折腾了一夜,可算熬到了天亮。原本他以为大哥回家后知道自己出事儿了,就一定会来接见自己,因为行政拘留除了节假日之外,是随时可以接见的。但让他想不通的是,自己等过了接见时间后,依旧没有任何人来看自己。

面对这个情况,沈天泽心里略微有点慌神。因为他自小父母去世的早,一直和亲大哥相依为命的生活在大爷家里,所以兄弟二人感情极深。而如果昨晚大哥已经到了家了,那今天绝对不会不来看自己。

难倒是遇到什么事儿了?还是他昨天根本就没回来呢?

沈天泽盘腿坐在铺板上,心里有点发慌的琢磨着。

一天过去。

三天过去。

一周过去……沈天泽在行政看守所里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大哥的消息。

这天晚上,监内刚刚准备开饭,外面突然有管教喊了一声:“沈天泽,接见!”

沈天泽听到喊声之后,还以为是办案人来录小王村打仗斗殴的口供,所以挺高兴的喊了一句:“到!”

“监门门口蹲着,提审!”

“报告政府,收到!”沈天泽再次喊了一声。

……

几分钟后。

提审室内,沈天泽笑呵呵的走进屋内,心里急迫的问了一句:“录口供啊?大哥,能让我打个传呼吗?我家里真遇到点急事儿……!”

铁桌子后面,一个剃着寸头,身材壮硕的三十多岁青年,跟一个同事,正面无表情的打量着沈天泽。

“我也没多大事儿,你们就让我打一个呗!”沈天泽再次态度客气的商量道。

两个警察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左侧一人低声冲着另外一人说道:“真像,太像了!!”

“你叫沈天泽?”右侧坐着的寸头青年,点了根烟后问道。

“……呵呵,你们审我,还问我叫啥?”沈天泽一笑。

“我叫关磊,市局七处大案三队的。”寸头青年面无表情的再次问道:“沈恩赐是你的双胞胎大哥?”

“……!”沈天泽一听这话顿时愣住,因为他不知道警察为啥会扯到自己大哥那儿。

“是不是?”

“是啊,怎么了?”

“……!”关磊抽着烟沉默数秒,随即叹息一声问道:“沈恩赐平时干些什么你清楚吗?”

沈天泽目光谨慎的看着关磊,皱眉回应道:“我跟沈恩赐关系不太好,很长时间不联系了,他在外面干什么,我都不知道!”

“唉!”关磊叹息一声,站起身来回应道:“你不用害怕,沈恩赐是我同事!”

沈天泽闻声表情惊愕,因为大哥这几年一直声称自己在外地做点小生意,所以小泽突然听到关磊这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是警方的卧底线人……一周前,已经牺牲了。”关磊声音略微颤抖的补充了一句。

“什……什么?……牺牲了?”沈天泽宛若被五雷轰顶一般,结巴着重复了一句。

第4章 除他之外,我已再无至亲

东北H市,三鑫地产公司内。

一名穿着白衬衫的青年,表情十分激动的拿着摩托罗拉大哥大问道:“我表哥折了??”

“恩,大老王没跑出来,让警察堵住了,他拒捕,被开枪打死了。”电话另外一头的人话语简洁的回应道:“咱们这边,就小李回来了,人在牡丹江农村呢。”深夜,行政看守所监室内。

沈天泽缩卷在公共便器内,脑袋靠着墙壁,双眼直愣愣的盯着那棚顶吊灯,也不知是光亮太过刺眼,还是内心悲恸无比,总之眼泪木然的从脸颊两侧滑落。

“恩赐是在沈Y读的警校,是我亲自挑的学生。”

“他从两年前开始从事卧底线人的工作,而这次……原本应该是他最后一次发挥作用,他一直想回家照顾你……所以我答应了让他回市局特勤二中队工作,可是谁都没想到……他被犯罪团伙内部处决了……!”

“一周前,我们就接到了他出事儿的消息,经过核实后,虽然现在还没有找到他尸体,但已经可以判定他牺牲了。”

“……我们找到你,一是通知恩赐已经遇难的消息,二是想求你帮忙,出面继续完成恩赐的工作。我知道这个要求非常无理,你也没有义务去干一件这么危险的事儿。但沈恩赐确实是死在了一帮穷凶极恶的亡命徒手中,如果他们不落网,就可能还会有像恩赐一样的同事和他人遭到伤害。从警察的角度讲,我不应该找你,因为这不但违反规定,而且也完全不合理。可你有天生的优势,你和恩赐是双胞胎兄弟,你们拥有着几乎一样的外表,你和他有过将近二十年的共同生活经历,你很熟悉他……只有你能替代他再回去!五个月,最多五个月,我们就能搜集到足够的线索和证据,把他们一网打尽!”

“十分抱歉,我们不该在你失去亲人的时候,跟你谈这样带有功利性的话题,但出于我肩上扛着的职责和对这个犯罪团伙的极度憎恨,我必须要跟你说这些话!在这案子上,我们已经牺牲了两个同事,我们无时无刻不希望把他们绳之以法,报仇雪恨!”

“如果你能办这件事儿,我宁可冒着脱警服的危险,也愿意帮你把身份重新做一下,让你真正顶替你哥的警编,进入体制。因为他身份敏感,档案一直没有录入大系统,所以我能办到这件事儿……我知道你现在根本不在乎这些,但事情结束,你总得生活,而我愿意为了已经牺牲的恩赐,去违规给他弟弟一份保障!”

“……!”

坐在便器内,沈天泽脑中全是关磊在提审室内跟他说的话。他开始回想,回想着自己和大哥恩赐相依为命的日子,脑补着大哥被凶残至极的亡命徒开枪打死在街头的场景!

噩耗来的太过突然,让他完全没有任何准备,他内心激荡,胸腔有一股难名的悲痛和怨愤之气,几乎欲撕裂身体,喷薄而出!

“呼呼!”

沈天泽剧烈喘 息着站起,迈步走到水池旁边,拧开水龙头,任由冰凉刺骨的冷水冲着脑袋!

铺面上,已经熟睡的犯人被泚呲的水声惊醒,回头就骂了一句:“你干嘛呢,大半夜的开水龙头?谁让你去那儿的!”

沈天泽咬牙低吼一声后,猛然站直身体喊道:“报告政府,报告管教!”

数秒之后。

“怎么了?”值班管教走了过来。

“我要见关磊!”沈天泽眼珠子通红的回了一句。

……

一天后。

沈天泽因“表现良好”,被提前释放,但严格来说这个也是违规的,只不过时间紧迫,关磊也只能这样做。

当晚。

H市江北,某没有牌匾的纹身店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喝着原浆白酒,穿着白大褂问了一句:“你可想好了,纹上这玩应,可是一辈子的事儿!”

“你这纹身的,怎么还劝顾客啊?”沈天泽赤 裸着上半身,骑着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抽着烟。

“你他妈这点小岁数,干事儿全凭一时冲动。我有手艺,不差你这点银子花,但你纹了,就不能后悔了。”

“……纹吧,我想好了。”沈天泽咬牙回应道。

“纹什么?”中年没再多言,话语简洁的问道。

“满背的战神赵子龙!”关磊站起身,拿出一张A4纸递给中年补充道:“照这个纹,要上色!”

“行,放这儿吧!”

“他多久能完全恢复?”

“小孩,恢复的快。他要能忍住,我三天就给他纹完,一个星期上完色。”中年放下了酒壶。

“你等等!”关磊拦了一下中年,低头冲着沈天泽问道:“……我希望你去,但也希望你能想好了。”

沈天泽狠狠的裹了一口烟头,眯着眼睛回应道:“纹吧!”

“小毛,给他擦背!”中年摆手就喊了一声助手。

几分钟后,钢针刺到了沈天泽的皮肤上,狭窄且灯光昏黄的屋内,响起了嗡嗡声。

……

深夜。

沈天泽依旧骑在凳子上,下巴顶在椅背边角,歪脖看着关磊问道:“我要是死了,你还能当警察吗?”

“当不了,不仅会被撸了,还得被判刑。”关磊吃着花生米,喝着啤酒,嗓音浑厚的回应道:“你不是警察,也不是线人,用你本身就是严重违规。”

“……那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做?案子不破,你最多原地踏步,可我要出事儿了,你前途就完了。”沈天泽舔着干裂的嘴唇问道。

“咕咚咕咚!”

关磊仰脖喝光罐内的啤酒,脸颊泛红的回应道:“我和你一样,我要报仇,替那些已经牺牲的人!只要我不死,就一定把他们抓全了,抓绝了!”

沈天泽听到这话,眼圈通红的回了一句:“我大哥死,你有责任,很大的责任!”

关磊听完瞬间呆愣。

沈天泽沉默的抽着烟,声音沙哑的回应道:“你说吧,介绍情况吧。”

“呼!”

关磊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情绪,随即从包里拿出资料,低声念了起来:“三鑫房地产开发公司,在H市和沈Y都有分公司,但总部却在浙江。目前以恩赐的身份,是接触不到浙江那边的,所以,你只需要记住H市这边的情况。负责H市分公司的人,叫魏裕光,外号九哥,在他下面有五个办脏事儿的兄弟,而恩赐就是其中一个。他在三鑫公司用的是你的名儿,因为他虽然没在警校毕业,但却是有正规警编档案的,所以当时我们怕他身份暴露,就让他起了个假名,重新做了个身份,而他选择的就是你的名儿。不过你要记住,他在三鑫公司内的年龄是25,比真实身份要大一些……!”

沈天泽静静听着,没有吭声。

“给魏裕光干脏活的五个兄弟,现在一个因为重伤害在监狱内,一个在浙江总部跑腿帮忙,所以这边除了恩赐之外,还有两个,一个叫贺伟,一个叫段子宣!这个段子宣和恩赐处的不错,关系还可以,但贺伟和恩赐一直有些矛盾。这次恩赐出事儿,我怀疑也是他指使大老王干的!他有可能并不知道恩赐就是警方的线人,所以除掉恩赐很可能是因为俩人不合,或许恩赐在某些事儿上挡了他的道儿。”关磊继续介绍道。

“贺伟是吗?”沈天泽磨着牙,目光空洞的重复了一句。

“小泽,我必须警告你!虽然贺伟有可能是直接造成你哥牺牲的人,但你面对他也要克制情绪,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暴露了身份。”关磊话语非常严肃的劝说道:“和你哥一块办事儿的大老王,是贺伟的表哥,他已经在拒捕的时候,被我们击毙了。而贺伟又是一个很狡猾的人,所以他很可能已经在这次警方抓捕的事儿上闻到了一些味儿,你如果办事儿太过激进,可能会引起他的怀疑!”

“恩!”沈天泽话很少的回了一句,有意不让关磊瞧出他的心理活动。

关磊抬头看了沈天泽一眼后,再次补充道:“你用脑袋记一下,我们给恩赐做的身份信息。”

“好”沈天泽点头。

“你认识魏裕光是通过一个劳改犯介绍的,你之前是因为非法抢夺进的看守所,你家是黑龙江漠河的,家庭组成情况比较简单。父亲八年前去世,母亲三年前改嫁,并且不知去向,这些年你们没有任何联系……还有,恩赐虽然是魏裕光的直系马仔,但位置却是排在末尾,并没有贺伟,段子宣等四人跟着魏裕光的时间早,所以老魏对你的信任度有限,平时都是有脏事儿的时候,才会叫你去办,其它时间并没有给你安排具体工作,最多也就是给你甩点可以挣钱的小活。而这样一来,其实平时你和贺伟,还有段子宣等人接触的也不太深,因为他们都是在公司内担任职位的,没事儿的时候,你们也接触不上,所以只要你表现的不是太反常,那他们光从表面上,是不会怀疑你的身份的……而且这次你回去后,情况可能有所改变,因为你跟着大老王直接参与了枪杀案,并且又敢掉头回去,所以你会赢得老魏的信任,我估计啊,他快要用你了。还有……”关磊不停的给沈天泽介绍着一些重要信息。

“恩,我记住了。”沈天泽听了十几分钟,又消化了一小会后,才叼着烟点了点头。

“好,你先慢慢捋一下,一次性跟你说完,你很难记清楚……你刚纹完身,需要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我们会尽量给你提供一些详细信息,让你更像沈恩赐。你要用脑袋全记住,因为它关键的时候,能救你命!”关磊再次嘱咐道。

“我这么久没回去,魏裕光,贺伟他们不会怀疑吗?”沈天泽反问。

“在魏裕光和贺伟那边的视角里,你已经被大老王干掉了,所以他们应该不知道你还活着。”关磊面无表情的补充道:“三个月后,你要突然返回三鑫公司,带着愤怒,带着责问,还要带着一点点后怕!但一定记住,不要过早的跟贺伟发生冲突,适可而止的埋怨,是最理想的,尺度你要把握好!“

“这三个月,我去哪儿了?”沈天泽再次问道。

“你在知道大老王被击毙,和同伙被抓住之后,就选择去大连的一个哥们家里躲事儿,这段时间内你一直住在那儿,而这个人,我会安排的。”关磊话语简洁。

“恩!”沈天泽再次点头。

“样貌像,只是皮毛!你哥这几年的经历有些复杂,所以在气质上可能和以前已经不太一样了,所以,你要做到少说话,多看,多观察!”

“滋滋!”沈天泽裹着通红的烟头,咬牙喊了一句:“继续纹!给我胳膊上再加个花臂,纹判官魏征!”

“你哥身上没有魏征啊!”关磊顿时皱眉回了一句。

“这是我三个月内现纹的!”沈天泽目露精光,咬牙的回应道:“这个判官,我送给贺伟,还有魏老九!”

关磊闻声再次一愣,眯眼仔细观察着沈天泽,突然心里产生一种感觉—感觉这个弟弟沈天泽在未来……似乎要比哥哥恩赐……还要难以控制。

第5章 行走在刀尖上

三个月后。

背扛战神子龙的沈天泽,乘坐线车返回了H市,准备晚上八点与魏老九见面,而坐在车上他,也在想着关磊最后的嘱托。

“魏老九,这两年已经在警方这里上线了,并且在市里的老丈人也快退了,所以他早都有脱身的想法。而浙江总公司那边,有一个叫涂啸绅的三鑫元老之一,他跟魏老九不合,并且也很有可能接替魏老九的位置……你的目标,就是想办法接近他,并且赢取他的信任,因为我有非常可靠的情报,他手里掌握了大量的魏老九黑料……你只要拿到这份东西,任务就结束了,我亲自给你运作手续,让你顶上你哥的位置……!”98年的H市,江北还是一个完全未被开发的大农村,放眼望去,农田一望无际,只有零星的村落才可以看见人迹。春节过完,冰封的道路开始融化,已经露出湿润的黑土地。

沈天泽在江桥附近下车后,就打了个黑车赶到了江北富都大酒店。不过说是大酒店,但规模却非常普通,上下只有五层。

付过车费后,沈天泽单手插兜,迈步就走进了酒店大厅。而他人刚出现,一个穿着白色羊绒毛衣的青年,就立即笑着走过来喊道:“泽哥,你回来了?”

沈天泽扫了一眼此人,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大哥呢?”

“和宣哥还有伟哥在楼上呢。”

“……贺伟也在家呢?”沈天泽看似体态放松,但实际揣在裤兜里的右手掌心,已经布满了汗水。因为虽然关磊给他提供了非常详细的资料,也和他对过台词,但在家预想和真的要扮演另外一个人,那心里一定是完全两种状态的。

“恩,在家呢。”

“上去看看!”

“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泽哥?”小伙一边领着沈天泽往楼上走,一边笑着问道。

“……呵呵,怎么的,小付?我现在干什么,还得给你做个报告呗?”沈天泽用左手啪啪的拍着小伙脖颈子,冷笑着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小付脸色煞白的回了一句。

沈天泽没再说话,而是低头点了根烟后,就迈步跟着小付来到了三层最里面的KTV包房。

“吱嘎!”

门被小付推开之后,沈天泽就叼着烟猛然抬头,张开手臂笑着喊了一句:“想我没?九哥!”

话音落,屋内众人看向门口,坐在沙发最中间的一位光头中年,笑着冲沈天泽骂道:“小崽子,这么长时间,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

“……警察一直在找我,我不怕给你添麻烦吗?”沈天泽咧嘴一笑,扭头扫了一眼屋内,突然发现气氛不太对,因为中年魏老九的正对面,此刻正跪着一个满脸是血的中年。

“啥情况啊?”沈天泽又问了一句。

魏老九翘着二郎腿,伸手拍了拍自己身左侧的位置:“先过来坐,让宣儿处理点事儿。”

“小泽,你先歇会!”

这时,一位身材魁梧,上半身穿着白衬衫,并且挽起袖口的青年,满手是血的冲沈天泽打了声招呼。

“呵呵,你忙你的。”沈天泽喉结蠕动的扫了一眼那个跪在地上的中年,随即强迫着自己镇定,又扭头看了一眼魁梧青年,认出此人正是魏老九手下的段子宣。

“在外地呆的怎么样啊?”说话这人正是坐在魏老九身右侧的贺伟,他比关磊给的照片里的影像,看着要稍微胖一些,穿着一套西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瞧着很斯文。

“没死就J.B算万幸呗,呵呵!”沈天泽冷笑着回了一句,迈步就坐在了魏老九旁边。

此刻,魏老九眯着眼睛,抱着肩膀,整个人坐在沙发上就宛若快睡着了一般,非常安静,似乎根本没有听见贺伟和沈天泽的对话。

“话里有话啊!”贺伟磕着瓜子,笑着低头回了一句。

“嘭!”

沈天泽启开一瓶啤酒,一边给九哥倒着,一边头也不抬的回应道:“先谈跪着的事儿,我这段时间活的怎么样,一会再说!”

贺伟低头继续磕着瓜子,没有再回话。

“怎么的,还不说啊?!点大老王的是不是你?”段子宣扭头吐了口痰,低头继续冲着跪在地上的中年问道。

“九哥,真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都不知道大老王和小泽他们啥时候从公司走的……!”中年鼻涕眼泪横流的跪在地上解释道。

九哥坐在沙发上,依旧一副昏昏欲睡的表情。

“不是你,是吗?!”段子宣低头薅住中年的头发,面无表情的弯腰问道:“大老王出事儿的前一天,你跟我说,你去找英子拿尾款去了。事后我问过英子,你压根没找她,对吗?!”

中年闻声愣住。

“你传呼我看了,有一个叫李哥的人,在大老王出事儿前后,给你打过六七个!事后我让人打了一下这个电话,但已经变成空号了,你怎么解释?”段子宣再次轻声问道。

“好,我说,我服了……我全说!”中年表情挣扎的思考半晌后,就立即解释道:“我那天确实没去找英子,我是跟……跟……二监里认识的几个战友,一块出去办了个事儿……他们身上有案子,所以电话也换了!宣儿,九哥,我就是为了跟他们整点钱花,真没干别的!”

“呵呵!”九哥一笑,指着跪在地上的中年,扭头冲着沈天泽调侃道:“你看他这个嘴多硬!”

“要不,我来?”沈天泽愣了一下后,立即就硬着头皮接了一句。

“哈哈!”九哥指着杯子说道:“喝酒,喝酒!”

“哎,嘴硬的事儿交给宣处理,我都挺长时间没看见你了,真想你了……!”沈天泽立即笑着端起了酒杯。

“都是老人了,我给你脸,你让我在九哥这儿下不来台是吗?”段子宣拍着中年的脸蛋子,瞪着眼珠子突然吼道:“艹你妈,你和大老王一块干项目的时候,是不是偷着往外面整钱了?”

“没有,真没有,宣儿!”

“没有?!帮你做账的那个小子我都抓住了,你怎么还说没有呢?”

“……!”中年闻声当场愣住。

“你怕大老王把你整钱的事儿给抖落出来,所以你点了他!”段子宣再次吼道:“是不是?!”

“我真没有……!”

二人快速对话之时,已经端起酒杯的沈天泽,实在忍不住的扭头看了一眼。

“胖了!”九哥指着沈天泽随口说了一句。

“那边的娘们养的好!”沈天泽回过神来,仰脖就把酒干了。

“我问你是不是?!说话!”段子宣指着中年喊道。

“宣儿,你听我说……!”

“妈了个B的,你他妈真拿我当二五子呢?!”段子宣猛然回头抢过一把开山刀,卯足了劲儿就抡了下去。

中年本能一抬胳膊。

“噗嗤!”

刀锋闪电般略过,沈天泽紧跟着就听见嗖的一声。

“啪嗒!”

三根手指横飞,有一根非常巧的就落在了沈天泽刚放下的大酒杯内。鲜血流出的同时,手指竟然还在杯里来回蠕动了数下。

沈天泽双眼盯着装手指的酒杯,和那在灯光下显得异常鲜艳的血液,大脑开始嗡嗡作响。

“噗嗤,噗嗤……!”

段子宣拿着刀,冲着中年猛剁了五六下后,大理石桌面上,已经迸溅出数块拳头大的血点子。

沈天泽坐在沙发上,双腿不自觉的抖动了数下,额头也开始冒起细密的汗珠。因为以前他虽然也跟社会上的人有接触,但却从未踩的这么深过。

“行了!”九哥皱眉摆了摆手,表情不变的冲着中年问道:“……这些年,我对你够意思不?”

中年趴在地上,哀嚎着喊道:“九哥……你再救我一次!”

“我对你够意思,你就别难为我。冲自己人开枪这事儿,怎么也说不过去。”九哥沉吟半晌,一边拿过手包,一边低头说道:“安心走吧,你偷着给家里汇的钱,我不追了!”

“九哥!!”中年嗷嗷喊着:“你原谅我一次,就一次……!”

“给他弄走!”段子宣一边擦手,一边冲着旁边两个小兄弟招呼道。

“九哥,九哥……我求求你,我家仨孩子……!”

沈天泽坐在沙发上,根本不敢抬头看那个中年,满耳都是他求着饶和被人拖着拽出室内的声音。

“妈的,猫狗尚且知道感恩,这人怎么就交不透呢?!”九哥坐在沙发上叹息一声,随即伸手拿出两袋K.粉,低头在桌面上倒了三道,每道都有一指多长。

沈天泽依旧没有从刚才血点子乱飞的景象中完全回过神来,坐在沙发上目光有些呆愣。

“这段时间在外面,你也没机会玩吧?!”九哥扭头看向沈天泽,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来,整吧!”

沈天泽闻声当场愣住,因为关磊并没有告诉他,自己大哥到底吸不吸毒,而且九哥给他的感觉深不见底,他也根本不知道,这三道K粉究竟是真给自己吸的,还是赤.裸.裸的试探!!

“咣当!”

就在沈天泽有些懵的时候,一个倩影推门走了进来。

第6章 对不起,我没控制住

就在沈天泽面对三道K粉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包房门外走进来一位姑娘,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身高在1米67左右,身材保养的极好,并且还穿着高跟鞋,所以看着非常高挑,而且生的五官精致,气质妩媚,瞧着很有女人味。

“呵呵,小诺诺,你这鼻子比哈士奇都灵哈,人刚到屋里,你就来了?”贺伟坐在沙发上调侃了一句。

“你滚一边去,我烦你,你不知道啊?”诺诺皱着黛眉回了一句,扭头就看向了沈天泽。

沈天泽看着诺诺也有些懵,因为关磊同样也没有给他关于这个女人的任何信息。而且他感觉对方看他的眼神,是很不正常的,所以一时间心里有点发慌。

就在沈天泽愣神之时,诺诺踩着高跟鞋,迈步走到沈天泽身旁,凶巴巴的一脚就踢在了他的小腿上:“你死人呀,回来也不给我打传呼?”

“呵呵,我刚回来!”沈天泽灿笑着回了一句。

话音落,诺诺低头看向大理石桌面,并且瞧到桌子上摆有三道K粉后,立即脆生生骂道:“没脸是不!还抽?”

“憋了仨月,你让他放松放松呗,呵呵。”九哥看着诺诺莞尔一笑。

“你教他点好,行吗?”诺诺依旧有些抵触的回了一句。

沈天泽听着诺诺的话,在大脑极速运转过后,就烦躁的摆手回了一句:“你少说两句,怎么没大没小的?”

诺诺闻声后,拉着脸就坐在了沈天泽旁边。

沈天泽看着桌上的三道K粉,冲九哥咧嘴一笑:“我还真馋了!”

“狗改不了吃屎。”诺诺双腿交叠而坐,目光有怨的轻啐着骂道。

沈天泽一看诺诺的态度,心里更加肯定,自己大哥一定是有吸D的习惯的,所以硬着头皮就拿起了吸管,并且插进右边鼻眼儿后,拇指按着鼻子,滋溜一声就将成人食指长的K粉吸进了鼻腔。

霎时间,沈天泽脑瓜皮就跟过电了一般,酥麻无比。

“咕咚!”

后背砸在沙发上,沈天泽双手捂脸,感觉自己就好像腾空了一般,身体轻,脑袋嗡嗡直响。

“我艹,这真是憋坏了。”段子宣坐在沙发墩儿上,表情无语的说道:“哎,你控制点整,今天双休,二火葬可不接客昂!”

“过……过瘾!”沈天泽搓着脸蛋子,瞳孔呆愣的赞叹了一声。

诺诺斜眼看着沈天泽,伸出纤细的小手,狠狠的在他大腿上掐了一下。

“小泽,有个事儿我一直想问你?!”贺伟脸上挂着笑意,抬头看向了沈天泽。

九哥翘着二郎腿,伸手剥着橘子没有吭声。

“什么事儿?”

“我表哥大老王到底是怎么出事儿的,你们不都走了吗?”贺伟直言问道。

沈天泽听到这话,心里莫名升起一股难以言明的怨气,低头看着桌上剩下的两道K粉,磨牙回了一句:“他可能就是得被枪毙的命呗。”

话音落,贺伟瞬间黑脸,而九哥吃着橘子,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泽哥,你这话有点过了昂。”之前领着沈天泽进屋的小付,站在贺伟旁边说了一句:“都是一个槽子里吃饭的兄弟,平时处的都不错,这咋还能说是该枪毙的命呢?”

沈天泽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小付,低头再次将吸管插进了鼻子里。

“你差不多得了昂!”诺诺皱眉劝道。

“滋溜!”

沈天泽根本没有听诺诺的劝阻,而是动作利索的再次吸了一道。

段子宣坐在沙发墩上,先是看了一眼贺伟,随后也冲沈天泽劝了一句:“少整点吧,一会还得吃饭呢。”

沈天泽吸完第二道,仰脖干了一杯啤酒之后,就再次靠上沙发,闭着眼睛也不吭声。

“我听跑回来的小李说,你们原本都办完事儿准备往回走了,但警察却突然过来堵,而且还跟着不少武警……!”贺伟磕着瓜子,低头继续轻声说道:“我就纳闷了,就算对伙报案了,警察也不可能反应这么快啊!这人还没等跑出市区,市局就能出动这么多警力?”

“今天能不说这个事儿吗?”段子宣皱眉顶了贺伟一句。

“大老王是我表哥,他拒捕被干死,我连问问都不行啊?”贺伟直接将手里的瓜子扔在垃圾桶内,面无表情的看向了段子宣。

“……那你他妈问吧。”段子宣没啥好脸的回了一句后,低头就倒了杯酒。

“小泽,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大老王不管是不是我表哥,他也给公司干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这事儿出的有些怪……!”

“呵呵,你觉得怪哈?”一直沉默的沈天泽,突然笑着坐直了身体。

“……最后跑出来的就是你和小李,而小李从15.6岁就跟着大老王在一块玩,这些年我表哥在哪儿,他就在哪儿。所以你要说他有问题的话,呵呵,我是不信的。”

“那就是我有问题呗?”

“我就是想知道当时的情况!”贺伟表面的态度依旧不温不火,但在言语上却步步紧逼。

“是啊,泽哥。你说王哥出事儿了之后,就小李自己跑了回来,然后你三个多月都没个信儿,我们也不知道你去哪儿了,弄的伟哥很着急!”小付再次适时的插了一句。

“……来,你给我拿瓶啤酒,我告诉告诉你当天是怎么回事儿!”沈天泽低头点了根烟后,就冲着小付勾了勾手。

小付愣了一下后,迈步就从纸壳箱子里拿起一瓶啤酒递给了沈天泽。

“九哥,你重用他了?”沈天泽接过啤酒瓶后,就笑着站起,扭头冲魏裕光问了一句。

“……啊?”九哥一愣,眨眼回道:“啊,是啊,我重用他当前台了啊!”

“前台啊?!”沈天泽点了点头后,猛然暴起:“这个场合有你前台说话的份吗,啊?!艹你妈的!”

“嘭!”

话音刚落,沈天泽一啤酒瓶子就砸在了小付的脑袋上。

“哗啦!”

啤酒瓶子碎裂,玻璃碴子和啤酒沫子瞬间就迸溅在了诺诺的裙子上。

“嘴是有点欠!”段子宣面无表情的评价了一句,而九哥低头没有吭声。

“小泽,你干嘛!”诺诺伸手就要阻拦。

“滚出去!”沈天泽棱着眼珠子冲诺诺骂道:“忙你自己的事儿!”

“你别……!”

“我让你出去!”沈天泽再次吼了一声。

诺诺抿了抿嘴唇,扭头看了一眼贺伟等人后,只能迈步走出包房。

“你什么意思?”贺伟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小付就他妈是个洗厕所的,他也是我兄弟!”

第7章 复杂的三鑫公司

沈天泽左手抓着小付的头发,用瓶嘴儿指着他的脸问道:“朋友,你能摆清自己的位置了吗?”

“……!”小付满脸是血,低着头喊道:“伟哥!”

“咣当!”

话音刚落,包房门再次被推开,七八个穿着皮夹克的青年,背着手就走进了屋内,并且领头一人直接喊话:“咋的了?伟哥!”

贺伟双手插兜,冷眼盯着沈天泽说道:“小泽,九哥在屋里呢,你要有事儿,咱们出去谈!”

“呵呵!”

沈天泽扭头看了一眼门口的人,直接用酒瓶子嘴儿戳开衬衫扣子,露出腹部的两块圆形疤瘌。

屋内众人瞬间一愣,而九哥也眯着眼睛看向了沈天泽。

“……你问我大老王是怎么出事儿的,我他妈也不知道啊。因为他出事儿之前,冲我开了两枪!”沈天泽笑着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

“怎么回事儿,你心里没数吗?”沈天泽歪脖问道:“大老王有那个脑子冲我开枪吗?呵呵,我他妈要是命不硬,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胡同里,那这个鬼的屎盆子是不是就扣我脑袋上了!”

“小泽,你不用……!”

“伤是怎么回事儿?”就在这时,一直没有任何阻拦的九哥,突然低头问了一句。

“大老王打的!”沈天泽毫不犹豫的回应:“回来的小李,肯定知道这事儿,但我不知道他跟没跟你说,九哥!”

“小李为什么没跟我说?”九哥抬头直接看向了贺伟。

“他说他是开车的。”贺伟反应极快的应道。

“放你妈了个屁,他是开枪的!”沈天泽红着眼珠子骂道。

“你骂谁呢?!”

话音刚落,门口的贺伟兄弟,亮出身后的军刺,就要冲向沈天泽。

“嘭嘭嘭!”

九哥用手指在桌子上磕了三下,目光如鹰隼一般抬头,声音极轻的骂道:“我给你们好脸了,是吗?”

众人瞬间停住脚步,没敢再往前一步。

“嘭!”

就在这时,沈天泽突然迈步踩在大理石桌面上,二话没说,拿着酒瓶子嘴就冲向了贺伟。

“小泽!”九哥愣了一下后,立即皱眉喊了一声。

“噗嗤!”

沈天泽趁着贺伟措不及防,拿着酒瓶子嘴就怼在了他的小腹上。

“啪!”

与此同时,贺伟踉跄着也抓起了一个酒瓶子,二人几乎同时倒在了沙发上。

“疼不疼?!”沈天泽掐着贺伟的脖子,吼着喝问道。

“艹你妈!”贺伟磨着牙,就要抬起右臂。

“嘭!”九哥站起身,一脚蹬在沈天泽的腰上,低头问道:“眼里没有我了,是吗?”

沈天泽没管九哥,而是拿着酒瓶子嘴抵在了贺伟脖子上,声音颤抖的骂道:“我是什么人,轮不到你去判断!!这一年多,有九哥在这儿,我他妈已经很忍让你了,但你一直在背后搞小动作整我!怎么的,我挡你道儿了是吗?!”

贺伟冷眼看着沈天泽,看着九哥一声没吭。

“你记住昂!一定记住!!就这一次,最后一次!我他妈要还感化不了你,我就火化了你!”沈天泽棱着眼珠子说完,攥着酒瓶子嘴儿,再次扎在了贺伟的小腹上。

“啪!”

九哥从身后薅起沈天泽的脖领子,右手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下去:“我问你,你眼里是不是没有我了?”

沈天泽站起身,扔掉酒瓶子嘴儿,笑着回应道:“哥,我抽大了!”

“我看你是翅膀硬了!”

“啪!”

“给我站直了!”

“啪!”

“……!”

九哥左手掐着沈天泽的脖领子,右手一个嘴巴子接着一个嘴巴子抽下去,打的沈天泽脸颊红肿,满嘴是血。

“行了,大哥,大哥,别打了!”段子宣赶紧拉了一下。

“大哥,我错了!”沈天泽吐了口唾沫,低头回了一句。

“把小李叫回来,我亲自问,大老王到底冲没冲你开枪!”九哥拿起手巾擦着手掌,脸上表情不变的说道:“如果他说大老王没有开枪打你,那你得还贺伟两刀,让人家自己扎,不能躲!”

“行!”沈天泽点头。

“如果大老王真开枪了,你这两下算白挨。他是你表哥,你他妈挨捅也活该!”九哥指着贺伟,面无表情的问道:“有毛病吗?”

“没有,哥!”贺伟捂着肚子,咬牙回应道。

话音落,九哥迈步就往外走。

“哥,晚上……不吃饭了?”段子宣问了一句。

“你领着他们几个,从今天开始去工地扫雪,穿着大裤衩扫,扫到我想起来为止!”九哥指着门口贺伟的几个兄弟,冲着段子宣说完,就迈步走出了包房。

“不是,哥,哥!哎,哥,他俩干仗,跟我有啥关系,我招谁惹谁了?”段子宣一脸懵逼的喊道:“真穿裤衩扫啊?”

“咕咚!”

沈天泽低头喝了一杯啤酒,用毛巾包上自己淌血的手掌,面无表情的就走出了包房。

……

半小时后。

凌志轿车内,九哥插手闭着眼睛冲沈天泽说道:“我知道你有气,我也知道大老王真开枪了!”

“……我实在没忍住,让你下不来台了,哥!”沈天泽低头回应道。

“你真有把握说,大老王开枪是贺伟指使的吗?”九哥扭头问道。

沈天泽仔细斟酌了一下:“没有!”

“有了,你跟我说,九哥给你做主。但要没有,你俩就还得处下去!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弄的太僵,我怎么做?”九哥叹息一声说道。

“我明白了!”

“小泽啊,混这行是为了有口饱饭,好饭吃,不是为了到处结仇的。”九哥适可而止的提点道:“贺伟在总公司是有关系的,如果哪一天,我要走了,不在这边了,你怎么办?”

“你要走?”

“我是说假如!”九哥拍着沈天泽的大腿:“以前的你,做事儿很给自己留空间啊,这怎么出去一趟,性格还变了呢?”

“……哥,我是差点死了啊!!”沈天泽眼圈通红的回应道。

“你委屈了。”九哥一笑,拍着沈天泽的大腿说道:“但哥心里有数,你先休息几天,回头我在事儿上补偿补偿你!”

……

富都酒店内,诺诺眨着大眼睛冲着段子宣问道:“小泽呢?”

“承蒙圣恩去了呗!”

“他找九哥去了?”诺诺小声问道:“那你干嘛去啊?”

“扫雪去!”

“扫雪?因为啥啊?”诺诺一脸懵B。

“因为……雪下的太大了!”

话音落,段子宣脸色铁青的离开酒店,而诺诺则是转身就走向了沈天泽在酒店的专用房间。

一件枪案, 一名卧底横死街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2664 Second.